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38章:加更求订阅
    糟糕!

    他的小兔子又不理人了。

    严谨尧心惊胆颤,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虽然在她和岑思雯之间他永远是站在她这边的,但岑思雯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妹妹,他总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人撵走吧。

    毕竟严岑两家是世交,闹僵了总归是不好的。

    “拜师啊!”岑思雯娇滴滴地说,亲昵地抱着严谨尧的手臂。

    “拜什么师?”严谨尧拧眉问道,一边小心翼翼地瞅着窗边的小女人,一边朝着沙发走去。

    “著名歌唱家安老师昨天回国了,我特意来c市拜她为师的。”岑思雯兴奋又激动,喜笑颜开地说。

    岑思雯的嗓子很好,喜欢唱歌,从小到大拿过许多歌唱比赛的奖项。

    “哦。”严谨尧淡淡应了一声,全部注意力都在欧晴的身上。

    欧晴知道严谨尧正盯着她,但她拒绝与他对视,面无表情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酷模样。

    严谨尧坐在沙发里,臂弯被岑思雯紧紧勾着,心慌慌的。

    “宝宝,帮我倒杯水。”

    他突然朝着她喊,一是安抚她,二是让岑思雯知难而退。

    虽然他并不觉得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会对他有意思,但为了宽他家小女人的心,哪怕喊出“宝宝”这样自毁形象的肉麻话他也在所不惜。

    在牀上的时候他也喊过她“宝宝”或者“宝贝儿”,但在有第三人在场的时候,这是第一次。

    听到“宝宝”二字,岑思雯微不可及地僵了一下。

    欧晴则瞬时红了脸。

    她转眸,羞恼地瞪了他一眼。

    他却对她笑得柔情似水,饱含深情的眼神甜得可以腻死人。

    被他看得脸红心跳,欧晴连忙放下抹布逃也似的去了厨房。

    “雯雯你坐会儿,我去洗个手。”

    严谨尧把自己的手臂从岑思雯的手里抽出来,从容起身。

    “嗯嗯。”岑思雯抿着唇角甜甜地笑,乖巧地连连点头。

    厨房里,欧晴拿着玻璃水壶正往杯子里倒水,突然一双手臂搂住了她的腰肢。

    微微一惊,她下意识地回头,既看到男人已近在咫尺的俊脸和微微嘟起想要索吻的唇……

    她连忙偏头躲避,放下水壶就去推他的脸。

    不给亲。

    哼!她现在正生气呢!

    心里怨气深重,她推他的动作颇大,慌乱中指甲一不小心就在他脖子上挠了一下。

    “嗤……”他拧眉,狠狠抽了口凉气。

    听到他吃痛的抽气声,她吓得连忙收手,担忧又懊恼地踮起脚尖去查看他的脖子。

    被挠出一条痕迹,但还好没破皮。

    欧晴默默松了口气。

    严谨尧轻轻勾起唇角,愉快地看着满脸担忧的小女人,低头去啄她的唇。

    “怎么了?”他问,眼底眉梢流淌着笑意。

    “没怎么。”她撇开头,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口是心非地淡淡哼道。

    “生气了?”

    “没有。”

    “没有干吗不让我亲?”他搂着她的腰肢,低下头与她额头相抵,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噙笑轻问。

    欧晴沉默,无言以对。

    “吃醋了?”他笑得更开心了,像中了大奖一般。

    她瞪他一眼。

    但并未否认。

    嗯,她就是吃醋了,没什么好否认的。

    他们正处于交往阶段,他抱了别的女孩儿,她有资格吃醋的不是么!

    “我不知道她来了,她扑过来的时候我以为是你,所以才会抱错了人。”他贴着她的唇,一边轻轻摩挲,一边柔声解释。

    她嘟嘴不言,还是一脸冷漠。

    “乖,别生气,我爱的是你,我的心里只有你……”他在她唇上喃喃低语,边吻边哄。

    他家小东西吃醋了,他很开心。

    吃醋就表示在乎他,表示她也爱他,这样他的心里就踏实多了。

    没人知道他有多害怕她不够爱他,就她这懦弱的性子,如果不够爱,他随时都有被她抛弃的可能……

    他说,我爱的是你……

    欧晴的嘴角,止不住地往上扬,心花怒放。

    被他一哄,她心里的怨气消散无踪,其实她也不想在岑思雯的面前跟他闹别扭,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她才不做呢!

    “哼。”她傲娇地哼了一声,然后推开他就要走。

    严谨尧眼明手快,及时抓住小女人的手,顺势在她脸颊上重重亲了一口,然后牵着她的小手一同走出厨房。

    欧晴没有拒绝,心里还忍不住偷偷欢喜。

    他这样的举动,无疑是在表明他的态度,她怎能不喜?

    两人手牵着手回到客厅里,正坐在沙发里看电视的岑思雯瞟了眼他们牵在一起的手,眸光微微一闪。

    “尧哥哥,再过几天就过年了,你什么时候回帝都啊?我拜完师跟你一起回去呗!”

    严谨尧和欧晴刚坐下,岑思雯就转头看着严谨尧,娇滴滴地问。

    过年……

    回帝都……

    欧晴微微一僵,下意识地抬眸看了眼身边的男人。

    早上他说要陪她一起买年货,她以为这个年他们会一起过……

    她竟忘了,他的家在帝都,像严家那样的大门大户,这年他肯定得回严家过吧……

    垂眸咬唇,她的心情突然又不好了。

    “我还有事要忙,不一定的。”严谨尧敏锐地感觉到了欧晴的低落,一边微微用力捏了捏她的小手安抚她,一边淡淡回答岑思雯。

    “没关系呀,我等你,反正我放假了也没事做,就在c市多玩几天好了。尧哥哥你上次可是答应过我,说我来c市的话会陪我到处看看的。”岑思雯边说边起身坐到严谨尧的另一边,抱着他的手臂撒娇道。

    严谨尧头皮发麻,对于岑思雯挽在臂上的手,甩开不是,不甩开也不是。

    “我很忙——”他拒绝。

    “那就晴姐姐陪我。”岑思雯不等他说完,就看向欧晴。

    欧晴嘴角微抽,内心一万个不愿意。

    她跟岑思雯不对盘,别说结伴出游,就算多相处一会儿都要受不了了好伐。

    “她比我更忙!”

    知道她不乐意,严谨尧直接帮她拒绝了。

    欧晴感激地看了严谨尧一眼。

    还好他懂她,没有强迫她做不愿意做的事。

    岑思雯瘪了瘪嘴,一脸失望地叹了口气,退而求其次地说:“好吧,既然你跟晴姐姐都没空陪我,那我找赵宇哥哥好了。”

    “嗯。”严谨尧点头,默默松了口气。

    管她找谁,反正只要不找他就好。

    然而严谨尧一口气还没松完——

    “尧哥哥,我睡哪间房?”岑思雯转眸环顾四周,突然问道。

    严谨尧拧眉,“什么?”

    “爷爷让我来你这里住两天,他老人家没给你打电话吗?”岑思雯眨巴着大眼睛,一脸纯真地说。

    “没有!”严谨尧摇头,脸色严肃。

    住他这里?

    那可不行!

    别说欧小晴会不高兴,他也不乐意好么。

    家里只有他和小兔子两个人多好啊,想干啥就干啥,想在哪儿干就在哪儿干,可以随心所欲毫无顾忌……

    他不喜欢有人来打扰他和欧小晴的二人世界。

    “哦,那他可能忘了吧。”岑思雯甜甜一笑,云淡风轻地说道,然后随手指着一间房,“我睡这间可以吗?”

    “不可以!”严谨尧一口拒绝。

    岑思雯蹙眉不解,“这间不是客房吗?”

    “是客房,但你不能住这里。”

    “为什么呀尧哥哥?”岑思雯闻言,俏脸一垮,失望又委屈地看着严谨尧。

    “不方便!”

    岑思雯装作听不懂,“不方便?怎么会不方便呢?你这里什么都有,挺方便的呀!”

    “我不方便。”严谨尧很直白,连敷衍都懒得。

    岑思雯脸色一僵,顿时无言。

    默了默,岑思雯看了看欧晴,然后再看着严谨尧,委屈地小声问:“是因为晴姐姐先住在这里吗?”

    “嗯!”

    “那我跟晴姐姐睡就好了呀!”岑思雯双眼一亮,乞求般看着欧晴,希望她能点头同意。

    欧晴默默地把头撇向一边。

    她的心虽然很软,但她实在不喜欢岑思雯住下来,所以为了不给自己填堵,她强迫自己假装没看到岑思雯求助的目光。

    见岑思雯不依不饶,严谨尧的眼底划过一丝不耐,俊脸微沉,直接说道:“我让赵宇给你找旅馆。”

    淡淡的语气,威严十足不容抗拒。

    “可是尧哥哥,我一个女孩子住旅馆不安全——”岑思雯急了,瘪着嘴装可怜。

    “放心,我会派人守着,肯定安全!”严谨尧抢断,不紧不慢地说。

    岑思雯了解严谨尧,知道他心意已决,她想要住下来是不可能了。

    扯了扯嘴角,她努力保持甜美的微笑,“那好吧。”

    同时她悄然攥紧双手,指甲深陷掌心……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岑思雯没有等到严谨尧,第三天自己一个人回去帝都了。

    然而欧晴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紧接着另一个麻烦又来了。

    前脚走了一个岑思雯,后脚来了一个尤雅……

    欧晴是在出门买菜的时候被尤雅拦住去路的。

    “有时间吗?聊一聊。”

    尤雅双臂环胸,姿态倨傲的站在欧晴的面前,眼带鄙夷地看了眼她手里的菜篮子,淡淡吐字。

    欧晴讨厌尤雅这副高高在上仿佛有多了不起的模样。

    于是她冷着小脸直接摇头,“不好意思——”

    “十分钟就好!”尤雅抢断,趾高气扬。

    “可是我……”

    “你怕我?”

    欧晴的拒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尤雅一声“你怕我”给激将了。

    俗话说不蒸馒头争口气,她不接受尤雅的轻视。

    谁都可以瞧不起她,独独情敌不可以!

    于是十分钟后,欧晴和尤雅就面对面地坐在了一家茶饮店里。

    “说吧尤小姐,你想聊什么?”欧晴神色淡漠地看着尤雅,率先开口。

    有话快说,说完她还得去买菜呢,严谨尧说晚上炖排骨给她吃,去晚了好排骨会被别人挑光的。

    “你爱阿尧吗?”尤雅也懒得拐弯抹角,开门见山地问道。

    欧晴微微一怔,蹙了蹙眉,“不好意思,这种私人问题我拒绝——”

    “我爱!”

    不等欧晴说完,尤雅干脆又果断地吐出两个字,字字铿锵。

    “……”

    “我爱他,已经很多年了。”尤雅幽幽说道,苦涩一笑,眼底划过一抹哀伤。

    是的,她爱他!

    十年前就爱上了!

    可是十年了,她几乎快要耗尽了自己的骄傲和热情,却依旧捂不热他的心。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差在哪里,不知道他为何就是不喜欢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到头来她竟会输给一个各方面都不如她的平凡女子。

    她不甘心!

    如果欧晴比她优秀,她也就罢了,可明明欧晴比不上她啊,为什么严谨尧还要如此偏爱欧晴呢?

    她想不通,死也想不通。

    听着尤雅大大方方地承认对严谨尧的爱,欧晴心里五味杂陈。

    “可是尤小姐,情之一字,贵在两情相悦!”黛眉微蹙,她好言相劝。

    尤雅反击,字字犀利,“但婚姻一事,讲究的是门当户对!”

    “可是没有爱情的婚姻,真的是你想要的吗?”欧晴不赞同地看着冥顽不灵的尤雅,摇头轻叹。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他现在不爱我并不代表以后不会爱我,我相信他总有一天会被我感动。”尤雅挺直腰杆,信心十足地说道。

    其实她没有信心,但在欧晴面前,她就算装也得装出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欧晴有点同情尤雅了。

    当然她并不是同情她为情所困,而是同情她自欺欺人。

    感情或许可以培养,但把自己的青春压在一场没有把握的婚姻里,真的值当吗?

    可知这种豪赌的代价有多大?!

    赢了自然好,但万一输了呢?

    输了,一辈子可就毁了啊!

    欧晴摇了摇头,表示对尤雅的观念不赞同,说:“那你找他去啊,找我干吗呢?”

    “我当然去会找他,但在此之前,我得先跟你聊聊。”尤雅目光犀利地盯着欧晴,眼底寒光四溢。

    “聊什么?”欧晴微微蹙眉,戒备地瞅着尤雅。

    “开个价吧!”尤雅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欧晴一愣,没反应过来,“什么?”

    尤雅,“要多少钱,你才肯离开他?”

    钱……

    欧晴先是觉得愤怒,接着是哭笑不得。

    她更同情尤雅了。

    看起来如此高贵优雅的名门闺秀,可悲到居然需要用钱来买爱情,真可怜啊。

    嗯,太可怜了!

    欧晴怜悯地看着尤雅,轻轻摇头,“抱歉尤小姐,我开的价你给不起。”

    “说说看!”尤雅闻言,以为欧晴贪财,心里顿时希望满满,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只要欧晴说得出价格,多少钱她都愿意给。

    欧晴微笑,“不好意思,他无价!”

    轻柔淡然的语气,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嗯,他无价!

    她的爱情,她的男人,多少钱都不卖!!

    感觉自己被耍了,尤雅的脸,瞬时青白交加。

    狠狠咬了咬牙,尤雅妒恨交加地看着欧晴,切齿冷笑,“欧小姐,你非要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才肯罢休吗?就你这样的身份,连给严家当佣人都不够格,麻烦你有点自知之明好吗,你根本就配不上他!”

    尤雅言辞尖锐,有人身攻击的嫌疑。

    “我配得上他也好,配不上他也罢,好像都跟尤小姐你没有丝毫关系吧?”欧晴浅笑嫣然,淡定从容,面对尤雅的鄙夷不气也不恼。

    “我是他未来的妻子!!”尤雅忍不住了,气急败坏地驳斥。

    “严谨尧承认了吗?”欧晴失笑,淡淡讥讽。

    “你——”尤雅的心口被狠狠戳了一刀,气得无言以对。

    欧晴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抿了抿唇,然后看向尤雅,说:“尤小姐,其实你真的不用特意来c市跟我强调什么门当户对和配不配的问题,你应该很清楚,这件事的关键之处并不在我身上。”

    尤雅的脸色难看到无以复加。

    嗯,她很清楚,对于这件事,欧晴的态度其实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严谨尧。

    正是因为清楚,所以她才只能从欧晴这里下手……

    严谨尧的性格她最了解不过,他认定的事,那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所以她找上欧晴,想让欧晴知难而退,哪知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竟然也是浑身带刺,并没自己想象中那么好对付。

    “我没你想的那么不要脸,我欧晴再不济,也不会缠着一个不喜欢我的男人!”欧晴淡淡一笑,“所以你应该去找严谨尧,告诉他我配不上他,只要他一句话,我随时可以离开!”

    我再不济也不会缠着一个不喜欢我的男人……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尤雅觉得欧晴这是在讽刺她。

    美丽的脸庞顿时如同一张染料盘,五颜六色不停变换,狠狠磨牙,恨得咬牙切齿。

    努力伪装的淡定终于破功,尤雅气急败坏,“欧晴,你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吗?”

    “尤小姐你错了,我什么酒都不吃。”欧晴噙笑摇头,平静淡然的模样与怒不可遏的尤雅大相径庭。

    尤雅攥紧双手,气得胸腔急促起伏,精致的五官因为愤怒而略显狰狞,平日里的高贵优雅已是荡然无存。

    “你以为仅凭阿尧的‘喜欢’,你们就能相守一世吗?呵呵!欧晴,你别太天真了!”

    “能不能相守一世是我跟他的事,真的无需尤小姐你如此操心。”

    欧晴觉得自己棒棒哒,尤雅每说一句,她就勇敢地回一句,呛得尤雅数度语塞。

    嗯,她对自己今天的表现非常满意!

    气氛僵凝,眼看话题就要进行不下去了。

    正在这时,一名服务生端着两杯热果汁从尤雅的身边经过。

    “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