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20章:不带这么矫情的
    &lt;/&gt;    她一边说一边起身,拿起背包就要走,岂料随着转身的动作眸光也跟着转动,然后就对上一双饱含杀气的眼神……

    欧晴呆若木鸡。

    唉呀妈呀!

    是她眼花了吗?

    还是因为太想他所以出现幻觉了?

    她居然看见……

    严谨尧了?

    嗯,就是严谨尧!!

    欧晴的心,顿时狂跳起来,像是恨不得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般,整个人都乱了。

    四目相接,两两相望,她一脸错愕,他面如寒铁。

    欧晴不由自主地悄悄咽了口唾沫,被他近乎凶狠的眼神瞪得心虚又恐慌。

    于是在短暂的怔愣之后,她呯地一声又猛地坐了回去。

    攥紧双手,心如打鼓。

    云铭辉见她要走,正跟着站起来想挽留,哪知她突然又坐了回来,且一脸惊慌失措的模样,让他一头雾水。

    “怎么了?”云铭辉不明所以,一边跟着轻轻坐下,一边担忧地看着她,关切地柔声问道。

    欧晴局促不安地舔了舔唇,低着头眸光闪烁,“我……那个……我突然觉得没吃饱,还想再吃一碗……”

    怎么办怎么办?

    世界怎么这么小?C市怎么这么小?

    为什么她走到哪儿都能遇上他?

    为什么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欧晴抓狂。

    她本是想走,可现在却不敢走了,因为严谨尧坐的那个位置是离开餐厅的必经之路。

    嘤嘤嘤,她好怕从他身边经过……

    尤其他现在的脸色太可怖了!!

    仿佛她是他的杀父仇人,又仿佛她欠了他千儿八百万,反正就是恨不得用眼神将她大卸八块的样子

    。

    她坚信,如果眼神能杀人,那么她刚才已经死在他凶狠的目光之下了。

    她甚至有种荒谬的感觉,觉得自己如果从他身边经过的话,他可能会突然出手把她的脖子拧断……

    欧晴被自己脑海里那恐怖的想法吓得脸色泛白。

    云铭辉听她说没吃饱,立马拿起她面前的碗,又帮她盛了一碗米饭。

    “来,慢慢吃。”他柔声叮嘱,目光饱含宠溺。

    欧晴拿起筷子就开吃,借着吃饭掩饰自己的窘迫和慌张,一边吃一边口齿不清地说:“谢谢。”

    云铭辉但笑不语,体贴地帮她钳菜,一脸满足和欢喜。

    几米之遥的严谨尧,冷冷目睹着一切,高大的身躯从头到脚都弥漫着一股寒气,俊脸阴沉可怖风雨欲来。

    赵宇、付千波和许骅兆三人,均特别老实安静地坐着,不止不敢说话,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就怕一不小心成了炮灰。

    这些天他们已经被四哥折磨怕了,再也经受不住他一丁点的怒气了。

    都说红颜祸水,这话还真有那么点道理。

    跟了四哥做多年,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四哥为了哪个女人如此失常过,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在他们心中,四哥狡猾歼诈,雷厉风行杀伐决断,有时候冷静得近乎没有感情。

    可偏偏在遇上欧晴这只小白兔后,他们的四哥就变了。

    往常那么冷静自制的男人,却被小白兔气得几度失控。

    而这还不是让他们觉得最惊讶的,最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四哥吃瘪了却只敢在他们面前鸡蛋里挑骨头,竟不敢去修理那个让他生气的罪魁祸首。

    他们百思不得其解,这呆呆的小兔子到底有什么魔力,竟那么轻易就把四哥的三魂七魄给勾走了。

    张局有求于严谨尧,深知最便捷的方式就是那些见不得光的旁门左道,所以身边带着一个年轻女孩儿。

    嗯,张局带的年轻漂亮的女孩儿就是给严谨尧准备的。

    男人嘛,都好这口,人到中年的张局深有体会。

    知道严谨尧要求高,所以这个看起来清纯中透着妩媚的女孩儿是经过张局千挑万选而来的。

    “严s长,刚忘了给你介绍,这是我干女儿,叫巧巧。”张局好不容易请到严谨尧吃饭,这么难得的机会自然得好好把握,所以在菜上齐之后,连忙亲自往严谨尧面前的酒杯里倒满酒,同时向身边的女孩儿使眼色,“巧巧,还不快敬我们年轻有为的严s长一杯!”

    女孩儿乖巧又听话,端起酒杯整个人往严谨尧的身边依偎而去,“严s长,我敬您,祝您身体健康官运亨通!”

    那娇滴滴的声音,甜得齁人。

    欧晴不知道自己的耳朵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灵敏,这么远的距离她居然也听到了那个女孩子向严谨尧谄媚撒娇的声音……

    捏着筷子的手,不由自主地狠狠一紧

    。

    她甚至还一个没忍住就歪过头去看了一眼……

    正好看到女孩儿用高耸的胸脯去蹭严谨尧的手臂。

    而严谨尧一动不动,并未躲避。

    欧晴立马收回视线,小脸莫名就染上了一层寒霜。

    他居然不躲?

    呵呵,瞧!男人都是不要脸的,只要有漂亮女人投怀送抱,必然是照单全收,坐怀不乱什么的那些根本就是传说!

    欧晴吃着吃着,突然觉得嘴里本是很美味的饭菜好像有股酸味了……

    变得食不下咽。

    像是赌气似的,她闭着嘴狠狠地嚼着咽着,努力想要忘记刚才看见的那一幕,怎奈越是刻意想忘,那画面就越是如魔咒一般在她的脑海里不停盘旋,怎么也驱赶不走。

    她气死了,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欧晴你有毛病啊?你这么关注他做什么?他跟谁亲密管你什么事儿?人家的私生活咋样跟你有一毛钱关系?

    记住!是你拒绝人家的好么!

    人家现在有了新目标你又在不舒服个什么劲儿?

    欧小晴,不带你这么矫情的!!

    一边愤愤地想着,一边狠狠地嚼着,嘴里米饭太多,一不小心她就被噎了一下。

    她狠狠蹙眉,攥拳往胸口上轻轻锤了两下。

    云铭辉见状,连忙给她倒了一杯茶。

    她拿起茶杯就往嘴里灌……

    “慢点喝!”云铭辉见她喝得那么急,连忙提醒。

    然而晚了一步。

    “咳咳咳……”

    心里太气,水喝太急,欧晴一不注意就被呛了,连忙捂住嘴一阵咳。

    云铭辉二话没说站起来就一个箭步跨到她的身边,大掌轻拍她的背,帮她顺气,同时担忧急问:“没事吧?”

    “……没、没事。”好不容易缓了口气,欧晴胡乱地摇了摇头,气喘吁吁好不狼狈。

    她不敢放声咳嗽,怕引起严谨尧的注意进而被取笑,只能捂住嘴闷咳,如此一来一张小脸就被憋得通红。

    可她显然忘了严谨尧正一直盯着她呢,所以不管她咳得多小声,她和云铭辉的亲昵互动都已被严谨尧瞧了个清清楚楚。

    严谨尧的脸,已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名叫巧巧的女孩见严谨尧不肯动杯,不免有点尴尬,甜腻的笑容渐渐隐退,转眸看了眼张局,等候指令

    。

    张局对其使了个眼色,让她再接再厉……

    于是巧巧立马又重拾笑容,继续往严谨尧的手臂上轻轻地蹭,声音越发的嗲,“严s长……”

    听着耳边矫揉造作的娇嗲声,看着不远处那没心没肺的小东西正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

    严谨尧心里那叫一个烦。

    他本不是任性之人,此刻却有借酒浇愁的冲动。

    嗯,他急需酒精来麻醉泛疼的心,或许真能一醉解千愁也说不定。

    于是他二话不说端起酒杯就一饮而尽。

    最主要的是他不想再听到身边的女人对他撒娇了。

    想吐。

    辛辣的烈酒滑过喉咙,如火烧一般,从喉咙一路烧到心脏,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严s长,好事成双,我再敬您一杯。”

    巧巧姑娘在张局的眼神暗示下,乘胜追击,往严谨尧的杯子里又倒满了酒,娇滴滴的声音嗲得无人能比。

    赵宇见状,伸手去拿严谨尧面前的酒杯,欲帮他代酒。

    岂料他的手在即将触碰到酒杯的那瞬被严谨尧一把拨开,同时给了他一个“要你多事”的眼神。

    马屁拍在了马蹄上,赵宇默默收回了自己的手。

    欧晴食不知味地吃着,耳朵里全是娇滴滴的“严s长”,心里忍不住翻了无数个大白眼。

    虽然刚才只是匆匆一瞥,但她看到用胸脯去蹭严谨尧的那个女孩儿长得很漂亮,而且身材还超级好。

    嗯,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玲珑有致迷人至极。

    这样的女人,是个男人都喜欢!

    也难怪严谨尧拒绝不了她的投怀送抱了。

    所以啊,男人都是靠不住的,见异思迁什么的简直太平常了。

    一碗米饭,在欧晴的默默腹诽中下了肚。

    “还吃吗?”见她胃口如此好,云铭辉倒是挺开心的,目光深幽地看着她轻声问。

    “唔……”欧晴使劲儿摇头,放下筷子。

    再吃她要撑死了。

    “那我送你回学校吧。”云铭辉说。

    云铭辉是名成功的商人,观察力本就比常人敏锐,再加上严谨尧的目光特别不友好,所以他已经觉察出了不对。

    本是包场想要与心仪的姑娘单独相处,哪知突然多出一桌人来,多一桌倒也罢了,可几人之中最为霸气的男子竟一直盯着他心仪的姑娘看,这让他还如何在这餐厅呆得下去?

    而且对方身份显赫,竟是高官……

    一股危机感在心里涌动,云铭辉觉得自己应该带着心仪的女孩立刻离开,因为他有种很荒谬的感觉,此刻若不带她走她很可能就会被别人抢走……

    他甚至有种预感,欧晴和那个严s长或许认识……

    因为从他们一行人出现之后,欧晴就有些反常

    。

    像是在心虚什么似的。

    走?

    欧晴抬眸呆呆地看着云铭辉。

    她自然也是想走的啊,早就想走了啊,可是……

    她不想从严谨尧的身边经过啊!

    好希望自己会穿墙术,不然土遁也行,那样她就不用如此纠结恐慌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特别怕他,因为他那样子实在太可怕了。

    虽然他什么都没做,只是冷冷盯着她而已。

    欧晴骑虎难下,走不是,不走也不是。

    可面对云铭辉透着犀利的目光,她既不能装傻,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好的对策,最后只能蔫蔫地点了下头,“……哦。”

    走吧走吧,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与其留在这里承受精神折磨,还不如硬着头皮从他身边经过。

    他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大庭广众之下他总不可能做出什么有损身份的事来吧。

    如此一想,欧晴放心多了。

    于是,云铭辉在前,她在后,像个小跟班儿似的,畏畏缩缩亦步亦趋地跟着云铭辉走。

    欧晴是这样打算的,等云铭辉走到严谨尧身边的那瞬,她快走两步从云铭辉的身边超越过去,那样的话,云铭辉的身体就挡住了严谨尧,而她就不用跟严谨尧打照面了。

    完美!

    然而,事情却并没有按照她所期待的那样发展……

    当云铭辉马上就要走到严谨尧的身边,而欧晴也已经做好准备正要超越时……

    严谨尧倏地站了起来。

    欧晴的第一反应就是严谨尧要打人了。

    所以她还来不及思考就反射性地冲上前,张开双臂挡在了云铭辉的面前。

    以母鸡护小鸡的姿势。

    空气,瞬间凝固。

    所有人都看着一脸如临大敌般的欧晴。

    包括云铭辉。

    至此,云铭辉几乎可以肯定,欧晴认识眼前的男人,且他们的关系不一般……

    严谨尧面无表情,冷冷看着对自己表现出敌意的小女人,身上的戾气更是深浓了几分

    。

    怎么着?

    她这是为了别的男人要与他为敌了?

    呵呵!很好!

    严谨尧这下不止是生气了,更有种心脏被狠狠捅了几刀的感觉。

    嗯,生平第一次,尝到了伤心的滋味……

    罢了罢了,这样没心没肺的女人,还是不要了吧!

    那么喜欢她有什么用?她喜欢的却是别人……

    他本不信因果报应,可现在他却觉得,喜欢上她就是上天给他的惩罚和磨难,一定是他上一世做过什么坏事,所以这一世才得此报应。

    喜欢上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绝对是上天给予最严厉的惩罚。

    这种爱而不得的滋味,太不好受。

    两两对视,彼此的脸色都很不好。

    欧晴紧张死了,神经高度戒备着,生怕他会突然对云铭辉出手。

    所以她仰着小脸瞪着他,无声地警告他别乱来。

    严谨尧抬眸看着云铭辉,目光是前所未有的阴冷犀利。

    接收到严谨尧不友善的目光,云铭辉微不可及地拧了下眉。

    云铭辉想,得!看来自己是遇上强敌了!

    此时此刻,他可以肯定,眼前这个男人与他一样都对欧晴有想法。

    只是不知道这严s长跟欧晴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而他,还有没有机会?

    两个同样高大的男人,冷冷对峙,气氛变得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欧晴急得手心都冒汗了。

    而她这样一幅母鸡护小鸡的样子让云铭辉很开心也很得意,面对严谨尧也显得特别有底气,即便严谨尧气场强大,但他有美人相护,无形之中就更胜了一筹。

    严谨尧何其聪明,云铭辉心里怎么想的他一清二楚,正因为清楚,他更是气得很。

    可再气又能怎么样呢?

    总不可能真的不顾形象的对其大打出手,他还没幼稚到那个地步。

    最重要是,就算他出手,最终这没良心的小王八蛋也不会向着他,只怕更是对他厌恶至极了,万一她一气之下再说什么伤人的话,那不等于往他心窝子插刀么?

    既然结果都已经可以预料得到,那他又何必自取其辱呢?

    罢了罢了,严谨尧,不就一个女人么,没什么了不起的,只要你愿意,你想要什么女人没有

    !

    所以,算了吧,你真的没必要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嗯,算了!

    严谨尧死死瞪着眼前可恶至极的小女人,不停地在心里劝自己放手。

    欧晴被他瞪得头皮发麻,心里直发悚,但为了不连累无辜的云铭辉,她只能硬着头皮与他互瞪。

    可这样一直瞪下去也不是办法呀……

    就在欧晴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时,严谨尧突然动了。

    他面若玄铁,双手插袋,直接用身体撞开挡路的她,朝着她的身后走去。

    她的后面,是洗手间的方向。

    欧晴被严谨尧撞得整个人往一边倒……

    “小心!”云铭辉惊呼一声,连忙伸手抱住摇摇欲坠的欧晴。

    哐……

    虽然有云铭辉相救,但欧晴的膝盖还是很不幸地撞在一旁的椅子上。

    她疼得暗暗龇牙,本能地弯腰使劲儿揉着被撞到的地方以缓解疼痛,双眼不听大脑使唤,偷偷瞟了他一眼,发现他依旧走得头也不回,心里倏然就泛起一股委屈,眼眶开始慢慢泛红。

    严谨尧听到了云铭辉的惊呼,也听到了欧晴撞上椅子的声响,但他没有任何反应,仿佛什么都不关心一般径直往前走。

    云铭辉见欧晴受了伤,脸色一冷,松开她就要去找严谨尧算账。

    欧晴意识到他想干什么,连忙拉住他。

    与此同时,赵宇蹭地站了起来,挡在了云铭辉的面前。

    别看平日里赵宇笑嘻嘻一脸和善的样子,真到严肃的时候,震慑力竟一点儿也不输给付千波和许骅兆。

    许骅兆和付千波虽然没起身,但冷厉的目光也齐齐射在云铭辉的身上。

    很明显,只要云铭辉敢对他们四哥不敬,他们仨立马就要对他不客气。

    气氛顿时变得比刚才还剑拔弩张了。

    吓得欧晴连忙又挡在云铭辉的面前,满眼戒备地瞪着赵宇等人。

    赵宇一见她这副不自量力的样子就来气。

    想到自己四哥一片真心被辜负他的心里就更是不痛快了。

    于是他噙着冷笑鄙视着欧晴,“看你长得倒是蛮正经的,原来骨子里也有水性杨花的成分——”

    “你说什——”云铭辉大怒。

    嘭!

    突然一本厚厚的菜单横空飞来,狠狠砸中赵宇的脑袋。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