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36章:对不起
    霍家兴说:“其实女人的心思很好猜,要不要我教你一个秘诀?”

    “说!”严谨尧闻言,心里一喜,这个他真是太需要了。

    “其实很简单,在她生气的时候,你回想一下自己都做过些什么,然后把你俩的位置对换,换位思考再去仔细想想便能发现问题的所在了。”霍家兴翘起二郎腿,姿态慵懒地靠坐在沙发里,不紧不慢地说道。

    换位思考?

    严谨尧微微拧眉,听从发小的劝告和建议,慢慢回想。

    如果欧小晴因为别的男孩而忽略了他……

    如果欧小晴忽略了他不止不认错还凶巴巴地吼他……

    如果欧小晴不止吼他还一直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

    好吧,这样一想,果然难以忍受。

    “虽然男女之间对待一件事物的观念和想法有很大出入,但在感情里面其实都一样,都会嫉妒吃醋,都会钻牛角尖,这是很正常的反应。除非她不爱你,否则对于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她不可能不生气。”霍家兴一边悠闲地抿着茶,一边像个感情顾问般为发小中肯地分析道。

    她生气是因为爱你……

    这句话他爱听!

    严谨尧心里的火气顿时烟消云散,心情大好。

    “还有,我觉得你向思雯介绍欧小姐这件事上,也犯了一个小错误。”霍家兴又道。

    “什么小错误?”严谨尧虚心请教,俨然把发小当成了救星。

    “你对她是什么态度?”霍家兴不答反问,且问得没头没脑。

    “什么?”严谨尧拧眉,不明所以。

    霍家兴很直白,“你对欧小姐是认真的还是玩玩儿的?”

    “我对玩弄感情没兴趣!”严谨尧毫不犹豫地说道,语气严肃。

    “那就是认真的啰?既然是认真的,介绍她的时候为什么是名字而非‘女朋友’呢?”霍家兴笑问。

    严谨尧一怔,隐隐有些明白过来,默了默,他说:“不想给尤雅嚼舌根的机会。”

    不是不想对外宣告主权,而是时机未到。

    她那么柔弱,他怕“女朋友”这三个字会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仰或伤害……

    他的小女人不够坚强,遇事只会逃避,他不敢奢望她能勇敢地与他共同面对所有难题,他只能靠自己,所以他必须步步为营稳扎稳打才行。

    “可是你的小兔子会误会。”

    “误会什么?”严谨尧百思不得其解。

    “阿尧,亏你平日里那么精明,原来是个感情白痴,哈哈哈……”霍家兴乐不可支,难得看到聪明一世的发小如此呆笨的一面,忍不住大肆嘲笑。

    感情白痴……

    严谨尧脸颊微烫,恼羞成怒,“你再笑!!”

    “咳咳……”霍家兴佯咳两声,很辛苦地忍住笑意,用一种特别无奈和嫌弃的口吻说:“兄弟啊,刚不是教过你了吗?换位思考啊!以你俩现在的关系,她向朋友或家人介绍你时用名字你乐意?尤其还是在情敌面前!”

    严谨尧想了想,好吧,他不乐意!

    但是……

    “思雯只是妹妹!”他强调,心里也觉得挺冤枉的。

    “你问心无愧可欧小姐不这样想啊,再说了,撇开思雯不谈,当时在场的不是还有尤雅么?你那样介绍欧小姐不等于让欧小姐难堪吗?”霍家兴严肃说道,一针见血。

    严谨尧默了,无言以对。

    家兴说得对,他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竟没注意到这些重要的小细节。

    小兔子的性格懦弱而敏感,他的失误肯定已经重重伤了她的心……

    毕竟她连分手的心都有了。

    若非伤心,她又怎会如此生气难过呢……

    沉默半晌,严谨尧苦恼地狠狠拧着眉头,惆怅又沮丧地问:“那现在怎么办?”

    “认错啊!”霍家兴失笑,用“你是笨蛋吗”的口吻叫道。

    “……”严谨尧沉默,第一反应是拉不下脸。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霍家兴对严谨尧非常了解,所以深知他此刻心里在顾忌什么。于是他说:“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要脸不要她;二,要她不要脸!”

    严谨尧汗。

    发小这话说得……话糙理不糙。

    默默叹了口气,严谨尧说:“我认了,她不听。”

    刚才他不是跟她说了“算我错行不行”和“以后再也不骂你了”等等么,可她不止没消气,小脸甚至还更冷漠了。

    “阿尧,兄弟我以过来人的身份给你一句忠告,认错的态度要诚恳,越敷衍,越严重!”

    “她犟着呢!”严谨尧无奈又苦恼,爱恨不能地切齿道。

    霍家兴倏然笑了,玩世不恭地戏谑道:“实在不行你就给她跪下吧。”

    “什么?”严谨尧像是听见了天方夜谭般失声轻叫,一副“你疯了吗”的口气。

    “反正你在牀上也没少给她跪——”

    “滚!!”

    “哈哈哈……”

    在霍家兴张狂的笑声中,严谨尧狠狠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急促的嘟嘟声,霍家兴脑补着发小恼怒的模样,笑得越发愉快了。

    “你在笑什么?”袁佳音从卫生间里出来,微蹙着眉头不明所以地看着开怀大笑的丈夫。

    “没什么,我在笑阿尧。”霍家兴将电话听筒放回话机上,随口应道。

    “他怎么了?”袁佳音走向丈夫,在他身边坐下,好奇地问道。

    “他的小女朋友生气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哄,让我帮他想想辙。”霍家兴伸手揽住妻子的腰肢,将下巴搁在她的肩上,着迷地嗅了嗅她的发香。

    “他对那女孩认真的?”袁佳音转眸看着丈夫,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复杂的光芒。

    霍家兴点点头,“好像是。”

    反正他从来没有见过阿尧对哪个女人如此上心,若非真心,像阿尧那样骄傲冷峻的男人,是断然不会打这个电话向他求助的。

    袁佳音皱眉,“可他跟尤雅……”

    “阿尧的性格你还不了解吗?他认定的事,谁也别想让他改变,人亦然!”霍家兴淡淡一笑,悠然说道。

    虽然是好兄弟,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人或物,所以对于这个问题霍家兴倒并不担心。

    而且他相信阿尧有处理好这一切的能力。

    袁佳音沉默,垂着眸若有所思。

    “在想什么?”见妻子半晌不说话,霍家兴极尽温柔地看着妻子的脸颊,柔声轻问。

    “我在想……”袁佳音缓缓抬眸,看着丈夫,“如果严尤两家不联姻的话,我们霍家就可以超越严家了,而你——”

    “佳音!”

    袁佳音话音未落,霍家兴倏地沉喝一声,英俊的脸庞在顷刻间冷了下来。

    同时他的手从她的腰间撤离,腾地起身。

    袁佳音的心,往下沉……

    每次都是这样,只要一提起这个问题,他们就要吵架。

    霍家兴冷着脸,居高临下地看着妻子,“我最后跟你说一次,我跟阿尧是兄弟,我不会跟他争!”

    “家兴,做人可不能这么自私,你不能为了兄弟情就放弃一切,霍袁两家可都指望着你呢!”见丈夫还是如此“冥顽不灵”,袁佳音也动了怒,抬眸看着丈夫,愤愤喝道。

    “佳音,你太高估你的丈夫了,我不想跟阿尧争是其一,最重要的是,我根本就争不过他!”霍家兴冷笑道。

    袁佳音蓦地站起,勃然大怒,“霍家兴,你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不这样妄自菲薄?”

    “我不是妄自菲薄,我是有自知之明!”霍家兴语调平静,没有不甘也没有妒恨。

    嗯,他有自知之明。

    论能力,他或许可以和阿尧一较高下,可论魄力,他终究是比阿尧更逊一筹。

    阿尧有野心,有不断前进的拼搏精神,在前进的道路上他更是有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狠劲儿和决心,无人能比!

    这世间,每个人所追求的东西都不一样,阿尧想要什么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

    于他而言,这一生最重要的莫过于——

    老婆孩子热炕头!

    “天下”对他来说,不及“家庭”来得重要。

    性格决定命运,所以霍家兴深知处事稍显优柔寡断的自己和雷厉风行的阿尧比起来,自然是阿尧更适合站在那巅峰之上。

    霍家兴说完,转身走出了房间。

    袁佳音狠狠皱着眉头,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丈夫高大挺拔的背影,气急败坏地大喊:“家兴!!”

    霍家兴置若罔闻,走得头也不回。

    袁佳音僵在原地,气红了眼,满腹不甘。

    她不懂,兄弟情义对他来说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重要到可以罔顾自身的利益和家族的存亡?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欧晴哭着哭着,就困了。

    睡着之前,她想就算再伤心也不能折腾自己,所以扯过被子把自己盖得好好的。

    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在抚她的脸,一下一下,极尽怜惜和心疼……

    她不堪其扰,偏头躲避,可下一秒,整个人就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因为难过,她睡得并不安稳,一入他的怀抱,闻到他熟悉的气息,就立马惊醒了过来。

    她霍然睁开眼,既对上他饱含深情和无奈的目光……

    对视不过一秒,她就移开了视线,同时默不啃声地往后退,试图从他怀里退出去。

    可他长臂一伸,勾住她的腰肢就将她重新拖回怀里,紧紧搂着。

    同时他凑过去吻她……

    见状,她心里一慌,连忙偏头躲开。

    于是他的唇,落在了她的脖颈上。

    哪知就算如此他也毫不客气,就势在她的脖子上吮了一口。

    一个暧、昧的痕迹就此诞生。

    轻微的刺痛让欧晴微微蹙眉,想逃却又逃不了,不由气愤又伤心。

    她红着眼瞪他,可下一秒他的吻又落在了她湿润的眼睛上……

    绵细的轻吻,饱含着宠溺和深情,一下一下轻啄着她的眉眼,仿佛她是他的心肝宝贝儿一般,小心翼翼地讨好着。

    可她心里正难过,他怎么讨好她都不稀罕。

    见睡了一觉的小女人还是如此抵触自己,严谨尧满腹幽怨地默默叹了口气。

    大手掌住她的脸颊,霸道而不失温柔地将她歪着的小脸掰回来,在她唇上重重吻了一下。

    不给亲是不是?

    他还非亲不可了!

    浅尝辄止,他没敢不依不饶。

    亲完之后,他将她从被窝里捞出来,打横抱起就朝着房外走去。

    欧晴狠狠蹙眉,想挣扎反抗,可是又不想理他。

    正惆怅不知该如何应对,突然见他径直走进餐厅,然后抱着她在椅子上坐下。

    餐桌上,摆满了精致可口的小点心,五颜六色形状各异,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

    可欧晴还是一脸不开心。

    心情不好的时候,看什么都不美,吃什么都不鲜,比如此刻的她。

    虽然他当初让赵宇送去学校的那些小点心曾让她觉得很甜蜜,可现在她看着与当初一样好看的小点心,却一点食欲都没有。

    被他强行控在怀里,坐在他的腿上,她蹙眉不悦如坐针毡。

    欧晴冷着小脸,在忍无可忍之后开始挣扎,试图从他怀里挣脱出去。

    “对不起!”

    突然,他的薄唇贴在她的耳朵上,非常诚恳地向她道歉。

    听着他认真严肃的语气,她微微一怔。

    心,一点一点地收紧,委屈感又在胸腔里涌动起来。

    她低着头,眼眶不由自主地开始泛红……

    “我错了!”他又说,修长的手指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抬起来,迫使她与自己对视。

    刚才她哭过,眼睛还有些肿,楚楚可怜的小模样我见犹怜。

    严谨尧心疼极了,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的下唇,端正态度承认自己的错误,“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更不该凶你,是我不对,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他深深看着她的眼,近乎低声下气地哄着求着。

    他说,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

    他说,我更不该凶你……

    所以他这是已经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欧晴的心,总算稍稍好受了点。

    其实她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只要他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她也是可以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的……

    严谨尧最会察言观色,将小女人极其细微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紧张纠结了一整天的心,自从总算可以松口气。

    他连忙殷勤地拿起一个水晶包往她嘴里喂,同时柔声说:“思雯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小妹妹,她不可能威胁到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不!不止是她,任何人都不可能!”

    他言辞凿凿,像是发誓一般。

    听他说得情真意切,她鬼使神差地轻轻张嘴,咬了一口水晶包。

    她饿了。

    他说任何人都不能撼动她在他心里的地位,她本是非常糟糕的心情,顿时就好了。

    心情一好,胃口就好,所以她饿了。

    见她这就肯吃东西了,严谨尧喜出望外,解释起来也就越发顺口了,“我当时的确是有些着急,所以忽略了你,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欧晴闭着嘴细嚼慢咽,暗忖,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既然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要不她见好就收得了?

    可转念一想,她又觉得自己也许不能太轻易就原谅他,否则他不长记性!

    她没说话,在原谅与不原谅之间举棋不定。

    “看到思雯晕过去,我之所以会那么紧张并非我有多在意她,而是我觉得她毕竟是为了救你而受的伤,如果她有个好歹,我的心里会过意不去,我相信你也不希望她有事的对不对?”严谨尧一瞬不瞬地看着小女人的眼睛,将剩下的半个水晶包轻轻喂进她的嘴里,特别真诚地解释道。

    欧晴一边嚼着咽着,一边细细思量,觉得他说得好像也蛮有道理的……

    见她脸色有所松动,他再接再厉,“至于向思雯介绍你的时候我没有用‘女朋友’三个字,并不是我不愿意公开你的身份,而是我怕给你带来困扰。”

    “什么困扰?”她瞥他一眼,蹙起眉头不解地问道。

    她一开口,严谨尧彻底放心了。

    谢天谢地,她总算肯开口跟他说话了。

    “是我家里的一些问题,你想知道吗?”他目光锐利地盯着她,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其实很多事情他不是不愿意告诉她,而是害怕告诉她。

    因为她性格软弱,遇事总爱逃避,他怕自己的身份会把她吓跑,所以迟迟不敢坦白。

    家里的问题……

    欧晴的心,咯噔一跳,一股莫名的恐惧在心里蔓延。

    她看着他,没说话。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严谨尧想索性今天就把什么都告诉她吧,免得心思敏感的她又胡思乱想。

    但在坦白之前,他必须得到她的承诺——

    “欧晴,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知道一切后你不能离开我!”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异常认真地对她说道。

    欧晴心慌慌。

    他的神色越是这样严肃,她的内心就越是紧张。

    严谨尧,“其实我——”

    “我不想知道!”

    他话未说完,她就倏然喊道,死命摇头表示不想听他坦白。

    就当她懦弱好了,就当她没出息好了,她暂时还不想自寻烦恼,也不想做一些自己或许根本就做不到的承诺。

    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好……

    若是不挑明,还可以心安理得的装傻。

    可如果说开了,就找不到借口去逃避了。

    所以她不想知道!

    虽然他的身份她早已知晓……

    小女人说她不想知道,严谨尧没强求,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拿了一个油炸小麻薯往她嘴里喂,极尽温柔地哄,“不生气了好不好?”

    他的声音柔得滴水,看着她的目光深情而宠溺。

    其实她之所以会如此生气,绝大部分的原因是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而现在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错误,也很诚恳的向她认错道歉了,这对于骄傲对他来说,好像也挺不容易的。

    所以在听他说完之后,她心里的那点怒气已经消散无踪了。

    欧晴咽下嘴里的麻薯,微嘟着嘴瞥了他一眼,然后愤愤地说——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