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31章:谁不想当王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当欧晴拽着严谨尧离开大厅之后。

    袁超僵坐在沙发里,眼睁睁看着欧晴笑得那么甜蜜地拉着严谨尧消失在视线里,双手不自觉地狠狠攥紧,恨得咬牙切齿。

    “阿超。”

    突然一道温柔的女声自身边响起,袁超这才收回目光,转头看向来者。

    是袁佳音。

    “姐。”袁超无精打采地喊了声,神情沮丧闷闷不乐。

    袁佳音关注沙发这边很久了,打从弟弟跟欧晴说话开始,她就看到弟弟神色不对,但距离颇远,她又听不到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不过从弟弟的肢体语言和脸色来看,他们的谈话并不愉快。

    袁佳音在弟弟身边坐下,疑惑又好奇地用下巴点了点严谨尧和欧晴离去的方向,问:“你认识她?”

    “同学。”袁超答,年轻的脸庞上写满了不甘二字。

    “什么同学啊?”

    “C市的大学同学。”

    “她是C市的?”袁佳音挑眉,惊讶轻叫。

    帝都美女如云,严谨尧却偏偏从C市带了个女人回来,帝都那些痴恋他的名门淑女们知道了只怕得心碎一地了吧。

    “嗯。”袁超点头。

    知弟莫若姐,袁佳音见到弟弟这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就觉察出来不对,微微蹙眉,有些担忧又有些迟疑地问:“阿超啊,你不会是……喜欢她吧?”

    “我就是喜欢她!!”袁超闻言,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毫不犹豫地点头承认,字字铿锵。

    袁佳音瞠大双眼,失声轻叫,“可她是严谨尧的女人啊!”

    “我先喜欢她的!是严谨尧横刀夺爱!”袁超说起这个就对严谨尧恨之入骨,咬牙切齿面目狰狞。

    “横刀夺爱?她以前是你的女朋友?”袁佳音皱眉,越听越心惊。

    默了默,他蔫蔫地叹了口气,“差一点就是了。”

    袁超觉得自己真是倒霉,偏偏在向欧晴表白的那天遇上了严谨尧。

    最近他时常在想,如果他早一天表白,那么他和欧晴之间是不是就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差一点……

    袁佳音闻言,嘴角抽了抽,略无语地瞥了弟弟一眼,“还差一点就表示不是呗。”

    “如果不是严谨尧,她就跟我在一起了!”袁超满心不服,气愤填膺地喝道,越说越恨。

    见弟弟情绪激动,袁佳音担忧又无奈,心疼地拍了拍弟弟的肩,柔声劝道:“哎哟,算了算了,她都已经跟了严谨尧了,你就别惦记了。天底下女人那么多,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咱再找一个比她好的就行了,乖啦。”

    袁佳音不以为意,觉得弟弟还小,对感情应该不至于那么执着,就像没长大的孩子,今天喜欢这个玩具,也许明天就不会有感觉了,所以她没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

    哪知——

    “我不!我就要她!”袁超固执地叫道,也是从小就娇生惯养的主儿,不肯接受失败。

    长这么大,他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在欧晴这里遇到滑铁卢是头一遭。

    于是内心的渴望和不甘扭成了一股绳,紧紧勒着他的脖子,都快让他窒息了。

    “她已经是严谨尧的人了。”袁佳音瞟了弟弟一眼,眉头皱得更深了一分。

    人都是自私的,袁佳音也不例外,所以在严谨尧和弟弟之间,毫无疑问她肯定是站在自己弟弟这边的。

    “我不管,我喜欢她,我就是要她!”袁超耍横,年纪本就不算大,在自己姐姐面前更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蛮横又任性。

    袁佳音见状,心里泛起一抹事态严重的担忧,弟弟这模样好像是来真的……

    那可不行!!

    生在他们这样的家庭里,别说严谨尧,就算袁超,婚姻也不可能那么随心所欲,不可能想娶谁就娶谁的。

    平心而论,欧晴的确漂亮又可爱,她只要往哪儿一站,就能激发起男人的保护欲和占有欲,可是这样的女孩,于他们这样的权贵公子来说玩玩儿可以,但若要娶回家当太太那可就不太现实了。

    袁佳音恼火,抬手就在弟弟的手臂上狠狠拍了一下,恨铁不成钢地骂道:“臭小子你魔怔了啊?都跟你说她已经是严谨尧的人了,你想要她有什么用?你斗得过严谨尧吗?”

    严谨尧有多厉害别人不知道她还能不知道吗?丈夫跟他是发小,她也认识他多年,他的手段虽未领略过,但早就有所耳闻,像弟弟这种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根本就不是他的下饭菜。

    所以别说“斗”,只怕弟弟还没出招就已经尸骨无存了好么。

    被自己姐姐一再贬低,袁超怨愤又委屈,“姐,我可是你唯一的弟弟!”

    “怎样?”袁佳音翻了个白眼。

    “帮我!”

    “帮你什么?”袁佳音斜睨着弟弟,冷笑一声,已敏锐地感觉到了他的不怀好意。

    袁超说:“帮我把她抢过来!”

    “我怎么抢?”闻言,袁佳音哭笑不得,续而轻蔑冷嗤,“再说了,她都跟过严谨尧了,别人穿过的破鞋你还抢过来干什么?你不嫌膈应我还嫌丢人呢!”

    “姐!!”袁超勃然大喝。

    “吼什么?”袁佳音倏地冷了脸,极有威严地瞪着“以下犯上”的弟弟。

    “不许你用那么难听的话骂她!”袁超忿忿道,极力维护自己喜欢的女孩儿。

    袁佳音狠狠蹙眉,脸沉如水,“袁超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别人都对你不屑一顾了你还如此袒护?你贱骨头啊你?!”

    刚才弟弟和欧晴的交谈她看得一清二楚,虽然听不见谈话内容,但从欧晴的表情她可以看出,欧晴对自己弟弟的态度连客气都算不上,更别说其他了。

    袁超被骂得愈发沮丧了。

    他也觉得自己犯贱,可如果不是太喜欢了,谁会愿意犯贱呢?他知道自己没出息,可是怎么办呢?他就是喜欢她啊!

    喜欢一个人往往是身不由己的,许多事明知不应该,却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

    “姐,我真的很喜欢她!”袁超冥顽不灵,固执到底,最后甚至破罐子破摔地威胁起自己姐姐来了,“我告诉你啊,我这辈子非她不娶,你想让袁家绝后的话就别帮我好了。”

    “袁超你敢!!”袁佳音勃然大怒,犀利的目光极其凶狠地瞪着弟弟。

    弟弟是袁家独苗,传宗接代可是指望着他的,此刻居然敢说“绝后”二字,简直罪无可恕。

    袁佳音冷着脸,大动肝火。

    见一向疼爱自己的姐姐动了怒,袁超不敢再说跨越姐姐底线的话,想了想,他换了话题,意味深长地说:“姐,常言道,一山不能容二虎!”

    袁佳音秒懂。

    为什么秒懂呢?

    因为自己虽然表面无所谓,其实心底一直是在意的……

    但她装作听不懂,瞥了弟弟一眼,没好气地轻斥,“你又想说什么?”

    “霍家跟严家势均力敌,我姐夫也不比严谨尧逊色,你真的甘心你的丈夫一辈子位居人下?”袁超没有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说道。

    袁佳音沉默不语。

    “姐,你们就算不为自己争取,也该为冬子想想吧,你们难道不想给自己的儿子一个最好的未来吗?”袁超极力怂恿,一半为了自己的私心,一半为了袁家和霍家有更美好的未来。

    人活一世,谁不想站在最巅峰的位置?

    权利这个东西有多好,只有拥有权利的人才能真正明白。

    就算是平凡人,在工作中也想要努力往上爬,以更高的职位换取更好的生活。

    更何况是至高无上的王者之位呢?!

    谁不想当王!!

    所以如果在有条件又有机会的情况下,为什么不努力争取呢?

    袁超知道自己姐夫跟严谨尧兄弟情义深厚,可是在利益和权力面前,深厚的情意有用吗?

    就像古代那些帝王之争,连亲兄弟都自相残杀,更别说像他们这样毫无血缘关系只是朋友罢了。

    有人说商场如战场,处处无情。

    可其实最无情的,是官场……

    自己弟弟心里在想什么,袁佳音很清楚。

    沉默半晌,她脸色严肃地呵斥弟弟,“阿超,你别搞事儿!”

    “我不是搞事儿,我只是实话实说!”袁超很坚持,他的脑子里没有的别的想法,一心只想把严谨尧扳倒,那样他就可以得到欧晴了。

    “屁个实话实说,你分明就是妒忌人家。”袁佳音剜了弟弟一眼,哼道。

    被姐姐一再嫌弃,袁超气急败坏,“姐啊,到底严谨尧是你的亲人还是我是你的亲人啊?你怎么总是胳膊肘往外拐,帮他不帮我呢?”

    “你别胡闹……”袁佳音轻斥。

    “你们夫妻拿他当朋友,可他呢?连你亲弟弟喜欢的女人都抢,说明他根本就没把你们放在眼里,这么显浅的道理你都想不明白吗?”袁超气急败坏,极力在姐姐面前煽风点火。

    袁佳音瞟了眼远处正与朋友谈笑的丈夫,默默叹了口气,然后转眸看着弟弟,“袁超你少挑拨离间,小心你姐夫削你!”

    “姐,我姐夫跟严谨尧从小一起长大,他不好意思跟严谨尧翻脸我可以理解,可情谊归情谊,难道姐夫为了兄弟情连天下都要拱手相让吗?”袁超愤愤不平,对自己姐夫简直是恨其不争。

    姐夫什么都好,就是太重情义加淡泊名利,凡事不争不抢让人看了就恼火。

    放眼天下,能胜任未来总统之位的人选只有严谨尧和霍家兴,偏偏二人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

    所以这场腥风血雨,不知道该怎么打响才好。

    “别说了!”袁佳音蹙眉叱道,警告性地瞪了弟弟一眼,“好好念你的书,这些事不是你该管的。”

    “这个事儿我可以不管,我也管不了,但是欧晴……”袁超看向刚才欧晴和严谨尧离开的方向,眼底泛起一抹坚定的光芒,像发誓一般狠狠切齿,“我一定要把她抢回来!!”

    抢……

    “你这是公然与他为敌!”袁佳音压低声音怒斥,眼底是满满的不赞同。

    袁超满不在乎,不可一世地冷哼道:“为敌就为敌!霍袁两家还会怕他一个严家不成?!”

    “臭小子你别乱来,你姐夫不会同意的!”袁佳音见弟弟如此冥顽不灵,气得在其手臂上狠狠揪了一把。

    袁超腾地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姐姐,“如果我跟严谨尧为敌,他帮严谨尧不帮我的话,那这个丈夫你还要来做什么?”

    说完就气呼呼地走了。

    袁佳音看着弟弟气冲冲的背影,又转眸看了看依旧在与朋友谈笑风生的丈夫,内心无比纠结。

    弟弟的话,说进了她的心坎里……

    常言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谁不想爬得更高呢?

    沉默半晌,袁佳音看向沙发边上的电话,拿起话筒,播下一组熟悉的号码。

    “喂,婉月啊……”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

    感觉刚刚才睡着的欧晴被严谨尧从温暖的被窝里捞了出来。

    她又困又难受,想咬死他。

    欧晴严重怀疑严谨尧不是人。

    她就纳闷了,他怎么都不会累的呢?他的精力怎么都像是用不完似的呢?就算整晚没睡居然也依旧是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

    太可怕了!!

    昨晚的派对到十点才结束,结束后他就迫不及待地拉着她回房做运动了。

    水里来火里去,又是一宿没消停。

    他信守承诺“慢慢来”,然,他慢的并非速度,而是延长了过程……

    自从,欧晴觉得在牀上的时候自己再也不能信这男人任何一句话了。

    嗯,一个字都信不得!

    欧晴浑身酸痛,尤其两条腿,走路都有种打颤的感觉。

    遇上一个毫无节制的男人,她表示欲哭无泪。

    实在太困,她不想起来,就算被他从被窝里捞了出来,她依旧闭着双眼不愿睁开。

    严谨尧见小女人耍赖不肯起牀,不由溢出两声愉快的轻笑。

    掀开被子将她打横抱起,径直走向卫生间。

    将她放在洗脸池旁边的台面上,然后拧了毛巾给她擦脸。

    冒着热气的毛巾敷在脸上很舒服,欧晴闭着眼享受男人温柔的服侍。

    突然唇上一热。

    “唔……”她蹙眉轻咛,下意识地张嘴想说什么,哪知却被他趁虚而入。

    唇齿镶嵌,气息相融。

    今天的吻,不似以往激狂凶狠。

    他特别温柔,轻轻扫过她的牙牀,再揪住她的舌拖进自己的嘴里,一起纠缠嬉戏……

    很快,欧晴的瞌睡虫就被男人的吻给赶跑了。

    严谨尧没有不依不饶,在感觉到小女人已经完全清醒之后,他就从她嘴里退了出去。

    “换上。”他意犹未尽地在她唇上啄了啄,然后将一个纸袋递给她。

    “啥?”欧晴蹙眉,接过纸袋往里看了看。

    好像是衣服。

    严谨尧看着一脸迷糊的小女人就心痒难耐,忍不住低头又在她的鼻尖上亲了一口,“今天天气不错,我带你去骑马。”

    骑马?

    不错耶,她喜欢!

    还从来没试过策马奔腾的感觉呢,一会儿她要试试。

    欧晴双眼一亮,顿时来了精神,立马用力点头,“哦!”

    见小女人一脸兴奋,严谨尧笑了。

    宠溺地捏捏她的脸颊,他用嘴努了努纸袋,“那快把衣服换了。”

    “嗯嗯嗯!”她点头如捣蒜,乖巧得很。

    “要不要我帮你换?”见她那么开心,他忍不住逗她。

    哪知她竟大方点头,“好啊!”

    严谨尧惊讶挑眉,然后……

    当然是非常乐意效劳的!

    半个小时后,欧晴和严谨尧终于换好了衣服,手牵着手去了马厩。

    然后严谨尧挑了一匹黑色的马,先把小女人扶上去,接着自己再一跃而上。

    “啊……”

    当马儿在广阔的草坪上肆意奔跑时,欧晴吓得尖叫。

    又刺激又害怕。

    “怕?”严谨尧一手抓着缰绳,一手搂着小女人的腰肢,薄唇贴着她的耳朵,含笑轻问。

    “严谨尧你让它慢点,我要摔下去了!”欧晴花容失色,迎风大喊。

    第一次骑马,虽然有他在身后保护着,可她依旧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被颠簸得飞出去了。

    “怕就抱紧我,抱紧我就摔不下去了。”他说,随时随地都在为自己谋福利。

    欧晴微微一侧,立马紧紧抱住他的脖子。

    严谨尧皱眉,哭笑不得,“傻丫头,我是叫你抱我,不是叫你勒我。”他拍拍她的背,让她放松一点。

    欧晴怕得方寸全无,只能他说什么她就做什么。然后手臂刚微微松开一点,她又被颠得大叫一声,“哎呀……”

    “不用怕,有我在你摔不了。”他在她耳畔柔声轻哄,好笑又心疼。

    刚才听说要骑马不是还那么兴奋的么,怎么这会儿骑上却又怂了呢?

    “万一摔了呢?”欧晴苦着脸大叫,为自己刚才想要策马奔腾的想法感到深深后悔。

    “不可能!”他言辞凿凿。

    “万一!”

    “没有万一!”他淡定从容,却字字坚定。

    嗯,没有万一,如果他没有万全的把握,自然是不会骑这么快的。

    他那么爱她,怎么舍得把她置入危险的境地?

    “不管,你给我慢点,我可不想变残废。”欧晴哇哇大叫,嗔怒娇嗲。

    他却在她耳朵上轻轻一吮,“放心吧,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不要你!”

    不管你是变丑了还是变残了,你在我眼里都是最美的……

    欧晴俏脸一红,瞥了他一眼,嘟嘴咕哝,“信你才有鬼……”

    “为什么不信?”严谨尧拉紧缰绳,让马儿的速度慢下来,垂眸看她。

    “因为你这句话本来就不可信啊。”她哼哼。

    他拧眉不悦,“怎么不可信?”

    他说得如此认真,为什么不信?

    欧晴想说又丑又残的我你怎么可能还会继续喜欢啊,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张嘴,就被突然出现在前方的两人两马吸引了注意力……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