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43章:重新考虑
    洪芸菲还没来得及说话,倒是罗婉月先叫了起来。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首发【鳳\/凰\/更新快  请搜索//ia/u///】

    “什么?!都已经几个月了?我说小雅你怎么……”罗婉月叫得仿佛是自己丈夫出轨了一般,气急败坏,“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呢?”

    尤雅垂眸苦笑,“我以为他只是闹着玩儿的,没放在心上。”

    “不是我说你小雅,你呀就是太粗心了!这种事怎么能不放在心上呢?刚发现苗头你就该制止他的,怎么能放任别的女人接近他呢?你看看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可如何收场?”罗婉月皱着眉不赞同地看着尤雅,激动得口沫横飞。

    “我不是粗心,我是不敢管,因为我怕我管太多他会厌烦我……”尤雅越说越难过,已然微哽。

    “你管不了可以告诉我……婆婆啊!婆婆和我任何时候都会站在你这边,你有什么好担心的?!逼”

    罗婉月本是雄赳赳气昂昂地让尤雅直接告诉她就好,但紧要关头发现婆婆在场,连忙在后边补上“婆婆啊”三个字,虽然转换得略生硬,但她想总好过被婆婆瞧出她的目中无人要好得多。

    洪芸菲继续慢悠悠地品尝蛋糕,什么也没说。

    “我妈妈教导过我,男人若是在外面逢场作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好,所以我不想伯母因为此事烦心。”尤雅看着神色淡漠的洪芸菲,尽可能地把自己“温柔贤惠”的一面展现出来。

    “小雅,真是委屈你了,你说你这么善解人意,老四却不懂珍惜,他简直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罗婉月愤愤道,极力编排严谨尧的不是。

    突然——

    “好吃吗?”

    洪芸菲用下巴点了点罗婉月面前已经吃了一半的奶油蛋糕,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罗婉月愣了一秒,然后忙不迭地点头,“好吃!婆婆您要吃吗?我给您点一份——”

    “好吃还堵不上你的嘴?”洪芸菲凉飕飕地看着罗婉月,不紧不慢地吐出一句。

    “……”罗婉月呼吸一窒,喉咙顿时如同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掐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后知后觉地发现,婆婆大人好像生气了……

    罗婉月闭嘴,噤声,低下头默默吃蛋糕。

    “这个味道不错,尝尝。”洪芸菲动作优雅地叉了一小块水果蛋糕放在尤雅面前的碟子里。

    尤雅觉得,洪芸菲此举是在向她示好。

    罗婉月刚才愤愤不平地数落严谨尧的不是,让尤雅有种严家理亏的错觉,加上此刻一贯高高在上的洪芸菲竟主动给她分蛋糕,她更是觉得严家害怕失去她这个未来的四儿媳……

    “谢谢伯母。”尤雅挺了挺背脊,不卑不亢地礼貌道谢,洪芸菲的一块蛋糕让她瞬间变得底气十足。

    洪芸菲将尤雅挺腰的细微变化尽收眼底,唇角微不可及地扯了扯,隐隐泛起一抹无声的冷笑。

    “小雅。”

    半晌后,洪芸菲缓缓开口。

    “伯母您说。”

    “你是怎么想的?”洪芸菲抬眸,目光锐利地看着尤雅。

    “……”尤雅咬着唇,欲言又止,一脸凄怨。

    “没关系,有什么想法但说无妨。”洪芸菲和蔼可亲地轻轻一笑,难得如此平易近人。

    洪芸菲越是这样轻言细语,尤雅底气越足。

    她越发肯定洪芸菲很重视她……

    就算不是重视她,那也是重视尤家的家世背景和人脉关系。

    “伯母,我已经等了阿尧三年了!”尤雅重重叹了口气,怨气深重地说道。

    “嗯,我知道。”洪芸菲点头,垂着眸慢条斯理地喝果汁。

    “我妈妈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我都三岁了!”尤雅加重语气,一脸委屈和幽怨。

    “所以?”洪芸菲抬眸,凉飕飕地看着尤雅。

    尤雅狠狠咬了咬唇,带着一丝负气的意味,微哽,“我等不起了……”

    洪芸菲双眼微微一眯。

    “啊?小雅!你可千万不能这样想啊,如果你不要我们阿尧了那我们阿尧可怎么办?”

    一直闷头吃蛋糕的罗婉月闻言,立马又咋咋呼呼地叫了起来。

    尤雅满心苦涩,红着眼难过哽咽,“二嫂,现在明明是阿尧不要我啊……”

    “他这会儿是脑子进水了——”

    哐……

    罗婉月话音未落,洪芸菲突然将手里的果汁杯放在桌上,发出一声恰到好处的响声。

    不算重,但也不轻。

    却如重锤般敲在罗婉月的心上,让她莫名就闭上了嘴。

    罗婉月下意识地转眸看向婆婆大人,只一眼,就被婆婆大人满身的寒气给吓得打了个寒颤。

    洪芸菲却看都不看罗婉月,而是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小男孩。

    “楚斐。”

    “奶奶。”六岁的严楚斐一直低着头玩儿手里

    tang的玩具枪,听见奶奶在叫自己,立马抬头回应。

    大人说话他听不懂,所以就低着头自己玩自己的,刚买的新玩具,正新鲜着呢!

    “那边有卖糖葫芦的,你去帮奶奶买一个可好?”洪芸菲噙着慈爱的微笑,揉揉孙子的小脑袋,柔声说道。

    “好啊!”严楚斐用力点头,满口答应。

    洪芸菲抬眸看向罗婉月。

    “呃,那个……”接收到婆婆大人看似平静实则犀利无比的目光,罗婉月只得站起来,尴尬地讪笑,“那婆婆您跟小雅先聊着,我带楚斐去买糖葫芦。”

    罗婉月知道,婆婆这是嫌自己话多,故意把她支开。

    “嗯。”洪芸菲淡淡发出一声鼻音表示同意。

    罗婉月即便万般不愿,也不得不牵着儿子朝出口走去。

    待罗婉月离开之后,洪芸菲看向尤雅,“你可以继续说了。”

    “伯母,您也是女人,您应该明白女人的青春是很短暂的!”尤雅觉得今天是自己翻身的好时机,她要好好把握。

    “我明白。所以?”洪芸菲从始至终都很平静,懒懒淡淡的语调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尤雅藏在桌下的手狠狠攥紧,暗暗咬紧牙根,偷偷给自己加油打气。

    沉默了几秒,她鼓足勇气抬高姿态,故作冷漠地说道:“我想我得重新考虑一下了!”

    洪芸菲看着尤雅。

    尤雅被洪芸菲不冷不热的眼神看得心里一阵阵发悚,竟莫名其妙地感到心虚和恐慌。

    这一瞬,她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不祥预兆……

    “嗯,是得好好考虑。”洪芸菲点头,慵懒轻吐,然后又慢悠悠地补上一句,“不止是你。”

    不止是你……

    意味深长的四个字,让尤雅脸色蓦地一白。

    她狠狠蹙眉,失声呐呐,“伯母您……”

    “我想阿尧会很乐意‘考虑’的!”洪芸菲刻意咬重字音,唇角冷笑更甚。

    “伯母!”尤雅花容失色,心底已然方寸大乱。

    至此,她终于知道自己做了蠢事,很显然她的自以为是已经惹怒了洪芸菲……

    果然!

    “小雅,我希望你明白,我的阿尧绝对是这世上最好的男人,他值得你等!当然,如果你不愿意等,我可以代表整个严家告诉你,我们严家决不强求,同时也祝你早日找到如意郎君!”洪芸菲面无表情,不怒自威,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决不强求……

    祝你早日找到如意郎君……

    尤雅闻言,吓得忙不迭地死命摇头,“伯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说不等他,我……”我只是怕等到最后,他还是瞧不上我。

    她哽咽,后面的话太过难堪,她说不出口。

    洪芸菲一句话,直接让前一刻还端着高姿态的尤雅瞬间坠入泥潭,灰溜溜地摆低自己的姿态。

    洪芸菲沉默,讳莫如深地看着尤雅。

    见洪芸菲有了放弃她的念头,尤雅吓得不行,连忙信誓旦旦地表明自己的态度,“伯母,我爱他,我会一直等他!哪怕再等三年我也甘之如饴!”

    “不用三年,两个月就够了。”半晌后,洪芸菲淡淡吐字。

    两个月就够?

    什么意思啊?

    意思是两个月后她就可以嫁入严家了吗?

    尤雅的心,狂跳不止,双眼顿时闪闪发亮,惊喜交加地看着洪芸菲,激动得声音都发颤,“真的吗伯母?!”

    “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