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11章:欺负你是因为喜欢你
    &lt;&gt;&lt;/&gt;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一早,欧晴在严谨尧的怀里醒来。

    说好的等他睡着之后自己再偷偷回房的,哪知想法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许是真的太累,她靠着牀头闭着眼,耳边听着他像是念经一般絮絮叨叨的说着话,然后一不小心……

    就睡过去了!

    且一觉到天亮!!

    嗯,她没等到他睡着,自己倒是先睡着了。

    而且睡得特别沉,特别香,特别舒服。

    冬雨绵绵,又连着几个阴天,今天的天空终于放晴。

    当清晨的第一道曙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时,一夜好眠的欧晴悠悠醒来。

    其实让她醒来的不是生物钟也不是灿烂梦幻的阳光,而是……

    来自(月匈)前的陌生压力!

    神智还未完全清醒,迷迷糊糊中她感觉有人在捏她……

    欧晴缓缓睁开双眼,本能地看向光线充足的窗外,让混沌不清的大脑慢慢变得清晰。

    然后她发现……

    这好像不是她的房间啊!

    心中警铃还没来得及大响,被捏的感觉又来了……

    她下意识地垂眸一看。

    愕然发现,自己的外套大敞,内衣扣子被解开,毛衣也被推到半腰处,一只大手正毫不客气地罩在她的(月匈)上……

    欧晴心里咯噔一跳,猛地转头,便见自己的肩上竟搁着一个熟悉的脑袋……

    除了严谨尧还能是谁!

    彼此都是侧躺,她整个人缩在他的怀里,背贴着他的胸膛,头枕着他的右臂,此刻的他们只能用“零距离”三个字来形容。

    欧晴有点蒙圈。

    她不是靠在牀头打盹的吗?怎么会睡上来了呢?

    睡上来便也罢了,可为什么会缩在他怀里呢?

    好吧,缩在他怀里也都算了,但他怎么敢把手放在她的……

    他怎么敢?!

    羞愤欲绝,欧晴扬手就要往男人的脸上甩去……

    严谨尧在欧晴转头来看他的时候就慢慢睁开了双眼,当感觉到一股劲风朝着脸上袭来时,他本能地抬手一抓……

    下一秒,她的小手就稳稳落入了他的大手之中。

    “醒了?”他柔声开口,沙哑磁性的嗓音带着刚睡醒时特有的慵懒,好听得要命。

    可欧晴没空欣赏。

    “臭流、氓!!”她气得大骂,红着眼像疯了似的对他拳打脚踢。

    “嗯?”严谨尧一边忙着去抓她的小手和夹住她乱踢的双脚,一边不解地问。

    “混蛋!你把手放哪儿呢?!”她近乎歇斯底里地尖叫,一副想要跟他同归于尽的架势。

    “不是在这儿么?”他扬了扬正抓着她小手的那只手。

    “刚才!!”她怒吼,杏目圆瞪,眼神凶狠得像是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

    “刚才怎么了?”严谨尧微微挑眉,一脸坦荡,让人分辨不出他到底是真记不起来了还是在装傻。

    “你——”欧晴气结,一把将他狠狠推开,一边手忙脚乱地扣扣子,一边颤声怒吼,“你太过分了!!”

    愤怒的声音里已带哭意。

    他怎么可以这样?

    亲了她还不算,竟然还敢趁她睡着了这样轻薄她……

    “我真的不记得了,你告诉我,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嗯?”严谨尧将脑袋继续搁在小女人的肩上,呼吸尽数喷薄在她的脖颈里,态度诚恳地问。

    “我不是靠在牀头的么?”她想要推他,不许他离自己太近,歪着头红着眼,怒声叱问。

    可不管她怎么反手去推,他都像是跟她连体了般紧紧贴着,“本来是,但后来你可能觉得冷,就迷迷糊糊的自己睡上来了。”

    是她自己睡上来的?

    欧晴不信。

    可昨晚自己睡得太死,什么印象都没有了,所以就算心里有质疑也没办法反驳。

    “那你干吗不叫醒我?”她怒不可遏。

    他说:“看你睡得那么香,我怎么忍心呢。”

    “你不是腰痛吗?你不是动不了吗?”欧晴越想越愤怒,越吼越大声。

    动不了还能侧躺着?动不了还能这样搂着她睡?

    大骗子!!

    “药膏不能白贴啊,总得有点效果吧,一点都不见好转的话那我岂不等于瘫了?”面对她的质疑,严谨尧淡定自若地回答。

    他的腰是真伤了,只不过没他所说的那么严重。

    若他的腰一点事儿都没有,一大早的她还有力气跟他闹?

    只怕现在都还在他的身下辗转哭泣吧……

    嗯,等他的腰好,他饶不了她!

    昨天为什么跟她生气呢?就是因为欲求不满。

    本来进山之前他就对自己说好了,回来就把诱人的小白兔办了。

    哪知最后竟为了救她而闪了腰……

    吃不了她,他能不气么?

    不过抱着她睡了一宿,偷偷亲了她也捏了她,算是聊有慰藉吧。

    听他一再狡辩,欧晴气得很,捻起自己敞开的外套给他看,脸红怒喝,“那我衣服怎么开了?”

    “你嫌热,自己扯开的。”他神色坦荡,说得煞有其事。

    “不可能!”她大叫,气不过地在他手臂上狠狠揪了一把。

    见糊弄不了她,他索性点头,大方承认,“好吧,是我怕你热,帮你解开的。”

    “你——”欧晴气结。

    “别生气了,这不还好好穿在你身上么?”严谨尧毫无悔意,云淡风轻的模样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何不对。

    欧晴想掐死他。

    “好!就算外套是你怕我热,那我里面……”她开始秋后算账,一笔一笔算,说到内衣的暗扣被解开时,她有些难为情,没敢把“内衣”二字说出来,只能省略,羞恼叱问:“扣子呢?又是怎么开的?”

    严谨尧没有装傻,灼热的目光往下,瞟了眼她挺立的部位,一本正经地说:“这个东西晚上睡觉的时候是不能穿的,一直勒着对身体不好,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的健康着想。”

    他说得冠冕堂皇,让她气也不是恨也不是,明明是他理亏,偏生她倒还窘迫得不行。

    欧晴,“那我的毛衣呢?为什么会缩上去?”

    “你睡觉不太安分。”他老神在在地答道。

    潜台词是,你自己动来动去蹭上去的……

    “严谨尧你是不是男人?!”欧晴简直快被他的强词夺理给气昏了,怒极大骂。

    “如假包换!”

    她越是气急败坏,他便越是云淡风轻,仿佛看她发飙也是一种享受。

    “你敢不敢不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找那么多借口?!”她抓狂,歪着头狠狠瞪他,吼得像个小泼妇。

    “如果你不生气的话。”他轻勾唇角似笑非笑,慵懒轻吐淡定从容。

    若他承认一切而她欣然接受的话,那他肯定懒得找借口啊,这不是知道她会生气难过么,他哪敢承认?

    “你——”欧晴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骂他了。

    就算“厚颜无耻”都不足以形容他的恶劣行径。

    她气得头晕脑胀,突然感觉后腰被一个什么东西紧紧抵着……

    “严谨尧!把你的腿拿开!”她怒喝。

    “嗯?”严谨尧微微一怔,一时没反应过来。

    没明白她说的什么,他自然就没有任何行动。

    欧晴正在气头之上,见他不动就索性自己动手,想也没想就反手去推那抵在自己腰上的“腿”,“叫你拿开——”

    然而下一秒,她就惊觉不对劲儿……

    当她的手抓住了他的“腿”,饱含愤怒的声音戛然而止,大脑一片空白。

    “嗯……”

    严谨尧顿时把脸埋在小女人的颈窝里,似痛苦又似欢愉地轻哼了一声。

    惊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欧晴慌忙想要把手撤离……

    可晚了一步。

    在她想要收手的那瞬,他抓住了她的手腕,不让她走。

    欧晴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根,一片火烧火燎的发烫。

    羞愤欲绝悔不当初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活埋!!

    就算她再怎么少不更事,此刻也已经意识到自己抓了不该抓的东西……

    手收不回来,她只能伸长五指打开手掌,不敢再握着了。

    然而如此一来,他就气势汹汹地抵在了她的手心里……

    那要命的感觉……同样让她觉得崩溃。

    “你放放放……放手!!”她急吼,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是你自己惹我的。”他的唇贴上她的耳,低哑磁性的声音直往她耳朵里灌。

    温热的呼吸灌入耳中,一阵钻心的痒,逼得她浑身冒出一层鸡皮疙瘩,整个人都不好了。

    “明明是你抵——着我了!”她张口反驳,说到一半又觉得羞于启齿,哽了一下。

    “男人早晨都这样,自然反应!”严谨尧从始至终都非常淡定,那漫不经心的语气仿佛在聊今天的天气如何。

    欧晴想吐他一脸血,羞愤尖叫,“那你离我远点不就完了?”

    “牀就这么点儿大,你觉得能离多远?再说了,冬天就是要抱在一起才暖和啊!”

    “严谨尧你——”她被他理直气壮的语调气得要疯,怒得快歇斯底里,“你简直强词夺理!”

    “我没有。”他一本正经地摇头。

    “你有!”她怒不可遏。

    “我真没有。”他抵死不认,手肘撑在枕头上,手掌托着头,轻勾着唇角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他觉得她抓狂和害羞的模样特别可爱,百看不厌。

    “严谨尧!!”欧晴勃然大吼,眼眶开始泛红。

    “嗯。”他轻挑眉尾,懒洋洋地发出一声鼻音。

    一直被他吃得死死的,她无论怎么努力都占不了上风,气得很。

    越想越委屈。

    她突然转身就趴牀上,把脸埋在枕头里,哭。

    她没有哭出声,只是默默掉眼泪。

    严谨尧微微一愣,紧接着就看到小女人的双肩在微微耸动。

    心里咯噔一跳,他连忙抓着她的双肩将她扳过来,然后就看到美丽的小脸上满是泪水……

    “怎么了?”他狠狠拧眉,忙不迭地捧住她的小脸,用拇指轻揩她不停溢出眼角的泪水,无奈又心疼地轻斥,“哭什么?”

    “你欺负人!”欧晴被他扳得仰躺着,泪眼朦胧地愤怒哭喊,伤心得不行。

    严谨尧哭笑不得,宠溺地凝睇着她,“嗯。”点头承认。

    “你欺人太甚!!”她吼得更大声了,也哭得更伤心了。

    “嗯。”他还是点头,然后极尽温柔地补上一句,“欺负你是因为喜欢你。”

    “你混——啊?”见他一再点头,嚣张得让她忍无可忍,本想骂他,可最后一个字还没骂出来她就突然有点反应了过来。

    睁着朦胧的泪眼,她愣愣地看着他,惊得忘了哭。

    他……刚说了啥?

    欺负你是因为喜欢你……

    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脑子里像是有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他最后所说的三个字。

    他说他喜欢她?

    欧晴的心,噗通噗通,如小鹿乱撞。

    本是充满委屈的心,莫名流淌着一丝小欢喜,虽不算很浓烈,却也绝对让她忽略不了。

    不过喜欢一个人就欺负她……

    这是什么狗屎逻辑?

    严谨尧被小女人呆呆的模样逗得忍俊不禁,一边温柔地帮她揩掉脸上的泪,一边无奈地轻叹道:“你真的看不出来我是在追求你吗?”

    追求她?

    欧晴霍然瞠大双眼,像是听见了天方夜谭般不可置信。

    然后使劲儿摇头。

    嗯,她真没看出来!

    欧晴想,虽然自己暂时还没被人追求过,但别以为她读书少就想忽悠她,追求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根本就不是像他这样的好么!

    啊不对!

    她被人追求过的,袁超不就是么!

    袁超说喜欢她,然后她拒绝了,可袁超还是每天买礼物和鲜花托李倩倩带给她。

    所以,明明像袁超这样的追求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好么!

    并非势利,也不是虚荣,她只是觉得喜欢一个人的表现不应该是他这样子的……

    总是把她气得想发飙算哪门子追求啊?

    瞧瞧人家袁超,再瞧瞧他……

    天壤之别好嘛!

    见她摇头,严谨尧哭笑不得,“我若不是喜欢你,你以为我是吃饱了撑得慌么要这样处心积虑地接近你?”

    从第一眼看到她,他的心里就泛起一股很强烈的渴望,想要靠近她,越近越好。

    于是就有了餐厅偶遇、学校参观、下乡活动……

    他如此假公济私又滥用职权,为的就是能与她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对于他的说辞,她不以为然,傲娇地歪了歪嘴角,忿忿道:“你明明一直在欺负我!”

    “如果你所谓的‘欺负’是指我抱了你和亲了你,那么以后我还会继续这样欺负你,而且远远不止这些!”他不紧不慢地说道,最后一句话饱含着浓浓的暗示意味儿。

    “你!”她气结,羞恼交加,恨不得将霸道嚣张的他活活挠死。

    严谨尧又道:“你觉得是欺负,但对我来说,那却是我喜欢你的表现。”

    “可是你没经过我的同意——”欧晴气急败坏地叫。

    “因为你根本不会同意。”他慵懒抢断。

    “你都没问过我!”

    “如果我问了你就会同意我亲你吗?”

    “同不同意是我的事,但你却连问都不问——”

    “我可以吻你吗?”

    两人正你一句我一句争论得不可开交,他突然一本正经地冒出一句。

    “啊?”欧晴的脑子转不过狡猾的男人,一时被他问懵了,茫然地盯着他看了几秒才终于消化完他的话,俏脸一红,连忙拒绝,“不可以——唔……”

    可话音未落,就被他捧住双颊以吻封缄。

    唇与唇相贴,一股要命的麻从唇上扩散开来,已极快的速度蔓延至全身,最后渗入她的四肢百骸里……

    欧晴像是突然被电击了一般,瞬时变得全身无力,整个人都麻了。

    她瞠大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大脑当机,已是什么都想不了,更做不了。

    严谨尧最喜欢这样呆呆的小女人了。

    不给她缓神的机会,他吻上她的唇就去撬她的牙齿,然后一路攻城略地……

    霸道得不留一丝余地!

    而她迷迷糊糊回不来神,轻而易举便被他得逞。

    吻,如火如荼……

    欧晴是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窒息了,大脑才终于正常运转了起来。

    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被高大的男人压在了身下,挣脱不开也动弹不得。

    “唔……”

    又被他欺负了,她羞怒交加,慌忙推他打他,强烈抗议。

    可嘴被他堵住,她喊不出也叫不了,只能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嘤咛。

    严谨尧吻得肆意妄为,霸道至极地禁锢着小女人,时而温柔又时而凶狠,即便只是一个吻,却令他情不自禁地全情投入,怎么也舍不得结束。

    自从前天晚上第一次吻了她之后,他就食髓知味,整个脑子里全是吻她时那种心神荡漾和愉悦满足……

    只可惜昨晚他没得逞。

    当她睡着之后,他将她轻轻抱起,小心翼翼地放在牀上,然后抱着她一起睡。

    可软玉温香在怀,他睡不着啊,满脑子都是儿、童、不、宜的想法……

    于是他偷偷吻了她,可也只敢浅尝辄止,不敢太过放肆,怕将她惊醒。

    他难受了一晚上,现在终于如愿以偿,怎么也得吻过瘾了才行。

    欧晴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因为他凶狠得把她的呼吸都夺走了……

    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她由捶他的肩变成揪他的腰。

    只捻起一层薄薄的皮,然后狠狠一转。

    严谨尧拧眉,吃痛。

    他定睛看她,发现她小脸涨得通红。

    他连忙从她嘴里撤离,放她自由呼吸。

    太过投入,他竟没发现自己太过凶狠,只以为她的挣扎是因为害羞,没想到是因为难受……

    看着小女人大口大口地喘息,严谨尧满足又开心,忍不住又低下头去,意犹未尽地在她唇上轻啄,一下又一下。

    欧晴气死了。

    没见她喘得厉害吗?还来亲?还让不让人愉快的呼吸了?

    她连忙偏头躲他,同时双手撑住他的下巴,不许他再靠近。

    “严谨尧你——”

    “我问过的。”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