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26章:你是我的!
    另一种是他想要与她以结婚为目的的交往下去,然后给她一些承诺或保证以安慰她自卑和不安的心……

    可承诺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在他们之间的鸿沟面前可谓是脆弱得不堪一击,要来又有何用?

    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所以其实这两种结果对她来说,不止安抚不了她内心的惶恐,反而是在伤口上撒盐,痛上加痛罢了。

    即使如此,又何必再说?

    欧晴想了半晌,抿抿唇,然后怏怏不乐地小声咕哝:“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哪点不合适?”严谨尧闻言,不由火冒三丈。

    她偷偷瞥他一眼,“你是外地人……”

    “地域歧视?”他哭笑不得,瞪她。

    “你会离开c市。”欧晴低着头,有些沮丧地幽幽道。

    “嗯!”严谨尧点头承认,没有敷衍或隐瞒,然后在她脸上泛起忧伤之时,又霸气十足地补上一句,“你会跟我一起离开!”

    一起离开?

    她抬眸看他。

    “从今往后,我去哪你去哪!”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语气坚定得像是在对她许诺。

    欧晴愣愣地看着神色严肃的男人,忧喜参半,倏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先不论他的话是真是假,也不管今后他们会遇上什么样的难题或阻碍,至少这一刻,他的这番话,深深触动了她的心……

    严谨尧轻叹一声,双手捧住她的小脸,凑上去在她唇上爱怜地吮了吮。

    “欧小晴,我不管之前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但现在我要你记住——”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你是我的!除了我,没人可以让你从我身边离开!”

    他说,你是我的……

    他说,除了我没人可以让你从我身边离开……

    欧晴的心,噗通噗通急促地跳动起来,欢喜,甜蜜,感动,纷纷在心里涌动。

    她咬着唇,眼眶微微泛红。

    严谨尧想起之前所遭受的煎熬和折磨就恨不得把怀里的小混蛋揍一顿。

    他想自己若是少喜欢她一点,可能他们今生就这样错过了。

    他本是那么骄傲,哪容得了拒绝?若不是太喜欢她的话,被她那样一再拒绝但凡要点脸面就坚持不下去了。

    但还好他喜欢她足够多,喜欢得宁愿不要脸面也要她,所以才能在今天如愿以偿拥有她。

    他也想过,在他出差的时候一定是发生过什么才导致她的态度突然转变,但他已经不想再去刨根问底。

    因为明显她不想告诉他。

    所以既然她不想说,那就算了吧,反正以前的种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

    只要从今往后她乖乖待在他的身边,就够了。

    严谨尧重重叹了口气,彼此额头相抵,咬着牙根在她唇上恶狠狠地说:“欧小晴,你以后要再敢那样气我的话我饶不了你!”

    听着他凶巴巴的语气,欧晴委屈,其实那样对他她也是迫不得已。

    说她自卑也好,说她懦弱也罢,反正她是真的很害怕拥有之后又失去的那种感觉……

    他不会明白她的心里有多惶恐,男人跟女人不同,女人永远比男人更重感情。

    女人一旦陷入爱情,就会把一切的一切都押进去,然后爱情成了她的唯一。

    而爱情对男人来说,很可能只是一小部分,他们心里可能还有比爱情更重要的东西,比如事业,比如亲情……

    “还敢那样气我吗?”

    见她低垂着眉眼不说话,他不耐地在她的鼻尖上轻轻捏了一下。

    “唔……”她皱眉闪躲,羞恼地剜他一眼。

    “以后敢不听话我就狠狠收拾你!”他的大手扣住她的后脑,薄唇抵着她的唇,恶狠狠地切齿。

    欧晴不敢与他对着干,只是不服气地小声哼了哼。

    突然,严谨尧从裤袋里摸出一个东西,往欧晴的手腕上戴……

    欧晴低头一看,是颗红得让人眼前一亮的玉珠子。

    不大,小小的一颗,但晶莹剔透特别漂亮。

    血玉珠子由黑色的编织绳牢牢套着,编成一条简洁大方又不失高雅时尚的手链。

    “这是什么?”她好奇地问。

    细细的黑色编织绳,套着红红的玉珠子,戴在欧晴白希胜雪的手腕上格外醒目。

    非常非常的好看!

    欧晴好喜欢啊!

    “我祖母留给我的。”严谨尧一边用淡然的语气不紧不慢地说道,一边帮她把手链戴好,然后又从兜里摸出一块玉佩,说:“它们是一对儿!”

    欧晴看着眼前轻轻晃动的血红玉佩,发现玉佩上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而龙嘴镂空……

    镂空的龙嘴,大小恰好与珠子的尺寸相符。

    “这颗珠子是龙嘴里的,是这条龙的灵魂,没了它,龙就会变得不完整!”严谨尧言简意赅地说道。

    的确!

    只有龙和珠子合二为一,这块千年血玉才能体现出它的完美,缺了珠子的龙,即便本身也是价值连城,可空着嘴的模样怎么看都是一种缺憾。

    所以严谨尧觉得这颗珠子就代表着他的心,他把自己的心拴在她的手上,意思是有她,他的人生才会完整。

    欧晴愣愣地盯着价值不菲的玉佩看了几秒,然后又低头去看自己手腕上的玉珠子,虽然心里非常非常喜欢,可她最后还是忍着不舍对他摇头,“我不要!”

    边说边伸手想要解开手链还给他。

    严谨尧大怒,一把抓住她的手,狠狠瞪她。

    他把自己的“心”交给她,她居然又拒绝?

    揍死她!!

    欧晴蹙着眉头,纠结地看着他冷峻的脸庞,“肯定很贵,万一我弄丢了……”

    严谨尧闻言,脸色好了许多。

    原来她是怕弄丢,不是拒绝他……

    这还差不多!

    “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是对我来说意义非凡。这绳子是特制的,不会断,所以你不用担心,只要不取下来它就不会丢。”他柔声哄道,没有如实告诉她这块玉佩的真实价值。

    若说了只怕她更是不敢收了。

    其实值不值钱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这块玉佩是祖传下来的。

    所以他把这颗珠子给了她,便是今生认定了她!

    对于这个决定,连他自己都觉得挺突然的,可就是在想她想得快要发疯的某一瞬间,他的心里就萌生了一股想要跟她白头到老的愿望。

    于是前几天他鬼使神差地把这块一直放在保险箱里从未戴过的玉佩带在了身边,似乎心里有预感,自己很快就能把这颗珠子送出去……

    果然昨天他们就遇上了!

    果然昨晚他就如愿以偿了!

    果然今天他就把珠子带在她的手腕上了!

    完美!!

    虽然他说不值钱,但欧晴还是犹豫不决,“可是……”

    “没有可是!!”他拧眉轻斥。

    “万一丢了……”

    “打死你!”他龇牙裂齿,故作凶狠地瞪她。

    “啊?”她瘪嘴惨叫,作势又要解下手链,忿忿嘟囔,“那我不要……”

    “敢不要!”他把她的小手扯开,霸道至极地喝道。

    然后他将玉佩塞进她的小手里,语气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温柔地哄,“来,帮我戴上。”

    欧晴看着手心里透心凉的玉佩,再看看自己手腕上的玉珠,脑子里全是他刚才那句“它们是一对儿”……

    一对儿……就像他们对吗?

    心里泛起一丝甜,她没有扭捏,将玉佩往他伸长的脖子上戴去。

    小女人的乖巧让严谨尧非常满意。

    看着她温顺的小模样,他的心软得一塌糊涂,真是越看越喜欢。

    他的小女人怎么就能这么可爱呢?

    简直让他少爱她一点都不行!

    严谨尧越看心越痒,待她帮他把玉佩戴好,他就迫不及待地凑近她的面前,攫住她的唇……

    狠狠地吻。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傍晚的时候,赵宇来到郁家,接严谨尧和欧晴。

    跟郁嵘道别之后,欧晴坐在车上,看着车窗外一栋栋建筑物以及美丽的花园草坪,这才发现郁家是多么的奢华庞大。

    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就跟国外的城堡似的。

    从山上到山脚,沿途种满了蓝楹树,欧晴想若逢蓝樱花期,这一路该是多么的梦幻美丽啊!

    试想一下,站在漫天飞舞的蓝樱花中,张开双臂仰望天空……

    唔,想想都觉得浪漫死了。

    “在看什么?”

    突然一颗脑袋凑了过来,亲昵地贴着她的脸颊与她一同看着窗外。

    “没什么。”欧晴连忙躲他,红着脸小声呐呐。

    讨厌!

    赵宇在前面开车呢,看到他们这样多不好啊!

    欧晴心虚又窘迫,偷偷瞟了眼开车的赵宇。

    赵宇目不斜视,专注地看着路况,他很清楚这种时刻只要把自己当成聋哑人就对了。

    严谨尧看到小女人红了脸就想逗。

    每次看到她害羞的模样他就想把她从里到外狠狠欺负一遍……

    感觉到他看自己的眼神变得不太对劲儿,欧晴就更是如坐针毡了。

    这男人,怎么越来越不正经了呢?

    动不动就用那种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她,看得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欧晴目光闪烁,东看西看就是不敢与身边的男人对视。他的眼神会勾魂,她怕自己会在不知不觉中被他蛊惑……

    小手突然被他抓住,她下意识地想要收回,哪知他却先一步张开五指与她十指紧扣。

    垂眸看着彼此扣在一起的手,对比之下发现他的手好大啊……

    又宽又厚又温暖。

    嗯,特别有安全感。

    欧晴很纠结,发现自己越来越矛盾了,一面喜欢被他这样牵着,一面又觉得有这种想法的自己很不矜持。

    害怕被前面的赵宇发现他们的小动作,她蹙着眉佯装不悦地瞪他一眼,轻轻扭动小手想要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来。

    严谨尧自然是不肯松手的,不止不松,甚至还捏得更紧,同时用眼神警告她,再乱动就要她好看……

    欧晴无语。

    干吗呀他?!如此不顾形象地跟她秀亲密,是想昭告全世界这两天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么?

    刚才赵宇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了,他现在还这样跟她动手动脚的,岂不是让赵宇坐实了心中猜测?

    烦人!

    车子驶离郁家山脚的关卡,又往前行驶了十来分钟,欧晴终于忍无可忍。

    “那个……”她看向赵宇。

    “嫂子,我叫赵宇,张王李赵的赵,宇宙的宇。”赵宇立马回答,语调温和却不失恭敬。

    嫂子……

    欧晴被赵宇一声嫂子喊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羞得从头到脚都开始发烫。

    以前都是叫她欧同学的,今天却突然就换了称呼,还是这种让人崩溃的称呼,可见赵宇已经猜到她和严谨尧之间发生了什么……

    知道赵宇只听严谨尧的话,欧晴转头瞪着身边的男人,红着脸低声说:“让他叫我名字。”

    没名没分的叫什么“嫂子”啊,听着忒别扭,不要!

    “我觉得‘嫂子’挺好听的。”哪知严谨尧却似笑非笑地瞥她一眼,一本正经地说道。

    “……”欧晴彻底跟他没话说了。

    车子进入市区,她突然扑向驾驶座的椅背后,指着前面某一处对赵宇说:“麻烦前面公车站停一下车。”

    “停车干吗?”

    赵宇还没来得及说话,严谨尧就抢先问道,同时将她趴在椅背上的身子拽了回来。

    铁臂搂着她的腰,不着痕迹地将她桎梏在身边。

    “我要回学校啊!”她转头看他,理所当然地轻叫道。

    “东西不要了?”他轻挑眉尾,淡淡哼道。

    欧晴一怔。

    呃,对啊,她的东西被赵宇从学校寝室里拿出来了……

    “那个……”欧晴又看向赵宇,“你把我东西放哪儿了?”

    “放在……”赵宇微微停顿,从中央后视镜里看向四哥,接收到四哥的眼神暗示之后,含糊其辞地说:“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在哪儿?现在能拿吗?”

    “能啊!”赵宇点头。

    欧晴立马说:“那我在公车站等你,你拿了帮我送过来一下——”

    “何必这么麻烦,我现在就带嫂子你过去拿,然后你拿到行李爱去哪儿就去哪儿,省得我跑冤枉路,你说呢?”赵宇笑米米地抢断道。

    欧晴想麻烦人这种事本就不太好,尤其人家赵宇现在明显不想帮忙,那她只能自己去拿了。

    毕竟那些东西都是她在这个寒假里的必需品,可谓是她全身家当,不要是不可能的。

    “哦。”虽然很不情愿,但她还是不得不蔫蔫地答应道。

    在她和赵宇的交谈中,严谨尧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垂眸看着她与自己十指紧扣的小手,拇指轻轻摩挲着她圆润可爱的食指,唇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

    又是十几分钟后,车子终于停了。

    严谨尧率先下车,然后走到欧晴的车门边,拉开车门对依旧呆呆坐在车里的她说:“下车。”

    “这是哪儿?”欧晴望了望外面的公寓楼,微微蹙眉。

    严谨尧,“我家。”

    “啊?”欧晴一脸懵逼。

    然后她看向赵宇,一脸“不是要拿行李吗你把我带到他家来干吗呀”的疑惑表情。

    赵宇回头,对她笑得人畜无害,“嫂子,我刚才没跟你告诉你吗?你的东西全在四哥家里呢!”

    欧晴有种自己好像跳进了狼窝的感觉……

    她僵在车里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突然手臂一紧,下一秒她就被他从车里拽了出去。

    严谨尧将车门关上,赵宇立马油门一踩,车子很快就消失在了欧晴的视线里。

    然后他拉着她的小手往小区里走。

    “那个……”欧晴心慌慌的,一边被迫跟着他的步伐,一边小心翼翼地看他,怯怯地说:“我在楼下等你吧。”

    严谨尧置若罔闻,只管牵着她往自己所住的那栋楼走去。

    每往前走一步,欧晴就觉得自己离危险更近了一分。

    “还是你帮我把东西拿下来吧,我就省得上去了,嘿嘿嘿嘿……”她轻轻扯着自己的手想要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来,对他不自然地讪笑道。

    严谨尧还是一言不发,甚至连回头看她一眼都不曾。

    两人此刻的状态就像是一个男人在遛一条极不愿意出门的小狗,她撑着腿不肯走,怎奈他力气太大,拉得她一路滑行,丝毫无损他前进的步伐。

    “喂!”欧晴倏然就恼了,仰着脖子冲他喊,“我跟你说话呢!”

    “嗯哼?”他终于回头看了她一眼,语调慵懒但目光冷厉。

    他的眼神好似在警告她“你再调皮有你好看”……

    她被他看得气焰瞬时灭了大半,低头呐呐,“我不上去了,你帮我把东西拿下来。”

    “我受伤了,拿不动。”他拉着她往楼里走,头也不回地淡淡拒绝。

    眼看被他拉着一层一层阶梯往上走,欧晴的心,不由噗通噗通乱跳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怕什么……

    “你怕什么?”

    心里正想着这个问题,突然就听见他的声音响在头顶。

    “什……什么呀,我哪有怕……”她心虚得差点咬到舌头,窘迫地轻叫。

    他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吗?她想什么他居然都能看出来?

    还让不让她活了?

    严谨尧目光深幽地凝睇着神色慌张的小女人,似笑非笑地点头戏谑:“嗯,不用怕,我家里没有狮子老虎。”

    但是有你!你比豺狼虎豹还可怕好么!

    欧晴在心里喊。

    可她也只敢在心里喊喊,这样的话她断然是说不出口的。

    心如打鼓,她紧张得不行,想扭头逃跑的冲动越来越强烈……

    总觉得他们现在的关系挺尴尬的,她一个大姑娘去一男人的家里,被人看见多不好啊!

    在纠结和为难中,他们很快就上到了五楼,最后他牵着她站在一扇门前。

    他掏钥匙开门,然后将门推开,“进去。”

    仿佛屋里有毒蛇猛兽,欧晴连忙双手扒着门框,不肯进,歪着头对他强颜欢笑,“呵呵,我在门口等——啊……”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