<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58章:她招你了
    像是突然被定住了一般,邱忆娴愣愣地看着欧晴,心脏猝不及防被狠狠刺了一剑。

    这些年她们的关系虽然不够亲昵,但这样口出恶言还是第一次……

    “欧晴你给我闭嘴!!”欧荣毅大喝,没料到女儿会突然冒出这样大不敬的话来。

    “怎么?我顶撞了您的妻子,您心疼了吗?”欧晴无畏无惧地迎视着父亲饱含愤怒的目光,冷冷嗤笑,“我妈妈在世的时候,您有这样心疼过她吗?”

    欧荣毅的心,又是狠狠一抽。

    他知道女儿对自己心存怨气,但当年身为军人的他也有自己的迫不得已。

    前妻的离世,虽然伤害最大的是女儿,但他也并非女儿想的那么无情,他也曾痛苦万分。

    只是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得继续前行。

    当妻子离世的时候他是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他的人生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在孤独寂寞的时候他也是需要关怀和陪伴的,所以他并不觉得自己再娶有什么错。

    只可惜女儿一直不谅解。

    邱忆娴转眸看向别处,强忍着急欲夺眶而出的泪。

    都已经十几年了,这个她极力想要讨好的孩子,还是不肯接受她……

    被误解的滋味很不好受,被冤枉就更是难过至极了。

    “你觉得委屈吗?那就哭吧,你哭了我爸就心疼了,他心疼了自然就不会让我好过,那样你的目的就达到了。”欧晴冷冷看着邱忆娴,狠着心继续说道,且逼着自己越说越过分。

    “我……我不是……”邱忆娴难过哽咽,红着眼看着欧晴死命摇头,眼泪就快忍不住了。

    “妈妈!”殴馥彤看不下去了,连忙走过去站在妈妈身边,不解又气愤地看着姐姐,一脸愤慨,“姐,我妈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没良心的话呢?”

    欧阳虽然听不懂他们大人在说什么,但看到大姐姐很凶地骂妈妈,而妈妈又快哭了……

    于是他鼓起腮帮子也很生气地瞪着大姐姐,气呼呼地叫道:“我要去把家法捡回来,让爸爸打你!”

    欧晴不怒反笑。

    “瞧!你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同仇敌忾团结一致,而我……”她清浅的笑容里,透着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从始至终都只是一个外人!”

    只是一个外人……

    欧荣毅脸色微白,高大的身躯微不可及地晃了晃。

    原来女儿对这个家,竟有如此深的隔阂。

    邱忆娴闻言,连忙把女儿和儿子从自己身边推开,难过哽咽,“小晴,你误会了……”

    “我没有误会!”欧晴冷冷喝道,“请不要把我当傻子,这个家容不容得下我,我自己有感觉的。”

    “老刘!”欧荣毅倏然朝着门外大吼一声。

    欧晴心里咯噔一跳,咬紧牙根,默默做好准备……

    很快,欧家的司机跑进客厅里来,“老爷您叫我啊?”

    “把她给我押车上去!”欧荣毅用下巴点了下欧晴,铁青着脸命令老刘。

    老刘微微一愣,看了看怒火旺盛的老爷,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大小姐,完全搞不懂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但发生什么事他不用管,只需听老爷的命令就好。

    所以老刘在短暂的怔愣之后,径直朝着欧晴走去。

    啪嚓!

    欧晴拿起茶几上的茶杯就往地上一掷。

    一声大响随之而起,茶杯四分五裂。

    然后趁大家都没反应过来的那瞬,欧晴动作迅速地捡起最大的一块碎片,抵在了自己的颈动脉上……

    所有人都被她的举动吓懵了。

    包括欧荣毅。

    “欧晴你想干什么?!”欧荣毅大震,老脸瞬时一白,,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碎片锋利堪比刀刃,而颈侧肌肤又那么薄,动脉一不小心就会被划破的……

    一直以为这个女儿胆小懦弱,可原来她的性子竟是如此刚烈。

    这是欧荣毅始料未及的。

    “如果您非要我去医院,那就直接抬我去医院的殡仪馆吧!”欧晴一边慢慢地往后退了几步与父亲等人拉开距离,一边淡淡吐字。

    看着以死相逼的女儿,欧荣毅气得狠狠磨牙,“你给我放下!”

    然而不管他怎么吼,欧晴都是一副桀骜不驯冷漠淡然的表情。

    “小晴啊,有话咱好好说,你、你先把……先把碎片放下,小心伤着自己啊……”邱忆娴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哗哗地往下掉,既难过又自责。

    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父女俩本就不太融洽的关系如此恶化,邱忆娴心里特别难受。

    可不管邱忆娴如何示好,欧晴都不为所动。

    “出去出去,你快出去!”邱忆娴转身就去推老刘,把他往外撵。

    老刘怯怯地看了看欧荣毅,见老爷没说话,便顺从夫人命令,离开了客厅。

    待老刘的身影消失在门外之后,邱忆娴看着欧晴,颤声哽咽,“我、我把老刘撵出去了,没人押你去医院了,你快把碎片放下吧小晴……”

    欧晴没有放下碎片,而是倒退着往屋外走。

    “欧晴,你今天敢走出欧家的大门,从此以后我欧荣毅就没你这个女儿!”

    见女儿这是要离家出走的架势,欧荣毅又气又急,狠狠咬着牙根怒不可遏地吼道。

    “嗯……”欧晴噙着泪,迎着父亲近乎凶狠的瞪视,苦笑着轻轻点头,一下又一下,“我也是这样想的。”

    她说,我也是这样想的……

    什么叫她也是这样想的?

    怎么想的?

    “你说什么?!”欧荣毅惊怒交加,心里隐隐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欧晴退到门外,深深看着父亲,狠着心冷酷又绝情地说道:“欧荣毅先生,从这一刻起,我与你断绝父女关系,从今往后你不再是我的父亲,而我也不再是你的女儿!”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你!”欧荣毅抬手指着女儿,浑身发抖,“你——”

    气血翻涌,整个大脑嗡嗡作响,欧荣毅的脸色在瞬间难看到极点。

    强忍的泪,就快要滚落眼眶,欧晴慌忙转身,决然而去。

    “小晴,你别走啊,你不能这样,你走了你爸爸怎么办啊?小晴……”邱忆娴泪如雨下,慌忙朝着走得头也不回的欧晴追去,边追边喊。

    欧晴置若罔闻,心如刀绞。

    她不敢停,一旦停下就等于功亏一篑,所以她只能强迫自己往前走。

    “小晴——”

    “他有你们,需不着我,我对他而言从来可有可无的!”

    欧晴用一种特别不屑的语气扬声说道,同时用冷漠的态度表示自己对父亲以及对这个家没有丝毫留恋……

    “不是的不是的,小晴,你爸爸他——”

    “他已经不是我的爸爸了!请别再跟着我!”欧晴冷冷说道,每一个冷漠的字眼都透露着她的狠绝无情。

    “忆娴!”

    僵立在客厅里的欧荣毅倏然大喝。

    正试图追上欧晴的邱忆娴听到丈夫的声音,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回头,泪眼婆娑地看着丈夫。

    “回来!”欧荣毅死死盯着欧晴马上就要走出大铁门的声音,狠狠咬着牙根,从齿缝里迸出两个字来。

    作为女儿,如此狠心的话她都说得出来,他这个做父亲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没有了!

    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荣毅啊……”邱忆娴难过得都快崩溃了。

    “我叫你回来!!”欧荣毅嘶声厉吼,双目通红,心,已然是痛到极致。

    自己的女儿,说要跟自己断绝父女关系,他不难过吗?

    他难过死了!

    可是女儿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他还能说什么呢?总不能让他低声下气的去求女儿别走别跟他断绝关系吗?

    他做不到!!

    眼看欧晴已经走出了铁门之外,殴馥彤着急,忍不住也想追,“姐——”

    “谁都不许追!让她走!!”欧荣毅怒瞪着二女儿。

    殴馥彤不敢动了。

    怕被罚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怕把父亲气出个好歹。

    欧荣毅阻止完二女儿,然后又负气地冲着铁门之外的欧晴声嘶力竭地大吼,“滚!滚得越远越好!我欧荣毅没你这样的女儿!滚!!咳咳咳……”

    气急攻心,欧荣毅的心口倏然一阵剧烈的绞痛。

    一边猛烈咳嗽,一边摁住胸口,高大的身躯微微晃动。

    “荣毅!”

    “爸爸!”

    邱忆娴和殴馥彤同时大喊,双双朝着摇摇欲坠的欧荣毅跑去,及时扶住快要倒地的他。

    “欧阳,快去倒杯水来!”

    “哦。”

    “荣毅啊,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啊?荣毅……”

    “爸爸,爸爸你没事吧,爸爸……”

    “爸爸,水来了,你喝水……”

    听着屋内充满焦急和担忧的呼喊声,不用看也知道客厅里此刻一定是乱成了一锅粥,欧晴狠狠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泪流满面。

    眼泪不停地溢出眼眶,脚步不停地往前,她拼尽了全力才堪堪忍住回头的冲动。

    对不起,爸爸……

    对不起,娴姨……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离开欧家之后,欧晴没有回学校,而是鬼使神差地去了严谨尧工作的地方——

    市z府。

    她知道自己不该来这里找他,可她像是突然中了邪似的,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脚。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就是特别特别的想见他。

    哪怕自己并不能把怀孕的消息告诉他。

    欧晴下了计程车,双手轻轻覆盖在小腹上,站在市z府的马路对面,默默地望着眼前庄严宏伟的建筑物,久久不能回神。

    直到……

    一个熟悉到骨子里的高大身影,背着一个俏丽的女孩儿,从市z府里不紧不慢地走了出来。

    他们边走边聊,似乎还挺愉快。

    欧晴抬起的脚,在看清严谨尧背着岑思雯的那瞬,默默地收了回去。

    一瞬不瞬地看着两人,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不停地往下沉……

    “尧哥哥,我会不会瘸啊?如果我瘸了怎么办啊?”

    岑思雯的双臂抱着严谨尧的脖子,下巴靠在他的肩上,微微歪着小脸楚楚可怜地问。

    “不会的!只是脱臼,医生都已经给你接好了。放心吧,过几天就能走路了。”严谨尧垂着眼睑看着路,安慰道。

    “可是好疼啊!”岑思雯瘪嘴撒娇。

    严谨尧说,“我现在送你回酒店,好好休息别再乱动就不会疼了,尤其不能再来找我,知道吗?”

    “我一个人在酒店好无聊的……”岑思雯轻轻晃动着另一只没受伤的脚,天真无邪的样子颇惹人怜。

    “不是有电视吗?看电视啊!”严谨尧微微拧眉,眼底划过一丝不耐。

    这几天他自己还一堆烦心事呢,哪有空搭理她这个无所事事的千金大小姐啊!

    “我不喜欢看电视。”岑思雯嘟嘴,气呼呼地嘟囔。

    “那你喜欢什么?”严谨尧有些心不在焉,闻言便顺口问道。

    “我喜欢你……”岑思雯脸颊微红,小声呐呐。

    “嗯?”严谨尧心里咯噔一跳,但听得不是很清楚,不敢妄加猜测。

    “陪我去吃吃逛逛。”岑思雯加大音量,佯装接着上一句话。

    严谨尧默默松了口气。

    “你现在是病患,不能走动而且要忌口,吃吃逛逛都不适合你!”严谨尧一边走出市z府大门,一边婉言拒绝。

    “可是我一个人真的好无聊……”岑思雯闻言,满心失望,本是晶亮的目光瞬时黯淡下来。

    岑思雯话音未落,突然感觉到背着自己的男人身体倏地一僵。

    下意识地抬眸一看,只见一个美丽的女子正从对街朝着他们缓缓走上来……

    看到欧晴的那瞬,岑思雯微不可及地蹙了蹙眉,眼底划过一丝复杂的光芒。

    “你怎么来了?没课吗?”

    严谨尧看到欧晴,停下了脚步,微微瞠大双眼惊讶地看着她,失声问道。

    欧晴面无表情,一步步走到严谨尧的面前,什么也没说,只是淡淡地看着他背在背上的岑思雯。

    气氛不太美妙。

    严谨尧怔了怔,然后反应过来,连忙把岑思雯从自己的背上放下来。

    虽然他问心无愧,但他家小兔子好像很不高兴,避免她吃醋,他还是注意点比较好。

    毕竟这两天他们正在闹别扭,实在不宜再横生枝节了。

    严谨尧放下岑思雯的动作比较急切,金鸡独立的岑思雯像是稳不住般,一把紧紧抱住严谨尧的手臂。

    淡淡地看着严谨尧的手臂被岑思雯格外亲密地抱在怀里,欧晴微微眯眸。

    从欧晴出现,严谨尧的注意力就一直在她的身上,瞧她脸色不对,吓得他连忙把自己的手臂从岑思雯的怀里抽出来。

    岑思雯被严谨尧那副急欲撇清关系的样子伤得瘪嘴难过。

    但很快她就咧开嘴角笑靥如花,转眸看着欧晴,甜甜地喊:“晴姐姐——”

    啪!

    欧晴扬手就给了岑思雯一耳光。

    “啊……”岑思雯惨叫一声,顺势就往地上倒去。

    且“咚”地一声,脑门重重磕在水泥地上。

    破皮,流血。

    “你干什么?”严谨尧一脸震惊,不可置信地看着突然出手伤人的欧晴,失声呵斥。

    “你说呢?”欧晴神色如常,目光淡漠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只觉得他此刻为别人抱不平的样子分外刺眼。

    严谨尧狠狠拧眉。

    他说?

    他说什么?

    隐忍的抽气声,突然响在空气中,将严谨尧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雯雯你怎么样?没事吧?”

    严谨尧转头一看,只见岑思雯还狼狈地趴伏在地上,正狠狠咬着红唇双眼含泪,泫然若滴我见犹怜。

    这样的情形,严谨尧自然是做不到无动于衷的,顾不得欧晴正冷冷盯着他,硬着头皮弯腰去搀扶本就受了伤的岑思雯。

    “没、没事儿……”岑思雯一边强颜欢笑地摇摇头,一边紧紧抓着严谨尧的手臂慢慢站起来,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

    欧晴默默地站着,像个事不关己的路人一般,不咸不淡地看着岑思雯半倚在严谨尧手臂上亲密模样。

    感觉到欧晴看似淡漠实则犀利无比的目光,严谨尧头皮发麻,其实内心是非常想把岑思雯推开的,可是岑思雯现在受了伤,又被他家小兔子莫名其妙打了一巴掌还磕破了头……

    怎么说岑思雯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妹妹,他实在不好意思做得太绝。

    所以即便明知欧晴会很不高兴,他也没办法对岑思雯置之不理。

    毕竟岑思雯这次来C市都是为了他……

    严谨尧垂眸就看到岑思雯脸颊上的五指印,又看到岑思雯咬唇委屈红着眼眶的模样,他想此情此景哪怕是做做样子也得给人家小姑娘一个交代。

    于是他转头看向欧晴,半是恼火半是不解地质问:“欧小晴,干吗好好的打人?”

    他尽量把语气放柔和,不敢表现得太严厉,怕他家小兔子会生气。

    然而在这种时候,不管他说什么或者做什么,只要是站在岑思雯的那一边,他就是——错!

    “因为我不喜欢她。”

    欧晴没有拐弯抹角,睥睨着一脸无辜的岑思雯,很直接地淡淡吐出一句。

    严谨尧微微一怔,眼底泛起一抹惊讶之色。

    他家小兔子一向温柔善良,从未见过她如此自白地表现出对一个人的厌恶……

    岑思雯到底哪儿惹到她了?竟让她如此不待见。

    “她招你惹你了你不喜欢她?”严谨尧百思不得其解,一不留神就把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他的心里其实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可他问出来的话却……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欧晴就觉得他这样的语气是在为岑思雯打抱不平。

    心,沉入谷底.

    欧晴将目光从岑思雯的脸上移开,转而看着严谨尧,轻轻道:“她招你了。”

    她的声音很轻,如同一缕轻烟,仿若风一吹就会消散无踪。

    严谨尧狠狠一震,连忙松开本是搀扶着岑思雯的那只手,急道:“你胡说什么呢!她还是个孩子!”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