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14章:太子爷
    &lt;/&gt;    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像座大山一般堵住她的去路……

    见有人挡道,欧晴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当看清背光而站的男人的脸,她蹙眉。

    是袁超。

    袁超冷冷看着欧晴,那饱含指责的目光仿佛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一般……

    平白无故遭人冷脸,欧晴莫名其妙又心情烦躁,加上他前些日子对她的“死缠烂打”,让她实在做不到对他笑脸相迎。

    她微微蹙眉,看了他几秒,见他只是冷眼以对却一声不吭,她低着头就准备从他身边绕过去。

    可下一秒,他抬手阻挡,让她无路可去。

    欧晴的眉头不由皱得更深了一分,看了看横在面前的长臂,然后抬眸看他,礼貌又生疏地轻声问道:“袁同学你有事吗?”

    “我有话跟你说!”袁超开口,霸道十足。

    欧晴一听袁超这口气心里就抵触,觉得特别反感。

    其实严格说来,严谨尧比袁超还要更加霸道更加不可理喻,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两人的感觉就是大相径庭。

    对严谨尧她虽然气恼,但并未真的觉得厌恶,而袁超……

    本就无感,现在好像是真有点讨厌了。

    而袁超仅仅只是说了喜欢她和不停地送她礼物而已,还并未像严谨尧那样对她动手动脚……

    所以还真是看人去的,如果袁超敢像严谨尧那样对她,她只怕早就报警抓他了。

    “呃,可是我现在……”欧晴抽了抽嘴角,一脸为难的模样,抬手挠额掩饰不耐,眼睑微垂眸光闪烁,绞尽脑汁地想要找一个拒绝他的完美借口

    。

    “你必须听!!”

    哪知她话未说完,就被他更加霸道地抢断。

    “……”她淡淡看着他,已彻底没了跟他说话的*。

    袁超态度坚决,一副她不听就不让她过去的架势。

    欧晴的脸色微沉,虽然心里很不高兴,但还是努力保持着基本的礼貌,“袁同学,我现在没时间,有什么话改天——”

    “现在!必须!”袁超再次阻断她,态度近乎蛮横。

    改天再说?

    袁超在心里苦笑。

    他没有什么改天了,因为明天一早他就得回帝都,原因是被迫转学。

    转学一事,是谁在背后搞鬼已是不言而喻,他不服,却又无力反抗。

    他不甘心把心爱的女孩拱手让给严谨尧那个卑鄙无耻的阴险小人,所以在离开之前,有些事他一定要告诉她,给她提个醒。

    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骗!

    欧晴怒了。

    “不好意思,我真没时间!”她冷冷拒绝,且一把扫开他的手臂,寒着脸从他身边径直越过。

    “欧晴,不听你会后悔的!”

    袁超转头看着离去的欧晴,气急败坏地冲着她的背影喊道。

    “后悔就后悔!”欧晴满不在乎地冷哼一声,走得头也不回。

    后悔?

    咋地,想吓唬她啊?

    呵!拜托,不是谁都可以吓唬她的好么!

    “关于严谨尧的!”袁超大喊。

    欧晴一怔,脚步停止,但她并未回头。

    蹙眉犹豫,她默默思量……

    几秒之后,她重新抬步,继续往前走。

    欧晴觉得袁超是故弄玄虚,所以不想理会,更不想给他继续纠缠的机会。

    严谨尧一再交代,让她跟男同学保持距离,不然他回来会狠狠收拾她的……

    嗯,她得听话!

    见欧晴不为所动,袁超急了,一边追一边喊,“你就不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吗?”

    到底是什么人……

    嘛意思?

    他不就是他呗,还能是什么人?难道他还有双重身份不成?

    欧晴疑惑,脚步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

    。

    袁超趁机追上去,再次挡在她的面前。

    “袁同学,你到底想干吗呀?”欧晴冷着小脸,不悦地看着眼前的大男孩,很不耐烦地喝道。

    “我想让你更加深刻的了解严谨尧……”袁超像是卖关子一般微微停顿之后,才又继续道:“以及他庞大显赫的家族!”

    庞大?

    显赫?

    看着神色严肃的袁超,欧晴的心倏地狠狠一抽,莫名泛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十分钟后。

    学校附近的一家热饮店里,欧晴和袁超面对面地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

    欧晴有点烦躁。

    明知袁超想要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可她竟然还是鬼使神差的跟他来到了这里。

    她觉得自己可能是中了邪了。

    “你不是有话要说吗?说呀!”刚坐下,欧晴就很不耐烦地开口道。

    她很后悔,有种想要起身走人的冲动。

    因为她突然觉得害怕,害怕听到袁超接下来要说的话……

    “欧晴,你喜欢上严谨尧了吗?”袁超也没心情拐弯抹角,目光犀利地盯着心爱的姑娘,直截了当地问道。

    欧晴皱眉,脸色不悦,“袁同学,你有打探别人*的嗜好吗?”她性格柔弱,若非太生气一般是不会如此嘲讽别人的。

    “我是关心你!”听出她言辞间的讥诮,袁超并未动怒,一脸诚恳地说道。

    “谢谢。”欧晴脸色淡淡的,完了又毫不给面子地补了一句,“可是我不需要你的关心。”

    袁超一僵,被一再呛声,心高气傲的他不免觉得有些下不来台。

    但他想说的话一个字都还没说,又不能翻脸,只能忍。

    暗暗磨了磨牙,将心里那股怨念压下,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严肃地说道:“这个问题你必须回答,不然有些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喜欢如何?不喜欢又如何?”欧晴神色淡漠,冷冷哼道。

    “若你对他无意,那就当我多事,接下来的话我就不说了,可若你已经情陷于他……”袁超停顿,表情凝重。

    “怎样?”她挑了挑眉,上下瞟了他一眼,越发觉得他是在故弄玄虚。

    “那我得告诉你——”袁超一字一句,格外笃定,“你们不合适!”

    欧晴失笑,眼底眉梢尽显讥诮,“请问袁同学你是以什么立场来说这句话的?”

    合不合适这种事,不是只有当事人最清楚吗?他一个旁观者有什么资格在旁边指手画脚的批判别人的感情啊?

    “欧晴,我们做不成情侣至少还是同学,所以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上当受骗

    !”

    听着袁超义愤填膺的语气,欧晴莫名其妙又哭笑不得,“上当受骗?上什么当受什么骗?”

    “你知道严谨尧是谁吗?”袁超脸色肃冷,旧话重提。

    “他就是他呀!”欧晴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有些没好气地叫道。

    “呵呵……”袁超冷笑,“你除了知道他叫严谨尧以及是C市的副s长之外,还知道其他的吗?比如他的家庭,比如他的背景,比如他以前的生活圈子……等等等等!你都知道吗?”

    欧晴一怔。

    家庭、背景、生活圈子……

    不知道!

    统统不知道!

    “我没有打探别人*的嗜好!”欧晴冷嗤一声,淡淡的语气有含沙射影的嫌疑。

    “欧晴,你这是自欺欺人!如果你们真的两情相悦,他又怎么会对你隐瞒他的真实身份呢?”面对欧晴一再的讥讽,袁超倒也不怒,只一味地煽风点火。

    隐瞒?

    欧晴不这样觉得。

    严谨尧应该没有隐瞒,只是她“不问”,而他“不说”罢了。

    他们现在连恋爱关系都还没确定呢,她有什么资格去盘问他的一切?

    所以不知道他的过去和家庭背景有什么好稀奇的?

    不过瞧袁超这一脸凝重的表情,她倒是忍不住好奇了,所以严谨尧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呢?

    杀人犯?

    间谍?

    啊不对,袁超说他有庞大显赫的家族……

    欧晴脑容量有限,百思不得其解,想得头疼就心生烦躁,紧蹙着眉头不耐烦地问:“袁同学你到底想说什么啊?能痛快点吗?”

    袁超也觉得该是托盘而出的时候了。

    “知道帝都的三大家族吗?”于是他问。

    “不知道。”她摇头。

    帝都那么远,她哪知道什么家族不家族的,别说帝都,就连C市有什么大人物她都一无所知好么。

    袁超二话不说,拉开身边的双肩包,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递到她面前。

    欧晴不敢接。

    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觉得这文件袋里装着很可怕很可怕的东西……

    “不敢看?”袁超见状,脸上泛起一抹冷笑,故意激将她

    。

    欧晴牙一咬心一横,一把扯过文件袋就一鼓作气地拆开,抽出里面的几张资料和一些旧报纸……

    剪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旧报纸,全是与严谨尧有关的新闻,有生活中他,也有工作中的他,但没有一条新闻是负面的,全是积极向上的正能量报道。

    这些新闻全是在夸他,夸他如何如何的优秀,夸他如何如何的能力非凡,夸他如何如何的前途无量……

    把他夸得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还有几条新闻是关于他的家庭,简明扼要地介绍了他的家世……

    果然很显赫!

    欧晴的心,每看一条新闻就往下沉一分,沉着沉着,就到了底……

    而当她看完他的家庭背景之后,整个人如同坠入了冰窖,冷得她大脑一片空白。

    “帝都的三大家族,是城北严家,城南霍家,城东贝家,而三大家族又以严家为首!”袁超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欧晴的反应,一边不紧不慢地解说道:“严谨尧是严家四子,从小就被寄予厚望,有手段有魄力,是严家小辈里能力最为出色的,家中长辈莫不以他为荣。”

    欧晴低着头,听着看着,心如针尖儿在扎,疼得眼眶不由自主地开始泛红,突然就觉得自己与那个男人成了两个世界的人……

    如此优秀的他,她如何敢高攀?

    看到欧晴面如死灰,袁超满意。

    “说复杂了你可能一时半会儿也理解不了,那我就简单点说。”他乘胜追击,“就严谨尧这身份地位吧,若放古代那就是妥妥的太子爷!”

    太子爷……

    欧晴的脸色瞬时更加苍白了一分。

    “太子爷你懂吗?就是将来继承大统之人。”袁超的嘴角隐隐泛起一抹冷笑,像是嘲讽她的不自量力,“所以你以为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副s长吗?你错了!这样的小职务只是他无关紧要的一个过渡,他在C市最多待两年,然后就会调去别的地方,再然后是节节高升,直至回到帝都掌控大局!”

    红着眼盯着面前的报纸和资料,欧晴看着一张张铁证震惊得回不来神。

    心,狠狠抽搐,疼得不行。

    不自觉地攥紧了双手,指甲陷入掌心,她却毫无感觉。

    因为心里的痛,已经盖过了一切。

    “你知道太子爷的家是什么样的吗?”袁超嘴角的冷笑更甚,突然又冒出一句。

    他的家……

    欧晴说不出话,心里明白这才是关键所在。

    “欧晴你是个好姑娘,特别特别好的姑娘,可是就算你再好,没有显赫的身世也休想踏入严家那扇森严的大门!”袁超字字笃定,句句诛心,“我想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明白,做太子妃需要具备些什么样的条件吧

    !”

    嗯,她知道。

    虽已改革开放,可大富大贵的人家门第观念依旧严重,而像严家这样的权贵之家,更不可能允许子孙娶个平民女孩。

    被寄予厚望的严谨尧尤其不能!

    心里泛起一股浓烈的悲伤,将这些天里的喜悦和甜蜜统统冲散,连一丝一毫的痕迹都再也找不到……

    她红着眼,翻到了最下面的一张资料。

    资料上是一个美丽的女孩,以及女孩的身世背景……

    “漂亮吗?”当欧晴翻到最后一张资料时,袁超用下巴点了点照片上的女孩,“严谨尧的未婚妻——”

    “她不是!”欧晴蓦地抬头,笃定说道:“我见过她,她不是严谨尧的未婚妻!”

    照片上的女孩,就是上次在餐厅里跟严谨尧一起吃过饭的尤雅。

    当时严谨尧暗示她冒充他的女朋友,由此可见他和尤雅并不是男女关系。

    听欧晴说见过尤雅,袁超略惊讶,但很快他就恢复如常,唇角泛起阴冷的笑意。

    “她早晚会是!”他说,言辞凿凿,“欧晴,我敢用我这颗脑袋跟你打赌,尤雅绝对会成为严谨尧的妻子!”

    欧晴看着照片上笑得温柔得体的尤雅,心里泛起一抹苦涩,和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

    这个女孩会不会成为严谨尧的妻子她不知道,但她心里清楚,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嗯,身为某大将军的独生女,尤雅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严谨尧不喜欢她!”沉默半晌,她垂死挣扎地说道。

    “他说不喜欢你就信?再说了,Z治婚姻又有几对有真感情?”袁超嗤笑。

    袁超的话太过犀利,一针见血,让欧晴无言以对。

    “所以欧晴你还不明白吗?严谨尧喜不喜欢尤雅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尤雅最后‘一定’会成为严谨尧的太太,因为——”袁超停顿,唇角的冷笑染上一抹残忍,“她是严夫人钦定的儿媳妇!!”

    欧晴垂着眼睑,默不啃声,不想说话,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她虽然比较单纯,但并不傻,有些道理不用袁超一再强调她心里也清楚得很。

    身份的差距,家族的反对,将是一段感情最致命的打击……

    “欧晴,你不喜欢我没关系,但我还是衷心祝福你能幸福快乐,可如果你执意要跟严谨尧在一起的话,你真的会后悔的!”袁超苦口婆心地劝道,深深看着失魂落魄的欧晴,态度诚恳说得声情并茂,“听我一句劝,找个门当户对的男孩子,平平淡淡过完一辈子也可以很幸福的。”

    袁超有私心,但也是真心不想看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受到伤害,毕竟最残忍的不是人心,而是现实。

    像严谨尧那样的男人,什么女人没见过?怎么可能会被欧晴这样柔弱腼腆的女孩子拴住一辈子?

    他不过是贪图新鲜感而已,等他玩腻了,欧晴就会被他抛弃的

    。

    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生物,口味儿随时会变,今天清淡明天麻辣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事儿。

    严谨尧有玩儿的资本,可欧晴呢?

    她那么纯洁美好,值得一个就算不很优秀但绝对会一心一意对她好的男人。

    而这个男人,绝不可能是严谨尧!

    欧晴默默听着袁超的告诫,始终低着头,心如刀绞。

    在尴尬的气氛中沉默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来看着袁超,沙哑的声音平静而哀伤,“说完了对吗?那我可以走了吗?”

    袁超一愣,怔怔地看着强装坚强的欧晴,心脏微微抽搐。

    毕竟是自己喜欢的女孩,看她这么难过,他的心里也不太好受。

    欧晴并不等袁超回答,说完就拿起自己的课本,轻轻站了起来。

    “欧晴……”

    袁超也腾地跟着站起来,心疼又无奈地看着她,本想再说点什么,可她一脸伤心的模样让他明白此刻不管自己说什么对她而言都是伤害。

    欧晴抱着课本往店外走,失落的背影,宛若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走了几步,她突然停住脚步,像是如梦初醒般回过头来看着袁超。

    “袁超……”她轻轻喊了一声,第一次喊他的名字,然后在他微怔的当口,对他浅浅一笑,“谢谢你!”

    袁超脸色一白,以为欧晴是在讽刺他。

    “真的,谢谢你。”然而欧晴一脸坦荡,并没有任何轻蔑或冷漠的痕迹,是真的在感谢他。

    欧晴说完,在袁超目光复杂的注视下,重拾脚步,朝着店外走去。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谢谢你敲破我的美梦,谢谢你让我悬崖勒马……

    所以,趁现在还没开始……

    结束吧!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欧晴觉得自己病了。

    食欲不振昏昏欲睡,大脑乱得像浆糊且伴随着要命的偏头疼,身体虚软无力,有种已病入膏肓的感觉。

    寝室里。

    她像只煮熟了的虾米,整个人卷缩在被子里,长时间一动不动。

    “欧晴,又有你的电话……”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