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52章:我的人生为什么要凑合?
    欧晴和云铭辉不约而同地转头循声望去,然后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的模样,就被一股猛力狠狠拽了起来……

    是迟到的严谨尧!

    被纳入他的怀里,一如既往的温暖和熟悉,欧晴默默地站着,无喜无怒,任由他紧紧抱着自己。

    在最危险的时候,天知道她有多么渴望他能出现,然而她最终还是没能等到。

    现在危机解除,他来了,却无法再拨动她的内心……

    终于深刻体会到洪芸菲的那句“在你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不能出现在你身边”的失望和难过。

    并非责怪,只是难过……

    严谨尧的状态也很不好。

    不似以前那般光鲜亮丽,神情颓然,看起来像是很疲惫的样子。

    感觉到怀里的人儿异常的安静,严谨尧心里的不安在疯狂扩散。

    他知道自己让她失望了,可是他有苦衷……

    “你有没有事?有没有受伤?”

    直到将她拥入怀里,他悬着的心才终于回归原处,一边微微喘息着紧张地问道,一边将她轻轻放开,饱含担忧的目光在她全身上下仔细查看。

    她表面看起来没有伤口也没有流血,就是不知道被衣服遮着的地方有没有什么伤痕。

    欧晴不语。

    “嗯?有没有受伤?”她的沉默让他越发担忧,拧着眉头焦急追问。

    欧晴抬眸,目光平静地看着姗姗来迟的男人,轻轻摇头,“我没事。”

    “真的没事吗?”他不放心。

    “没事。”她略显苦涩地扯了扯嘴角,确定道,然后看了眼一脸落寞的云铭辉,说:“不过他被刺伤了……”

    “谢谢!”

    不等欧晴话音落下,严谨尧也转头看向云铭辉,很诚恳地道了谢。

    虽然他非常不喜欢云铭辉,但妒忌归妒忌,感谢归感谢,真男人不扭捏,该是怎样就是怎样!

    云铭辉愣了一下,似是没料到向来心高气傲的严谨尧会如此干脆果断地感谢他。

    如果没有欧晴这层关系,他倒也不会这么惊讶,可他们现在是情敌啊!

    虽然对严谨尧而言,他或许还不够格做他的情敌……

    “严先生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云铭辉在短暂的怔愣之后,下意识地答道,然而他话未说完,就被严谨尧强势地抢断。

    “要的!”严谨尧脸色严肃地吐出两个字,然后扬声喊道:“千波!”

    守候在病房外的付千波立马推门而进,“四哥!”

    “给云先生换最好的病房!”严谨尧命令道。

    “是!”付千波二话没说,点完头就要退出病房。

    “还有!”严谨尧又喊。

    付千波回头。

    “去跟院长打个招呼,务必给云先生最好的治疗和护理!”

    “好的!”付千波领命而去。

    云铭辉什么都没说。

    他没有拒绝严谨尧的好意,虽然最好的病房和最好的治疗这种小事他自己也能办到。

    待付千波离开病房之后,严谨尧看向平静淡漠的小女人,然而她却垂着眼睑,不肯与他对视。

    严谨尧微微拧眉,心里的不安越发浓重了些。

    “云先生你好生休养,我们就先告辞了。”他牵起她的小手,转头看向云铭辉,礼貌而生疏地淡淡说道。

    严谨尧说完之后,低头看着欧晴,语气格外温柔,“走吧。”

    云铭辉看着欧晴,心中不舍,却知道自己没有留她的资格……

    更何况占有欲极强的严谨尧是绝不会让欧晴留下来的。

    同样是男人,他太了解了严谨尧对他的敌意了。

    其实也挺理解的,换位思考,他也会跟严谨尧一样,见不得别的男人窥觊她……

    欧晴看了眼彼此相牵的手,没有拒绝,抬眸看向云铭辉,轻声叮嘱,“云铭辉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

    她说,我明天再来看你……

    严谨尧脸色微沉。

    云铭辉喜上眉梢。

    “好!”云铭辉双眼发亮,眼底的欣喜怎么也掩藏不住,用力点头。

    哎呀,怎么办怎么办?她现在还没走呢,他就已经开始期待明天了。

    看来今晚他要激动得睡不着了。

    见云铭辉因为她说明天要来看他而开心得像个孩子,欧晴心里酸酸的,努力扯动唇角,对他笑了笑。

    严谨尧将欧晴对云铭辉微笑的一幕尽收眼底,醋海翻腾,偏偏还不敢发作。

    “走吧。”

    对云铭辉微微一笑之后,欧晴轻轻吐出两个字,然后率先朝着病房外走去。

    连眼神都没给严谨尧一个。

    平静得近乎淡漠的语气,无悲无喜,听不出任何情绪。

    严谨尧看着欧晴娇小的背影,感觉到她的异常,心里的不安变成了不详……

    眼看着她头也不回地走出病房,他狠狠磨了磨牙,默默跟上。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在回家的路上,彼此都没有说话,一路无言。

    上楼,进屋,换鞋……均在沉默中进行。

    欧晴面无表情,换上拖鞋后进入客厅。

    严谨尧跟在她的身后,小心翼翼又有些心惊胆颤。

    从昨天被绑到现在,已经整整一天,惊吓过度的欧晴气色很差,径直走向沙发,无力地跌坐下去。

    整个人瘫软在沙发里,她闭着双眸,极度疲惫。

    严谨尧皱了皱眉,然后转身去厨房倒了杯水再回到她的身边。

    “不舒服吗?”他在她身边坐下,担忧地看着她苍白得几乎没有血色的小脸,心疼地问道。

    她没说话,呼吸平稳仿若睡着了一般。

    不敢让气氛继续冷下去,他连忙又将水杯递到她的唇边,讨好地柔声轻哄,“来,喝点水。”

    她还是没有丝毫反应。

    严谨尧重重叹了口气。

    “对不起——”

    “绑匪说他们昨天给你打过电话,他们骗我的对吗?”

    他刚说了三个字,就被她轻飘飘地声音阻断。

    欧晴缓缓睁开双眼,神色平静地看着眼前正对自己献殷勤的男人,轻声问道。

    严谨尧的心脏狠狠一抽。

    咬了咬牙,他犹豫了两秒,最后还是不敢隐瞒,如实点头,“他们的确给我打过电话,但是——”

    “他们让你拿钱赎我,对吗?”她再次抢断,语气格外轻柔。

    严谨尧心里泛起一丝慌张,不详的预感越发深重了一分,“是。不过——”

    “他们要求你亲自交赎金,你说你没空,对吗?”她看着他,轻轻吐字。

    “……”他无言以对。

    严谨尧狠狠拧眉,疑惑不解,自己与绑匪的谈话内容她怎么知道得如此清楚?

    难道绑匪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她在旁听?

    所以听到他说的那些话她难过了伤心了误以为他对她见死不救了是吗?

    不!

    不是那样的!

    他不是不救她,而是当时他真的有更重要的事……

    欧晴的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笑得苦涩又悲凉,“他们威胁你如果不亲自交赎金就把我撕票,你让他们随意,对吗?”

    严谨尧心中大震。

    他忙道:“你听我解释——”

    “你先回答我!对?还是不对?”她再一次抢断他,温柔的语调却饱含着一股不容抗拒的严厉。

    严谨尧悄悄咽了口唾沫。

    他不知道自己如果承认了会面临怎样的局面,但他知道,事已至此就算他抵死不认也于事无补,甚至还会让小兔子对他的误会更深。

    所以现在摆在他面前的除了坦白从宽再无第二条路可走。

    “对!”他点头。

    在他点头的那瞬,欧晴的心,如被万箭穿过……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昨天那个电话录音是真的。

    可她就是不肯相信,不信那个口口声声说爱他的男人会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弃她于不顾……

    唇角的幅度缓缓变大,她笑了,垂着眸一下一下地点头。

    然后她说:“好了,你可以说了。”

    严谨尧的胸腔被恐慌占满,剑眉一拧,他伸手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抬起来,强迫她与自己对视。

    “欧小晴,我爱你,你知道的!”他深深看着她的眼,字字铿锵地说道。

    “嗯,我知道。”她浅浅一笑,心底苦涩蔓延。

    他无谓的爱,到底是有多禁不起考验?

    上次在马场是这样,昨天她被绑架还是这样!

    口口声声说爱她的不是吗?那她的安危对他来说怎么就如此不重要呢?

    看到欧晴脸上浮现出来的凄苦笑容,严谨尧心如刀绞,连忙说道:“我跟绑匪说那样的话是有原因的!”

    她果然是误解他了,觉得他没去救她是以为不爱她,可天知道,他有多么的爱她!

    “你继续。”她冷眼看着一脸焦急的他,淡淡吐字。

    “我不是不去救你,而是……”他倏地顿住,眼底划过一丝痛楚,犹豫了几秒,才沉痛地说道:“家兴和佳音出事了!”

    “……?”她看着他,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严谨尧解释,“就是冬子的爸爸和妈妈。”

    欧晴回想了下,接着恍然大悟,默了默,轻声问:“他们怎么了?”

    “一辆大卡车撞上了他们的车……”严谨尧神色复杂,似恨似怨,声音充满着悲痛。

    “然后呢?”

    他低垂着眼睑,双眼发涩,微哽,“车子被撞进了河里,现在只剩冬子还活着,家兴和佳音都没了……”

    没了……

    欧晴如鲠在喉,这样的噩耗让她难受,而他的难过也让她心疼。

    虽然她跟霍家兴夫妻二人并无深交,也仅仅只有一面之缘,但那个名叫霍冬的孩子她却很喜欢。

    那孩子才六岁,却突然一夜之间就父母双亡……

    多可怜啊!

    沉默良久,欧晴看着痛失挚友的男人,轻轻吐字,“所以你说的‘没空’,是去救他们了对吗?”

    严谨尧闻言,心里咯噔一跳。

    他霍地瞠大双眼,急急解释,“欧小晴,我不是在家兴和你之间做了什么选择,而是我知道——”

    叮叮叮……

    突然,电话响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转眸看着电话。

    严谨尧置之不理。

    “我没去救是因为我知道——”

    “先接电话吧。”

    他着急解释,她却轻飘飘地阻断他,用下巴点了点响个不停的电话。

    看着她平静却坚定的表情,他妥协,因为深知她一旦倔强起来自己也只能甘拜下风。

    “喂!”他拿起电话筒摁在耳朵上,极其不耐地冷喝道。

    几秒之后……

    严谨尧挂掉电话,倏然起身,“在家等我,我有事先出去一会儿,回来再跟你解释,好吗?”

    他像是有什么急事,一边拿起刚才随手扔在沙发扶手上的大衣快速穿在身上,一边对她急急说道。

    “嗯。”欧晴什么都没问,面无表情地发生一声鼻音。

    她平静得让他心慌。

    在她面前蹲下,他目光深邃地与她平视,饱含关切的语气温柔而不失霸道,“哪儿也不许去,就在家等我,知不知道?!”

    “你若不放心,可以把门锁了。”她微不可及地扯了扯嘴角,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淡淡讥讽。

    嗯,将她反锁在屋内,关着她,她便哪儿也去不了了。

    其实他多心了,她不会走……

    至少不会再像上次那样不告而别,也不会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离开。

    就算要走,也得把一切说清楚再走……

    严谨尧何其聪明,自然听出她言辞间的讥诮。

    他拧着眉深深看着她淡漠的小脸,无法反驳,只能默默承受着她的冷嘲热讽。

    她在怨他,他知道。

    而昨天没能亲自去救她,是他不对,她怨他他认!

    但他没去救的原因挺复杂,家兴出事是其一,还有最总要的是……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简约奢华的酒店里。

    “母亲。”

    严谨尧面罩寒霜,冷冷看着坐在沙发里优雅地翘着二郎腿,悠闲自得地茗茶的母亲大人。

    “来了。”洪芸菲轻扯唇角语调轻松,用下巴点了点对面的沙发,说:“坐呀,站在不累吗?”

    严谨尧依言坐下。

    “想说什么就说吧,这里没外人。”洪芸菲放下茶杯,讳莫如深地看着一脸不善的小儿子。

    严谨尧这会儿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没有注意到母亲的病语。

    没外人……

    而不是没别的人。

    “是你吗?”严谨尧没心思拐弯抹角,开门见山地问道。

    在精明的母亲面前,他深知不管什么战术都是白搭,还不如有什么疑惑就直接问。

    “我说不是你信吗?”没有装傻,洪芸菲似笑非笑地勾着唇角淡淡答道。

    “不信!”严谨尧摇头,没有一丝犹豫。

    闻言,洪芸菲微微眯眸,眼底泛起一抹寒光,“那你现在已经认定了是我对吗?”

    严谨尧沉默。

    此刻的沉默,便等于默认,

    洪芸菲挑眉看了小儿子几秒,不怒反笑,“老四,我得遗憾的告诉你,真不是我!”

    即便母亲一声“真不是我”说得信誓旦旦,可严谨尧还是不能完全信任。

    昨天绑架欧晴的不是母亲?

    可如果不是母亲,那又会是谁?

    “不过嘛……”洪芸菲看出儿子心里的疑惑,像是卖关子一般微微停顿了下,懒洋洋的语调有些意味深长,“我没绑她并不代表我不知道是谁绑的她。”

    “谁?”严谨尧眸光一凌,眼底寒光四溢。

    只是一个字,却如寒风过境,冷得让人心里发悚。

    “你觉得呢?”洪芸菲不答反问,唇角冷笑更甚。

    严谨尧明白,母亲这是在提醒他,提醒他别忘了自己身边有多少敌人以及有多少人想要算计他……

    他的心里,已经隐隐猜到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是谁了。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阻止?”严谨尧看着母亲,拧眉怒道。

    洪芸菲眨了眨眼,失笑一声,然后理直气壮地说道:“我什么要阻止?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啊!”

    严谨尧的心,狠狠一震。

    看来这些日子是他大意了,母亲这口气很显然是早就知道欧晴的存在了……

    洪芸菲轻叹一声,放下二郎腿,目光锐利地射在儿子的脸上,语重心长地说道:“老四啊,我做这么多,就是想要用事实告诉你,你跟那姑娘——不、合、适!”

    最后三字,一字一顿。

    “那在母亲眼里,谁跟我合适?尤雅?”严谨尧强忍着心中怒火,轻蔑冷笑。

    洪芸菲点头,“可以凑合。”

    “我的人生为什么要凑合?!”严谨尧勃然大喝,怒不可遏。

    “因为你肩负使命!”洪芸菲也瞬间冷脸,用同样的分贝回喝道。

    母子俩冷冷对峙,剑拔弩张。

    “老四,人生不如意十之*,鱼和熊掌是注定不能兼得,既然你当初选择了为家族奋斗这条路,那么为了家族将会做出一些相应的牺牲你不是应该早就有这个觉悟的吗?”洪芸菲冷冷看着小儿子,字字犀利句句如刀。

    严谨尧的心,狠狠抽搐,说不清是悔痛还是不甘。

    其实为家族奋斗他是心甘情愿的,但他现在只是想要那个深爱他而他也深深爱着的小女人,为什么母亲却要如此处心积虑的阻止呢?

    狠狠咬了咬牙,他说:“我自己选择的路,就算跪着我也会走完!但我喜欢的人,我也会让她一直在我身边!!”

    格外坚定的语气,同样字字铿锵。

    洪芸菲微眯着双眼冷睨着小儿子,眼底寒光四起,怒极反笑,“严谨尧,有多少人对你虎视眈眈你不知道吗?”

    严谨尧狠狠一震,哑口无言。

    他知道,他当然知道!

    可是他不能因为敌人太多就连爱人都不要啊!!

    他那么爱她,爱到了骨子里,没有她的话,他甚至觉得就算将来这天下是他的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他不会放手的!

    不管有多少人阻止他们,他都不会放开她的手!

    严谨尧的沉默激怒了洪芸菲。

    “一旦敌人知道你的软肋在哪儿,你觉得他们会对你心慈手软?”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