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24章:臭不要脸的!
    &lt;&gt;&lt;/&gt;

    “不喜欢我我叫你滚你为什么不滚?不喜欢我你为什么还要一路跟着我跑?”

    他声声质问,她答不上来,咬着唇角一声不吭。

    “说啊!为什么?!”他气得在她下巴上用力捏了一把。

    她吃痛,气不过地张嘴去咬他的手,可他把手一缩,让她咬了个空。

    不说不说就不说!哼!

    欧晴嘟嘴,愤愤地想。

    严谨尧看着明显在跟自己赌气的小女人,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爱恨不能地怒斥道:“欧小晴,你说你怎么这么别扭?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为什么明明喜欢偏偏要说不喜欢?嗯?!”

    “我就不喜欢……”她负气嘟囔,一半是身不由己,一半怨他蛮横霸道。

    “那我刚才问你的那些你怎么解释?”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犀利的目光像是要借着她的眼睛看进她的心里去。

    在他极具穿透力的目光下,欧晴觉得自己已经无处遁形。

    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莫名其妙,明明说好了要彻底结束,可一见到他有危险,她就完全忘了之前对自己发过的誓。

    其实她想了很多个借口来掩饰自己的心意,可那些借口苍白得连自己都骗不了,又怎么骗得过歼诈狡猾的他呢!

    所以她想,与其欲盖弥彰,还不如保持沉默算了。

    反正不管他怎么问,她都抵死不认就好了。

    “说啊,怎么解释?”他咄咄逼问,不许她再逃避。

    被他逼得无路可退,她急了,破罐子破摔地叫道:“你就当我突然发神经好了呗……啊!你干吗?”

    她惊叫,因为他的手突然袭击了她……

    “学你啊!”他说。

    “……?”她瞠大双眼惊慌失措又大惑不解地看着他。

    “突然发神经!”他的手变得更加放肆。

    欧晴花容失色,又急又羞,“喂,你——”

    他高大强壮的身躯将她牢牢控在身下,已是耐心尽失,贴着她的唇近乎恶狠狠地说:“欧小晴,从你决定奋不顾身冲进来救我的那一刻,你就应该知道我不会再放过你了!”

    “不是……我……唔……”

    唇再次被他堵住,且在接下来的过程中,她再也没有说话的机会。

    最多只能发出一些零零碎碎的嘤咛……

    和楚楚可怜的啜泣。

    常言道*一刻值千金,严谨尧急不可耐,毫不犹豫地开始做他一直以来最想做的事……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欧晴很困,很累,很想好好睡一觉。

    可是不知餍足的男人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一般,永不知倦,没完没了!

    他把她翻来翻去,各种摆弄,不管她怎么哭泣求饶都不心软,乐此不疲。

    最后是什么时候昏睡过去的欧晴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自己昏睡的前一秒他依旧精力充沛……

    次日。

    欧晴睡得正香,背上突然像是有虫子在爬一般,将她从甜甜的梦中扰醒过来。

    严重睡眠不足,加上浑身酸痛,她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抬手去赶走背上的虫子了。

    “嗯……”她嘤咛一声,蠕动着身子想躲。

    可背上的虫子不止没消失,还顺着她的背脊骨一点一点地往下爬,已经快要到腰椎的地方……

    他在吻她的背,从上到下,像品尝美味的甜品一般,以着折磨人的速度慢慢地吮……

    欧晴痒得浑身都快起鸡皮疙瘩了,忍无可忍,她伸手去驱赶,可手才刚抬起来她就疼得龇牙裂齿,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拆开了重新组装过一般,痛得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极尽艰难地微微睁开眼,她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一张俊脸就来到了她的眼前。

    唇被衔住。

    “唔……”她蹙眉,下意识地反手去推他。

    可她是趴伏着的,手使不上力,而且她早已筋疲力尽,所以根本就没办法把覆在自己背上的男人推开。

    如愿吃了小白兔,严谨尧浑身舒畅心旷神怡。

    做了个超长时间的运动,他却一点都不觉得累,反而越来越精神。

    小女人体力不好,早早就昏睡了过去,不过没关系,就算没有她的互动,他一个人也可以玩得很开心。

    吻着吻着,他就又开始不老实了。

    “不要了……”

    当他气势汹汹地逼近时,她吓得连忙求饶。

    不行了不行了,再做她真的会死掉的。

    “乖一点,最后一次。”他哄着骗着,在她后颈轻啄。

    “你骗人!”她将脸埋在枕头里,愤愤地叫道。

    这句话他昨晚说过很多次好么,结果呢?

    她再也不会相信他这种话了。

    “真的。”他不停地吻她,半真半假地保证。

    眼看防守就要失败,她急得不行,红着脸难为情地呐呐,“疼……”

    严谨尧停下来,微微拧眉,将她泛红的小脸从枕头里掰出来,目光深幽地看着她柔声轻问:“哪儿疼?”

    “哪哪儿都疼!!”她的脸更红了,嘟着嘴气呼呼地冲他嚷。

    昨晚有多疯,严谨尧心里最清楚,小女人身子骨比较娇弱,的确是承受得挺辛苦的。

    全程她都在小声啜泣,那副想躲躲不开想逃又逃不了小模样我见犹怜,可怜巴巴的特别招人心疼。

    他自然也是心疼她的,可第一次的疼她必须得经历,他也试着温柔,可再怎么温柔她还是疼得咬唇哭泣。

    最后他实在没办法,只能在她耳边轻哄,说多做几次就不疼了……

    嗯,多做几次,等她适应了就好了。

    欧晴觉得严谨尧就是个大骗子,超级大骗子!

    骗她说多做几次就不疼了,可他昨晚做了那么多次,她还是难受得不要不要的。

    “小可怜。”见她委屈地说哪哪儿都疼,严谨尧溢出一声低沉的轻笑,俯首宠溺地在她唇上吻了吻,“对不起,以后我会克制点。”

    以后……

    欧晴的脸瞬时爆红。

    臭不要脸的!

    他居然还想有以后?!

    这么痛苦的事她这辈子都不想再来第二次了好吗!

    她差点被活生生的疼死!!

    虽然后面没那么疼了,但那种被极力撑大的感觉也不好受……

    回想起昨晚那水深火热的经历,欧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被子下的彼此什么都没有,这样叠在一起实在危险,尤其他还气势汹汹的抵着她……

    “你起来,重死了。”她轻轻扭动,不开心地嘟嘴抱怨。

    严谨尧二话不说就抱着她翻了个身。

    转瞬间,他仰躺,她则趴在他身上。

    “啊……”她惊叫,脸红如霞,顿觉更危险了。

    “别动!”

    她挣扎着想要从他身上下去,可他紧紧握住她的腰肢,警告性地沉喝一声,不许她动。

    她不听,又羞又慌,更是动得厉害。

    严谨尧眸色变得深沉,声音也越来越沙哑,低头贴近她的唇边,阴测测地切齿,“你再乱动后果自负!”

    后果自负……

    欧晴秒懂,吓得立马一动也不敢动了。

    见小女人终于听话了,严谨尧半是满意半是失望。

    满意她的乖巧,失望是没了可以光明正大欺负她的理由。

    经过昨晚,严谨尧发现他的小女人越来越美了,由女孩蜕变成女人,少了一分稚嫩,多了一分妩媚,越发迷人。

    他深深看着她,看得一瞬不瞬,越看越爱。

    “喜欢吗?”他突然没头没脑地问她。

    欧晴一怔,紧接着小脸瞬间红了个透。

    他是在问她喜不喜欢他们昨晚的第一次……吗?

    神经病啊!

    如此直白问她“喜不喜欢”这种问题叫她怎么回答?

    “不喜欢”她都不好意思回答好吗!!

    更别说“喜欢”了……

    虽然她真的一点都不喜欢!

    又疼又难受,怎么喜欢得起来?

    见她羞红了脸不好意思回答,严谨尧笑得更愉快了。

    “现在喜欢我了吗?”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微微抬起,迫使她与他对视,慵懒问道。

    欧晴抓狂。

    他这话啥意思啊?

    为什么要说“现在”这两个字啊?

    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呢?

    如果她说喜欢他,那感觉就像她是因为昨晚他卖力的表现而对他有所改观似的……

    “嗯?”他慵懒催促,指尖轻触她脖颈间那些青紫痕迹。

    全是他留下的烙印。

    欧晴又羞又气,叛逆心起,恼火轻叫:“不喜欢!”

    闻言,他黑眸一眯,倏地将她反扑。

    “啊!严谨尧你……你干吗啊……”

    她吓死了,一边手忙脚乱地抵御他的手和唇,一边惊慌失措地惊叫。

    “做到你喜欢为止!!”他霸气喝道,一副说得出就做得到的架势。

    “喜欢喜欢,我喜欢!”她投降,闭着眼妥协大叫。

    严谨尧唇角一勾,偷偷笑了。

    “喜欢什么?”他撩开她散落在额头的发丝,愉快地柔声问她。

    “……你。”她默了默,才不甘不愿地吐出一个字。

    他不满意,“风好大,你说什么?”

    “你!”她气恼,恶狠狠地冲他吼了一声,喷了他一脸的唾沫星子。

    “我什么?”他随手扯起被子摸了一把脸,对她的回答还是不满意。

    “我喜欢你!!”她大叫,如他所愿。

    嗯,够大声,够连贯。

    “乖!”他赞赏地在她鼻尖上吻了吻,柔声要求,“再说一次。”

    “我喜欢你”这四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真是好听极了,百听不厌。

    欧晴想,做人要懂得审时度势,要懂得能屈能伸,要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

    于是她连连点头:“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唔……”

    严谨尧开心得很,大掌捧住小女人的脸就用力吻了上去。

    不似昨晚凶狠,他温柔了许多,仿佛她是他的心肝宝贝儿一般,衔着她的唇轻轻地(口允)……

    欧晴本是要挣扎的,可他出奇的温柔,她一不注意就沦陷其中……

    吻着吻着,她突然感觉到了他的变化,迷糊的大脑瞬时清醒,慌忙抓住他企图不轨的手。

    “不要……”她眨巴着波光潋滟的双眸,楚楚可怜地对他摇头。

    即便一宿没消停,严谨尧还是觉得不够,一边低头去啄她的唇,一边半是央求半是轻哄地说:“真的最后一次。”

    “真的不要!”她吓得连连摇头。

    “我很快。”他的唇贴着她的耳,坏坏地往她耳朵里呵气。

    “哎呀你少来!”她羞恼大叫,才不上他的当。

    他的“很快”最少要一两个小时,这可是她昨晚的经验之谈。

    怕他没完没了,她将他用力一推,把他从自己身上掀下去。

    然后趁机逃跑。

    “去哪儿?”严谨尧长臂一伸,揪住她裹在身上的被角。

    她一边将被角往回拽,一边嘟囔,“学校放假了,我要回宿舍拿东西,不然刘阿姨走了我就拿不了。”

    “不用回去了。”他说。

    她抬眸看他,不明所以。

    “我让赵宇去帮你拿了。”

    “啊?”她惊讶地瞠大双眼,“什么时候?”

    “早上。”他答,一脸认真。

    其实他是骗她的。

    不过没关系,一会儿他就给赵宇打电话,让赵宇去学校帮她拿。

    欧晴信以为真,“哦。”

    但她还是拥着被子要起身。

    “又去哪儿?”他拽着被子不松手,拧眉不悦。

    “起来啊!”她恼火轻叫,啪地一声狠狠拍了下他的手,示意他快把被子给她松开。

    他现在危险得要死,她才不要跟他继续待在牀上呢。

    “这么早——”他伸手去勾她的腰。

    她连忙躲开,羞恼瞪他,“还早?这都快中午了,你以为这是你家啊?是别人家好么!”

    欧晴都快难为情死了。

    在别人的家里,他们不止做了不该做的事,竟然还赖牀到日上三竿,多丢人啊!

    她觉得自己都没脸见这家的主人了。

    严谨尧却不以为意,这里虽然不是他的家,但不管他们在这里做过什么或是要睡多久,郁嵘都不会有任何异议。

    那老狐狸甚至巴不得他们住得越久越好。

    像他这种身份的人,最忌讳的就是欠人情与被人抓住把柄,所以昨晚郁嵘的车停在他们身边,叫他上车的时候他并未立马上车。

    如果不是欧小晴拉他,他是不会上车的。

    所以人情既然已经欠下了,那又何必扭扭捏捏?

    大大方方住就好了呗!

    “我现在是伤患,多睡会儿没关系。”严谨尧皮厚肉糙,真当这是自己家一般,随便得很。

    “那你睡呗!”欧晴使劲儿从他手里抢被子。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她脖颈到锁骨那一个个暧、昧的痕迹,哄她,“你也再睡会儿……”

    “我又没受伤。”她剜他一眼,没好气地嘟囔。

    “陪我。”他冲她眨了眨右眼,那模样又坏又痞。

    她面红耳赤,一口拒绝,“不要!”

    再陪下去会死人的……

    她吼完就把被子一扯,弯腰去捡地毯上的大毛巾,然后用大毛巾裹着自己,在他充满戏谑的目光中逃也似的躲进了浴室里。

    欧晴本想把自己的衣服洗了用吹风吹干,但进入浴室她却发现洗漱台上摆放着两套崭新的衣服。

    男女各一套。

    看着尺码刚好的女装,欧晴默默赞叹,这家主人想得也太周到了吧!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半个小时后,欧晴从浴室里出来。

    往凌乱的大牀上看了一眼,只见他抱着她睡过的枕头睡得正香。

    她放轻脚步,朝着卧室外走去。

    一边好奇地打量四周,一边往楼下走。

    昨晚来的时候到处都是黑漆漆的,加上她担心严谨尧的伤,所以都无暇去注意其他。

    “小姐你好!”

    刚走下楼,一个中年女子从厨房里快步走出来,恭恭敬敬地对她弯了弯腰。

    “呃……你、你好!”欧晴连忙回礼,对中年女子点了点头。

    “午餐已经准备好了,请跟我来。”

    “……谢谢。”

    跟着佣人进入餐厅,看着餐桌上丰盛的菜肴,欧晴顿觉饥肠辘辘。

    肚子饿的情况下,她也顾不得不好意思了,接过佣人盛好的饭,拿起筷子就开始吃。

    昨晚体力严重消耗,她真的太饿了。

    “先生还在睡吗?”佣人礼貌地轻声问。

    欧晴的脸红了红,没敢抬头,“嗯……”

    佣人,“没关系,那我把剩下的汤放锅里煨着,等他醒了就可以喝。”

    “谢谢。”欧晴抬眸,感激地道谢。

    “不客气的,小姐请慢用。”佣人轻轻一笑,然后退了下去。

    佣人离开之后,欧晴更自在了些,一口气吃了两碗饭,才终于把空瘪的肚子填满。

    满足地摸了摸肚子,她拿着碗起身走向洗碗槽。

    洗碗的时候,她突然看到屋子外有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正站在门口的大树旁不停蹦跶……

    欧晴走出去一看,只见高高的树枝上挂着一个风筝。

    “你是谁?”

    一道稚嫩的声音乍然响起,质问声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霸气。

    欧晴垂眸看着长得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有瞬间的尴尬,“呃……我……”

    “你能帮我把风筝取下来吗?”小男孩却并不在意她的回答,仰起小脸继续盯着树上的风筝,着急地问道。

    欧晴看着足有三四米高的大树,嘴角抽了抽,爱莫能助地摇头,“我不会爬树。”

    “那怎么办?”小男孩狠狠皱着眉头,气鼓鼓的一副快要发脾气的模样。

    这漂亮的小男孩应该是主人家的孩子,欧晴想既然吃了别人家的饭,那帮这小少爷取个风筝也是应该的。

    “用杆子把它戳下来行吗?”欧晴瞟了眼院子里的角落,那里竖着一根长长的竹竿。

    “会戳烂。”小男孩不太赞同。

    欧晴微笑,“小心一点应该不会的。”

    “烂了你要赔我!”小男孩霸道地说。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