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29章:爱你
    “好的好的,马上就来。”

    然后严谨尧抱着心爱的小女人在霍家父子俩震惊的目光中,朝着他的住房快步而去。

    欧晴将小脸埋在男人的颈窝里,没有精力去注意其他,只顾着摄取他熟悉的气息,似乎唯有如此,她的胃才能好受一点……

    有人说爱情治百病,以前她不以为然,可现在她却觉得爱情真的挺神奇。

    因为前一刻她明明很难受,可自打看到了他,她突然就好多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客房里。

    欧晴喝了一杯蜂蜜水之后,胃总算不再那么难受,但依旧还是没什么力气。

    她横躺在牀上,头则枕在他的腿上,闭着眼虚弱地呼吸着。

    严谨尧坐在牀边,手里拿着风油精,帮小女人轻轻地涂抹着。

    好一会儿后,见她脸色好多了,眉头也不再紧锁,他松了口气。

    “好点了没?”他将风油精随手搁在牀头柜上,俯首凑近她的小脸,柔声轻问。

    欧晴侧身,将脸埋在他结实的小腹上,撒娇地蹭了蹭,有气无力地“嗯”了声,表示自己好些了。

    严谨尧被小女人蹭得心都快融化了,唇角微微勾起,溢出一抹宠溺又无奈的轻笑。

    大掌轻抚她的发丝,他心疼地看着她还是有点苍白的小脸,“饿不饿?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她立马摇头,一脸嫌恶。

    她的胃还难受着呢,这会儿根本什么都吃不下。

    “这是哪儿啊?”欧晴一边缓缓直起身来坐上他的腿,一边转头好奇地四下打量。

    见她竟然主动坐在他的腿上,两只小手还抱着他的腰,整个人乖巧地依偎在他怀里……严谨尧满意又欣喜。

    “帝都郊外。”他答,微嘟着唇爱怜地吻了吻她的眼睛。

    原来是帝都啊……

    一路晕车,她昏昏沉沉的都不知道哪儿是哪儿,什么手续都是赵宇办好的,下了飞机又直接上了专车,所以也没注意到自己所在的是什么地方。

    她仰起小脸看着他,蹙眉不解,“你让我来这里干吗呀?”

    “我答应过你今天要回去的,可是我忘了今天是冬子的生日,我得给他过完生日才能走,一方面我不想失信于你,另一方面我想让你见见我的朋友,所以就让赵宇把你接来了。”他向她解释,同时在她脸上烙下一个又一个温柔的吻。

    其实最重要的是,他想她了。

    “唔……”有点痒,她偏头躲避。

    他不满,大手掌住她的脸颊,霸道地将她的小脸掰回来,头一低就直接吻上她的唇。

    都说小别胜新婚,两天不见,他真是想她得很。

    挑开她的牙,他毫不客气的攻城略地……

    欧晴没有拒绝,甚至还乖巧抬起双臂勾住他的脖子,难得大方地与他互动……

    严谨尧惊讶又欢喜。

    小东西今天真乖!

    满心激荡,他不由扣着她吻得越发的狂野……

    在这寒冬腊月里,这个吻如冬日暖阳般温暖着彼此的身心,两人全情投入,吻得浑然忘我。

    许久许久之后……

    直到彼此都感觉快要窒息了时,严谨尧才依依不舍地结束。

    “还难受吗?”

    他意犹未尽地在她已然微肿的唇瓣上轻啄,心疼地柔声问道。

    欧晴其实已经不难受了,可听着他温柔的语气,心里就觉得委屈,像只小猫咪似的瘪着嘴在他颈窝里拱了拱,撒娇,“有点……呀,你干吗?”

    话未说完就被他接下来的举动给羞得惊叫出声。

    他的手,从她的衣摆溜了进去……

    “帮你揉、揉。”他说,一本正经加理直气壮。

    她面红耳赤,急得用力去拍他的手,“才不要……”

    自从他们那啥了之后,她对他就了解得非常透彻了,所以此刻他想帮她揉的根本就不是胃,而是别的部位好么,别以为她不知道,哼!

    “别动!”严谨尧拧眉轻喝,另一只手捉住她的小手,而溜进她衣服里的那只手则毫不客气地直击目的地。

    被他得逞……

    “严谨尧你……”她羞恼地狠狠瞪他,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乖,别动。”

    “我都这样了你还欺负我!”欧晴气得很,佯怒娇嗔。

    他低下头安抚地轻吻她的唇,用温柔得滴水的声音诱、哄着她,“你乖乖的,我保证一会儿就不难受了。”

    “你的保证都是骗人的!”说起这个就来气,她愤愤喝道。

    “嗯?”

    “你保证过两天就回家的!”

    严谨尧闻言,轻挑眉尾,续而无奈地轻叹一声,“我不是跟你解释了吗?事出突然——”

    “我不管!说得出做不到就是你的错!”她娇蛮轻喝,难得任性。

    “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好不好?”严谨尧就喜欢多样化的小女人,不管是乖巧还是撒娇还是发脾气的,他都喜欢。

    欧晴瞅着眼前的男人,对他的容忍度感到深深的佩服,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无理取闹,他居然一点也不生气?

    “想不想我?”

    他突然与她额头相抵,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眼睛,柔声问道。

    “不想!”她想也没想就摇头,气呼呼的。

    他害得她这两天吃不好睡不着的,所以她才不要告诉他自己有多想他咧!

    看着明显在说反话的小女人,严谨尧似笑非笑地轻勾唇角,“真的不想?”

    “一、点、儿、都、不、想!”她鼓着腮帮子,一字一顿以增加说服力。

    他笑了。

    “可是我想你。”他倏地收紧双臂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薄唇贴着她的耳朵,狠狠咬着牙根说:“想死了!!”

    嗯,他想她,想得茶饭不思,想得就快走火入魔了。

    她怪他说话不算话,其实她根本不知道他有多么的归心似箭。

    就是因为实在太想念,所以才忍不住把她接到身边来。

    严谨尧从来没有试过这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煎熬和痛苦,也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让他想得走火入魔,更是从来没有觉得谁能在他生命里占有如此重要的地位。

    而这个名叫欧晴的小女子,统统做到了!

    他发现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爱她太多,想把她永远留在身边,想让她时刻陪伴左右,想把这世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捧到她的面前,以博她一笑。

    他甚至觉得自己肩负重任,因为他要给她一辈子的幸福和快乐。

    嗯,责任重大!

    听着他恶狠狠的“想死了”三个字,欧晴的心,甜似蜜。

    美丽的小脸顿时如三月桃花,嫣红一片,越发娇俏迷人。

    看得严谨尧心痒难耐。

    正陷入热恋中的男人,只要跟心爱的女人单独相处,脑子里除了如何吃她之外,便再也想不了其他了。

    已有两天没跟小兔子那啥的严谨尧就更是如此了。

    离派对开始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严谨尧想,速战速决先解解馋应该是够了……

    心里如此想着,他的手就开始行动了。

    欧晴感觉到他的意图,有点羞涩又有点紧张,直觉告诉她此刻不合时宜。

    “啊,那个……谁是冬子啊?”小手轻轻撑着他的肩,阻止他压下来的身子,她连忙问道,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一会儿告诉你。”可强势的男人又怎会被她轻易忽悠,抓开她的小手,低头去吻她的唇。

    她撇开小脸躲避,不依地撒娇,“不嘛,现在告诉我!”

    “乖,别动。”他腾出一只手去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掰回来,在她唇上一边啄一边哄。

    “不……唔……”

    叩叩叩。

    就在欧晴半推半就正欲妥协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

    严谨尧拧眉,害羞胆小的欧晴则惊得微微一颤。

    “谁?”严谨尧不悦喝问。

    “是我,干爹。”稚嫩的声音,不卑不亢地在门外轻轻响起。

    “进来!”严谨尧一边说道,一边把手从欧晴的衣服里撤出来。

    欧晴忙不迭地从他怀里爬出去,红着脸手忙脚乱地整理着自己略显凌乱的头发和衣服。

    霍冬推门而进,双手捧着一个小小的水果拼盘。

    “干爹,这是爸爸叫我拿上来的。”小家伙走上前来,礼貌谦和地说道,同时好奇地打量着低头窘迫的欧晴。

    “乖!”严谨尧一手接过水果盘,一手揉了揉干儿子的小脑袋。

    欧晴悄悄瞟了眼霍冬,正好对上小家伙向她投射过来的目光。

    “干爹,她就是我的干妈吗?”霍冬看着严谨尧,直截了当地问。

    “嗯!”严谨尧点头。

    “啊?”欧晴一脸懵逼。

    干……干妈?

    她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这么眉清目秀的干儿子啊?

    “他叫霍冬,小名冬子,是我的干儿子,他的爸爸是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严谨尧解释道。

    欧晴面红耳赤,“不是……他叫我……”

    “干妈好!”霍冬落落大方地对欧晴鞠了一个躬,脆声声地喊道。

    “啊……哦,你、你好!”相较于孩子的从容自在,欧晴反倒显得有些拘谨窘迫。

    都怪严谨尧!

    突然冒出一个干儿子她哪能立马就接受得了啊?

    毕竟他俩现在只是交往,还没有结婚呢,孩子这就叫她干妈好像不太合适吧……

    反正这干妈她当得有点心虚。

    “她好看吗?”严谨尧见霍冬毫不扭捏就叫了欧晴一声干妈,心下欢喜。

    这孩子刚才说尤雅不好看,不喜欢尤雅当他的干妈,现在对欧晴却如此干脆,可见他对欧晴这个干妈是满意的吧。

    欧晴闻言,小脸瞬时更红了一分,偷偷在严谨尧的腰后警告性地揪了一把。

    讨厌啊他!问孩子这样的问题做啥?真是的!臊不臊啊!

    万一孩子说不好看……

    那她的脸该往哪儿搁啊?

    “嗯!”霍冬用力点头。

    好看啊,这个干妈一看就是面慈心软的人,刚才看到她对干爹撒娇的样子就觉得她好可爱好温柔,对她的好感就油然而生了。

    不像尤雅阿姨,那么高傲!

    欧晴默默松了口气,还好孩子点了头,自己的颜面可算保住了。

    “你喜欢吗?”严谨尧看着孩子又问。

    “嗯嗯!”霍冬点了两下头。

    “那她有资格做你的干妈吗?”

    “嗯嗯嗯!”霍冬点头如捣蒜,表示太有资格了。

    欧晴脸红,害羞。

    严谨尧满意,点了点头,然后对孩子说:“好了,你可以出去。”

    “干妈再见!”霍冬立马又对欧晴鞠了个躬。

    欧晴连忙点头,腼腆地对孩子笑了笑,“呃……再、再见。”

    目送霍冬离开房间,欧晴盘腿而坐,“他几岁啊?看起来好懂事哦!”

    “今天是他的六岁生日。”

    “真乖!”欧晴由衷赞道。

    严谨尧轻勾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打趣道:“你觉得他乖是因为他说你好看吗?”

    欧晴一愣,羞恼地瞪他,“什么呀。”

    讨厌!她才不是那么肤浅的人好么!

    “那就是他承认你是他的干妈。”

    “才不是!他本来就很乖,才不是像你说的那样是因为夸了我或认同我我才觉得他乖的好么!”欧晴恼了,板着小脸忿忿道。

    见她那么认真地解释,严谨尧眉眼弯弯忍俊不禁。

    欧晴觉得自己被取笑了,恼羞成怒,一巴掌狠狠拍在他的手臂上,“你笑什么?”

    他握拳抵着鼻尖,佯咳两声掩饰笑意,嘴角忍不住越扬越高。

    “严谨尧你再笑我就生气了!”她怒,特别严肃地大喝。

    “好好好,不笑了不笑了,我不笑了。”严谨尧连忙举手做投降状,然后伸手去抱她。

    “哼!”她一把挥开他伸来的大手,不给抱。

    严谨尧挑眉,倾斜着上半身往她面前凑,“真生气了?”

    “你走开!”她疾言厉色,凶巴巴地怒喝。

    “傻丫头,两天没见了你真舍得生我的气啊?”他将她频频闪躲的身子霸道而不失温柔地拖进怀里,宠溺地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

    “谁让你笑话我!”她仰起小脸冲他愤愤地叫道。

    “我不是笑话你……”

    “你就是!!”

    “真的不是!”他特别诚恳地摇头。

    他一脸坦荡,不像是在说谎。

    她嘟起嘴,还是很不高兴,“那你为什么要笑?”

    “因为爱你。”他说,语气轻柔而笃定。

    因为爱你……

    爱你……

    欧晴的心,被这四个字烫得狠狠一颤,愣愣地看着他,满心欢喜却又有点不敢相信。

    他说了很多很多次喜欢她,但说爱她今天是第一次。

    喜欢跟爱,是有区别的。

    他真的……爱她吗?

    还是随口说说而已?

    “你骗人……”她咬了咬唇,瞅他一眼,小声哼哼。

    严谨尧目光深幽,一瞬不瞬地凝睇着眼前的小女人,大掌爱怜地轻抚她的脸颊,“因为爱你,所以看到你就开心,开心最直接的表达方式就是笑啊!”

    “你强词夺理。”她瞥他一眼,佯怒娇嗔。

    “欧小晴,你爱我吗?”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抬起来,满含期待地柔声问道。

    欧晴微微蹙眉,有些苦恼。

    他们从认识到现在,也就几个月的时间,而真正在一起才一个星期,说爱……

    会不会言之过早啊?

    而且在认识他之前,她完全没有感情经历,所以她并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的。

    很认真地想了想,她轻轻摇头,“不知道……”

    “傻丫头,自己的心,怎么会不知道呢?”严谨尧失笑,宠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尖。

    “怎样才算爱?”欧晴微微歪着脑袋,看着他好奇地问道。

    “这两天想我吗?”他反问。

    她轻轻咬唇,虽然有些害羞,但与他都走到这一步了再矫情也没什么意思,于是很诚实地点了点头,“想。”

    “有多想?”

    她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嘟囔,“这怎么计算啊?”

    “一天之中有几个小时是想我的?”他深情款款地看着她时而害羞时而不悦的生动模样,特别有耐心地继续问。

    几个小时啊……

    好像除了睡着之后脑子里都是他吧……

    不对!就算睡着了他还在她的梦里呢。

    难道她要说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在想他吗?

    噫……

    不要!

    若让他知道自己时刻都在想着他,那多难为情啊!

    “嗯?”他抬了抬她的下巴,慵懒催促。

    “七八个小时吧。”她答,脸颊微红。

    就算她的回答如此保守,严谨尧依旧觉得很开心。

    “想跟我天天在一起吗?”

    她默了默,“……嗯。”

    “想给我生孩子吗?”他语不惊人死不休。

    欧晴霍地瞠大双眼,羞愤欲绝,“严谨尧你——”

    “嗯?想不想?”他凑上去在她唇上吮了一口。

    “不想不想!我才不想呢!!”她红着脸大叫,攥拳打他。

    “脸红了。”他笑,指尖在她发烫的脸颊上轻轻戳了一下,最喜欢逗她了。

    “气的!”她仰起小脸怒瞪他,忿忿地吼道。

    “你喜欢冬子吗?”他将她攥成拳头的小手裹在手心里,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她微微一怔,被他突然转换的话题搞懵了,想了想才缓过神来,如实点头,“喜欢。”

    虽然很气他,但孩子是无辜的。嗯,她不能迁怒一个无辜的孩子。

    礼貌懂事的霍冬,的确很讨人喜欢。

    严谨尧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那咱就生个女儿,长大后许配给他!”

    “严谨尧你胡说什么呀……”欧晴的脸红得滴血,羞得不行,真是想咬死他的心都有了。

    “没胡说,真的!”他边说边朝她压上去。

    她一不留神就被他摁在了牀上,眼看他的大手直奔她的腰部,惊叫连连,“呀,你干吗啊?”

    “冬子都六岁了,咱们得快点儿。”

    “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