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28章:因为你不乖
    “那、那你……”

    “现在想‘做’你!”

    话音落下,他的手也开始毫不客气地剥除她身上的障碍。

    “……”欧晴脸红心跳,明知不该让他如此放肆,可她阻止不了蛮横霸道的男人也管不住自己不想抗拒的心。

    “因为你不乖!”他衔着她的唇,惩罚般轻轻咬了一口。

    “唔……”她吃痛,蹙眉,还没来及发出抗议,就被他长驱直入的舌堵住了嘴。

    唇齿镶嵌,气息相融,熟悉的悸动在心间肆意蔓延……

    他霸道得不留余地的吻,很快就将她仅存的理智摧垮,让她不知不觉便彻底沦陷。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欧晴很惆怅。

    她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就跟他……

    同居了。

    她是来他家拿行李的,哪知被他三言两语就哄骗了心,然后半推半就之下又跟他那啥了。

    被他翻来覆去的做,毫无疑问她又被他做得筋疲力尽,最后以昏睡过去而告终。

    等她再次醒来,她的衣服已经被他从箱子里拿了出来,规规矩矩地挂在了衣柜里,和他的衣服挂在一起。

    以及她的日用品,也被他放在了卫生间,两人的牙刷还亲昵地插在一个漱口杯里。

    她的理智告诉她自己应该马上收拾东西离开,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住在他家里。

    可她的情感又令她犹豫不决,毕竟每一个陷入爱恋中的人,都恨不得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和喜欢的人黏在一起。

    而且他是那么霸道的一个人,又那么擅长巧言令色,他若不肯放她走,她肯定也是走不了的。

    她是单纯了点,但并不傻,他的伎俩或许能蒙骗她一时,可仔细一想她就能明白过来。

    他让赵宇把她的行李放在他家里,不就是想把她骗到他的家里来么,把她骗到家里来不就是想让她跟他一起住么。

    他如此处心积虑,又怎么可能轻易放她走呢?而自己在他面前永远都是那么没出息,总是轻而易举便被他哄骗了去,既然结果已经可以预料,她何必再垂死挣扎呢?

    罢了,不矫情了,反正如他所说,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他们都做过了,住不住一起都无法改变他们已经做过的事实。

    想通之后,欧晴就没再提要走的事。

    其实确切的说,是她没机会提。

    在郁家的时候还有所顾忌,而在回到他的家之后,他就跟疯了似的,什么都不管了,可谓是毫无节制毫无底线……

    整整两天,他们基本是在“他负责喂饱她的胃而她负责喂饱他的人”中循环度过。

    到第三天的时候,一大早她就被他的吻扰醒了,然后她被告知他马上要回帝都一趟。

    听说他马上要走,她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点小失落。

    她揉着眼睛坐起来,微嘟着嘴一脸郁郁寡欢的表情,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她什么都不用说,就这副模样就足够让严谨尧心疼得不要不要的。

    将她连人带被抱到腿上来,他一边温柔深情地吻着她的眉眼,一边依依不舍地哄她,向她保证自己两天就回来,还一遍一遍地叮嘱她他不在家的这两天里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他说他已经给她做了很多小点心,做了红烧牛腩和粉蒸排骨,还煲了汤,如果饿了加热就可以吃。

    他说如果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赵宇,赵宇会第一时间赶过来帮她处理。

    他还说如果晚上一个人害怕就给他打电话,他会陪她聊天,直到她睡着为止。

    仿佛她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他什么都帮她安排妥当了,不管是大事小事,无一遗漏。

    她窝在他的怀里,默默地听着他饱含担忧的叮嘱,越听越委屈,越听越不舍。

    像只小猫似的在他的胸膛上轻轻蹭,双手抱着他的腰就不想放手了。

    腻歪的时候没什么感觉,甚至还觉得不知餍足的他挺烦人的,可他这突然说要走,她顿时就有些无所适从了。

    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被他翻来覆去的折腾,也不想跟他分离,哪怕只是短短的两天而已。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如此离不开他了,她想可能热恋中的男女都这样吧,情到浓时分开一秒都是煎熬。

    严谨尧看着怀里对自己撒娇的小女人,一颗心都快被她蹭化了。

    真想什么都不管,就这样抱着她吻着她直到天荒地老。

    可是他又深知,男人的世界不能只有儿女情长……

    于是他只能不停地吻她,不停地跟她保证,保证自己两天后一定回家。

    然而两天后,在欧晴的翘首期盼中,来敲门的却是赵宇。

    “嫂子,拿上你的包,跟我走!”

    门一打开,站在门口的赵宇就冲她说道。

    她微怔,“去哪儿?”

    “快点啊嫂子,时间来不及了。”赵宇急吼吼的,大声催促。

    赵宇着急的样子让欧晴莫名紧张起来,紧紧蹙眉,“不是……去哪儿啊?”

    赵宇等不及了,索性自己进屋去找她的包,“去了你就知道了啦,放心,我不敢把你卖掉的。”

    “可是……”她跟在他的身后,狐疑又不解。

    她的包就放在沙发上,赵宇一眼就看到了,拎起来就要走,“走走走——”

    “我还没换衣服呢!”欧晴急喊。

    “那你快去换,快快快!”赵宇不敢直接触碰欧晴,便用她的包抵着她的背,将她往卧室推。

    欧晴被推入卧室,赵宇立马呯地一声帮她关上门。

    然后不到一分钟,赵宇就开始敲门催促了,“嫂子你快点,真的来不及了!”

    欧晴被他催得心慌意乱,只能加快动作。

    换好衣服之后,她便被赵宇风风火火地赶下了楼,再急不可耐地推上了车。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啊?”

    当赵宇把车子当成火箭一般开出去后,欧晴忍不住又出声问道。

    “你猜!”赵宇忙里偷闲地看了眼中央后视镜,对欧晴挤眉弄眼笑得神秘兮兮的,故意卖关子。

    欧晴无语。

    然后接下来她就没办法再问了,因为她晕车了。

    可能是没吃午饭的缘故,加上赵宇把车开得太快,没一会儿她就难受了起来。

    约莫一个小时后,他们上了飞机。

    这是欧晴第一次坐飞机,然而她已经没有精力到处打量,上了飞机就窝在座位上恹恹欲睡。

    于是从上飞机到下飞机,两个多小时的航程里,就在她半梦半醒之中度过了。

    出了机场,又是坐车。

    欧晴蔫蔫地靠着车门,蹙着眉闭着嘴,基本连话都不敢说了。

    胃里翻江倒海,她就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吐出来。

    此刻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不管赵宇要把她带去哪里都好,她只求能快点到达目的地,快点从这要命的车上下去。

    实在太难受了,她觉得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帝都郊区。

    一处私人马场坐落于西郊一块广阔的草地上,绿草芬芳环境优雅,餐饮住宿娱乐健身一应俱全,是个休闲度假的好地方。

    这里今天不对外开放,因为被帝都三大公子之一的霍大少包了场。

    今天是霍家兴的宝贝儿子霍冬的六岁生日,将在这里举办一个小小的生日派对。

    严谨尧坐在住宿大厅的沙发区,频频抬腕看表,还时不时地转头去看玻璃窗外的马场入口。

    “干爹,你的表怎么了?”

    一道充满疑惑的稚嫩童声从沙发对面响起,让心不在焉的严谨尧回过神来。

    “嗯?”严谨尧收回遗落在窗外的目光,看向今天的小寿星。

    “你为什么老是看它啊?”六岁的霍冬,长得眉清目秀干净清爽,小小年纪就透着一股沉稳和干练,一看就比同龄的孩子更加聪明懂事。

    严谨尧笑了笑,“干爹等人。”

    “等谁啊?”霍冬好奇地问,手里折纸鹤的动作却依旧利索地进行着。

    爸爸说孩子的生日就是妈妈的苦难日,所以他要给妈妈折九十九只千纸鹤,以感谢妈妈的生育之恩。

    嗯,还差十几个,就快大功告成了。

    等谁啊……

    严谨尧在心里默念了一下,脑子里浮现出一张楚楚可怜的小脸,目光顿时变得柔情似水,唇角隐隐泛起一抹宠溺,几乎没有犹豫就脱口而道:“等你干妈。”

    霍冬抬起小脸,有些惊讶地看着比爸爸还英俊神武的干爹。

    干妈?

    他有干妈吗?他怎么不知道啊?怎么从来没见过呀?

    “什么干妈?尤雅要来吗?”

    突然一道低醇的男声从严谨尧的身后响起,紧接着一抹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严谨尧和霍冬的面前。

    正是严谨尧的发小、霍冬的父亲——霍家兴。

    父子俩同时在场,霍冬几乎就是父亲的缩小版,五官神韵都极为相似。

    身为帝都三大公子之一,霍家兴的长相自然不俗,举手投足间尽显尊贵和非凡气度。

    面对霍家兴略显惊讶的询问,严谨尧没说话。

    倒是霍冬听到尤雅二字,顿时就垮了脸,苦哈哈地惨叫一声,“啊?尤雅阿姨就是我的干妈啊?”

    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霍家兴走到儿子身边,一边坐下一边摸摸他的头,笑道:“怎么?你不喜欢?”

    “不喜欢。”霍冬很实诚地摇头。

    “为什么?”霍家兴微挑眉尾,不解地看着儿子。

    霍冬停下折纸鹤的动作,微微歪着头很认真地想了想,说:“她不好看。”

    “臭小子你睁着眼睛说瞎话呢这是,人家尤雅阿姨可是帝都第一名媛,蕙质兰心才貌双全,多少男人趋之若鹜呢!”霍家兴伸手在儿子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哭笑不得地轻啐道。

    “反正我不喜欢她。”霍冬耸肩撇嘴,一脸嫌弃。

    尤雅阿姨很做作,有爸爸妈妈在的时候对他可热情了,可一旦爸爸妈妈不在场,就对他爱答不理。

    所以他觉得尤雅阿姨太假了,长得再怎么漂亮他也喜欢不起来。

    “傻儿子,你不喜欢没关系,你干爹喜欢就行了。”霍家兴笑道,同时看向严谨尧,语带调侃之意。

    “你觉得我连个孩子都不如么?”严谨尧淡淡瞥了霍家兴一眼。

    “嗯哼?”霍家兴翘起二郎腿,姿态慵懒地靠坐在沙发里,眼底泛起疑惑,一时没明白发小的话中含义。

    严谨尧,“审美!”

    霍家兴怔了一下,续而失笑:“冬子才六岁,屁点大的孩子哪有什么审美能力,他随口胡诌你也当真?”

    “谁说他没有审美能力?我就觉得他说得很对!”严谨尧说道,同时给了小家伙一个赞扬的眼神。

    得到干爹的表扬,霍冬喜滋滋的,折纸鹤都更带劲了。

    严谨尧又低头看了看表。

    孩子单纯,对美丑的认知比较模糊,自己喜欢的人就美,不喜欢的人就丑,就是这么简单直接。

    但于成年人来说,尤雅是无可挑剔的,有容貌有身材,有气质有家世,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她都是最完美的择偶对象。

    只是最完美的,并非就是适合自己的。

    而对他来说,如果那个人不是欧晴,就算是天仙他也不稀罕。

    嗯,这世上没有哪个女人,能比得上他的小白兔!

    霍家兴闻言,微微眯眸,目光锐利地盯着严谨尧,敏锐地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你这是话里有话啊!”

    严谨尧的回应是倏地起身,二话不说就朝着门口大步流星地走去。

    那急匆匆的样子与往常的冷静从容大相径庭。

    “喂!你干吗去啊?”霍家兴冲着发小疾步而去的背影喊道,大惑不解。

    不过很快霍家兴就明白了一切,且被自己所看到的画面惊得目瞪口呆……

    马场入口的停车坪里,腿脚虚软的欧晴吊住赵宇的臂膀,举步维艰地朝着住宿大厅走去。

    赵宇头皮发麻,心惊胆颤。

    一路疾驰而来,在快到马场的时候赵宇才发现四哥家的小白兔晕车了,那苍白的脸色让他有种大祸临头的焦虑和恐慌。

    从c市到帝都,不过几个小时,四哥的心肝宝贝就变成这副病怏怏的模样了,四哥肯定得对他兴师问罪的。

    见她下车的时候腿都打颤,他本想抱她走的,可是一想到四哥那个超级醋坛……

    他只能作罢。

    不能怪他不懂得怜香惜玉,实在是他不敢对她有一丝一毫的亲昵。

    就连她抱着他的臂膀,他都好怕一会儿四哥看到了会把他的手臂给卸了。

    善妒的男人太可怕了,万万惹不得。

    赵宇正忐忑不安地想着一会儿见到四哥自己该如何解释,突然就看到他家亲爱的四哥像股飓风一般朝他们奔来。

    且脸沉如水。

    “怎么回事儿?”

    严谨尧人还没到质问就已经吼出来了。

    赵宇浑身一震,忙不迭地把自己的手臂从欧晴的双手里抽出来,后退两步与她保持距离。

    没了赵宇的支撑,浑身无力大脑昏沉的欧晴就站不住了,眼看着娇小的身躯软哒哒地往地上倒去。

    严谨尧见状,急忙两个大步上前,赶在她倒下的千钧一发间将她稳稳接在怀里。

    “严谨尧……”

    熟悉的气息扑鼻而来,欧晴有些不敢置信地抬头望着近在咫尺的俊脸。

    可能是晕车太难受了,也可能是两天没见太想他了,反正乍然看到他出现在自己眼前,她顿时就觉得委屈得不行。

    于是双眼瞬时就红了,咬着唇泫然若滴。

    严谨尧看到小女人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心就不停地抽搐,担忧急问:“这是怎么了?”

    “我难受……”她将小脸埋在他的怀里,颤声微哽。

    “哪儿难受?”他轻抚她后脑的发丝,狠狠拧着眉头。

    “胃。”

    “胃怎么了?”严谨尧以为他的小兔子生病了,急得连忙对一旁的赵宇喊,“赵宇!马上开车去医院!!”

    “晕车……”欧晴蔫蔫地小声咕哝。

    呃……

    听到晕车两个字,严谨尧悬着的心回归原处,默默松了口气。

    “晕车?好好的怎么会晕车?你不是不会晕车的吗?”严谨尧大惑不解。

    欧晴充满怨念的目光偷偷瞟了眼赵宇。

    都怪他!

    把车开那么快,害得不晕车的她都晕车了。

    一路颠簸来颠簸去,差点没让她死在半路上。

    赵宇连忙对欧晴投以求饶的目光,求她高抬贵手求她嘴下留情……

    他也很委屈的好么,四哥临时临头的通知他带小白兔来帝都,时间紧迫他不把车开快点就会赶不上飞机的。

    若不能顺利把小白兔带到帝都来,四哥同样会责罚他的好么!

    四哥真是讨厌,总是给他出难题,像这种怎么做都是错的苦差事就不能换个人么?

    比如许骅兆,或者付千波。

    为什么每次都给他呢?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呢?

    他好欺负么?哼!

    赵宇默默腹诽,一脸生无可恋。

    欧晴善良,心肠软,即便赵宇曾经骂她水性杨花,她也不忍报复他的口没遮拦。

    所以在接收到他可怜兮兮的哀求目光时,她瘪着嘴抽了抽鼻子,委屈地轻轻摇头,“我也不知道。”

    见欧晴没有打自己的小报告,赵宇简直是感激涕零,当即决定这辈子就认准她是四哥的女人了!

    赵宇一直以为,自己上次的那句“水性杨花”已经把小白兔彻底得罪了,没想到她居然不计前嫌,所以这么美丽善良的女孩子值得他去衷心拥戴。

    更何况她又深得四哥的宠爱,他自然更应该爱屋及乌了。

    见小女人脸色苍白,严谨尧倏地将她打横抱起,然后一边朝着客房部走去,一边头也不回地命令赵宇,“赵宇,去冲点蜂蜜水来!”

    “哦,好的。”赵宇忙不迭地点头。

    “还有风油精!”

    “好的好的,马上来!”

    然后严谨尧就抱着软哒哒的小女人,在霍家父子震惊的目光中,大步流星地朝着自己的住房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