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42章:谁是你夫人啊?!
    嗯,越幸福,越不安。

    这样的不安,持续到某一天,她遇上一个年逾半百的贵夫人……

    度过了一个极其甜蜜的寒假,欧晴开心得都要忘了今夕是何夕,直到开学的前两天,她才想起有好多学习和生活用品需要购买。

    上午十点左右,欧晴坐了严谨尧的顺风车去商场。

    车子停在商场门口的大马路边,严谨尧转头看着副驾驶里的小女人,问:“真不用我陪你?”

    “不用啦,你两个小时后不是要去乡下么?”欧晴摇头,抬眸瞟了他一眼。

    “你最重要!”严谨尧说,脸不红气不喘,情话说得信手拈来。

    在欧小晴面前,严谨尧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冷峻的美男子了,私底下他不止变得毫无节操,甚至还能时刻哄得她心花怒放。

    没错,欧小晴又脸红了。

    羞恼地瞪他一眼,她娇嗔,“快去吧,赵宇这会儿估计都等急了。”

    赵宇这会儿……

    而不是赵宇他们这会儿……

    此刻在等他的,不止是赵宇,还有许骅兆和付千波。

    然而他家小女人却只提了赵宇……

    占有欲极强的男人吃醋了,不高兴了,有小情绪了。

    “你很喜欢赵宇?”黑眸危险地眯了眯,他挑眉睨她,酸溜溜地哼问。

    犹记得,最初相识,她的第一目标就是赵宇……

    严谨尧对此事可谓是耿耿于怀。

    欧晴一怔,眨了眨眼,然后略微思考了下,坦荡说道:“也没有很喜欢啦,一般般吧。”

    她的语气闲散,漫不经心。

    “你总提他名字!”严谨尧俊脸阴沉,额头上就差写上“我吃醋了快来哄我”几个字。

    欧晴眼珠子转啊转,像是在仔细回想,“有吗?”

    “有!”他瞪着她,凶巴巴地吐出一个字。

    “没有吧……”欧晴噘嘴挠,一脸困惑。

    他用了“总”字,便是说她很频繁地提过赵宇,可她想来想去都想不起来自己啥时候有“总”提赵宇的名字啊。

    “说!你是不是特别喜欢他?”

    他倏地向她倾靠过去,凑近她的小脸阴测测地逼问。

    特别……

    喜欢……

    欧晴嘴角抽了抽,哭笑不得地瞥了他一眼,无语地娇嗔,“没有呀……”

    “那为什么明明他们三个都在等我,你却只提赵宇?”他不依不饶,越想心里越不痛快。

    “……”她默默地看着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

    “嗯?!”他皱着眉头,目光犀利地盯着她的眼,非要她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不可。

    “因为他的名字只有两个字,喊起来比较顺口嘛!”欧晴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叫道。

    可不嘛,付千波和许骅兆都是三个字的,毕竟她这么懒,能省一字是一字,潜意识里自然会选择两个字的赵宇呗。

    所以这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真是的!

    严谨尧眯眸,“真的只是因为顺口?”

    “我发誓!”她竖起三根手指,已是被他烦得不行。

    他抓住她做发誓状的小手,包裹在手心里不让她动不动就发誓,另一手在她脸颊上刮了刮,问:“那你是不是只爱我?”

    “嗯!”她用力点头,大方承认毫不扭捏。

    她太清楚这男人有多霸道了,这些日子她深有体会,所以她早已将识时务者为俊杰运用得驾轻就熟。

    严谨尧灼灼的目光咄咄逼人,“永远?”

    “嗯!”她继续点头。

    这男人有时候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非要她哄,她若对他说点什么好听的,他能乐得一整天都唇角带笑。

    “你只会‘嗯’?”严谨尧不满意,板着俊脸冷哼。

    欧晴默默吁了口气。

    她身子一侧,面对着他,唇角勾起笑靥如花,“是啦是啦,我爱你,我永远爱你!嗯,只爱你!!”

    她笑得太甜,承认得太过爽快,看起来反倒有种敷衍意味。

    “很不耐烦?”他黑眸半眯,寒光四起。

    “没呀……”

    “哼!”不等她说完,他就不悦地哼了一声。

    欧晴哭笑不得,心里的白眼都快翻到后脑勺了。

    忍不住再一次嫌弃,这男人可真难伺候,又啰嗦又矫情!

    嗯,矫情死了。

    时间差不多了,再耗下去他要迟到了……

    欧晴妥协。

    凑过去在他嘴角轻轻吻了一下,她说:“我爱你,只爱你。”

    声音很轻,却格外认真。

    严谨尧心里甜滋滋的,终于满意。

    抬起与她十指紧扣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一吻,他不厌其烦地又问:“确定不要我陪?”

    “真的不用!你别老把我想得像是生活不能自理似的行不行?”她嘟嘴嗔怨。

    嗯,他真的太宠她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飞了,总是表现得像是恨不能把她拴在裤腰带上时刻带在身边一般。

    让她欢喜又无奈。

    严谨尧也觉得自己太在意眼前的小女人了。

    其实这样很不好,可他就是控制不了。

    他管不住自己的心,眼睁睁看着她一点一点地钻进他的心里,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毫不客气地将他的整个心房完全占据。

    这个惹人怜爱的小东西,总是让他放心不下,怕她被人欺负,怕她不懂照顾自己,怕她没有他在身边会伤心落泪……

    时间真的差不多了。

    “去吧!”严谨尧亲昵地拍拍欧晴的小脸,虽然不舍,但也不得不无奈放人。

    欧晴不想害他迟到,二话不说就伸手去推车门。

    “等等!”他突然又喊。

    她回头看他,发现他正一脸不悦地冷睨着她。

    “嗯?”她莫名其妙,不明所以。

    严谨尧嘟起自己的嘴朝她面前凑过去。

    索吻。

    欧晴见状,俏脸一红,心虚地朝着车窗外看了看,发现从他们车子旁边经过的行人有点多……

    “有人……”她羞恼地小声拒绝。

    这商场门口人来人往的,他竟然还敢提出这样的要求,要不要脸啊!

    严谨尧可不管有人没人,嘟着嘴冷冷看着她,抓着她的小手不肯不撒手,一副她不亲就不让她下车的架势。

    面对不要脸又不要皮的男人,欧晴从来都只有妥协的份儿。

    转眸快速地瞟了眼车窗外,见此刻车外正好无人经过。

    抓住时机,她朝着他嘟起的唇就吻上去……

    “唔……”

    她本想蜻蜓点水,哪知狡猾的男人却不肯轻易放过她,在唇与唇相触的那瞬,他的大手也同时扣住了她的后脑。

    彼此的唇,便结结实实地贴在了一起。

    欧晴又羞又急,怕被人看见,因为他连车窗都没关上啊啊啊!

    她急得攥拳打他,他却老神在在,眉眼弯弯笑得又贼又坏,像是故意逗弄她一般。

    不过还好他并没有很过分,只是贴着她的唇,然后轻轻(口允)了一口……

    可即便是这样,欧晴还是羞得不行,小脸烫得都可以煎蛋了。

    当又有人从车窗外经过时,他终于大发慈悲,很及时地放开了她。

    欧晴连忙正襟危坐,低着头心虚又窘迫。

    直到陌生的行人走了过去,她才有勇气抬起头来,朝着厚脸皮的男人瞪了一眼,“讨厌!”

    小女人的娇嗔对男人来说如同一根羽毛挠在心上,酥得不要不要的。

    他目光灼灼都看着她害羞的小模样,像只偷腥成功的老狐狸,笑得那叫一个心满意足。

    “商场人多,注意安全!”他宠溺地揉揉她的脑袋,不放心地柔声叮嘱。

    欧晴闻言,哭笑不得地翻了个白眼,“拜托,我只是去买点东西,又不是去炸碉堡,哪有什么危险啊!”

    她云淡风轻的态度令他微微拧起了眉头,俊脸一沉,严肃轻斥,“知道全国每天会发生多少起意外事故吗?知道什么叫‘意外’吗?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就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你懂吗?”

    “……”欧晴默默地看着对自己说教的男人,服了。

    “你就是大大咧咧的,总是犯迷糊,不听话以后就不许一个人出门!”见她不以为然,他怒,威严十足地冷冷喝道。

    不许一个人出门……

    那她岂不是连人身自由都没有了?

    欧晴悄悄咽了口唾沫,连忙像是保证般用力点头,“知道了,我会注意安全的!”

    见她态度端正,他比较满意,修长食指在她脑门上轻轻一戳,宠溺轻啐,“真是个笨丫头!”

    又嫌她笨……

    “你才笨!”她不悦,反射性地回嘴。

    他却不恼,还一本正经地点头道,“嗯,不然我怎么会这么爱你!

    欧晴愣了一下。

    听到他说爱她,她内心是欢喜的,只是欢喜还没来得及在心里蔓延,她就发现他的话里面有病句。

    “严谨尧你什么意思啊?”美丽的小脸倏地一沉,她蹙眉瞪他。

    “嗯哼?”他懒洋洋地轻哼,不答反问。

    “你嫌弃我是不是?”她气呼呼地鼓起腮帮子,忿忿质问。

    “夫人这话从何说起?”他轻勾唇角,似笑非笑的模样看起来坏坏的。

    她气愤填膺,“你是不是在说我差劲儿到只有笨蛋才会喜欢?”

    “夫人你这是在骂我呢还是在骂你自己?”他啼笑皆非,慵懒的语气透着浓浓的无奈和宠溺。

    “哼!你明明是在——”她说着说着就猛然反应了过来,霍然瞠大双眼看着他,震惊又羞愤地大叫:“严谨尧你干吗乱叫?谁是你夫人啊!”

    “你说呢?”他冲她眨了眨右眼,唇角勾勒着一抹邪魅的弧度,逗她逗得不亦乐乎。

    她说……呢?

    她才不说呢!!

    “懒得理你。”她红着脸小声嘟囔,然后忙不迭地推门下车。

    严谨尧没有再留她,而是对着正欲关车门的她严肃叮嘱,“注意安全,买完东西早点回家!”

    “知道了啦。”她娇媚地瞥他一眼,嗲嗲道,软软糯糯的声音格外好听。

    严谨尧心都酥了。

    他噙着笑,薄唇微微一嘟,隔空吻了她一下。

    欧晴俏脸一红,被他略显轻浮的举动惹得心脏噗通噗通如小鹿乱撞。

    不敢再看他,她转身,一溜烟往商场里跑去。

    严谨尧侧着身,一手搭着方向盘,一手搭着椅背,极尽深情地看着匆匆而去的小女人。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商场大门之内,他才依依不舍地启动车子,离开。

    殊不知,一场风暴,正朝着深深相爱的他们缓缓逼近……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商场二楼。

    一家甜品屋里,靠窗的位置坐着三个女人,以及一个约莫五六岁的男孩子。

    三个女人,一个年逾半百,另外两个二十几岁的模样,三人年龄虽有差距但同样气质不凡,举手投足间尽显尊贵气息。

    洪芸菲、罗婉月以及尤雅,俱都将楼下街边那一对情侣难分难舍的一幕瞧了个清清楚楚。

    当严谨尧的车从商场门口开走的那刻,罗婉月就再也忍不住了,看向对面的洪芸菲,气愤填膺地说:“婆婆,您看看这老四,真是过分!大过年的不在家陪您尽孝道,却在这边跟个来历不明的小妖精搅在一起,简直是不把您放在眼里!”

    洪芸菲的神色是一贯的淡然,若有所思地看着小儿子开车离去的方向,对二儿媳煽风点火的话充耳未闻。

    “真不知道老四是怎么想的,放着小雅这么好的姑娘不爱,非要在外面跟个狐狸精勾勾搭搭,这么委屈小雅他也不怕亏心!”罗婉月一脸愤慨,为尤雅抱不平,那激动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尤雅是她亲妹妹呢。

    其实罗婉月一直以来都很讨厌严谨尧。

    为什么呢?

    因为严谨尧是严家的宝!

    公公婆婆偏爱他,他的三个兄长也处处让着他,就连家里的佣人都特别维护他。

    所以罗婉月嫉妒严谨尧。

    嫉妒他比自己丈夫更受公婆宠爱,嫉妒他比自己丈夫更受家族器重,嫉妒他可以嚣张狂妄却不会被婆婆责罚。

    反正她看严谨尧是各种讨厌。

    当然,她讨厌严谨尧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就是他不甩她!

    她嫁进严家六七年了,可他叫她二嫂的时候可谓是屈指可数,一年都难得叫一声。

    如此没礼貌,让她如何喜欢得起来?

    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只恨家里所有人都偏袒他,而今天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说他坏话,这么好的机会她怎能错过!

    洪芸菲凉飕飕地看了罗婉月一眼。

    罗婉月这会儿沉浸在可以对严谨尧落井下石的喜悦中,并未发觉婆婆大人的脸色正在逐渐变冷。

    在瞥了二儿媳一眼后,洪芸菲转眸看向坐在二儿媳身边一脸伤心难过的尤雅,“见过?”

    “见过。”尤雅红着眼眶,轻轻点头,知道洪芸菲是在问她是否早就见过欧晴。

    亲眼目睹了严谨尧和欧晴在车里那浓情蜜意的一幕,尤雅心里好恨啊!

    自己深深爱着的男人却对别的女人那般宠爱,怎能不叫她恨之入骨?!

    嗯,在看到严谨尧和欧晴的互动之后,尤雅恨欧晴,恨不得她死!

    “多久了?”洪芸菲垂眸,举止优雅地舀了一勺蛋糕喂嘴里,状似漫不经心地又问。

    尤雅的眼眶更红了一分,脸上写满了委屈二字,“有几个月了。”

    洪芸菲还没来得及说话,倒是罗婉月先叫了起来——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