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48章:我不需要你担心!
    她不是把自己手放进他的手掌里,而是抓了下他的手腕罢了,所以她觉得这没什么。

    嗯,很普通的一个肢体接触,没什么。

    然而,此刻正站在她身后几米之遥的男人却不这么认为……

    醋海翻腾!!

    此刻雨已停,欧晴下车之后就立刻收回了自己的手,无视云铭辉眼底的黯淡和失望。

    “谢谢你送我回来,这个——啊!”

    欧晴一边道谢,一边想要把西装取下来还给云铭辉,岂料一只大手竟抢先一步夺走了她肩上的西装,且狠狠掷在地上,吓得她大叫一声。

    惊魂未卜,她转头一看,即迎上一张阴沉可怖的俊脸。

    除了严谨尧还能是谁!

    欧晴一震,瞠大双眼有些不可置信,续而狠狠蹙眉。

    严谨尧脸如玄铁,浑身笼罩着一股骇人的戾气,感觉自己整个肺都快要被气炸了。

    云铭辉看了眼自己被严谨尧丢弃在地上的西装,没捡,也什么都没说,保持沉默。

    “你这一天去哪儿了?”

    严谨尧狠狠瞪着晚归的欧晴,怒不可遏地质问。

    欧晴却不答反问,紧蹙着眉头疑惑不解,“你……你怎么……怎么回来了?”

    “我问你去哪儿了?!”严谨尧疾言厉色,听她说话磕磕巴巴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说话都不利索分明就是心虚!!

    “买东西呀。”她将拎在手里的袋子提起来给他看,理直气壮加一脸坦荡。

    “你买什么鬼要买一整天?”严谨尧凶神恶煞地怒吼,看到她坐云铭辉的车回来就已经妒忌得发狂了,盛怒之下自然没有理智可言。

    “我……”欧晴语塞。

    今天所发生的事,她不知道该不该如实告诉他……

    她不过才犹豫两秒,他就已经不耐烦了,倏地抓住她的手臂将她狠狠一拽,“回答!!”

    “嗯……”欧晴猝不及防,被他拽得直接整个人撞在他的胸膛上,一张小脸都快撞变形了,疼得皱眉闷哼。

    严谨尧气得很,看到她站的位置更靠近云铭辉就更是怒火高涨,所以才会一把将她拽进自己怀里来。

    也趁此举对外宣告主权。

    见严谨尧如此粗鲁地拽欧晴,云铭辉看不下去了,虽然他很清楚自己没资格插手二人的感情,但看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受委屈,他做不到视而不见。

    “严市——”

    “你闭嘴!”

    云铭辉本想解释一下,哪知刚一开口,就被严谨尧一声厉喝给阻断了。

    所谓情敌见面分外眼红,比起袁超,严谨尧更烦眼前的云铭辉。

    而他对云铭辉的妒恨,自然是取决于欧晴对云铭辉的态度。

    欧晴对云铭辉和对袁超是不一样的,对袁超,她干脆又果断,可对云铭辉……

    竟还有联系!!

    气死他了!

    “你不是说今晚不回来的吗?怎么突然又回来了?”听他不顾形象地迁怒云铭辉,欧晴没有出声喝止,而是纠结他为什么会早归的问题。

    严谨尧正在气头上,一怒之下就口不择言,“你就盼着我不回来好跟别的男人私会是吧?”

    闻言,欧晴脸色蓦地一白。

    同样是男人,云铭辉很清楚严谨尧这是吃醋的表现,担心严谨尧的话会让欧晴心里难过,连忙解释,“严先生你误会了——”

    “叫你闭嘴你听不懂吗?”严谨尧朝着云铭辉又是一声怒喝。

    云铭辉眸色一沉,也有些恼了。

    两个男人,顿时剑拔弩张。

    欧晴垂眸,弯腰捡起地上的西装,面无表情地拍着西装上被弄脏的地方。

    “云铭辉,今天很感谢你,另外……”欧晴诚心实意地向云铭辉道谢,同时将拍干净的西装搭在他的手臂上,很认真地对他说:“很抱歉,让你受委屈了,再见!”

    说完,她转身朝着所住的那栋楼走去。

    什么鬼?

    姓云的还受委屈了?

    呵呵!那他呢?!

    他找了她一下午,都快急疯了,她不心疼他反倒心疼别的男人?

    明明他才是最委屈的那个好吗!

    听到欧晴向云铭辉道谢以及道歉,严谨尧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快气炸了。

    极冷极冷地瞪了眼云铭辉,严谨尧很想打人,可他没那么傻。

    若他这会儿动了手,很有可能会把他的小兔子越推越远……

    不行,他得忍!

    在事情还没搞清楚之前,他不能意气用事!

    眼看小女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楼道里,严谨尧没敢再耽搁,忙不迭地追上去。

    云铭辉攥紧手里的西装,眼睁睁看着欧晴和严谨尧一前一后地进入楼道,唇角微不可见地扯了扯,溢出一抹无声的苦笑。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自己是争不过严谨尧的……

    可是怎么办呢?

    他就是忘不了她啊!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呯!

    紧跟着进屋的男人,怒火冲天,泄愤地用力甩上房门,发出一声大响。

    欧晴正将手里的袋子往沙发里放,被严谨尧的摔门声吓得微微一颤。

    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他,便发现他已逼近眼前——

    “你去哪儿了?”

    严谨尧面罩寒霜,狠狠瞪着眼前脸色淡漠的小女人,怒声叱问。

    欧晴神色复杂地看着怒发冲冠的男人,不说话。

    而她越是沉默,他就越是愤怒。

    “欧晴我在问你话!这一整天你都去哪儿了?”他倏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拖到自己面前,气得咬牙切齿。

    他手劲儿大,捏得她的手腕一阵剧痛,像是骨头都快要被他捏碎了一般。

    但她没有挣扎也没有喊疼,很平静地淡淡吐字,“我刚刚已经说了。”

    “就这点东西你需要买一天?”他指着沙发里的两个袋子,微眯着寒气四溢的双眸,怒声质疑。

    “嗯。”她轻轻点头。

    看着睁眼说瞎话的小女人,严谨尧真的快被气死了。

    忍了又忍,最终他还是忍无可忍,问出了心里最介意的问题,“你为什么会跟他在一起?”

    “碰巧遇上了。”她答,一脸坦荡。

    “你们都去了哪儿?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他厉声喝问,一字一句咄咄逼人。

    “你觉得我能跟他做什么?”她看着他冷笑,不答反问。

    “……”他哑然。

    欧晴觉得今天肯定是她的黑暗日,简直是有史以来最糟心的一天。

    先是被他的妈妈“嫌弃”,现在又被他质疑,让她本就严重底气不足的心,更是绝望得看不到出路……

    她的心里,有股不祥的预兆,觉得他妈妈说过的那些话很可能会一一应验……

    正处于盛怒中的严谨尧,没有发觉欧晴的异常。

    他一直纠结着她和云铭辉呆了一个下午的事儿,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她的反问饱含讥讽,令他恼羞成怒,“欧晴,是我在问你——”

    “你呢?乡下的工作处理好了吗?”

    然而他话未说完,她却突然转移话题,听似散漫的语气,透着一股风雨欲来的寒意。

    “你答应我买完东西就回家,可我打电话回来没人接,你觉得我还有心思待在乡下工作?”严谨尧气愤填膺,没好气地喝道。

    “就因为我没有接电话,所以你就丢下工作回来了对吗?”欧晴的脸,一点一点地变冷,心,也一点一点地往下沉。

    “你觉得这是一件小事儿?”听她那口气像是不以为然,严谨尧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能有多大?”她冷冷一笑,像是讥讽他的小题大做。

    严谨尧火冒三丈,“欧小晴,你别给我这么不识好歹!!”

    与她在商场门口分开之后,他就马不停蹄地赶往乡下。

    一边处理公务,一边惦记着她有没有回家,盘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往家里打电话,可电话没人接。

    然后到了中午,他准备继续往家里打电话时却接到尤雅的电话。

    尤雅说她人在c市,问他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他当即拒绝,以出差在外为借口。

    可自从接了尤雅的电话之后,他的心里就泛起一丝不安……

    那莫名其妙的不安,让他无心工作,当到了下午两点家里还是没人接电话之后,他当即决定回城。

    虽然他知道尤雅不敢再动欧晴,但为防万一,他觉得还是应该立刻回去看到他的小女人安然无恙才能放心。

    然后他匆匆赶回家里,竟发现家里空无一人,连忙派人查找,两个小时下来却毫无进展。

    正当他急得想要调动人马加强力度搜索她的行踪时,她坐着云铭辉的车回来了。

    看到她安然无恙的时候他松了口气,可在看清她竟然是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时怒发冲冠。

    所以他冲上前去就把她肩上的男士西装抓下来狠狠掷在地上。

    他为她担心着急,她却坐在别的男人车里,叫他怎么不生气?

    他气得恨不能揍她一顿!!

    欧晴脸如白纸,心里特别绝望。

    她知道他是担心她,若是今天以前,对他这样的表现她可能会很欢喜,可今天……

    她觉得难过至极!

    听了洪芸菲一席话,他的担忧于她而言再也不是甜蜜,而是见血封喉的毒药……

    “严谨尧,你能不能别把我当成三岁孩子?没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一个人也活得好好的,算我求你行吗?别把我想得那么没用。”欧晴冷着俏脸看着眼前的男人,特别严肃地说道。

    “我是担心——”

    “我很好!我不需要你担心!!”她勃然大吼。

    此时此刻,“担心”二字仿佛成了她的禁忌,她痛恨听到这两个字,更痛恨他这种没必要的担忧。

    她不是不识好歹,而是害怕他们的爱情会毁在他这种过分保护她的行为上……

    只是因为她没有接电话他就丢下一切匆匆赶回家,那以后她是不是得足不出户天天待在家里等他的电话,还是不管去哪儿都把她带在身边一刻也不离开,不然他就无法安心工作?

    他再这样下去,只怕整个严家的人都得对她恨之入骨吧!

    严谨尧一怔。

    她很生气地说,我不需要你的担心……

    心脏微抽,有点疼,但更多的是怒。

    黑眸一眯,寒光四起,他盯着她阴测测地切齿,“不需要我担心?那你需要谁担心?刚才那个姓云的?”

    其实他内心不是这样想的,可在气头上,负气的话便控制不住地冲口而出了。

    欧晴转身就走。

    她感觉已经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再谈下去就只能是吵架了……

    虽然现在已经吵上了。

    “站住!!”严谨尧大手一伸,一把抓住欧晴的手臂,不让她走。

    他又气又恨又委屈。

    他担心她担心了一下午,可换来的却是她的冷脸相对,这叫他如何受得了?

    被他紧紧抓住,她寸步难行,蹙眉回头,“严谨尧,我不想跟你吵。”

    淡淡的语气,隐隐透着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

    “你以为我想跟你吵?!”严谨尧闻言,铁青着脸没好气地喝道。

    瞧她那话说得,好像是他在无理取闹一般,这次明明是她错了好么!

    “既然我们都不想吵,那请你放手好吗?”欧晴垂眸看着他正捏着自己手腕的大手,不咸不淡地吐字。

    从回到家里后,她一直很平静,跟他的气急败坏大相径庭。

    而她此刻的冷漠,与上次两人吵架的状态一模一样……

    所以她又要开始不理他了?

    严谨尧心脏狠狠一抽,莫名其妙又心惊胆颤。

    她又生气了吗?可他这次做错什么了?

    欧晴低垂着眉眼,转动着自己的手腕试图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来,“我想我们都需要点时间冷静一下——”

    “我不需要!”严谨尧悚然一惊,勃然大喝。

    “我需要!”她抬眸看他,字字铿锵。

    “你先给我交代清楚下午都跟他去哪儿了!”他攥着她不松手,拧眉怒道。

    严谨尧最介意的就是这个,所以她若不给他好好解释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觉的我们去哪儿了就去哪儿了吧。”欧晴面无表情,淡淡吐字。

    严谨尧闻言,怒不可遏,“我告诉你欧小晴,你别逼我!!”

    什么叫他觉得?

    这种时候他觉得的能是好的么?肯定好不了啊!他就是不想胡思乱想才想要她的解释她到底懂不懂?

    欧晴扯了扯唇角,冷笑蔓延,“我说跟他只是碰巧遇上,可你根本不信,既然如此那你就相信自己的想象好了呀。”

    严谨尧狠狠磨牙,对眼前的小女人真是有些无计可施了。

    她的沉默让他抓狂,可牙尖嘴利起来又让他觉得挫败,他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对付她了。

    其实他不是不信任她,只是希望能得到她一个解释,这样的要求很过分吗?

    家兴教过他的,换位思考,她怎么就不会呢?

    如果今天是他跟别的女人单独呆了一下午,她能高兴?

    哎……

    重重叹了口气,他爱恨不能地瞪了她几秒,然后妥协般点头,“好!就算是碰巧遇上,那你们这一下午都做什么了?”

    “下雨了,他帮我撑了一下午的伞。”

    “什么?”严谨尧狠狠拧眉,不懂。

    她却已经没有耐心再多做解释。

    “一句话概括就是——我跟他什么事都没有!!”她目光坦荡地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清晰有力,“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事情就是这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