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08章:回不来才最好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08章:回不来才最好“早。”

    严谨尧炙热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冷冰冰的小女人,神色略疲惫,但看得出来心情超级好。

    “滚!”

    她干净又利索地给了他一个字,再搭配一个凶狠的大白眼。

    听到小白兔粗嘎浑厚的一声“滚”,严谨尧忍俊不禁。

    这声滚跟她平时的软腻嗓音太不一样了,像个汉子,配上她气呼呼的表情,显得特别可爱。

    正在刷牙的付千波差点把嘴捅破了,疑惑又心惊。

    刚才他跟小白兔打招呼,她虽然不是很热情但也蛮有礼貌地回应了,怎么这会儿四哥跟她打招呼得到的却是一个“滚”字呢?

    这差别待遇……好明显啊!

    付千波突然害怕起来,四哥不会因为小白兔对他比较好就迁怒于他吧?

    啊啊啊!他不想做第二个赵宇啊!

    用眼角余光偷偷去瞅小白兔和四哥,只见两人一喜一怒,气氛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看着四哥那一脸荡漾的笑容,付千波微微诧异,百思不得其解。

    四哥今天是吃错药了么?被小白兔骂了居然还能笑得这么开心?

    还是他们昨晚有了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不然四哥怎么笑得这么恶心……啊不!是帅气!

    嗯,像四哥这样英俊潇洒的男人,怎么笑都是帅气的!

    严谨尧的确很开心。

    就算欧晴给他冷脸,他的心也是甜得不要不要的。

    她没把盆里的冷水直接泼他脸上就说明她对他也是有感觉的。

    所以,她的感情慢热点没关系,只要不是他剃头担子一头热就行。

    欧晴骂完就端着冷水回了屋。

    回到屋她才反应过来,然后就开始后悔,后悔自己刚才怎么没把盆里的冷水泼他脸上呢?

    笨!!

    这么好的报仇机会,她居然错失了!

    欧晴你真笨!!

    她一边洗脸,一边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

    半个小时后。

    镇长家。

    四方桌上,摆着稀饭馒头,还有自制泡菜和水煮蛋。

    水煮蛋一人一个。

    严谨尧把自己那个水煮蛋剥好之后放进了欧晴的碗里。

    欧晴皱眉,二话不说就要把蛋从碗里拨出去。

    可他似乎早就知道她会有此一举,筷子一伸,夹住她的筷子,不许她把蛋拨出来。

    “多吃点,这么瘦!”他轻斥,饱含嫌弃的眼神还故意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

    欧晴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我瘦关你什么事?要你狗拿耗子?哼!

    她默默腹诽,不理他,低头继续扒饭。

    至于白煮蛋……

    不吃白不吃!

    见她把蛋乖乖吃了,他满意。

    拿了一个馒头掰开,夹了点泡菜在馒头里,将馒头递给她的同时,他柔声叮嘱,“一会儿我们要进山,可能要傍晚才会回来,今天你去学校教孩子们画画,哪儿也不许去,知道吗?”

    他的语气略霸道,但更多的是不放心。

    欧晴还是不说话,也不接他递过来的馒头,一副当他不存在的傲慢模样。

    他冷冷看了她两秒,倏地将筷子一放,抓起她一只小手就把馒头塞进她手里,板着脸特别严肃地轻喝道:“欧小晴,我在跟你说话!”

    在桌上一同吃饭的许骅兆和付千波对视一眼,连忙一人抓了一个馒头,然后端起碗默默地下了桌。

    躲到屋外去吃。

    免得一会儿四哥吃瘪了又迁怒于他们。

    欧晴瞟了眼被强行塞到手里的夹心馒头,又瞟了眼似乎动了怒的男人,她捏紧馒头狠狠咬了一口,模糊不清的声音特别敷衍,“嗯。”

    只要她肯出声,就算是敷衍他也挺高兴。

    “记住!不许乱走,除了学校和这里,任何地方都不许去!这里到处都是山,很容易迷路的,迷了路就是死路一条,明不明白?”他不厌其烦地叮嘱她,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实在不放心,但是又不能时刻把她带在身边。

    因为他们今天要去的地方,比这里更危险许多。

    “嗯。”她还是没有多余的话,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严谨尧唇角轻勾,深深看着仿佛跟馒头有仇一般一口口狠狠地咬的小女人,半真半假地说:“镇长说进山很危险,万一出现滑坡什么的很有可能回不来,你担不担心我?”

    啊……

    欧晴咬着嘴皮了。

    她疼得眼泪都差点掉下来,转头狠狠瞪他,掩着嘴气急败坏地冲他嚷,“我干吗要担心你?你回不来才最好咧!”

    她很生气!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气什么,反正就是生气。

    可能是他突然说那样的话害她咬了唇吧……

    “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小欧老师,这个可不能胡说的!”

    欧晴话音刚落,洪大嫂正好从屋外走了过来,闻言脸色一沉,急忙说道。

    洪大嫂看着欧晴的目光是满满的不赞同。

    什么回不来最好?

    这可是诅咒啊!

    “没事洪大嫂,没关系。”严谨尧对洪大嫂摆了摆手,无所谓地摇头道。

    迷信这种东西,他不信。

    欧晴想把自己的唇再狠狠咬一口。

    叫你乱说话、叫你乱说话、叫你乱说话!!

    其实她就是说顺口了,那并非她本意……

    “真希望我回不来?”

    欧晴正暗自懊恼,突闻他的声音又响在耳畔。

    她抬眸看了他一眼,然后又低下头继续扒饭。

    她想说不是,但又觉得拉不下脸。

    他昨晚对她做了那么过分的事,她很生气的好吗!

    她都不想理他他却还一直问一直问,她当然不可能有好话给他了,怪她咯?

    见欧晴还是不肯说话,严谨尧也不恼,就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傲娇的小模样,看得舍不得眨眼。

    越看,心里的某个想法就越坚定。

    严谨尧唇角若隐若现地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微微眯起双眸,眼底那幽幽绿光似乎在对犹不知危险逼近的小女人恶狠狠地说——

    小东西,回来我就吃了你!!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欧晴有点心神不宁。

    镇上的小学就两个班,一个班就一二十个孩子。

    欧晴干脆将两个班暂时合成一个班,凑在一起上美术课。

    一个学校统共就三十几个孩子,最小的五六岁,最大也就十来岁。

    上午给孩子们上课,下午欧晴就在教室后面的那张黑板上做板报。

    她想这么短的时候是不可能教会孩子多好的绘画技能,还不如做两个漂亮的板报,这样至少证明自己来过这个贫困的小山区。

    “哇,欧老师的字写得好好看……”

    “欧老师你画的花儿和小鸟都好漂亮……”

    “可是我觉得欧老师长得比花儿和小鸟更漂亮……”

    “欧老师你下次还来吗?你还会带大白兔奶糖给我们吃吗?”

    “欧老师,我们都好喜欢你,你留下来不走了好不好?”

    “欧老师……”

    “欧老师……”

    一堆孩子围着她,叽叽喳喳地夸赞她,乐得她嘴都合不拢了。

    直到半下午的时候,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男孩子神色焦急地冲进教室里来。

    “阿牛,你爸爸出事了!”男孩子对着某个孩子着急地大喊道。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朝着男孩看去,包括正站在凳子上做板报的欧晴。

    “啥事儿?”名叫阿牛的孩子从人群中出列,走向男孩。

    “你爸今天不是跟洪大叔他们进山了么,现在响水崖那边滑坡把路埋了,你爸他们可能被困在山里了。”男孩说道。

    哐……

    欧晴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顾不得疼,她连忙爬起来,冲上前一把抓住男孩,失声急问:“你说什么?”

    男孩被她拽得踉跄,差点摔了。

    “哪里滑坡了?谁被困山里了?”欧晴脸都白了,声音发颤,内心已然一片慌乱。

    男孩被她惊慌失措的模样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小声呐呐,“就是洪大叔和昨天城里来的那几个人……”

    严谨尧!!

    欧晴扔了粉笔就往外跑。

    两秒之后她又跑了回来,重新抓住男孩,声声急问:“在哪儿?他们在哪儿?”

    她的脑子里,全是早上自己说的那句“你回不来最好”……

    欧晴快哭了,真的快哭了!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害怕又后悔,整个人已是方寸大乱。

    那句不中听的话是她胡诌的啊,根本就没有经过她的大脑,不能当真,不能当真的啊!

    她嘴拙,长这么大说什么什么不会准,所以一语成箴这种高难度的事儿肯定也是不会准的!

    嗯嗯嗯,不准不准,肯定不会准!

    所以他不会有事的,他一定一定不会有事的!

    呜呜呜……

    可是她好怕啊,真的好怕好怕啊……

    “那边。”男孩朝着北面指了指。

    “怎么去?你识路吗?”欧晴双眼通红,颤声微哽,心急如焚的当下早已忘了严谨尧早上的叮嘱。

    “识路。”男孩点头。

    “那你、你……你能不能帮我带带路?”她急得舌头打结,抬手用袖子用力抹了把双眼,把眼眶里急欲滚落出来的泪水狠狠抹掉。

    “你想进山啊?”男孩皱眉。

    “嗯嗯嗯!”欧晴点头如捣蒜,只恨背上不能长双翅膀,不然她一定二话不说就自己飞进山里去了。

    “可是你行吗?”男孩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

    “为……为什么不行?”她瘪着嘴微哽,被一个小孩子鄙视觉得很难为情。

    “山路不好走的。”男孩好心提醒,真不是故意看不起她。

    路不好走吗?

    没关系,她就算是爬也要爬进山里去!

    “没事!我可以!”欧晴摇头,字字坚定。

    她很自责,觉得都是自己早上说了胡话才害得他现在出了意外……

    想起早上他问她,会不会担心他,她当时的确不担心,因为根本就没想过会有危险降临在他身上。

    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原来她担心的,而且是很担心很担心。

    所以,她一定要进山去把他找回来!

    呜呜呜……

    一定要把他找回来!!

    听闻进山路段滑坡,洪大嫂已先一步带人赶去救援。

    等欧晴和男孩出发时,洪大嫂等人已经前进差不多两里路了。

    出发前男孩说山路不好走,欧晴不以为意,暗忖就算爬也要爬去救严谨尧。

    然后……

    她就真的一路爬着进的山。

    冬雨绵绵,连着下了好几天的雨,本就路不成路的羊肠小道更是一片泥泞。

    泥泞中,脚下滑不溜丢,避免摔个狗啃泥她只能手脚并用。

    活了二十年,从未如此狼狈过。

    欧晴边爬边哭。

    男孩是土生土长的山里人,对于这样的泥泞之路司空见惯,走起来虽算不上是如履平地,但也能轻松驾驭。

    欧晴满心挫败,觉得自己像个废物,因为就算她手脚并用都跟不上男孩,以至于男孩每走几分钟,就要停下来等她。

    屈辱的眼泪更是哗哗地流。

    爬了……不!是走差不多一个小时,等了她n次的男孩终于忍无可忍了。

    “欧老师,你行不行啊?”男孩皱着眉,看着双眼通红且走得满身稀泥的欧晴,无奈又惆怅地问。

    男孩这下是真的有点嫌弃她了。

    城里人就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欧老师是他见过长得最好看的人,跟仙女儿似的,可她却连条泥路都走不了。

    可不就是绣花枕头么。

    “行!我行!”欧晴站直身,一边甩着粘在手上的泥,一边使劲儿点头。

    男孩看了看渐渐阴沉下来的天空,再看了看狼狈至极的欧晴,说:“要不我们还是回去等吧……”

    “不不不,我可以,我真的可以!”欧晴忙不迭地猛摇头,极力反对。

    男孩脸上泛起一丝为难。

    欧晴见男孩有了打道回府的念头,连忙瘪着嘴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面对她饱含乞求的眼神,男孩于心不忍,犹豫了下,说:“那你可以快点吗?不然天黑了会很麻烦的。”

    “好好好!”欧晴死命点头,就怕男孩不愿意带她进山了。

    她不敢想,如果男孩不肯继续往前走,她找不回严谨尧该怎么办啊?

    男孩转身,继续上路。

    “你、你叫什么名字啊?”欧晴一边很辛苦地跟在男孩的身后,一边喘息着问。

    “我叫阿财。”男孩答道。

    “哦,阿财啊……多大了?”欧晴想聊聊天分散一下注意力这泥路应该就没那么难走了。

    阿财,“十三。”

    一直盯着路的欧晴忙里偷闲地抬眸看了眼阿财单薄的背影,本以为他最多十来岁,没想到居然已经十三了。

    不过也是,在这个物质缺乏的年代,又是这样的贫困山区,煮鸡蛋都已经是非常奢侈的了,更别说其他吃的。

    营养跟不上,发育自然会比较迟缓。

    所以这山里的孩子,个个面黄肌瘦,早上给他们发糖的时候,全都又蹦又跳,高兴疯了。

    看着孩子们喜悦的模样,她心酸得不行。

    突然发现,跟他们比起来,自己真是幸福太多太多了。

    虽然母亲早逝,但至少她衣食无忧,不像这里的孩子可怜得吃不饱也穿不暖。

    途经一片小树林,欧晴想得太入神,一不小心就撞在了阿财的背上。

    本是走得好好的阿财像是突然被仙女棒定住了一般,全身僵硬,一动不动。

    “怎么了?”欧晴疑惑不解,问。

    “有野猪!”阿财小声回答,声音紧绷如临大敌。

    “啊?”欧晴失声惊叫,双眼瞬时瞠得老大。

    “嘘。”阿财连忙竖起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她别那么大声。

    “怎怎怎……怎么办啊?”欧晴吓得手脚哆嗦,全身虚软,害怕得舌头都捋不直了。

    听说野猪很凶残的,会咬人……

    阿财拽着欧晴往路边的几棵大树跑去,一边谨慎地盯着几米之遥的灌丛里,一边指着一棵树对她急道:“爬上去!”

    “啊?”欧晴一脸懵逼。

    灌丛里发出哼哧哼哧的声音。

    “快爬树上去!”阿财着急地对她叫。

    一只长长的嘴巴,从灌木丛里露了出来,还有尖尖的獠牙……

    唉呀妈呀!

    真有野猪!!

    欧晴吓死了,抱住树使劲儿往上蹭,可怎么也上不去,急得呜呜直哭,“呜呜呜,我不会爬树啊……”

    哼哧哼哧……

    伴随着粗重的呼吸声,一只庞然大物从灌木丛中慢慢走了出来。

    欧晴定睛一看,吓得差点魂飞魄散。

    眼前的野猪目测起码有三百多斤……

    而野猪正紧紧盯着他们。

    阿财见势不对,立马手脚利索地往树上爬去。

    “喂喂喂,阿财……啊……”

    欧晴见阿财三两下就爬上了树,急得直跳脚,可能是她动静太大,让野猪有了危机感,盯着他们的眼神就由戒备变成凶狠。

    有种随时会冲上来攻击他们的架势。

    欧晴吓得转身就想逃。

    “欧老师你别动,别乱动,千万别背对它,不然它会攻击你的。”

    可她刚一转身,树上的阿财就冲她急喊。

    欧晴连忙又转回身面对野猪,背部紧紧贴着树,哭着问:“那那那……那咋办啊?难道我、就就就、就这样……坐以待毙吗?”

    “你别怕,把手给我,我拉你上来。”阿财趴在树枝上,尽可能地把手伸给她。

    欧晴一边密切关注着野猪的动静,一边小心翼翼地把手往上伸去。

    然而她尽了最大的努力,甚至还像跳芭蕾一般完全踮起了脚尖,可离阿财的手,还有两公分的距离……

    “呜呜呜……够不到啊!”欧晴的眼泪哗啦啦地流,哭得无助又绝望。

    老天爷也太不是玩意儿了吧,不让她去救严谨尧也就算了,难道还要让她葬身猪腹吗?

    呜呜呜,她还没活够呢,还不想死啊,最重要的是,她不想这样死得毫无尊严啊!

    想想以后每当亲朋好友提起她,谈论她是如何被猪拱死的……

    多丢人啊!!

    突然——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