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49章:欧晴失踪了
    “一句话概括就是——我跟他什么事都没有!!”她目光坦荡地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事情就是这样!”

    听着她这副“你爱信不信”的冷漠表情,严谨尧简直是揍人的心都有了。

    欧晴说完,很用力地转动着手腕,将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来。

    她态度强硬,他只能松手,怕弄伤了她。

    呯。

    欧晴进入卧室,且关上了门。

    严谨尧僵在客厅里,怒瞪着卧室的房门,内心烦躁到爆。

    他觉得莫名其妙,明明上午两人分开的时候她还好好的,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呢?

    所以在他们分开的这几个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严谨尧拧着眉,若有所思。

    想了一会儿,他在沙发里坐下,拿起一旁的座机,给许骅兆打了个电话……

    打完电话后,他决定去卧室哄他家那让人又爱又恨的小兔子。

    刚才欧晴把购物袋随手放在沙发里,这会儿正好在严谨尧的身边,于是在他起身之际,一不小心就将其中一个袋子碰下了沙发。

    袋子里的东西尽数洒了出来。

    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特别抢眼,顿时将严谨尧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难忍心中好奇,他抬眸瞟了眼依旧紧闭的卧室,同时双手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纸。

    是个男士钱夹。

    严谨尧左右翻看着款式简单却新颖大方的钱夹,微微拧眉。

    送他的?

    如此一想,心里的怨怒顿时消散大半。

    毫不客气地将钱夹揣兜里,然后他朝着卧室走去。

    还好她没上锁。

    轻轻推开门,他往里瞅了瞅,只见小女人挺着背脊像座雕像一般一动不动地坐在牀边。

    她背对着门,他看不到她的表情。

    走上前去,站在她的身边,他居高临下地看了她。

    欧晴低垂着眼睑,像是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一般,将站在身边的男人无视得很彻底。

    她心里烦,不想理他。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是这样一个怪脾气,心里有事就不爱说话,一个字都不想说。

    盯着小女人看了半晌,她却连个眼神都不给他,严谨尧气得很。

    心里泛起深深的无奈,他知道面对闷葫芦般的小女人不能这样一直沉默下去,得尽快把她哄好,不然越拖越糟糕。

    默默叹了口气,他从兜里摸出新钱夹递到她的眼皮子底下,轻声问道:“送我的?”

    轻柔的语气隐隐透着一丝紧张,怕她摇头……

    若这个钱夹不是送给他的,他估计得吐血了。

    欧晴瞟了眼钱夹,心里一酸,双眼不受控制就微微红了起来。

    早上的时候她还那么开心,此刻她却觉得自己的天空已经布满了阴霾,眼前一片迷惘,完全看不到未来……

    这世间最痛苦的是什么?

    莫过于相爱而不能相守吧……

    他们明明彼此相爱,面前却横着一条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越爱,越痛。

    欧晴觉得自己非常矛盾,既渴望得到他全部的爱,又害怕他爱得太多……

    “嗯。”她承认,几不可闻地发出一声鼻音。

    严谨尧大大地松了口气。

    将钱夹揣回兜里,然后他在她身边坐下,凑过去在她脸颊轻轻一吻,勾起唇角开心道谢,“谢谢。”

    欧晴没动,感觉到他的示好,心里越发难受。

    “冷静好了吗?”严谨尧伸出双臂,将冷冰冰的小女人轻轻拥在怀里,脸颊亲昵地贴了贴她的额头,小心翼翼地问。

    她不语。

    每当她默不啃声的时候,严谨尧都特别抓狂。

    想知道她到底怎么了,可她什么都不说让他连可疑的痕迹都寻不着。

    无从得知她的怒气是从何而来,叫他如何淡定得了?

    “如果好了,我们谈谈好吗?”将她一直低着的小脸微微抬起,他深深看着她的眼,近乎低声下气地问她。

    即便被他抬起脸来,她依旧垂着眼睑,不肯与他对视。

    “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发脾气。”严谨尧很诚恳地道着歉,大掌爱怜地轻抚她的脸颊,无奈地叹气道:“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我只是不喜欢你跟别的男人那么亲近,我会吃醋。”

    他说,我会吃醋……

    看着平日里那么骄傲霸道的男人此刻一个劲儿的讨好自己,欧晴动容。

    外界的障碍已经那么多了,若彼此再不好好的,这段情可就真要走不下去了啊……

    “别生气了好不好?”严谨尧极尽温柔地哄着求着,尽可能地让自己看起来很可怜,企图勾起她的怜悯。

    欧晴微微嘟嘴,小脸上泛起一抹委屈和幽怨。

    严谨尧见状,心中大石终于放下。

    嗯,她不再冷冰冰的就好了。

    他不怕她吵也不怕她闹,就怕她冷着小脸不理人的样子。

    感觉到危机解除,严谨尧放松下来,正想去吻吻她,却突然发现她的眼皮好像是肿的……

    “眼睛怎么了?”他皱眉,眼底泛起狐疑,“哭过?”

    欧晴不语,撇开脸不让他看得太仔细。

    然而她越是躲,他越是明白这必是事出有因……

    其实欧晴的心,很纠结,她不知道该不该把今天发生的事儿告诉他。

    如果告诉他了,依他的性格怕是会回去找他妈妈争论吧,到时一言不合说不定就会闹翻……

    一旦事情恶化,那他们的爱就真的没有出路了。

    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所以,她还没想好到底要不要告诉他……

    怕他看出端倪,也怕他继续追问,欧晴红唇一撅,转移话题,“你不是说乡下的工作很重要吗?你这样丢下一切跑回来,那工作怎么办呢?”

    “我已经交代赵宇和付千波了,他们会处理的。”严谨尧答,越看她的双眼越觉得不对劲儿。

    看着他云淡风轻的模样,欧晴有些生气,沉默了半晌,神色严肃地说:“严谨尧,我们约法三章吧!”

    “嗯?”严谨尧拧眉不解,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欧晴深吸口气,再重重地吐出来,格外认真地与他对视,说:“从今天开始,你必须以工作为重,当你出差或是下乡的时候,不能再为了我而置工作于不顾,如果你做不到……”她微微停顿,目光倏地变得犀利似剑,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继续道:“我们就分手吧!”

    我们就分手……

    严谨尧的心,狠狠一震。

    他拧眉看她,眼底的狐疑之色更加深浓。

    欧晴,“再说一次,我不是三岁孩子,我有照顾好自己的能力,请别再把我想得那么没用!”

    即便不能成为他的贤内助,那至少也不能成为他的累赘,如果这都做不到,她可就真的没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了。

    “欧晴,我爱你!”他的双手倏地捧住她的小脸,微微低头与她额头相抵,一字一句说得情真意切,“所以我对你的担心跟你是否精明或者单纯毫无关系。我也从来不觉得你比任何人差,在我心里,你是最完美的!”

    欧晴咬唇,心里五味杂陈,酸甜苦辣各种滋味都有。

    “傻丫头,我会对你时刻牵挂,是因为我太爱你了啊!”严谨尧简直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来捧到她的面前,以博取她的信任。

    “但你也不能丢下工作不管啊?你这样我压力好大的……”她红着眼没好气地瞥他一眼,嗔怒道。

    “压力?”他黑眸一眯,目光犀利无比。

    欧晴哀怨地瘪着嘴,垂眸嘟囔,“我都透不过气了。”

    眼底的精光敛去,他倏地勾唇一笑,“透不过气了?”

    “嗯!”她愤愤点头,表示自己真的很难受,哪知下一秒,却被他突然扑倒,吓得惊叫一声,“啊……你干嘛?”

    “你不是说透不过气了吗?我帮你人工呼吸啊!”他坏坏一笑,边说就边去捕捉她的唇。

    不想她再沉浸在不好的情绪里,所以他想尽快让她开心起来。

    而让她不再胡思乱想的唯一办法就是让她累,累得她什么都想不了就行了。

    如此想着,他的心,开始蠢蠢欲动……

    欧晴连忙偏头躲避,羞恼交加地愤愤叫道:“严谨尧我在跟你说正经的,你能严肃点么?!”

    “好好好,我听你的,以后什么都听你的,总行了吧我的小祖宗!”他的大手捧住她的脸颊,将她频频闪躲的小脑袋牢牢固定着,薄唇贴在她嫣红的唇瓣上,爱恨不能地切齿。

    只要她开开心心的不生气,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他说他爱她,还说以后什么都听她的……

    欧晴满意。

    抬起双臂勾住他的脖子,她嘟起嘴主动吻上他的唇……

    他微微一怔,续而眉梢带笑,欣然受之。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云收雨歇之后。

    欧晴果真累得大脑迷糊,瘫软在牀上什么都想不了了。

    朦朦胧胧中,她听到客厅的电话响了,然后严谨尧帮她盖好被子,出去接电话。

    电话是许骅兆打来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

    温软的唇,在欧晴光滑的背脊轻啄,从上而下。

    当他吻到她的腰椎时,她痒得不行,被扰得睡意消散大半,本能地反手去推他。

    “嗯……”

    她微蹙着眉头,抗议地嘤咛。

    严谨尧捉住小女人的手,顺势放到嘴边轻轻咬了一口。

    “渴吗?想不想喝水?”他柔声轻问,沙哑磁性的声音格外勾人。

    体力消耗严重,累得大汗淋漓,自然是要补水的。

    欧晴点头,强撑着酸软的身子欲起身。

    “别动。”

    哪知他却摁住她的肩,不让她起来。

    然后他端起搁在牀头柜上的温开水,含了一口在嘴里,喂她……

    欧晴红着脸,小口小口的吞咽,害羞又欢喜。

    “好喝吗?”

    喂完之后,他含笑问她。

    欧晴的脸更红了,羞恼地瞪他一眼,暗忖没味儿的白开水,有什么好喝不好喝的啊。

    他又喂了她一口,然后缠着她的舌嬉戏了一番……

    浓情蜜意,气氛正好。

    一吻完毕,严谨尧深深看着脸若红霞的小女人,问:“欧小晴,你到底什么时候带我去你家啊?”

    本是被吻得意乱情迷的欧晴,大脑瞬时清醒。

    呃……

    又来了。

    从过年之前到现在,这件事他已经提过很多次了,都被她忽悠了过去。

    她抬眸看他,眨了眨眼,然后镇定自若地说道:“马上就要开学了,这几天肯定是抽不出空的。”

    “那什么时候可以?”严谨尧微微拧眉,目光锐利地瞅着她。

    “过段时间再说吧!”她随口说道,眸光闪烁不敢与他对视。

    严谨尧迟疑地懒懒吐字,“我怎么觉得……”

    “觉得什么?”

    “觉得你怎么好像不想让我去你家呢。”他说,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她的脸上。

    欧晴微微一惊,强装镇定地轻叫,“哪有!”

    “从年前到现在,你自己说你推了我几次了。”他睨着她,哼哼。

    唔……已经很多次了!

    拒绝了太多次,连她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了。

    咬着唇角想了想,欧晴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往上蹭了蹭,拥着被子靠在牀头,“好吧,实话跟你说了吧,其实是我跟我爸的关系有点紧张,所以你现在去我家不太适合。”

    “关系紧张?为什么?”严谨尧不解又好气,也侧靠在牀头,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我妈妈早逝,我爸爸重新组建了家庭,虽然我知道他这么做并没有错,可我心里始终有些不太舒服,觉得那个家,已经不再是我的家了。”她垂着眸,有些难过地瘪着嘴,小声呐呐。

    父亲再婚已经十几年,其实她早已不是那么难过了,可为了让眼前的男人打消去她家的念头,她只能把内心的负面情绪放大给他看。

    现在他们的感情正遭受着巨大的考验,她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以及勇气告诉父亲她在校期间谈恋爱的事……

    听到她说母亲早逝,严谨尧心疼极了,伸手将她拢进怀里,在她额头轻轻一吻,“难怪你过年都不回去。”

    她淡淡一笑,略显苦涩,“我的继母给我添了一个妹妹和弟弟,每次回家,看着他们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样子,我都觉得自己是个外人……”

    “欧小晴,以后有我的地方,才是你的家!”他抬起她的小脸,深深看着她的眼,特别认真地对她说道。

    有我的地方,才是你的家……

    男人类似承诺的话,让欧晴感动又心酸,眼底闪烁着泪花,用力点头,“嗯!”

    其实不用他要求,她也是这样觉得的。

    这个寒假,是自从母亲去世后她过得最开心且最温暖的一个新年。

    严谨尧满意。

    低头在她唇上一吻,然后他趁机要求,“以后不许再跟云铭辉见面了!”

    一改之前的温柔,他的语气变得格外霸道。

    “啊?”她仰起小脸看着他,一脸茫然。

    “啊什么啊!”他恼火地瞪她一眼。

    欧晴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有些啼笑皆非,略无语地解释,“我没跟他见面,都说是碰巧遇见的。”

    他命令,“就算以后在大街上偶遇,看到他你也要掉头就走,知道吗?”

    “我又不怕他,我干吗要掉头就走啊?”欧晴轻叫,对他这样的要求感动莫名其妙。

    “我不喜欢你跟他见面!”严谨尧俊脸一沉,冷冷吐字。

    在感情世界里他很小气,容不得别的男人窥觊他家小兔子,所以他特别讨厌云铭辉。

    平心而论,云铭辉的条件不错,虽然比不上他。

    但正是因为比不上他,才更是让他觉得有危机感。

    欧晴心里的白眼都翻到后脑勺了,蹙眉轻叫,“我没——”

    “欧小晴你别跟我说你看不出来他喜欢你!”她话未说完,就被他冷冷抢断。

    她一怔,哑口无言。

    她又不傻,云铭辉表现得那么明显,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早在云铭辉要求她帮他素描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只是自己不喜欢他,所以一直装作不知道罢了。

    “那又怎样?反正我又不喜欢他!”她满不在乎地撇嘴,哼哼。

    听她用嫌弃的语气说不喜欢云铭辉,严谨尧内心欢喜,心里的妒恨总算散去。

    “听话,以后不许见他,更不许跟他单独在一起。”他衔着她的唇吮了一口,半哄半骗地说。

    欧晴虽然觉得他太小题大做,但为了让他的安心,她还是很听话地点头答应了,“哦。”

    “答应了?”他双眼发亮,喜上眉梢。

    “我若不答应你不是不开心么?”她瞥他一眼,淡淡轻哼。

    “嗯,不开心!”他用力点头。

    “那我只能答应呗。”

    他皱眉瞅她,“你这语气听起来可真勉强!”

    “我没有勉强啊,你是我男人,而他什么都不是,我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她毫不扭捏,落落大方地说道。

    她说,你是我男人……

    严谨尧猝不及防被喂了一口蜂蜜,甜到了心坎里。

    “乖!”他开心了,赞赏地吻了吻她的鼻尖。

    她小脸微仰,忍着羞涩,大大方方地与他互动。

    严谨尧黑眸一眯,满心欢喜,二话不说就翻身将她扣在身下,肆意妄为……

    矛盾过后,感情升温,深深相爱的两人怎么也腻歪不够,明明刚刚才停歇,此刻又停不下来了。

    然而此刻他们又多快乐,心里就有多不安,所有的开心,都只是表面的。

    嗯,其实彼此的心里都很不安,所以只能借着拥抱或亲吻才能让那股四处弥漫的不祥预感消散一点点……

    仿佛这是此生最后一次相拥,他们紧紧拥着对方,深吻、缠绵、久久不息……

    一室旖旎,却是暴风雨来临前最后的美好时刻……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两天后。

    开学的第一天,欧晴失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