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53章:差点害死她
    严谨尧的沉默激怒了洪芸菲。

    倏地站起,目光冷厉地瞪着顽固不灵的小儿子,洪芸菲厉声怒斥,“一旦敌人知道你的软肋在哪儿,你觉得他们会对你心慈手软?”

    不会!

    一旦敌人知道他的软肋是什么,只会欢欣雀跃然后伺机下手。

    严谨尧明白。

    只是明白又有什么用呢,他放不开啊,就算知道自己不配拥有她,可他还是舍不得跟她分开啊!

    洪芸菲面罩寒霜,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冷冽,“对!你厉害!不管遇上什么困境都可以全身而退,但那个女孩儿呢?!”

    严谨尧的心狠,狠一抽,眼底划过一抹痛楚,无言以对。

    “你以为你的敌人个个是蠢货?你以为他们会冲着你来?你错了严谨尧!!”洪芸菲怒喝,字字铿锵,针针见血,“当你的敌人想对付你时,他们不会找你,而是找你最爱的那个人!因为他们知道那是你的软肋,抓了你的最爱就等于抓了你!以你的聪明才智,如此显浅的道理你会不懂?!”

    他懂!

    其实这些道理他都懂……

    只是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罢了。

    与她相爱的这些日子,他一直很低调,外面的饭局或者活动之内的他都是只身一人,从来没有带她出席过什么公众场所,就怕被人发现她对自己有多重要而增加她的危险度。

    “到那时,你再厉害都没用,他们会利用你的软肋来折磨你,让你往东你不敢往西,让你跪着你不敢趴着!!而这还不是最痛苦的,你知道最痛苦的是什么吗?”洪芸菲在小儿子的面前来回踱步,冷厉的目光始终投射在儿子的脸上,“最痛苦的就是你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爱的女人落入敌人的手中饱受摧残却无能为力,而她所遭受的一切,全是拜你所赐!”

    全是拜你所赐……

    严谨尧垂着眸,一言不发。

    母亲的话,犀利无比,如大刀阔斧般砍在他的心上,痛得他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更让他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因为你,她才会被坏人抓去;因为你,她才会遭受这世间最可怕的磨难;因为你!她甚至极有可能会失去宝贵的生命!老四,你知道我不是在危言耸听!”

    嗯,他知道不是。

    母亲的话,都对!

    她甚至极有可能会因为你而失去宝贵的生命……

    大脑里不停地回荡着这句话,严谨尧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什么死死掐住了,他觉得窒息。

    从刚才母亲说不是她绑走欧晴的那一刻,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犯了多大的错……

    冷冷看着沉默不语的小儿子,洪芸菲又气又心疼,“你以为我大费周章的做这些是吃撑了么?严谨尧我告诉你,你妈我是真心喜欢那么叫欧晴的女孩子!因为喜欢,所以不忍见她被伤害!”

    这世上,没有哪个正常的妈妈会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过得开心快乐,她很正常,所以她当然也不例外。

    还是那句话,如果他们是普通人家,他想娶心爱的姑娘做太太她肯定乐见其成,只可惜他们不是!

    “她那么单纯美好,那么善良可爱,她的人生应该是被人宠着爱着幸福平安地度过一生,而不是跟着你在这种枪林弹雨刀口上舔血的日子里提心吊胆!就算她有神灵庇佑次次都能逢凶化吉,可她也会每天活得心惊胆颤,以她那不够强大的内心,你觉得她能撑多久?”

    权力之争,古往今来都是最残酷的象征,所以洪芸菲用“枪林弹雨”和“刀口上舔血”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置身在这残酷的世界里,你永远都不知道前方会有什么陷阱正等着你,你能做到只是时刻提高警惕,一丝一毫都不能松懈。

    这样的斗争,不是儿戏,也不是一人输了一人当那么简单的。

    输了的那一个,身后还会有一整个家族的人跟陪葬。

    这样的赌局,谁能输得起?!

    严谨尧脸色微白,眼底泛起淡淡的血丝,心如刀绞。

    洪芸菲站定,唇角泛起一抹冷笑,“再说了,不是你妈我小看你,就你现在的能力,你以为你真能护她周全?”

    “我能!”严谨尧蓦地抬起头来与母亲对视,格外坚定地吐出两个字。

    以后他决不再让她深陷危机,除非他死了!

    “那昨天她怎么被抓了?”洪芸菲冷笑更甚,

    “是我大意——”

    “你一句‘大意’就把你的女人至于危险之中,你以为她是九命狸猫可以死八次?还有,你以为敌人会给你防御的时间?呵呵!他们就是要你防不胜防,就是要你的大意你懂不懂!都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些年里你遇袭几次了你自己不知道吗?”

    严谨尧话音未落,就被母亲一通抢白,呛得他哑口无言。

    嗯,这些年他的确遭到过很多次莫名其妙的袭击,最近一次就是在烤鱼店里被砍的那次。

    每次事后都查过,可结果都不是他想要的。

    敌人比他想象中狡猾得多,藏得极深。

    “昨天绑匪给你打电话,让你亲自带赎金去救她,可你没去!其一是家兴那孩子出了事,其二是你以为绑走她的人是我,对吗?”洪芸菲站累了,重新坐下来,依旧动作优雅地翘着二郎腿,噙着冷笑睨着对面的儿子。

    严谨尧没说话,默认。

    他的确是这样以为的。

    “上次我跟欧晴见面的事你已经知道了。”洪芸菲不紧不慢地说道,不是疑问,而是肯定,“所以昨天她被人绑了你便以为是我做的,因为你知道我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

    面对精明睿智的母亲,严谨尧甘拜下风。

    是的,他已经知道母亲见过他家小兔子了。

    上次欧晴去商场买了东西回家,他就发现她很不对劲,于是他就让许骅兆去查一下……

    知道母亲见过欧小晴后,他没有去找母亲理论,而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他知道,自己越是表现得在乎欧小晴,母亲越是不会同意他们在一起。

    洪芸菲冷冷一笑,目光极具穿透力,“你知道我既然发现了欧晴的存在就一定会出手,但你也知道四个孩子里面我最爱的就是你,所以你觉得只要让我相信你对欧晴并没有很深的感情,不会影响到你今后的仕途,我便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当绑匪要求你亲自去交赎金的时候,你狠着心拒绝了,目的就是想让我以为你对欧晴并没有动真情,让我以为她对你来说并没有多重要!

    “我从小就教过你们,不可做伤天害理的事,你很清楚我绝不会伤害一个无辜的女孩儿,所以当听到绑匪用撕票来威胁你的时候,你不为所动,因为你坚信绑走她的就是我!”

    严谨尧无话可说,因为母亲说的全对。

    知道儿子默认了,洪芸菲摇头叹息,痛心疾首地狠狠切齿,“可是老四啊,你的‘以为’,差点就害死了她!”

    如果昨天绑走欧晴的人是他的敌人,那么他拒绝绑匪的行为无疑就是亲手把自己心爱的女人推入地狱……

    严谨尧的心,狠狠抽搐,悔痛又后怕。

    母亲刚才说他没有能力护她周全,他说他能,可回想昨天……

    他都不得不质疑自己了。

    “你不是不担心,其实你很着急,你恨不得立马飞到她身边把她救出来,但你必须忍着,因为你想跟她永远在一起,所以你必须把我骗过去。”见儿子难受,洪芸菲的心里也不好过,重重叹了口气,声音柔和下来,“可你没听过‘姜是老的辣’这句话吗?严谨尧,你是我生的,有道是知儿莫若母,你以为你在想什么我会不知道?”

    严谨尧想起自己小时候总会遇上一些德高望重的长辈夸赞他生得跟他妈妈一样聪明……

    长大后他曾不以为然,觉得自己比妈妈更加睿智果断。因为严家的男人都有很严重的大男子主义,永远不会承认女人比男人更能干。

    可现在,他却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甚至不及妈妈的一半!

    说得口都干了,洪芸菲一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一边淡淡说道:“绑走她的人不是我,但我必须承认,是我推波助澜的!”

    嗯,这一切,都是在她的意料之中发生的。

    那日见了欧晴,她故意劝尤雅别等了,让尤雅误以为她已将她放弃。

    尤雅慌了,必然会有所行动。

    她便派人暗中注意着尤雅的一举一动,在知道尤雅绑了欧晴之后,她通知了云铭辉……

    那天欧晴离开,失魂落魄的样子让她不太放心,所以让司机跟了欧晴一段路,然后就看到云铭辉撑着伞在雨里默默陪着她的画面。

    当时洪芸菲就想,这小伙子不错,如果欧晴是她的女儿,她就选云铭辉做她的女婿。

    后来她找人调查了云铭辉,得到的结果让她更加满意了。

    长相好,家世好,还性格好,这样的乘龙快婿真是打着灯笼火把都难找。

    像欧晴这样性格柔弱的女孩子,就该由云铭辉这样温柔体贴的男人来好好呵护守候。

    一眼便看出云铭辉对欧晴有着很深的感情,所以在欧晴深陷危机的时候,怎能少了他去英雄救美呢不是?!

    尤雅找的几个绑匪里,有洪芸菲派去的卧底,就是那个平头。

    她让平头给云铭辉打电话,让他拿钱去赎人,云铭辉毫不犹豫就答应给钱,还不停地求着平头别伤害欧晴……

    这便是当云铭辉拎着一袋钱出现在绑匪老大面前,老大却一脸懵逼完全搞不懂是怎么回事的原因。

    这场绑、架,洪芸菲算计了所有人,尤雅、云铭辉、欧晴,包括自己的儿子严谨尧。

    “老四,你自己好好想想,我能如此轻易就算计到你,敌人更可以!他们甚至会更狠,更毒,更加让你防不胜防!”重重叹了口气,洪芸菲深深看着脸色泛白的小儿子,苦口婆心地说道。

    严谨尧如鲠在喉,极尽艰难地吐字,“我以后——”

    “你想说你以后会多加防范对吗?呵!”

    可刚一开口就被母亲抢断。

    洪芸菲冷笑一声,“你在明,敌在暗,加上欧晴那软弱的性子,想算计你简直是分分钟的事!除非你从今往后把她关在屋子里,让她哪儿也别去,否则敌人总会有办法对她下手!还是说你打算以后什么都不做就天天守着她?”

    严谨尧沉默,咬牙忍痛。

    “那种连人身自由都没有的日子,你不觉得对她来说太残忍了吗?

    “而且我以及整个严家都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难道你要把她金屋藏娇一辈子?她是那么美好的一个女孩儿,你就真舍得如此委屈她?最重要的是,你觉得她肯吗?!

    “她的性格,你比我更加了解吧,她表面看起来温柔腼腆好像没什么主见的样子,可她骨子里却有股韧劲,执拗起来估计也没人能犟得过她的吧!包括你!!”洪芸菲轻挑着眉尾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儿子,分析得一针见血。

    严谨尧的心,已经被绝望包围。

    其实他不怕母亲的反对。

    就算全世界反对他和欧小晴在一起,他也不会在乎。

    他爱她!

    他要跟她永远在一起!

    只要他心坚定,天皇老子也休想阻扰得了他!

    可是!

    母亲太残忍,将他心里清楚却不肯面对的种种难题都全部说了出来,逼得他不得不面对。

    嗯,母亲说的这些,他全部都懂!

    正因为懂,所以才不敢面对。

    他太爱欧小晴,他离不开她……

    真的离不开!!

    “老四啊,醒醒吧,别再自欺欺人了,你身边豺狼虎豹那么多,你以为像家兴这样的良性对手世上还能有第二个?”洪芸菲蹙着眉头,眼底布满忧愁,无奈又心疼地重重叹了口气,苦口婆心地劝道。

    说完之后,她又意味深长地补了一句,“你难道要步家兴的后尘吗?”

    严谨尧一震,目光犀利地看着母亲。

    “你我都知道,那绝对不是单纯的意外。”洪芸菲冷冷一笑,眼底寒光四溢。

    “母亲你知道什么吗?”

    “不知道。但幕后主使是谁并不难猜不是吗?”

    是啊,敌人是谁,他们一直都知道。

    只是有些事哪怕众所周知,可没有证据也于事无补。

    现在这个社会,什么都是以证据说话的。

    洪芸菲深深明白,能与严家为敌的,自然不是泛泛之辈,其狡猾程度岂容小觑?

    最重要的是,敌人歼诈,狠毒的心肠哪怕是老四也比不了的。

    因为严家的人,即便心狠如老四,那些伤天害理遭天谴的事还是不会做的!

    生在他们这个位置,为达目的肯定得有些手段,漫长的一生里不可能完全没有小污点,非常时期非常手段这种事可谓是司空见惯。

    但她从小就教导自己的孩子们,做人要是非分明,是敌是友一定要分清!

    对付敌人可以狠辣果断,但不管做什么都不能伤及无辜!

    行为处事不一定要光明磊落,但必须要做到问心无愧!

    “所以老四啊,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就放她一条生路吧!”洪芸菲起身坐到儿子的身边,拍拍他的手背,不厌其烦地劝道:“假如昨天的事再发生一次,你觉得她还有那么幸运可以化险为夷吗?”

    严谨尧双手攥紧成拳,狠狠咬着牙根隐忍着心里的剧痛。

    如果真的喜欢她,就放她一条生路吧……

    这句话,好残忍!

    他只是爱她,怎么就把她逼上绝路了呢?

    他只是爱她,怎么就让她差点丢了性命呢?

    他只是爱她啊……

    他也是人,也想要好好爱一个人,怎么这么简单的事到了他这里就变得天理不容了呢?

    洪芸菲尽量不去看儿子那张变得颓然绝望的脸,避免自己心软,“其实有时候爱一个人并非一定要在一起——”

    “如果相爱的两个人都不能在一起,那人生还有什么意思?!”严谨尧突然爆发,腾地站起来,勃然抢断。

    洪芸菲被儿子突如其来的一声吼给吓得一怔。

    抬眸看他,狠狠蹙眉,见自己好说歹说这小子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洪芸菲也怒了。

    “严谨尧,你不能这么自私!你若真的爱她,就不该把她扯进你的世界,你这充满着腥风血雨的世界根本就不适合她!”也跟着蓦地站起,洪芸菲冷着脸怒斥道。

    明知她有危险还强行把她留在身边可不就是自私么!

    严谨尧又被母亲打败了。

    默了几秒,他近乎哀求地看着生气的母亲大人,“母亲,你不是说你也很喜欢她的吗?为什么就不能成全我们呢?”

    “儿子啊,你就真的一点儿都不明白我的用心良苦吗?我不想你害人害己啊你懂吗?!”洪芸菲气急败坏,简直想将这冥顽不灵的儿子暴揍一顿。

    说了这么多,严谨尧知道,母亲心意已定。

    “我不会放弃她的!”

    狠狠磨了磨牙,严谨尧眼底划过一丝豁出去般的光芒,格外坚定地说道。

    洪芸菲蹙眉,脸沉如冰,微眯着双眸冷冷吐字,“即便她将来很有可能会为你而死?”

    “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永远不会!!”严谨尧字字铿锵,像是发誓一般。

    嗯,他不会再让昨天那样的事情发生,再也不会了。

    昨天是他大意,以为是母亲带走了她,不然岂会轮到云铭辉去救他家小兔子?

    当时虽然他拒绝了绑匪的要求,但他挂了电话就命令赵宇和付千波去救她了。

    “严谨尧,你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洪芸菲狠狠瞪着小儿子,气得大骂。

    严谨尧什么都没再说,转身就朝着门口走去。

    这件事他跟母亲永远都无法达成共识,即使如此,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那就不说了吧!

    严谨尧面罩寒霜地拉开门,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走得头也不回。

    洪芸菲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气得心绞痛。

    摁着泛疼的心口,她微喘着气重重坐回沙发里,脑海里全是儿子那张坚定的脸庞,气愤又无奈。

    她怎么就生出这么个不让人省心的小王八犊子呢!

    好半晌后,缓过心里那阵绞痛,洪芸菲轻吁口气,看向关着门的主卧室——

    “出来吧!”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