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32章:聋了吗?
    欧晴想说又丑又残的我你怎么可能还会继续喜欢啊,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张嘴,就被突然出现在前方的两人两马吸引了注意力……

    是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正慢悠悠地骑着马边走边聊。

    年纪较长的她认识,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尤雅。

    而另一个女孩子约莫十五六岁,有一点点婴儿肥,清丽脱俗娇俏可爱,虽不及尤雅美得那么耀眼,但整体看起来却并不比尤雅逊色多少。

    几乎是同时,严谨尧也看到了尤雅和可爱的女孩儿。

    “吁!”他拉紧缰绳,马儿前蹄腾空,然后慢慢停了下来。

    尤雅和女孩儿看到他们,也立刻让马儿停下脚步。

    “呀,尧哥哥,你也在这儿呢!”女孩儿在看到严谨尧的那瞬,立马喜笑颜开,惊喜交加地欢呼出声,忙不迭地跳下马来。

    “嗯。”严谨尧泛起一抹微笑,对女孩儿点了点头。

    同时他也翻身下马,然后把手伸给仍在马上的欧晴,“来,小心。”

    从看到尤雅的那一刻,欧晴的心里就布上了一层阴霾,好心情荡然无存。

    虽然尤雅跟严谨尧并没有订婚,他们也不是男女朋友,可在这里好像大家都默认他们是一对儿,就算她觉得自己不是第三者,别人也会那样以为的吧。

    她知道自己应该挺直腰杆理直气壮,可在尤雅锐利又饱含轻蔑的目光中,她的心里,难免会有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

    看着伸到面前来的大手,欧晴突然犹豫起来,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的手放进他的手里……

    见小女人盯着自己的手发愣,严谨尧微微拧眉,拍拍她的腿,低声催促,“怎么了?下来啊。”

    欧晴一怔,如梦初醒般看着他,然后忙不迭地把自己的手放进他的手里。

    在严谨尧的搀扶下,欧晴平安落地。

    “她是……?”女孩儿朝他们小跑而来,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友善而好奇地打量着欧晴。

    “她叫欧晴,你可以叫她晴姐姐。”严谨尧一边对女孩儿不紧不慢地介绍道,一边动作温柔地帮欧晴整理着被风吹乱的发丝。

    欧晴看了严谨尧一眼,什么也没说,心却沉了一分。

    女孩儿很友善也很热情,立马笑米米地向欧晴点头问好,“晴姐姐你好!”

    欧晴看着女孩儿,不知何故竟无法对其露出真心笑靥。

    她想或许是因为女孩儿跟尤雅看起来关系匪浅的样子吧。

    “她叫岑思雯,是我妹妹。”

    欧晴听到严谨尧的声音在自己耳边轻轻响起。

    她抬眸看他,妹妹?什么妹妹?姑娘姓岑他姓严,难道是表妹?

    “我们两家父辈的关系很好,所以亲如兄妹。”像是知道她心中疑惑,他柔声解释。

    哦……

    欧晴懂了。

    她努力扯动嘴角,对岑思雯微微一笑,“你好。”

    严谨尧接着看向牵着马正缓步而来的尤雅,对欧晴说:“尤雅。上次你们已经见过了,我就不介绍了。”

    “你好。”出于礼貌,欧晴对尤雅微微点头。

    怎料尤雅视若无睹,不止不回应,甚至连眼神都没有施舍一个,仿佛欧晴不存在一般。

    欧晴脸色略僵。

    她本就不喜欢尤雅,如果不是怕气氛僵掉的话她才不会主动跟她打招呼呢。

    最气的就是,她主动打了招呼尤雅却端着高姿态不理人,让她有种热脸贴冷p股的尴尬和窘迫。

    欧晴恼恨自己为什么要在乎什么家教,她就该随心所欲一点,就该想怎样就怎样,就该也端着高傲的姿态看谁傲得过谁!

    尤雅走上前来,直直看着严谨尧,语气听似漫不经心,实则咄咄逼人,“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昨天跟伯母喝茶的时候怎么都没听伯母提起你回来的事儿呢?还是你又没回家啊?”

    严谨尧本来还没什么,一听尤雅这话,脸色瞬时一沉。

    “尤雅,如果真那么闲就找点事儿做!”严谨尧淡淡吐字,字里行间尽显讥讽。

    尤雅满心怨恨。

    眼睁睁看着他对欧晴爱护有加,尤雅的心被妒忌狠狠啃噬着,疼得她都快要发疯了。

    上一次去帝都,她发现了欧晴的存在,心生不安,便命人留意,没过多久调查的人就告诉她四少没跟那个姑娘在一起了。

    此后的两个月,尤雅得到的消息都是严谨尧和欧晴已没有任何来往。

    她放下心来,让手下的人不用再留意了,以为这个小小的危机就这样度过去了。

    然而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刚让手下的人撤了,严谨尧就又和欧晴搅在一起了。

    若不是昨晚罗婉月告诉她严谨尧带了一个女人在马场度假,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呢。

    尤雅妒恨交加,看着严谨尧冷冷一笑,别具深意地讥讽道:“你这么乐不思蜀,伯母知道吗?”

    回了帝都都不回严家,却带着狐狸精到马场来度假,不是乐不思蜀是什么?

    “你可以去告诉她!”严谨尧回以冷笑,毫不在乎地说道。

    威胁他?

    呵!没人可以威胁他!!

    尤雅的脸色顿时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气得狠狠咬牙,“你以为我不敢?”

    “请便!”严谨尧云淡风轻,没有丝毫的慌张,甚至一副巴不得她快点儿去告状的模样。

    欧晴一言不发,呆呆地站在一旁。

    气氛僵到谷底。

    岑思雯圆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见气氛不对,连忙一把抱住尤雅的手臂,嘿嘿笑着打圆场,“哎哟表姐,难得见到尧哥哥,你就别说这些扫兴的事儿了嘛!”

    没错,尤雅是岑思雯的表姐。

    尤雅的妈妈和岑思雯的妈妈是亲姐妹。

    岑思雯说完又立马看向严谨尧,笑米米地转移话题,“尧哥哥,c市好玩儿吗?等我有空了你带我去c市玩儿好不好?”

    “好啊!”严谨尧点头,顺势伸手搂住欧晴的肩将她揽进怀里,不让她离自己那么太远,“你晴姐姐是c市人,她知道哪里好玩儿,等你来的时候让她给你当导游。”

    欧晴微微蹙眉,内心莫名升起一股反感……

    岑思雯闻言双眼瞬时一亮,眼巴巴地望着欧晴,一脸期待,“真的么?真的么?晴姐姐真的么?”

    “呃……好啊,没问题。”欧晴最不擅长的就是拒绝,所以即便内心一万个不愿意,也说不出一个“不”字。

    她一边答应着,一边不着痕迹地从严谨尧的怀里退出来,笑得礼貌又生疏。

    “那我就先谢谢你了哟晴姐姐。”岑思雯则显得很兴奋,喜滋滋地向欧晴道谢。

    “不客气。”欧晴努力扯了扯嘴角,尽可能地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自然点。

    当欧晴从自己怀里退出去的那瞬,严谨尧微微拧了拧眉,转眸看她,却又见她笑着,好像并无什么异常。

    不满她与自己拉远距离,他伸手欲去把她拽回怀里来。

    却在这时,岑思雯眸光一转,看到他身后的高大黑马,顿时双眼放光,激动地叫道:“呀,尧哥哥,你的马儿好俊啊!”

    边说就边蹭蹭蹭地跑过去摸马p股。

    “嘶……”

    岑思雯刚在马p股上抚了两下,马儿突然嘶叫一声,前蹄腾空像是要站起来一般。

    欧晴距离马儿最近,眼看着马儿的两只前蹄就要落在她的身上……

    她花容失色,僵在当场。

    “晴姐姐小心!”

    岑思雯急呼,毫不犹豫地朝她扑过去,欲以身相护。

    然而在岑思雯大叫小心的那瞬,严谨尧眼明手快,一把将陷入危险中的欧晴拽进怀里牢牢护着……

    “啊……”

    严谨尧把欧晴拽进了怀里,致使岑思雯扑了个空,慌乱中,岑思雯的前额被马蹄子弹了一下,惨叫着整个人重重摔倒在地。

    “雯雯!”

    “雯雯!”

    严谨尧和尤雅异口同声地大喊。严谨尧立马放开惊魂未卜的欧晴,朝着岑思雯扑过去。

    岑思雯晕了,额头流血。

    严谨尧二话不说就抱起岑思雯跳上尤雅的那匹马,“驾”地喝了一声,同时双腿在马腹用力一夹,白马便驮着他和岑思雯如箭一般射了出去。

    欧晴愣愣地看着越跑越远的白马,双手不自觉地缓缓攥紧,心,一点一点往下沉,直至坠入谷底。

    她有种荒谬的感觉,觉得自己只是一缕幽魂,融不进他的世界,只能在另一个时空里看着他……

    第一次如此深刻地体会到什么叫“两个世界”的无力感。

    “他对雯雯真好对不对?”

    白马越来越远,直至消失在视线里,欧晴对尤雅的挑衅置若罔闻,只是面无表情地盯着严谨尧离去的方向。

    尤雅噙着冷笑,垂眸状似漫不经心地用手里的马鞭轻轻敲了敲膝盖上的灰尘,别具深意地说:“有时候我都好妒忌雯雯,因为她总能轻易就让阿尧心疼。”

    欧晴依旧沉默。

    “虽然阿尧只是把雯雯当成妹妹,可看着他紧张别的女人,你也跟我一样,心里还是很不痛快的对不对?”尤雅饱含轻蔑的冷笑里,夹杂着一丝得意,极尽挑拨之能事。

    不痛快吗?

    呵,何止是不痛快啊……

    欧晴觉得自己的心脏可能出现了问题,一抽一抽的,有点疼。

    她不想理会尤雅,更不想让尤雅说的那些话成为洒在自己伤口的盐,然而不管她如何努力,依旧还是被她的话影响了。

    “欧小姐,我看你也是清清白白的好姑娘,你真愿意这样没名没分的跟着阿尧一辈子?”尤雅见欧晴一直不搭理自己,心里恨得很,话题便越说越尖锐。

    没名没分?

    一辈子?

    她当然不愿意!!

    她虽然没有显赫的身世,但她有自己的骄傲和底线,别说一辈子,倘若哪天他属于别的女人了,她会毫不犹豫地离开他,一秒都不会多呆!

    她宁愿孤独终生,也不会去做被世人唾弃的第三者。

    但严谨尧现在并未属于谁,而且他说过爱她,那么她就该为这段感情坚持到底,不能被居心叵测的坏人三言两语给打败了。

    嗯,不能!

    见欧晴一直不说话,且神色越来越坚定,尤雅有些沉不住气了,不屑地看着欧晴,说:“不管你信不信,他最终会娶的人绝对不会是你!”

    “就算不是我,也并非一定就是你!”欧晴转眸懒懒地瞥了尤雅一眼,很勇敢地反击道。

    尤雅脸色一僵,被呛得哑口无言。

    狠狠磨了磨牙,她怒极反笑,“你说得对,并非一定是我,但已经得到他家族首肯的我肯定比你胜算更大,你信吗?”

    “娶妻是跟自己过,又不是跟整个家族过!”欧晴撇嘴冷嗤,对她的话表示不以为然。

    “普通人娶妻是跟自己过没错,可像我跟阿尧这样的家庭,个中的利害关系并非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的。”尤雅姿态倨傲地睥睨着欧晴,唇角冷笑蔓延,似是在嘲讽她的天真和无知。

    又是门当户对那套论调……

    欧晴微微蹙眉,对这个话题极度反感。

    尤雅噙着冷笑,目光锐利地观察着欧晴的表情变化,“你觉得阿尧喜欢你是吗?但他刚才为什么不明明白白的向我们介绍你是他的女朋友呢?”

    欧晴无言以对。

    是啊,他不是口口声声说爱她的吗?那刚才为什么不大大方方的把她介绍给他那所谓的妹妹呢?

    “可见,他对你是有所保留的!”

    尤雅饱含得意的声音,灌入耳朵里,如一把锋利的刀刃,狠狠割在欧晴的心上……

    “还有你看,雯雯只是他的一个小妹妹,她受了伤他都如此紧张,而他抱着雯雯离开的时候跟你说过一句话甚至看过你一眼吗?”

    没有!

    统统没有!!

    他没有跟她说过话,也没有看过她,他抱着晕迷的岑思雯就跳上马走了。

    刚才那一刻,他仿佛忘记了有她的存在……

    欧晴脸色微白。

    尤雅的潜台词是,你在阿尧的心中,还不及一个小妹妹来得重要……

    她不傻,都懂。

    “所以欧小姐,对阿尧来说,你真的没你以为的那么重要!”

    尤雅说完,最后冷冷看了欧晴一眼,然后抓住岑思雯那匹棕马的缰绳,动作娴熟地翻身上马。

    马鞭往后一扬,啪地一声,马儿开始飞快地往前跑。

    真的没你以为的那么重要……

    脑子里像是有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尤雅的最后一句话,像魔咒一般,死死缠绕着她的脖子,让她呼吸困难。

    广阔的草地上,欧晴孤独地置身其中,如同一个迷路的孩子,茫然地看着四周……

    骑马的时候没觉得,这会儿一看,她所在的位置距离马场住宿楼少说也有两里路。

    转眸看了眼与她一同被遗忘的黑马,她勾唇苦笑。

    难道她要牵着这匹马走回去吗?

    可是她今天不想再看到尤雅那张脸了怎么办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不想回去看到他对别人关怀备至却把她冷落在一旁……

    就像刚才那样!

    尤雅说中了,她的心里的确不痛快。

    很不痛快!!

    她对自己说,欧晴你别这么小心眼儿,他是为了救人才暂时忘了你的存在,人命关天,这样的小细节你就别计较了……

    可是往往只有细节才能真正说明问题!

    他明知她不会骑马,他明知他们距离住宿楼已经那么远,他明知尤雅对她有敌意,可他还是抱着他的小妹妹就那样走了。

    甚至没有留下只字片语!

    欧晴无法说服自己不生气。

    不止是生气,还有委屈……

    特别特别的委屈!

    她红着眼,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想c市,想那么生她养她的城市。

    不想像个被遗弃的小狗般灰溜溜地自己走回去,也不想像个傻瓜似的站在原地傻等,她泪眼朦胧地看了看四周,然后朝着与住宿楼相反的方向,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情绪低落,她越想越难过,双眼模糊加上草地太滑,一不小心就跌了一跤。

    p股着地,倒不咋疼,但被吓了一跳且裤子脏了。

    这一摔,她的心情更是糟糕到了极点。

    看到远处的坡下有条小溪,她默默流着眼泪往小溪走去。

    边走边对自己说,她不要那个男人了,一会儿她就回去,回c市,从此以后再也不要看到他了!

    走到小溪边,她一边哭一边洗着双手以及裤子上的草渍和泥土。

    越洗越委屈,最后她索性坐在溪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抱着双膝难过落泪。

    突然觉得自己特别傻,袁超早就给过她忠告,可她却不信邪,偏要一头栽进来。

    现在终于体会到彼此之间的差距,他的世界,与她格格不入。

    别说他娶不娶她还是个未知数,就算他肯娶她,那他的家人呢?会接受她吗?

    如果他的家人不接受她,他会怎么做?

    坚持到底还是把她抛弃?

    她很有自知之明,像她这样的包子性格根本就不适合嫁入一个复杂的大家庭里,因为她没有心机也不懂算计,嫁进去的结果只会是尸骨无存。

    她明明什么道理都懂,可在面对他的猛烈攻势时,心又不由自主地沦陷了进去……

    心里泛起绝望,她的心里隐隐有了不详的预兆,她想他们可能真的无法携手到老……

    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艳阳高照,可欧晴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反而觉得格外的冷。

    她抱着双膝,下巴搁在膝盖上,目光呆滞地盯着流动的溪水,脑子里乱糟糟的,胡思乱想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

    一抹高大的身影从山坡上快速冲下来,疾步如飞地来到她所在的大石头旁,不由分说就将坐在石头上的她狠狠一把拽了下去。

    正沉浸在思绪里的欧晴猛然回神,被男人粗、鲁的动作拽得差点跪倒在草地上,仓皇抬眸,即迎上一双饱含愤怒和担忧的目光……

    “欧小晴你聋了吗?听不到我在叫你吗?”

    严谨尧愤怒的咆哮声震耳欲聋,疾言厉色一副怒到极致的模样。

    欧晴看着眼前冲着自己怒吼的男人,像是不认识他一般,没有害怕也没有怒气,甚至没有丝毫反应,只是想傻了一般愣愣地看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