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57章:会被打死的
    父女俩冷冷对视,谁也不服谁。

    “爸,请您讲点道理好吗?我要回学校了,一会儿有课。”几秒之后,欧晴先沉不住气,淡淡吐字。

    “刚开学你就请了三天假,现在又着什么急?”欧荣毅火冒三丈,没好气地叱骂道。

    欧晴用力抿了抿唇,忍。

    邱忆娴眼看着父女俩又要闹得不愉快了,连忙一边朝着欧晴走去,一边讪笑着打圆场,“小晴啊,你请假是不是因为身体不舒服啊?”

    “你少给她开脱!”

    欧晴还没来得及搭话,欧荣毅就对着妻子一声怒喝。

    “你眼瞎啊?看不出女儿脸色不太好么?就知道骂骂骂!”邱忆娴着急,一时忘了给脾气暴躁的丈夫留点面子,转头就冲着丈夫轻喝,压低声音没好气地顶撞道。

    换做平时,邱忆娴是不敢这样跟欧荣毅对着干的,在部队待过的男人都特别霸道,岂容得被一个女人这样呵斥。

    可这会儿听说女儿脸色不太好,欧荣毅微微一怔,定睛看向女儿。

    果然发现女儿神色憔悴,还比以前清瘦了许多。

    邱忆娴走到欧晴面前,担忧地看着她略显苍白的小脸,对她柔声说道:“别理你爸,他就是一个大老粗,不懂得用委婉的方式表达对你的关心,就只知道——”

    邱忆娴话音未落,欧晴突然脸色一变,捂住嘴就往卫生间跑去。

    看着欧晴快速冲进卫生间的背影,邱忆娴微微一愣,转头,一头雾水地看着丈夫。

    欧荣毅更是不明所以。

    默了默,欧荣毅叹了口气,对妻子使了个眼色,让她去看看女儿到底怎么了。

    邱忆娴这才猛然反应过来,连连点头,同时忙不迭地朝着卫生间跑去。

    欧晴反胃,捂住嘴冲进卫生间趴在洗漱台上就开始干呕,没来得及关门。

    “小晴你怎么了?没事吧?”邱忆娴蹙着眉头,进入卫生间,疑惑又担忧地轻声问道。

    欧晴一阵干呕,难受地弯着腰捂住胸口,难受得两眼泛起泪花。

    她狠狠喘息,面对邱忆娴的关心无法做出回答。

    “这是怎么了?受了凉还是吃坏东西了啊?”邱忆娴着急地追问,心疼地轻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

    待缓过了那口气,欧晴打开水头鞠了捧水漱了漱口,然后直起腰来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轻轻摇头,“没事。”

    “你这脸色真的不太好,是不是有哪不舒服的啊?”邱忆娴没有理会她避重就轻的回答,越看她越担心。

    “没什么。”她还是摇头,垂眸,对自己的谎话自己都听不下去了。

    镜子里的她,脸如白纸憔悴不堪,哪像没事儿的人啊。

    嗯,连自己都骗不了!

    “你别总是没什么没什么的,你一个人在学校,我们不在你的身边你也没个照应的,这是在家里,有什么不舒服的你要说出来,别总是一个人硬撑。”邱忆娴有些无奈地叮嘱着,同时把欧晴的手轻轻拿过来,微凉的手指搭在她的手腕上,“来,我给你把把脉。”

    邱忆娴是医生,祖辈更是有名的老中医。

    把个脉而已,欧晴没有拒绝。

    她想自己这几天的确不太舒服,总是干呕想吐,让娴姨把把脉找找病因也没什么不好的。

    几秒之后,邱忆娴的脸色倏地一变。

    凝重、震惊、不可置信。

    狠狠拧眉,邱忆娴怕自己把错了,仔细又把了一遍……

    结果还是一样。

    “小晴你……”邱忆娴抬头,一脸惊愕地看着欧晴,声音发颤。

    “怎么了?”欧晴被邱忆娴的表情也惹得紧张起来,第一反应是自己难道得了什么绝症?

    不然娴姨的表情怎么这么难看。

    邱忆娴跑到门边呯地一声将门紧紧关上。

    “你怀孕了!”

    然后她折回欧晴面前,压低声音焦急地叫道。

    “……”欧晴狠狠一震,霍然瞠大双眼,如被五雷轰顶。

    什么?

    她……怀孕了?

    欧晴垂眸,愣愣地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大脑一片空白。

    双手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轻轻覆盖在小腹上,试图用心去感受里面的小生命……

    她这才猛然想起,自己的例假好像已经推迟很久了……

    “你……你怎么会……你爸他……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邱忆娴担心得语无伦次,像只热锅上的蚂蚁般急得团团转。

    就欧荣毅那暴脾气,若是知道女儿未婚怀孕……

    欧晴会被打死的!

    咚……

    突然,浴帘后面传来一声轻响。

    “谁?!”神经正处于极度紧绷的邱忆娴吓得大喝,冲到浴帘面前一把将浴帘狠狠拉开。

    随着哗啦一声大响,只见一个六七岁模样的男孩子正蹲在浴缸里面。

    浴帘突然被拉来,男孩儿也一脸懵逼。

    他一手拿着一个透明的小罐子,一手捻着一根正在轻轻蠕动的大蚯蚓,仰着小脸望着邱忆娴,小模样看起来有些无辜和呆萌。

    “欧阳?”邱忆娴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小儿子,皱眉低叫,“你在这里干什么?”

    “训练蚯蚓游泳。”欧阳理直气壮地回答,同时将手里的大蚯蚓丢进面前的脸盆里。

    邱忆娴低头一看,只见浴缸里有个洗脸盆,洗脸盆里装着半盆水,水里有几根或大或小的蚯蚓正在垂死挣扎……

    待看清了浴缸里的画面,邱忆娴顿时吓得后退两步,气得怒斥顽劣的儿子,“你恶心不恶心啊?什么不好玩非要玩这个?!”

    “不恶心啊,可好玩了。”欧阳一本正经地摇头,答得理直气壮。

    这些蚯蚓可是他在花圃里挖了好久的呢。

    “你——”邱忆娴气结,对这个虐、待小动物还能扯出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的小儿子简直是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呕……呕……”

    欧晴又开始干呕了。

    一向讨厌无骨动物,别说现在怀孕了,就算没怀孕让她看到这种恶心的大蚯蚓也能让她吐半死。

    邱忆娴见状,忙不迭地冲着儿子怒喝,“出去出去!赶紧给我拿出去!!”

    “哦。”欧阳好奇地看着趴在镜子前呕吐的大姐,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动作快点!”邱忆娴看到儿子慢悠悠的动作就气不打一处来。

    “知道了啦,催什么催……”欧阳瞥了妈妈一眼,一边把水盆里的蚯蚓捞起来放玻璃罐里,一边不满地小声嘟囔。

    被妈妈撵出了卫生间,欧阳捧着一罐蚯蚓走向沙发。

    当邱忆娴进入卫生间去看欧晴的时候,书房的电话刚好响了,欧荣毅便去了书房接电话。

    这会儿接完电话回来,正好欧阳也从卫生间出来。

    于是父子俩在沙发会合。

    看到儿子手里的一罐蚯蚓,欧荣毅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并未责备。

    一是对这个小儿子格外偏爱,二是他觉得男孩子有这些稀奇古怪的爱好是挺正常的表现,毕竟自己小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

    欧阳捧着新宠往父亲怀里坐,然后歪着小脑袋望着父亲,没头没脑地问道:“爸爸,什么是怀孕啊?”

    “什么?”欧荣毅以为自己听错了,垂眸看着儿子充满好奇的小脸。

    “妈妈说大姐姐怀孕了。怀孕是什么意思啊?”

    咚。

    欧阳话音刚落,整个人就被父亲往沙发里一丢,摔得七晕八素。

    欧荣毅把儿子随手丢在沙发上就气势汹汹地朝着卫生间走去。

    被父亲丢进沙发的时候,欧阳的脑门不小心被手里的玻璃瓶上磕了一下,疼得头晕目眩,满腹委屈。

    他瘪着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爬起来跪坐在沙发里,一脸懵逼地看着父亲高大的背影。

    有种自己好像闯下了什么弥天大祸的感觉……

    卫生间里。

    “小晴啊,你你……肚子里的孩子……”邱忆娴不停地念叨,焦头烂额,看着欧晴的肚子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欧晴在短暂的震惊之后,冷静下来,“娴姨!”

    “啊?”邱忆娴抬头。

    “这件事请你暂时别告诉爸爸,可以吗?”欧晴深深看着邱忆娴,请求道。

    “呃……”邱忆娴嘴角抽搐,为难又担忧。

    她发现这个事儿不管是答应还是不答应都不合适。

    答应吧,可小晴这肚子会慢慢变大,过不了多久还是会暴露的。

    不答应吧,可如果丈夫知道了小晴未婚怀孕,小晴肯定会被责罚的。

    她嫁进来这么多年了,这是小晴第一次开口请她帮忙,她不忍也舍不得拒绝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害怕小晴如果受到责罚会觉得是她见死不救,进而对她心存怨怼……

    她不希望那样!

    邱忆娴的内心无比纠结,左右为难。

    这些年里,她一直渴望着能和这个性格腼腆的继女搞好关系,希望彼此能像真正的一家人一样融洽相处。

    看着眼含乞求的欧晴,邱忆娴觉得眼前是个机会,是拉近彼此关系的好时机。

    “求求你了娴姨!”看出邱忆娴的眼底划过一丝动容,欧晴连忙一把抓住继母的手,特别郑重地求请道。

    “可是小晴啊,纸是包不住火的,瞒得了一时也瞒不了一世啊!”邱忆娴特别惆怅地看了眼她的肚子。

    这怀孕了肚子就会一天天大起来,要不了多久就会被看出来的啊!

    欧晴这会儿也是心乱如麻,她不知道该拿这个来得不是时候的孩子怎么办,但直觉告诉她……

    不能让父亲知道!

    如果父亲知道了,这个孩子就保不住了!

    虽然她此刻还并没非要留下这个孩子的念头……

    “给我一点点时间,我自己会处理好的!”欧晴紧紧抓住邱忆娴的手,表情严肃地保证道。

    邱忆娴听到欧晴说“处理”,以为她会去把这个孩子打掉,便想着这样也好。

    这样的话只要暂时瞒着丈夫,等小晴把孩子打了,那么这个难题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度过去了。

    “那……”好吧。

    呯!

    然而邱忆娴还没来得及点头同意,卫生间的门就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欧晴和邱忆娴均被吓得狠狠一震,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门口。

    欧荣毅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骇人的寒气,目光狠厉地盯着里面明显被吓傻的欧晴和邱忆娴。

    “孩子是谁的?!”

    不给欧晴反应的机会,欧荣毅勃然怒吼,厉声质问。

    接收到父亲极尽凶狠的目光,欧晴僵在原地,脸如白纸。

    这可正是人倒霉喝凉茶都塞牙啊,怕什么老天爷就偏来什么。

    见丈夫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邱忆娴吓得舌头打结,一边扯动僵硬的嘴角讪笑着,一边硬着头皮朝他走去,“什、什……什么啊?什么孩子啊?你、你……在说什么呢?”

    边说边伸手去推丈夫,不让他堵着门口。

    他那么高那么壮,堵在门口像座大山似的,迸发出一股无形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

    “滚开!”欧荣毅冲着上前来的妻子就是一声怒吼。

    邱忆娴被吼得一愣一愣的。

    见丈夫是真的生气了,邱忆娴悄悄咽了口唾沫,默默地退后两步,暂时不敢再说话。

    面对怒火高涨的父亲,欧晴是害怕的。

    她害怕得僵在原地无法动弹,害怕得死死攥紧了双手,害怕得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这世间每个人都有一种矛盾心理,比如想买一件衣服,本是可买可不买,然而当这件衣服快要售完的时候,却又疯狂的想要。

    此刻,欧晴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这种感觉。

    如果父亲不知道这件事,她回去之后可能会决定打掉。

    毕竟这孩子来得太不是时候了。

    可现在父亲知道了,她却发现自己想要留下这个孩子的念头是那么的强烈。

    嗯,这个意料之外的孩子,她想要!

    欧荣毅简直不敢相信。

    不敢相信他一向乖巧懂事的大女儿居然会未婚怀孕……

    未婚怀孕啊!

    在他们这个年代,这简直就是整个家族的耻辱!

    一直觉得自己的大女儿待人处事都很有分寸,所以他才放心让她住校,哪成想居然会发生这种事。

    好好的女儿变成了这样,欧荣毅很难受,不知道百年之后自己该拿什么脸去见亡妻……

    “出来!”

    狠狠咬了咬牙,欧荣毅对着女儿怒喝一声,然后转身回到客厅。

    欧晴深深吸了口气,怀着一股豁出去了的心态,硬着头皮走出卫生间。

    反正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既然已经被父亲发现了,那除了勇敢面对已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跪下!!”

    当欧晴走到沙发旁,欧荣毅脸如玄铁,疾言厉色地大喝道。

    邱忆娴急得眉头都皱在了一起,可丈夫正在气头上,她又不敢往枪口上撞。

    欧晴低着头,什么也没说,屈腿往地上跪去。

    “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欧荣毅像座大山一般矗立在欧晴面前,居高临下地怒瞪着她,厉声逼问。

    父亲的吼声几乎快要揭翻屋顶,欧晴内心是恐惧的,可越恐惧,她想要保住这个孩子的决心就越坚定。

    “我的。”她抬起头,强装镇定地看着父亲,极力隐忍着心里的紧张和恐慌。

    “孩子的父亲是谁?!”欧荣毅怒得咬牙切齿,双眼瞪得巨大,凶神恶煞的样子极其骇人。

    欧阳跪坐在沙发里好奇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大姐,年纪太小的他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他从未见过父亲这副可怕的样子,吓得跳下沙发朝着妈妈跑去。

    “已经分手了,不提也罢。”面对父亲的质问,欧晴淡淡回答。

    “放P!”欧荣毅大怒,脸色铁青,指着女儿的脸恶狠狠地命令,“把他给我叫过来!”

    他倒要看看是哪个小王八犊子胆敢、搞、大他女儿的肚子!!

    欧晴自然是不敢把严谨尧叫过来的,她跟他分开已成定局,叫过来只会是节外生枝。

    何必呢!

    而且怀孕的事……

    她没打算告诉他!

    不,确切的说,是任何人她都不会告诉!!

    除了自己家里的人,这便是她一个人的秘密!

    不能让父亲知道严谨尧的存在,不能连累欧家……

    洪芸菲把所有的厉害关系都说给她听了,她不能自己谈个恋爱却把家人也连累进去。

    如果父亲知道孩子的父亲是严谨尧,肯定得要他负责,那样就会跟严家起冲突……

    小小一个欧家,又岂能跟帝都的严家抗衡呢?

    到时,欧家会被灭得无声无息的。

    一身傲骨的父亲,到了这个年纪还被强权所压的话,他会觉得颜面尽失的。

    所以,她决不能让她的父亲面临那样的难堪!

    悄悄咽了口唾沫,欧晴鼓足勇气,说:“我说了,我们已经——”

    “我不管你们有没有分手,马上把他给我叫过来!!”欧荣毅怒不可遏,吼得地动山摇。

    欧晴蹙眉,眼底划过一丝不耐,“爸——”

    啪!

    欧荣毅扬手就给了女儿一耳光。

    随着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欧晴的脸颊顿时一片火烧火燎地发烫,半个脸颊很快就变得麻木。

    可见盛怒中的父亲手劲儿有多大。

    “啊……”邱忆娴吓得大叫一声,忙不迭地跑过去张开双臂挡在欧晴的面前,不可置信地看着丈夫,“你你你……有话好好说不行啊?干吗打人啊你!”

    “站一边去!我教训女儿轮不到你插嘴!”欧荣毅正在气头上,此刻看谁都不顺眼,咬牙怒斥。

    邱忆娴眸光一黯,眼底划过一抹伤心,默默后退了两步。

    欧晴不是她所生,此刻丈夫一句话就被她呛得无话可说了。

    欧荣毅被女儿未婚怀孕的事刺激得理智全无,也顾不得自己的话伤不伤人了,一心只想先把女儿这件大事弄清楚了再说。

    欧晴的脸颊上已经浮现出一个清晰的五指印,低着头,一言不发。

    “这孩子是谁的,你到底说不说?!”女儿越是沉默,欧荣毅就越是愤怒,咬着牙根声声逼问。

    欧晴抬头,还是那句,“我的!”

    语气依旧很平静,只是比刚才更多了一份坚定。

    “欧阳!”欧荣毅突然大喝一声。

    正躲在妈妈身后的欧阳吓得手里的玻璃罐都差点掉地上了,以为父亲要对付自己了。

    一边仔细反省自己是不是犯了什么错,一边怯怯地从妈妈身后移出来。

    爸爸很凶的,他不敢不出来。

    “去书房把家法给我拿出来!”欧荣毅威严十足地对着儿子命令道。

    邱忆娴和欧晴同时脸色大变。

    “哦。”欧阳不敢有违,点了点头,然后蹭蹭蹭地朝着楼上的书房跑去。

    “欧阳……”邱忆娴急得要命,小声叫儿子想要阻止他,然而她的声音太小了,儿子没听见。

    可在丈夫的眼皮子底下,她又不敢太大声。

    眼睁睁看着儿子跑上了楼,邱忆娴只能干着急。

    欧阳跑上楼,径直朝着书房跑去,他想自己乖一点,爸爸就不会打他了。

    所以为求自保,他才这么积极地帮爸爸拿家法。

    所谓家法,就是一根由几枝小斑竹捆在一起的斑竹棍,不是很粗,但打人特别疼。

    不亚于那种会让人皮开肉绽的鞭子。

    “欧阳你干吗?”

    突然,一道稚嫩的声音叫住了欧阳。

    是欧荣毅的二女儿——欧馥彤。

    “爸爸叫我拿家法。”欧阳看着躲在楼梯口偷听的二姐,如实答道。

    十三岁的殴馥彤瞅着弟弟,故意说:“拿家法干吗?打你自己啊?”

    “才不是咧!”欧阳抬头挺胸,“我今天没犯错,犯错的是大姐姐。”

    殴馥彤探头小心翼翼地瞟了眼气氛紧绷的楼下,然后拉着弟弟到一边,压低声音说:“去跟爸爸说,家法不见了。”

    “我们老师说撒谎是不对的。”欧阳用不赞同的目光看着二姐,摇头拒绝。

    “欧阳,如果大姐被爸爸打了,你肯定也要挨揍的。”殴馥彤对弟弟冷冷一笑,一本正经地吓唬道。

    “为什么?”欧阳小眉头皱起来,嘟嘴不服。

    “妈妈对大姐那么好,你却给爸爸提供刑具,你觉得妈妈会放过你?”

    欧阳想了想,觉得二姐说的好像没错。

    可是……

    “是爸爸叫我拿的。”欧阳一脸无辜。

    爸爸是一家之主,他的命令没人敢违抗的呀。

    “甭管谁叫的,反正你敢把家法拿下去你今天就死定了。”殴馥彤表情严肃地说。

    欧阳快哭了,“我不拿下去的话爸爸也会打我的啊。”

    “他现在哪有空管你啊!”殴馥彤瞥了弟弟一眼,同时密切关注着楼下的动静。

    可不嘛,爸爸现在的注意力全在大姐身上,哪里还注意得到他们呀。

    欧阳左右为难,“可是……”

    “你乖的话,周末我带你去游乐场。”殴馥彤对弟弟眨了眨眼,将威逼利诱运用得恰到好处。

    果然,欧阳双眼一亮,立马就被收买了。

    蹭蹭蹭跑去书房,搬了把凳子把家法从书柜高层拿下来,然后朝着窗外一丢……

    接着欧阳跑下楼,脸不红气不喘地对着父亲说:“爸爸,家法不见了!”

    “胡说!”欧荣毅大喝,狠狠瞪着儿子。

    家法明明一直摆在书柜最上面一层的,好端端怎么可能会不见?

    “真的不见了,不信你去看。”为了能去游乐场,欧阳拼了,将睁眼说瞎话的本领发挥到了极致。

    看到儿子空着手下来的那瞬,邱忆娴悬着的心总算回归原位了。

    欧晴也默默松了口气。

    怕挨打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她怕父亲对自己用刑会伤到肚子里的孩子……

    欧荣毅才不会上楼去看呢。

    他若是上楼去看家法,等他下楼的时候,只怕女儿也会不见了。

    他才没那么蠢!

    既然女儿不肯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那么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把女儿肚子里的孩子处理掉!

    “阿娴!”欧荣毅转头看着妻子,厉声命令,“联系医院!我们马上过去!”

    “啊?”邱忆娴惊愕。

    “爸!”欧晴大震,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父亲。

    父亲意欲为何,她很清楚。

    其实父亲会有这样的决定已在她意料之中,只是看到父亲如此绝情的样子,她还是觉得很难过……

    欧荣毅冷冷瞪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儿,狠着心切齿道:“欧晴,你现在只有两条路,要么把孩子的父亲叫来,要么马上去医院把孩子打掉!”

    “我不去!”欧晴死命摇头,脸如白纸。

    “由不得你!!”欧荣毅怒喝。

    用力咬了咬唇,欧晴挺直背脊,看着专横霸道的父亲,据理力争,“爸,这是我自己的事,我已经长大了,我有自己做主的权利!”

    “自己做主的权利?呵!”欧荣毅冷笑,气得胸腔急促起伏,勃然大吼,“我还没死呢!!”

    父亲的吼声震耳欲聋,不止把欧阳吓得再次躲在妈妈身后,连刚好下楼来的殴馥彤也被吓得差点想转身跑回楼上。

    楼下太危险了,还是楼上比较安全。

    可姐姐被责罚,袖手旁观这种事她又有点做不出来。

    殴馥彤强忍着想要躲回楼上的冲动,硬着头皮留下了。

    欧晴低着头,默不啃声。

    欧荣毅看到女儿不说话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她心里在想什么,欧荣毅还是能猜到一二的……

    他咬牙切齿,怒声叱问,“怎么着?不去医院你是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不成?”

    欧晴还是不言不语。

    此刻她的沉默,无疑就是默认了。

    欧荣毅大怒啊大怒。

    “欧晴!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呐!没结婚就大了肚子,你是想把欧家的脸都丢光吗?!”欧荣毅怒火高涨,吼得几乎快要声嘶力竭,“以后走出去别人戳着我的脊梁骨骂我教女无方,骂我养的女儿不知廉耻,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啊!往哪搁?!”

    欧荣毅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被气得倒地暴毙了。

    欧晴知道父亲骂得对,可是“对”的,却并没她想要的。

    “杵着做什么?我叫你联系医院!”欧荣毅倏地朝着一旁的邱忆娴怒吼。

    邱忆娴左右为难,既不想欧晴难过,又不敢违背丈夫。

    “爸,我不去医院。”欧晴再次摇头,抬起头望着父亲,平静的语气却异常坚定。

    “不去也得去!!”欧荣毅除了吼还是吼。

    欧晴蹙了蹙眉,暗暗攥紧双手,说:“这是我的孩子,他(她)的去留由我做主,爸爸您无权干涉!”

    无权干涉……

    无权二字,狠狠刺痛了欧荣毅的心。

    “你说什么?我无权干涉?”欧荣毅危险地半眯着双眼,眼底寒光四溢,气得声音都变了调。

    “是的!”欧晴抬头挺胸,无畏无惧地与父亲对视,不怕死地点头道。

    欧荣毅的脸,已是黑到无以复加,咬着牙根阴测测地吐字,“你再说一次我无权干涉!”

    “这是我的孩子,爸爸您无权——”

    啪!

    怒急攻心的欧荣毅扬手又给了欧晴一巴掌。

    欧晴的脸被打得歪向一边,嘴里有淡淡的血腥味蔓延开来……

    见到欧晴再次被打,邱忆娴和殴馥彤都想上前,哪知——

    “谁敢过来就跟她一起跪着!”欧荣毅冷厉的眼神朝着二女儿狠狠一瞪,吓得殴馥彤立马僵在原地,把二女儿震慑住后又看向妻子,“包括你!”

    于是邱忆娴也不敢动了。

    “反了你了!”欧荣毅再度看着大女儿,咬牙切齿地骂:“怎么着?翅膀长硬了?想飞了?你以为自己念了大学我就拿你没辙了?我告诉你欧晴,别说你现在才二十,你就算是到了四十我也是你父亲,无论何时我都有管教你的权利!”

    欧晴苦笑,抬起头来,顶着红肿的脸颊看着父亲,红着眼幽幽道:“对,您是我的父亲,您是给我生命的人,您的确有管教我的权利。可是爸爸,我已经不是三岁孩子了,我也不是您的下属,所以很抱歉,我不可能对您唯命是从。”

    看着女儿难过伤心的模样,欧荣毅心脏狠狠抽搐了两下。

    自己的亲生女儿,怎么可能不心疼,只是这种败坏门风的事他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少废话!跟我去医院!”欧荣毅耐心尽失,伸手去拽欧晴。

    “我不去!!”欧晴侧身躲开。

    欧荣毅火冒三丈,“你再说一次!”

    “爸爸,说十次我也不去!您今天就是活活把我打死,我、也、不、去!”

    最后四个字,她一字一顿,以示坚决。

    “你——”欧荣毅气结,怒得又扬起了手。

    “荣毅!”

    “爸爸!”

    邱忆娴和殴馥彤不约而同地扑过去。

    邱忆娴紧紧抱住丈夫举起的那只手,殴馥彤则很勇敢地挡在欧晴的面前。

    “全都给我滚开!”欧荣毅扬手一挥,大吼一声。

    邱忆娴被甩得往后退了两步,殴馥彤被父亲的吼声吓得连忙闪开。

    欧晴无喜无怒,只是很平静地跪着,一副破罐子破摔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架势。

    “荣毅啊,你冷静点,不能再打了!”邱忆娴着急地劝道,眼眶微微泛红。

    “不打?不打她永远都不知道错!”欧荣毅怒不可遏,声音都吼哑了。

    “她可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是想把她打死吗?”

    “我欧荣毅没有她这样不知羞耻的女儿!与其留着她给欧家丢人现眼,还不如我现在把她打死算了!”

    没有她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

    给欧家丢人现眼……

    父亲的话,字字如刀,砍得欧晴的心,支离破碎。

    “对!”她倏地大声喝道,一直犹豫不决的心,在这一瞬做了决定,凄苦一笑,“在您的心里,我根本就不是您的女儿!”

    欧荣毅一怔。

    欧晴一瞬不瞬地看着父亲,一边缓缓起身,一边尖锐嘲讽,“我这么大了,欧荣毅先生您扪心自问,您有几时关心过我?我妈在世的时候,您常年在部队,我一年都难得见上您两次面,我妈去世之后,您组建了新的家庭,很快您又有了新的女儿,我对您而言便更是无足轻重了吧!”

    听着女儿的埋怨,欧荣毅眼底划过一丝痛楚,有口难辩。

    见欧晴对丈夫有误解,邱忆娴连忙说:“小晴啊,不是这样的,你爸他——”

    “还有你!”欧晴倏然大吼,转头怒瞪着邱忆娴,扬声喝道:“请收起你的虚伪好吗?你这副假惺惺的样子真的很令人作呕!”

    充满厌恶的语气,毫无尊重可言。

    邱忆娴的脸色在瞬间苍白如纸。

    像是突然被定住了一般,邱忆娴愣愣地看着欧晴,心脏猝不及防被狠狠刺了一剑。

    这些年她们的关系虽然不够亲昵,但这样口出恶言还是第一次……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