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47章:你是这世上最好的姑娘
    “你希望我说没关系吗?”

    云铭辉默默叹了口气,虽然心里已经原谅她了,但嘴上却也不想轻易饶了她。

    “嗯嗯。”欧晴连连点头,对自己刚才的幼稚感到非常懊恼。

    “但其实我很生气!”云铭辉板着俊脸,目光幽怨地看着欧晴,一边从兜里掏出手绢递给她,一边佯装不悦地冷冷说道。

    “……哦。”欧晴瘪嘴失望,接过手绢沮丧地低下了头。

    在某些事情上,欧晴也是一个欺善怕恶的主儿,好比此刻。

    云铭辉若腆着脸继续讨好她,递到面前的手绢她肯定不会接,甚至还会反感他的殷勤,可现在云铭辉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反倒把她震慑住了,咬着唇乖乖接过手绢,低着头默默擦着脸上的泪痕和雨水。

    倒不是怕云铭辉,只是他的“怒气”让她明白了自己刚才有多么的不识好歹。

    于是羞愧之下,态度自然就软化了。

    哦?

    就这样?

    云铭辉好气啊。

    她就不会多说两个字吗?哪怕不是认错或道歉,哪怕只是狡辩或敷衍,也好过这“你爱气就气吧”的一声哦好吗!

    云铭辉站在欧晴的身边,为她撑着伞,不让密集雨水再滴落在她身上,而自己后背湿、了大半却毫不在意。

    欧晴沮丧地耷拉着脑袋,有一下没一下地擦着脸,失魂落魄的小模样看起来格外可怜。

    “心情不好?”云铭辉本不想自讨没趣,可看到她伤心难过又忍不住心疼,一不留神,关心的话就溜出了口。

    欧晴有些没好气地抬眸瞟了云铭辉一眼,蔫蔫地发出一声鼻音,“嗯。”

    她都这样了,何必明知故问?

    “吵架了?”他在她身边坐下,也不管凳子早已被雨水淋湿。

    欧晴摇头。

    云铭辉微微挑眉,“他对你不好?”

    问出这话,云铭辉的心里其实很矛盾,他不知道自己内心到底是希望这种可能发生还是不希望这种可能发生……

    他不想她伤心,希望她能开开心心一辈子。

    但同时他又很自私地期盼着她和严谨尧走不下去,那样或许自己就有一丝丝希望……

    陷入爱情里的人,都是自私的,或多或少而已。

    对她不好?

    不!严谨尧对她太好!

    就是因为他对她太好,所以她才如此难过。

    她还是摇头。

    “他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云铭辉紧张又期待。

    她哭得这么伤心,一定跟她喜欢的那个男人有关系,所以云铭辉第一反应就是两人的感情出现了危机。

    虽然趁虚而入不太光明磊落,但如果能获得她的芳心,他不介意当个卑鄙小人。

    然而事实证明云铭辉想太多了……

    “他才不是那种人呢!”

    云铭辉话音刚落,欧晴就怒不可遏地冲他吼道,一脸维护自己男人的凶悍模样。

    “我有说他是哪种人吗?”云铭辉强忍心酸,看着欧晴的目光充满着幽怨。

    “……”欧晴嘴角歪了歪,低着头小声咕哝,“反正他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坏男人。”

    “我从来没有‘以为’他是哪种人,我会问这些问题只是因为关心你!”云铭辉咬重字音,唇角泛起一抹苦笑,“欧晴,原来在你心里,我是这种在背后中伤情敌的卑鄙小人啊?”

    情敌……

    他用词不当了吧。

    欧晴瞅了云铭辉一眼,“我可没这么说……”

    “但你就是这么认为的!”云铭辉怨念深重,爱恨不能。

    “我没有!”欧晴脸色严肃地摇头。

    嗯,她没有觉得他卑鄙,只是不喜欢他质疑严谨尧的人品。

    “真没有?”见她一本正经,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云铭辉本是泛疼的心总算好受了点。

    欧晴,“没有!”

    听她言辞凿凿,云铭辉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

    放心?

    放什么心?

    “我不是坏人,更不希望你把我当成坏人。”云铭辉定定地看着一脸茫然的欧晴,格外认真地说道。

    哦……

    欧晴低下头,不再说话了。

    沉默了几秒,云铭辉小心翼翼地问:“愿意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愿意。”欧晴摇头,没有丝毫犹豫。

    “欧晴你这么直接会让我很尴尬好吗!”云铭辉哭笑不得又爱恨不能。

    “那我是真的不愿意嘛。”欧晴微微噘着嘴瞥了云铭辉一眼,一脸理直气壮地小声嘟囔。

    云铭辉无言以对。

    沉默中,雨势变小,但由于之前就被雨水淋了个半湿,这会儿风一吹……

    冷得欧晴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下。

    云铭辉见状,立马放下伞,脱下最外面的大衣,然后再脱下里面的西装,二话不说便将西装披在她的肩上。

    大衣的后背被雨水淋湿,但里面的西装完全没事,所以他将西装给了她。

    欧晴没有拒绝,因为她冷。

    感觉到云铭辉的关怀,她突然有些委屈和心酸,在她难过的时候,陪在她的身边却不是自己最爱的那个男人……

    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刚才洪芸菲说过的那些话,想不到这么快就应验了。

    也许是心情太糟,所以忍不住胡思乱想,换做平时这样的状况她根本不会觉得有什么,可现在却分外的绝望和难过。

    她不够强大的内心,被洪芸菲几句话就击溃了,简直是脆弱得不堪一击。

    其实她也很想变得像洪芸菲那样精明厉害,如此她就可以理直气壮地站在严谨尧的身边,与他共同进退。

    可洪芸菲说得对,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让她这样一个包子性格的人变成女王……

    那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好点了吗?”

    见她拢了拢西装,没有拒绝他的关怀,云铭辉暗喜,柔声轻问。

    即便她对他没有别的意思,但只要不拒他于千里之外就够他欢喜了。

    “嗯。”欧晴蔫蔫的,沮丧地点了下头。

    云铭辉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没有问她要不要回家,因为舍不得这么快就与她分别……

    所以只要她不主动说走,他就默默地陪着她坐。

    欧晴很快又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将守在身边的云铭辉忽视得很彻底。

    但云铭辉并不介意。

    单方面喜欢着一个人的感觉很苦,但又特别容易满足,所以只要能看到她,哪怕是沉默以对,也能令他也满心欢喜。

    自上次分别,相隔已近三月,他以为自己对她只是一时心血来潮,过段时间就会淡忘……

    可原来不行!

    就在刚才,乍然看见她的那一瞬,他才发现自己对她有多么的思念……

    喜欢她,从未有过的认真和浓烈。

    绵绵细雨中,欧晴低着头自己想自己的,云铭辉则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并未出声打扰。

    不知不觉,三个小时悄然流逝。

    感觉整个人都坐僵了,欧晴从乱七八糟的思绪里缓缓回过神来,眸光随意流转,却触上一双温柔得滴水的目光……

    “呀!”她捂胸惊叫,吓了一跳。

    云铭辉拧眉,被她突如其来的叫声给惊得莫名其妙。

    “你怎么还在这儿啊?”欧晴瞠大双眼看着云铭辉,失声叫道。

    云铭辉闻言,一脸黑线。

    “不在这儿我该在哪儿?”他哭笑不得地瞥她一眼,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敢情他在她身边坐了三个多小时她一点儿都没感觉到他的存在是么!!

    她要不要这么伤人啊?!

    “你没事做吗?”欧晴蹙眉不解,大有“你闲得慌”的意思。

    云铭辉幽怨地叹了口气,“你觉得我能放心让你一个人坐在这里淋雨?”

    欧晴一怔。

    默了默,她看着他,气愤地问:“在你们眼里,我就真的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物么?”

    她到底是有多没用啊?严谨尧是这样,来个云铭辉也是这样,动不动就说不放心她,她又不是智障,到底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虽然他们都是关心她,可这样的关心会让她觉得自己很差劲儿,她讨厌这种感觉!

    嗯,在听了洪芸菲那席话之后,她特别厌恶别人对她说“不放心”这三个字!

    她想要证明自己完全可以照顾自己,可他们总是把她当成白痴一般保护着,让她连展现自我能力的机会都没有。

    “我们?”云铭辉很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这么说,是有人嫌弃她了?

    难怪她这么伤心……

    但嫌弃她的这个人是谁呢?

    严谨尧吗?

    可刚才他问她是不是严谨尧对她不好时,她矢口否认了啊。

    云铭辉百思不得其解,如果不是严谨尧,那谁的嫌弃又能让她如此难过呢?

    欧晴不说话。

    对她而言,他俩并不熟,她没有把伤疤揭给连朋友都算不上的他看的嗜好。

    不想被她误解,云铭辉连忙解释,“第一,我没有觉得你生活不能自理!第二,不管你说的‘你们’包括了谁,但我绝对跟他们不一样!在我眼里,你是这世上最好的姑娘!”

    你是这世上最好的姑娘……

    这句话若是换成今天以前听到,她一定会很欢喜。

    可现在,她只觉得难过……

    她才不是最好的姑娘,如果她真的够好,严谨尧的妈妈就不会反对他们在一起了。

    欧晴抬头望天,发现天色渐暗。

    猛然想起,她上午跟严谨尧分开的时候答应过他自己买完东西就回家的……

    可现在天都快黑了!

    他若打电话回家却没人接,怕是得急死吧……

    如此一想,欧晴有点慌了。

    “云先生——”

    “不记得我叫什么了吗?”

    她刚一开口,就被他不高兴地阻断。

    欧晴微微一怔,眼珠子转了转,小声呐呐,“……记得啊。”

    “叫什么?”云铭辉问,俊脸微沉。

    宁可她连名带姓地称呼他,也不想她如此生疏地叫他什么云先生。

    “云铭辉啊。”欧晴答。

    “诶!”他脆声声地应答。

    欧晴,“……”

    对于自己不知不觉就中了他的圈套,她也懒得计较,一边急忙站起,一边诚心诚意地道谢,“云铭辉,谢谢你。”

    “谢我什么?”云铭辉问,目光深幽地看着她。

    欧晴说:“陪我淋了一下午的雨。”

    “荣幸之至!”云铭辉勾唇一笑,一脸满足。

    别说一下午,陪她淋一辈子的雨他都愿意!

    欧晴被云铭辉炙热的目光看得心慌意乱,垂着眸,不敢在与他对视。

    “我要回家了……”她低着头,小声呐呐。

    边说边往马路边走去。

    “我送你。”云铭辉说,亦步亦趋地跟在她的身边。

    欧晴见状连忙拒绝,对云铭辉摇头又摆手,“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去。”

    “还在下雨。”云铭辉提醒道,手里的伞一直撑在欧晴的头顶之上。

    举了一下午的伞,他的手臂都快酸死了。

    可他甘之如饴!

    “没事儿,我可以坐出租车。”欧晴还是拒绝,不想再麻烦他了。

    她看得出来云铭辉对她有意思,她不想欠他太多,本来感情债就是这世上最难还的债,所以她要尽量避免自己越欠越多。

    既然不能回报人家同等的感情,那就不能肆意消耗人家的热情!

    “明天你还想跟我见面?”云铭辉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啊?”欧晴一脸茫然地看着神色自若的男人,不懂他的意思。

    她啥时候说过还想跟他见面了?

    她才不想见他咧,她都恨不得对他避而远之好么!

    “我的衣服。”云铭辉用下巴点了点她肩上的男士西装。

    欧晴下意识地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向自己的肩,然后猛然反应过来,忙不迭地伸手想把西装取下,“哦——”

    “披着!小心感冒!”云铭辉却一把摁住她的肩,不让她取,拧眉轻喝。

    天色越来越暗,加上下雨,气温比之前更低了些。

    如果把西装还给他,她这一路冻回家肯定会感冒的……

    欧晴纠结。

    她是真的不想麻烦他,可她又不想为了拒绝他而害得自己感冒。

    洪芸菲说,你连好好照顾自己不让老四分心都做不到……

    不!她不能感冒!

    她要好好保护自己,不让出差的男人担心。

    她有些动容,咬唇犹豫,“那……”

    “走吧,我送你回去。”犹豫就是有希望,云铭辉满心欢喜,立马帮她做了决定。

    欧晴想了想,妥协,“……哦。”

    云铭辉的司机在马路边等了一下午,见自家少爷回来了,连忙下车,小跑到后面拉开后座的车门等着少爷上车。

    欧晴先上车,然后云铭辉将伞递给司机,也弯腰坐了进去。

    司机收好伞,跑回驾驶座,动作娴熟地启动车子,离开。

    欧晴情绪不佳,报上地址之后就不想说话了,无精打采地靠着车门,有些恹恹欲睡。

    云铭辉很识趣,知道她这会儿不喜欢被打扰,便缄口不言。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小区门口。

    欧晴差点都睡着了,感觉到车子停下时,大脑还有点迷糊。

    云铭辉抢先下车,绕到她那边,拉开车门特别绅士地向她伸手……

    要扶她下车。

    欧晴没觉得有何不妥,随意抬手轻轻抓住云铭辉的手腕,借力下车。

    她不是把自己手放进他的手掌里,而是抓了下他的手腕罢了,所以她觉得这没什么。

    然而,站在她身后几米之遥的男人却不这么认为……

    醋海翻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