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21章:毫无关系
    嘭!

    突然一本厚厚的菜单横空飞来,狠狠砸中了赵宇的脑袋。

    “啊!我错了四哥!我瞎说的,我胡说八道呢,哎呀四哥你别打我……”

    赵宇哇哇惨叫,抱头鼠窜,躲避着折回来的严谨尧。

    严谨尧气得想撕了赵宇的嘴。

    他都舍不得骂的人哪轮得到他来说三道四?

    此刻的严谨尧已完全忘记了刚才有劝自己“算了”这回事儿。

    欧晴被赵宇的“水性杨花”四个字骂得一愣,委屈,不堪,愤怒……各种负面情绪顿时聚集在胸腔里,逼得她的双眼越来越红。

    她恨恨地看着折回来的男人,觉得都是因为他自己才会遭受这种莫名其妙的羞辱和诋毁……

    嗯,都怪他!

    接收到小女人饱含愤恨的目光,严谨尧的心脏狠狠抽了几下,又疼又难受。

    知道她受了委屈,他想如果她肯到他怀里来,他一定帮她“报仇”……

    可她选择站在别的男人身边!

    云铭辉想找严谨尧理论,他不允许心仪的女孩在自己面前遭受如此屈辱。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欧晴突然转身朝着餐厅外跑去。

    “欧晴!”

    云铭辉无奈,只能紧追而去。

    严谨尧拧着眉头看着欧晴匆匆离去的背影,本就不太好的心情,顿时更郁闷了。

    想追却又不能追,只能僵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直到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影,严谨尧才依依不舍地收回目光,转而狠狠瞪了赵宇一眼,给了他一个“回去要你好看”的凶狠眼神。

    赵宇被瞪得缩着脖子瘪着嘴,后悔不已。

    他不是有意羞辱小白兔的,只是心里实在替四哥抱不平,所以一气之下才会口不择言。

    其实那并不是他的真实想法,他从来没觉得小白兔是坏女人。

    但她真的太不识好歹了,四哥那么喜欢她,她却对四哥如此无情,叫他们几个兄弟怎能不气愤?

    欧晴一口气跑出餐厅,跑得泪流满面。

    心里很委屈,也很难受,眼泪便止不住地往下流,怎么也无法控制。

    “欧晴!”

    身后传来担忧的呼唤以及急促的脚步声,欧晴连忙抬袖狠狠抹掉脸上的泪痕。

    手臂被抓住,她被迫停下。

    “你怎么了?”云铭辉狠狠拧着眉头,担忧又心疼地急问。

    “没什么。”欧晴低着头,闷闷咕哝了声。

    云铭辉,“那为什么哭?”

    欧晴沉默。

    为什么哭?

    她也不知道。

    她不想哭的,可是她的眼泪不听使唤,非要往下掉……

    “你们认识?”半晌后,云铭辉又问。

    其实他心里已经肯定,但还是想要得到她的亲口确定。

    欧晴想,事已至此,否认根本毫无说服力,还不如大方承认,于是她微不可及地点了点头,“……嗯。”

    在她点头那瞬,云铭辉心底一沉。

    有种自己可能还没战就已经输了的感觉……

    他步步追问:“那你们是什么关系呢?”

    “毫无关系!”欧晴冷着小脸,毫不犹豫地撇清一切。

    云铭辉猜想,可能他们曾是情侣,而现在已经分手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有机会吗?

    云铭辉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但显然此刻问这个问题很不合适,因为欧晴的心情明显很糟糕。

    算了,以后再问。

    对于这个腼腆的小姑娘不能操之过急,要有耐心。

    “我要回学校了,再见!”欧晴用力吸了吸鼻子,努力压抑着心里的难过,低着头跟云铭辉告别。

    云铭辉忙说:“我送你——”

    “不用!”她一口拒绝,态度坚定地摇头,“我自己可以回去。”

    她现在谁都不想理,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说完,她将双肩包背在背上,朝着对街的公车站跑去。

    恰好一辆公车驶入站台,她也不管车是去哪儿的,直接就上了车。

    一分钟不到,公车又缓缓驶离站台。

    云铭辉站在街边,看着渐渐远去的公车,脑子里全是欧晴刚上车坐在车窗边偷偷抹泪那我见犹怜的可怜模样……

    心,仿佛被什么在轻轻地扯,有点疼。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时光飞逝,不知不觉就到了年关。

    学校已放寒假,所有同学都欢天喜地的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家过年。

    而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欧晴就特别纠结。

    因为她不想回家。

    虽然她的家就在c市,虽然回家只需半个小时的车程,虽然家庭的温暖是她一直以来都非常渴求的……

    可她还是不想回家!

    那个所谓的家对她来说已经太生疏,回去了不止不会感到自在甚至还会觉得很拘谨,而且看着父亲和继母以及弟弟妹妹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她会觉得自己像个外人,那种感觉,很难受……

    最后,她决定今年就不回家过年了。

    李倩倩家中有事,已于放假的当天下午离校。

    留下欧晴一个人在寝室里慢悠悠地收拾清理。

    放假后学校寝室关闭,她只能去外面租房,哪些东西需要带出去的她得好好整理一下。

    一直忙到晚上十点,突然有人敲响了她寝室的房门。

    她打开门一看,是隔壁寝室的同学。

    “欧晴。”

    “嗯?”

    “忙完了吗?”同学往她屋里望了望。

    欧晴,“差不多了。”

    “那跟我们一起去吃个宵夜吧!”同学笑米米地邀请道:“明天我们全都要回家了,再见面可就是明年了哦!”

    “对呀对呀,欧晴,一起去吧!”另一名同学也从门外冒出头来,极力煽动。

    欧晴正饿得慌,很豪爽地点头道:“好啊!”

    于是半个小时后,几个女孩子欢欢喜喜地出现在c市有名的小吃街。

    到了小吃街欧晴却发现,原来不止她们几个女孩子,还有同校的几个男孩子。

    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这种现象一看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欧晴秒懂。

    虽然学校明文规定禁止恋爱,但那些所谓的规定又怎么管得住男孩女孩们那颗情不自禁想要荡漾的心呢?

    所以大家在学校里表面上规规矩矩,其实私底下情书啊偷会啊什么的简直就是司空见惯的事儿。

    这好不容易放假了,可以不用守校规了,那些平日里被压迫的小情侣们,自然不会放过今晚这么好的机会。

    同学们这种急迫又激动的心情,欧晴表示可以理解。

    虽然她对“情”没兴趣,但对“吃”还是很喜欢的,尤其是她正饥肠辘辘的此刻。

    如果人少,她可能还会觉得蛮尴尬的,但现在男男女女十来号人,有三四对小情侣,那就还空下来几个人是单身的,如此一来就表示电灯泡并非她一个人。

    这样一想,她就一点也不尴尬了。

    十来个人围了一个大圆桌,大伙儿点了菜,还要了酒,一副准备不醉不休的架势。

    有目标的男孩子们当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欧晴瞧在眼里,不以为意,反正这跟她又没关系。

    都是些年轻的男孩女孩,喜欢闹,有酒助兴就更是疯得肆无忌惮。

    欧晴安静地吃,默默地看,并没有参与同学们的嬉闹之中,置身事外只管填饱自己的肚子。

    正一口一口地吃着,她突然看到几个高大的男人走进了店里来……

    欧晴第一眼看到的是赵宇,看到赵宇她就立马联想到严谨尧……

    于是她下意识地想要往桌子底下躲。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行动,就对上了那双让她失眠了无数个夜晚的眼睛……

    果然严谨尧就在赵宇的身后。

    明明店里非常多人,又吵又闹还乱七八糟,可偏偏在严谨尧的脚踏进店里的那刻,两人就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对方……

    四目相接,彼此的目光在空中相触。

    欧晴像是突然被定住了一般,愣愣地看着那个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过面的男人,心脏不受控制地狠狠抽搐。

    而严谨尧……

    仅仅只是一秒就移开了视线。

    欧晴敢肯定他是看到了她的,可他淡漠的目光却没有丝毫波澜,仿佛她只是一个陌生人,他根本就不认识她一般。

    不过才一个多月,他就已经忘记她是谁了吗?

    欧晴慌忙低头,不让自己泛红的眼眶被人发现。

    她知道自己没资格难受,可心里就是难受她也没办法。

    她不知道是该骂自己矫情还是该怨他薄幸,明知这样的结果对彼此都好,可看到他如此冷漠,她的心……

    真的好痛!

    严谨尧一行四人,坐在最角落的位置,赵宇拿着菜单看,点完菜后把菜单还给服务生的时候一不小心就看到了欧晴。

    赵宇霍地睁大双眼,特激动地喊:“喂,四哥——”

    “闭嘴!”严谨尧垂着眼睑,冷冷喝止。

    “不是,四哥你看——”

    许骅兆捻了一颗花生米朝赵宇嘴里丢去,狠狠瞪他一眼,“四哥叫你闭嘴你就乖乖闭嘴行吗?你一天到晚哪来那么多废话!!”

    花生米不偏不倚地飞进赵宇的嘴里,差点把他呛着。

    定睛一看,发现许骅兆和付千波都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他才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敢情大家早就发现小白兔了,而他是最后一个看到的。

    “哦。”赵宇悻悻然地应了一声,同时偷偷瞟了眼四哥的脸色,发现四哥的表情很冷静,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一般。

    难道四哥已经对小白兔没感觉了?

    不然这么久没见突然偶遇小白兔他怎么一点都不激动呢?

    太奇怪了吧!

    从严谨尧出现之后,欧晴就开始觉得哪哪儿都不对了,如坐针毡。

    想走,却又舍不得……

    嗯,舍不得!

    那么久没见,她想多看看他……

    虽然知道这样不好,虽然知道不该这样放任自己,可怎么办呢?她管不了自己的心。

    毕竟她不是不喜欢他,而是不能喜欢他……

    想爱不敢爱的痛苦,这些日子里把她折磨得够呛,表面看来她没心没肺,可心里的难过只有她自己知道。

    如果不见,或许还会好点,可这样乍然相遇,她就忍不住想要多看他几眼。

    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会不会是他们今生最后一次相见……

    也许过了今晚,往后的路他们就再无交集,所以,她怎么能不趁此机会多看看他呢?

    突然,玩得兴起的一个男同学不知说到什么太激动,一不小心就把一瓶啤酒碰倒了。

    “啊……”

    倒下的瓶口正对着欧晴,啤酒倒了她一身。

    她蹭地站起来往后退开,可白色外套还是被弄脏了。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男同学连忙拿纸巾要帮她擦衣服。

    她吓得几秒伸手阻挡男同学的手,表示自己可以处理,“没事没事,没关系……”

    “欧晴,你去洗洗吧。”一名女同学嗔怪地瞪了眼冒失的男同学,对欧晴轻轻说道。

    “嗯,好。”欧晴低着头应道,转身就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本来心情就不太好,现在还被弄脏了衣服,欧晴的情绪更是低落得不行。

    洗手间是男女共用的,里面有三个小隔间,她进入洗手间后就径直走向水龙头,打开水清理外套上的酒渍。

    洗着洗着,她突然整个人一僵。

    有人进入了洗手间。

    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严谨尧!

    他……

    欧晴的心,瞬时提到了嗓子眼,连搓洗外套的动作都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她低着头僵在原地,不止一动也不敢动,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心跳在瞬间飙到了顶点,她紧张得心脏病都快犯了。

    他进来干吗?

    他是故意进来的吗?

    他是有话跟她说吗?

    还是他其实也想她,想要继续纠缠她呢?

    欧晴的脑子里乱哄哄的,屏住呼吸胡思乱想着。

    然而……

    严谨尧径直进从她身边越过,了一个小隔间。

    然后就是让欧晴差点落荒而逃的哗哗水声……

    呃,他在……

    当意识到他在干什么时,欧晴的脸瞬时爆红,羞到了极点。

    这这这,太羞人了!

    慌忙回神,用力搓洗衣服上的污渍,她想趁他出来之前,先一步离开卫生间。

    不然一会儿他出来两人打了照面该有多尴尬啊!

    可就在她想要伸手去关水龙头时,吱呀一声轻响,小隔间的门,开了。

    严谨尧面无表情,垂着眼睑漫不经心地拍了拍衣摆上的灰尘,然后淡定从容地走向欧晴。

    两个水龙头,欧晴占用一个,严谨尧便打开了另外一个。

    他慢悠悠地洗着手,同时冷冷看着镜子里的……她。

    欧晴低着头,紧张得神经都快崩断了,机械性地搓洗着外套被弄脏的地方,那局促不安的样子任谁都看得出来。

    她在心里劝自己一定要沉住气,安慰自己他只是洗个手,等他洗完手他就会离开了……

    两分钟后。

    欧晴快坚持不下去了,不由在心里默默腹诽,他是想把双手洗掉一层皮吗?不然干吗一直洗一直洗?

    还洗个没完没了!!

    严谨尧觉得自己特没出息。

    早就说过“算了”的,可这突然看到她,他又忍不住犯贱了。

    哪怕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只要这样静静的看着他,他也觉得心满意足。

    又是两分钟过去了……

    欧晴忍无可忍,抬眸看向镜子。

    两人的目光在镜子里相触。

    她有些嗔怨和恼火,而他……

    依旧冷漠。

    对上他冷得没有丝毫温度且有着嘲讽意味的目光,欧晴的心,瞬时一片冰凉。

    他看出她的紧张了对吗?所以在嘲笑她对吗?

    欧晴恼羞成怒。

    她抬头挺胸,冷着小脸与他互瞪,不甘示弱。

    嗯,她要振作,她也要像他一样潇洒,她也要学他一样拿得起放得下……

    才不要让他看笑话呢!

    看到小女人一脸桀骜不驯的模样,严谨尧唇角微微一勾,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

    充满轻蔑和不屑。

    笑完他就走了。

    甚至连水龙头都不关!

    看着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欧晴的眼眶一热,眼前突然一片模糊……

    她觉得自己被他嫌弃和鄙视了。

    心里顿时充满了委屈,特别特别的委屈……

    不知道自己在洗手间里呆了多久,直到又有人上厕所,她才匆匆离开洗手间。

    她低着头往自己的桌位走去,不让别人看到她红得不太正常的眼眶。

    当她回到同学们的身边,发现大家都站了起来。

    “欧晴,拿上你的包,走了。”

    有女同学在喊她。

    “哦……好。”她呐呐点头,心道也好。

    嗯,也好。

    她是真的想离开了。

    有句话叫“相见不如怀恋”,她现在真是深有体会。

    不见虽然想念,但总不至于这样难过……

    到了今天欧晴才发现,一个人的冷漠原来有如此强大的杀伤力。

    一行十来人,嘻嘻哈哈地笑闹着,朝着店外走去。

    欧晴走在中间,低着头尽可能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甚至刻意用同学的身体遮挡着自己,不让严谨尧等人看到她。

    虽然现在的他或许根本就不想再看到她……她想。

    在同学们鱼贯而出时,有三五个黑衣男子从门口进来。

    当欧晴与其中一名黑衣男子错身之际,不小心与黑衣男子轻轻撞了一下……

    黑衣男子的外套被撞得散开了一点,一抹银光从欧晴的眼底一晃而过……

    刀!

    欧晴一愣,心里咯噔一跳,莫名泛起一丝不好的预兆。

    发愣之际,她被几个同学“挤”出了店外。

    同学们没尽兴,还要去别的地方玩儿,欧晴婉拒,说自己要回学校继续收拾东西,就不去了。

    大伙儿劝了会儿见劝不动她,便只能作罢,让她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欧晴点头说好,然后坐上了计程车。

    可当同学们离开之后,她又让计程车开回了远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