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54章:放过他,也放过自己
    好半晌后,缓过心里那阵绞痛,洪芸菲轻吁口气,看向关着门的主卧室——

    “出来吧!”

    没有声响。

    直到十秒之后,房门才吱呀一声轻轻打开。

    一个纤瘦的身影,从主卧室里慢慢走了出来。

    洪芸菲看着脸色惨白的小姑娘,是真的觉得心疼。

    欧晴低着头,红着眼,举步维艰地走到洪芸菲的面前,娇小瘦弱的身躯弥漫着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

    以及绝望。

    “都听到了?”洪芸菲低叹一声,幽幽轻问。

    “……嗯。”欧晴的嗓子里如同灌满了砂砾,即便只是发出一个简单的音节,喉咙也像是被刀割一般剧痛无比。

    “那你现在是怎么想的?”洪芸菲狠着心问道。

    年过半百的洪芸菲生平第一次如此纠结,喜欢一个人却又不得不伤害她,这种滋味真的是糟透了。

    这丫头身上散发出来的柔弱气息,很能激发别人的保护欲,无论男女。

    所以一生强势的洪芸菲对欧晴是真的心疼。

    然而越心疼,越是不能让他们在一起。

    时机不对的爱情,注定不会有好结果,与其让他们受尽磨难再后悔终生,还不如现在由她做个坏人,将他们棒打鸳鸯,然后各自安好。

    活到她这个年纪,已看透了人生百态,然后发现不管是爱情还是钱财,全是虚的,只有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有道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好好活着,一切都会有的!

    欧晴低垂着头,沉默。

    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怎么想的吗?

    事已至此,她还有什么好想的呢?

    刚才他们母子的谈话,她一字不漏听得清清楚楚,其中的利害关系和危机重重也已经深刻了解。

    她知道,他们走不下去了……

    嗯,走不下去了!

    看着默默掉眼泪的欧晴,洪芸菲心疼又无奈,走上前爱怜地拍拍她的肩,叹息道:“我知道我这样算计你们是不对的,但我不后悔,也问心无愧!

    “在你们年轻人的心里,对我这样的做法肯定很不以为然,觉得我不该干预或者支配你们的人生,可是丫头,我是真的不忍看到你们走上不归路!”

    洪芸菲说得情真意切,欧晴听得心如刀绞。

    她知道洪芸菲是真心对他们好,正是因为知道,她才倍觉难过。

    如果是对她不好的人,她大可置之不理的。

    她泪如雨下,大颗大颗的泪水滚落眼眶,狠狠砸落在地。

    “老四是我最疼爱的孩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他从小到大都没有让我失望过,我跟你一样爱他,所以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为了一段感情把所有的一切都葬送进去,丫头你懂吗?”洪芸菲一直觉得自己心肠挺硬的,可是面对泪眼婆娑的欧晴,也不由红了眼眶。

    懂,她懂。

    欧晴狠狠咬着唇,极力隐忍着心里那肆意蔓延的悲痛,已是绝望得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

    “既然刚才我跟老四说的话你都听到了,那你应该知道,你若是继续跟他在一起,不止你很危险,老四更危险!”洪芸菲重重一叹,忧心忡忡,“你是他的软肋,他的对手必然是对你下手,一旦你有什么事,他也会跟着被毁掉的。”

    欧晴不自觉地狠狠攥紧双手,指尖深深陷入掌心,她却已经悲伤得感觉不到疼。

    其实这不止是洪芸菲最担心的,也是她最在意的。

    人都是这样,自己受苦受罪可以无所谓,可就是见不得自己在乎的人受一点点伤。

    她亦然!

    如果跟他在一起只会是自己一个人有危险,她不怕!

    可如果会连累他……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洪芸菲就说过她是严谨尧的累赘,当时她不愿承认,觉得自己才不是那么没用,可在经过昨天的绑架以及今天听完他们母子的谈话之后,她却不得不认同洪芸菲说得极对。

    她就是他的累赘!!

    爱一个人,是希望能带给对方快乐,而不是痛苦……

    紧紧攥在一起的拳头被洪芸菲轻轻牵起,然后她听到洪芸菲微哽的声音响在空气中。

    “丫头,算阿姨求你行吗,放过他,也放过你自己……离开他吧!”

    一句“离开他吧”,洪芸菲也是拼尽了全力才说出口的。

    她知道,如果欧晴真的离开小儿子了,从此以后估计小儿子也不会原谅她了……

    可身为人母,即便明知儿子会记恨自己一生,她也不得不这样做。

    她的为难和痛苦,又有谁能理解呢?

    洪芸菲微微红着眼眶,深深看着泪流满面的小丫头,拿出手绢,极尽温柔地为她拭泪,苦口婆心地劝着,“丫头啊,爱情只是你一生中很小的一部分,只有活着!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以及你自己,全部都好好活着!那才是最重要的!!”

    生命高于一切,没有什么比留着命更重要的了。

    欧晴始终低着头,无声而疯狂地掉着泪。

    是的,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她跟他不合适,她没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因为她没有与他并驾齐驱的资本。

    欧晴想到了还躺在医院里的云铭辉……

    瞧!她不止是严谨尧的累赘,更是云铭辉的灾星……

    昨天她害得云铭辉差点丢了命,下次呢?下次她又会连累哪一个无辜的人呢?

    自己吃苦受罪她不怕,可她怕连累无辜的人。

    沉默了许久,她终于下定了决心。

    缓缓抬起头来,欧晴红着眼看着洪芸菲,说——

    “我知道了。”

    她的声音很轻,轻得仿若一缕烟,微风拂过便消逝无痕。

    嗯,她知道了,知道该怎么做了。

    所以……

    就这样吧!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谨尧从母亲所住的酒店离开之后就马不停蹄地往家里赶。

    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推开门却发现屋里没有他家小兔子的踪影。

    心,瞬时高高提起,狠狠抽搐。

    她……走了吗?

    是又不告而别了吗?

    可是两小时前他离家的时候叮嘱过她哪儿也不许去,她也答应得好好的不是吗?

    她怎么……又不见了呢?

    严谨尧的心里泛起一股可能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的恐慌。

    急得像只无头苍蝇,在家里乱转,然后他发现她的东西都还在……

    稍稍松了口气。

    狠狠拧着眉头坐在沙发里等了一会儿,他心道她可能是出去透透气啥的,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

    左等右等,十分钟后,他实在坐不住了,起身就出了门。

    他不能这样干坐着,他要去找她!

    他有很多话要跟她说,他要马上见到她。

    恐慌不安的严谨尧一口气跑下楼,刚出楼梯口,远远就看到一抹熟悉到骨子里的小身影正朝他迎面而来……

    悬在半空的心,瞬时落了地。

    他疾步如飞地冲上去,一把将她狠狠抱住。

    他抱得很紧,像是恨不得把她整个勒进他的身体,从此与她合二为一,再也不分离。

    熟悉的男性气息灌入鼻端,欧晴心口开裂,痛得冷汗淋漓。

    可她却连哭都不敢!

    嗯,以后不能在他面前哭了,再也不能了……

    直到感觉她是真的在自己怀里,严谨尧心里的恐慌才总算消退了些,将她放开少许,他拧眉轻斥,“你去哪儿了?”

    “买菜。”欧晴回答,轻柔的语调无喜无怒。

    严谨尧闻言,不由火大地喝道:“谁让你去买菜了?家里不是有菜吗?就算没有我也会买,用不着你出门!”

    吓死他了!

    他还以为她又不告而别又不要他了呢!

    欧晴心里一酸。

    并不是难过他的责备,而是难过又被洪芸菲说准了……

    他说用不着她出门……

    如果他们继续在一起,他是不是真要像他妈妈说的那样,从此以后把她关在家里,哪儿也不许去?

    如果她以后都要活在笼子里,连自由都没有的话,她的人生就真的没有任何意义了。

    那不是她想要的,不是!

    “我想买点新鲜的排骨给云铭辉炖汤。”

    她轻轻抬手,拎高菜篮子给他看。

    严谨尧垂眸,果然看到几根排骨正静静地躺在菜篮子里。

    她说这排骨是买来给云铭辉炖汤的……

    自他们在一起,这是她第一次买菜,却不是为他,而是为了别的男人……

    严谨尧脸色一沉。

    与母亲的交谈很不愉快,让他的心情糟糕到极点,回到家后没见着她又吓得他差点魂飞魄散,现在她终于回来了却要为别的男人洗手作羹汤……

    不安加上妒忌,让严谨尧的理智陷入崩溃的边缘。

    “我不是叫你乖乖在家等我的吗?!欧小晴你怎么就不能听点话,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他倏然爆发,俊脸阴沉,火冒三丈地对她喝道。

    欧晴无畏无惧,微仰着小脸平静地看着他,心平气和地悠悠道:“我只是去买点菜而已。”

    说完,她从他怀里退出,拎着菜篮子往楼梯口走去。

    怀里一空,心也跟着一空,严谨尧僵在原地,莫名就泛起一股不详的预兆……

    回到家后,欧晴进入厨房,身后跟着严谨尧。

    仿若他不存在一般,她垂着眸自顾自地拿出排骨清洗,再把洗好的排骨放入炖锅里……

    严谨尧双手插袋,站在厨房门口妒恨交加地看着神色平静的小女人,爱恨不能。

    几分钟后,严谨尧忍无可忍。

    走上前,拉住她正伸向菜篮子准备拿青菜的小手。

    “我们谈谈好吗?”他拧着眉,深深看着她没有丝毫表情的小脸,近乎恳求地对她说。

    她抬眸看他,没说话。

    就在他以为她会拒绝的时候,她略显苍白的唇瓣轻轻张合,“好。”

    严谨尧松了口气。

    他真怕她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牵着她的手走出厨房,回到客厅。

    “我跟绑匪说让他们随意是有原因的。”

    双双坐下之后,严谨尧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欧晴没说话,只是静静得看着他。

    “我母亲找过你的事我知道了。”严谨尧说,与她深深对视,仔细观察着她的表情。

    然而她平静的模样,让他无法窥探她的内心。

    “我以为这是我母亲在考验我,我不想让她知道我爱你,所以我才——”

    “你以为?”

    她突然阻断他,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溢出一抹冷笑。

    严谨尧的心,咯噔一跳。

    强忍着心里的不安,他硬着头皮轻轻点头,“……嗯。”

    欧晴扯动唇角,冷笑扩散,看着他布满慌张的双眼,轻飘飘地吐出一句,“你就没想过‘万一’吗?”

    “……”严谨尧呼吸一窒,心脏狠狠抽搐。

    欧晴垂眸,看着自己昨天被绳子勒出血痕的手腕,凄苦一笑,“严谨尧,万一绑匪真的把我撕票了——”

    “不会的!”严谨尧勃然大喝,向来冷静沉稳的男人,此刻却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从昨天到今天,他一直不敢去想“万一”这两个字,尤其刚才见过母亲之后,他更是后怕得不行……

    是啊,万一呢?

    他当时到底是中了什么邪才会认定了是母亲绑了她呢?

    母亲说得对,他的判断错误,差点就害死她了……

    其实严谨尧已经非常非常的自责,所以这会儿听到小女人的埋怨,他忍不住为自己辩驳,就怕她对自己失望,就怕她一生气不要自己了……

    听到他那么大声的说不会,欧晴顿时就怒了,脸色一沉,冷笑讥诮,“为什么不会啊?严谨尧你能别这么自以为是吗?还是说反正命不是你的,其实你根本就没什么所谓——”

    “欧晴!!”严谨尧颤声大喊,脸如白纸。

    她说他自以为是他认!

    可她说他不在乎她的命……

    他绝不同意!

    她在生他的气他知道,她盛怒之下说些负气话他也可以理解,但是她不能这样昧着良心否定他的心。

    不能!

    两人沉默对视,她淡漠平静,他气急败坏。

    看着她无喜无怒的模样,严谨尧恐慌到极致,倏地一把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在她耳畔嘶声低喃,“不是这样的,不是……小东西我爱你,你的命比我自己的命都更重要!”

    “呵!”她的下巴被迫靠在他的肩上,致使她的小脸仰高,她看着天花板,冷冷一笑,“抱歉!你的所作所为让我感觉不到你这句话的诚意。”

    “昨天是我大意了,我保证——”

    “求求你别再跟我说什么保证了好吗?你的保证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你知道吗?”她冷冷抢断,不紧不慢的的语调透着一股哀莫大于心死的冰冷。

    严谨尧心痛难当,哑口无言。

    双手撑着他的肩,轻柔而坚定地将他推开,她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眼,说:“上次在马场的时候你抛下我,后来你不是信誓旦旦地跟我保证过吗?说以后再也不会丢下我,可结果呢?”

    “欧小晴……”

    “你再一次为了别人舍弃我!!”饱含谴责的话,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她没有愤怒咆哮,也没有歇斯底里,只是很平静地控诉着他的致命过错。

    严谨尧死命摇头,慌得不能自己,“不是那样欧小晴,你听我解释……”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解释就等于掩饰,严谨尧,何必呢?!”她轻轻地笑,笑红了眼。

    看着她极尽悲伤的模样,严谨尧如鲠在喉,哑口无言。

    紧紧抓着她的小手,他怕自己一松手,她就会飞走……

    欧晴垂下眼睛,不敢看他,怕自己会心软……

    用力抿了抿唇,唇角泛起一抹苦笑,她低低道:“严谨尧,我不是在怪你,我只是看清了事实……”

    “欧小晴!”严谨尧大惊。

    她这样的表情再配上这样的语气,让他非常非常的不安。

    她缓缓抬头,双眼泛红却面带笑容,字字如刀,“我知道你爱我,可是在你心里,比我更重要的人或物还有很多很多,我永远都无法成为你最重要的那个存在!”

    “不是的欧小晴……”

    他想为自己辩解,可是话音未落,就被她接下来的一句话狠狠刺痛了心。

    “你知道昨天我有多害怕吗?”她说,轻颤微哽。

    她说,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

    就算没有亲眼目睹,但他想象得到。

    他的小兔子本就胆小,得知被绑架后肯定是吓得瑟瑟发抖吧……

    “他们捆了我的手和脚,说要往我脸上泼硫酸……还说要……要……”

    泪,疯狂涌出,回想着昨天那恐怖的一幕幕,她依旧恐惧得浑身颤抖。

    泼硫酸……

    还说要……

    后面一句话她没有说完,但他猜得到那是什么意思。

    严谨尧心痛得快要无法呼吸。

    “对不起,宝贝儿对不起……”长臂一伸,将她拥进怀里,紧紧抱着她,在她耳边愧疚低喃。

    “你知道那个时候我多希望你能出现吗?可是你在哪儿呢?严谨尧,当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儿呢?!”她的脸埋在他的颈窝里,流着悲伤而绝望的泪水,一声声地轻轻质问着。

    他在哪儿吗?

    他在赶往去救霍家兴的路上。

    严谨尧悔不当初,

    “我最终还是没能把你盼来,想不到来救我的却是云铭辉,为了救我,他被绑匪刺了两刀,我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血从他的手臂和腿上冒出来,一直冒一直冒……”她幽幽地说着,说着对他的失望,说着对云铭辉的感激。

    严谨尧心中警铃大响。

    “好了好了,都过去了,不说了,乖,不说了。”他紧紧抱着她,在她额头上轻轻地吻,极尽温柔地哄着求着。

    他突然很害怕她提起云铭辉,总觉得她是在向他发出某种暗示……

    比如他比不上云铭辉!

    比如他不及云铭辉对她好!

    比如她现在发现云铭辉才是最爱她的那个人……

    虽然并不是这样的!!

    他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人!

    他才是!!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