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33章:就你这脑子
    欧晴看着眼前冲自己吼的男人,像是不认识他一般,没有害怕也没有怒气,甚至没有丝毫反应,只是想傻了一般愣愣地看着他。

    严谨尧感觉自己的三魂七魄都已经被吓飞了。

    刚才把受伤昏迷的雯雯送回去之后,他猛然想起自己把小女人落在事发地了。

    于是他连气都没来得及喘一口就连忙又骑马赶回原地,然而原地已经没有了小女人的踪迹。

    那一瞬,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这里方圆几里都属马场所有,有草坪有树林还有足以淹死人的溪流。

    所以她到底跑哪儿去了?

    他骑着马找她,不确定她到底在哪个方向,只能漫无目的的到处找。

    他边找边喊,就差没把喉咙喊破了。

    可来来回回跑了好几圈,却就是找不到她,急得他心脏病都快犯了。

    就在他担心得不行,准备回去叫赵宇他们出来帮忙找人时,他终于发现了她。

    看到她完好无损的那瞬,他悬着的心总算回归原处,大大地松了口气。

    担忧消退之后,想到自己被吓得够呛,他的心里腾升而起的便是熊熊怒火。

    他急得要疯,她却坐在小溪边优哉游哉地晒太阳呢!

    尤其他喊她她还不答应,他更是火冒三丈。

    于是他跳下马冲下坡,把她从石头上拽下来就是一通吼。

    会这么生气实在是刚才被吓惨了,他好怕她出什么意外。

    嗯,怕死了。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严谨尧正在气头上,用从未有过的严厉语气怒斥道:“谁让你乱跑的?啊!知不知道我在到处找你?你想把我急死是不是?!”

    欧晴还是不说话,唇角隐隐泛起一抹冷笑。

    急吗?

    刚才把她丢下的时候怎么不急呢?呵呵!现在想起她来了?

    “你知道这里有多大吗?就你这脑子万一迷路了你找得到路出来吗?”严谨尧越想越后怕,怒不可遏。

    就你这脑子……

    欧晴的脸,瞬时冷若冰霜。

    她这脑子怎么了?她既不是白痴也不是智障,他有什么可嫌弃的?

    若真嫌弃当初就别死皮赖脸的来招惹她啊?怎么着?现在是已经腻了她么?如果是就明说,她保证立马滚蛋,从此老死不相往来,用不着他这样来羞辱人!

    “说话!我叫你为什么不应我?!”见她始终沉默,严谨尧更是一肚子火,恨不得抽她一顿p股。

    “我聋了。”欧晴淡淡开口,无喜无怒地吐出三个字。

    严谨尧,“……”

    小女人轻飘飘的三个字,如同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将严谨尧满腔怒焰浇灭了大半。

    默了默,他的音量直线下降,没好气地轻喝,“我叫那么大声聋子都应该听得到!”

    “我脑子不好使。”她又说,语调和表情都依旧平静得让男人有种心惊胆颤的感觉。

    “……”严谨尧狠狠拧眉,确定小女人不对劲儿了。

    欧晴说完,拍了拍p股上的灰尘,然后朝着山坡上走去。

    上坡不好走,他伸手去牵她。

    可她把自己的手揣在兜里,拒绝与他手牵手。

    见小女人竟然拒绝自己的触碰,严谨尧心里咯噔一跳。

    眉头一皱,他再度向她伸手,非要牵她不可。

    然而他的手刚抓住她的手腕,立马又被她甩开了,且她的动作很激烈,仿佛充满了对他的厌恶……

    “欧小晴你什么意思?”严谨尧恼了,抓住她的手臂近乎蛮横地将她拽到跟前,冷冷喝道。

    “没意思。”她淡淡吐字。

    他挑眉睨她,“跟我发脾气?”

    “不敢。”她的神情淡漠得让他心慌意乱。

    不敢?

    都这样了还叫不敢?

    她这明显是在生气呢好吧!

    严谨尧无奈地喝道:“你乱跑害得我着急你还有理了?”

    不止害他着急,还差点吓死他了好吗!!

    “没理。”她摇头,平淡的语调没有丝毫感情。

    “欧小晴你给我好好说话,少阴阳怪气的!”他有点慌,拧眉瞪她。

    她淡淡瞥他一眼,索性什么都不说了,朝着坡上走去。

    看着小女人突然变得冷漠,严谨尧莫名其妙又心慌意乱,连忙追上去,刚好在上完坡后拉住了她的手臂。

    “到底怎么了?”他疑惑不解地看着她,问。

    “没怎么。”她平静而坚定地把自己的手臂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来,答。

    “那你为什么生气?”

    她垂着眸,连看他一眼都不愿,“多心了,我没生气。”

    “你——”严谨尧气结,被她这副不咸不淡的模样气得要发飙了。

    “我要回家。”欧晴转眸看向远方,突然抢断,轻飘飘的语气里透着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

    不是“想”,而是“要”,轻轻的声音却字字清晰,很清楚地向他表明了她内心的坚决。

    嗯,她要回家,她不喜欢这里,一点儿都不喜欢,这个地方她再也不想来了。

    严谨尧一瞬不瞬地盯着看似平静实在沮丧的小女人,心里泛起一股事态严重的不安……

    自此,他的怒意完全消失,腾升而起的是满满的慌张,不敢再对她大小声,小心翼翼地语气透着讨好,“明天——”

    “现在!”她抬眸看他,字字铿锵。

    他拧眉,好言相劝,“现在已经赶不上飞机了。”

    “那就火车!”

    “我还有点事儿……”

    “我自己可以走!”

    他说一句她就顶一句,却句句坚定。

    严谨尧慌了。

    一着急,他就没好气地对她喝道:“走什么走?你识路吗?”

    “我识路。”她点头,神情淡漠字字如刀,“我或许不够聪明,但也绝非你以为的那样白痴!”

    白痴……

    严谨尧很肯定,他的小女人生气了!

    而且不是一般的生气,是非常严重的那种生气。

    可是为什么呢?

    严谨尧狠狠拧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尤雅跟你说什么了?”他想来想去,似乎只有这一种可能。

    “你觉得她能跟我说什么?”她不答反问,嘴角泛起冷笑。

    “你别听她胡说——”

    “是不是胡说我自己能分辨。”她淡淡抢断。

    “这么说她真的跟你说过什么!”他大怒,俊脸瞬时阴沉下来。

    一副恨不得马上找尤雅算账的架势。

    欧晴嘲讽般淡淡瞥了严谨尧一眼,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不懂反省的男人,已经没有任何谈下去的必要了。

    “是不是?”严谨尧忙不迭地跟上去,皱眉看着她冷若冰霜的小脸,急问。

    她不说话。

    “她跟你说了什么?”他又急又怒。

    她还是缄口不言。

    “她是不是说了什么难听的话?”

    欧晴心里在冷笑,瞧,他根本不懂自己错在哪里,还一味地把责任推给无关紧要的人,所以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他到底懂不懂,能让她生气和伤心的,不是别人,而是他啊!!

    为什么生气吗?

    他因为别的姑娘而忽略了她的存在,把她一个人丢弃在方圆几里都没有人烟的地方,让她独自承受情敌的讥讽。

    当他终于想起她了,找到她后不是道歉认错,而是对她疾言厉色。

    骂她聋,说她没脑子……

    此上种种,她不该生气吗?

    不好意思,她很生气,而且连分手的心都有了。

    嗯,她要跟他分手!

    尤雅说得对,她于他而言,根本不重要。

    一个没有血缘的小妹妹都能令他忘了她的存在,要么这个小妹妹在他心里占了极重要的位置,要么就是她对他来说无足轻重。

    不管是哪一种,都可以成为她想分手的理由。

    口口声声说喜欢她不是吗?那为什么当着尤雅和岑思雯的面介绍她时只是“她叫欧晴”而不是“这是我女朋友欧晴”呢?

    算了,不想了,越想越难堪……

    欧晴垂眸,唇角隐隐泛着一抹苦笑,低着头往前走。

    “欧小晴!!”严谨尧气急败坏地冲着小女人孤独落寞的背影大喊一声。

    她置若罔闻,走得头也不回。

    严谨尧眉心紧锁,心里的不安在疯狂蔓延,看着她闷头往前走的模样,仿佛恨不得就此走出他的世界……

    “这么远你要走回去吗?”他牵着马快步追上前,无奈又焦急地对她轻喊。

    欧晴停下脚步。

    抬头看了看天色,她想她不应该再浪费时间了,不然连火车都赶不上了……

    回头转身,她面无表情地走向他,然后一言不发就往马上爬。

    然而她身材娇小,马儿又太过高大,她根本没办法一下子爬上去。

    很狼狈,但她就像是突然哑巴了一般,再艰难也不肯开口向他寻求帮助。

    她爬了一半又滑下来,爬了一半又滑下来,爬得马儿都不耐烦地哼哧了两声。

    严谨尧看着倔强的小女人,气也不是恨也不是,本想等她跟他说句话,哪怕不是求他帮忙,只要说句话也成。

    可她就是不说。

    那冷漠的态度,仿佛已经跟他没有话说了一般。

    默默叹了口气,他投降,伸手去扶她。

    然而——

    “不用!”

    她冷漠而坚定地拒绝,挥开他的手,然后更努力地往马背上爬。

    严谨尧要疯了。

    他脸沉如水,想发火,却又不敢。

    他想不懂她到底是怎么了,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他才转个身她就变了呢?

    他知道她在生气了,但她到底在气什么呢?她什么都不告诉他,让他无从得知她到底在气什么啊!

    终于,欧晴爬上了马背。

    寒冷的冬天,她爬出一身大汗。

    当爬上马背的那一刻,她对自己说,瞧,欧晴,你可以的,以为上不了的马儿你也上来了,那么舍不得分的手你也一定可以分的。

    嗯,只要努力,你什么都可以做到的!

    严谨尧翻身上马,双手拉着缰绳,将冷若冰霜的小女人圈在怀里。

    可明明她就在怀里,他却觉得她已与自己远隔千里……

    或许不止千里,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被她隔离在她的世界之外了。

    到底怎么了啊?

    她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呢?

    没有像来时那么策马奔腾,他让马儿慢悠悠地走,像是散步一般。

    欧晴目视前方,不言不语,脑子里全是“回家”二字,其他任何事物都拒绝去思考。

    她什么都不想,只想回家。

    严谨尧在心里叹了无数口气,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竟怕了眼前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女人。

    “怎么了?嗯?”他低头,靠近她的小脸,咬着牙根在她耳畔无奈地问。

    那语气,爱恨不能。

    欧晴的心,狠狠一抽,眼眶不由自主地微微泛红。

    但她依旧什么都没说,红着眼看着前方,在心里默默告诫自己别动摇。

    虽然他高高在上,虽然他尊贵无比,但她并不是那种可以让他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人,所以别以为骂了她吼了她然后哄她两句就可以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

    她很小心眼,也爱钻牛角尖,吼了她骂了她,她会在心里记很久。

    “我的小祖宗你到底怎么了?你生谁的气?我的吗?但我做什么了让你这么生气?对我有什么不满你倒是说啊,你这样闷不吭声的是想急死我吗?”

    他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搂着她的腰肢,薄唇贴在她的耳朵上,咬牙切齿地问她。

    欧晴微微转头,一脸淡然地避开他的唇。

    她很生气,但她既没有跟他发飙争吵也没有伤心落泪,只是很冷漠很平静。

    而他就害怕她这副不说话的样子。

    他倒宁愿她生气了冲他大吼大叫或者流泪撒泼,那样至少他还能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可她这样什么都不说,让他怎么猜啊?

    他想肯定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所以她才会这样对他。

    但是怎么办?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啊!

    欧晴难受,像是突然患了重病似的,哪哪儿都难受。

    这世上的人,每一个人的脾气都不一样,有的火爆,不开心了就会把一切都吼出来,然后就没事了;而有的遇事喜欢闷在心里,什么也不愿意说,自己一个人默默的生气,默默的伤心。

    她属于后者。

    听着他一声声的问她怎么了,她的心,越来越冷。

    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吗?

    既然连自己错在哪儿都不知道,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欧晴始终沉默。

    严谨尧没辙了,她的冷漠让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管说什么她都不理他,这感觉真是从未有过的挫败。

    一路无言。

    半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回到马场住宿楼。

    严谨尧跳下马,把手伸给马背上的小女人。

    欧晴对伸到面前来的手视若无睹,头一转,身一侧,面无表情地朝着另一边往下跳。

    那么高……

    担心她会摔倒,严谨尧吓得忙不迭地跑到另一边。

    可当他跑过去时,正好看到她摇晃了两下,然后自己稳住了。

    于是他伸出去想要扶她的手,在半空僵了僵,最后只能默默收回。

    欧晴跳下马后就上阶梯进大厅,再径直朝着房间走去。

    从始至终,连看他一眼都不曾。

    严谨尧跟在小女人的身后,一张俊脸黑到无以复加。

    回到房间,欧晴就躲进卫生间里,且赶在严谨尧也想进来之前上了锁。

    严谨尧吃了闭门羹,心情更不美妙了,狠狠磨了磨牙,忍无可忍之后他抬手敲门。

    叩叩叩。

    里面没动静。

    “欧小晴,开门!”他极力隐忍着怒火,切齿喝道。

    欧晴背抵着门,狠狠咬着唇,默不啃声。

    “欧小晴你别惹我,快开门!!”严谨尧觉得自己就快要忍不住了,这气死人不偿命的小混蛋,真是欠收拾。

    别惹他?

    欧晴心里冷嗤,呵!现在到底是谁惹谁啊?

    “你再不开门我踹门了!”严谨尧忍无可忍,冷冷威胁,“我数三声!一!”

    卫生间内毫无动静。

    “二!!”他狠狠切齿。

    就在严谨尧忍无可忍要喊三的时候,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冲进了房里来。

    是神色匆匆的赵宇。

    严谨尧刚才进屋时忘了关门,所以这会儿赵宇就这样直接进了屋。

    “四哥……”

    “干什么?!”

    赵宇刚一开口,就被严谨尧的一声大喝给吓得怔在当场。

    被四哥凶狠的目光瞪着,赵宇吓得狠狠咽了口唾沫,抽着嘴角小声呐呐,“雯雯醒了,说想见你……”

    闻言,严谨尧皱眉,盯着紧闭的卫生间门看了几秒,想了想,然后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他想,小女人现在正在气头上,或许让她一个人冷静一下等会儿就好了。

    所以他还是先去看看雯雯,等会儿回来再哄她吧。

    严谨尧走出房间,赵宇准备跟上。

    却在这时,卫生间的门轻轻打开,欧晴探出头来。

    “赵宇。”她小小声地喊。

    赵宇正欲出门,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便转头到处看,当看到从卫生间里只伸出一个脑袋的欧晴时,他走上前去,“嫂子你叫我?”

    “你有钱吗?”欧晴从卫生间出来,开门见山地问。

    “啊?哦,有。”赵宇愣了一秒,紧接着连忙点头。

    “你能借我一百块吗?”欧晴眼巴巴地望着赵宇,满眼期待。

    来帝都的时候赵宇催得急,她钱带得不多,可能不够,所以最好是向赵宇借点,以防万一。

    “可以啊。”赵宇毫不犹豫地点头,可紧接着他又皱眉不解,“可是嫂子你要钱干吗?”

    “我……”欧晴语塞。

    她肯定不能如实告诉他自己想独自回c市啊,他若知道了肯定立马就告诉严谨尧了,那样她别说走,只怕连这个房间都别想出了。

    赵宇狐疑地看着目光闪烁的欧晴,“这里吃住都不要钱的。”

    欧晴突然灵光一闪,一脸坦荡地看着赵宇,脸不红气不喘地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