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55章:活脱脱的母老虎啊!
    他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人!

    他才是!!

    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她再也不会相信了吧……

    毕竟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对绑匪说了“随意”……

    他的小兔子在感情里一向敏感多疑,在知道他说过那样混账的话之后,肯定已经偷偷将他的真心否定了吧。超快稳定小说,本文由首发

    严谨尧心慌意乱。

    大手抓着她的双肩,他微微低头与她平视,深深看着她的眼睛,然后举起手竖起三根手指,“欧小晴,我向你发誓,这种事绝不会再发生第二次,绝不会!”

    她看着他严肃认真的模样,定定地看着。

    然后——

    “不用了。”她轻轻摇头,惨淡一笑。

    嗯,不用对她发誓了,再也不用了……

    “欧小晴……”

    “严谨尧,我需要的不是口头承诺。”她平静地看着他,唇角那抹淡得看不见的笑容,饱含着浓浓的悲伤和凄苦。

    他心痛如麻,闻言连忙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

    “所以请你什么都不要再说了好吗?”她轻声将他阻断,淡漠的神情已明确表示她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什么都不要再说了……

    严谨尧看着冷静得超乎寻常的小女人,竟害怕得不敢再说。

    他想,她这会儿一定是在气头上,所以不想听他解释,等她气消了就好了。

    等她气消了,他再好好跟她解释,她一定会明白他的苦衷的。

    嗯,一定会的!

    严谨尧不停地宽慰着自己。

    欧晴说完,轻轻起身,然后朝着厨房走去。

    留下严谨尧一个人僵坐在沙发里,看着她透着孤寂和哀伤的身影,懊悔不已。

    ………………言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连续三天,欧晴都亲手炖汤再亲自送去医院。

    严谨尧妒恨交加,却是敢怒不敢言。

    拎着鲫鱼汤,欧晴从计程车上下来,径直朝着住院部走去。

    云铭辉的病房在五楼,可当她走到三楼的时候,眼角余光里突然瞟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是坐着轮椅的云铭辉。

    由年轻的护士推着他,然后进入了一个办公室。

    欧晴不知道是自己的第六感突然爆棚还是怎么的,竟没有喊他,而是鬼使神差地远远跟在他的身后,亲眼看着他进入那间办公室里。

    而在护士推着他进入办公室的那瞬,从她藏身的位置,竟在开门和关门的那短短两秒钟里看到了正端坐在沙发里悠然茗茶的尊贵女子……

    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她已然看了个清清楚楚。

    她僵在原地,愣了许久……

    病房里。

    当云铭辉回到病房时,已是半个小时后。

    “欧晴?你……”看到正拿着抹布擦拭牀头柜的欧晴时,云铭辉愣了一下,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心虚,“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欧晴停下动作,转头看他,淡定从容地说道,完了像是顺口一般问他,“你去哪儿了?”

    “哦,那个……”云铭辉不太自然地抿了抿唇,然后扯动唇角讪笑了下,“出去透了透气。”

    她定定地看了他两秒,然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云铭辉手心冒出一层细汗。

    她看他的那两秒,眼神看似温和,却莫名让他有种自己已经被她看穿的感觉……

    欧晴放下抹布,朝他走过去。

    “我来吧。”她对护士说。

    护士噙着微笑点点头,把轮椅交给她,然后识趣地退出了病房。

    欧晴推着云铭辉走向病牀,云铭辉忐忑不安,内心格外纠结。

    将他扶上牀后,她一边拧开保温杯的盖子,把鲫鱼汤倒进小碗里,一边轻轻问道:“今天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本是不咸不淡的问候,却让云铭辉心里暖成一片。

    “好多了。”他半坐着,靠着牀靠背,偏着头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完美到无懈可击的侧脸。

    越看越喜欢!

    这三天,他觉得自己好幸福好幸福,因为每天都可以看到她。

    “还疼吗?”欧晴将汤碗递给他,用下巴点了点他包着纱布的腿。

    云铭辉喜滋滋地接过汤碗,摇头,“不疼了。”

    疼肯定还是有点疼的,但他是男人,这点疼不算啥,而且最重要的是,就算再疼,只要看到她,他就不疼了。

    心爱之人在眼前,便是最好的止痛药!

    “味道怎么样?会不会太咸,放盐的时候手抖了一下,不知道会不会把盐放多了。”欧晴尽量忽视云铭辉向自己投射过来的炙热目光,看着他一勺一勺地喝着汤,转移话题。

    “不会不会,味道刚刚好,超级好喝。”云铭辉连连摇头,大赞她的厨艺。

    欧晴心里很清楚自己熬的汤根本达不到“超级好喝”的标准,但她没有拆穿云铭辉昧着良心的夸赞。

    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可能对于云铭辉来说,就算她端碗污水给他喝,他也会觉得是甘露吧……

    陷入爱情里的人,都傻!

    无论男女!

    欧晴心里酸酸的,为自己,也为云铭辉。

    因为他们……都是爱而不得的受害者!

    “这汤……”云铭辉小心翼翼地瞅着垂着眸面无表情的欧晴,欲言又止。

    “嗯?”欧晴轻抬眼睑,目光不咸不淡地与他对视。

    “是你亲手炖的?”云铭辉眼含期盼,紧张得心如小鹿乱撞。

    “对呀。”她大方点头,“怎么了?”

    云铭辉闻言,整颗心都快飞起来了,唇角情不自禁地往上扬,怎么也忍不住那满心的喜悦和激动,“没、没什么,只是……我……那个……”

    他欢喜得语无伦次。

    喜欢的女孩亲手为他熬汤,还天天来陪他……

    虽然一天也就只有那么一两个小时。

    但够了!

    他很知足的,只要能每天见到她,哪怕只有几分钟他也心满意足了。

    “只是什么?”欧晴明知故问,语气轻柔,从始至终表情都很淡然。

    她无喜无怒无嗔无怨,平静得仿若一个没有七情六欲的仙女儿。

    “很开心!”云铭辉按耐不住心里的狂喜,深深看着她,如实答道。

    欧晴若有似无地扯了扯唇角,说:“你救了我的命,我炖汤给你喝也是应该的。”

    云铭辉知道欧晴对他好只是出于感激,但没关系,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只要能每天看到她,他都欢喜。

    叩叩叩……

    突然,病房的门被人敲响。

    欧晴和云铭辉不约而同地循声望去。

    同时,门被轻轻推开,一个高大挺拔的年轻男子有些局促地站在门口。

    是一脸纠结的赵宇。

    “嫂子。”赵宇望着欧晴,怯怯地喊了一声。

    欧晴皱眉。

    沉默了两秒,她问赵宇:“叫我吗?”

    赵宇一脸懵逼。

    愣了愣,他点头,“……啊。”

    “以后叫我欧晴吧。”她说,淡漠的表情透着一股不容抗拒的严厉。

    “呃……”赵宇嘴角抽搐,后背冒出一层冷汗。

    要死了要死了!

    这两口子折磨人!

    吵架就自己关上门在家吵呗,干吗总要连累他们这些无辜的人呢?

    赵宇愁眉苦脸地看着欧晴,默默吐槽。

    “有事吗?”接收到赵宇充满幽怨的目光,欧晴淡淡问道。

    从看到赵宇的那瞬,她就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

    果然——

    “四哥来接你了。”赵宇说,双眼饱含着期盼,一瞬不瞬地盯着欧晴。

    他希望她能立马站起来跟他走,那样此刻正站在他身后的四哥可能会消消气……

    “我还没那么快,你先送他回去吧。”哪知欧晴竟一口拒绝。

    赵宇错愕,“嫂子……”

    “叫我欧晴!!”欧晴脸色倏地一沉,勃然大喝。

    赵宇被吓得一愣一愣的。

    在他的印象中,欧晴温柔腼腆像个小兔子,这突然发飙……

    活脱脱就是个母老虎啊!

    赵宇震惊得回不来神,直到他被人一手掀开。

    他猝不及防,踉跄着往后退,再也不能堵在门口了。

    于是,站在他身后的另一个人,出现在了欧晴的视线里。

    严谨尧的脸色,难看得已经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了。

    他站在外面,将她和云铭辉的交谈全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当然,最让他难受的并不是她和云铭辉相谈甚欢,而是她不许赵宇再叫她“嫂子”……

    她什么意思?!

    以前都叫得好好的,为什么现在不许叫了?

    是因为有云铭辉在场吗?!

    严谨尧的心里很不安,这几天,他时常有种不祥的预感,感觉她正悄悄生出一双翅膀,等待时机飞离他的身旁……

    她不吵不闹,安静得让他心生恐慌,明明对她每天来探望云铭辉的行为愤怒异常,可他却不敢阻止。

    严谨尧觉得自己活了快三十年,从来没有这样窝囊过。

    可是不窝囊又能怎么办呢?

    跟她吵吗?然后把她越推越远,直至把她推到别的男人怀里?

    不!

    若是那样的话,他不止窝囊,更是愚蠢之极。

    看到严谨尧出现在病房门口,欧晴没有丝毫惊讶,只是淡淡地看着他。

    从看到赵宇的那瞬,她就已经猜到他也来了。

    四目相接,冷冷对视。

    他的眼底藏着妒忌和怒火,她的眼底却波澜不惊,平静得没有丝毫情绪。

    仿佛他来与不来,都跟她没有什么关系。

    严谨尧狠狠咬了咬牙根,然后进入病房,径直朝着病牀边的小女人走去。

    云铭辉以为严谨尧会不由分说把病房砸了,然后再把他从窗户丢下去。

    因为他的脸色实在太难看了。

    同样都是男人,云铭辉太清楚此刻的严谨尧有多生气。

    自己的女人对别的男人关怀备至,无论哪个男人都受不了这种刺激。

    然而云铭辉想错了,严谨尧没有发飙更没有动手,只是走到欧晴的面前,深深地看着她,问:“可以走了吗?”

    语气算不上温柔,但也没敢表现出怒意。

    欧晴没说话,也没动。

    他就看着她,死命的忍。

    偌大豪华的病房里,气温骤降,空气中飘荡着一股紧绷压抑的气氛,一触即发。

    两人冷冷对视,僵持不下。

    眼看倔强的小女人还是不肯动,严谨尧双眸微微一眯。

    他的眼神变得冷厉,好似在对她说“走不走?你不走我马上把这病房砸了”……

    欧晴缓缓起身,转眸看向云铭辉,轻声问道:“你明天想喝什么汤?鸡汤好不好?”

    严谨尧的性格她太了解了,如果她再不跟他走的话,他真会把这病房砸了。

    云铭辉已经被她连累得受了如此重的伤,她又怎么忍心再让他伤上加伤呢?

    利用他已是非常不厚道了,再让他受到什么伤害的话她的良心会过意不去的,所以还是走吧。

    云铭辉喜上眉梢,连连点头,“好。”

    即便严谨尧布满妒恨的目光正狠狠投射在他脸上,他也忍不住喜笑颜开。

    “好好休息。”

    “嗯。”

    欧晴最后叮嘱了句,然后在云铭辉充满期待和欣喜的目光中转身走出了病房。

    严谨尧咬牙切齿地跟在欧晴的身后,死命隐忍着胸腔里那团正在熊熊燃烧的怒火。

    然而越忍,火就烧得越旺……

    ………………言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黑色汽车,融入车流,平稳快速地往前行驶着。

    车内气氛僵凝,所有人都沉默着。

    开车的赵宇如坐针毡,被这紧绷压抑的气氛逼得想跳车。

    严谨尧和欧晴坐在后座,她偏头看着窗外,他则冷冷盯着她没有表情的侧脸。

    直到五分钟后。

    欧晴将目光从窗外收回,转而看向开车的赵宇,轻声道:“赵宇,去菜市场。”

    刚答应了云铭辉明天炖鸡汤给他喝的,所以她得去菜市场买鸡。

    “啊?”赵宇像是被她的突然出声吓了一跳,紧接着反应过来,下意识地从中央后视镜里瞟了眼脸色阴沉的四哥,怯声呐呐,“哦……”

    “回家!”

    可他话音未落,就听见四哥倏然冷喝。

    赵宇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欧晴转眸,淡淡地看着浑身笼罩着一股戾气的男人。

    他也正看着她,眼底怒火沸腾。

    呵!终于舍得看他了?!

    严谨尧憋屈得要死,很想把眼前这个不识好歹只知道气他的小女人狠狠揍一顿,可迎着她淡漠的目光,别说动手,他连动口都得小心翼翼。

    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怕她!

    她就是一个欠收拾的小混蛋,他为什么要这样怕她啊?!

    还能为什么啊,当然是怕她离开他啊……

    嗯,他怕,怕她不要他了……

    所以他低声下气,所以他委曲求全,所以就算眼睁睁看着她对别的男人关怀备至也不敢对她发脾气。

    可凡事都有底线,他的容忍也是有度的。

    冷冷对视了几秒,欧晴又转眸看着赵宇,很平静地重复道:“去菜市场。”

    赵宇双手死死捏着方向盘,不敢答话,冷汗淋漓。

    “回家!!”在欧晴话音落下的那瞬,严谨尧又是一声沉喝。

    欧晴二话不说就伸手去开车门。

    “欧小晴你想死吗?!”严谨尧大震,吓得连忙一手抓住她,一手去把已经推开少许的车门拉回来。

    赵宇吓得想切腹自尽,连忙把车门锁了。

    耳膜差点被他的吼声震破,她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转眸淡淡地看着他怒不可遏的俊脸。

    严谨尧很无力,感觉自己的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拳拳反弹,不止没有让自己的心里好受点,反而还被弹出了内伤。

    “去菜市场!!”

    在她平静得近乎冷漠的注视中,他妥协,率先移开视线,对着赵宇吼道。

    愤怒的吼声,透着委屈和不甘,还有深深的无奈……

    赵宇狠狠咽了口唾沫,默默把车调转方向。

    欧晴转头,又看向窗外。

    严谨尧死死盯着欧晴的侧脸,想毁灭地球。

    几分钟后,车子停在菜市场门口。

    欧晴下车,严谨尧跟着。

    走到卖活鸡活鸭的区域,欧晴一家又一家地对比,认真得仿佛在挑选什么稀世珍宝,一板一眼的样子还真像个家庭主妇。

    然而该死的这一切并不是为了他!

    严谨尧冷冷地看着小女人的一举一动,内心烦躁到爆。

    他妒忌得发狂,心脏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在狠狠撕扯,就快被扯得粉碎了。

    看了一会儿,他实在看不下去,忍无可忍之后他退到几米开外,一边目光幽怨地看着她,一边掏出烟点上一根。

    他正剧烈抽搐的心,需要尼古丁来麻醉。

    站在熙攘的人群之中,他点燃了烟就狠狠抽了一口,苦涩的尼古丁灌入咽喉,把他的心都熏苦了。

    烟雾吞吐,她的身影变得朦胧,他深深地看着,明明彼此的距离只有几米,他却有种她已远在天涯的错觉……

    欧晴挑了一只很肥的大母鸡,然后在等待杀鸡的过程中,她看到旁边几个摊主拿着一张报纸在闲聊。

    “哎哟,这几个人死得可真惨啊……”

    “可不,这到底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啊,要这样绑了人家手脚沉河……”

    “噫噫噫,这凶手是个bt吧,手段可真残忍……”

    欧晴距离几个摊主颇近,闻言不由好奇地转眸瞟了眼报纸……

    匆匆一瞥,心中大震。

    “能借我看看吗?”欧晴强忍着心里的慌乱,对拿着报纸的摊主轻声问道,声音微颤。

    “哦,看吧看吧。”摊主点头,随手将报纸递给她。

    欧晴接过报纸,害怕得屏住了呼吸。

    只见报纸头条,斗大的标题上写着“xx河岸惊现浮尸”的字样……

    再看着标题下面的照片,两个死者手脚被捆,脸虽然已经浮肿,可五官还是清晰可见。

    正是几天前绑架她的绑匪。

    小眼睛和老大。

    欧晴的心,狠狠一紧,不安在心里疯狂扩散。

    死死攥着报纸,脑海里不由回想起两天前的深夜,她起牀喝水时听到书房里传来的声音……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