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03章:没错!我是他女朋友! 9000字
    &lt;&gt;&lt;/&gt;

    她走着走着,突然手臂被人抓住且顺势一拽,猝不及防之下她整个人顺着力道倾倒下去。

    啊……

    身体倾斜,她吓得张口欲叫,可声音还没发出来,她的脸就撞在了一个坚硬似铁的胸膛上。

    鼻尖受创,痛得她已到嘴边的尖叫被硬生生给堵了回去。

    欧晴头晕目眩,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倒进一个男人的怀里的……

    没错!

    就是一个男人的怀里。

    毕竟女人的胸膛是不会这么硬的!

    意识到自己倒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欧晴大惊,连忙捂住鼻子狠狠抬头,“你——”

    她对上一双深邃如墨的眼睛……

    恼火的质问戛然而止,欧晴瞠大双眼,像见了鬼一般瞪着眼前的男人。

    怎么是他?!

    不是说好了安安静静做彼此的陌生人吗?怎么又遇上他了?

    还有他拽她干吗?

    他跟人打招呼的方式能别这么特别吗?

    严谨尧好整以暇地趴在自己怀里震惊得目瞪口呆的小女人,没有说话,等她自己回神。

    欧晴足足愣了一分钟,大脑才开始重新运转。

    被他灼热的目光看得心如小鹿乱撞,她连忙移开视线不敢再与他对视。

    眸光随意流转,她却看到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女人……

    欧晴霍地从严谨尧的怀里弹起来,整个人瞬间僵硬,双手叠在腿上,正襟危坐地看着对面美丽优雅的年轻女子。

    女子长得非常漂亮,又高挑又时尚,一看就是那种有着良好家世和教养的千金小姐或者名门淑女。

    欧晴整个人都不好了。

    哎呀妈呀!

    他在跟人约会呢,这个漂亮姑娘肯定是他的女朋友吧……或者妻子?

    反正关系肯定不一般!

    因为对面女子看她的眼神……

    充满了敌意。

    她竟然当着他女友或者妻子的面就这样大刺刺地扑进他的怀里,也难怪别人对她不友善了。

    换位思考如果她的男朋友被别的女人这样占了便宜,她也会很不高兴的好伐。

    咦?好像有哪里不对……

    啊呸呸呸!

    不对!

    不是她要扑进他怀里的,而是他把她拽进他怀里的!

    欧晴表面呆呆的,心理活动却异常丰富。

    本来吃饭吃得好好的,突然看到严谨尧把一个女孩拽进了怀里,尤雅的大脑也是懵的。

    她所认识的严谨尧,有与生俱来的高贵气度,也有超越年龄的冷静和成熟,他们几乎从小一起长大,算得上是青梅竹马,然她从未见过他如此轻浮随便的一面。

    尤雅深知严谨尧的人格魅力,也明白像他这样的男人身边肯定不缺女人。毕竟骄傲如她都深深爱上了他,更何况外面那些妖艳践货了。

    她妒忌那些被他宠幸过的女人,但也仅仅只是妒忌而已。

    她不会放在心上,更不会自降身价去与那些庸脂俗粉一较高低。

    因为根本不用比!

    很早以前她就知道,不管他身边会出现多少女人,都不过是过往云烟,只有她尤雅才是最后的人生赢家!

    因为,她是严家钦定的太子妃!

    虽然他们还没有结婚也没有订婚,但她是严家未来的四少奶奶已是不争的事实,整个帝都的名流圈里,无人不知。

    嗯,他迟早会属于她!

    既然他们终究会成为夫妻,他身边的那些莺莺燕对她来说自然就毫无威胁力,以他的身份地位逢场作戏在所难免,玩玩儿罢了,她又何必在意?

    欧晴和尤雅大眼瞪小眼,各自都在默默打量对方。

    尤雅是在评估欧晴对自己有没有威胁。

    而欧晴只是纯粹的好奇……加艳羡。

    看着漂亮得像公主的尤雅,欧晴有点自惭形秽,觉得自己可能穷其一生都无法如她这般光彩照人又魅力四射。

    欧晴想如果自己是男人,肯定会深深爱上眼前的女子,为她上山入海肝脑涂地都在所不惜。

    因为她实在太美了!

    尤雅在乍然看清欧晴容貌的时候,心里咯噔一跳,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眼前的女孩太干净了,乖巧灵动,非常容易勾起男人的保护欲……

    尤其像严谨尧这种有着严重大男子主义的男人。

    不过……

    就算这个女孩能勾住严谨尧的心也没用,严家是不会选择这样一个与废物无异的媳妇。

    如此一想,尤雅放下心来。

    “怎么才来?”

    正在欧晴目不转睛地盯着尤雅看的时候,身边突然响起男人慵懒的声音。

    “……?”欧晴转眸看着严谨尧。

    “问你话,怎么才来?”严谨尧微微拧眉,似是有些不快。

    “堵……车。”面对他略显严厉的质问,欧晴嘴角抽了抽,迟疑又小心地呐呐。

    她很怕自己回答错误,所以都是看他脸色行事,说了一个“堵”字见他神色如常,她才敢放心大胆的吐出“车”字。

    欧晴的脑子很奇怪,有时候容易糊涂,有时候又特别通透。

    看了看对面的尤雅,她突然有种“他在相亲而他不喜欢对面的姑娘所以要找她假扮女友”的感觉……

    于是她打翻了之前以为对面姑娘是他女友或妻子的推断。

    如果他跟对面的姑娘真是夫妻,那就不可能把她拽进怀里,还这样故作亲昵的对她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不过话说回来,不管他跟对面的姑娘是什么关系,他既然有求于她,那她就不能见死不救,毕竟他上次帮过她,这是她欠他的。

    “先点吃的,想吃什么?”严谨尧拿起右手边的菜单欲点餐。

    “我吃——”欧晴连忙摁住菜单对他摇头,下意识地想说自己吃过了,但话到嘴边猛然惊觉,连忙改口,“不下。”

    “为什么吃不下?”严谨尧拧眉看她,饱含担忧的目光煞是迷人,“哪儿不舒服吗?”

    欧晴在心里默默翻了个大白眼。

    她刚才已经跟李倩倩一起吃过了好么,她又不是猪,哪里还吃得下?

    可在尤雅锐利的注视下,她又不能如实说。

    抿了抿唇,她摁住自己的胃,一脸忧伤地说:“这两天有点胃胀气……”

    “有没有去看医生?”严谨尧关切地追问,语气格外温柔。

    欧晴看了他一眼。

    他故意的么?

    干吗这样不依不饶地一直问?就不怕她回答得不对露出马脚吗?

    “……没。”默默吁了口气,她蔫蔫地摇头。

    严谨尧,“不舒服为什么不去看医生?”

    “正要去的,这不是被你叫出来了么。”她忍无可忍地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冲他嚷道。

    严谨尧的眼底快速地划过一丝笑意,心痒痒的。

    小兔子生气的样子真可爱。

    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看了几秒,然后他说:“那一会儿我陪你去!”

    那自然又亲昵的语气,任谁听了都会觉得他们之间不止一腿儿……

    尤雅的脸色微变。

    “……哦。”欧晴被他看得心脏呯呯乱跳,紧张得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了。

    “谨尧,这位是……?”尤雅终于忍无可忍,噙着笑优雅得体地问。

    严谨尧看了尤雅一眼,将她的强颜欢笑尽收眼底。

    他没有回答,而是转眸看着欧晴,“你是我什么人?”

    欧晴微微瞠大双眼瞪他。

    干吗又给她出难题?

    他想要什么答案自己说就好了呀,为什么非要来考她呢?她哪知道怎么回答才是对的啊?

    严谨尧和尤雅的目光同样犀利,极具压迫性地射在欧晴的脸上。

    欧晴顿觉压力山大。

    “女……朋友。”她盯着他,一边观察他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地开口。见他眼底似乎划过一丝赞赏,她顿时有了底气,转头理直气壮地看着尤雅,雄赳赳气昂昂地说:“没错!我是他女朋友!”

    她前面之所以说得那么迟疑,是想就算说错了,也可以圆回来。

    女……朋友可以等于女性朋友,对吧!

    后面从他的脸色中她读出自己回答正确,放下心来,胆子就大了。

    她想反正戏都已经演到这个份儿上了,无论如何也不能撂挑子对吧,所以那就硬着头皮继续演下去啊!

    上次他演她男朋友,这次她演他女朋友,一人帮一次,扯平了,以后他们就可以互不相欠了。

    尤雅的笑容僵在嘴角。

    这是严谨尧第一次纵容一个女孩在她面前以他女朋友自称。

    尤雅心里泛起一丝危机感,但她又觉得不应该……

    “可是我来的时候伯母没说啊!”努力保持微笑,尤雅强装镇定地说道。

    严谨尧抿唇不语。

    “所以……”尤雅见状,笑容变得更加明媚动人,“你还没告诉伯母吧?”

    这话怎么听怎么透着一丝威胁的意味……

    严谨尧脸沉如水,轻勾着唇角冷冷看着尤雅,淡淡讥讽,“你以为我是三岁孩子?想做什么或要什么还需要跟家人报告?”

    “无伤大雅的‘小事儿’当然不需要。”尤雅轻轻笑道,同时极尽鄙夷地将欧晴上下瞟了一眼,别具深意地说道。

    欧晴听懂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这会儿怎么就这么灵光了,反正她很肯定,自己被嫌弃了。

    而且是很嫌弃很嫌弃的那种!

    凭毛?

    她又没吃她家的饭喝她家的水住她家的房,彼此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她凭毛嫌弃她?

    欧晴不服!

    而且很不开心!

    “我想喝水。”她低着头抠指甲,突然轻轻冒出一句。

    严谨尧看她一眼,准备招手叫服务生。

    哪知——

    “你的。”欧晴抬起头,用嘴努了努严谨尧面前的水杯,表示要喝他的。

    严谨尧和尤雅双双盯着她。

    欧晴无畏无惧,一脸理直气壮。

    女人的直觉向来很准,欧晴敢肯定对面的女人对她的敌意是出于妒忌。

    嗯,深深的妒忌。

    既然敢出言羞辱她,那她肯定要以牙还牙啊!

    哼!气死她!气死对面那个空有一副好皮囊的傲慢女。

    严谨尧二话不说将自己喝了只剩一半的水递给她。

    欧晴伸手去接。

    哪知他却一把将她的小手攥在手心里,杯子直接递到她的唇边,喂她。

    这这这……

    太过了哦!

    欧晴愣愣地看着顺杆往上爬的男人,一时震惊得回不来神,竟呆呆地喝了两口水。

    喝完之后,她连忙捂住嘴,蹙着眉幽怨地瞪了他一眼。

    谁要他喂了?

    她说要喝他的水只是做做样子好伐,只是想要气气对面的傲慢女好伐,他怎么可以趁人之危呢?

    无耻!

    哎……

    她好像吃亏了耶!

    他喝过的水再喂她……这算不算间接接吻啊?

    还有啊还有啊!

    他一直攥着她的手是几个意思啊?

    她可以不可以喊非礼啊?

    欧晴又气又急,暗暗转动小手想要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来,可她急得手心都冒汗了,他却还是不松手。

    他的手很大,很温暖,很厚实,很有安全感,还有两个薄薄的茧子……

    哎哟我去!

    欧晴,你不是号称神经大条的吗?这会儿怎么这么敏感了?居然连他手上的茧子都感觉得出来?

    要疯了!

    欧晴欲哭无泪,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

    尤雅表面看似平静,实在心里已经妒恨满溢,气得悄悄攥紧了双手。

    于是她看着欧晴的目光,就更是充满了轻蔑。

    她就不信了,凭她这样一个又矮又瘦的小贱胚能俘虏得了严家四少爷的心。

    严谨尧有多么骄傲自负她是最了解不过的了,他今后的妻子绝不可能会是这个上不了台面的学生妹。

    欧晴本来都已经后悔自己一时冲动喝了严谨尧的水,然而这会儿又收到尤雅带着侮辱性的目光,于是她的理智顿时又离家出走了。

    “突然有点饿。”她单手轻捂着小腹,可怜巴巴地望着严谨尧。

    严谨尧多狡猾啊,闻言立马把自己的餐具轻轻推到她的面前。

    欧晴硬着头皮拿起严谨尧吃过的筷子,钳菜入口……

    此刻欧晴的内心是复杂的,她一边在心里流泪后悔,一边又觉得畅快无比。

    她想,自己这种行为可能就叫损人不利己吧。

    为了气对面的傲慢女,她的牺牲真的是蛮大的。

    但愿他没病吧!

    可别为了争一口气而被他染上什么传染病之内的……

    她应该没那么倒霉吧?!

    欧晴一边闭着嘴细嚼慢咽,一边在心里默默祈祷。

    尤雅几乎是拼尽了全力才忍住没有失态。

    她有点慌了。

    严谨尧对这个小贱胚太纵容了,他眼底的宠溺简直都藏不住了……或者他根本就不屑掩藏!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严谨尧对这个女孩很不一般,就算现在还没爱上,这个女孩也绝对是已经勾动了他的心……

    如果他只是逢场作戏,她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万一他真动了情呢?

    尤雅觉得自己应该要防范于未然,不能坐以待毙……

    严谨尧看着吃得一脸纠结的小女人,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距离上次的事好像差不多有半个月了吧,他以为自己已经忘记她这号人物的存在了,可刚才无意间看到她,他才猛然发现,原来她还是这么这么的秀色可餐……

    嗯,他的心又开始荡漾了。

    所以刚才见她经过,他就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将她拽到了怀里来。

    怎么半月不见,她好像……

    更诱人了!

    严谨尧心里有根小羽毛,在不停地扫啊扫,扫得他都快要把持不住了。

    欧晴想撂筷子走人了。

    因为这两个人太讨厌了!

    干吗看着她的眼神都像是恨不得要吃了她似的,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啊?!

    欧晴正在心里默默腹诽,突然她的眼角余光瞟到什么,顿时脸色大变。

    啪地一声,她罢了筷子就一头扎进严谨尧的怀里。

    严谨尧微微拧眉。

    这小东西一头撞在他的肚子上,把他肚子都撞痛了。

    “怎么了?”他垂眸看着她的后脑勺,疑惑不解。

    “我冷!抱紧我!!”欧晴紧紧抱住他的腰,脸埋在他的怀里瓮声瓮气地叫。

    对于她这样的要求,严谨尧当然不会拒绝。

    长臂一搂,依言将她紧紧抱着。

    小白兔果然软乎乎的,抱着舒服。

    “衣服衣服!快把你的衣服给我盖上!!”欧晴急得哇哇叫,胡乱地挥动小手去抓他搭在椅背上的外套。

    严谨尧突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取下外套盖在她身上,她立马把外套往上扯,把头盖住。

    嗯,最主要的是把头盖住!

    盖住头后,掩耳盗铃的欧晴偷偷松了口气。

    看着距离他们越来越近的李倩倩,严谨尧眼底笑意更浓。

    他状似不经意地把于她而言很肥大的外套再往上扯了扯,露出她搁在背后的双肩包……

    李倩倩水足饭饱,一边哼着歌一边往餐厅出口走去。

    走着走着,在经过一张餐桌前,她的眼角余光似乎瞟到了什么……

    她蓦地刹住脚步。

    蹙着眉想了想,李倩倩后退两步,然后歪头盯着搁在座椅里那熟悉的双肩包。

    再然后她的目光缓缓上移,看到一个……熟悉的p股!

    李倩倩和欧晴一个寝室,欧晴今天里面穿的什么她都知道,更别说外面的裙子了。

    所以她一眼就认出了这个p股是欧晴的。

    可是……她又不太敢确定。

    毕竟刚才欧晴说她下午有课要先回学校了,毕竟以欧晴那种包子性格是没胆量敢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扑在一个男人怀里的,毕竟……

    可这p股……不!是这白色长裙真的太眼熟了!

    欧晴偏爱白色,最喜欢的就是白衣白裙了,其实她也喜欢白裙子,可她穿来没欧晴好看,如果与欧晴同时穿的话,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所以她只有羡慕妒忌的份儿,因此也对欧晴的白裙都记忆特别深。

    就是那种又爱又恨的感觉!

    能不深刻么?!

    李倩倩盯着熟悉的双肩包和熟悉的p股来回看了几眼,然后她试探性地唤了声,“欧晴?”

    欧晴吓得一颤,差点一口咬在严谨尧的肚子上。

    唉呀妈呀!

    这李倩倩是孙悟空么?她啥时候练成火眼金睛的?她都这样了她居然还能看到她?而且还能把她认出来?

    她也太神奇了吧!!

    欧晴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李倩倩看了眼严谨尧和尤雅,见两人也正看着她,不免有点心慌和尴尬。

    尤雅眼睁睁看着欧晴突然扑进严谨尧的怀里,恨得咬牙切齿却又不敢表露出来,真是憋得快内伤了。

    这突然又冒出个莫名其妙的李倩倩,尤雅已经不知道这到底是在演哪出戏了。

    可严谨尧悠然自得地坐着,什么也不说,那她也只能双臂环胸耐着性子冷眼旁观。

    李倩倩很想伸手去戳一戳欧晴的p股,但又怕万一自己认错人……

    “欧晴是你吗?”李倩倩把声音提高了一点点,又问。

    她想,若这次这个p股的主人还是不说话的话,那她就走了算了。

    毕竟她又不敢去把衣服扯开一探究竟。

    欧晴死死咬着唇,别说回应,吓得连呼吸都屏住了。

    见还是没人应答,李倩倩想可能真是自己认错人了吧。

    李倩倩放弃了,转身欲走。

    却在这时——

    “宝宝,有人叫你。”

    严谨尧一边轻轻扯开盖在欧晴头上的外套,一边柔声说道。

    欧晴张嘴就在严谨尧的肚子上狠狠咬了一口。

    这个践人啊!

    严谨尧被小白兔咬得浑身一紧。

    肯定是疼的,但是除了疼之外,好像还有另外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感觉……

    在严谨尧开口的那瞬,李倩倩下意识地回头,正好看到欧晴的脑袋露了出来。

    “嚯!欧晴!真的是你!!”李倩倩失声大叫,瞠大双眼一脸震惊。

    欧晴从严谨尧的怀里爬起来,喘着气看着李倩倩,讪笑着装无辜,“嗨,倩倩,你……你还没走啊……”

    “你……他……你们……”李倩倩充满惊讶的目光在严谨尧和欧晴的脸上来回流转,已是惊得语无伦次了。

    欧晴想土遁。

    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嘤嘤嘤……

    欧晴转眸狠狠瞪了眼身边的男人,都怪他!

    “难怪你看不上袁超,原来你找到更好的了啊!”李倩倩频频打量严谨尧,越看越觉得这个男人比袁超有魅力多了。

    成熟稳重的男人,比年轻莽撞的小青年的确更能蛊惑女人的心。

    “不是,那个……”欧晴连忙摇头,然后话未说完就感觉到所有人都在紧紧盯着她,于是她猛然想起自己还要演戏。双肩顿时一垮,她垂头丧气地点头承认,“对,我找到更好的了。”

    见她承认了,李倩倩整个人都沸腾了,一掌拍在她的肩上,“臭丫头你这保密工作做得也太好了吧?多久了?我居然都不知道!!亏我跟你同居这么久,你竟然连我都瞒,还是不是好姐妹了你?”

    欧晴像个呆瓜似的木着脸,已经一个字都不想再说了。

    “同学请坐。”严谨尧对李倩倩比了比尤雅的身边,示意她坐下说。

    “谢谢谢谢。”李倩倩一张脸都快笑烂了,点头如捣蒜,忙不迭地一边道谢一边坐在了尤雅的身边。

    尤雅想走,却又不甘。

    她来趟c市不容易,不想就这样无功而返。

    无功而返都罢了,希望而来失望而归这个她真心接受不了!

    所以就算再难熬,她也要忍到最后。

    她倒要看看,这个名叫欧晴的女孩是何方神圣。

    古人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多了解一点这个女孩的事儿,有备无患,说不定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

    严谨尧拿起菜单欲点餐。

    李倩倩连忙摇头摆手,“不用不用,我刚吃过了,谢谢谢谢!”

    一桌四人,这会儿就李倩倩最激动最活跃了。

    欧晴只要一想到回去后会被李倩倩严刑逼供就有种不想活了的冲动。

    “他……怎么称呼啊?”李倩倩在桌子底下踢了踢欧晴的脚,在欧晴朝她看过去的那瞬,她竖起手掌遮在唇边,只让欧晴一个人看到她的嘴,极其小声地问。

    欧晴愣住了。

    怎么称呼?

    这个……她也不知道耶!

    嗯,没错!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姓啥叫啥。

    “我叫严谨尧,严肃的严,谨慎的谨,尧舜的尧。”

    正在欧晴不知该如何回答时,严谨尧不紧不慢地自我介绍道。

    虽然他的目光是看着李倩倩的,但他自我介绍得如此仔细完全是为了小白兔。

    他要让她清楚地知道他的名字。

    严、谨、尧、啊……

    欧晴默默念叨。

    尧舜的尧……

    欧晴撇嘴嫌弃。

    他是有多自恋啊?

    自我介绍居然也能扯出上古时期的两代明君,要不要脸啊?!

    所以他这名字的含义是——严肃而谨慎的圣贤君主?

    不要脸!

    欧晴面无表情地在心里默默吐槽。

    “你好,我是欧晴的同学加室友,我叫李倩倩。”李倩倩笑米米地看着严谨尧,兴奋地朝他伸出手去。

    太过激动的李倩倩身体倾斜,挤得尤雅脸色变了又变。

    “你好!”严谨尧伸手与之握了握。

    欧晴觉得这会儿的气氛特别尴尬,然而李倩倩却像是感觉不到一般,犹自缠着严谨尧像调查户口一般问个没完没了,“严先生啊,你跟我们欧晴交往多久了啊?你多大啊?听你口音好像不是c市人诶,那你是哪里人呢?你家里是做什么的呀?你又是做什么的呀?你——”

    欧晴腾地站起来。

    “我下午有课我要走了。”她抓起双肩包就走。

    再让李倩倩这样问下去,非穿帮不可。

    所以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然而刚用脚踢开椅子,一只大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

    她蹙眉看他,不解加警告。

    “晚上早点回家。”严谨尧却格外温柔地对她说道。

    他在对外暗示,他们住在一起……

    尤雅的脸色微微一白。

    欧晴张大嘴,想要“啊?”,但见尤雅正目光犀利地盯着她,只能临时改成了,“……哦。”

    算了算了,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反正现在他们已经扯平了,从此以后不见面最好,就算见了面也各不亏欠。

    严谨尧这才松开了她的手。

    但在松开之前,他轻轻捏了捏她的手腕……

    欧晴想,他这算不算是占她便宜啊?

    不过算了,占就占吧,反正这也是最后一次了。

    欧晴一边在心里宽慰自己,一边拎着包就快步离去,像落荒而逃似的。

    “喂,欧晴你慢点,你等等我啊,欧晴……”

    李倩倩见欧晴走了,她自然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连忙起身朝着欧晴追去。

    两个小女人一前一后跑出了餐厅,很快就消失在餐厅外面。

    “喜欢她什么?”

    见严谨尧盯着餐厅出口还舍不得收回目光,尤雅强忍着满心妒恨,故作轻松地问道。

    “干净!”严谨尧看着尤雅,说。

    尤雅以为他指的是身体,顿时不服,“这世上不是只有她才——”

    她也一直为他守身如玉!

    “我说的是心。”

    可不待她把话说完,他就淡淡抢断。

    “……”尤雅倏然无言。

    他是在暗讽她心机深沉吗?

    可他们所在的世界本就是个尔虞我诈的世界,毫无城府又如何做得了人上人?

    “可是谨尧,你还不懂吗?以你的身份,越干净的心……”沉默半晌,尤雅不怒反笑,一针见血字字如刀,“你越拥有不了!”

    你越拥有不了……

    严谨尧看着一脸笃定的尤雅,唇角轻勾,无声冷笑。

    拥有不了吗?

    人生苦短,何妨一试!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c大。

    学校发布了通知,今天将会有z府大人物前来学校走访,让全体同学做好迎接大人物的准备。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