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27章:是什么关系啊?
    仿佛屋里有毒蛇猛兽,欧晴连忙双手扒着门框,不肯进,歪着头对他强颜欢笑,“呵呵,我在门口等——啊……”

    话音未落,她就被他一掌推进了屋。

    她被推得踉跄,差点摔倒,连忙扶住墙壁才幸免于难。

    呯。

    紧接着,门被关上。

    欧晴被关门声吓了一跳,有种自己已彻底掉入狼窝的感觉……

    她趴在墙上,歪着头小心谨慎地瞅着他。

    “换鞋。”

    严谨尧对小女人充满戒备的目光视若无睹,进了屋之后从一旁的鞋架上取下一双女式棉拖递给她。

    她不接。

    他看了她一眼。

    被他极具威胁性的目光看得心里发悚,她连忙把目光移开像面壁思过一般看着墙,不敢与他对视。

    严谨尧二话不说在她身边蹲下来,拍拍她的脚踝,示意她抬脚。

    见他好像是要亲自帮她换鞋,欧晴被吓到了。

    “那个……我……哎呀……”

    她连忙把脚往后缩,哪知被他抓住脚踝又拖了回来,她金鸡独立一时站不稳,整个人摇晃了两下就尖叫着往他身上倒。

    惊慌之下,避免自己摔倒,她本能地一把抱住他的脑袋。

    如此一来,严谨尧的脸就深深埋在了小女人的怀里。

    他趁机在挤压着他脸部的那团柔软上轻轻咬了一口……

    “呀……”

    欧晴惊呼,连忙松开他的头,一手撑着他的肩以稳住自己,一手捂着自己被他咬了的(月匈),羞愤欲绝地瞪他。

    流、氓!!

    他没理她,直接脱下她的小皮鞋,将棉拖往她脚上套。

    另一只脚如法炮制。

    帮她换好了鞋,他牵着她往客厅里走。

    欧晴红着脸,不想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唯有沉默。

    眼珠子好奇地偷偷转动,她悄悄打量着他的家,不算很大的三居室,干净简洁,放眼看去,除了她脚上的棉拖就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丝女性化的东西。

    而她脚上的拖鞋是崭新的,所以应该是刚买的。

    肩上突然一重,她被他摁在了沙发里。

    她抬眸看他,“我的——”东西呢?

    “乖乖坐着。”

    她还没问完,就被他淡淡抢断,语气听似温和,实则不容抗拒。

    说完,他就转身走向厨房。

    欧晴歪着脖子去偷看,发现他居然动作娴熟地系上围裙,准备做晚饭。

    一个人像个呆瓜似的在客厅里坐了几分钟,然后她实在坐不住了,起身轻轻走向厨房。

    “严谨尧,我的东西呢?”

    她双手扒着厨房的门框,身子藏在墙后,只探出一个脑袋去看着正从菜篮子里挑菜的男人,小心翼翼地问。

    “在卧室。”严谨尧继续从篮子里把菜拿出来,头也不抬地答道。

    “哦。”她应了一声,转头看了看三间房门,又问:“哪一间是你的卧室啊?”

    “左边第二间。”

    “哦。”她双眼放光,应完就往他的卧室跑去。

    打开门,果然一眼就看到自己的箱子正摆在他的牀上。

    她拎起箱子就要走,岂料一转身,就看到严谨尧正一边解开身上的围裙,一边优雅从容地走进卧室里来。

    她一怔,愣在当场。

    “去哪儿?”严谨尧将解下的围裙随手丢在一旁,目光犀利地盯着欧晴,淡淡问道。

    欧晴心慌慌,想也没想就小声呐呐,“回学校……”

    “学校放假了。”他向她步步逼近,毫不客气地拆穿她的谎言。

    “我……”她节节后退,低着头目光闪烁,一时间找不到完美的借口,急得额头冒汗。

    “嗯?”他慵懒逼问,与她越来越近。

    “我……我……那个……”她一紧张就口吃,不知不觉就退到了牀边。

    严谨尧微微挑眉,“回家?”

    家……

    欧晴一怔,腿弯抵上牀沿,一时稳不住,一p股就坐了下去。

    “啊……”她坐在牀边抬起头望着他,模棱两可地啊了声。

    “行,走吧!”他点头,伸手去拿她的箱子。

    “啊?”她一惊,连忙阻挡他的手,不肯把箱子给他。

    直觉告诉他,他不是要放她走,而是要使大招了……

    果然,严谨尧说:“我也正想去拜访一下你的父母,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拜访她的父母……

    欧晴整个人都不好了。

    带他回家?开什么国际玩笑啊?!

    她才20岁,还在念大学,这样贸贸然地把他领回去,脾气火爆的父亲不得当场打死她啊?

    就算不打死她,也会把他撵出去甚至连家门都不会让他进的好伐。

    虽然父亲组建了新家庭之后不太管她,但前提是她一向都很乖很有分寸,从未让父亲操过什么心。

    父亲是军人出身,所以欧家的家教其实一直挺森严的,如果父亲得知她在校期间谈恋爱,她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欧晴不想带严谨尧回她的家……不!确切地说,是不敢!

    “我我……”她急得舌头都捋不直了,内心一片慌乱。

    “你什么?”他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凝睇着她的小脸,懒洋洋地问道。

    “你去我家干吗呀?”她紧紧蹙着眉,局促不安地绞着手指。

    “你说呢?”他不答反问,挑着眉斜睨着的她,用脚将她的行李箱轻轻拨到牀尾去。

    “我……我哪知道啊?!”她嘴角歪了歪,没好气地嘟囔。

    严谨尧黑眸微眯,眼底泛起一抹寒光,“欧小晴,对于我们的关系你到现在还没有觉悟吗?”

    关系?

    觉悟?

    “我们……”欧晴的心,突然噗通噗通狂跳起来,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不确定地怯怯反问:“是什么关系啊?”

    “该做的不该做的我们都做过了,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严谨尧怒,伸手就在她脑门上戳了一下。

    欧晴被戳得脑袋往后仰,差点就倒在了他的牀上,还好她及时反手撑在身后,才堪堪稳住自己。

    “定情信物我给你而且你也接受了,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他倏地又抓住她的手,露出她手腕上的血玉龙珠,扯到她面前让她看。

    欧晴好想说不是我要接受明明是你非要戴在我手上的好么……

    可她不敢说。

    严谨尧,“连赵宇都叫你嫂子了,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欧晴抬手挠额,以遮挡他犀利似剑的目光。

    他却一把抓开她的小手,不给她逃避的机会,咄咄逼问:“嗯,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我……我……”她被他盯得心慌意乱,“我不知道啊。”

    他倏地将她一扑——

    “啊……”

    在她的尖叫声中,他高大强壮的身躯将她整个覆压在身下。

    “我看你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想对我负责!”他俯首下去,贴近她的小脸,在她唇上阴测测地哼道。

    对他……负责?

    她为什么要对他负责啊?明明是他欺负了她耶!

    欧晴又羞又气,双手撑着他的肩狠狠推他,“什么呀……”

    可他像座大山似的,她使出了全部的力气他依旧纹丝不动。

    他说:“欧小晴,做人要有良心,你把我睡了就想扔这可不行。”

    闻言,她霍然瞠大双眼,气得失声叫道:“什么呀!明明是你——”睡了我好伐!

    她不服气地喊了一半就戛然而止,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

    美丽的小脸,瞬时红若桃李。

    这个臭不要脸的,居然贼喊捉贼!

    “我什么?”见小女人害羞了,严谨尧就开心了,唇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似笑非笑地凝睇着她。

    “你走开!”她气得狠狠推他。

    可就是推不动。

    他将她烦人的小手从肩上抓下来,顺势摁在她的头顶之上,正了正脸色,略严肃地轻轻说道:“欧小晴,不管是我睡了你还是你睡了我其实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睡过了!所以我觉得我非常有必要跟你回家一趟,去见见你的父母,好让他们放心把你交给我!”

    严谨尧本来是逗欧晴的,但现在还真想去欧家拜访一下了。

    去见见你的父母……

    让他们放心把你交给我……

    欧晴听得心惊胆颤。

    他又不是去上门提亲,父亲怎么可能把她放心交给他?

    就凭他三言两语的口头保证?思想保守的父亲会答应他才有鬼咧!

    若他一不小心把他们已经睡过的事给说漏了嘴,那她可就死定了……

    在无法确定他能娶她之前,她不能带他回欧家。

    他们之间已经有严家这个大阻碍了,再加上一个欧家……

    欧晴想想都觉得头疼。

    严谨尧单手撑着牀面,起身,顺势将呆滞的小女人也拉了起来,“走吧!”

    “啊?”欧晴一脸茫然地看着认真严肃的男人。

    “回家!”他说。

    她嘴角微微抽搐,紧张得手心冒汗,冲着他干瘪瘪地笑:“呵呵呵呵,你开玩笑的吧……”

    “我认真的!”

    欧晴头皮发麻,声音听起来惨兮兮的,“你真要去我家啊?”

    “丑女婿总要见岳父岳母的,况且我长得并不丑!”他不紧不慢地说道,淡定从容自信飞扬。

    欧晴虽然很想吐槽他的自恋,但他又没说错,他的确不丑。

    看他一副坚持的模样,她愁眉苦脸。

    “怎么?你觉得我丑?”见她不说话,他不悦地拧起眉头,俊脸瞬时阴沉下来。

    她见势不对,使劲儿摇头。

    严谨尧满意。

    “走吧!”他抓起她的小手将她拉起来。

    她哭丧着小脸,“真要去啊?”

    严谨尧黑眸微眯,锐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小女人的脸上,“你很怕我去你家吗?”

    “没有啊!”欧晴立马很用力地摇头,没有丝毫犹豫。

    然而她越是这样干脆果断,越是让男人心生狐疑,“那你干吗一个劲儿的问是不是真的?”

    “我……那个……”她词穷,闪烁其词。

    “欧小晴你不会是早早就被你父母许配给什么人了吧?”严谨尧俊脸一沉,拧眉喝道,被自己这个猜测吓了一大跳。

    他们这个年代,指腹为亲或许不多了,但娃娃亲还是很普遍的,所以他的小女人不会家里藏着一个未婚夫吧?

    不然干吗对于他要去她家拜访表现出这样一脸不甘愿的样子?

    虽然她清清白白的身子给了他,可若她有婚约在身,他心里还是会觉得很膈应的。

    欧晴一愣,续而哭笑不得地剜他一眼,“你在说什么呢。”

    “既然不是那就走吧!”严谨尧说,拉着她就要走。

    不行不行,他真得去欧家看看不可。

    欧晴吓得使劲儿往后缩,半个身子都快仰倒在牀上了,“别啊,我家很远的,现在去的话……”眼珠子转啊转,绞尽脑汁地想着对策。

    “怎样?”他回头看她,微眯着双眸。

    “来不及了。”她悄悄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说。

    “怎么会来不及?你不是c市人吗?”

    她点头,“我是c市人啊,但是c市好大的,有那么多区县,区县下面还有那么多乡镇,乡镇下面还有村队……呵呵呵,你懂的啦!

    听着她不自然的干笑,严谨尧说:“没事,我有车。”

    欧晴汗哒哒,但还好她反应快,故作天真地问他,“那你的车能飞吗?还有你的车能渡河吗?”

    “……”

    “亏你还是c市的副s长呢,你难道不知道有很多偏僻的小镇根本没有公路吗?去我家还要过两条河的,天马上就黑了,渡船都已经收工了,你有车有什么用?”她难得牙尖嘴利,说得头头是道,还把他给教训了一顿。

    “你的家在很偏僻的乡村?”严谨尧微微拧着眉,目光锐利地睨着她,将信将疑。

    “对呀,我是村姑。”她用力点头,一本正经地说。

    他被她逗笑了。

    忍俊不禁,他伸手轻挑地抬了下她的下巴,玩世不恭地戏谑,“长这么漂亮……确定不是仙姑?”

    欧晴俏脸一红,一把将他的手用力拍掉,佯怒瞪他,“严谨尧你肤浅!”

    “哦?”他轻挑眉尾,似笑非笑。

    “你以貌取人!”她义正辞严,愤愤喝道。

    他说她漂亮……

    那如果有一天她不漂亮了,他是不是就不喜欢她了?

    又或者,如果哪天他见到一个比她更漂亮的,是不是就移情别恋了?

    容貌其实是最不可靠的东西,如果他只是喜欢她的外貌,那他所谓的“喜欢”对她而言就是毒药,而且是见血封喉的那种。

    她不要!

    被小女人严厉斥责,严谨尧啼笑皆非,“你不以貌取人?”

    “我当然不!”她抬头挺胸,字字铿锵。

    “那你还喜欢我?”

    “……?”

    他朝她逼近一步,轻轻勾起唇角,笑得笃定又自信,“欧小晴你敢说你喜欢我不是因为我长得太好看了?”

    太……好看了。

    他居然还加个“太”字!

    “不要脸!”欧晴红着脸大骂。

    明明是他大言不惭,他不难为情反倒让她觉得窘迫。

    严谨尧长臂一伸,勾住小女人的腰肢将她拖进怀里来,极具威胁性地凑近她的小脸,“我不好看吗?你觉得这世上还有比我更好看的吗?你有见过比我长得更好看的吗?”

    欧晴简直被厚脸皮的男人整无语了。

    她没见过并不代表没有啊,再说了,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她觉得他好看也许只是她把他美化了而已好吧,还什么这世上没有比他更好看的了……

    臭不要脸!!

    自恋的人她见得多了,可自恋得像他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她还真是第一次见。

    “比你好看的多了去了!”她嫌弃地瞥他一眼,同时把脑袋往后仰,与他拉开一点距离。

    她怕他恼羞成怒咬她的唇。

    “谁?”他危险地半眯着双眸,阴森逼问。

    “反正很多!”她傲娇地哼哼,存心要跟他作对。

    “举个例。”他的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将她的小脑袋拉回来。

    欧晴举不出,咬唇不语。

    虽然他挺不要脸的,但她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她见过长得最好看的男人……

    “口是心非!”严谨尧轻啐一声,半是无奈半是宠溺地用食指刮了刮她的鼻尖。

    她嘟嘴,“谁啊?”

    “你!”

    “我哪有?”她不服,大叫。

    “你明明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他言辞凿凿地说。

    看他一本正经的模样,她哭笑不得,攥紧拳头往他肩上狠狠捶了一拳,“严谨尧你够了!”

    “就好像我觉得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他紧接着又说,目光灼灼深情款款。

    欧晴猝不及防被喂了一罐蜂蜜,甜到了心坎里,红着脸呆呆地看着他,已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女人真是很好骗,只要自己喜欢的男人说几句甜言蜜语,便开心得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

    比如她!

    “嗯,在我心里和眼里……”趁热打铁,他贴着她的唇,在她的唇瓣上轻轻说道:“宝贝儿你是最美的!”

    宝贝儿你是最美的……

    欧晴发誓自己不想把心里的欢喜表现出来的,可是怎么办呢?她的嘴角就是忍不住往上扬啊!

    就在她满心欢喜的时候,他的吻落了下来……

    从她的额头开始,然后是她的眼睛,再然后是她的鼻尖,最后落在她的唇上……

    一个个绵细的轻吻,落在她的脸上,每一个地方都毫无遗漏。

    欧晴瞠大双眼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俊脸,被他突如其来的温柔吻得有点回不来神了。

    接着,她感觉到他轻轻撬开了她的牙齿,而她无力抵抗……

    唇齿镶嵌的同时,突然身体后仰,她被他扑在了牀上……

    “严谨尧你……”

    欧晴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意图不轨,瞬时红了小脸,又慌又羞,连忙推他。

    “嗯?”他将她牢牢桎梏在身下,唇一边在她脖颈里作乱,一边慵懒轻哼。

    她慌忙抵御他的双手,喘着气急道:“你……你不是在做饭……么?”

    “本来是的。”他的声音已变得沙哑磁性,格外好听。

    “那、那你……”

    “现在想‘做’你!”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