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04章:肚子疼 9000字
    &lt;&gt;&lt;/&gt;

    c大。

    学校发布了通知,今天将会有z府大人物前来学校走访,让全体同学做好迎接大人物的准备。

    欧晴和李倩倩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偷偷溜回了寝室,睡回笼觉。

    换了睡衣躺牀上,欧晴很快就有了睡意。

    这几天她被李倩倩缠得不行,一有空就逼问她和严谨尧的关系,问得她差点想从这三楼跳下去。

    马上就要与周公约会了,李倩倩却在这时钻进了她的被窝里。

    “喂,欧晴。”被子里,李倩倩用脚踢了踢欧晴的脚。

    “嗯。”欧晴从头到脚都缩在被子里,瓮声瓮气地发出一声鼻音。

    李倩倩,“咱们还是不是好姐妹?”

    又来了……

    欧晴一听这话就头皮发麻。

    “只要你不再胳膊肘往外拐,就是。”她闭着眼咕哝。

    “那你跟那个严什么的,是怎么回事啊?”李倩倩一把扯开欧晴头上的被子,双眼发亮地看着她,兴致勃勃地问。

    “什么怎么回事啊?”欧晴紧蹙着眉头,一边从她手里把被子扯回来,一边不耐烦地轻叫。

    拜托,能不能别吵她睡觉?

    她现在很困好吗!

    “我问你呢!”李倩倩见她不愿搭理自己,也很恼火。

    欧晴默默翻了个白眼,躲在被子里模棱两可地嘟囔,“就那么回事儿呗。”

    “他好帅啊!你是怎么认识他的?”李倩倩想起严谨尧那张好看得天神公愤的脸一颗心就忍不住呯呯乱跳。

    “倩倩,我好困,等我睡醒了再说好不好?”欧晴整个人卷缩在被子里,不想回答啊不想回答。

    哪知李倩倩一把将被子掀开,让卷成虾米状的她暴露在冷空气中,“不好!欧晴你别想再忽悠我,必须现在说!”

    欧晴想把李倩倩从三楼扔下去。

    腾地坐起来,她双手捂脸狠狠搓了两把,然后转头看着李倩倩,“我说了你就让我睡是不是?”

    “嗯,你说。”李倩倩点头。

    欧晴咬着唇默了默,然后慢慢地脸上泛起哀伤,装模作样地重重叹了口气,幽幽道:“你觉得他很帅是吗?”

    “是啊是啊,超帅的!”李倩倩点头如捣蒜,双眼冒桃心,花痴得不行。

    “其实他很渣!”欧晴淡淡地瞥她一眼,泼她一盆冷水。

    “啊?”满心荡漾的李倩倩一怔,蹙眉问:“怎么渣?”

    “吃喝嫖赌样样俱全!”欧晴脸不红气不喘地撒下弥天大谎。

    李倩倩霍然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失声叫道:“那你还跟他交往?”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也是没办法。”欧晴一脸愁苦地摇着头,无奈地叹息道。

    “什么狗屁父母之命,这都什么时代了!”李倩倩一巴掌狠狠拍在自己的大腿上,愤愤不平地大叫。

    欧晴低着头唉声叹气,“倩倩你不懂的,他家是土匪出身,蛮横惯了,我们这种小老百姓是斗不过的。”

    李倩倩万万没想到事情原来是这样子的。

    没想到那么那么帅的一个男人,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好可惜啊!

    李倩倩表示接受不了这个残忍的打击。

    皱着眉头盯着欧晴看了半晌,李倩倩眼底泛起狐疑,“我不信,欧晴你肯定是骗我的吧?!”

    “骗你是小狗!”欧晴抬头挺胸,一脸坦荡。

    嗯,就骗你这只小狗……

    同时她在心里悄悄嘀咕。

    “父母之命?你不是跟你爸关系很僵么?”李倩倩还是不愿相信,任何疑点都不肯放过。

    跟你爸关系很僵……

    欧晴脸色一白。

    但很快她就恢复如常,又变回没心没肺的样子。

    “对呀!就是因为他要强行把我嫁给这个败家子啊,所以我跑出来就再也不想回那个家了。”她用力点头,说得煞有其事。

    “他真那么糟糕啊?”李倩倩一脸失望加惋惜。

    “糟糕透顶!”欧晴字字铿锵。

    “可是……”李倩倩紧紧皱着眉头,怎么也不愿接受,“看起来不像啊!”

    “你没学过‘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句话么?”欧晴白了她一眼。

    “可他看起来真、不、像!”李倩倩咬重字音,一字一顿。

    “李倩倩啊李倩倩,不是我说你,你这种以貌取人的坏习惯真是要不得,你小心哪天被骗了还帮骗子数钱我告诉你!”欧晴抬手就在李倩倩的额头上戳了一指,痛心疾首地说道。

    李倩倩捂住脑门,瘪着嘴怏怏不乐地各种惋惜,“他那么帅……”

    “帅又不能当饭吃!”欧晴没好气地冷嗤道。

    “谁说不能啊?你看现在那些港台明星多赚钱啊!像他这么帅,去做明星肯定能红翻天!”李倩倩反驳。

    “……”欧晴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侧身一趟,用背对着李倩倩,凉飕飕地哼道:“可惜五毒俱全的他当不了明星。”

    说起这个李倩倩就伤心,愁眉苦脸怎么也想不通,盘腿坐在牀上唉声叹气,“你说他吃喝就算了,小赌怡情也忍了,干吗还嫖呢?”

    像他那么帅的男人,还用嫖吗?

    就冲着他那张脸,只怕也会有无数女人前仆后继地向他靠近吧……

    “我哪知道!”欧晴没好气地冷嗤,撇嘴讥讽,“可能人家就喜欢那种感觉吧!”

    “那你咋办啊?”李倩倩转眸,忧虑重重地看着魏可的后脑勺,一脸担忧加惆怅。

    “凉拌!”欧晴满不在乎地哼哼。

    哼完之后,她突然双眼一亮,蹭地弾坐起来,一把抓住李倩倩的手,可怜巴巴地说:“倩倩啊,如果你真可怜我呢,就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吧,我不想被全校的同学都知道我有个这么渣的未婚夫,还要脸!好吗?”

    “好!我一定谁都不说!”李倩倩毫不犹豫地点头保证。

    欧晴大大地松了口气。

    李倩倩这个大嘴巴堪比高音喇叭,如果不这样骗她的话,她能在一天内把这事儿传遍整个校园。

    “好了,我已经把我内心的伤疤全都剥开给你看了,现在我可以睡了吧?”欧晴说着松开李倩倩的手,倒回牀上准备继续睡。

    李倩倩觉得欧晴的心真大,有个这么渣的未婚夫她还睡得着啊?

    “欧晴啊,你还是跟他分手吧!”李倩倩想了想,抬手轻轻推了推欧晴的肩,最终还是忍不住劝道。

    “都说他家是土匪了,分不了。”欧晴闭着眼,随口瞎掰。

    “那你就这样跟他耗一辈子啊?”李倩倩忧愁地问。

    见李倩倩没完没了,欧晴睁开眼默默叹了口气,然后倏地翻身坐起。

    “要不这样吧倩倩,你不是觉得他长得好看么?那你去勾引他吧,让他深深的爱上你,然后他为了你抛弃我,那样我就可以自由了!”欧晴双眼放光地盯着李倩倩,对她挤眉弄眼笑得不怀好意,“这主意不错哟,你觉得呢?”

    “我才不要!!”李倩倩花容失色,吓得大叫。

    拜托!

    她又不是脑子进水了去招惹那种人间败类,这火坑她才不跳咧!

    “那就只能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了呗。”欧晴耸肩摊手,一脸自暴自弃的认命表情。

    “欧晴啊,你还是跟袁超吧,听你这么一说我感觉袁超比那严谨尧靠谱多了。”李倩倩为了室友的终身大事可谓是操碎了心。

    欧晴摇头,“不行!”

    “为什么呀?”李倩倩皱眉不解。

    “李倩倩同学,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土匪出身’?我如果接受袁同学的话,万一给他招来杀身之祸咋办?”欧晴一本正经地说道,危言耸听。

    杀身之祸……

    “没那么嚣张吧……”李倩倩膛大双眼,吓得狠狠咽了口唾沫。

    “骗你有钱拿啊?!”欧晴没好气地嗤道。

    李倩倩默了。

    特别同情地看着欧晴,李倩倩愁得像是自己陷入了如此困境一般,“那你怎么办啊?”

    “走一步算一步呗!”欧晴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然后略显不耐地摆了摆手,“好了好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睡觉睡觉。”

    边说边往牀上倒。

    恰在这时——

    叩叩叩。

    寝室的门被人轻轻敲响。

    两人聊得兴起,都忘了自己是偷跑回寝室的,所以均以为是隔壁寝室的同学来串门。

    加上今天外面下着毛毛雨,天空灰蒙蒙的,欧晴睡意朦胧,甚至还以为现在快夜幕降临了。

    “去开门。”听见有人敲门,欧晴便下意思地推了把睡在外面的李倩倩。

    “冷死了,我不去。”李倩倩拒绝,并整个人往被子里缩。

    叩叩叩……

    敲门声再次响起,力道甚至更重了一分。

    欧晴气得隔着被子在李倩倩身上狠狠拍了一下,然后认命地从她身上翻过去,趿上拖鞋走向门口。

    “谁呀?”欧晴一边搓着被冷得泛起鸡皮疙瘩的双臂,一边随口问道。

    因为这是女生寝室楼,来敲门的只会是女生,所以欧晴根本就没想到会有其他什么可能。

    于是她一边问着,一边就拉开了门。

    话音落下,门已经被她打开了一条缝,下意识地往外看,看到一张熟悉但绝对绝对不该出现在此的俊脸……

    她立马就要把门甩上。

    一只锃亮的皮鞋,在她想要关门之际,很及时地卡在门缝里。

    门关不上了。

    欧晴惊悚了。

    像是抵御入室抢劫犯一般,她死死抵着门,大脑已然一片混乱。

    他他他……

    怎么来她的学校了?

    而且怎么还直接找到她的寝室来了?!

    啊啊啊!他这样阴魂不散到底想干吗?

    严谨尧双手插袋,并没有推门,就只是把脚卡在门缝里,让里面惊慌失措的小白兔关不了门。

    刚才她在乍然看到他时那副如同见了鬼一般的表情,够他笑一年了。

    “欧晴!把门打开!!”

    教务处长兼副校长的大喝声倏然响彻整个楼层。

    李倩倩蹭地跳下牀,一脸懵逼地看着欧晴。

    什么情况?

    教务长怎么来了?

    欧晴没空安抚被吓得脸色发白的李倩倩,因为她自己也同样被吓得不轻。

    大学里那么多学生,教务长怎么会记得欧晴的名字呢?

    因为欧晴的画画得很好,字也写得不错,校园里的板报基本都是她负责,加上她长得漂亮又乖巧,所以大部分老师都认得到她。

    教务长平地一声吼,吓得欧晴手脚虚软。

    站直身子,不敢再抵着门,她耷拉着脑袋从门后慢慢移出来。

    目光怯懦地再次望向门外,只见严谨尧站在最前面,一个人几乎堵住了整个门口,他的身边是那天在火锅店见过的赵宇和付千波,后面则是学校的众多领导……

    欧晴默默祈求上苍,来个雷劈——死她吧!

    胖胖的教务长从人群后伸出一只手来,将门用力一推。

    呯地一声,门弹在墙上,发出一声大响。

    欧晴这会儿神经正处于紧绷状态,被门撞墙的声音吓得本能地往边上一跳,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望着眼前高大挺拔的男人,惊慌失措的小模样看起来特别可怜。

    严谨尧的心,软得一塌糊涂。

    他看了她一眼,当看清她身上穿着的是什么时,脸色突然大变。

    她穿的是一条夏天的棉质睡裙。

    当然,他的小白兔冬天穿夏天的睡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

    睡裙很薄,她里面又没穿(月匈)衣,于是两个诱人的小点儿就那样凸显了出来……

    严谨尧二话不说就脱下外套盖在欧晴的头上。

    赵宇和付千波同时转头看向别处,一脸“没看到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的表情,生怕四哥醋海翻腾以后会对他们伺机报复。

    他那么高,外套又是长款呢大衣,将欧晴从头到脚都盖住了,让她有种自己被裹在了一床被子里的感觉。

    而他的衣服里,全是他的气息……

    心跳莫名其妙又乱了节拍。

    一点一点地将呢大衣往下拉,她慢慢地露出一双饱含畏怯的眼睛,一脸莫名地看向门口的男人。

    然后对上他冷厉的目光。

    欧晴的心,咯噔一跳。

    他生气了?

    为什么?

    刚才她打开门的那瞬他的眼底明明还有一丝笑意的,怎么这会儿说变脸就变脸……不!根本连说都没说就变脸了。

    是因为把外套给她了吗?

    那么不乐意就别给啊!

    她又没求着他给!

    干吗把外套扔给她然后又给她脸色看啊?

    他这样简直比来大姨妈的女人还更加阴阳怪气好伐!

    鼻子嘴巴都藏在呢大衣里,欧晴只露出两只眼珠子转啊转,同时在心里默默吐槽。

    李倩倩在听到教务长的声音时,吓得想往牀下躲,可突然看见欧晴头上罩来一件呢大衣,看那衣服长度,不是矮胖的教务长驾驭得了的。

    怀着好奇,她小心翼翼地朝着门口靠近,歪着头往门外看。

    当看到严谨尧的那瞬,李倩倩失声大叫,“嚯!居然是你这个人——”

    欧晴转身就朝着李倩倩飞扑过去,死死捂住她的嘴,将最后一个也是至关重要的“渣”字及时堵在嘴里。

    “人什么?”严谨尧看着一脸慌张的小白兔,淡淡哼问。

    “没没没……没什么!她她她……她发烧了,胡言乱语呢!”欧晴一边死死捂住李倩倩的嘴,一边费劲儿地歪着头去看严谨尧,谄媚地讪笑。

    “欧晴!李倩倩!”

    教务长倏然又是一声大喝。

    “到!”

    “到!”

    欧晴和李倩倩异口同声,反射性地一个立正,抬头挺胸面向门口。

    教务长被严谨尧堵在身后,他想上前来训斥欧晴和李倩倩,怎奈严谨尧像座冰雕一般一动不动,不给他让道。

    这还不算,赵宇和付千波还像左右护法般守在他的身边,三个同样高大强壮的男人直接像三堵厚厚的墙,把学校的一干领导全都堵在后面无法上前。

    教务长左右移动加探头探脑,却就是找不到一个露脸的位置,而他又不敢硬挤,最后只能从严谨尧和赵宇之间的一点点缝隙往里看,对着欧晴和李倩倩怒声呵斥,“所有同学都在操场听严副s记讲话,你们俩为什么不去?躲在寝室里干吗呢?”

    严副s记?

    副……s……记?

    欧晴和李倩倩面面相觑。

    他就是学校通告中所说的那个要来学校视察的大人物?

    欧晴偷偷瞟了严谨尧一眼。

    却直接撞进他饱含戏谑的目光中……

    心脏狠狠一跳,她连忙低头,不敢再与他对视。

    心,噗通噗通,狂跳不止。

    “问你们话呢!哑巴了?!”教务长咆哮,恨不得插双翅膀飞进寝室里去面对面地训斥她们。

    “我们……”欧晴悄悄咽了口唾沫,然后双手捂住小腹,耷拉着脑袋小声呐呐,“肚子疼。”

    “你不是说她发烧?怎么又变成肚子疼了?”教务长怒不可遏,吼得地动山摇。

    “她发烧,我肚子疼。”欧晴连忙改口。

    “你少找借口!”教务长很生气,一双眼睛瞪得跟牛眼似的。

    本来教务长今天很高兴的。

    校长最近身体迁安,今天接待严s记的工作就由他全权负责,欢欢喜喜地听完严s记的讲话,然后他热情地带着严s记在校园里四处参观。

    严s记表扬了他,让他喜不自禁,一路上欢声笑语气氛非常融洽。

    然而他的好心情却终止于女生寝室楼下……

    参观校园,途经女生宿舍,严s记问他可以去女生的寝室楼看看吗?

    他虽然觉得严s记的这个要求挺那啥的,但转念一想,或许严s记只是想看看楼道里的卫生和环境,反正所有同学都在操场或教室,寝室肯定都关着,也没什么看不得的。

    那就看呗!

    然后他们就进了女生宿舍。

    当他们走到了三楼,听到306寝室里有人说话……

    他立马火冒三丈,想要冲上去敲门,哪知却被赵秘书阻止了。

    然后严s记用眼神示意他们所有人退到三米之外,而严s记则站在306寝室门口偷听了许久……

    直到严s记抬手敲门,等候在三米开外的他们才敢上前。

    被教务长骂得心虚,欧晴怯怯地瞟了眼严谨尧,委屈喃喃,“是真的肚子疼……”

    严谨尧被小白兔那可怜巴巴的眼神看得心都快碎了。

    “为什么会肚子疼?”他问,淡淡的语调,却掩藏着关切和心疼。

    “这个……”欧晴脸颊微烫,羞于启齿。

    虽然是借口,但当着这么多男人的面,她也是说不出口的。

    “少支支吾吾的!说!!”教务长大喝。

    严谨尧微不可及地拧了拧眉,凉飕飕地瞟了教务长一眼。

    教务长被严谨尧瞟得心里徒生寒意,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那个……来了。”欧晴又尴尬又后悔,硬着头皮几不可闻地呐呐。

    气氛一下子就沉静了下来。

    偏偏教务长还没反应过来,皱着眉不悦地喝问:“什么?哪个来了?”

    李倩倩忍无可忍了,抬头挺胸,特别大声地说:“报告教务长,等您下辈子变成女人自然就明白了!”

    “胡说什么你——”

    “可以去前面看看吗?”

    教务长正要发火,严谨尧突然淡淡冒出一句。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啊,严s记您请!”教务长连忙点头哈腰笑得一脸谄媚,领着一干人等继续往前走,暂时放过了欧晴和李倩倩。

    欧晴脱下身上的呢大衣跑出来,站在门外一边扬着衣服,一边冲着严谨尧的背影喊,“喂!你的衣服——”

    “穿上!!”严谨尧回头就冲她冷喝一声,威严十足。

    欧晴立马闪回寝室里。

    呯地一声将门关上。

    不止欧晴被吓到,所有人都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声冷喝给惊得一颤。

    欧晴闪进寝室里,抱着严谨尧的呢大衣背靠着门板狠狠喘息。

    “你不是说他是人渣吗?”

    她的气还没缓过来,李倩倩气急败坏的怒吼就朝她扑面而来了。

    欧晴不急不躁,瞥了李倩倩一眼,淡淡反问,“人渣跟他的职位有冲突吗?”

    李倩倩一怔,哑口无言。

    呃……好像没有。

    嗯,人渣跟职务没有冲突,毕竟现在这个世道,败类无处不在……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个小时后。

    欧晴被请去了副校长办公室。

    她抱着严谨尧的呢大衣,忐忑不安地站在副校长办公室的门前,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之后,才硬着头皮抬手敲门。

    叩叩叩。

    “进来!”

    是严谨尧的声音。

    欧晴说不上是意料之外还是意料之中,反正在听到他声音的那瞬,她的心狠狠跳了一下。

    她轻轻推开门,只见办公室内有严谨尧、赵宇、付千波以及教务长。

    她局促地站在门口,进退不得。

    教务长一见到欧晴就想骂,平时那么乖的一个女孩子,偏偏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差点让他所有努力付诸东流,他能不生气么?

    “王副校长,我想跟欧同学单独谈谈,可以吗?”

    然而教务长刚把脸板起来,还没来得及骂出口,就听见严谨尧先一步说道。

    “当……当然可以啊!你们谈你们谈。”教务长立马转头看着严谨尧,本是严厉的脸堆上谄媚的笑容。

    然后教务长朝着门口走去,在出门之际,警告地瞪了欧晴一眼,压低声音切齿叮嘱,“欧晴!跟严s记好好谈,知道吗?!”

    “哦。”欧晴缩着脖子偏了偏头,避免教务长的唾沫星子飞到自己脸上。

    教务长出去了,赵宇和付千波紧跟着也出去了。

    两人看着她的眼神,都是那么的意味深长。

    看得欧晴想骂人。

    偌大的办公室,很快就只剩下欧晴和严谨尧两人。

    办公室的门被赵宇出去时顺手关上了,欧晴局促不安地站在门口,背几乎快要贴上门板,内心一片慌张。

    严谨尧微微侧着身子坐在公桌上,一脚撑地,一脚悬空,轻勾着唇角泛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好整以暇地看着门口可怜又无助的小女人。

    他没有叫她过来,而很有耐心地等她自己上前。

    就像是在等着诱人的小兔子自己跳入挖好的陷阱……

    在他灼热的注视下,欧晴觉得特别煎熬。

    算了,豁出去了,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那就早死早超生吧!

    狠狠咬了咬牙,她鼓足勇气迈开脚步朝他走来。

    “你的衣服。”

    在距离他一米的位置停下,她伸长手臂将大衣还给他。

    他没有故意为难她,左手接过大衣,右手则拿起桌上的一个杯子,向她递过去,“喝了。”

    不冷不热的语调,透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什么?”欧晴蹙着眉瞟了眼杯子里分不清到底是红还是黑的液体,没接。

    严谨尧,“红糖生姜水。”

    欧晴听到“生姜”两个字就嫌弃地皱紧了眉头,“干什么的?”

    “喝了一会儿肚子就不会痛了。”严谨尧柔声说道,带着一丝轻哄的意味。

    呃……

    欧晴懂了。

    然后小脸就开始发烫了。

    他是不是男人啊?居然连女人的这种事儿都懂?

    虽然他的好意值得感谢,但是……

    他们之间毫无关系,他这样的好意让人很尴尬好吗!

    “我不喜欢生姜……”欧晴摇头,拒绝他的好意。

    一是真不喜欢生姜,二是她的肚子根本就不痛。

    所以不喝!

    “良药苦口利于病!”严谨尧却并没收回手,淡淡看着她,非要她喝掉不可。

    欧晴没好气,狠狠剜他一眼,“我没病!”

    他才有病!

    人家不喝非要逼着人家喝,不是有病是什么?

    “要我灌?”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她,语调慵懒地哼问。

    欧晴立马接过杯子,捏着鼻子将温热的红糖生姜水一口气喝进肚子里。

    直觉告诉她,他会说到做到,所以识时务者为俊杰,她还是自己喝掉好了。

    又甜又辣的奇怪味道,说不出来的难喝。

    可能是红糖放太少了,生姜偏多,她被辣得直伸舌头。

    就像是一只被热惨了的小狗,她伸着舌头直哈气,一手掩嘴,一手给舌头扇风,小模样可爱又滑稽。

    严谨尧一瞬不瞬地看着小女人,看得心痒难耐。

    真想帮她止辣!

    “怎么赔?”

    待她不那么辣了,他问。

    “什么?”欧晴一怔,抬眸看他。

    他说话干吗老是这样没头没脑的?总让她一头雾水好么!

    她被辣得双颊绯红,一双大眼睛也染上一层水雾,整张小脸看起来特别的水嫩剔透。

    好想咬一口。

    尤其她这副目光茫然像个小迷糊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她诱、拐……

    “毁我声誉!”严谨尧不动声色,按捺着心底的躁动,不紧不慢地吐出四个字。

    “……”欧晴呼吸一窒,说不出话来,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心虚不已。

    糟了糟了,刚才她和李倩倩在寝室里说的话被他听到了?

    不会吧?

    可他这副胸有成竹的表情,分明就是在告诉她他什么都听到了呀!

    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

    他会不会告她毁谤啊?如果罪名成立她会不会被刑拘啊?啊啊啊,她不想坐牢啊!

    果然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欧晴真想撕了自己这张惹是生非的嘴。

    “我很渣?”

    正在她懊悔得想以死谢罪时,头顶突然响起男人慵懒磁性的声音。

    她下意识地抬头,差点触上他正好低下来的脸……

    她吓得连忙往后退了一步,与他拉开距离。

    唉呀妈呀!吓死宝宝了!他什么时候靠她这么近了?

    欧晴脸红心跳,乱得舌头都捋不直了,“那个……我……”

    “我糟糕透顶?”他微眯着双眼,像一个正在靠近猎物的猎人,以着折磨人的缓慢速度朝她一步步逼近。

    “我……不是……那个……”她被他逼得节节后退,目光闪烁语无伦次。

    “我是土匪出身?”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