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39章:无价之宝
    正在这时,一名服务生端着两杯热果汁从尤雅的身边经过。

    “啊……”

    当服务生走到尤雅边上的那瞬,不知怎地脚下一滑,手里的托盘竟直直朝着尤雅扣去……

    于是在尤雅的惊叫声中,两杯果汁尽数倒在了她的身上。

    尤雅怒不可遏。

    她低头,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被果汁侵染的纯白外套,从未有过的狼狈和难堪。

    这突如其来的一场意外,不止惹怒了尤雅,也惊呆了欧晴。

    欧晴知道幸灾乐祸很不道德,可看到趾高气扬的尤大小姐居然也有今天……

    怎么办?她忍不住想笑耶!

    “你——”尤雅的脸色青白交加,猛地抬起头来狠狠瞪着冒失的服务生。

    年轻的女服务生被她凶狠的目光瞪得一颤,手足无措地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一边道歉一边颤抖着双手想要去帮她擦拭衣服上的污渍。

    可服务生的手还没触碰到尤雅的衣角,就被尤雅狠狠挥开。

    “你泼了我一身一句对不起就想算了?你知道我这件衣服有多贵吗?你们经理呢?叫你们经理马上滚过来!”尤雅气得完全忘记了自身形象,近乎歇斯底里地大吼,往日的优雅和端庄已是荡然无存。

    看到高贵的尤大小姐一秒钟变泼妇,欧晴微蹙着黛眉缩了缩肩,有点惊讶。

    她还以为名门闺秀是没有脾气的呢,原来也会发飙啊……

    由此可见不管是皇亲国戚还是平民百姓,说白了也只是个人。

    既然都是凡夫俗子,老整高人一等那套又有什么意思呢?

    她尤雅不过是投胎投得好了一点,出身好并非她的功劳,却有着如此旺盛的优越感真的不觉得羞愧吗?

    欧晴在心里默默吐槽。

    听到尤雅大呼小叫的要找经理,服务生一脸纠结,局促不安地绞着手指,特别为难地小声呐呐,“抱歉小姐,我们这里……没有经理。”

    “没经理是吗?那老板总有吧?叫你们老板来!!”尤雅恶狠狠地瞪着服务生,气得浑身发抖,吼得地动山摇。

    “怎么了?”

    突然,一道低醇磁性的声音横空而来,打破了剑拔弩张的气氛。

    听到熟悉的声音,尤雅和欧晴不约而同地转头循声望去。

    高大英俊的男人,不知何时出现在服务生的身后,正优雅从容地缓缓上前。

    “……”目光触及严谨尧那张看似温和实则冷酷无比的俊脸,尤雅呼吸一窒,顿时说不出话了。

    服务生怯懦地看着尤雅,磕磕巴巴像是吓得舌头都捋不直了似的,“小……小姐,我、我们老板现在不……不在……”

    看到严谨尧突然出现,欧晴一脸惊诧,下意识地端正坐姿,眨巴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

    他不是在上班吗?怎么会来这里?

    巧合?

    严谨尧双手揣袋,站在桌边,轻勾唇角溢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对服务生说:“下去吧,这位小姐善良大度,你既是无心之过,她不会跟你计较的。”

    尤雅的脸,瞬时黑到无以复加。

    说她善良大度,分明是在讽刺她。

    说她不会计较,分明是在为服务生解围。

    尤雅不笨,立马就明白了一切。

    很显然,服务生的“无心之过”,百分之九十九是严谨尧授意的……

    “谢谢谢谢……”

    服务生如获大赦,忙不迭地连声道谢,然后不等尤雅说话,就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

    尤雅气得很,可在严谨尧淡漠的注视下,却又敢怒不敢言。

    严谨尧看着犹如哑巴吃黄连的尤雅,嘴角泛起一抹无声的冷笑,上次在马场的事他还没时间找她算账呢,她今天还敢来找他家小兔子?

    真是活腻了么?!

    本不想跟一个女人斤斤计较,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试图欺负他的心头肉,他若再不给她点教训岂不枉为男人?

    尤雅被严谨尧犀利似剑的目光看得心里发悚,低垂着眉眼不敢与他对视。

    都是聪明人,有些事无需挑开,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他在警告她,若有下次,定不轻饶……她懂。

    她不甘,也不服!

    可同时她又深深明白,自己爱的这个男人狠起来有多么的绝情……

    “聊完了吗?”

    严谨尧在淡淡看了尤雅两眼之后,转而看向欧晴,目光和声音都柔得滴水。

    明显的差别待遇,可谓是两个极端。

    尤雅狠狠咬牙,看在眼里,恨在心里。

    她多么希望严谨尧也能对自己温柔一点,哪怕只有对欧晴的十分之一,她亦心满意足。

    可他对她,永远都是一副冷漠的面孔。

    欧晴看向尤雅。

    那无辜的表情好似在说“我男人来接我了尤小姐你说完了没”……

    看到欧晴把目光投向尤雅,严谨尧也转眸看着尤雅,前一秒还柔情似水的目光,瞬间变得淡漠无情。

    “你都来了,想不完也不行了不是吗?!”尤雅看着严谨尧,强忍着心里的妒恨,冷冷嗤笑。

    “既然完了……”对于尤雅的讥讽,严谨尧并未恼怒,在微微停顿之后转而看着欧晴,伸手向她,“那我们走吧!”

    欧晴非常听话,立马站起来,把自己的小手放进他的大掌里。

    然后在尤雅充满怨毒的目光中,严谨尧牵着他家小女人你侬我侬地离开了茶饮店。

    严谨尧谴走了司机,自己开车。

    “你怎么来了?”

    当车子融入车流之中,坐在副驾驶的欧晴眨巴着大眼睛望着开车的男人,好奇地问。

    “她跟你说什么了?”严谨尧忙里偷闲地转头看了小女人一眼,不答反问。

    欧晴轻咬唇角,一脸犹豫。

    见她不说话,他的心里泛起一抹担忧,怕她会被尤雅的话影响……

    车子一拐,驶向路边,他停车熄火。

    “嗯?”然后他侧身面对她,弯曲食指在她鼻尖上刮了一下,柔声催促。

    “她问我愿不愿意把你卖给她。”欧晴抿了抿唇,说。

    “哦?”严谨尧挑眉,像是有些意料之中,好奇多过惊讶。

    “她让我开个价。”欧晴挠了挠额头,耸肩撇嘴,对尤雅这种行为表示不以为然。

    “你开了吗?”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问。

    欧晴眼珠子转啊转,咧嘴一笑,“开啦!”

    她真开价啊?

    看着笑得没心没肺的小女人,严谨尧的心微微一沉,有点小失望。

    臭丫头!她不是应该义正辞严地拒绝尤雅这种带有羞辱性的要求吗?竟然敢真的开价!哼!

    “多少?”他脸色微冷,语气略急地问,迫切地想知道自己在她心里面的价值。

    “你猜!”她却无视他的不悦,调皮地冲他眨了眨右眼,故意卖关子。

    猜?

    猜个屁!

    他沉着俊脸伸手一抓,直接将她从副座拖进他的怀里。

    “说!我在你心里……”他一手扣着她的腰肢,一手点着她的心脏,目光锐利地盯着她的眼睛,问:“值多少?”

    被迫半躺在他怀里,她轻咬着唇角看着脸色不善的他,对他缓缓竖起一根手指。

    他瞟了眼她竖起的葱白食指,“一千万?”

    严谨尧想,如果她开的是这个天文数字,那他勉强可以原谅她。

    然而——

    “一毛。”欧晴说。

    “欧小晴我咬死你!!”

    严谨尧怒不可遏,恶狠狠地大吼一声,低头就去咬她的唇。

    他在她心里他就只值一毛钱?

    这个不识货又没良心的小混蛋啊!!

    严谨尧气得咬住小女人的下唇,佯装发狠地用牙齿磨啊磨。

    “唔……”欧晴蹙眉痛呼,攥拳往他肩上捶,抗议他的粗、暴。

    他松口,放开她的唇,危险地半眯着黑眸极具威慑性地睨着她,阴测测地问:“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多少?”

    他一脸“你敢再说一毛我就给你好看”的凶狠表情。

    欧晴坐起来,微微侧身与男人面对面,一双手臂像蔓藤似的轻轻绕在他的脖子上,深深看着他的眼,缓缓道:“无价!”

    言简意赅,字字铿锵。

    她说,无价……

    严谨尧的心,因着这两个字而猛烈地跳动起来,噗通噗通,仿若恨不得从嗓子眼蹦出来一般。

    欣喜若狂。

    他双眼骤亮,激动得呼吸都急促起来,就觉着这两个字简直动人如天籁。

    看出他的欢喜,欧晴的心里也甜如蜜,小脸微红,忍着羞涩靠近他的脸,第一次主动去吻他的唇,然后在他唇上轻轻道:“严谨尧,你是我的……无价之宝!”

    严谨尧整个人都沸腾了。

    啊啊啊!

    他家小兔子说起情话来真是甜死人了,他好喜欢啊!

    天哪!他爱死她这张小嘴儿了!!

    严谨尧激动得不能自制,一把将小女人扣在怀里,狠狠吻上她的唇……

    “唔……”她微微蹙眉,轻声嘤咛。

    他太用力了,碾得她的唇有点疼,但她并没推他,而是乖巧承受。

    当他急切地撬开她的牙齿攻城略地时,她没有推拒也没有躲避,竟是破天荒地主动靠近他,与他追逐嬉戏……

    男人心花怒放,开心得快疯了。

    严谨尧恨不得就这样和心爱的小女人一直吻下去,吻到海枯石烂天荒地老。

    许久许久之后……

    当彼此都快要窒息时,他们才依依不舍地结束,微喘着额头相抵,深深看着对方的眼睛。

    在他目光灼灼的注视中,欧晴脸颊泛红,有点害羞。

    严谨尧对害羞的小女人毫无抵抗力,每每看到她这副红着小脸的模样,他体内的猛兽就会被唤醒,想要狠狠欺负她的念头便会随之而起……

    满心激荡,他好想就在这车里把她狠狠办了!

    让她红着小脸勾他!!

    可这青天白日,又是路边,时机不对啊哎。

    “她还说了什么?”

    为了驱散自己脑子里那些不合时宜的念头,他只能说话以转移注意力。

    他的声音慵懒沙哑,好听得不要不要的。

    欧晴用力抿了抿微肿的红唇,努力平复自己被他吻得混乱不堪的气息,“她还说……”

    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与他同样沙哑。

    “嗯?”他微微低头,用自己的鼻尖亲昵地蹭了蹭她的鼻尖。

    她抬眸看他,嘟了嘟嘴,“说我配不上你。”

    意料之中……

    严谨尧眸色一沉,“别听她瞎说!”

    看来刚才只是泼尤雅两杯果汁还是太便宜她了,他就该不顾情面,用更恶劣的招儿惩罚她才是!

    见他神色严肃,她倏地一笑,然后特别乖巧地用力点头,“嗯!”

    他家小兔子的心情好像没受影响,严谨尧放心了许多。

    今天的小兔子太乖太惹人爱了,让他越看越喜欢,情不自禁地在她唇上啄了一口,问:“爱不爱我?”

    在经过岑思雯和尤雅的双重示威之后,欧晴越发清楚自己对这段感情的态度了。

    “爱!”于是她大大方方地点头承认,毫不扭捏。

    严谨尧喜上眉梢,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多爱?”

    她的眼珠子转啊转,想了想,然后一本正经地说:“跟海水一样。”

    “嗯?”他微微拧眉,不懂。

    “无法估量!”她甜甜一笑,模样娇俏迷人。

    严谨尧的心啊,酥成一片。

    他深深看着她,唇角止不住地往上扬,抬手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尖,宠溺轻叹,“小东西你刚刚吃了啥?嘴这么甜!”

    甜得他的心都快醉了。

    原来这甜言蜜语啊,根本不分男女,谁听谁喜欢!

    严谨尧发现会说情话的小女人真是太可爱、太迷人、太美丽了!

    嗯,迷死他了!!

    他一个没忍住,又把她扣在怀里狠狠地吻……

    吻不够。

    怎么都吻不够!

    欧晴很快就被吻得大脑迷糊了起来,软哒哒地靠在男人的胸膛上,任他予取予求……

    直到她的双颊再次酡红一片,直到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失控了,才连忙打住。

    堪堪忍住身体里那股疯狂涌动的躁动,他一边意犹未尽地轻啄她的唇,一边哑声低喃,“有件事……”

    听他欲言又止,她抬眸看他,“什么?”

    严谨尧犹豫,此刻的气氛这么好,他舍不得破坏。

    可再过两天就要过年了,拖得越晚说,她会越失望的吧……

    趁她现在心情好,他好好跟她说,应该可以将难受减轻一些的吧。

    暗暗咬了咬牙,他的大掌爱怜地轻抚她的脸颊,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对她说:“大年三十我可能得回帝都一趟……”

    欧晴脸上那抹甜甜的笑靥微不可见地僵了一下。

    “哦。”但她立马恢复如常,保持微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但是她的心,却不停地往下沉。

    其实这样的结果她早就预料到了,可这些天他陪她买年货,采购这采购那的,让她满心欢喜和期待,以为他也许会留下来陪她一起过年……

    可原来终究是她想太多了。

    心里闷闷的,刚才的好心情已大打折扣。

    “初二回来。”严谨尧目不转睛地看着小女人,仔细观察着她的表情,眼底泛着一抹担忧,就怕惹她不高兴。

    “哦。”欧晴还是点头,连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

    她的情绪已明显没有刚才高昂,他微微拧眉,近乎讨好地小声问:“生气了?”

    “没啊!”她咧嘴一笑,使劲儿摇头。

    嗯,她没有生气,只是有点失落……

    和难过。

    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新年,她以为他们会一起度过的。

    她买了对联,买了灯笼,还买了汤圆糖果和香肠腊肉,以及很多很多食材。

    可原来就算买了很多好吃的,她也只能一个人孤独地吃……

    看到她眼底那一散而过的黯淡,严谨尧心脏一抽,忙说:“如果你不想我走……”

    其实他非走不可!

    如果他能留下,根本就无需说“如果你不想我走”这样的话。

    “没有啦!”欧晴使劲儿摇头,咧着嘴笑得没心没肺,还像是撵人一般对他挥动小手,语调欢快地说:“去吧去吧,我也正想跟你说呢,大年三十我也得回家团年的。”

    她知道他的身份,也明白他的处境,所以又怎么忍心让他为难呢?!

    强忍心酸,她在心里默默劝导自己,没关系的欧晴,春节而已,年年都过,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也想陪你,但他有他的难处,既然爱他你就该多为他着想。

    “真没生气?”严谨尧微微拧眉,不太敢相信。

    她笑得很美很自然,可越是这样,他越觉得不安。

    “真没有!”欧晴用力摇头,重重咬字表示自己没有说谎。

    他微眯着黑眸盯着她看了几秒,然后神色严肃地摇头,“我不信!”

    她闻言,一脸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微噘着红唇对他娇嗔,“那你要怎样才信?”

    “亲我一下!”他将脸颊凑到她面前。

    她没有一丝犹豫,嘟起红唇就在他的脸颊上用力啵儿了一口。

    她非常干脆,落落大方,全然不见往日的扭捏和害羞。

    严谨尧已经分不清他家小女人这会儿到底是开心还是不开心了。

    他当然是希望她不要生气更不要难过的,可看着她没心没肺的笑靥,他的心总是有些不安。

    在她唇上轻轻一吻,他深情款款地看着她,像轻哄一般对她说:“那我初二回来之后去你家接你。”

    不是询问句,是已经做了决定。

    早就该去拜访她的家人,只是年边的时候工作特别多,总抽不出时间,加上每次提起要去她的家她就各种推辞,所以这件事才会一拖再拖。

    “好啊!”欧晴毫不犹豫地连连点头,笑得特别甜美特别开心。

    见小女人终于不再推辞,严谨尧满意,大手揉揉她的头,噙着笑满眼宠溺,“乖。”

    强颜欢笑的感觉并不好,怕被他看出破绽,她便佯装欢喜地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撒娇地蹭啊蹭。

    而在他看不见的角度,她的双眼,已然泛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