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17章:对不起
    &lt;&gt;&lt;/&gt;

    再不讨好她,她就不要他了啊……

    只要一想到从今往后可能再也看不到她了,他就觉得哪哪儿都不对了。

    从来没有如此迷恋和在乎过一个女人,他发现自己真的有点放不开了……

    “你总是那么霸道,一点都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你根本就不适合做人男朋友好么!”欧晴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没好气地抱怨道,把平时不敢说出来的不满统统宣泄出来。

    严谨尧沉默了几秒,深深看着小女人,“你觉得我对你不好?”

    “不是不好,是很不好!!”她忿忿道。

    “举个例。”他说,一脸准备虚心接受的模样。

    呃……

    欧晴眼珠子转啊转,一时半会儿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能模棱两可地呐呐,“太多了……”

    “欧小晴,你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就别想我会放过你!”严谨尧一看她这副模样就来气。

    他真是越来越摸不透这小东西的心思了,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她满意。

    听他那么凶巴巴地说不放过她,欧晴顿时如同踩了尾巴的小老虎,仰起小脸对他叫:“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凭什么不放过我啊?”

    “你觉得我那么好招惹?”严谨尧危险地半眯着黑眸,眼底寒气四溢。

    勾走了他的心想不负责?

    揍不死她!

    “谁招惹你了?”她不服气地哼道,知道他所指何事,忿忿反驳,“我都说了那次根本不是想挽你,我想挽的是赵宇好么!”

    “不管你最初想挽的是谁,但最后你挽上的就是我!”面对一根筋儿的小女人,严谨尧发现自己只能耍横。

    “我错了还不行么?”欧晴恼火轻叫。

    “不行!!”他霸道至极。

    她快无语了,“为什么呀?!”

    他倏地一把将她拥进怀里,狠狠抱住。

    欧晴一愣,刚想挣扎,却听他在耳边说……

    “因为你挽上的不止是我的手臂……”他的唇贴着她的耳,无奈又惆怅地幽幽低喃,“还挽走了我的心。”

    平日里那么强势的男人,突然用如此忧伤的语气说“你挽走了我的心”,听得欧晴心都快碎了。

    很想不顾一切地跟他在一起试试,可是脑海里却不停地回放着那些资料和报纸,他的家庭背景和他的优秀一再的提醒着她彼此之间的差距……

    他们不是不合适,而是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既然注定不会有结果,何不现在干脆果断一点呢?

    若等到彼此爱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再分开的话,那该有多痛苦啊……

    想到他的身份,欧晴再次望而却步,本是有点动摇的心顿时又坚定了起来。

    “可是我真的不喜欢你……”她垂着眼睑,轻轻地说,不带任何的感情和情绪。

    严谨尧不听她的,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小脸,极尽温柔地哄她,“乖,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有什么人找过你?跟你说了什么?”

    他坚信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然她不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没有!!真的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不喜欢你,我喜欢上别人了!”她看着他很坚定地摇头,从他怀里退出去,下了决心要快刀斩乱麻。

    她怕再拖下去,自己就要绷不住了。

    她说,我喜欢上别人了……

    严谨尧眯起双眼,戾气顿显。

    “别人是谁?”他问,声音骤冷,阴测测的如寒风过境。

    “一个学……学长。”欧晴心生畏怯,不由自主地磕巴了下。

    虽然这些话早就在她的心里演练过无数遍,可真的当着他的面说出来时,她才知道这是何等的艰难。

    “叫什么?”严谨尧追问,冰冷的语调隐隐透着一丝醋意。

    他拿不准小女人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听她说喜欢别的男人他的心里就极度不舒服。

    “我不告诉你!”欧晴往后退了一步,死命摇头。

    谎话不能说太多,说得越多就越容易露出破绽,这个道理她还是懂得的。

    然而她这副模样看在男人眼里却被理解成另一种意思。

    严谨尧面若玄铁,轻蔑冷嗤,“怕我揍他?”

    “你凭什么揍人?”她突然精明起来,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顺着他的话说下去。

    “对呀,我没资格揍人,所以你怕什么?说吧!他叫什么?”他唇角泛着冷笑,咄咄逼问。

    她本是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立马就蔫了下去,耷拉着双肩摇了摇头,闷闷咕哝,“我不说。”

    “因为根本没有!!”他勃然大喝。

    欧晴吓得一颤。

    他声音颇大,她连忙四下张望,生怕被人发现。

    还好回宿舍的高峰期已过,此刻已经没人再从这边经过。

    欧晴急眼了,一怒之下就开始口不择言,“严谨尧你怎么就这么自作多情啊?我都说不喜欢你了,你还这样不依不饶的有意思么?”

    严谨尧沉默,薄唇抿成了一条阴冷的弧度。

    “这世上这么多女人,又不是每一个都得喜欢你,我不喜欢你又有什么好稀奇的?你以为你是国宝啊,谁都得稀罕你啊?”她一说起来就不停了,趁着自己勇气犹在,一鼓作气把伤人的话硬着头皮统统说了出来。

    “欧小晴,你就这么想惹我生气吗?”严谨尧极力隐忍着胸腔里那股想要狠狠揍她一顿的冲动,微眯着双眸冷睨着眼前的小女人,阴森吐字。

    欧晴悄悄咽了口唾沫。

    狠狠咬牙,按耐着心里的恐慌,她态度傲慢地支着下巴,不屑地哼哼道:“你生不生气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总不可能为了不让你生气就委屈自己吧,感情的事本就要两情相悦,你强求有什么意思?”

    “你答应过我会好好考虑——”

    “考虑并不等于同意啊!”她没好气地反驳。

    严谨尧哑口无言。

    终究是他对自己太过自信了,以为这个小东西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所以才慢悠悠的逗她诱她,想要她主动跳入他的坑里来。

    哪知就差临门一脚,她却在这个时候把他给拒绝了!

    他瞪着她,瞪得她心虚又心慌,无措地使劲儿绞着手指,“就是因为我很认真的考虑了,发现自己不喜欢你,所以……”

    “闭嘴!”严谨尧怒不可遏,一再听她说不喜欢你、不喜欢你、不喜欢你,气得心脏病都快犯了。

    她噤声,果然听话地闭上了嘴。

    欧晴想,闭嘴就闭嘴,反正她也不想再说了。

    因为每说一句违心的话,她的心上就多一条小口子,一滴一滴地往下滴着血,好疼的……

    嗯,太疼了!

    “欧小晴,别以为你骗得了我,我什么都查得出来!!”严谨尧狠狠切齿,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欧晴极尽艰难地扯了扯嘴角,强颜欢笑,“你真好笑,我骗你干吗呀?你想查什么就去查呗。”

    她再次庆幸,庆幸树丛里太黑,很好地掩饰了她的慌张和心虚。

    顶不住他犀利的目光一再的瞪视,她咬了咬唇,怯怯地小声呐呐,“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我……我要回去了……啊……”

    她边说边转身想逃,哪知刚转过身去就被他抓住了手臂。

    他抓住她顺势一扯,直接将她扯得转回身来扑进他的怀里……

    “小东西你到底是怎么了?嗯?!”

    在她小小的尖叫声中,他把她紧紧箍在怀里,薄唇贴着她的耳,恶狠狠地切齿。

    他爱恨交织地问她怎么了,听得欧晴双眼泛红,心如刀绞。

    其实她的心里有很多话想对他说,可是又不敢说,因为她不想虐待自己,更不想自取其辱……

    有些话,说出来也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反而会把自己置于难堪的境地。

    所以何必呢?

    反正他们还没有开始,就这样结束也挺好的。

    嗯,就这样吧。

    “对不起……”

    赶在自己的眼泪要掉落出来之前,她几不可闻地喃喃一声,然后娇小的身躯往下一蹲,从他怀里挣脱出去。

    趁他还没反应过来,她转身就往树丛外面的路上跑去。

    “欧小晴!”严谨尧气急败坏,咬牙切齿地叫她,他觉得很无力,有种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的挫败感。

    她置若罔闻,跑得头也不回。

    直到她跑出了树丛,站在路边,然后看着依旧僵立在树丛里的他。

    “严谨尧,我真的不喜欢你,一点都不喜欢,所以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了!还有……”她神色严肃,特别认真地对他说道,接着很诚恳地向他一鞠躬,“辜负了你的一片心意,真的很对不起!”

    说完就朝着宿舍的方向快速跑去。

    严谨尧狠狠拧着眉头,努力隐忍着胸腔里那股陌生的疼痛,就那样眼睁睁看着小女人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这一瞬,他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心痛难当……

    该死的!!

    欧小晴!谁要你的对不起?!

    你这个小王八蛋!谁稀罕你的对不起啊!!

    严谨尧气得朝着树干狠狠踢了一脚。

    直径三十公分的大树,树干没事,叶子都没掉下一片。

    倒是他的脚趾,有两根淤了气。

    看着小女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视线里,严谨尧的内心是从未有过的烦躁。

    一瘸一拐地走出树丛,看着远处的女生宿舍,他觉得自己这一天过得可真是够憋屈的。

    好气!

    真的好生气!

    气得他好想把地球毁了啊!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欧晴说自己喜欢上别的男生了,说的时候只图嘴快,说完之后她才发现要圆这个谎是件多么棘手的事。

    她虽然不敢往自己脸上贴金地以为严谨尧已到了非她不可的地步,但她想,那个霸道的男人如果没有“眼见为实”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毕竟他那么骄傲自负,被拒绝终究会心有不服,所以不管是真的喜欢还是为了面子,他应该都会想办法求证她是否所言属实。

    那么问题来了,她去哪儿找个“喜欢”的男生来让严谨尧眼见为实呢?

    欧晴早上起来站在寝室的阳台上,一边满嘴泡沫地漱着口,一边忧伤惆怅地望着天,苦思冥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然后她一不小心就看到了远处的篮球场……

    她充满纠结的心,豁然开朗。

    于是,她下午就抱着个素描本出现在了篮球场的观众席上。

    一层一层的梯形长椅,她挑了个最高且是最边上的位置。

    那个位置不会被众人注意到,她可以稍微自在一些。

    此刻的篮球场上,满场的荷尔蒙在爆发,一个个高大帅气的男生们挥汗如雨,正奋力奔跑抢夺,激战正酣。

    围观的女生们捂脸尖叫,激动紧张的模样丝毫不比场上的男生们逊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欧晴躲在边上,捏着铅笔望着场上的男生们,寻找合适的目标……

    她跟严谨尧说自己喜欢上别的男生了,但并没说那个男生也喜欢她,所以她可以搞个“暗恋”什么的。

    暗恋的第一步,就是找个找个好看的男生偷偷给他画张素描……

    正在欧晴犹豫着不知该画哪一个男生时,球场上出现了一个小意外。

    有个男生摔了一跤,受伤退场了。

    没一会儿,替补上来了。

    欧晴一见替补队员,双眼瞬时一亮,当即决定——

    嗯,就是他了!

    这个替补球员甚至没有换球衣,就仅仅只是脱了外套和毛衣,穿着白衬衣和黑西裤就上了场。

    替补队员长得不错,五官端正气质不凡,很符合她暗恋对象的标准,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

    怎么感觉好像比场上其他男生老了点啊?

    不像二十出头,看那成熟稳重的模样年龄应该跟严谨尧不相上下。

    难道不是学生是老师?

    可如果是老师的话她之前怎么从来没见过啊?

    难道是新调来的老师?

    欧晴看着场上的衬衣男子,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无所谓,管他是学生还是老师,反正她只不过是给他画张素描再装出一副对他犯花痴的样子给某些人看就可以了……

    她一边看着场上,一边用铅笔在素描本上轻轻画着,很快她发现衬衣男子篮球打得超级棒,因为他上场后没一会儿就成了全场的焦点。

    她看不太懂篮球,但当这个男子上场之后,全场就见他一个人在一个接一个地进球,就算白痴也分得出胜负了好伐。

    不管是投篮还是扣篮,男子的动作都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帅得很。

    欧晴看着看着,大脑就自动把衬衣男子替换成了严谨尧……

    她想,如果是严谨尧的话,一定会更帅更好看,因为他的身上有股浑然天成的霸气……

    如王者一般!

    虽然这一切只是她的幻想,她根本就不知道他会不会打篮球……

    突然——

    哐地一声。

    篮球从场上飞来,砸在欧晴身边的空位上,吓得她差点把铅笔和素描本一同扔了。

    还好失手之人力道不大,篮球砸过来并未伤人,只是把周围的女孩们都吓了一跳。

    欧晴单手捂住受惊的心脏,蹙眉看着慢慢滚到自己脚边来的篮球,脑子里那点美好的幻想已被吓得一滴不剩。

    正当她盯着脚边篮球看的时候,场上的衬衣男子优雅从容地向她走来。

    “这位同学,能把篮球还给我们吗?”

    低醇磁性的嗓音,如春天和煦的暖风,轻轻飘进欧晴的耳朵里。

    同时向她扑面而去的,还有所有女孩儿充满羡慕妒忌恨的目光。

    欧晴一愣,下意识地抬眸循声望去。

    只见梯椅下,站着的正是她素描本上的主角……

    一股心虚顿时将欧晴淹没。

    “啊?哦……”

    她尴尬得立马红了脸,慌乱之下难免会手忙脚乱,本是想把篮球抱起来抛给他,哪知忘了自己腿上还放着素描本,于是当她伸手去拿篮球的时候,素描本就从她的腿上滑了下去。

    她吓得大叫:“哎呀我的本子……”

    本子不偏不倚地落在了男子的脚边。

    欧晴花容失色,忙不迭地抱起篮球就往下跳。

    三层梯椅,她在最上面一层,便跳了三下才跳到最下面一层。

    所以当她跳到男子身边的时候,男子已经捡起了她的素描本,且看到了本子上那张虽未完成却已能看清大概容貌的脸……

    男子眼底划过一抹惊讶,但很快就恢复如常了。

    欧晴想土遁。

    或者去死也可以。

    偷画别人却被抓个正着这种事太丢人了好么!

    “画得不错!”

    欧晴涨红着小脸,正窘迫得不知该如何是好,突闻男子温柔赞扬。

    “呵呵呵……我我、其实我……”她愣了一下,然后干瘪瘪地讪笑,特别牵强地小声解释,“其实我是要把你们全都画下来的,只不过是以你为先……”

    说到后面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她觉得这谎话说得太蹩脚连自己都骗不了。

    “是吗?”男子微不可及地勾了勾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慌乱无措的她。

    “嗯嗯嗯!是的!!”欧晴点头如捣蒜,心里则侥幸地想,或许他很笨,她随便说说他也会信。

    希望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对吧?

    嗯,她希望眼前这个看起来长得不错的男人是个笨蛋。

    虽然这个希望很不道德,可她也没办法呀,谁叫他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呢?

    “那等你这张画完,可以帮我单独画一张吗?”男子突然又说,低醇的声音特别温柔。

    欧晴错愕,目瞪口呆地看着男子,“哈?”

    “可以吗?”男子微微一笑,笑容如冬日暖阳。

    “呃,那个……”欧晴抬手挠额,绞尽脑汁地想着该怎么拒绝男子这无理的要求。

    可就在这时,她的眼角余光瞟到不远处的教学楼的楼顶上,有两三个熟悉的高大身影……

    “好啊!”她仰起小脸,对男子甜甜一笑,落落大方地答应道。

    严谨尧站在楼顶之上,远远看着篮球场,看着他的小兔子对着别的男人浅笑嫣然。

    她笑得那么甜美,那么娇羞,那么……

    该死!!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