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37章:我就不要你了!
    欧晴咽下嘴里的麻薯,微嘟着嘴瞥了他一眼,然后愤愤地说:“严谨尧,你以后若是再这样丢下我,我就不要你了!”

    一字一句,格外认真。

    不要你了……

    严谨尧的心,被这四个字吓得狠狠一颤,竟有种一语成谶的不详和恐慌……

    “我不是丢下你……”他忙不迭地解释。

    她不听,摇头阻断他,“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若弃我而去或者不能及时出现在我身边,那么就算你有天大的理由我也不会再原谅你了!”

    看着异常严肃的小女人,严谨尧不敢犹豫,立马点头,“好!没有下次了,我保证!”

    欧晴微微嘟着嘴朝着他的手凑过去,张口一咬,将他捏在手里的半个麻薯吃进嘴里。

    心里那些委屈和难过,自此全部成为过去。

    看着小女人可爱的模样,严谨尧的心软得一塌糊涂,宠溺地在她额头上烙下一个轻吻,极尽温柔地哄着,“乖,不生气了,如果我以后再犯同样的错误,你就不要我了,好不好?”

    “这可是你说的!”她抬眸看他,板着小脸忿忿道,一副“你要是说得出做不到试试看”的愤愤表情。

    “嗯,我说的。”他轻笑点头,饱含深情的目光温柔似水。

    欧晴不说话了,伸手拿了一个蒸饺丢嘴里,满足地嚼着。

    终于雨过天晴了,严谨尧心中大石落下,整个人也轻松了许多。

    “以后有什么不开心就说出来,不许这样闷在心里知不知道?你这样什么都不说,把我急死了可是要守寡的。”他紧紧抱着她,俊脸埋在她的颈窝里亲昵地蹭了蹭,半真半假地戏谑道。

    欧晴闻言,不以为然地翻了个白眼,嫌弃地撇了撇嘴,小声咕哝,“天底下又不是只有你一个男人……”

    “你说什么?”严谨尧耳尖,听了个清清楚楚,俊脸当即一沉,拧眉喝道。

    欧晴不吭声,又捻了一个饺子丢嘴里,默默地嚼着咽着。

    严谨尧恼火,手指捏着小女人的下巴往上一抬,危险地半眯着黑眸极具威慑性地盯着她的眼睛,阴测测地冷哼,“怎么着?把我气死了你还想改嫁?”

    “什么改嫁,我还没嫁呢!”欧晴啼笑皆非,没好气地剜他一眼。

    改什么啊?她连一嫁都还没有呢!

    他低头去衔她的唇,“急什么,早晚会嫁!”

    “谁急了?!不嫁才好呢!”她把头往后仰,一边羞恼娇嗔,一边躲避他的唇。

    严谨尧大手一伸,扣住小女人的后脑,霸道地将她的小脑袋拉到自己面前,不许她躲避。

    唇,用力印在她的唇上。

    “唔……”她蹙眉轻咛,小手下意识地撑着他的肩,想推她。

    可她越是想抗拒,他就吻得越是急切。

    撬开她的牙齿,长驱直入,揪住她的舌,与她舞动嬉戏……

    欧晴推不开他,只能就范,他吻得凶狠,让她不敢反抗也不想反抗。

    都说小吵怡情,闹完别扭之后的吻,显得格外的激动人心……

    很快,她的大脑变得迷糊,整个人软哒哒地靠在他的怀里,微微喘息着任他予取予求。

    感觉到他的身体反应,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没有拒绝,乖巧承认。

    心里甚至还有一点小期待……

    除了第一晚比较难受之外,后面的几次,他都让她很快乐。

    虽然每次他都要折腾很久,但她还是很喜欢……

    嗯,她喜欢跟他腻歪在一起。

    倏然,他抱着她起身。

    欧晴害羞地将小脸埋在男人的颈窝里,以为他会将她抱进卧室,然后为所欲为……

    然而,他却将她放在了餐桌上。

    长方形的餐桌,一头摆着精美可口的糕点,一头放着秀色可餐的小女人。

    “啊,严谨尧你……你干吗?”

    当男人的手伸向她的衣襟,想要解开她的衣服时,她红着小脸惊叫。

    “罚你!”严谨尧手上动作未停,低下头去贴着她的唇,在她唇上坏坏地呵气。

    罚?

    “为什么?”她噘嘴不依。

    明明错的那个人是他好伐,凭什么罚她啊?

    哼!

    “因为你不乖!”他剥开她的衣服,一边吻她,一边使坏。

    “我……嗯……”

    她想抗议,可他却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

    窗外,寒风呼啸,室内,春色旖旎……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C市

    从帝都回来已过半月,转眼即到年关。

    这半个月里,相爱的两人像是泡在了蜜罐里,甜得简直找不到词语来形容。

    欧晴想,所谓的幸福,莫过于此。

    严谨尧上班,她就像个听话的小妻子般乖乖在家等他。

    等他回家做饭喂饱她的胃,然后她再喂饱他的人……

    每天都是这样循环着过,他们却乐此不疲,一点也不觉得平凡枯燥。

    再过几天就过年了,两人约好晚上出去采购年货,于是从中午开始,欧晴就满怀期待地等待着男人下班回家。

    左等右等,终于等到夜幕降临。

    叩叩叩。

    当敲门声响起时,欧晴还来不及细想就激动地跳了起来,跑过去一把将门拉开。

    然而当她看到站在门口的俏丽女孩儿时,脸上的笑靥顿时僵住。

    是笑得可爱又甜美的岑思雯。

    看到不速之客,欧晴这才猛然想起严谨尧有钥匙,根本就不需要敲门的……

    “嗨,晴姐姐你好!”

    看到欧晴,岑思雯神色自若,美丽的小脸上没有丝毫的惊讶,语调欢快地跟她打招呼。

    “……你好。”欧晴怔了怔,回过神来,扯动唇角笑得有些勉强。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岑思雯看起来漂亮又可爱,可她却无法发自内心去喜欢她。

    即便上次岑思雯还救过她。

    她本不是难相处的人,可面对岑思雯,她的心里竟泛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敌意。

    可能那日尤雅说过的那些话或多或少对她还是有点影响的吧……

    尤雅说严谨尧很疼爱岑思雯。

    而且她也亲眼目睹了严谨尧对岑思雯的紧张程度,所以即便严谨尧很认真地申明他只把岑思雯当妹妹,她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嗯,吃醋。

    所以,尤雅和岑思雯相比,后者更让她介意。

    毕竟从始至终严谨尧对尤雅的态度都很明确,冷漠又疏离。

    可他对岑思雯却完全不一样,那亲昵的态度,很难让她不妒忌。

    虽然岑思雯还是个小姑娘,可十六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威胁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说她小心眼也好,说她善妒也罢,反正她不喜欢他紧张别的女人胜过紧张她。

    “我尧哥哥在家吗?”

    当欧晴还在心里默默腹诽的时候,岑思雯就噙着友好的笑靥拎着行李袋大大方方地从她的身边溜进了屋里,甜腻腻地问道。

    我尧哥哥……

    欧晴悄悄咽了口唾沫。

    轻吁口气,她关上门,然后回身看着已进入客厅的岑思雯,轻轻道:“他还没下班。”

    “这么晚了还没下班啊……”岑思雯微微瞠大双眼表示惊讶,完了之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好奇地看着欧晴,“哦对了,晴姐姐你怎么在尧哥哥家里啊?”

    “呃,我……”欧晴嘴角一抽,看着一脸天真烂漫的岑思雯,竟无言以对。

    在当下这个时代,一对男女若没有结婚就住在一起,可以说是一件很伤风败俗的事情,所以“同居”二字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多少是有点难堪的。

    “你是来帮尧哥哥打扫卫生的吗?”岑思雯微微偏头看着欧晴,又问。

    那表情好似在问“你是帮佣吗”……

    欧晴脸色一沉,“不是!”

    不管岑思雯问这话是有意还是无意,都让她不高兴了。

    虽然她的身份不及他们尊贵,但她也绝不是佣人好吗!

    她的爸爸曾经也是部队里的将军,严格说来她也是名门之后。

    “那你是来做什么的呀?”岑思雯眨了眨眼,一脸天真无邪。

    “我是他的——”女朋友。

    “哎呀我渴死了。晴姐姐麻烦你帮我倒杯水可以吗?谢谢哦!”

    欧晴最后三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岑思雯就突然叫起来,一边将行李袋随手扔在一旁,一边整个人重重抛坐在沙发里,随便得仿佛在自己家一样。

    面对岑思雯撒娇般的央求,欧晴内心很不愿意,但又说不出“不”字。

    毕竟岑思雯比她小,人家一口一个“晴姐姐”,还说了“麻烦你”和“谢谢”,试问她怎么好意思拒绝?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她若拒绝,岂不是显得她很没风度和涵养?

    算了算了,一杯水而已,倒就倒吧。

    欧晴一边在心里默默劝导自己,一边转身朝着厨房走去。

    当欧晴在厨房里给岑思雯倒水的时候,严谨尧回来了。

    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岑思雯立马从沙发里弹起来,在严谨尧推门而入的那瞬整个人跳起来往他身上扑。

    “尧哥哥!”岑思雯激动欢呼,开心得不得了。

    感觉到有人朝自己扑过来,严谨尧本能地以为是他的小兔子,便下意识地伸手抱住来人,将其熊抱在怀。

    抱上之后,立马感觉到了不对,紧接着又听到“尧哥哥”三个字,顿时知道自己抱错了人。

    刚要撒手,就看到他的小女人端着一杯水站在厨房门口……

    正冷冷看着他,一张俏脸冷若冰霜。

    “尧哥哥我想死你了!!”岑思雯紧紧抱着严谨尧的脖子,对他使劲儿撒娇。

    严谨尧看到欧晴的脸好像更冷了一分,心咯噔一跳,吓得连忙将岑思雯放下来,退后一步与其拉开距离。

    他悄悄咽了口唾沫,被小女人冷漠的目光看得心惊胆颤,就怕她又像半个月前那样生气不理他。

    严谨尧满心懊恼,暗骂自己笨,居然一不留神又犯错了……

    他还纳闷小兔子今天怎么这么热情呢,原来根本就不是她啊!

    欧晴不高兴了。

    她倒了水从厨房里出来,正好看到严谨尧张开双臂把岑思雯熊抱在怀的画面……

    顿时整个人僵在原地。

    哼!!

    “尧哥哥,你想我么?”岑思雯仰起小脸笑米米地看着严谨尧,天真又可爱。

    “雯雯,你怎么到C市来了?”严谨尧拧着眉,不答反问。

    在欧晴冷漠的注视中,他哪敢回答岑思雯啊,既不能直白的说“不想”,更不敢礼貌的说“想”,即是如此索性什么都不说,装没听到好了。

    严谨尧随口问完就朝着欧晴走去。

    可与此同时,欧晴却冷着小脸走向沙发,将水杯放在茶几上,然后转身走向窗边,拿起抹布擦着窗台佯装忙碌。

    糟糕!

    他的小兔子又不理人了。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