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16章:想死?
    在快要到达女生宿舍的时候,突然黑暗中伸来一只手,把心不在焉的欧晴狠狠一把拽入了旁边的大树后。

    “啊……唔……”

    欧晴吓得尖叫,下一秒整个人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道狠狠抵在了树干上,同时被以吻封缄。

    非常凶狠的一个吻,像是恨不得把她活生生撕碎……

    欧晴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魂飞魄散,刚想死命挣扎,一股熟悉的气息恰好扑面而来……

    她愣住了。

    居然是……

    严谨尧!

    极其昏暗的光线中,她看到了他的脸,虽然很模糊,却很肯定就是他。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起,对他的身影,他的声音,甚至他的气息都格外的熟悉,只需一瞬间,就能将他认出来。

    唇瓣被狠狠碾压,呼吸都快要被夺走,她有种自己会死在他在嘴下的感觉……

    欧晴整个大脑都是懵了,除了呆呆地看着突然归来的男人之外,什么也想不了,什么也做不了。

    甚至连挣扎和反抗,都忘了。

    他不是在出差吗?

    他不是远在千里之外的L市吗?

    这才几个小时,他怎么就回到c市来了呢?

    要知道,L市到c市每天只有一次航班,而且是上午的,可他打电话给她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左右……

    所以他是长了一双翅膀飞回来的吗?

    可就算是飞,他也不可能在短短几个小时就飞行上千里吧?

    “唔……”

    他突然撬开了她的牙齿,一边扣住她的后脑迫使她把小脸仰到极致,一边在她嘴里肆意翻搅,吻得深入咽喉……

    欧晴快要窒息了,因为他霸道得不留余地。

    下课时间,有同学陆续回宿舍,而他们所在的大树就在路边,很容易被发现。

    于是严谨尧不给欧晴缓神的机会,双手掐住她的腰肢倏地往上一提。

    转瞬间,她就被他熊抱在怀。

    他一边狠狠吻着她,一边抱着她往树丛里走去。

    欧晴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只觉得舌根被他(口允)得快掉下来了,疼得眼泪汪汪。

    路灯微弱的光穿不透茂盛的树叶,严谨尧选了一个隐蔽性极好的位置,然后将怀里的小女人就以着熊抱的姿势再次抵在了树干上。

    继续狠狠的吻。

    恨不得把她啃得尸骨无存。

    严谨尧觉得自己活了这么久今天是最最生气和难熬的一天。

    打从跟她通完那个电话之后,他就坐不住了,几乎没有犹豫就厚着脸皮去求人……

    求航线,求专机。

    否则他今天根本无法回到c市。

    被他求的人问他要专机做什么用,若不是人命关天的事儿就别妄想了,毕竟专机这种东西劳民伤财,在物资缺乏的年代应杜绝这种浪费。

    这个道理他懂,可他真的一秒都等不下去了。

    于是他特别严肃地跟对方说:就是人命关天的事儿,如果今天我不能回到c市,您就会失去您优秀的干儿子了!

    嗯,他求的是他的义父,也是当今总统。

    即便知道自己为了儿女私情欺骗义父以及浪费国资是件很可耻的事,可怎么办呢?他真的太着急了啊!

    给她打完电话,他就立马去求了专机,然后等航线审批,等他终于登机已是几个小时后。

    不过好在他终于回到c市时,还不算太晚,赶来学校刚好是下晚自习的时间。

    这一路他风尘仆仆地赶,连水都来得及喝一口,加上心急如焚,几乎累毙。

    万幸他来得及时,赶在她回宿舍之前将她捉住,总算没有白忙一场。

    若今晚没见到她,严谨尧想自己这一宿估计都别想睡了。

    这小东西,不是挺温柔乖巧的吗?怎么就这么能折磨人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

    吻,如火如荼,激烈狂野……

    严谨尧憋了一肚子火,气得把不听话的小女人往死里吻。

    “呜呜……”

    直到欧晴真的觉得快要窒息了,才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挣扎抗拒。

    她难受咽呜,双手撑住他的肩,狠狠推他。

    可他纹丝不动,她那点力气根本无法撼动他分毫。

    最主要的是她整个人被他悬空钉在树干上,双脚离地的状态下她根本就使不出多少力。

    欧晴有点怕了,因为呼吸不畅的感觉实在太恐怖……

    于是恐慌之下,出于本能,她张口咬他。

    严谨尧终于停止,狠狠拧眉,吃痛。

    她咬破了他的舌。

    应该不严重,但挺疼的。

    淡淡的血腥味,在彼此的口中蔓延开来……

    他虽然停下了,但并没有离开她的唇。

    严谨尧怒气依旧深重,在黑暗中死死盯着小女人的眼,无声地向她传达着他的愤怒。

    欧晴狠狠喘息,胸腔急促起伏,真是差点被他吻死了。

    难受了一天,现下又被他如此欺负,欧晴突然就觉得委屈得不行。

    想哭,可她又不敢在他面前哭。

    因为她对自己说过,从今以后都不要在他面前掉眼泪了,不能让他看出她的难过和脆弱,不能让他知道她其实已经喜欢上他了……

    嗯,不能让他知道!

    既然明知不可能,那就趁早断个干干净净,优柔寡断藕断丝连对彼此都不是什么好事。

    欧晴待气息稍微,扬手就朝着严谨尧的脸上挥去。

    严谨尧腾出一只手,轻而易举就将她的小手在半空拦截。

    她见状,立马又扬起另一只手……

    他另一只手正托着她,若再来抓她的手就必定得将她放下……

    哪知他微抬膝盖,托着她下坠的身子,再配合自己强壮的身躯,不用手也将她紧紧抵在了树干上。

    于是她的另一只手也被他如法炮制地抓住了,且双手被他顺势反剪在了她的身后。

    欧晴内心是崩溃的。

    “想死?”严谨尧危险地半眯着双眼,极冷极冷地盯着想要行凶的小女人,从齿缝里阴测测地吐出两个字。

    几天不见,还敢打他了?

    真是欠收拾!!

    “严谨尧你放开我!”欧晴动弹不得,手臂被他反扭在身后疼得不行,压低声音气急败坏地叫。

    “我若不呢?”他冷笑,戾气深重。

    “你……我……”她羞怒交加,讨厌这种被他吃得死死的感觉,情急之下她忿忿威胁,“那我就叫人了!”

    “叫吧!”他甚至都没心思逗弄她了,很直接地点头。

    明明光线那么暗,她却该死的能将他脸上的怒气看得一清二楚。

    “你——”欧晴气结,没将着他的军,反倒弄得自己骑虎难下了。

    她虚张声势罢了,哪敢真的叫啊,若被人发现他们现在这副模样,别说会毁了他的名声,连她自己的声誉也会受损的呀。

    就算她是受害方,传出去也不好听的,到时流言蜚语满天飞,她还要不要做人了?

    “叫啊!”严谨尧很嚣张地催促,像是吃准了她不敢叫,也像是在试探她,还故意用嘴努了努不远处的路灯下,“喏,那边来了两个人,机不可失,快叫!”

    欧晴转头一看,果然有两个女同学正朝着宿舍的方向走来,距离他们越来越近。

    看男人态度太过蛮横无理,欧晴气得很。

    大脑一热,她挑衅地张嘴,“救——唔……”

    刚喊出一个字,就被他狠狠堵住了嘴。

    他的手正抓着她的手,能堵她嘴的也只能是嘴……

    又被他轻薄,她气得想狠狠挣扎,可就在这时,路过的两个女生却停住了脚步。

    “你刚有没有听到什么?”女生甲问女生乙。

    欧晴顿时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了,瞠大双眼像根木头似的僵在严谨尧的怀里,大气都不敢出。

    严谨尧开始肆无忌惮地吻她。

    “什么?”女生乙疑惑地问。

    女生甲:“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叫。”

    “叫什么?”女生乙转头四下看了看,不明所以。

    “就类似尖叫啊。”女生甲说,同时还伸长脖子往漆黑的树丛里看。

    女生乙,“有吗?我没听到哦。”

    “咱要不要进去看看?”女生甲安全意识比较强,不太放心地说,听说校园里晚上不太安全,所以猜想会不会是那个同学遇到了危险。

    “不要吧!那么黑!!”女生乙胆子小,闻言缩着脖子恐惧地盯着黑漆漆的树丛,摇头拒绝。

    女生甲见女生乙不敢去,她一个人自然也是不敢的,便只能冲着树丛里喊,“里面有人吗?”

    欧晴被严谨尧狠狠吻着,不止不敢反抗呼救,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了。

    后悔死了刚才的意气用事,这万一被发现了……

    可就丢死人了啊!

    两个女生竖起耳朵听了半晌,没听到任何动静,女生乙就拽了女生甲一把,说:“走吧走吧,肯定是什么小动物的声音,你听错了啦。”

    “可我明明……”

    “走啦走啦,一会儿刘阿姨要关门了……”

    两个女生一边走一边说,声音和脚步声都渐渐远去。

    直到确定两个女生已经走远,欧晴才敢挣扎。

    “唔唔……”她的双手撑着他的肩,卯足了劲儿推他。

    她推得他都不能再好好吻她了。

    甚至整个人还从他的怀里滑落下来,双脚终于落了地。

    不过她还是跑不掉,娇小的身躯被他抵在树干上,依旧在他的控制范围内。

    “欧小晴你信不信我弄死你?!”严谨尧只能停下来,与她额头相抵,在黑暗中死死盯着她的眼,薄唇贴着她已然红肿的唇瓣恶狠狠地咬牙切齿。

    她还真敢叫!!

    若不是他及时吻住她的唇,只怕那两个女孩真会发现他们的存在。

    他倒是无所谓,因为没人敢说他的闲话,可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流言蜚语会让她难受甚至抬不起头。

    他说他要弄死她……

    欧晴既委屈又气愤。

    “严谨尧你到底想怎样?我已经在电话里说得很清楚了,我不喜欢你!”她鼓足勇气对他怒喊道,只可惜刻意压低的声音,根本没有丝毫的震慑力。

    她想不能再这么稀里糊涂地纠缠下去了,要断就该断得干脆点,这样拖泥带水对彼此都没好处。

    听着小女人气急败坏地吼着不喜欢他,严谨尧脸色阴沉,极冷极冷地盯着小女人难得冷漠的小脸,凉飕飕地吐出两个字,“继续!”

    还有什么惹他生气的话,一次性说出来,免得一会儿插一刀,太折磨人。

    欧晴被男人淡定冷漠的样子搞得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了。

    再加上被他极具穿透力的犀利目光紧紧盯着,她心虚又忐忑,低下头气呼呼地说:“算我求你还不成么?我真是不喜欢你,你别再缠着我了。”

    “看着我说话!!”严谨尧一声沉喝,威严十足。

    欧晴抬头,非常听话。

    她想,看就看呗,反正乌漆嘛黑的连对方的脸都看不清楚,她又什么好怕的!

    哼!!

    然而她错了。

    就算四周都是乌漆嘛黑的,她依旧能感觉到他冷厉的目光正危险地盯着自己,仿佛能看穿她的心……

    她立马又低下了头。

    “看着我!”严谨尧腾出一只手来,捏住小女人的下巴往上一抬,迫使她与自己对视,不给她丝毫逃避的机会。

    “你到底要干吗呀……”被他逼得无路可退,欧晴恼了,没好气地冲他低叫。

    若不是顾忌这里是校园里,她非得跟他大吵不可。

    “发生什么事了?”他紧紧盯着她的眼,突然问道。

    “好着呢,能有什么事儿啊……”欧晴眸光闪烁,小声咕哝。

    她很庆幸,庆幸这树丛里光线太暗,能很好地掩饰着她的慌张和心虚。

    “欧小晴!前几天你可不是这样的!”严谨尧拧着眉冷着脸,态度严厉地喝道。

    她努力狡辩,“那是因为我没想通啊——”

    “没想通你就可以放任一个男人这样对你?”他怒斥,话不太好听。

    虽知不该说这样的话伤她的心,可他实在太生气了。

    欧晴果然一震,小脸微微泛白。

    他什么意思?

    暗讽她不知检点吗?

    欧晴怒了,一张小脸瞬时冷若冰霜,挺直腰杆据理力争,“喂!严谨尧!明明是你——”

    “对!是我!”不等她说完他就用力点头,大方承认,“可你若对我一点意思都没有的话,为什么不像拒绝袁超那样拒绝我?”

    “我……”欧晴呼吸一窒,无言以对。

    “因为你心里明明也是喜欢我的!”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笃定地说道。

    “才不是呢!!”她矢口否认,涨红了小脸,睁眼说瞎话对她这种脸皮薄的女孩子来说还是很有难度的。

    “那你怎么解释我跟袁超的差别待遇?”他咄咄逼问,字字犀利句句如刀。

    “那是……那是因为……”欧晴被逼问得心慌意乱,磕磕巴巴急得舌头都快要捋不直了。

    “因为什么?”严谨尧慵懒哼问,将她的慌张尽收眼底。

    大脑突然灵光起来,她没好气地冲他嚷,“因为你之前没说喜欢我啊?你都没说我还能自作多情的对你说‘别喜欢我因为我不会喜欢你’啊?”

    她直接拒绝了袁超是因为袁超一上来就说喜欢她,所以她才会拒绝得那么干脆果断。

    如果他当初也像袁超那样对她表白,她早跑了,才不理他咧!

    毕竟他这么老!

    比她大七岁呢!!

    都怪他,太过歼诈狡猾,一步一步把她诱入了狼窝里。

    都怪他,都怪他,都怪他!!

    “那在山区里呢?听到我可能被困在山里了,你不顾危险的跑来救我,那又为什么?”他又问,就看她还能怎么垂死挣扎。

    “都说了是因为你们死了我回城会很麻烦啊……”她低着头,眸光闪烁小声咕哝。

    “麻烦比命更重要?”严谨尧冷笑。

    “当时着急没想那么多嘛……”

    “那看到我没事你哭什么?”

    “终于有人来救我了,喜极而泣呀。”

    严谨尧彻底无语。

    心里明知她是在撒谎,可她死不承认他还真是拿她没辙。

    他总不能撬开她的嘴让她换一种答案,毕竟她的性格也并不是如表面看起来那般温顺,一旦犟起来也是能气死人的。

    “欧小晴你少给我狡辩!你答应过我会好好考虑的!”严谨尧怒斥,近乎凶狠地瞪她。

    他真是气到无力,这一路马不停蹄地赶回来,可得到的却依旧是她无情的拒绝,他的心简直都快凉透了。

    “对呀,我就是好好考虑了啊。”欧晴与他对视,特别认真地点头。

    “我哪点不好?”他气急败坏,狠狠切齿。

    她第N次低下头,“你什么都好。”

    “那为什么拒绝我?!”他更气了,恨不得敲开她的脑袋瓜看看里面都装了啥,豆腐渣吗?

    既然他什么都好为什么还不要他?

    黑暗中,欧晴悄悄红了眼眶。

    就是因为你太好了所以我要不起啊……

    “虽然你什么都好,可我就是不喜欢啊……”她强忍着心里的悲伤和难过,逼着自己轻轻地说。

    “理由!!”他喝道,态度蛮横。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没有理由就给我把下午那些P话全收回去!!”他抢断,疾言厉色凶神恶煞。

    她蓦地抬起头来,仰起小脸望着他,“你太高了!”

    严谨尧一愣,“什么?”

    “每次跟你说话我都要仰着头,很累好么!”欧晴嘟嘴叫道,一脸嫌弃。

    严谨尧哭笑不得。

    这也算理由?

    他长得高还错了?

    只听说嫌男人长得矮的,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嫌男人长得高的。

    小东西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吧她!

    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他弯腰低头,弓着背与她平视,近乎讨好地对她说:“那以后跟你说话我这样低头行不行?”

    第一次在一个女人面前如此低声下气,严谨尧觉得自己真是疯得够彻底的,自己都忍不住要鄙视自己了。

    可是不低声下气现在又能怎么办呢?

    再不讨好她,她就不要他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