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30章:后悔就后悔!
    她一不留神就被他摁在了牀上,眼看他的大手直奔她的腰部,惊叫连连,“呀,你干吗啊?”

    “冬子都六岁了,咱们得快点儿。”他的唇吻上她的脖颈,口齿不清地说。

    “你……”欧晴啼笑皆非,气也不是恨也不是,被他的吻扰得语不成声。

    他的吻沿着她的脖颈一路往上,然后吻上她的下巴……

    赶在嘴被他封住之前,她喘着气急忙提醒,“严谨尧,你……你不是说今晚是冬子的生日么?天快黑了耶……”

    她想派对应该差不多要开始了吧。

    “嗯。所以你乖一点,别乱动,咱们速战速决。”他衔着她的耳垂,暧、昧低喃。

    同时一双大手在她身上肆意作乱……

    自此,欧晴再也没有机会说话了。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两个小时后,严谨尧牵着欧晴的小手从房间里出来,准备去派对现场。

    欧晴一袭白色小洋装,一头黑亮柔顺的长发披散在肩头,一张小脸未施粉黛却美憾凡尘,清纯干净如白莲。

    刚做了一场极限运动,她白希的小脸上还泛着淡淡的嫣红,如抹了胭脂一般看起来特别诱、人。

    走着走着,欧晴倏地踉跄了下。

    吓得严谨尧连忙一把将她捞进怀里,拧眉看她,担忧又不解地柔声轻问:“怎么了?”

    “腿软。”欧晴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反射性地紧紧揪住他的衣服,微喘。

    严谨尧闻言,怔了一秒,然后笑了。

    听到他低醇磁性的笑声在耳边萦绕,她蓦地抬头狠狠瞪他,委屈又气愤,压低声音恼羞成怒地叱道:“你还笑!!”

    “晚上我慢一点。”他忍着笑,满足又愉快地搂紧她,往她耳朵里呵气道。

    嗯,晚上有的是时间,他们可以慢慢来。

    “……”欧晴的脸,爆红。

    鼓着腮帮子瞪他,她气不过地在他腰侧狠狠揪了一把。

    他笑得愈发愉快了,捉住她的小手放到嘴边轻轻一吻,看着她的眼神温柔得可以溺死人。

    这小东西啊,真是让人爱不够,他恨不得一辈子跟她腻在牀上才好。

    欧晴被严谨尧直白的目光看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脸烫得简直都可以煎蛋了。

    被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的脑海里便全是刚才那些疯狂的瞬间……

    他的速战速决太可怕了,差点要了她的命。

    他们只做了一个小时,但那一个小时绝对是实打实的,没有一刻停歇。

    而且是超强度的,他的力道和速度都特别吓人,一下一下跟打桩似的,狠得要命。

    她整个人都快散架了。

    所以她这会儿腿脚虚软,若不是她挽着他的手臂,只怕她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想到他如此不懂怜香惜玉她就一肚子怨气。

    见小女人嘟着嘴一脸不高兴的模样,严谨尧唇角微微上扬,伸手亲昵地在她的鼻尖上刮了一下,“好了,不生气了,晚上不用这么急,我慢慢的——”

    “你休想!”她羞恼,用力在他手臂上拍了一下。

    她的意思是晚上不给了。

    而他却故意曲解她的话,一边牵着她往前走,一边挑眉戏谑,“你喜欢快的?”

    “严谨尧!!”她羞愤欲绝,气得想咬死他。

    她哪有说她喜欢快的了?她才不喜欢好么!

    他那么狠,她根本就跟不上他的节奏,全程都只有被他欺负的份儿。

    她越是害羞,他就越是来劲儿,低头凑近她的耳畔,暧、昧地轻声问:“所以你到底是喜欢慢一点还是快一点?”

    “严谨尧你够了!”欧晴抓狂,气得停下脚步咬牙切齿地低吼。

    几米之遥就是派对大厅,严谨尧也不管是公众场所,继续在她耳边用彼此才能听见的音量说:“不用害羞,你要告诉我你的感受我才知道该怎么做,就好像我喜欢你把腿架在我肩上——”

    欧晴羞得连忙伸手去捂他的嘴。

    他却把她的手抓下来,越说越过分,“那样特别深……嗯……”

    她急得抬脚就狠狠跺在他的脚背上。

    严谨尧吃痛,拧眉,“疼。”

    “活该!”她红着脸忿忿骂道,甚至还不解恨地用力在他脚背上碾了两下,像碾蚂蚁似的。

    “快松开,好多人看着呢。”他噙着笑,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生气的小模样,低声提醒。

    欧晴转头一看,果然发现有好几双充满好奇和惊讶的目光正投射在他们身上……

    吓得她连忙把自己的脚从他的脚背上收回来。

    嗷嗷嗷,好丢脸!!

    欧晴面红耳赤,囧得快哭了。

    严谨尧却老神在在,优雅从容一副没事儿人的模样,牵着小女人的手,径直朝着大厅内走去。

    欧晴低着头,尽可能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阿尧你来了。”

    一道轻柔的女声突然迎面而来,熟稔的语气显示着来人与严谨尧关系匪浅。

    欧晴好奇地偷偷朝着来人瞟了一眼。

    是个非常漂亮的年轻女子,手里牵着一个孩子……霍冬。

    “嗯。”严谨尧点头,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

    “干爹,干妈。”霍冬朝着严谨尧和欧晴脆声声地喊道。

    “乖。”严谨尧笑了笑,拍了拍孩子的头。

    袁佳音……霍冬的妈妈。

    “冬子你叫谁?”袁佳音低头看着儿子,蹙眉疑惑,严重怀疑自己听错了。

    霍冬挣脱妈妈的手,跑到欧晴的身边,看了看欧晴,然后像是献宝一般对妈妈说:“妈妈,干爹说她是我的干妈!”

    干妈……

    原来她没听错!

    “阿尧你……”袁佳音一脸震惊地看着严谨尧。

    在帝都,像严谨尧他们这样的权贵公子身边有几个女人是非常正常的事儿,不足为奇。

    但严谨尧一向洁身自好,以前从未见他带过哪个女人出席像今天这样的私人聚会。

    当然,带个女人来参加聚会倒也没什么,但有什么的是……

    他居然让冬子叫这个女人“干妈”!

    这代表什么?

    这代表他对这个女人是认真的!

    可是整个帝都名流圈里的人都知道,严家内定的四儿媳是尤司令的掌上明珠尤雅……

    欧晴有时神经大条,但有时又特别敏感,比如此刻。

    袁佳音的惊讶让她觉察出了不对,想起曾经袁超对她说过的那些话,于是隐隐猜到了什么,心里变得不太舒服。

    她轻轻转动了下手腕,想把手要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来。

    严谨尧敏锐地感觉到了欧晴的心里变化,剑眉微微一拧,不给袁佳音继续说下去的机会,立马抢断,“佳音你先忙,一会儿聊。”

    说完就拉着欧晴去了别处。

    袁佳音看着严谨尧和欧晴手牵着手的背影,眼底划过一抹复杂的光芒……

    今晚客人不多,霍家兴只邀请了几个平日里关系比较好的朋友。

    而严谨尧和霍家兴是发小,所以到场的几乎都是共同的朋友。

    刚在沙发里坐下,严谨尧就看到不远处有几个熟人,便对身边的小女人说:“那边有几个朋友,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过去打个招呼?”

    “不去!”欧晴想也没想就一口拒绝。

    霍冬妈妈的惊讶已经让她很尴尬了,她不想再去承受别人异样的目光。

    “为什么?”严谨尧安抚般捏捏她的小手,问。

    “累。”她随便找了个借口。

    “那你乖乖坐这儿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见她执意不去,严谨尧没有强求,揉揉她的头,轻声叮嘱。

    她点头,“嗯。”

    然后他起身,朝着不远处的几个年轻男子走去。

    在严谨尧离开之后,欧晴从茶几上拿起一本最新出刊的《读者文摘》随意翻看。

    看着看着,突然一杯饮料递到了她的面前。

    她以为是服务生,下意识地接下,一边抬头看向来人,一边礼貌道谢:“谢谢——”

    然而话音未落,她却戛然而止。

    “袁超?”欧晴错愕地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熟悉面孔,惊讶得声音都微微变调,“你怎么在这儿?”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你怎么来帝都了?又怎么会来这里的?”袁超脸色冷然,在欧晴的身边坐下,睨着她冷冷问道。

    欧晴蹙眉,对他类似质问的语气有些反感,一改往日的温顺,特别强势地说道:“我先问你的!”

    古人曰: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看来她跟严谨尧在一起相处久了,自然而然把他的霸道强势也学到了一丢丢。

    “我外甥今天生日,在这里办派对。”袁超说。

    “外甥?”欧晴蹙眉,像是不懂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似的,没反应过来。

    袁超,“就是我姐姐的儿子!”

    “哦。”欧晴漫不经心地点了下头,可紧接着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瞠大双眼看着袁超,急问:“等等!谁是你外甥啊?谁是你姐姐啊?”

    不会那么巧吧……

    “喏!”袁超用下巴点了点不远处。

    欧晴下意识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于是她看到了霍冬和他的妈妈。

    果然!

    “你是冬子的舅舅?!”她瞠大双眼,不可置信。

    “如假包换!”

    “……”

    欧晴想说,这个世界真特么小啊!

    也终于明白袁超为什么对严谨尧的底细知道得如此清楚了,原来他们不止认识,在人际中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啊!

    “我已经回答你了,现在该你回答我了。”

    心中正万分感慨,突闻袁超的声音再度响起。

    “啊?”欧晴转眸看他,装傻。

    “你怎么在这里?”袁超淡淡睨着她,不给她逃避的机会。

    “我……”她抬手挠额,以遮挡他锐利的目光。

    “谁带你来的?”他继续咄咄逼问。

    “那个……”她眸光闪烁,绞尽脑汁地想要找个完美的借口。

    “严谨尧?”袁超冷笑,瞟了眼正和姐夫霍家聊着什么的严谨尧。

    欧晴轻轻咬着唇角,默了两秒,然后落落大方地点头承认,“对!”

    如此看来,袁超应该早就看到她刚才和严谨尧是手牵着手进入大厅的,这会儿显然是在明知故问,即使如此她又何必遮遮掩掩?

    她不就谈个恋爱嘛,严谨尧未娶而她未嫁,所以她既不是做第三者也不是出轨,有什么好怕的?!

    如此一想,欧晴挺了挺腰杆,瞬间理直气壮了。

    “你喜欢上他了?”袁超又问,一脸妒恨。

    “对!”欧晴轻轻扇动眼睑,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

    “你跟他在一起了?”袁超越问心越沉。

    “对!”她还是毫不犹豫地点头,且越点越用力。

    “欧晴你疯了吗?”袁超失声大叫,瞠大双眼不肯相信。

    欧晴唇角微勾,俏皮地撅了撅嘴,云淡风轻地微笑道:“抱歉,让你失望了,我没疯,很正常!”

    “我给你看的那些东西和跟说的那些话你都忘了吗?”袁超气得要命,简直想敲开欧晴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都装的豆腐渣,他都跟她说得那么明白了,她怎么还跟严谨尧搅合在一切呢?

    “没忘,都记着呢。”欧晴甜甜一笑,说出来的话却气死人不偿命。

    “那你——”

    “我不在乎!”

    “……”袁超被欧晴软绵绵的腔调呛得彻底说不出话了。

    他看着她,是那么那么的喜欢,却又那么那么的恨。

    他不懂自己到底输在哪里,他们袁家虽不及严家,但在帝都也是赫赫有名,而且他比严谨尧年轻,比严谨尧更适合她,她为什么就是不选他呢?

    袁超想不通,更不甘心。

    欧晴抬眸看了眼远处正与朋友谈笑风生的严谨尧,唇角缓缓泛起一抹甜蜜的笑靥,像是自言自语般低低道:“我喜欢的只是他这个人,仅此而已!”

    嗯,仅此而已。

    爱情本来就应该是一件很单纯的事,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不需要顾虑太多,也不需要计算太多,简单点就好。

    她已经想过了,不能因为还没发生的事就去杞人忧天,不能因为害怕受伤就不去争取幸福,不能在彼此相爱的时候将爱情拒之门外。

    是的!不能!!

    “可是欧晴,一段感情并非只要是你情我愿就可以修成正果的。”袁超又恨又气。

    欧晴冷冷一笑,尖锐反驳,“一段感情如果连‘你情我愿’都不是那修成了正果又有什么意思?”

    袁超直接被呛得好半晌都说不出话。

    忍了又忍,却还是忍无可忍,他气急败坏地说:“你跟他不会有结果的!”

    欧晴撇撇嘴,无所谓地耸肩道:“有结果也好,无结果也罢,这好像都跟你没有丝毫关系吧?!”

    她淡淡的语调,充满了讥讽。

    “欧晴,你醒醒吧,他不会娶你的!!”袁超恨不得给欧晴洗脑,然而不管他怎么说,欧晴始终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她不咸不淡地看着他,抿唇不语。

    袁超,“像你这种没有显赫家世的女孩,他的家人永远都不可能会接受你,你再跟他搅合在一起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欧晴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又拿门当户对来说事儿,烦不烦啊?!

    欧晴耐心尽失,正想说点什么让袁超知难而退,却在这时,她看到严谨尧正朝着他们走来。

    “你走吧,他要回来了。”欧晴连忙压低声音对袁超说道。

    “欧晴,你会后悔的!”袁超不走,恨铁不成钢地死死盯着她,说得咬牙切齿。

    欧晴咧嘴一笑,一边拍拍裙摆站起来,一边云淡风轻地说道:“后悔就后悔呗!人一辈子谁没做过一两件后悔的事儿?”

    说完,她不再理会袁超,噙着甜甜的笑靥径直朝着严谨尧迎上去。

    严谨尧聊着聊着就看到发小的小舅子在骚、扰他的小兔子,当即就冷了脸,立马结束跟朋友的交谈准备回到小兔子的身边去宣告自己的所有权。

    可他还来得及走过去小女人就主动找他走来了。

    他不太高兴。

    因为她把他想要宣告主权的机会扼杀了。

    第一次见到欧晴的时候,袁超正在跟她表白,当时他没认出袁超是霍家兴的小舅子。

    后来是赵宇提醒了他,于是他终于想了起来。

    因为是发小的小舅子,他不便用强硬的手段对付,便只能耍点小计谋把袁超由C市转回帝都。

    这样他就没机会缠着他的小兔子了。

    今天是冬子的生日,他想到身为冬子舅舅的袁超可能会出现,所以一早就旁敲侧击地问了霍家兴晚上来参加派对的都有谁……

    霍家兴如实说了。

    当说到小舅子袁超时,霍家兴说小舅子旅游去了,今晚是来不了的。

    严谨尧这才放心大胆地把欧晴从C市接到帝都来。

    哪知袁超竟然还是出现了,且趁他不注意就去骚、扰她!

    欧晴走上前就挽住严谨尧的手臂,仰着小脸笑米米地央求他:“里面好闷,你带我出去逛逛好不好?”

    他的脸色不太好,不能让他去跟袁超、碰面,万一两人一言不合干起来可就不好了。

    冲着霍冬喊她一声干妈,她也不能成为毁掉了他生日派对的罪魁祸首。

    “他跟你说了什么?”严谨尧俊脸阴沉,冷冷问道。

    她是他的,是他一个人的,他讨厌别的男人窥觊她!

    “没什么呀,叙叙旧而已。”欧晴眨了眨眼,避重就轻地娇嗲道。

    严谨尧拧眉沉默,情绪不佳。

    “走吧走吧,带我去外面玩玩儿。”欧晴见势不对,忙不迭地拽着他往外走。

    严谨尧边走边回头,淡淡看了袁超一眼。

    正好袁超也在看着他们。

    其实严谨尧根本不把袁超放在眼里,因为他知道欧晴对袁超没有丝毫感觉。

    他只是讨厌袁超的不识趣,更讨厌袁超居然是霍家兴的小舅子。

    若不是看在家兴的面子上,他能让袁超滚到沙漠里去。

    四目相接,两个男人的眼底都有着对对方的厌恶,用“相看两相厌”来形容是最贴切不过了。

    而袁超的眼底,还掺杂着不甘和妒恨……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当欧晴拽着严谨尧离开大厅之后。

    “阿超。”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