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07章:可以生孩子了
    &lt;&gt;&lt;/&gt;

    其实……

    不是她喜欢吃糖。

    是她没想到这里的条件会这么差,来得匆忙,没时间给孩子们准备见面礼,本想着到了这里再给孩子们买点啥的,哪知这贫困的山沟里连个小卖部都没有。

    所以刚才在镇长家里看到奶糖,她第一反应就是想把桌上的奶糖全揣兜里,明天好发给孩子们。

    可是她又不好意思明目张胆的问洪大嫂要,便只能趁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拿。

    然而一顿饭下来她才偷了几个,远远不够。

    还不幸被严谨尧发现了她的“偷窃”行为,想想都觉得丢人。

    她刚才还在想,实在不行的话明早她厚着脸皮去问洪大嫂,从她那里买半袋奶糖好了。

    没想到这讨厌的男人竟在这会儿拎来了一袋糖。

    哎呀呀!

    想到明早给孩子们的见面礼有着落了她就开心。

    所以看在奶糖的份儿上,欧晴顿时觉得眼前的男人一点都不讨厌。

    不止不讨厌,她甚至还觉得他前所未有的高大伟岸,简直是英俊潇洒魅力无边……

    没错!他就是帅极了!!

    在小女人眼巴巴的目光中,严谨尧拆开糖袋,抓了一把奶糖递给她。

    欧晴的小脸笑得像朵盛开的花儿,立马欢天喜地伸出双手接过糖。

    然后捧着糖跑到牀边,放在枕头下,压着。

    把糖藏好之后,她又蹭蹭蹭跑回他的身边,微仰着小脸对着他笑了笑,接着又把一双葱白小手伸到他的面前。

    严谨尧挑眉睨她。

    “还要。”她微微嘟嘴,一双波光潋滟的大眼睛眨啊眨,娇滴滴地说。

    看着对自己撒娇讨要奶糖的小女人,严谨尧的心啊,痒得不要不要的。

    “吃太多会蛀牙。”他对她轻轻摇头,柔声轻哄。

    她死命摇头,“不会不会,再给我一点嘛!”

    严谨尧受不了小白兔这样的央求,把整袋糖递给她,“全部给你。”

    “好呀好呀——呃……”

    她欣喜若狂地伸手去接,哪知手指刚要触上奶糖,他却又突然把手举高。

    让她不管怎么蹦啊跳啊都够不着。

    “先回答我两个问题。”他垂眸看她,深沉的目光隐隐透着一丝危险。

    “好啊好啊,你问你问。”欧晴这会儿正高兴呢,对危险毫无察觉,听他说要把整袋糖都给她,乐不可支,一口答应。

    一副为了奶糖上刀山下油锅都在所不惜的模样。

    “吃饭之前你跟镇长太太聊什么了?”

    严谨尧转身朝着小女人的牀走去,然后在牀边坐下,锐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她的脸上。

    听似随意的语气,压迫性十足。

    欧晴悄悄咽了口唾沫。

    怔愣不过一秒,她咧嘴一笑,“没什么呀,就瞎聊。”

    “我很老?”他斜睨着她,阴测测地哼道。

    “……”欧晴呼吸一窒,哑口无言,甜腻的笑靥僵在嘴角。

    我去!!

    又被他听到了?

    他那耳朵到底是什么构造的?

    怎么每次她说他的坏话都能被他听到啊?

    欧晴惊悚。

    “嗯?”他催促。

    “我不是……”她蹙眉挠头,干瘪瘪地笑了两声。

    欧晴想,没什么是比想狡辩却又词穷更虐的了。

    “过来!”严谨尧对两米开外的小女人轻喝一声,不满意彼此的距离这么远。

    为了糖……不!应该说是为了三四十个孩子们,欧晴蹭蹭蹭朝着严谨尧跑过去。

    嗯,欧晴觉得自己很伟大!

    她低眉顺眼地站在他的身边,像个乖巧听话的小媳妇儿。

    严谨尧满意。

    “我哪点老?”他又问,淡淡的语气咄咄逼人。

    “呵呵呵,我胡说八道呢,你不老,一点都不老!真的!!”欧晴咧嘴笑,一个劲儿地死命摇头,就差对他举手发誓了。

    “你喜欢的人是谁?”他的声音突然就像三九寒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其实这才是他最在意的!

    嫌他老什么的他尚能忍,但她心里有别人可不行!

    “啊?”欧晴眨了眨眼,装茫然。

    “比我年轻?”他黑眸微眯,寒光四溢。

    “呃……那个……”

    “比我帅多了?”他盯着她,浑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欧晴被他阴森森的目光盯得头皮发麻。

    “那是我瞎掰的……”她认输,低着头小声呐呐。

    “嗯?”他懒懒轻哼,对她这样的解释并不满意。

    她抬眸与他对视,一本正经地澄清,“我没有喜欢的人。”

    直觉告诉她,这样的回答能让他开心。

    别问她为什么会有这样莫名其妙的直觉,反正她就是知道。

    严谨尧果然满意了!

    但他不想如此轻易就饶了她,她的“瞎掰”可是让他气闷了一个晚上。

    气得他都多喝了两杯,这会儿脑袋晕乎乎的,好像有点上头了。

    偏偏他气得要死,她却像个没事儿人似的,该吃吃该喝喝,没心没肺的样子特别欠揍。

    “你跟镇长太太可不是这样说的!”严谨尧冷哼,一脸不善地瞥着小女人。

    “我骗她的。”

    “为什么要骗她?”

    “因为……”她目光闪烁,欲言又止。

    大脑在急速转动,想为自己惹下的祸端找一个完美的借口。

    严谨尧,“嗯哼?”

    被他逼得心慌意乱,她一急之下张口就道:“因为我觉得洪大嫂她好像很喜欢我,我怕她一高兴就把她家三姑六婆大姨妈的什么儿子啊侄子啊孙子啊挨个挨个介绍给我,毕竟我天生丽质长得这么可爱。嗯,我还小,不想这么早谈恋爱。”

    她大言不惭加一脸苦恼的样子逗得严谨尧忍俊不禁。

    “你哪点儿小?”他目光灼灼地瞟了眼她的(月匈),意有所指。

    明明挺大的……

    “我才二十!”欧晴忿忿道,全然不知男人话里有话。

    “可以生孩子了。”他轻飘飘地冒出一句。

    “噗……咳咳咳……”欧晴被口水呛了。

    她一压(月匈)一手掩嘴,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她边咳边在心里骂,混蛋啊!臭不要脸的!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他也不帮她拍背,就似笑非笑地勾着唇角,好整以暇地看着狼狈又可怜的她。

    欧晴咳了半晌才缓和了点,她喘着气红着脸,抬起头来狠狠瞪他。

    她杏目圆瞪,正想发飙让他滚,却见他淡定从容地垂着眼睑,状似随意地拎着奶糖在手里垫了垫……

    如此明显的威胁,欧晴怎会不懂?

    她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蔫了。

    她垮着肩,冷着小脸低着头,生闷气。

    严谨尧眼底的笑意不由更深了一分。

    虽然才见过几次面,但他发现这小东西表面看起来很温顺,实际上她的脾气却犟得很。

    她是属于那种没事儿就没事儿,一有事儿就是大事儿,一般不发火,发火就烧房的那种性子。

    所以逗逗她可以,但不能真的把她惹毛了。

    还有她有时候会犯迷糊,如果想要算计她的话必须要快狠准,不能给她太多时间的思考,否则她一旦反应过的话就很难得手。

    今天在车上他忍不住抱了她,导致她现在已经对他有了心理防备。

    严谨尧想,嗯,差不多了,他该出手了……

    欧晴低着头,心里怨气深重,在默默衡量自己该不该为了一袋奶糖而一再对他低声下气……

    “唔……”突然一颗奶糖塞进了她的嘴里。

    她抬眸看他,一脸不解。

    奶糖丝丝润滑,甜入心脾,非常的好吃。

    “好吃吗?”严谨尧目光灼灼地看着嘴里包着糖的小女人,唇角勾起愉悦的弧度,柔声问。

    “嗯。”她如实点头。

    “甜不甜?”他又问,炙热的目光落在她轻轻蠕动的唇上。

    “嗯,甜……”

    “我不信!”他挖了一个巨坑。

    欧晴微微蹙眉,下意识地咕哝,“不信你自己尝一个呗。”

    他说:“好!”

    欧晴还没来得及去理解他所谓的好是什么意思,手臂就倏然一紧,接着被他狠狠拽到了他的怀里去。

    她猝不及防,整个人撞在他的身上,撞得头晕目眩大脑迷糊,正想骂他发什么疯,下巴却突然被他修长有力的手指捏着,往上一抬,她便被迫仰起了小脸。

    然后她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唇,落、了、下、来……

    “唔……”

    唇与唇相贴,她如遭雷劈,惊得呆如木鸡。

    他他他……在干吗啊?

    严谨尧没给小白兔缓神的机会,吻上她的唇就急不可耐地撬开她的牙齿……

    长驱直入,攻城略地。

    她的唇……

    果然如他想象的那般柔软香甜……

    不!比想象中更加好吃!

    他并非纯情如白纸,到了这个年纪,该经历的一切他早就经历过了,但只是一个吻就让他全身沸腾还真是头一遭。

    严谨尧很激动,心跳几乎比平时快了一倍。他一手箍紧她的腰肢,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吻得肆意妄为……

    本身就对她心有不轨,加上晚上多喝了两杯,这会儿他真是有种不管不顾的狠劲儿想要尽数使在小女人的身上。

    一股如愿以偿的满足感在胸腔里肆意蔓延,他将她紧紧扣在怀里,逮着她的舌就是一通胡搅蛮缠……

    激狂又凶狠。

    欧晴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整个大脑成了浆糊,什么也思考不了。

    大白兔奶糖在两人的唇舌大战中慢慢融化,丝丝缕缕沁入心底,甜进了彼此的心坎里。

    终于吻到他的小兔子了,严谨尧的心,荡得不行。

    欧晴不知道自己到底发了多久的愣,直到自己的舌根被他(口允)得又痛又麻,感觉就快要不是自己的了,她才猛然回过神来。

    意识到他正在对自己做什么,她羞愤欲绝,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就开始挣扎,想要狠狠推开他。

    可她卯足了劲儿,他却依旧纹丝不动。

    甚至揪住她更加凶狠地(口允)……

    她红了眼,不知是疼的还是气的。

    可能都有吧。

    这个吻,她真是始料未及,加上这是她的初吻,什么经验都没有的她面对他如此激狂的进攻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他凶得像是恨不得把她吞进肚子里。

    羞愤又委屈,她推不开他就攥紧拳头在他身上乱捶。

    捶得他不能再好好的继续。

    怕她这样乱动会伤着她自己,严谨尧无奈,只能依依不舍地结束。

    “你干什么?!”

    他的舌一离开她的唇,她就挣扎着从他怀里退了出去,退到两米开外,红着眼苦大仇深地瞪着他,怒不可遏地大叫。

    她一边叫一边抬起袖子使劲儿擦着已然微肿的红唇。

    仿佛对这个吻有多么嫌弃似的……

    严谨尧脸色微沉。

    欧晴的确很嫌弃。

    混蛋啊!

    这是她的初吻啊!

    他怎么可以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夺走了呢?

    经过她同意了吗就亲她?

    还这么……火辣辣的!

    她的舌根疼死了……

    太过分了!

    土匪!强盗!臭流、氓!!

    欧晴快气哭了。

    “亲你。”

    面对她愤怒的瞪视,他却依旧淡定从容,没有丝毫的心虚或愧疚,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

    “你——”她气结,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而晕死过去。

    严谨尧一瞬不瞬地看着抓狂的小女人,嚣张又霸道地慵懒轻吐,“在车上我就说过了,我要亲你!”

    “严谨尧你——”欧晴羞愤欲绝,真想变出一把刀来将他大卸八块,“你无耻!!”

    做错了事还敢这样理直气壮?

    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像他这么不要脸的!

    他深深看着她,唇角抿着淡淡的笑,一脸“嗯,我就是这么无耻”的欠揍表情。

    欧晴红着眼犹豫,要不要因为一个初吻而跟他拼个你死我活……

    可是她还不想死啊!

    她别的没有,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所以她太清楚就自己这副小身板根本就不经揍,他只要一拳她就会碎成渣了好么。

    而且是捡都捡不起来的那种。

    “你出去!”

    衡量再三,她指着门对他喊道。

    她的心乱得很,一时想不到该怎么为自己讨回公道,只能先把他撵出自己的房间再说。

    严谨尧没说话,只是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见他不动,她气急败坏,口气更加凶狠地冲他大喊,“你滚出去!”

    滚……

    严谨尧脸色微冷。

    然而他还来不及责备她的出言不逊,就被她红通通的双眼给惹得心疼不已。

    “不许哭!”他皱眉轻喝,语气霸道又严厉。

    哭什么?他不过是亲了她,有什么好哭的?反正早晚都是要亲的。

    他不止要亲她,他还要……吃了她!

    嗯,早晚要吃!

    欧晴内心是崩溃的。

    她想哭也不行?

    他管得也太宽了吧?!

    欺负了她还不让她哭?他什么人啊他!

    “你走不走?”她红着眼冲他吼,又气又伤心,已是忍无可忍。

    严谨尧又不说话了,就淡淡地看着她。

    见他就是赖着不走,她没辙,气得转身自己往外走,“你不走我走!”

    严谨尧连忙起身追上去。

    “去哪儿?”赶在她拉开门要出去的那一瞬抓住她的手,他拧眉喝问。

    “去死!”她赌气地大喊,声音已带哭意。

    严谨尧好笑又好气。

    重重一叹,他投降,“好好好,别闹了,我走!”

    他的声音特别温柔,像是认错又像是诱、惑,听得欧晴心里更加委屈。

    眼看着泪水就要掉下来了……

    “不许哭!你敢哭我就不走了!”严谨尧心脏狠狠一抽,连忙出声威胁。

    欧晴狠狠吸了吸鼻子,把眼泪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看着她一副巴不得他立马滚蛋的样子,严谨尧略幽怨。

    这个不识货的小东西,多少女人想他亲他还不亲呢,他这么喜欢她她倒还嫌弃上了?

    真是欠收拾!

    依依不舍地走出门外,他转身想跟她道声晚安,哪知话还没出口她就呯地一声当着他的面把门狠狠给关上了。

    大力摔门的行为分明是在发泄对他的不满。

    严谨尧盯着关闭的木门看了两秒,然后慵懒地靠在门框上,从兜里掏出烟点上一支,狠狠吸了一口。

    苦涩的尼古丁在嘴里蔓延,却怎么也驱赶不走舌尖上那残留的甜……

    小东西太甜了!!

    糟,今晚怕是睡不着了……

    严谨尧一边抽着烟,一边情不自禁地回味儿着刚才那个吻。

    越回味儿,心就越是不能平静……

    怎么办?

    不过才一个吻而已,他好像已经开始食髓知味了……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欧晴失眠了。

    一整晚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一面哀悼自己被掠夺的初吻,一面在心里将那个臭不要脸的男人痛骂了十万八千遍。

    不要脸不要脸臭不要脸!!

    居然不经过女孩子的同意就干出这种天理不容的事儿,还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所以他是不是惯犯?

    欧晴想到严谨尧有可能对很多女孩子都这样做过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为了一袋糖,居然失去了宝贵的初吻,她可真是亏大发了!

    若早知道会这样,她宁愿不要糖的好伐!

    欧晴抱着被子后悔了一晚上。

    次日一早,她顶着浓浓的黑眼圈起牀,无精打采地拿着水盆到屋外取水洗漱。

    正好付千波也在水缸边打水。

    “小欧老师,早上好。”付千波笑米米地跟欧晴打招呼。

    “早上好。”她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回应。

    打了一盆冷水正要回屋,哪知刚一转身就看到迎面走来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

    欧晴一张俏脸瞬时冷若冰霜。

    “早。”

    “滚!”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