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46章:不甘心!
    “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不分开!”欧晴一脸坚定,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看着前一刻还一脸怯懦的小丫头突然挺起腰杆很勇敢地捍卫自己的爱情,洪芸菲略显惊讶,不禁有点小小的佩服起她来。

    可这种被逼急了才强迫自己勇敢的威力太小了,远远不够拯救他们的爱情。

    不过洪芸菲还是在心里为欧晴敢大声言爱的行为喝了个彩。

    毕竟她是这么的懦弱胆小,能跨出这一步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丫头,你爱他,他是你的全部,可他爱你,你却并非他的全部,你懂吗?”洪芸菲深深看着欧晴,言近旨远地说道。

    欧晴咬唇不语。

    “女人跟男人是不同的,绝大多数的女人都是以家庭和爱人为重,可男人的心里却装了太多的东西,事业、家庭、亲人、朋友……等等等等!”洪芸菲以一个长者以及过来人的经验缓声说道,“你信不信也许有一天他会为了某件事或者某个人而弃你于不顾?”

    这样的假设很残忍,但残忍不过现实。

    洪芸菲想,若要吓退眼前这个倔丫头,就得来点狠的才行。

    有一天他会为了某件事或者某个人而弃你于不顾……

    当听到洪芸菲的最后一句话时,欧晴的心蓦地狠狠一抽,心底莫名其妙就泛起一股不安和恐慌……

    会吗?

    他还会像上次在马场那样为了别的女人抛下她吗?

    应该……不会吧!

    毕竟他可是亲口答应过她的啊,他说过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再丢下她的。

    而且她很严肃地对他说过,如果哪天他再犯同样的错误,她就不要他了!

    不!她不信洪芸菲的假设!!

    她得相信自己深爱的男人,嗯,他向她保证过的,她要信他!

    欧晴不停地在心里劝说自己要相信严谨尧,然而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不久之后,洪芸菲今天这句话竟一语成谶……

    “丫头,我没必要对你危言耸听,我只是在跟你分析,将来你极有可能会遇上的局面。”接收到欧晴充满戒备的目光,洪芸菲半是无奈半是失笑,“因为他的心里有太多的羁绊,他不可能完全以你为主,就算他想,有时候局势也会逼得他做出错误的判断,他或许是身不由己,也或许是被逼无奈,可不管怎样,假如在你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不能及时出现在你身边,这样也是你想要的?”

    欧晴脸如白纸,头痛欲裂。

    洪芸菲的话,如大刀阔斧般砍在她的心上,痛得她冷汗淋漓。

    眼前这年过半百的贵夫人,太聪明也太厉害,让她毫无招架之力。

    “丫头,如果你是我的亲生女儿,我就绝不会让你嫁给像老四这样的男人,不是他不好,而是他不能给你想要的那种生活。”洪芸菲微微蹙着眉头,脸色严肃,“至少目前不能!”

    丫头需要的是哪怕平平淡淡但绝对要平平安安的简单生活,可老四今后将会活在“枪林弹雨”之中……

    就算这丫头愿意为爱妥协,可单方面的为爱委屈自己,又能坚持多久呢?

    她活到今天这个岁数,早已看透了世态炎凉,不管多浓烈的爱,都经不起岁月的变迁和现实的摧残。

    “我……”欧晴艰涩开口。

    “你是想说你可以等是吗?”

    可她刚吐出一个字,洪芸菲就淡淡抢断,唇角泛起一抹冷笑,“可是你能等多久呢?一年?五年?还是十年?丫头,女人的青春是极其短暂的,难道你要将你最美好的年华浪费在等待上面?”

    老四想要坐拥天下,绝非一朝一夕就能办到,就算他有通天本事,最少也得再奋斗二十年才能坐上那个位置。

    二十年啊,到那时这丫头都四十岁了,哪还有青春可言?

    “我不听了!”

    欧晴倏然站起来,白着脸红着眼,大声说道。

    洪芸菲神色平静地看着欧晴,抿唇不语。

    “对不起夫人,我不分!”欧晴像是豁出去般,怀着一股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劲儿,坚定地拒绝道:“我不会离开他的,除非他哪天不要我了。”

    她的双手攥得死紧,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以掩饰内息的恐慌和悲伤……

    洪芸菲沉默,微不可及地眯了眯双眸,透着一丝寒气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欧晴。

    被洪芸菲那样盯着,欧晴心里发悚,但她却紧紧咬着牙根硬撑着,哪怕非常胆怯,也努力不让自己表现出来。

    她告诉自己,为了那个她爱也爱她的男人,她得坚强,得勇敢,不能遇上问题就退缩。

    嗯,不能!!

    半晌后,洪芸菲抬了下眼睑,对欧晴摆了摆手,“回去吧。”

    淡漠的语气,透着一丝凉意,让人听不出真实情绪。

    “夫人再见!”

    欧晴如获大赦,立马说道,然后拿上自己的东西就急匆匆地朝着收银台走去。

    她买了单,即便知道洪芸菲并不差钱儿。

    但这顿火锅是她答应要请客的,再说她是晚辈,理当付账。

    洪芸菲一边漫不经心地抿着茶,一边用目光锁定欧晴,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火锅店外。

    几分钟后。

    罗婉月和尤雅回到火锅店里。

    “小雅。”

    当尤雅刚走到洪芸菲的身边,就听见洪芸菲忧心忡忡地轻轻喊她。

    “伯母。”尤雅心里咯噔一跳,莫名泛起一丝不安。

    洪芸菲抬眸看着尤雅,故作抱歉地说:“看来伯母要对你食言了。”

    “伯母您……这是什么意思啊?”尤雅一震,顿时慌得不行,不祥的预兆更加深浓了几分。

    “该说的我都说了,可这丫头犟得很。”洪芸菲重重叹了口气,惆怅地摇头道:“若她不肯离开老四,那别说两个月,就算两年老四也不会给你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尤雅的脸,瞬时苍白如纸,整个人僵在当场。

    “那怎么办啊婆婆?难道就任由老四把这个狐狸精养在外面?”

    见尤雅说不出话了,罗婉月立马顶上,气愤填膺地叫道。

    “你想太多了!”洪芸菲凉飕飕地瞥了罗婉月一眼,唇角勾起一抹似讥似讽的弧度,“老四不会委屈这丫头,这丫头也不是你想得那么没骨气!若是让他在外面安个小家就可以搞定的事儿,你觉得还需我亲自来c市?”

    罗婉月哑口无言。

    洪芸菲起身,垂着眸拍了拍衣摆上的灰尘,“小雅,事已至此,你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

    “伯母!”尤雅大惊。

    “你也可以先为自己留意一下,别太死心眼儿了,其实帝都还有很多青年才俊,也许会有你喜欢的类型。”洪芸菲拍拍尤雅的肩,说完之后就朝着火锅店的出口走去。

    严楚斐见状,立马屁颠屁颠地跟在奶奶身后。

    “婆婆……”罗婉月有些同情地看了眼面如死灰的尤雅,见洪芸菲走得头也不回,忙不迭地也跟了上去。

    尤雅死死攥紧双手,狠狠咬着牙根,双眼充满了怨毒的寒光。

    她若不肯离开老四,那别说两个月,就算两年老四也不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洪芸菲说过的话在脑海里不停盘旋,像魔咒一般紧紧缠绕着尤雅的神经,让她急欲窒息。

    欧晴不肯离开是吗?

    连洪芸菲亲自出马都撵不走她是吗?

    难道……她这三年真的白等了吗

    不!

    她不甘心!

    严家四少奶奶这个位置是她的,除了她,谁也没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

    她那么爱他,爱到了骨子里,所以她不会把他让给别的女人,任何人都休想跟她抢。

    嗯,任何人都休想!!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本是晴朗的天空,突然布满阴霾,像是快要下雨了一般。

    欧晴神情颓然,目光呆滞,如同一具没有生命的行尸走肉,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

    走着走着,泪流满面。

    心痛,难过,绝望……

    各种负面情绪汇聚在心头,仿若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扼住她的脖子,让她就快要无法呼吸。

    不想哭,不想如此软弱,可是怎么办呢?她忍不住。

    洪芸菲说得对,性格使然……

    一个人的性格,决定了自身的命运,其实她也很讨厌自己的懦弱,可她真的改不了。

    眼泪模糊了前面的路,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该走向何处,第一次觉得,世界之大却没有她的容身之所……

    本以为有他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家,可哪知一切竟是她在痴人做梦。

    洪芸菲的出现,让她深深明白了自己与严谨尧的差距,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心里太难过了,她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忘了去看周遭的一切。

    她失魂落魄,只顾着往前走,也不管是过马路还是闯红灯……

    嗤——

    尖锐的刹车声乍然响起,一辆黑色汽车在距离她两米左右的位置猛地停住。

    刹车声那么刺耳,可欧晴却像是突然失聪了一般置若罔闻,她甚至连脚步都没有顿一下,低垂着眉眼像缕幽魂一般径直朝着马路对面走。

    “喂!眼瞎了还是活腻了?红灯也敢闯?”

    黑色轿车的司机被吓出一身冷汗,气不过地探出头去冲着欧晴破口大骂。

    轿车后座里,一个年轻俊朗的男子因为急刹车而差点撞上前面的椅子,手里正在翻看的文件也散落在脚边,变得乱七八糟。

    云铭辉狠狠拧眉,抬起头去正要斥责司机是怎么开车的,哪知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司机先对着闯红灯的行人大骂起来。

    他下意识地朝着斑马线上瞟了一眼。

    匆匆一瞥,他蓦地一震。

    正行走在斑马线上那抹纤瘦的身影,竟是如此熟悉。

    嗯,很熟悉,因为这些日子里,她在他的梦中出现过无数次……

    当云铭辉正沉浸在偶遇的欢喜中时,司机已重新启动了车子。

    眼看着那抹小身影距离自己越来越远,云铭辉急喊一声,“停车!”

    “这里不能停车啊少爷……”司机微微一怔,从中央后视镜里看了云铭辉一眼,纠结地说道。

    “我叫你停车!马上!!”云铭辉急得大喊,才不管那么多。

    一定是上天怜悯他,知道他相思苦,所以帮他安排了这场偶遇,既然如此他怎么能辜负上天的一片好意呢?

    少爷有命,不敢有违,司机连忙把车靠边停下。

    反正罚款少爷会交,停就停呗,司机如是想着。

    车子刚一停下,云铭辉就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然后飞也似地朝着对街的欧晴追去。

    云铭辉很激动,很欣喜,他紧紧盯着她在人群中走动的身影,生怕一不小心就失去她的踪迹。

    欧晴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后有人,只是流着泪不停地往前走,无视周围向她投来的好奇目光。

    直到一只大手轻轻拍上她的肩头——

    “欧晴……”云铭辉追上去,俊美的脸上盛满笑意,本来都想好了开场白的台词,哪知在看到她脸上泪痕时,吓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欧晴看到云铭辉,目光呆滞而茫然,像是不认识他一般。

    云铭辉愣了两秒,然后反应过来,拧眉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担忧急问:“你怎么了?”

    迎着他饱含关切的目光,欧晴像是终于回魂一般,胡乱摇了摇头,几不可闻地呐呐,“没、没什么……”

    “为什么哭?”云铭辉这会儿心疼死了,怎么可能被她敷衍过去,双手不轻不重地握住她的肩,目光极具穿透力地盯着她的眼,急问。

    “没有,我没有哭……”她否认,低着头不看,虽极力隐忍,可声音还是颤抖微哽。

    “你有!”云铭辉笃定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

    “刚才不小心有沙子飞到眼睛里了……”

    “你的眼睛都已经肿了!”

    “……”欧晴哑口无言。

    从火锅店出来之后,她哭了一路,眼睛会肿是必然的。

    “发生什么事——”

    “你这人真奇怪,你管我发生什么事了,你又不是我的谁,我是不是哭了关你什么事?”

    面对云铭辉的“逼问”,欧晴倏然就爆发了,蓦地抬起头来瞪着他,情绪失控,口不择言地怒吼道。

    来往行人朝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

    云铭辉被吼得一怔。

    她说,你又不是我谁……

    她还说,我是不是哭了关你什么事……

    云铭辉觉得伤自尊了。

    因为喜欢她,所以看到她哭了才会如此紧张如此心疼,可她不止不领情,还如此嫌弃他的关心……

    他也是有尊严的,被她大庭广众如此嫌弃,这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俊脸一沉,云铭辉有些委屈又有些气愤,语气稍重,“欧晴,我是关心你!”

    “我不需要你的关心!”欧晴没好气地大叫道。

    她这会儿正难过得不行,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所以只要来打扰她的都是她的敌人。

    看着不可理喻的小女人,云铭辉很想骄傲一点扭头就走,可是他的脚却像是灌了铅一般,怎么也抬不起来。

    终究是……舍不得走。

    即便她不喜欢他,即便她不待见他,即便她连看都不想看到他,可他就是喜欢她。

    因为喜欢,所以舍不得离开。

    云铭辉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告诉自己喜欢就应该包容……

    “需要我帮你打个电话吗?”他耐着性子,好脾气地柔声轻问。

    欧晴脸色一白,一口拒绝,“我不需要!”

    她知道他是在问她需不需要通知严谨尧……

    她现在很乱,想安静一会儿。谁都不想见。

    尤其是严谨尧!!

    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他,更害怕看到他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会忍不住在他怀里嚎啕大哭。

    “可是——”

    “你离我远点就好!”

    他话音未落,她勃然大吼。

    云铭辉也是要脸面的,被欧晴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嫌弃……

    受不了了!

    他转身就走。

    欧晴什么也不管,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云铭辉一眼,在他转身的那瞬,她也转身继续往前走。

    两人背道而驰。

    云铭辉觉得自己很没用,才走来几步,他就后悔了。

    转头,看着小女人孤单落寞的背影……终究是狠不下心。

    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但依她此刻的状态来看,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她这样一个人走在街上很不安全,万一遇上什么心怀不轨的坏人……

    云铭辉被自己的假设吓着了,什么骄傲啊尊严啊顿时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他连忙又朝着她的背影追去。

    但她刚才说不需要他的关心,那自然就是不想看到他的意思,即使如此那他默默跟在她的身后以确保她的安全就好,就别再上去自讨没趣了。

    彼此始终保持着几米的距离,云铭辉在后面默默跟随,不出声,不打扰。

    不知道走了多久,欧晴走累了,随便在一根长凳上坐下,低着头,耷拉着双肩,娇小的身躯弥漫着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

    她沉浸在绝望里,走不出来。

    似乎天空也感觉到了她的难过,竟开始下起雨来。

    天气依旧寒冷,冰冷的雨水滴落在脸上,寒彻入骨。

    可欧晴却像是没有知觉一般,依旧一动不动。

    云铭辉站在欧晴的身后,眼瞅着雨越下越大,真是既心疼又无奈,最终还是忍不住了。

    花高价从路人手中买了把伞,他撑着伞朝她走去。

    当感觉到自己的头顶上出现了一把伞,欧晴机械性地一点一点缓缓抬头,然后看到云铭辉饱含担忧的俊脸……

    “刚才对不起,我、我心情不好……”

    许是被冰冷的雨水淋清醒了,她红着眼看了看他,很抱歉地颤声低喃。

    欧晴很羞愧。

    她以前不是这样不识好歹的,今天估计是中了邪了,才会对一个关心自己的人发这么大的脾气。

    而他,被她那样骂了,居然还一直跟在她的身后……

    她说对不起……

    云铭辉心里的怨气,瞬间消散无踪。

    “你希望我说没关系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