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51章:你高兴就好
    “啊……”欧晴突然颤声尖叫。

    平头趁云铭辉不注意,一把将欧晴从他的身后拖了出来。

    云铭辉大惊,慌忙也顺势一抓,紧紧抓欧晴正伸向他求救的那只手。

    于是,如同二母争一子,平头和云铭辉一人拉住欧晴一只手,俱都将她往自己这边扯。

    欧晴感觉自己的手臂都快要被生扯掉了一般,加上之前被绳子捆得太久,如此一扯更是剧痛无比。

    “放开她!!”见欧晴痛得直冒冷汗,云铭辉急得不行,冲着平头怒吼。

    同时上前一步将欧晴揽进怀里,一手抱住她,一手去推平头。

    平头一时不察,被推得往后踉跄了两步。

    而他这一动手,让本就很紧张的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没事没事,别怕,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云铭辉心疼至极地安抚着怀里不停颤抖的欧晴,大手轻轻扣着她的后脑,将她整个纳入怀里。

    欧晴想让自己勇敢一点,想让自己在危险面前变得无所畏惧,可是怎么办呢?

    她根本做不到!!

    充满恐惧的泪,无声而疯狂,仿佛在狠狠嘲笑她之前在洪芸菲面前的假装坚强……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她从来没有遭遇过这种危机,所以在面对凶神恶煞的绑匪时,她既不能让自己坦然处之,也对脱险毫无计策。

    于是,她再一次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的懦弱和无能。

    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她,可不就是个累赘么……

    小眼睛见云铭辉敢动手推平头,鼠眼一眯就要上前去找云铭辉的麻烦。

    然而更快的,手握尖刀的老大朝着云铭辉和欧晴大步走去,不由分说,手起刀落——

    锋利的刀刃,没入云铭辉的手臂,鲜血立马涌了出来。

    “啊!”欧晴近距离地看着这凶残的一幕,吓得失声尖叫。

    剧痛袭来,云铭辉死死咬着牙根,忍着没叫,但脸色已在瞬间惨白。

    “云铭辉!你你……”欧晴瞠大双眼,死死盯着云铭辉流血的手臂,更是吓得面无人色。

    “别怕!”云铭辉从齿缝里吐出两个字,将欧晴的头摁在自己怀里,不让她再看。

    “你……流、流血了……”欧晴语不成声。

    “没事,我不疼。”云铭辉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可谓是拼尽了全力才扯出一抹笑,只为安慰快被吓傻的小女人。

    不疼?

    怎么可能不疼?!

    她光是听着他紧绷到极致的声音就知道他此刻一定是痛得要命的。

    即便手臂上被扎了一刀,云铭辉还是紧紧抱着欧晴,将她牢牢保护着。

    “松手!”老大目露凶光,恶狠狠地对云铭辉怒吼。

    云铭辉置若罔闻,不止不松,甚至还下意识地把欧晴抱得更紧。

    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松手她就会很危险……

    “你松不松?”见他不听话,老大怒不可遏。

    云铭辉打定主意,死也不能让心爱的姑娘落入这帮没人性的匪徒手里。

    “我看你他妈的是找死!!”

    老大破口大骂,同时将刀子一抽,顺势又往云铭辉的腿上扎去。

    “啊……不要!”欧晴眼角余光瞟到老大的动作,惊恐大喊。

    云铭辉微微一晃。

    大腿上又挨一刀,血流如注。

    欧晴受不了了。

    “云铭辉你松开我,你快松开我……呜呜呜……”她泪如泉涌,双手用力撑着云铭辉的胸膛,想要把他推开。

    云铭辉痛得冷汗淋漓,用尽全力地收紧双臂,喘息着与她脸颊贴着脸颊,在她耳畔极尽艰难地吐出一个字,“不!”

    无比坚定!

    不松,死也不松!

    今天若是救不了她,他宁愿跟她一死。

    “你别管我了,云铭辉,你别管我了。”欧晴对着云铭辉崩溃哭喊,然后又慌忙转头看向几个绑匪,泪流满面地求饶,“你们的目标是我,跟他没关系,他是无辜的,求求你们放他走吧!”

    然而没人理会她。

    “还不放是不是?”老大被云铭辉的顽固气得不行,表情越发狰狞,恶狠狠地切齿,“你再不放老子把你这双手剁了你信不信?!”

    云铭辉极冷极冷地看着老大,对他的威胁不为所动。

    倒是欧晴被吓得不轻,“不要!求求你不要!”同时更加用力地推着云铭辉,恐慌地哭喊着,“云铭辉你放开我,马上放开我!”

    她用尽全力地推着他,害怕自己会连累了他。

    眼前这几个毫无人性的绑匪,是什么丧尽天良的事都做得出来的,她死就算了,可不能害得云铭辉也跟着她丢了性命……

    云铭辉被扎了两刀,鲜红的血已经染红了衣袖和裤腿,因为疼痛和失血的关系,虽然暂时还不至于晕迷,但力气正在不可控制地慢慢减退。

    他隐隐意识到,自己可能撑不了多久……

    她在他怀里使劲挣扎,即便伤了自己也在所不惜。

    “欧晴……”他想让她别乱动,可伤口因为她的挣扎而痛得他连话都说不了了。

    “放开!”她流着泪,近乎歇斯底里地哭冲他喊。

    她边吼,边将他奋力一推。

    受了伤的云铭辉本就摇摇欲坠,被欧晴狠狠一推,高大的身躯便再也稳不住。

    他不可抑止地往后踉跄,靠在墙上狠狠喘息,脸色惨白冷汗淋漓。

    “你们要对付的人是我,跟他没关系,让他走吧。”欧晴强忍着心底的恐惧,对着老大颤声喊道。

    “让他走?呵!你当我傻啊?他出去了还不得报警来抓我们啊?”老大撇嘴嗤笑,轻蔑地上下扫了欧晴一眼,目光阴寒刺骨。

    “不会的不会的,他不会的……”欧晴死命摇头。

    可她话音未落,就看到老大对着小眼睛和平头使了个眼色,然后小眼睛和平头就朝着云铭辉走去。

    “你们想干什么?”欧晴见势不对,慌忙后退两步挡在云铭辉的面前,对着上前来的平头和小眼睛厉声大喊。

    平头不由分说就伸手将欧晴一直接将她从云铭辉的面前拽开,然后与小眼睛一起朝着云铭辉就是一阵拳脚相向……

    受了伤的云铭辉毫无还手之力。

    最主要是没有胜算的他不敢还手,怕激怒了绑匪会令他们陷入更加绝望的境地……

    所以只能忍。

    眼睁睁看着云铭辉被打,欧晴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

    一股气血冲上脑海,她怒得忘了害怕,蓦地冲上前去狠狠推开正提起脚想踹云铭辉的小眼睛,然后张开双臂挡在云铭辉的面前。

    “你们到底想怎样?”她狠狠瞪着持刀的老大,对其歇斯底里地大吼,一副豁出去了的模样。

    老大瞟了眼狼狈不堪的云铭辉,冷笑讥讽,“呵!看不出你小小年纪原来还是一个喜欢勾三搭四的骚、货,严谨尧不肯来救你,竟还有一个公子哥愿意为你出生入死,你这命可真不错啊!”

    严谨尧不肯来救你……

    “你说什么?”欧晴狠狠皱眉,怀疑自己听错了。

    “一个小时前我给你男人打过电话,告诉他你在我手上,你要不要猜猜他是怎么说的?”老大阴测测地冷笑,眼底寒光四溢。

    他们给严谨尧打过电话?

    欧晴不语。

    她不敢猜,因为心里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老大,“他说他现在有件很重要的事需要处理,要么我们等他有空了再谈,要么随便我们怎么处置你。”

    欧晴攥紧双手,指甲深深陷入掌心……

    疼。

    她没有说话,倒是云铭辉在听了老大的话后嘶声喊道:“不可能!严谨尧不可能不管她!!”

    老大冷笑一声,对平头使了个眼色。

    平头听命行事,立马走出屋外,一分钟后再回来时,手里多了一个录音机。

    然后平头把录音机打开——

    “喂——”

    是严谨尧的声音。

    欧晴咬着牙根屏住呼吸,心里的不安在疯狂蔓延。

    绑匪老大:“严s长。”

    “哪位?”

    “你的女人在我手上!”

    沉默。

    直到一分钟后,严谨尧才再度开口,“想怎样?”

    冷静淡漠的语调,听不出一丝一毫的紧张或担忧。

    绑匪老大开门见山,“二十万!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时间!”严谨尧也很干脆。

    绑匪老大,“一个小时后。”

    严谨尧说:“地点!我让人给你们送钱——”

    “不行!必须你亲自带钱来赎,而且只能是你一个人来!”老大厉声阻断。

    哪知严谨尧竟说:“我有事,来不了!”

    欧晴的心,狠狠一抽,剧痛无比……

    虽然这段录音是真是真是假还不确定,可光是听到他的声音说出这样的话,就够她伤心的了。

    “呵!还能有什么事是比自己女人的性命更重要的?严s长如果你不按照我说的做,那就别怪我撕票!”

    “你们要钱,我可以给,但要我一个小时后亲自交赎金是不可能的,要么你们把时间押后,等我把重要的事情处理好再谈,要么你们随意。”

    要么你们随意……

    随意……

    欧晴拼命在心里跟自己说这录音是假的,一定是假的,严谨尧那么爱她,他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的……

    嗯,绝对不会!!

    “严s长你就真的不怕我们撕票?”老大的语气已经有点气急败坏了。

    严谨尧冷冷道,“你高兴就好!”

    然后,录音就此结束。

    欧晴脸如白纸,喉咙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扼住,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她不停地告诉自己录音是假的,可是心里却有另一个声音在反驳——

    欧晴,别自欺欺人,那就是严谨尧的声音!!

    再说了,这些绑匪又不是吃撑了,没事伪造录音做什么呢?

    她为什么不愿意相信这个录音是真的呢?

    因为她想不通!!

    她想不通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无情无义的话!

    口口声声说爱她的不是吗?甚至跟她保证过从此以后再也不会丢下她的不是吗?!

    他不像是那种言而无信的男人啊,对她那么那么好的他,在她有危险的时候怎么可能狠得下心见死不救呢?

    她不信!

    “啧啧,长得倒是挺漂亮,只可惜看男人的眼光却不咋地。”

    录音播放完后,老大噙着阴测测的冷笑睥睨着失魂落魄的欧晴,讥笑道。

    欧晴无言以对。

    正蹙着眉胡思乱想着,突然一股压力袭来,她下意识地抬眸一看,只见老大正噙着不怀好意的邪笑朝她靠近……

    “你想干什么?”她大惊,戒备地紧盯着他,本能地往后退。

    “既然你男人不要你了,我看你也别跟着他了,跟我吧,包你每天吃香的喝辣的,日子快活似神仙!”老大微眯着双眼,上下打量着她奥凸有致的身材,“当然,跟我之前,我得先验验货……”

    云铭辉双眼都瞪圆了,只可惜他流了太多血,已经浑身乏力,加上被小眼睛和平头控制着,他根本连动都动不了。

    “你别过来!”欧晴惊恐大叫,连连后退,整个神经绷得死紧。

    可退了几步,她的背部就抵上了墙壁,已无路可退。

    她还来不及反应,一双黑黝黝的大手就抓住了她的衣襟,顺势往两边用力扯开。

    嗤……

    “啊……”

    欧晴充满绝望的惨叫伴随着布料破碎声,乍然响在空气中……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

    医院。

    云铭辉失血过多,经过抢救之后虽无生命危险,但仍在昏迷之中。

    欧晴守在病房里,寸步不离。

    看着病牀上了无生息的男人,她的心,很难受。

    早就知道这世间最难还的是感情债,所以她尽量不去欠,可现在……

    他为了救她,差点连命都没了!

    这份恩情如此厚重,她该如何做才能还得了呢?

    突然——

    “嗯……”

    病牀上的云铭辉发出一声微弱的申银。

    坐在牀边本是心不在焉的欧晴立马从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连忙起身,弯腰去看他。

    “云铭辉。”她试探着轻唤。

    云铭辉的双眼依旧闭着,但睫毛在微微扇动。

    “云铭辉你……你醒了吗?”欧晴激动又欣喜,瞠大双眼仔细看着似乎正在苏醒过来的男人,颤声微哽。

    “水……”终于,云铭辉干涩的唇瓣轻轻蠕动,极尽艰难地吐出一个字。

    同时他极缓极缓地睁开双眼。

    看到欧晴的脸,云铭辉本是黯淡的目光瞬时亮了,感觉整个世界都美丽了起来。

    从昏迷中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心仪的姑娘,特别满足和欣喜,觉得身上这两刀没白挨。

    嗯,这血没白流,罪没白受,痛没白痛,一切的一切都特别的值!

    “你要喝水是吗?等等等等,我给你倒,马上来马上来……”欧晴闻言,一边急急说道一边忙不迭地跑向一旁,去倒了一杯白开水回来。

    水有点烫,她体贴地用两个杯子来回倒,以便滚烫的开水尽快凉下来。

    一会儿后,水凉了,欧晴将病牀升起来了一些,然后把水杯递到云铭辉的嘴边,小心翼翼地喂他喝水。

    “你……没,没事吧?”

    在喝水的过程中,云铭辉就一直紧紧盯着欧晴看,想看看她的身上是否有什么伤……

    水喝完,他想坐起来。

    可刚一动,欧晴就伸手摁在他的肩上,阻止他起开,“你好好躺着,医生交代过你暂时不能动的。”

    “你有没有事?”云铭辉急问,她没回答让他心里不安,很担心。

    “我没事。”欧晴垂着眸,掩饰着眼底的情绪,轻轻道。

    “真的?”他微微挑眉,还是有些不放心。

    “嗯!”欧晴用力点头,表示自己没说谎。

    将她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了一遍,发现并没明显的伤痕之后,他稍微放心了点。

    沉默了会儿……

    “云铭辉,谢谢你!”

    欧晴突然抬起头来,表情严肃地看着脸色苍白的男人,郑重其事地向他道谢。

    云铭辉苦笑一声,略显羞愧地摇头,“我都没帮上忙……”

    他不止没能救她,还差点把自己给弄残了,想想真是有些无地自容,太没用了。

    “很抱歉,害你受伤了……”欧晴红了眼眶,颤声微哽,脑海里尽是他的手臂和大腿受伤时的血腥画面。

    心有余悸。

    “你别哭啊!我没事儿,既没缺胳膊也没少腿儿,好着呢!”

    见到心爱的姑娘快哭了,云铭辉心疼,顾不得有伤在身,强忍着痛楚坐起来,伸手去抹她脸上的泪。

    他故意用轻松的语调说道,只为让她心里不那么难过。

    可他越是说得云淡风轻,她就越是愧疚自责。

    “你流了好多血,都怪我……”她咬唇抽泣,泪水如泛滥的洪水,争先恐后地溢出眼眶。

    云铭辉手忙脚乱地帮她擦眼泪,忙不迭地哄着,“我真的没事啊,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你快别哭了,真的,你这样哭,我不疼都疼了。”

    伤口不疼,可心疼……

    “云铭辉,你这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欧晴泪眼朦胧地看着眼前温文尔雅的男子,不懂自己何德何能,竟得他如此舍命相救。

    她知道他喜欢她,可是她没想到他为了救她竟然连命都可以不要……

    欠了他这么多,看来她下辈子得给他做牛做马才行了。

    云铭辉微微一怔,续而失笑。

    怎么报答吗?

    他也没想过。

    救她只是一种本能,他从未想过回报。

    深深看着欧晴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其实云铭辉的心里特别满足,就觉得能看到她为他掉眼泪,已是此生足矣!

    哪怕这眼泪只是感激而非爱情!

    突然——

    呯……

    病房的门,被人大力推开,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像股飓风一般冲进病房里来。

    欧晴和云铭辉不约而同地转头循声望去,然后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的模样,就被一股猛力狠狠拽了起来……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