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15章:严谨尧,我不喜欢你!
    &lt;&gt;&lt;/&gt;

    她像只煮熟了的虾米,整个人卷缩在被子里,长时间一动不动。

    从昨天见过袁超之后,她就像是患了急病一般,突然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已经在牀上呆了一天一夜,除了睡觉就是胡思乱想,不想动,不想吃,不想起牀,甚至不想上课,只想就这样一直睡下去。

    她恨不得睡到天荒地老,恨不得就这样睡死过去,恨不得再也不要醒来才好。

    每天准时六点钟的电话……她也没有去接。

    她不敢接,怕自己会哭……

    她现在只想做一只缩头乌龟,把自己藏起来,逃开一切的烦恼和悲伤。

    如果可以,她想凭空消失,最好再把脑子里有关他的记忆统统抹去,那样她的心就不会这样痛了……

    欧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开始在意他的,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口是心非,嘴上说不喜欢却又如此离不开。

    很难受……

    特别特别的难受。

    就像是整个世界突然崩塌,没有阳光,没有希望,没有欢乐……

    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喜欢上一个人会是这样难受,如果早知道,她宁愿不要遇上他。

    不心动,便不会心痛……

    突然,哗地一声,身上的被子被狠狠掀开。

    寒冷的空气侵袭而来,欧晴打了个寒颤,卷成虾米的身体更是本能地缩成一团。

    她连眼睛都不想睁开,双手摸索着想要把被子扯回来。

    可她的手刚抓到被子,就又被来者一把抢走。

    “别睡了,又有电话找你了!”

    李倩倩气急败坏地对着懒猪一样的欧晴大喊,试图将被子掀到牀尾,让她拿不到。

    “别吵……”欧晴模糊地咕哝,睁开眼瞟了眼被子的所在,然后转了个头,像根大虫子似的朝着牀尾的被子钻去。

    “你家人渣已经打了十几个电话来了,你再不下去接,电话都要被他打爆了好么!”李倩倩抓住欧晴的脚,不让她往被子里钻,没好气地低吼。

    “说我不在。”欧晴上半身已经钻进了被子里,瓮声瓮气地说道。

    “你已经‘不在’了快二十个小时了,你想骗人麻烦请专业点好吗?!”李倩倩更气了,想把欧晴拽起来吊打一顿。

    昨晚六点欧晴没有去接严谨尧的电话,然后严谨尧就跟疯了似地,每隔一个小时打个电话过来,逼得看门的刘阿姨晚上睡觉只能把电话线拔了,到早上才又接上。

    接上电话线后第一个电话又是他打来的,先找欧晴,欧晴拒接之后就找了她。

    面对严谨尧的咄咄逼问,她只能听从欧晴的叮嘱,说她有事外出了。

    可这个借口从早上用到中午,再继续用连她自己都骗不了了好么。

    “说我回老家了。”欧晴用被子紧紧捂住自己的脑袋,很随便地换了个借口。

    “拜托!你家人渣打个电话给校长就能知道你到底在哪儿好么?跟你说了骗人要认真!”李倩倩简直要给头脑简单的欧晴跪下了。

    欧晴不说话了,只管往被子里钻。

    她不想管,什么都不想管,只想睡觉以逃避现实。

    李倩倩放开她的脚,改而去扯她头上的被子,蹙着眉疑惑不解地问:“你俩咋了?吵架了?”

    “没有。”脑袋露了出来,欧晴不满,一边想把被子扯高,一边淡淡否认。

    “没有才怪!”李倩倩拽着被子不撒手,没好气地盯着她死气沉沉的脸,“没有吵架你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是为啥?”

    “我只是感冒了……”

    “那你干吗不吃药?”李倩倩叱问,同时瞄了眼桌上原封不动的感冒药。

    李倩倩早上问欧晴为什么不接严谨尧的电话,欧晴说人不舒服,她当即就跑去校卫生室给她配了感冒药。

    可她根本没吃。

    “苦……”欧晴几不可闻地喃喃,一语双关。

    其实不是药苦,是她的心里苦……

    “良药苦口!甜的还能叫药啊?”李倩倩闻言狠狠翻了个白眼。

    从未见过如此矫情的欧晴,李倩倩觉得自己快要被她打败了,若不是看她好像很难受的样子,她真是懒得管她。

    欧晴也不想被人管,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怎奈李倩倩不依不饶——

    “快起来吃药,吃了药下去接电话!你家那个人渣已经由一个小时打个电话演变成半个小时打个电话了,刘阿姨都快他烦死了好么!”李倩倩一边气急败坏地说着,一边将瘫软在牀上的欧晴强行拽起来。

    欧晴倏地就恼了,火冒三丈。

    “李倩倩你别吵我行不行啊?我想睡觉!”她狠狠蹙着眉毛,用力甩开李倩倩的手,冲其大叫。

    “现在不是我想吵你,是你让所有人不得安宁好么!”李倩倩毫不客气地反驳,同样很恼火,“你家那人渣真不愧是人渣,你不接他电话他就折腾我们,所以大小姐你行行好成不成?别连累我们这些无辜的人了,好吗?”

    被连累的除了她,还有赵宇,甚至还有楼下的刘阿姨。

    欧晴双手捂耳,不听不听不听她不听!

    可即便紧紧捂住了耳朵,李倩倩的声音还是如魔咒一般灌入她的大脑,让她拼尽全力也无法阻挡。

    李倩倩无奈地轻叹一声,“严谨尧说了,如果你再不接他电话,他就让赵宇来看你到底是怎么了,所以你自己选吧,看看是下去接他的电话好呢,还是被赵宇强闯寝室好。”

    强闯寝室?

    她这副样子怎么见人?

    “欧晴,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逃避都不是最终的解决办法——”李倩倩又叹了口气,盯着欧晴的后脑勺,语重心长地劝道。

    “哎呀!”欧晴腾地坐起来,双手用力揪了把自己的头发,不等李倩倩说完就抓狂地抢断,“你真的好烦啊!”

    “我也不想烦你,可是——”

    “知道了知道了,我下去我下去,我马上就下去,总行了吧?!”欧晴投降,崩溃大喊。

    欧晴觉得李倩倩说得对,逃避的确不是最终的解决办法……

    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

    见欧晴终于妥协,李倩倩喜上眉梢,立马取下欧晴挂在牀头的外套递给她,笑米米地哄着求着,“这才乖嘛!来来来,穿上外套赶紧下去吧!”

    几乎是被李倩倩推出寝室的,欧晴耷拉着脑袋一边扣着外套,一边无精打采地朝着楼下走去。

    “欧晴你来啦。”

    到了门卫处,守门阿姨看到她就双眼发亮,跟看到救星似的。

    “刘阿姨好。”欧晴硬着头皮走上前,蔫蔫地跟刘阿姨大招呼。

    “哎哟你可算来了,从昨晚到今天,找你的电话可多了呢!”刘阿姨略显无奈地轻声抱怨。

    若不是看在平日里欧晴为人不错,对人和善有礼貌的话,她早就骂人了。

    欧晴嘴角微抽,尴尬地小声呐呐,“对不起啊刘阿姨……”

    “没事没事,你来了就好了。”刘阿姨特别喜欢乖巧听话的欧晴,所以也不忍过多责怪。

    “谢谢。”欧晴觉得挺羞愧的,有点抬不起头来。

    刘阿姨笑了笑,“等会儿吧,再过几分钟估计就会打来了。”

    再过几分钟,距离上一个电话刚好半小时,刘阿姨都已经摸清来电的规律了。

    “嗯。”欧晴微不可及地点了点头。

    几分钟,若换成平时,眨眼即过,可此刻……

    欧晴觉得度秒如年。

    脑子里乱哄哄的,像是想了很多,却又什么都抓不住。

    昨天以前,她渴望接到他的电话,可现在,她却害怕听到他的声音……

    她甚至不知道,一会儿他的电话来了她该说什么。

    叮铃铃……

    尖锐的铃声,乍然响起,吓得正胡思乱想的欧晴狠狠一颤。

    蓦地转头盯着电话机,她不敢接,死死盯着。

    直到……

    刘阿姨向她投来狐疑的一瞥。

    欧晴狠狠咽了口唾沫,然后伸出微微颤抖的手,特别艰难地拿起电话筒摁在耳朵上。

    “喂……”一开口,她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是抖的。

    “为什么不接电话?”

    听到她的声音,严谨尧立马质问,语气急躁又担忧。

    “我……”欧晴的心,狠狠一抽,眼眶顿时就红了。

    刚吐出一个字,她就连忙闭了嘴,怕被他听出自己的声音里带着哭意。

    “你怎么了?病了?”严谨尧狐疑追问,更担心了。

    她低着头,几不可闻地呐呐,“不是……”

    “那为什么不接电话?知不知道我打了多少个电话给你?嗯?!”小女人欲言又止的语气让严谨尧不由更着急了,简直恨不得插双翅膀飞到她身边看看她到底是怎么了。

    可他远在千里,一时半会儿根本就无法出现在她面前。

    “我……”欧晴默默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却依旧压制不住心底那肆意蔓延的悲伤和难过。

    听她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严谨尧急得脾气都出来了,佯怒轻喝,“好好回答!支支吾吾的干什么?你知道我有多担心——”

    “严谨尧。”她突然抢断,一本正经地喊他的名字。

    严谨尧心里咯噔一跳。

    一股不祥的预兆,在胸腔里疯狂流窜……

    自认识以来,他的小兔子从未如此正经地叫过他的名字。

    连名带姓叫他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语气透着一股坚定,像是她的心里已做了某种决定……

    “我想好了。”她不紧不慢地说道,语调平静得让人心生不安。

    “什么?”严谨尧拧眉,敏锐地感觉到今天的小女人与前几天很不一样。

    欧晴狠狠咬了咬唇,内心挣扎了几秒,说:“你让我考虑的事,我已经考虑好了。”

    严谨尧闻言,紧张的心情顿时轻松起来。

    “你拒接我十几个电话就是为了想这事儿?”他失笑,无奈又欢喜。

    他以为她说考虑好了就是同意接受他了……

    在严谨尧的认知里,没有“拒绝”这一项,所以他很自然地以为是好消息。

    “嗯。”欧晴心脏的阵阵绞痛,极尽艰难地发出一声鼻音。

    泪眼毫无预警地掉落眼眶,她吓了一跳,害怕被路过的同学或是刘阿姨发现,连忙抬手去揩。

    然而她越揩,泪掉得越多……

    严谨尧喜不自禁,宠溺轻啐,“小笨蛋!我还以为你要等到我回来的时候再给我一个惊喜——”

    “我不喜欢你!”

    他话音未落,突闻她淡淡冒出一句。

    “……”严谨尧怔住了,哑了半晌,语气骤冷,“再说一遍!”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所以急需她再重复一遍。

    嗯,急需!

    欧晴死死攥着电话,红着眼流着泪,怕被刘阿姨看到她在哭,就索性蹲在窗台外,然后牙一咬,心一横,说:“严谨尧,我不喜欢你!”

    她的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冰冷,坚定又决绝。

    严谨尧沉默。

    他居然没听错!

    他的小兔子居然真的在拒绝他!!

    可是为什么呢?

    明明昨天之前一切都还好好的,为什么今天突然就这样了?

    不喜欢他?

    他不信!!

    他的眼睛没瞎,心也没瞎,他看得出她在面对自己时的羞涩,也感觉得到她对自己的不同。

    她是一个那么单纯美好的姑娘,若不喜欢他,又岂会纵容他的放肆?

    她可真是他的晴天霹雳啊!

    亲了抱了,现在才说不喜欢?

    撩了他这么久,撩得他一颗心全在她身上,现在才说不喜欢?

    答应过他会好好考虑,说好了等他回到c市就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现在居然说不喜欢?!

    揍死她!!

    严谨尧火冒三丈,气得心肝脾肺肾都快炸了。

    他想自己此刻若是在那小女人面前,非狠狠修理她一顿不可。

    嗯,狠狠的!!

    沉默中,气氛变得紧绷压抑,欧晴局促不安,就算他此刻远在千里之外,她也能感觉到他的怒气正顺着电话线向她逼近……

    她抿了抿唇,试图打破沉默,“严谨尧……”

    “你说什么?我没听到!”她刚一开口,他就冷冷抢断。

    淡漠的语气,听不出他此刻是怎样的情绪。

    欧晴知道他肯定是听到了的,但他否认,那她只能重复,“我说我不——”

    “等我回来再说!”

    可他又不等她说完就阻断了她的话,且霸道至极地说道。

    回来再说……

    欧晴心慌意乱。

    “你别来找我了!”她连忙说道,强装镇定努力不让他听出端倪,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严谨尧,我真的不喜欢你,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发生什么事了?”严谨尧突然问道。

    欧晴的心狠狠一抽,眼泪越发汹涌。

    连忙用手捂住话筒,不让他听到她的哽咽声。

    颤抖着狠狠吸了口气,极力隐忍着心里的悲痛,小手轻轻移开,她特别“平静”地说:“什么都没发生,我只是想清楚了。”

    “这叫想清楚了?”严谨尧冷笑,阴测测的语调听起来格外瘆人。

    “嗯,我不喜欢你,真的!”欧晴一再强调,像是在说服他,又像是在说服自己。

    “理由!”

    这样莫名其妙的拒绝他不接受!

    欧晴微微一怔。

    还要理由啊……

    不喜欢就不喜欢啊,为什么非要理由呢?

    欧晴犯难,又急又慌,不知该如何回答。

    严谨尧不动声色,也不催她,就看她怎么回答。

    他越是沉默,她的压力就越大……

    “我……我已经……”她的抗压能力本就不强,被他这种无形的压力压迫着,心都是颤的,情急之下,张口就道:“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她想,他是那么骄傲的男人,她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他肯定不会再理她了……

    “欧晴,别惹我!!”谨尧没有大发雷霆,只是异常阴冷地吐出一句。

    他喜欢叫她名字的时候中间加个“小”字,那样显得亲昵,但此刻他叫她“欧晴”……

    足以说明他此刻有多么的愤怒。

    欧晴的心,狠狠颤抖,紧接着就是一阵绞痛。

    事已至此,她已经连打退堂鼓都没有资格,只能硬着头皮坚持到底。

    她想,长痛不如短痛,勇敢点,说清楚,然后桥归桥路归路……

    狠狠咬了咬唇,她听到自己说:“严谨尧,我对你真的没有感觉,我——”

    嘟嘟嘟嘟嘟……

    电话突然被挂断。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急促的嘟嘟声,欧晴一愣。

    “严谨尧?”她试探着轻喊,即便明知他已经听不见,“严谨尧?严……”

    喊着喊着,泪如雨下。

    结束了……

    就这样结束了。

    欧晴紧紧捏着电话,默默流着眼泪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告诉自己,结束了好,结束了就解脱了,解脱了就不会伤心了,不伤心你就会好起来了,等好起来了,你就还是以前那个没心没肺的欧晴。

    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结束了与严谨尧还没开花就已经凋零的恋情,欧晴告诉自己要振作起来。

    她想饭总是要吃的,课总是要上的,日子也总归是要过下去的。

    于是傍晚的时候她去食堂吃了一大碗饭,然后去上了晚自习。

    虽然结果是她在教室最后一排趴在课桌上发呆到晚自习下课。

    下课后,她蔫蔫地抱着课本魂不守舍地朝着寝室的方向慢悠悠地走着,经过了一个晚自习的努力,她的脑子却还是乱糟糟的。

    胡思乱想了一晚上,内容依旧围绕着严谨尧……

    欧晴觉得自己要疯了,明明都已经结束,她却还如此放不下。

    她在心里不停地劝自己,欧晴,算了吧,他不是你能喜欢得起的男人,你高攀不上的!

    欧晴,别再陷下去了,你想想,若你现在继续跟他纠缠不清,等他将来娶了尤雅,你又算什么呢?

    所以,趁现在感情不深,悬崖勒马吧!

    嗯,结束吧,对你对他,都好!

    黑漆漆的夜,黑漆漆的路,欧晴觉得自己的世界也是黑漆漆的。

    在快要到达女生宿舍的时候,突然黑暗中伸来一只手,把心不在焉的欧晴狠狠一把拽入了旁边的大树后。

    “啊……唔……”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