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41章:江山美人他都要!
    “嗯!”洪芸菲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对小儿子微微一笑,“但是老四啊,你也不得不承认,我想要的或许不是你喜欢的,但对你以及对严家而言,却是最好的!”

    却是最好的……

    洪芸菲的表情和语调都非常平静,像是聊天一般不紧不慢,笑容看似和蔼可亲,实则压力十足。

    严谨尧的心,往下一沉,竟无言以对。

    沉默半晌,他说:“抱歉母亲,我还没准备好。”

    “再给你三个月怎么样?”洪芸菲垂着眸,优雅从容地用茶盖轻轻拨开茶杯里漂浮在茶面上的茶叶。

    三个月?

    严谨尧心脏一紧,神色凝重,“母亲——”

    “老四啊,女人的青春不等人!”洪芸菲缓缓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小儿子,犀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我觉得一个‘三年’已经足够了,你说呢?”

    从始至终母亲都没有说过一句重话,就像是母子间的闲聊一般云淡风轻,可严谨尧知道,母亲这是在向他下最后通牒。

    他的眼角余光瞟了眼书桌上的台式钟表……

    “母亲说的是。”他微微点头,表示受教了。

    “那三月之期,可有异议?”洪芸菲问。

    “……没有!”严谨尧顿了一秒,然后摇头,时间紧迫只能暂时敷衍。

    洪芸菲满意。

    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她点了点头,“去吧。”

    严谨尧立马转身朝着书房外走去。

    “老四!”

    出门之际,身后突然又传来母亲凉飕飕的声音。

    他顿住,回头。

    “我希望从这一刻起,你在做任何决定之前……”洪芸菲缓缓转头与小儿子对视,顿了顿,才道:“先想想自己姓、什、么!”

    最后三个字,一字一顿,暗示意味颇浓。

    严谨尧懂。

    母亲的潜台词是——

    你姓严,所以许多事你都没有选择的权利!

    严谨尧知道,母亲这是在提醒他,让他别忘了自己的肩上背负着怎样的重担……

    这世间,好与坏是成正比的。

    比如世人都希望自己能出生在一个尊贵的家族里,可在拥有衣食无忧的物质生活的同时,也会失去自由和选择……

    “身不由己”四个字,便是生在大家族里最悲哀且最真实的写照。

    所以,当你得到了一些东西,同时也会失去一些东西,

    其实不用母亲提醒,严谨尧一直都牢牢记得,自己是整个严家的希望!

    该尽的责任他不会推卸,但想要的人,他也不会放手!

    所以——

    江山美人,他都要!!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大年除夕夜,鞭炮声一阵接着一阵,吵得人无法安然入睡。

    越是接近午夜时分,炮竹声越是此起彼伏,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

    欧晴知道,C市的除夕夜,鞭炮声会响一整夜。

    所以今晚,别想睡觉了。

    不过就算没有鞭炮声,她也是睡不着的。

    因为她的心里想着那个远在帝都的男人,想得抓心挠肝,想得茶饭不思,想得夜不能寐……

    越是在整个世界都沉浸在欢乐的时刻,她越觉得孤独和寂寞……

    想他!

    很想很想!

    多想他能立刻出现在自己面前啊,多想在这跨年之际与他一同度过啊,多想在新年的第一天得到他的拥抱和亲吻啊……

    还有一个小时就是新的一年了。

    看来她注定得一个人跨年了。

    欧晴情绪低落地窝在沙发里,瘪着嘴怏怏不乐。

    眸光流转,看到电视柜旁的烟花炮竹,心里更是难受得不行。

    那是她前几天与他一起去购买年货的时候买的,当时她以为他会留在C市陪她一起过年,所以就买了烟花想等今晚他放给她看的……

    可烟花犹在,他却远在千里之外。

    欧晴看着烟花,想,既然买了,那就算只有她一个人也得放啊,若非要等他回来再放的话就没有年味儿了吧。

    没有他,这年也得过的不是么。

    悲伤是过,快乐也是过,他只是离开两天而已,她实在没必要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对不对?

    嗯,欧晴,就算只有你一个人,你也该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你得对自己负责!

    只是小小的别离你就如此煎熬,那万一哪天他不要你了……

    你岂不是活不下去了?

    不不不!

    欧晴,你不能这样!

    你不能把他当成你的全部,那样你会失去自我,而失去自我的女人是很可悲的……

    欧晴倏地跳起来,冲进厨房拿了一盒火柴,然后抱上烟花爆竹就出了门。

    到了楼顶,发现本是漆黑的夜空被四周升空的烟花照得亮若白昼,新年的气息浓烈无比。

    有欢声笑语在周围的天台上响起,欧晴就算一个人在楼顶上,也不觉得害怕。

    看着五颜六色绚丽多彩的烟花在或近或远的天空炸开,欧晴充满郁结的心情终于有所好转。

    强迫自己高兴起来,她兴冲冲地抽出一根可以拿在手上的小烟花,小心翼翼地划亮火柴,把小烟花点着。

    小烟花发出耀眼的白光,噼噼啪啪地轻响,虽不及天空的烟花耀眼夺目,但也有一种小清新的美。

    她点了一根又一根,痴痴地看着小烟花在自己的手里燃尽,努力沉浸在这短暂的美好里。

    当又一根小烟花燃尽,她准备再拿一根继续点的时候,一双大手突然从她身后搂住了她的腰肢……

    “啊!”

    欧晴放声尖叫,吓得整个人跳起来,本能地猛然回身将身后搂住自己的人狠狠推开。

    她三魂吓掉了七魄,根本来不及去感觉什么,第一反应就是远离危险,保护自己。

    她的心,被吓得怦怦直跳,推开他后就连连后退,同时惊慌失措地到处看,想要找个什么武器来自卫。

    无人的楼顶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她觉得是坏人,在绝望的一瞬间,她甚至想,如果真是遇上坏人了,那她就从这楼顶跳下去好了……

    正在这时——

    嘭!

    一颗烟花在对面阳台突然冲上夜空,然后炸开。

    随着烟花爆开的巨响,漆黑的四周亮若白昼。

    于是惊魂未卜的欧晴看清了距离自己只有几步之遥的男人……

    顿时呆如木鸡。

    严谨尧嘴角噙笑,满目深情地看着他家小兔子被惊呆的小模样,好笑又心疼。

    嘭、嘭、嘭……

    四目相接,在一声声烟花炸开的大响中,两人深深对视着。

    虽然才分开两天,但彼此的眼底都有着浓浓的思念,俱都舍不得眨眼。

    仿佛一眨眼,对方就会消失不见……

    她的心,噗通噗通地狂跳着,甚至越跳越快,刚才是因为害怕,现在是因为狂喜。

    她瞠大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不敢相信。

    看着看着,她就红了眼眶,要哭了……

    看着呆呆的小女人,严谨尧先是觉得好笑,紧接着又觉得心酸。

    他的小东西,一个人孤零零的来楼顶放烟花,小模样看起来真可怜……

    从帝都到C市,耗时三个小时,他下了飞机就马不停蹄地往家里赶,激动地打开家门却发现屋里没有她的踪迹。

    拧眉看着空无一人的客厅,他沸腾的心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有点懵。

    他暗忖这么晚了她怎么不在家,以为她是回家过年了,可紧接着他发现屋里的灯都还亮着……

    这说明她没回去。

    他很快就猜到了什么,转头朝着电视柜看去,果然看到前两天买的烟花炮竹不见了。

    于是他立马又蹭蹭蹭地往楼顶跑。

    三步并作两步,他一口气跑上楼顶,然后就看到他的小女人……

    看到她的那一瞬,他悬着的一颗心才总算回归原处。

    终于踏实了。

    他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点了一根又一根小烟花,烟花的光照亮了她的小脸,然而她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喜悦。

    她只是很平静地看着小烟花一点一点地燃尽,然后又默默再点另一根,无声循环。

    他很清晰地感觉到,她娇小的身体里,透着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忧伤和落寞……

    心,狠狠一抽,疼得很。

    她的小东西,如果没有他在身边,可怎么办?

    他不过才离开两天,她就把自己弄得这么可怜,让他以后还怎么敢把她一个人丢在家里?

    当对面天台的烟花放完,黑暗中,他朝着僵在原地无法动弹的她缓缓走去。

    他走到她的面前,抬手轻抚她冰冷的脸颊,心疼至极。

    “你……”

    欧晴红着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模糊的脸,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颤抖得如风中落叶。

    感觉到正轻抚着自己脸颊的大手是如此真实的存在着,她激动得一颗心都快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了。

    他他他……

    真的回来了吗?!

    倏地,她伸手在他腰侧狠狠揪了一把。

    “啊!”严谨尧惨叫一声,捂住腰侧哭笑不得地大骂,“小混蛋!你想谋杀亲夫啊?!”

    他会痛……

    他真的回来了!!

    她双眼骤亮,仰着小脸欣喜若狂地看着他,高兴得舌头都捋不直了,“你你……你不是在帝都吗?怎么……怎么回来了啊?”

    他不是说要初二才会回来的吗?怎么年还没过就回来了呢?

    “不想我回来吗?”他拧眉睨她,故意曲解她的话。

    她使命摇头,紧接着觉得不对,又狠狠点头,且毫不扭捏地大声说道:“想!”

    严谨尧满意。

    唇角上扬,他噙着笑,问:“那我现在回来,开心吗?”

    “嗯嗯嗯!”她点头如捣蒜,特别诚实特别大方。

    开心开心,简直太开心了!

    开心得她都……

    哭了。

    嗯,哭了。

    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面对他的温柔,她莫名就委屈得不行。

    看到她突然落泪,他心慌又心疼,忙不迭地张开双臂将她整个纳入怀中,拧着眉无奈又不解,“傻丫头,好好的哭什么?”

    “我以为……以为……”她的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将小脸埋在他的胸膛上,狠狠哽咽。

    “以为什么?”他轻轻拍着她因为哽咽而微微起伏的背部,低头凑近她的耳畔,声音温柔得可以溺死人。

    以为这个新年,会自己一个人孤独地度过……

    欧晴瘪嘴委屈,不好意思说。

    他松开她,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在烟花炸开那一闪一闪的亮光中,深深凝睇着她梨花带雨的小脸,“是不是想我了?”

    “嗯嗯!”她用力点头,小模样乖巧又可怜。

    严谨尧心疼死了。

    “小东西,我也想你……”他贴着她的唇幽幽喟叹,在她微凉的唇瓣上一下一下轻轻摩挲,倏地将她抱进,紧得像是恨不能把她勒进他的身体里,同时咬着牙根像是爱恨不能般恶狠狠地说:“想死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在何时对她有了如此深的感情,竟深到离开一秒都觉得浑身难受的地步。

    楼顶之上,寒风呼啸,可相拥的两人却一点都不觉得冷。

    两人都特别满足,仿佛拥着对方,就拥有了全世界。

    被他紧紧抱着,她的下巴搁在他的肩上,被迫仰着小脸望着烟火绚丽的夜空。

    “你怎么回来了呀?”她忍不住好奇地问,隐隐也有些担心。

    他本是回去过年的,可这年还没过完又回来了,他的家人不会生气吗?

    “想你。”他吻吻她的耳朵,深情款款地低声说。

    想你……

    简单直白的两个字,让欧晴的心,甜似蜜。

    一扫先前的忧伤,她此刻的心情好得不得了,将小脸埋在他的颈窝里,撒娇地蹭啊蹭。

    严谨尧被小女人蹭得心神荡漾。

    “冷不冷?”他用脸颊亲昵地碰了碰她的额头,关心地问。

    她轻轻点头,“有点。”

    “那回家了好不好?”

    “好。”

    于是他牵着她的小手将要走。

    哪知她不动。

    “嗯?”他回头,不解地看她。

    不是说“好”吗?怎么又不肯走了呢?

    欧晴轻咬唇角,羞涩地瞄了他一眼,然后用嘴努努他的后背,“你背我。”

    娇滴滴的声音,软软糯糯的格外好听。

    看着对自己撒娇的小女人,严谨尧的心都快化了。

    二话不说,他背对着她单膝跪地。

    欧晴笑得甜蜜蜜,往他背上一趴,双臂自动自发地抱着他的脖子。

    严谨尧站起身,将背上的小女人往上颠了颠,然后背着她往楼下走。

    欧晴觉得自己的心里住着一个小恶魔,大悲大喜之后,小恶魔就溜了出来……

    她压抑不住心里的欢喜,一改往常的矜持,破天荒地想要主动撩、他……

    严谨尧走着走着,就感觉到小女人在(口允)他的脖子。

    高大的身躯微微一僵,他不可置信地偏头看她,做梦都想不到他害羞又腼腆的小女人会如此主动。

    而当他偏头看她的那瞬,她抬起头来就往他唇上啄了一口。

    啵儿的一声,格外响亮。

    严谨尧忍不住溢出两声愉快的轻笑,深深看她,“这么开心?”

    “嗯!”她点头承认,笑得一脸娇羞。

    本以为要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过新年,怎知他突然赶了回来,叫她如何不喜?

    看到心爱的小女人如此开心,严谨尧特别满足,将脸颊往她唇边凑,“再亲一下。”

    她二话不说就掰过他的脸,嘟起小嘴就用力吻上他的唇……

    他本是要求亲脸,她却直接吻唇,热情得让他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他家小兔子今天怎么这么乖啊?!

    简直要迷死他了!

    灯光昏暗的楼道里,他停下脚步,愉快又满足地享受着她难得主动的吻……

    她学着他曾对她的那样,撬开他的牙齿,溜进去……

    严谨尧呼吸一紧,整个人瞬间被点燃。

    黑眸一眯,他反手勾住她的腰,将她往前一捞……

    转瞬间,她就从他的背上被他捞到了前面,被他熊抱在怀。

    如此面对面,更方便彼此互动,她依旧抱着他的脖子,继续吻他……

    严谨尧抱着怀里的小女人蹭蹭蹭往楼下走,被她惹得快忍不住了,一心只想快点回到家。

    看到他猴急的样子,她小脸微红,很清楚他想干什么。

    “嗤……”

    唇上突然一疼,严谨尧拧眉,抽了口凉气。

    小东西使坏,在他唇上咬了一口,有点疼。

    黑眸一眯,他故意很凶地瞪她,“小坏蛋!想找打?”

    她看着他笑,然后又去咬他的耳朵……

    严谨尧要疯了。

    一边偏头躲避她的唇,一边加快脚步往家里走。

    欧晴像玩上瘾了一般,他越不让她咬,她就越要去追他的唇……

    终于,他们回到了家里。

    严谨尧直接抱着小女人走向卧室。

    “啊……”

    将她往牀上狠狠一丢,然后在她的惊呼声中,他高大挺拔的身躯将她整个覆压。

    被小恶魔控制了理智的欧晴今天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完全不见往日的羞涩,大方得让严谨尧惊叹连连。

    当他低头去吻她的时候,她已经微微张嘴迎接他了……

    当他因为心急而扯不开她的扣子时,她自行解开……

    当他剥掉彼此最后的屏障,她竟一把抓住以前连看都不敢看的那个物体……

    严谨尧惊喜得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

    他吻她,她回应,唇齿相嵌,气息相融……

    两人都急不可耐,恨不得立马拥有对方……

    窗外,喜庆的炮竹声依旧此起彼伏。

    屋内,彼此深爱的两人毫无保留地给予对方极致的快乐。

    除夕夜,疯狂而美好……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整个正月里,欧晴被男人宠得像是泡在蜜罐里一般,别提多甜蜜了。

    然而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杞人忧天,甜过之后,竟隐隐有些不安。

    嗯,越幸福,越不安。

    这样的不安,持续到某一天,她遇上一个年逾半百的贵夫人……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