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44章:结婚了吗?
    “是真是假……”

    洪芸菲端起果汁轻轻啜了一口,微微停顿,然后抬头看着欣喜若狂的尤雅,说:“两个月后你就知道了!”

    尤雅激动得双眼泛起泪花。

    以洪芸菲这种说一不二的性格,这样的话等同于保证,让她本是忐忑不安的心如吃了一颗定心丸,放心多了。

    这么久都熬过来了,再多等两个月又算得了什么呢!

    只要能嫁给他,别说两个月,等多久她都愿意。

    嗯,她愿意!!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欧晴在商场里逛了许久,不止买好了自己需要的东西,还给严谨尧买了一个小礼物。

    虽然新年已经过去了,但她觉得新年礼物还是应该补上的,毕竟他之前给了她一颗血玉珠做定情物,她好歹也得礼尚往来一下不是?

    哪怕她送不起什么昂贵的东西。

    可俗话说礼轻情意重嘛,心意是不该用金钱来衡量的啦,再说了,他是天之骄子,根本什么都不缺好伐。

    所以,不管她买的礼物值不值钱,其实对他来说根本就没差。

    早就想出来买的,只是这些天他一直缠着她,两人天天腻歪在家,她都找不到单独外出的机会。

    欧晴特意叮嘱店员把礼物包好看一点,然后拎着买来的东西,喜滋滋地朝着商场出口走去。

    他叫她买完东西就回家,她刚才也答应了,依她对他的了解,他一会儿肯定会打电话回家查岗的,所以她得早点回家去等他的电话。

    欧晴一边猜想着自己把礼物给他时他会有怎样的表情,一边抿嘴偷笑,心情好得不得了。

    走着走着,突然一个小身影迎面冲来……

    欧晴猝不及防,与扑过来的孩子撞个正着。

    “啊呀……”她小声惊呼,手里的袋子掉落在地。

    约莫五六岁的小男孩则摔倒在地。

    撞上的下一秒,欧晴下意识地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外套上竟沾满了奶油……

    原来孩子与她撞上时,手里正拿着一块蛋糕。

    欧晴嘴角抽搐,蹙着眉头看着一片狼藉的外套,暗叫一声倒霉。

    接着她抬眸一看,看到与自己相撞的居然是个模样俊俏的小男孩,而且小男孩还摔倒在地……

    “呀!对不起对不起!小朋友你没事吧?”

    她立马忘了心里的不高兴,连掉在地上的东西都不捡,忙不迭地朝着摔倒的孩子扑去,想要将他扶起。

    “你这人怎么走路的?”

    哪知她的手还没触上小男孩,小男孩就气呼呼地冲她叫道。

    呃……

    欧晴汗哒哒,伸出去的双手僵在半空,好想说小朋友明明是你自己撞上来的好么……

    可她一个大人跟小孩子有什么好争论的呢?

    争不赢的话丢脸,争赢了又会落个以大欺小的罪名,同样丢脸。

    所以还是算了,像她这样温柔善良的好姑娘,没必要跟一个孩子计较。

    “对不起,小朋友,你有没有摔着哪里?需要去看医生吗?”欧晴一脸担忧地看着小男孩,关切地问道。

    六岁的严楚斐内心很纠结。

    刚才奶奶给了他一个任务,让他尽情发挥小魔王的本色刁难一下眼前这个大姐姐……

    可这个大姐姐好漂亮好温柔,让他不忍刁难耶!

    明明他对奶奶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完成任务,可他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当这个大姐姐很紧张地一边朝他跑过来一边问他有没有事的那瞬,他对她的好感就莫名其妙地蹭蹭往上窜。

    可能是这个大姐姐长得实在太漂亮了吧。

    嗯,他最喜欢漂亮又温柔的姐姐了。

    感觉自己可能完不成任务了,严楚斐很懊恼,低着头不说话,慢慢坐起来。

    “哎呀,你的手破皮了。”

    随着孩子坐起来的动作,欧晴眼尖地看见孩子的手掌有一抹血丝,急得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小朋友你疼不疼啊?我带你去医院吧,啊对了,你的爸爸妈妈呢?你跟谁一起来的?”

    在欧晴焦急的询问声中,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女子优雅从容地走到他们身边。

    “奶奶!”严楚斐一见来人,蹭地弹跳起来,扑过去抱住奶奶的腿。

    见是孩子的家长来了,蹲着的欧晴连忙起身,转头一看,迎上一双……

    怎么说呢?

    欧晴觉得这是她人生中见过最具有穿透力的目光。

    这双眼睛,像是经历过千秋万载的磨炼,犀利得仿佛能看透人心,不管多么狡猾的人,在这双眼几下都无处遁形……

    欧晴看着眼前浑身自带尊贵气息的贵夫人,即便贵夫人不喜不怒一脸平静,还是令她莫名其妙就心生畏怯。

    “对……对不起,我……我刚才不小心……”她一紧张就结巴,有些无措地道歉解释。

    虽然此事错并不在她,但对方是个孩子,而且还受了伤,或多或少她都有点责任的,所以她觉得自己应该道歉。

    洪芸菲看了看模样慌张的欧晴,什么也没说,而是低头看着小孙子,淡淡吐字,“楚斐,有没有受伤?”

    没有完成任务,严楚斐心虚,沮丧地瘪着嘴不说话,只是把受伤的那只小手摊开给奶奶看。

    “疼吗?”洪芸菲瞟了眼小孙子的手掌,语气依旧不咸不淡。

    “不疼。”严楚斐摇头。

    这点小擦伤根本不算啥,他是男子汉,就算再疼也不能怂,这是奶奶教导他的。

    “是你把这位姐姐的衣服弄脏的吗?”洪芸菲看了眼欧晴的外套,又低头问小孙子。

    欧晴觉得眼前的太太好奇怪啊,别人家的奶奶若是见到孙子受了伤,第一时间肯定就是紧张兮兮地关心孙子,然后不管对错再责备害得自己孙子受伤的人……

    可这位太太一直很淡定,见孙子受伤了也不见丝毫紧张,现在反倒还有种要责罚孙子的架势……

    而小男孩也挺让人费解,手掌都跌破了,不可能不疼的,可在奶奶问他疼不疼时,他却否认。

    那怯生生的小模样,分明是害怕奶奶。

    看着眼前的祖孙俩,欧晴各种脑补。

    “不不,是我……是我自己不小心……”

    小男孩受伤了,虽然不是自己的责任,但欧晴还是觉得挺过意不去的,所以出于内疚心理,她硬着头皮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我孙子很喜欢吃C市的火锅。”

    不等欧晴话音落下,洪芸菲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欧晴一愣。

    洪芸菲垂眸看着小孙子,“对吗楚斐?”声音柔和了许多。

    “嗯嗯!”严楚斐毫不犹豫地用力点头,听到火锅二字双眼发亮。

    “啊,那个……”欧晴摸不透洪芸菲说这话是何用意,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洪芸菲,“不知道附近的火锅哪一家好吃点呢?”

    “隔壁街有一家老火锅很好吃,味道特别香,阿姨你现在有时间吗?有的话我请你们吃啊!”欧晴微笑,大方邀请。

    她想洪芸菲说这样的话,就是想让她请客吧……

    虽然这位太太看起来根本就不差钱儿!

    “我们非亲非故,怎么好意思让你请?”洪芸菲唇角微勾,笑得讳莫如深,缓缓说道。

    “我害得小朋友受伤,请他吃顿火锅也是应该的呀。”欧晴很真诚地说道,完了还对严楚斐眨了眨眼,俏皮一笑,“对吧小朋友?”

    严楚斐脸颊一红,害羞了。

    欧晴想反正严谨尧也不在家,那午饭她就跟这两个外地来的祖孙俩一起吃也蛮好的。

    嗯,听口音这祖孙俩并非C市人。

    洪芸菲默了默,说:“那我们祖孙可就不客气了。”

    “嗯嗯嗯,不用客气的,阿姨请跟我来。”欧晴连连点头,一边说着,一边回头去捡掉在地上的东西。

    洪芸菲微眯着双眼看着弯腰捡东西的欧晴,神色莫测。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十分钟后。

    火锅店内,欧晴一边点菜一边向洪芸菲介绍C市的火锅文化。

    洪芸菲默默地听着,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眼前的姑娘……

    她的小儿子深深爱着的姑娘!

    嗯,老四爱这个姑娘,她这个当妈的一眼就看出来了。

    她对这姑娘第一感觉很好,干干净净温温柔柔,非常适合她家那性格霸道的老四。

    雄壮威武的大男人,就该搭配这种娇柔腼腆的小女人,一刚一柔,绝配。

    只是可惜啊,这世间有些感情,注定生不逢时……

    “你叫什么名字?”

    看着认真点菜的欧晴,洪芸菲问。

    “我叫欧晴,晴天的晴。”欧晴抬起头来回视着洪芸菲,笑米米地答道。

    经过近半个小时的相处,欧晴对洪芸菲有种又敬又怕又喜欢的矛盾感觉。

    请陌生人吃火锅,她这是第一次,连她自己都觉得这种行为很可笑,可她却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眼前这祖孙俩,虽然看起来有些高不可攀,但她莫名就是喜欢。

    “多大了?”洪芸菲又问。

    “二十。”欧晴答。

    “本地的?”

    “嗯呢。”

    “什么工作?”

    “还在读书。”

    一问一答,欧晴渐渐有种自己好像正在接受户口调查的感觉。

    虽然觉得被一个陌生人问来问去有些怪怪的,但不善拒绝的她又不好意思不回答。

    “结婚了吗?”洪芸菲看了眼飘出香气的火锅,越问越*。

    欧晴汗哒哒,讪笑强调,“阿姨,我还在读书。”

    “有男朋友了吗?”

    “呃,那个……”欧晴悄悄咽了口唾沫,笑得有点不太自然,“有了。”

    哎,好烦恼啊,她不止不善拒绝,也不善撒谎啊!

    这阿姨看起来如此高雅,想不到竟如此八卦……

    欧晴在心里默默吐槽。

    “对你好吗?”洪芸菲动作优雅地吃着火锅,态度漫不经心,像个长辈一般关心询问。

    欧晴的脑海里浮现出严谨尧那张时刻饱含着宠溺的俊脸……

    “好!”她用力点头,唇角止不住地往上扬。

    一想到他,她就会情不自禁地笑。

    看着欧晴那一脸幸福满足的模样,洪芸菲似乎也有点被感染了,若有似无地扯了扯嘴角,“你喜欢他吗?”

    她的儿子,那么优秀,值得这样的好女孩倾心爱慕。

    “当然喜欢呀!”欧晴红着小脸连连点头,很大方地承认道。

    虽然觉得这样不矜持有点不太合适,但反正这祖孙俩只是陌生人,今天过后也许就再无交集……

    这样一想,她就不觉得害羞了。

    “他喜欢你吗?”洪芸菲又问。

    “嗯!”她还是毫不犹豫地点头。

    “你确定?”洪芸菲挑眉,目光带着质疑。

    “确定啊!”

    “凭什么确定?”

    “两个人在一起,对方喜不喜欢你是可以感觉得到的呀!”欧晴理所当然地说道。

    那些丈夫出轨而妻子最后才知道的奇葩事,她觉得多数都是妻子自欺欺人……

    每天与你同床共枕的人有了异心,你怎么可能感觉不出来?要么你的心根本不在丈夫的身上,要么就是你害怕家庭破裂不肯面对现实。

    所以,她能感觉到,严谨尧对她是真心的!

    “所以你不管做什么都是凭感觉的吗?”洪芸菲蹙眉,淡漠的语调似讥似讽。

    “谈恋爱当然要凭感觉啊,如果对一个人连感觉都没有,那又怎么在一起呢?”欧晴微微嘟嘴,理直气壮地轻声辩驳。

    洪芸菲哑然。

    好吧,这丫头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她竟无言以对。

    这时,火锅店的门口出现两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径直朝着欧晴和洪芸菲的方向走去。

    “婆婆。”

    来到欧晴和洪芸菲所在的桌位旁,走在最前面的罗婉月恭恭敬敬地朝着洪芸菲轻轻喊了一声。

    见有人来,欧晴下意识地朝着罗婉月看去,本是随意一瞥,却在看到罗婉月身后的女子时,霍然瞠大双眼。

    尤雅?

    “伯母。”

    在欧晴看到尤雅的那瞬,尤雅正低眉顺眼地对洪芸菲点头打招呼。

    洪芸菲点了下头,表示听到了,但并未叫罗婉月和优雅坐下,就让她们站在桌边等着,继续自顾自地吃着火锅。

    听到尤雅叫洪芸菲“伯母”……

    不可置信的目光在尤雅和洪芸菲的脸上来回流转,欧晴懵了。

    她们认识?

    而且好像关系还不错的样子……

    大脑一片混乱,欧晴的心在顷刻间被不安填满,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看着洪芸菲的脸,她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有点眼熟。

    嗯,眼前这个高不可攀的贵夫人,五官竟与严谨尧有几分相似……

    欧晴脸色微变,正襟危坐,整个人都不好了。

    “伯母,我已经给阿尧打过电话了。”尤雅再度开口,看着洪芸菲态度恭敬地报告道。

    阿尧……

    欧晴的心,狠狠一抽,紧接着坠入谷底。

    “嗯。”洪芸菲头也不抬地嗯了声,表示她可以继续说。

    “他说他现在在乡下,赶不回来。”尤雅一边说着,一边瞟了眼呆如木鸡的欧晴,得意的眼神夹杂着一丝轻蔑。

    尤雅给严谨尧打电话,并没说他的母亲洪芸菲来到C市且正在和他心爱的女人吃火锅。

    她若说了,严谨尧肯定得插双翅膀立马飞回来。

    所以严谨尧以为只是尤雅一个人来了C市,自然是不会搭理她的。

    “没事儿,工作重要,有欧小姐陪我吃饭也是一样的。”洪芸菲不紧不慢地说道,同时抬眸看了欧晴一眼。

    当意识到洪芸菲的真实身份时,欧晴如遭雷劈,完全无法反应。

    “婉月,小雅。”洪芸菲放下筷子,一边拿纸巾擦嘴,一边淡淡开口。

    “在。”

    “在。”

    罗婉月和尤雅异口同声地应道。

    “你们带楚斐出去逛逛,我想跟欧小姐单独聊聊天。”洪芸菲话是对着尤雅和罗婉月说的,目光却直直看着欧晴。

    “好的!”罗婉月点头应道,然后去牵儿子的手,“楚斐,走了。”

    严楚斐不想走。

    他还没吃饱呢!

    可是奶奶的命令就是圣旨,谁也不敢违抗。

    严楚斐无限怨念地跟着妈妈离开了火锅店,出门之际,忍不住回头又看了眼漂亮的大姐姐……

    有点恋恋不舍。

    多年以后,长大的严楚斐已经将有过一面之缘的欧晴忘得一干二净,可在他的潜意思里,却一直想要找一个温柔贤惠的太太,而这“温柔贤惠”的原型,就是欧晴……

    儿时觉得美好的东西,一直存在心底,误导了他的喜好,竟害他差点错失真爱……

    有时候就是这样,你觉得很美的东西,却并不一定适合你。

    所以长大后的严楚斐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温柔的小女人,可当他娶了一个凶悍的大女人后,才发现以前的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当罗婉月和尤雅离开之后,洪芸菲和欧晴面对面地坐着,沉默许久。

    而沉默中,欧晴像具没有生命的雕像一般一动不动,洪芸菲却继续吃着火锅,不亦乐乎。

    “怎么不吃了?”

    半晌后,洪芸菲暂停,抬眸看着欧晴。

    欧晴脸白如纸,喉咙里像是灌满了砂砾,吐字特别艰难,“你……”

    “嗯。”

    她才吐出一个字,洪芸菲像是知道她想问什么一般,直接承认。

    这明显已经被吓傻掉的小丫头,无非就是想问她是不是阿尧的妈妈……

    洪芸菲云淡风轻的一声嗯,像一记响雷,狠狠劈在欧晴的头上。

    欧晴脸如白纸,说不出话了。

    “怕我?”洪芸菲抬眸,轻勾唇角淡淡一笑。

    怕啊,肯定怕啊!

    欧晴狠狠攥紧双手,指甲深陷掌心却感觉不到痛,心里的不安如毒液般疯狂蔓延,以极快的速度渗入四肢百骸……

    其实她早就预料过会有今天,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更没想到会是在这样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面对这一切……

    “不用怕,我不吃人。”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