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22章:关你什么事?
    &lt;&gt;&lt;/&gt;

    欧晴点头说好,然后坐上了计程车。

    可当同学们离开之后,她又让计程车开回了原处……

    下了车,她躲在路边的大树后,默默关注着烤鱼店内的动静。

    她并不知道藏刀的几个男人是想砍谁,但如果店内发打架斗殴的话,他在里面万一被误伤了怎么办?

    所以她得守在这里,得看到他安然无恙才能放心。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就是特别不安,紧张得手心里全是汗。

    等了可能有几分钟吧,突然店内开始传来一阵骚动……

    紧接着里面的客人像疯了似的往店外逃窜,且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欧晴的心瞬时提到了嗓子眼。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店门口,期盼能在涌出来的人群中看到他熟悉的身影……

    可当绝大部分的客人都跑出来了之后,她不止没看到他,连赵宇他们的身影都没看到。

    恐慌漫上心头,心脏噗通噗通地开始狂跳,不好的预感越加强烈了起来……

    果然——

    烤鱼店内传来了打斗声,她看到严谨尧赤手空拳地与两个持刀男子搏斗……

    下一秒,她毫不犹豫地朝着已是一团混乱的烤鱼店内冲去。

    店内座椅翻的翻倒的倒,满地的碎酒瓶和破盘子,一片狼藉。

    闲杂人等包括店主以及服务生全都逃到了店外去,店内只有严谨尧四人和一群黑衣男子在混战。

    欧晴发现不知何时敌人由三四人增加到了*人,是严谨尧他们的两倍有余。

    当围攻严谨尧的敌人由两人变成三人,然后再增加到四人时,欧晴完全忘记了心里的害怕。

    在其中一人的刀高举起来准备坎向严谨尧后背的那瞬,她几乎是凭着本能随手抓起一把椅子,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去将椅子狠狠砸在那人的身上……

    啪嚓!

    情急之下她使出了所有的力气,椅子应声而裂,男子倒地。

    听见异动,严谨尧回头,入眼即是脸色苍白满目惊慌的小女人。

    他愣了一秒,然后冲着被吓傻的她一声怒吼——

    “滚!!”

    他目眦欲裂,模样特别凶狠。

    欧晴吓得狠狠一颤,被吼得愈发不知所措,愣愣地看着凶神恶煞的男人,手里还紧紧捏着一根椅脚。

    因为她的突然出现,本是游刃有余的严谨尧顿时如临大敌。

    刀子无眼,万一伤了他的小混蛋可怎么办?

    赵宇三人见到欧晴也是吓了一跳,不约而同地想,他们几人保护自己绰绰有余,可小白兔手无缚鸡之力,在现下这种状况她简直就是他们的累赘。

    她不是走了吗?咋又回来了呢?

    众人疑惑不解。

    “滚啊!!”

    见她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却一动不动,严谨尧气急败坏,一拳将逼上前来的一个男子击退,再顺势推了她一把。

    让她滚。

    嗯,滚,他现在恨不得她有多远滚多远,滚得远远的,滚到绝对安全的地方去。

    欧晴不是不想滚,其实她想滚得很,可是她不放心……

    她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画面,也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危险,她知道自己应该马上离开,可她就是挪不动脚。

    她想如果要走,自己必须得把他一起拉走。

    见突然多了个女人来帮严谨尧,狡猾的敌人开始向严谨尧围攻。

    于是严谨尧既要对付敌人,又要保护心爱的小女人不受伤害,顿觉压力山大。

    许骅兆和付千波以及赵宇连忙过来支援。

    于是现场更加混乱了起来。

    看着刀子拳头乱飞,欧晴吓得脸如白纸,不过每每看到有刀子朝着自己砍来,紧要关头持刀之人都会被严谨尧一脚踹开。

    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欧晴知道自己不该犯花痴,可是怎么办呢?她完全忍不住!

    他打架的样子好帅啊!!

    很快,欧晴就被严谨尧和赵宇四人围在了中间,严严实实地保护了起来。

    可店外人影闪动,似乎敌人还在增加。

    “四哥,你带小白兔先走!”付千波说。

    只要四哥的心肝宝贝儿不在这儿,这些人对他们来说就好对付多了。

    跟了四哥这么多年,他们都太了解四哥了,所以从刚才小白兔去洗手间而四哥立马起身跟去来看,他们一致肯定,四哥对小白兔根本就没有死心。

    就算他装得再怎么若无其事也掩盖不了他的那颗渴望得到小白兔的心。

    所以当务之急,是让四哥和小白兔先离开,然后他们才能全身而退。

    不然再这样拖下去,真会出事儿的。

    严谨尧嗯了一声,然后欧晴就觉得手臂一紧,下一秒她就被拽到了他的怀里去。

    赵宇三人掩护,严谨尧则拉着欧晴往厨房靠近。

    欧晴这会儿像个呆瓜似的,除了努力跟着严谨尧的步伐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赵宇等人以三抵十终究会有疏漏之处,当严谨尧拉着欧晴正欲进入厨房之际,一个漏网之鱼挥舞着手中砍刀朝着他们扑来……

    欧晴吓死了,出于本能反应,她扬手就将手里那根椅脚朝着来人狠狠掷去。

    嘭地一声。

    椅脚竟不偏不倚地击中那人的鼻子。

    那人的鼻子顿时血流如注,砍刀从手里脱落,捂住流血的鼻子嗷地一声惨叫之后倒在了地上。

    严谨尧回头就看到了小女人的杰作。

    欧晴没想到自己居然能扔得这么准,不由激动又自豪。

    她下意识地抬头去看身边的男人,正好他也低头看她。

    于是她情不自禁地咧开嘴角,对他露出一个特别开心的笑靥。

    她的双眼亮晶晶的,那眼神就像是在问他“你看你看我把他打倒了你说我是不是很棒”……

    面对小女人一脸求表扬的小模样,严谨尧真是又爱又恨。

    爱她此刻对他的撒娇。

    恨她之前对他的无情。

    陆续有人想要向他们涌来,赵宇三人已渐渐应付得有些吃力。

    严谨尧见状,二话不说拉起她就继续走,朝着厨房后门快速跑去。

    厨房的后门外是一条长长的小巷,没有路灯,一片漆黑。

    此刻已是接近午夜十二点,四周很安静,如此一来烤鱼店内的打斗声便显得越发的吵闹。

    欧晴几乎是被严谨尧拖着走,他手长脚长,就算已经放慢了速度,可她还是跟得非常吃力。

    她累得半死,偏偏后面还有人挥着刀跟着追了出来。

    嘈杂的脚步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这一瞬欧晴有种正与心爱之人亡命天涯的感觉……

    虽然心惊胆颤,但又格外甜蜜。

    从小巷子跑出去后,两人又漫无目的地跑了几条街,可身后的追兵就像是尾巴一般,穷追不舍。

    “我……我……我跑……跑不动了……”

    欧晴停了下来,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汗如雨下,累得语不成声。

    严谨尧看了她一眼,然后二话不说伸手将她一捞,夹在咯吱窝继续往前跑。

    身体突然腾空,且是以几乎打横的姿势,加上他跑得太快,颠簸得她双眼含泪,难受得快吐了。

    好在没一会儿他就将她放了下来。

    欧晴双脚落地,定睛一看,发现他们正在一个巷子里。

    光线昏暗,四周静谧无声。

    两人躲在一堆废弃的家具后。

    躲藏之处并不宽敞,必须两人拥在一起才能完全遮住。

    于是严谨尧将欧晴抵在自己的胸膛和墙壁之间,彼此的身体紧紧相贴。

    欧晴窝在男人的怀里,紧张又羞涩,脸颊微烫,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

    两人有太久没有见面了,她以为此生都不会再有机会见到他,想不到今晚竟然又遇上了他……

    她的心,噗通噗通地狂跳着,担忧被坏人发现他们是其次,更多的是因为与他的靠近。

    她听到他的心跳也很快,跟她不相上下,仿佛与她一样激动……

    严谨尧的确很激动。

    激动得想不管不顾的吻死她!

    可他不能!

    时机不对地点不对都可以忽略不计,最重要的是他的骄傲告诉他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纵容她了。

    这没心没肺的小混蛋,不能对她太好,越对她好,她越是拿乔。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巷口跑了过去。

    正是对他们紧追不舍的几个黑衣男子。

    欧晴吓得反射性地紧紧揪住严谨尧腰侧的衣服,小脸埋在他的怀里,大气都不敢喘。

    严谨尧垂眸看着胸前的小脑袋,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几名男子在巷口嘀嘀咕咕的说了些什么,然后脚步声渐行渐远,显然到别处去找他们了。

    直到听不见那几人的声音了,严谨尧松开怀里的小女人,高大的身躯从躲藏之处缓缓移出。

    温暖的怀抱突然离开,欧晴愣了一下,心里莫名泛起一抹小失落。

    她还以为他会趁机多抱她一会儿的呢……

    毕竟以前的他可没这么正人君子。

    明明他这样的转变她应该高兴的,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止高兴不起来,甚至还觉得很难过……

    欧晴闷闷不乐地低着头,也从破旧的家具堆里慢慢走出来。

    马路上的路灯倾洒了一些灯光进来,她突然看到他的外套袖子破了……

    有一条长长的口子。

    她的心,瞬时提了起来,立马上前去拉他的手臂,愕然发现他的手臂正在流血。

    “哎呀!严谨尧你受伤了!!”她失声大叫,顿时惊慌失措。

    她急得想用另一只手去捂他的伤口,哪知他手臂用力一收,从她手里挣脱出来。

    欧晴不解,抬眸看他。

    却迎上他冷漠的目光。

    她的心,狠狠一抽,很清楚自己被嫌弃了。

    若换做以前,他敢这样给她脸色看的话,她立马掉头走人。

    可现在……

    她不敢走。

    外面那么多人追杀他,现在他又受了伤,她怎么能放心走?

    虽然她知道自己留下来根本就帮不了他什么。

    见他拒绝她的触碰,她鼓足勇气又向他伸手,可他冷冷瞅着她,瞅得她心生自卑,竟默默地把手收了回来。

    他以前说喜欢她的时候,她倒还不觉得彼此有太明显的差距,可现在他不搭理她了,她才发现两人之间真是有着云泥之别。

    欧晴自惭形秽地想,他那么尊贵,又那么骄傲,像她这种大街上随手一抓就是一大把的平凡姑娘,连做他的丫鬟都不配……

    严谨尧气得很。

    不过是冷冷看了她一眼她就把手收了回去,可见她在对待他们的问题上还是犹豫不决举棋不定。

    他转身就走。

    欧晴见状,连忙朝他追去,担忧地叫道:“严谨尧你在流血——”

    “关你什么事?”

    他蓦地回头,极尽冷漠地对她冷嗤道。

    “……”她一愣,呆呆地看着他,无言以对。

    趁着她发愣,他继续走。

    她连忙回神,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走了几步,严谨尧停步转身,拧着眉斜睨着她,“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她呐呐,小脸泛着委屈。

    “滚!”他勃然轻喝,一脸嫌弃地瞪她。

    又叫她滚……

    欧晴狠狠咬唇,眼眶渐渐红了。

    刚才在烤鱼店里他喊她滚的时候,她都还不觉得难过,她想那一定是他不希望她有危险所以让她离开。

    可现在危机都已经解除了,他却还叫她滚……

    难道他真的已经不想再见到她了吗?

    难道他所谓的喜欢保质期只有短短两个月吗?

    难道他现在对她就真的那么深恶痛绝吗?

    看到欧晴红了眼,严谨尧既心疼又无奈,可想到之前她的无情,他又实在不想轻易饶了她。

    尤其最重要的是,她的心意还不明确……

    他又走。

    她继续跟。

    “叫你别跟着我没听到吗?”严谨尧俊脸一沉,佯怒大喝。

    红着眼看着他疾言厉色的模样,欧晴倏然就恼了,抬头挺胸不甘示弱地与他互瞪,没好气地冲他嚷:“坏人才刚从那边经过,你让我从那边出去是让我去自投罗网啊?!”

    闻言,他二话不说转身往另一头巷口走去。

    就是她说坏人刚才经过的那一头。

    “喂!你干吗啊?”欧晴大惊,连忙死死拽住他的手臂,“都说那边有坏人了……”

    “坏得过你?”他垂眸睨着她,冷飕飕地哼出一句。

    欧晴,“……”

    嗯,对他来说,最坏的就是她了。

    她坏死了!!

    偷走了他的心,却又肆意践踏,这世上还有比她更坏的女人吗?

    没有了好伐!

    严谨尧心里怨气深重,想到自己这两个月所受的煎熬就恨不得把她狠狠揍一顿。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反正如果她不回心转意,他就不要给她好脸色看。

    冷冷瞥她一眼,他甩开她的手,转身又往安全的那一头巷口走。

    她又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我叫你滚你听不懂是不是?!”

    他装出一副很讨厌她的样子,特别凶地骂道。

    严谨尧想,他也要让这没心没肺的小东西尝尝被嫌弃的滋味,不然她永远都不知道他在被她嫌弃的时候心里有多么的难过。

    欧晴委屈死了。

    自己好心好意救了他,不止没得到一句感谢,还一再的被他吼被他骂……

    他不要太过分哦!!

    越想越气愤,她恼羞成怒,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还嘴:“这路又不是你家的,我想走哪条你管不着!”

    严谨尧立马后退一步,让开路等她先走。

    她一动不动。

    “走啊,还不走?”他睨着她冷冷催促,轻蔑冷嗤。

    “我累了,休息会儿不行啊?”欧晴愤愤不平地轻叫,死鸭子嘴硬的小模样让严谨尧哭笑不得又爱恨不能。

    严谨尧狠狠皱眉,极不耐烦地问道:“欧晴,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却一直担忧地盯着他受伤的手臂,突然看到血顺着他的手指在往下滴,吓得顿时脸色苍白,“你的手在流血,我帮你——”

    她想看看他的伤口,想给他止血。

    “收起你的假惺惺!”可他却将她伸来的手一把挥开,凶巴巴地喝道:“滚蛋!离我远点!”

    被他一再嫌弃,她却没空伤心,因为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他受伤的手臂上。

    突然——

    “他们在这里!!”

    巷口传来一声大喊。

    是刚刚跑过去找了一圈没找他们又折回来的那几个黑衣人。

    严谨尧拉了欧晴就往另一头跑。

    哪知没跑两步,另一头的巷口也出现了两个黑衣男子。

    两个巷口都是坏人,他们被围堵了。

    看着一步步小心翼翼逼上来的几个男子,严谨尧目光冷凌,杀气四溢。

    “欧小晴,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哪怕只是一点点!”

    眼看危险逼近,欧晴正是被吓得面无人色的时候,突然耳边响起他刻意压低的声音。

    他的声音很轻,只有彼此听见。

    到底喜不喜欢我……

    欧晴一愣,然后低头沉默。

    她当然是喜欢他的啊,不然刚才怎么会奋不顾身的冲进烤鱼店里去救他呢?

    只是她不能承认。

    嗯,越喜欢,越是不能让他知道!

    严谨尧等了几秒,等得几个黑衣男子距离他们越来越近,等到不能再等时,他像是极度失望一般重重叹了口气。

    “等他们再靠近一点儿,我把左边两个人放倒,你跑!”然后他又在她耳边冷冷地小声说道。

    欧晴蓦地抬起头来,红着眼看着他,毫不犹豫地死命摇头。

    她不要一个人跑,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他们有刀,而且人多,你不走是想被砍死吗?”他瞪她,提醒她此刻有多么危险。

    可她还是摇头。

    他黑眸微眯,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她的脸上,“既然不喜欢我,又何必非要跟我死在一起,嗯?”

    她无言以对。

    默了默,她还是摇头。

    一脸“反正我就是不跑”的倔强模样。

    “你跑不跑?”严谨尧拧眉,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

    可能都有吧。

    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她都不肯丢下他一个人逃命,若说她对他真的没有感觉他打死都不信。

    但如果用她的危险来证明她心里有他的话,那他又是万万不愿意的。

    不管她喜不喜欢他,他都不能让她有丝毫的损伤!

    “不!”她摇头,特别坚定地吐出一个字。

    她不会丢下他,大不了死一起!

    欧晴豪情万丈地想道。

    严谨尧怒瞪着不知死活的小女人,狠狠切齿,“你再说一次!!”

    欧晴,“就不!”

    他长臂一伸,倏地将她紧紧揽在怀里,薄唇贴在她的耳朵上,阴森森地切齿,“欧小晴你给我听好了,今晚你我若死不了……回去之后你会被我弄死我告诉你!!”

    严谨尧的话音落下,欧晴还来不及理解他最一句话的意思,搏斗就开始了。

    混战中,欧晴什么都想不了,只能跟着严谨尧的步伐。

    反正他将她往哪边拽,她就顺着他的力道去。

    欧晴很佩服自己,佩服自己装出来的镇定和勇敢,在如此危险的时刻,她却全程都没有尖叫。

    即便有好几次她都看到明晃晃的刀子马上就要砍在自己身上了,她也死命忍着没有叫出来。

    因为她知道,她害怕的尖叫声会让正跟坏人搏斗的男人分神,所以她不能叫,哪怕明明害怕得要死,她也狠狠咬着唇不许自己尖叫出声。

    欧晴看着一个个靠近他们的男子陆续被严谨尧打倒,可她也明显感觉到他的疲惫和吃力……

    对方人多势众,继续打下去他肯定吃不消,尤其有她这个累赘在拖累着他。

    当左边巷口出现逃生时机的那刻,她拽了他就往巷子外面跑。

    有小女人在,严谨尧也无心恋战,紧紧拉着她的手,双双跑出巷子外。

    还没被打趴下的两三个黑衣男子自然又紧追而上。

    而就在欧晴和严谨尧即将跑出巷口的那刻——

    嗤……

    一辆黑色汽车发出尖锐的刹车声,同时稳稳停在路边。

    当他们跑出巷口,后座的车门被推开,车内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

    “上车!”

    严谨尧微微拧眉,似是在犹豫要不要上车。

    然而慌不择路的欧晴却帮他做了决定。

    她想也没想就拽着他一同上了车。

    于是在黑衣男子追出来时,黑色汽车载着欧晴和严谨尧,像箭一般射了出去。

    当车子开上另一道路,后面再也不见追兵的踪影后,严谨尧看了眼坐在后座左边年约六十的男子,然后再垂眸看着紧挨着自己的小女人。

    “欧小晴你脑子里都装的啥?”他开口,淡漠的语气充满嫌弃。

    “啊?”欧晴惊魂未卜,思绪还沉浸在刚才那危险的时刻里,听到他说话,便下意识地仰起小脸呆呆地看着他。

    他睨着她冷哼,“你知道这是谁的车吗你就敢上?”

    呃……

    经他提醒,欧晴这才猛然想起他们上了一个陌生人的车。

    “我……”她呐呐,转头去看坐在自己左边的陌生男人。

    “你就不怕他们是一伙儿的?”他的薄唇贴着她的耳朵,阴测测地吓唬她。

    “啊?”欧晴惨叫,吓得整个人往严谨尧的怀里缩,最后竟坐在了他的腿上而不自觉,一心只想远离陌生男人。

    软玉温香在怀,严谨尧欣然接受。

    “现在才害怕不觉得太晚了吗?”他老神在在地搂着她,装模作样地轻哼。

    “他他他……他们真是……一伙儿的?”她方寸大乱,急得舌头打结,一面戒备谨慎地盯着陌生男子,一面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他的前面。

    她想若是这个老男人要拔刀刺杀他的话,那就先捅死她好了。

    如果他们真的上了贼车,那都是她的错,都是她害了他,所以她要尽一切努力保护他,保护不了就只能以死谢罪了。

    看着她张开双臂挡在自己面前的样子,严谨尧想起两个月前她也是这样张开双臂挡在另一个男人的面前……

    真是无奈又生气!

    不自量力的小混蛋,她到底有没有自知之明?就她这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还能保护男人?

    再说了,若一个男人需要她来保护,那这个男人还有用?

    虽然她现在也像两个月前保护别的男人那样来保护他,可依旧难灭他心头之火。

    妒火!

    他继续在她耳边冷哼,“你就算想我死也不用这样——”

    “我没有!”欧晴勃然大喊,红着双眼转头看他,一脸委屈加冤枉,泫然若滴地哽咽,“我没有想你死……”

    “那你拉我上车干吗?”他不依不饶,仿佛存心要把她逼哭一般。

    “我……”欧晴懊悔又自责,眼眶越来越红。

    当时情况紧迫,她来不及思考就凭着本能把他拉上了车,她知道自己没他聪明,但她绝对没有想要害他的心。

    “姑娘别害怕,严先生在跟你开玩笑呢。我叫郁嵘,不是坏人。”

    见欧晴急得快哭了,一直默不啃声的男子终于开了口。

    严先生……

    欧晴愣了愣,然后回头看着严谨尧,“你……你们……认识啊?”

    应该是认识的吧,不然他的态度不可能如此悠闲懒散。

    严谨尧没说话,但他淡定自若的模样足以说明一切。

    欧晴顿怒。

    明明是熟人他还骗她说是坏人?

    他知不知道他这种恶劣的玩笑差点吓死她了?

    过分!!

    她越想越生气,紧接着还发现自己正坐在他的腿上,且还当着一位年纪足以当他们爸爸的老者面前……

    太丢人了!

    小脸瞬时一红,她在他怀里挣扎,想要从他腿上下去。

    可他紧紧搂着她不松手。

    她急了,尤其是在郁嵘似笑非笑的注视下,她更觉难为情了。

    “嗤……”严谨尧突然拧眉,狠狠抽了口冷气。

    她挣扎的弧度太大,一不小心就碰到了他的伤口。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一秒钟变温顺,忙不迭地认错道歉,然后转头看着郁嵘,急得颤声微哽,“那个……郁、郁老先生,您能不能送我们去医院啊?”

    “去我家吧!”郁嵘看向严谨尧,“绝对安全!”

    严谨尧没有反对。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郁家。

    严谨尧的手臂被砍了一刀,伤口不算很深,但颇长,缝了十来针。

    待郁家的家庭医生帮严谨尧处理完伤口之后,郁嵘看着坐在沙发里的严谨尧,准备告退,“时候不早了,二位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见郁嵘要走,欧晴有点慌了。

    “啊?那个……”她嘴角抽了抽,连忙喊住已转身的郁嵘。

    “欧小姐还有什么吩咐?”郁嵘回头,和颜悦色地问。

    “她想走,麻烦郁老你把她送下山去吧!”

    欧晴正在心里默默斟酌该如何借故离开,严谨尧就先一步冷冷说道。

    竟将她的心思猜得无比精准。

    他的声音特别冷漠,且透着浓浓的怒意。

    欧晴心虚,不敢说话了。

    “欧小姐,现在已经很晚了。”郁嵘看了看脸若寒冰严谨尧,又看了看咬唇委屈的欧晴,别有用心地劝道。

    郁嵘想,严谨尧明显对这小姑娘有意思,他若不做个顺水人情岂不是浪费这天赐良机么?

    “我……”

    “没关系,她不怕!”

    欧晴刚一开口,严谨尧又冷飕飕地抢断。

    那冷酷的模样仿佛巴不得她立马滚蛋一般。

    欧晴觉得自己可能有毛病,刚才她是真想离开,可现在被严谨尧一直撵,她反倒不想走了。

    而且已经这么晚,宿舍早就关了门,她回去估计也进不了屋。

    郁嵘,“严先生手臂缝了针,需要人照顾——”

    “我不需要,让她走!”严谨尧像是赌气一般,矫情得让欧晴想咬死他。

    她低着头,不再说走。

    严谨尧淡淡瞥了她一眼,暗忖这小混蛋就是不识好歹,若留她她一定拿乔,现在故意说反话撵她她反倒老实了。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