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45章:但是我不能接受你
    其实她早就预料过会有今天,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更没想到会是在这样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面对这一切……

    她是严谨尧的妈妈啊,她怎能不害怕?

    倒不是自卑,只是身份的悬殊终究是让她无法理直气壮。

    看着淡雅尊贵的洪芸菲,欧晴深刻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云泥之别。

    其实严格说来她的家世也不算差,放古代那也是将军之女,只是将军之女何其多,加之她的父亲已经弃军从商,在政界的身份自然一落千丈,所以现在的她就是一个寻常老百姓,跟严家这种皇家贵族沾上关系任谁都会说是她在高攀。

    此刻的她和洪芸菲,俨然就是村姑和皇太后。

    欧晴觉得,严谨尧的妈妈没有对她疾言厉色并非是不厌恶她,而是不屑对她这样的低贱女子动怒罢了……

    “不用怕,我不吃人。”

    见欧晴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兔子般连话都不敢说了,洪芸菲挺心疼的,脸部线条柔和下来,语气也比之前面对罗婉月和尤雅的时候轻缓许多。

    洪芸菲是真的挺喜欢欧晴的。

    第一眼看到欧晴,她就在心里默默赞扬小儿子有眼光。

    这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小姑娘,身上有股很独特的气质,干净又温柔,让人忍不住想要跟她亲近。

    然后,她让小孙子去试探姑娘的人品,而结果也是让她分外满意。

    被一个熊孩子弄了一身的奶油,换成别的女孩只怕当即就大发雷霆了吧,比如二儿媳罗婉月,又比如尤雅。

    可是这个温柔腼腆的姑娘却没有生气,虽然刚开始那瞬有点不开心,可在看到楚斐是个孩子之后,立马就放下自己的不快对孩子关心起来,而面对楚斐的口出不逊,她也依旧保持微笑和关怀。

    之后她出现,欧晴除了道歉就是主动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在她提起火锅好吃的时候又很快反应过来说要请他们祖孙吃火锅。

    这丫头看起来虽然有点呆萌,但还是挺会察言观色的。

    长得漂亮,气质干净,人品好性格好,还尊老爱幼体贴懂事……

    一番试探下来,欧晴让洪芸菲完全挑不出毛病。

    洪芸菲想,这么懂事的丫头,若是自己的女儿她肯定睡着了也会笑醒的。

    可惜啊,她如此喜欢这丫头,却又不得不在她面前当坏人……

    她从不否认自己自私,因为在她心里,家族荣誉永远第一!

    洪芸菲有点后悔,后悔自己来到c市,后悔亲眼目睹小儿子与这丫头柔情蜜意的一幕,后悔自己竟如此轻易就喜欢上这丫头。

    如果这丫头人品不咋地就好了,那样她下起手来可以毫不犹豫也可以毫不心疼,可偏偏这丫头哪哪儿都好。

    这丫头或许不是十全十美,但恰好就是她喜欢的类型。

    母子连心,可能儿子喜欢的,她也喜欢吧。

    然而再喜欢,也不能要!

    洪芸菲很惆怅,雷厉风行了一辈子,在处理一件事情上第一次内心有了纠结。

    但不犹豫!

    嗯,为了整个家族,这手,她是一定要下的!

    只是作为棒打鸳鸯的罪魁祸首,伤了这丫头,她的心估计也别想好受了。

    不吃人吗?

    欧晴目光畏怯地看着洪芸菲,暗忖阿姨啊,您比吃人的老虎还可怕啊!

    暗暗吸了口气,狠狠咬了咬牙,欧晴强忍心中恐慌,硬着头皮小声开口,“夫人——”

    听她改了称呼,洪芸菲微微挑眉。

    “还是叫我‘阿姨’吧。”洪芸菲阻断欧晴,语气轻柔,却隐隐透着一丝不容抗拒的霸道。

    “……”欧晴不敢。

    她不讨厌她,但是怕她。

    欧晴觉得洪芸菲只需一根手指头,就能碾得她尸骨无存。

    欧晴的拘谨让洪芸菲颇感无奈,放下筷子,端起茶杯轻啜一口,说:“放松点,我只是想跟你随便聊聊,没什么好紧张的。”

    随便聊聊?

    欧晴不信。

    她大老远的从帝都来到c市,又处心积虑地接近她,怎么可能只是随便聊聊?

    别以为她不知道,她肯定是要对她放大招的!

    欧晴不说话,咬着唇在心里默默腹诽。

    “如果你一直表现得这么恐惧,我们该怎么谈下去?”洪芸菲微微眯眸,眼底泛起一抹寒光,佯装不耐地说道。

    见洪芸菲像是不高兴了,欧晴更慌了。

    “对……对不起,我……我……”她手足无措,慌得舌头打结。

    “一紧张就结巴这个习惯不好,阿尧没跟你说过吗?”洪芸菲像是有些忍俊不禁地扯了扯嘴角,眼底的寒光散去,换上慈爱,轻柔的语调真的像是聊天一般。

    欧晴低头,咬唇沮丧,默了默,才几不可闻地小声呐呐,“说过……”

    嗯,每当她说话磕磕巴巴的时候,他就会叫她好好说话。

    “可还是改不了是吗?”洪芸菲眼底的笑意更浓了一分。

    看着和颜悦色的洪芸菲,欧晴内心依旧紧张,用力抿了抿唇,轻轻发出一声鼻音,“……嗯。”

    洪芸菲目光锐利地盯着欧晴看了几秒,然后了然般一下一下地点头,“也是,性格使然。”

    一声“性格使然”,说得意味深长。

    欧晴沉默。

    她觉得洪芸菲话里有话。

    “世间万物,各有各的脾性,别人觉得不好的习惯,或许正是你最自在的表现,人是为自己活而不是为别人的喜好活,你是这样觉得的对吗?”洪芸菲又说,语气懒洋洋的,却将欧晴内心的想法一针见血地猜了个准。

    欧晴默了默,如实点头,“嗯。”

    她的心,很不安,完全搞不懂洪芸菲意欲为何。

    说她是来拆散她和严谨尧的吧,但她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重话或者是羞辱她的话。

    可她又不敢奢望洪芸菲会接受她,毕竟刚才尤雅还出现了……

    被洪芸菲锐利的目光盯着,欧晴整个大脑都是空白的,什么都思考不了。

    虽然眼前的人是严谨尧的妈妈,虽然她渴望他的妈妈能喜欢她,但她不想趋炎附势得那么明显,那样不止会让他的妈妈更加瞧不上她,甚至连她自己都会鄙视自己。

    所以她只能要么言简意赅,要么保持沉默,尽量做到少说少错。

    “手抬起来。”

    突然,洪芸菲淡淡吐出一句。

    欧晴一愣,抬起小脸茫然地看着洪芸菲。

    “左手!”洪芸菲的下巴点了点她藏在桌下的手。

    欧晴不懂洪芸菲这样要求是何用意,心中不安,但又不敢拒绝。

    屏住呼吸,她硬着头皮缓缓抬起左手。

    “老四给你的吧!”洪芸菲用嘴努了努她戴在手腕上的血玉珠子,语调轻柔,没有丝毫不悦。

    “……嗯。”欧晴怯懦地点了点头。

    “这是他奶奶留给他的,一对儿,让他玉佩自己戴,珠子则送给未来的太太。”

    未来的太太……

    欧晴下意识地把手放下来,一脸戒备地看着洪芸菲,右手紧紧捂住血玉珠,像是害怕洪芸菲会把这珠子抢回去一般。

    看出欧晴的担忧,洪芸菲失笑。

    这丫头,真是单纯得让人心疼。

    默默叹了口气,洪芸菲觉得不能再这样拖下去,心一狠,开始酝酿怎么准备进入话题……

    “看得出来,我家老四很喜欢你!”洪芸菲垂着眼睑,啜了口茶,然后微微一笑,“我也很喜欢你。”

    我也很喜欢你……

    欧晴瞠大双眼,不可置信。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欢喜,就被洪芸菲下一句话给震得动弹不得。

    “但是我不能接受你!”

    洪芸菲语气骤冷,脸色特别严肃。

    不能接受你……

    欧晴的脸,瞬时一白,双手骤然攥紧成拳,指甲深陷掌心。

    果然,他的妈妈是来拆散他们的……

    “知道我为什么不能接受你吗?”洪芸菲问,尽可能地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坏。

    欧晴狠狠咬唇,不让自己表现得太懦弱,强装镇定地小声呐呐,“门不当户不对。”

    “嗯!”洪芸菲点头,对她的自知之明给了个赞扬的目光,然后补了一句,“但这只是其一。”

    只是其一?

    还有别的原因?

    “其二是你的性格。”一眼看穿她心里的疑惑,洪芸菲接着又道。

    性格?

    她的性格……怎么了?

    见欧晴一脸茫然,洪芸菲叹气摇头,“丫头,你喜欢的男人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生在我们这样的家族,他有很多无奈,你懂吗?”

    洪芸菲一声“丫头”,透着亲昵,却让欧晴的心底越发悲凉绝望。

    她摇头。

    不懂,也不想懂。

    她只是很单纯的爱着严谨尧这个人,只是想跟他风雨同舟地过一辈子,她不想懂太多,因为她明白懂得越多会越辛苦……

    “你没有显赫的身家背景其实没太大关系,但你这柔弱的性格对老四来说却是致命伤。整个严家对他寄予了厚望,他肩上的担子有多重你永远不会明白。今后的路,他必须全力以赴,所以他最需要的是心无旁骛,而你这性子,很显然是无法成为他的贤内助的。”

    洪芸菲不紧不慢地说道,一字一句,犀利无比。

    太清楚小儿子今后会面临怎样尔虞我诈的局面,所以洪芸菲宁愿他娶人品并不咋样的尤雅,也好过这个总让他放心不下的欧晴。

    如果他们只是寻常人家,自己儿子想要娶个喜欢的姑娘她肯定乐见其成,只可惜他们不是寻常人家!!

    生在他们这样的家庭,婚姻都是以利为先,不单单是人性自私,其实更多的是局势所迫。

    人,只有站在最高处,才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

    欧晴死死咬着唇,如鲠在喉,控制不住地红了眼眶。

    “虽然他喜欢的或许就是你这柔弱的模样,可两个人在一起,单凭喜欢是远远不够的!”洪芸菲叹息一声,上半身往后一靠,双臂环胸翘起二郎腿,心疼又冷酷地看着楚楚可怜的小姑娘,字字诛心,“丫头,别怪阿姨说话太直,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和无奈,你不止什么都帮不了他,反而是他的累赘!”

    你是他的累赘……

    累赘……累赘……累赘……

    脑子里像是有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累赘”二字,欧晴觉得,这两个字比人身攻击或者最难听的辱骂还更加戳她心窝子。

    心痛,难堪,无地自容……

    这两个字的杀伤力之所以如此巨大,是因为她的心里很清楚,自己的确是他的累赘。

    洪芸菲的意思,她明白。

    想要永远留在严谨尧的身边,要么有显赫的家世,如若不然就必须得有可以辅助他攀上顶峰的才能!

    然而她什么都没有!

    洪芸菲说得对,她不止帮不了他,还只会拖他后腿。

    看来他们,今生注定是有缘无份了……

    但是她爱他啊!

    很爱很爱!!

    “我……我可以改……”欧晴的喉咙如灌满了砂砾,艰难开口,不想就这样败给现实。

    洪芸菲冷笑摇头,“常言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怎么改?”

    欧晴哑口无言。

    “况且为了迎合一个并不适合你的家庭而改变你自己,你觉得你真的做得到?就算做到了,那还是你吗?”洪芸菲淡淡吐字,字字犀利。

    欧晴的脸,苍白如纸。

    是啊,如果她把自己变成一个强悍精明的女人,那她还是知足常乐大大咧咧的欧小晴吗?那还是严谨尧喜欢的那个欧小晴吗?

    洪芸菲看着欧晴,将她脸上那细微的表情尽收眼底,“打个比喻,你跟我的性格就截然相反,当有一天你强迫自己变成我这样,能不能成功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你已经失去了自我!”

    看着优雅从容冷静淡然的洪芸菲,欧晴满心苦涩,不由心中感叹,不愧是严谨尧的妈妈啊!

    太厉害了,真的!

    她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个难听的字眼,却已让她绝望到极点……

    “可是……可是我爱他……我,我已经离不开……离不开他了……”欧晴低着头,强忍着眼眶里那急欲落下的眼泪,颤声微哽。

    “丫头,离开他,你还能拥有一段很美好的回忆,可如果你执意跟他在一起,你们的感情会被残酷的现实折磨得面目全非,你信不信?”洪芸菲又是一声轻叹,“看你的性格就知道,你是那种希望有个幸福家庭的小女人,只要有爱你的丈夫和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你就觉得一生足矣。但你有没有认真想过,老四他想的是什么呢?

    “知子莫若母,我知道我的儿子胸怀大志,我更知道他有多贪心,他想要这天下,也想要你!

    “可是鱼和熊掌,又焉能兼得?”

    欧晴狠狠咬着唇,无言以对。

    她知道,她喜欢的那个男人很有本事也很有野心,他雄韬伟略前途无量,袁超曾经还用“太子”二字形容过他……

    “权力之争,残酷到有时候就算你想退,也无路可退你懂吗?当你身处某一个位置之后,种种局势会逼得你不得不往前走,到那时,摆在你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洪芸菲脸色冷凝,一字一句,掷地有声,“要么进,要么死!”

    嗯,要么进,要么死,没有第三条路,更没有退路!

    洪芸菲并非危言耸听。

    古往今来,帝位之争都是极其残酷和血腥的,弑父杀母,手足相残,那都是司空见惯的事儿。

    所以有句话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当你身处那个位置就会明白,这句话是非常贴切的。

    现在的严家,就已经到了无路可退的境地。

    就算阿尧愿意主动退出这场帝位之争,只怕他的对手也是不会放过他以及整个严家的。

    有道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能进入这场权力之争的都不是善茬,狡诈多疑的对手肯定会趁机打压,将他们严家赶尽杀绝!!

    目前的帝都,严家、霍家、贝家,三分鼎足。

    霍家与严家关系还算不错,但霍家的姻亲袁家却一心想把女婿霍家兴往上推。

    当然,总统之位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充满着you惑力的,袁家希望自己的女婿当上总统也并无不对。

    霍家可以撇开不谈,但贝家……

    不得不防!

    说直白点,如果阿尧现在退出,贝家肯定会斩草除根。

    毕竟依照贝家人的品行,那绝对是宁可错杀一百,也不会放过一个的!

    所以他们严家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勇往直前!

    怪只怪她的阿尧太优秀,让敌人妒忌又忌惮,就算想过平凡人的生活,也已是不可能。

    “我家老四啊,还太年轻,他还没有强大到可以护你周全,而在他周围想要伺机而动的豺狼虎豹又那么多,只怕你连最起码的让自己安然无恙不让他分心都做不到,长久下去,你们可怎么到老?”洪芸菲忧心忡忡地看着欧晴,语重心长地说道。

    你连最起码的让自己安然无恙不让他分心都做不到……

    欧晴觉得洪芸菲真的好厉害,说出来的话总能一针见血。

    虽然她并不想承认自己如此没用,但实际上她就是如此没用!

    洪芸菲重重叹了口气,缓缓坐直身,端起已经凉了的茶水轻啜一口,说:“我不看好你们,但也没有想要强迫你离开老四的意思,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自己好好考虑。”

    欧晴沉默。

    “丫头,我若不是真心喜欢你,今天我便无需跟你浪费口舌,你怨我也好,恨我也罢,我问心无愧,因为我有我的立场!”洪芸菲整了整衣摆,垂着眸淡淡说道。

    我不能因为喜欢你,就置整个家族于不顾。

    嗯,依她的个性,完全可以用强硬的手段让这丫头从老四身边消失,但这丫头柔弱得让她下不去手,所以她其中的厉害关系说出来,让这丫头知难而退,以将伤害减到最低。

    就是不知道这丫头能不能想通了……

    “回去吧,好好考虑。”洪芸菲放下茶杯,对欧晴摆了摆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哪知欧晴一动不动,狠狠咬着唇默默酝酿着勇气。

    “我……”她艰涩开口,想到之前洪芸菲说她这样一紧张就结巴的习惯不好,不蒸馒头争口气,咬了咬唇,她鼓足勇气用力摇头,“我不考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