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02章:好像正牌儿男朋友啊 9000字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02章:好像正牌儿男朋友啊9000字赵宇所站的位置,被人取代。

    于是欧晴的手,就那样挽上了另外一个人……

    而太过紧张的欧晴还毫无察觉,甚至故作娇羞地看向袁超,用眼神告诉他“嗯,没错,这就是我男盆友”……

    直到赵宇哐地一声撞在一旁的盆景树上,因为脚步不稳还抱住叶子都快掉光了的盆景树亲了一口。

    赵宇撞树的动静吸引了欧晴的注意力。

    欧晴瞟了赵宇一眼。

    不瞟不打紧,这一瞟欧晴的魂都快吓飞了。

    唉呀妈呀!

    她的“男主角”怎么跟盆景树亲上了?那她挽着的是谁啊?

    欧晴抬头,错愕地看着高自己足足一个头外加一个脖子的男人,目瞪口呆。

    他他他……他谁啊?

    她要挽的人明明不是他啊?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啊?啊啊啊她要疯了!

    赵宇也一脸懵*地看着严谨尧,帅气的脸庞上尽是“四哥你为什么推我啊”的无辜表情。

    许骅兆和付千波被堵在包间内,对眼前的突发状况均有些惊讶。

    当然最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四哥居然肯让一个陌生女孩儿挽手臂……

    虽然这女孩很美,纯净得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

    但像四哥这样的男人,什么美女没见过啊,怎么就对这样一个小丫头另眼相看了呢?

    许骅兆等人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四哥没有甩开女孩的手,许骅兆和付千波便很识趣地闭嘴不言,默默看戏就好。

    当发现自己挽错了人,欧晴大脑当机,整个人都蒙圈了。

    完了完了,这下不止要穿帮了,还要丢脸了……

    哎呀她的脸啊!!

    欧晴内心哀嚎,痛不欲生。

    她为什么要锁定赵宇呢?因为赵宇看起来面相和善啊!

    而她现在挽着的男人……

    冷冰冰的,一看就是那种特别不好相处的类型。

    啊,对了,刚才用戏谑眼神看着她的就是这个男人!

    虽然长得比其他三人更好看……

    但好看有毛用啊?

    她现在需要的是温柔善良善解人意且可以为她利用的男盆友啊!

    欧晴想,算了,她还是想别的办法摆脱袁超吧,因为她的直觉告诉她,她挽着的这个男人利用不起。

    如此一想,欧晴准备收回自己的手,然后再说声“抱歉我认错人了”……

    然而她的手刚微微一动,男人的手臂就蓦地往身侧一收。

    她的手被夹在他的腰侧,抽不回来了。

    欧晴微愕,呆呆地看着一脸狂拽霸酷的男人。

    他……啥意思啊?

    “他就是你男朋友?”

    正当欧晴被严谨尧的举动惊得回不来神时,呆了半晌的袁超蓦地爆出一声不可置信的大叫。

    欧晴被袁超突如其来的大嗓门吓了一跳,像是受惊的小兔子般整个人颤了一下。

    她看看一脸深受打击的袁超,然后又抬头去看身边一声不吭的男人。

    她手心冒汗,紧张又疑惑。

    他还不甩开她吗?

    此情此景只要脑子没坏都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好伐,所以如果他再不甩开她的话……

    她可就利用他了哦!

    欧晴在心里默数,告诉自己如果数到三他还不甩开她的话,那就是老天默许她拿他当挡箭牌了。

    一……

    二……

    三……

    “……啊。”欧晴转头看向袁超,微张着嘴模棱两可地啊了声,小模样呆呆的,看得一票男人垂涎若滴。

    袁超如觉晴天霹雳,妒恨交加地瞪了严谨尧一眼,然后又瞪着欧晴,“不可能!欧晴你别随便抓个男人来忽悠我,这种行为很幼稚你知道吗?”

    呃……

    好吧,的确很幼稚。

    欧晴眨了眨眼,觉得好尴尬啊啊啊!

    居然就这样被袁超一语道破了,嘤嘤嘤,好丢脸啊!

    欧晴瞬时如同被戳破的气球,垂头丧气。

    她觉得事已至此,这独角戏她是演不下去了,避免更丢人,还是坦白吧……

    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无精打采地低着头,想要把手从严谨尧的臂弯里收回来。

    “他是谁?”

    突然,她挽着的男人说话了。

    低醇磁性的声音,特别特别的好听,透着淡淡的质问,完全超出了陌生人的界限。

    欧晴抬头看着严谨尧,茫然地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啊哈?”

    他是在跟她说话吗?

    他是在问她袁超是谁吗?

    他这霸道中带着一丝不悦的语气……

    好像正牌儿男盆友啊!!

    “我问你他是谁?”严谨尧垂眸看着挂在自己臂弯里的小白兔,不紧不慢的语调却压迫性十足。

    欧晴不知道是这男人的气场太强大,还是自己突然鬼迷了心窍,竟那样呆呆与他对望,老实回答:“……同学。”

    “没时间陪我约会却跟男同学吃饭?怎么解释?”严谨尧微微挑着眉尾,淡淡哼道。

    “我……”欧晴呼吸一窒,严重怀疑自己耳朵出现了问题。

    她幻听了吗?

    他刚说啥?

    陪陪陪……陪他约会?

    解解解……解释?

    欧晴狠狠咽了口唾沫。

    “嗯哼?”严谨尧轻哼,慵懒的语调性感得要命。

    欧晴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声控,但在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真是要爱上这男人的声音了。

    太特么好听了!

    这男人真是得天独厚啊!

    长得好看就算了,还这么高!

    长这么高也罢了,居然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完美?真是太没天理了!

    欧晴的心,突然就不受控制了,噗通噗通,一阵乱跳。

    因为不止他的声音让她心魂荡漾,还有他的眼神也让她快要招架不住了……

    他的目光特别深邃,如夜晚的星空,透着迷朔和神秘的色彩,让人猜不透却又不由自主的被他深深吸引。

    欧晴觉得眼前这男人的眼神会吸噬人的灵魂……

    她慌忙收回与他对视的目光。

    免得自己的魂被他吸走。

    见他居然肯帮忙,她自然乐得顺着杆子往上爬,按耐住狂乱的心跳,低着头小声呐呐,“我以为他喜欢的是我室友……”

    “以为?”严谨尧又是一声轻哼,看着她的目光更是犀利。

    这一瞬,欧晴有种错觉,觉得自己真的是这个男人的女朋友,正被他撞见她和别的男孩儿吃饭所以怀疑她红杏出墙……

    欧晴深深佩服自己的脑D。

    而诡异的是,她居然真的有种心虚的感觉。

    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欧晴觉得自己被压得快要喘不过来,再这样下去她很可能一不小心就会露出马脚。

    “呃……那个……”于是她转眸看向袁超,不太自然地嘿嘿讪笑,“袁同学,你你……你现在看到了吧,所以那个……”你可以走了吗?

    嗯,把袁超打发走才是当务之急!

    袁超心都碎了。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喜欢一个女孩子,居然会是这样悲惨的结果。

    要知道,他在学校那可是受万千学妹追捧的啊!

    一直被捧在天上,这突然被摔在地下……

    如此大的落差,他受不了哇!

    他很不甘心,可是现在他的对手是严谨尧……

    他又深知自己比不起啊!

    嗯,袁超认识严谨尧。

    不止因为他们都是帝都人,还因为袁超的姐夫霍家兴跟严谨尧是关系非常铁的发小。

    袁超在姐姐和姐夫结婚的时候见过严谨尧,加上严谨尧在帝都无人不晓,所以即便已经几年不见,他还是能一眼就把严谨尧认出来。

    但严谨尧好像没认出他来。

    不过也是,小外甥霍冬今年都四岁了,算起来他和严谨尧也差不多有五年没见了,五年前他只是一个十五岁的青涩少年,现在他已经变得高大帅气,严谨尧没认出他来也实属正常。

    可是他就想不明白了,严谨尧跟欧晴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怎么会是男女朋友呢?

    像严谨尧这种身份的男人,今后注定会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没有显赫家世背景的欧晴别说根本进不了严家的门,就算嫁进去了,以她这种包子性格也会被人欺负得死死的好伐!

    有人说豪门太太不好当,可其实最难当的,是官家夫人。

    所以袁超觉得欧晴和严谨尧不合适。

    大大的不合适!

    嗯,他觉得欧晴还是跟自己最般配,因为他不会介意她只是个平民百姓,而严谨尧不同,就算严谨尧不介意,他的家族也不会允许。

    所有人都听懂了欧晴叫袁超可以先离开了的暗示,包括袁超本人,可他就是不动。

    本就不太和谐的气氛,顿时就尴尬了起来。

    欧晴又开始紧张了。

    她低着头谁也不敢看,一会儿挠耳朵,一会儿抓头发,一会儿摸鼻尖儿。

    她绞尽脑汁地想着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该怎么办……

    想来想去,她想不到解决的办法,于是自暴自弃地想,要不算了,不装了,撒谎好累的啊。

    心里这样想着,她挂在严谨尧臂弯里的手就无力地往下滑……

    然而就在这时,严谨尧突然走了。

    她的手还在他的臂弯里没滑下来,于是就被他那样勾着也下意识地往前迈动脚步。

    可她猝不及防,大脑还处于迷糊状态,一时拿不准自己应不应该跟他走。

    这一犹豫,她脚步就慢了一拍,眼看着手就快要从他的臂弯里掉出来。

    心,莫名一慌。

    就在她的手即将从他臂弯里完全滑出时,她本能地将手往前一伸,稳稳勾住他的手臂。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可能突然中邪了吧!

    稳稳勾住他手臂的那一瞬,她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而他,也正好垂眸看她。

    四目相接,严谨尧的目光深邃似海,看得欧晴心如小鹿乱撞。

    匆匆一瞥,她慌忙率先移开视线,咕隆一声,悄悄咽了口唾沫。

    严谨尧也继续目视前方,优雅从容地朝着火锅店外走去。

    他面色如常,唇角却若有似无地扯了扯,似是对她这种下意识的举动颇感满意……

    见四哥带着莫名其妙钻出来的小白兔走了,赵宇等人对视一眼,二话不说连忙跟上。

    一行五人浩浩荡荡地走出了火锅店。

    袁超僵在原地,狠狠咬着牙根瞪着严谨尧高大挺拔的背影,心里充满了不甘和怨愤。

    虽知自己输得不冤,可他就是没办法释怀。

    毕竟……

    欧晴是他二十年来第一次深深喜欢的女孩儿啊!!

    火锅店外。

    严谨尧等人站在马路边,付千波去开车。

    欧晴在出门之际回头偷偷看了袁超一眼。

    发现袁超还站在原地,一脸落寞颓废,看起来好可怜的样子。

    她轻轻咬着唇角,有些于心不忍。

    或许她该拒绝得更婉转一点的,该顾及一下他的骄傲和自尊,这样好像的确有点太打击他了。

    越想越觉得自己蛮残忍的,同情心泛滥,她看了一眼又忍不住看了第二眼。

    当走出火锅店外,她想要偷偷转眸去看第三眼的时候,发现一具高大强壮的身躯竟随着她的眸光移动,总能很好地阻挡她的视线……

    她微蹙着眉头抬头看身边的男人。

    他正不咸不淡地睨着她。

    欧晴这才猛然惊觉他似乎已经将她所有小动作都尽收眼底了……

    她连忙低头,眼珠子转啊转,装淡定。

    可气氛还是好尴尬啊!

    她的手挂在他的臂弯里,收回不是,不收回也不是。

    尤其更要命的是,他的两个朋友表面看起来好像什么事儿都没有似的,实则频频偷看她。

    那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得她心里怪怪的。

    欧晴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暗暗咬了咬牙,她鼓足勇气,一边把自己的手从他的臂弯里抽出,一边有些局促地结巴,“那个……谢谢你啊……我、我那个……”

    她虽然抬起头看他,但目光闪烁,就是不敢与他极具侵略性的目光相触。

    恰在这时,付千波把车来了过来,后座车门精准地对着严谨尧。

    “上车!”严谨尧对欧晴说。

    “啊?”欧晴一愣,怀疑自己听错了。

    严谨尧淡淡地看着反应总是慢半拍的小女人,抿唇不语,让她自己慢慢消化。

    被他默不啃声地盯着看,那嫌弃的眼神好像在骂她笨……

    欧晴蹙眉,不服。

    她想了想,然后想起袁超还在火锅店里,说不定现在正盯着他们。

    所以,如果她现在跟他们分道扬镳,万一引起袁超的怀疑,那前面做的戏不就白做了么?

    想明白后,欧晴蔫蔫地“哦”了一声。

    许骅兆立马拉开后座的车门。

    欧晴很识趣地钻进车里去。

    紧接着严谨尧也坐了进去。

    五个人一辆车,后座就必须得坐三个人。

    于是付千波开车,许骅兆坐副座,后座便是欧晴、严谨尧以及赵宇。

    当严谨尧坐进车里后,赵宇本想绕过车头从另一边上车的,可他刚转身,就听见四哥淡淡喊了声:“这边。”

    严谨尧的身边没有傻子,所以赵宇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然后就变成严谨尧坐中间,欧晴则被严谨尧挤到了车门边。

    嗯,就是挤。

    从喊赵宇从这边上车的那刻,严谨尧就面无表情地往欧晴的身边挪动。

    欧晴连忙也跟着挪。

    毕竟是陌生人,所以每当与严谨尧快要有肢体接触时,欧晴就屏住呼吸往边上缩,最后缩得整个人都快要贴在车门上了。

    可他的腿,还是挨着了她的腿……

    于是最后就演变成,三人座的位置,赵宇一个人占了一半。

    但天地良心,他根本不想占。

    赵宇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不由在心里默默吐槽,四哥你无耻得这么明显真的好么?

    欧晴被挤得都不敢大口呼吸。

    她尽可能地贴着车门缩着肩,眼神飘忽不定地盯着车窗外,努力平复着急促而混乱的心跳。

    两分钟,她觉得自己差不多可以说话了,于是微微歪着头去看开车的付千波,“那个,师傅啊,前面路口你把我放下去就好了。”

    师傅……

    付千波一脸黑线。

    敢情这小白兔是把他当计程车司机了?

    付千波正要点头说好,岂料严谨尧先一步淡淡说道:“路口不能停车。”

    赵宇、许骅兆和付千波三人不约而同地看了严谨尧一眼。

    “啊?那哪里能停?”欧晴失望地叫了一声,下意识地抬眸看他。

    严谨尧一本正经地说:“前方过完第二个红路灯。”

    “嗯,对对对,要过完第二个红路灯。”付千波忙不迭地点头附和。

    欧晴嘴角微微抽搐。

    好烦啊!她想马上下车啊!

    第二个红路灯起码要多走十分钟好么!

    可是她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呀!!

    欧晴内心咆哮,如坐针毡,可见开车的师傅都那样说了,只能垂头丧气地呐呐,“哦。”

    然后车内就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沉静之中。

    欧晴发现自己的耳力突然变得超好,因为她竟听见了他的呼吸声……

    还有他的腿,随着车子的行驶,时不时地摩擦着她的腿……

    哎呀要疯了要疯了!

    欧晴觉得还是说话吧,说话至少能转移注意力,气氛也不会这么尴尬。

    “那个……”她低垂着眼睑,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小声开口打破沉静。

    “好好说话!”严谨尧淡淡吐字,却威严十足。

    欧晴,“啊?”

    “不说‘那个’就说不来话了吗?”他睨着她,语气稍显严厉。

    欧晴目瞪口呆。

    拜托!

    严格说来他们只是陌生人好么!

    干吗用这种教训人的口吻跟她说话啊?

    看着她睁大眼微张着嘴的小模样,严谨尧的心里像是有根羽毛在扫啊扫,有种……

    想要亲上去的冲动!

    对刚见面的女孩儿就产生这种不要脸的念头……他是第一次!

    欧晴安慰自己,彼此只是陌生人而已,可能他老大当惯了,就喜欢教训人或者发号施令,所以算了算了,别跟他较真儿,反正一会儿下了车他们就再次回归陌路,以后谁也不认识谁。

    嗯,过了今天,谁也不认识谁!

    如此一想,欧晴释怀了,仰起小脸看着他,特别诚恳地说:“刚才谢谢你哦!”

    “他喜欢你?”严谨尧突然没头没脑地问出一句,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唐突,问得特别自然又理直气壮。

    欧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男人真奇怪,干吗总是打探别人的**啊?看起来倒是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居然一点礼貌都没有!

    用力抿了抿唇,她有点窘迫地呐呐,“好像……是的吧。”

    “那你喜欢他吗?”严谨尧又问。

    赵宇、许骅兆和付千波三人再次不约而同地看了严谨尧一眼。

    欧晴沉默。

    他是猪吗?如果她喜欢袁超的话还用找他做挡箭牌吗?看起来倒是一脸精明的样子,怎么这会儿智商就不在线了呢?

    “嗯?”严谨尧咄咄*问,就想听她亲口说出来。

    慵懒的鼻音,极具压迫性地响在她的耳畔,危险十足。

    感觉到他的呼吸吹拂在自己耳边,欧晴这才猛然惊觉他竟突然靠她这么近了……

    近得只要他的头再低一寸,就能亲上她的耳朵了。

    她吓得连忙摇头。

    “为什么?”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她狠狠蹙眉,倏然爆发,恼火地低叫。

    他这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么?烦不烦啊!

    她说不喜欢……

    严谨尧满意。

    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满意什么。

    “叫什么名字?”他盯着她,又问。

    欧晴的直觉告诉自己,他是在问她的名字……

    她张口就答:“李倩倩。”

    严谨尧拧眉。

    他盯着她看了几秒,然后淡淡道:“你在侮辱我的耳朵你知道吗?”

    “啊?”欧晴一脸懵*。

    侮辱?

    这么严重?

    她做什么了?

    “他叫你欧晴。”

    她狠狠翻了个大白眼,嫌弃地嚷道:“那你知道还问我干吗呀?”

    欧晴频频偷看前方,看看第二个红绿灯怎么还不到还不到还不到!

    天啊地啊,她想跳车了好吗!

    这个男人太狡猾了,根本就没办法跟他好好聊天好么。

    “什么晴?”

    他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晴天霹雳的晴!”她张口就答,还带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

    她一声“晴天霹雳”莫名戳中赵宇他们的笑点,三人忍俊不禁,却又不敢笑出声来,所以只能憋着,憋得一张张俊脸严重扭曲。

    千忍万忍,终于忍到了第二个红绿灯。

    “师傅师傅,前面总可以停车了吧?”欧晴对着付千波急切地喊道。

    付千波从后视镜看了严谨尧一眼。

    严谨尧没说话。

    于是付千波点头,“可以。”

    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得赶去机场。

    付千波刚把车停下,欧晴就迫不及待地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她欲直接走人,但想想如果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走的话会显得自己很没教养。

    于是她回头,看着车内的男人,“那个……”

    他瞪她一眼。

    又“那个”?

    欧晴被瞪得心脏一紧,立马改正,干净利索地吐出两个字,“谢谢!”

    说完,她再也不愿多逗留一秒,朝着不远处的小巷子跑去。

    严谨尧翘起二郎腿,姿态慵懒地靠着椅背,歪着头看着车窗外那抹渐行渐远的小身影,心底涟漪不断……

    在进入小巷之际,她回头朝他看了一眼,见他还没走且一直盯着她看,她像是吓了一跳,如受惊的小兔子般快速窜进了巷子里。

    那可爱呆萌的小模样,够严谨尧的心,荡一年。

    严谨尧后来才知道,自己的心,不是荡一年,而是一辈子……

    “开车!”

    听到四哥的命令,付千波重新启动车子,朝着机场的方向全速前进。

    严谨尧看着车窗外,脑子里全是一张清丽脱俗的小脸,耳朵里则不停回荡着——

    什么晴……

    晴天霹雳的晴……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半月后。

    欧晴和室友李倩倩在餐厅里吃饭。

    吃到一半,李倩倩从双肩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推到欧晴的面前。

    欧晴一看,顿时胃口全无。

    “李倩倩,如果你再帮袁超做这些无聊的事,我就要跟你绝交了哦!”

    她沉着脸,放下筷子有些恼火地说道。

    嗯,不用拆开看她都能猜到,这一定又是袁超买的什么金银首饰。

    这半个月来,这种戏码几乎天天上演,不是花就是礼物,天天不重样。

    刚开始她不知道是他送的,还会打开看,后来知道真相,直接连看都懒得看了。

    他没有去她的寝室楼下摆蜡烛弹吉他,让她松了口气,然而他这样每天坚持不懈的送她东西,也烦得她快要发飙了。

    虽然她一件都没收过!

    听说要绝交,李倩倩俏脸一垮,可怜兮兮地望着欧晴,“啊?你要抛弃我啊?不用这么狠心吧?”

    “我都说我不喜欢他了,你还帮他弄这些干吗呀?”欧晴蹙着眉头,不开心地咕哝道。

    “可是他好像很喜欢你耶。”李倩倩希望袁超和欧晴在一起,因为他们一个帅一个美,绝配。

    “关我什么事?”欧晴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轻叫。

    若是喜欢她的人她都要接受的话那她接受得过来么?

    “他挺可怜的,要不你就给他一个机会吧!试试又何妨呢?”李倩倩觉得袁超对欧晴是真心的,因此极力想要撮合他俩,这些天见了袁超为情所困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所以一见到欧晴就忍不住为他说好话。

    欧晴没说话。

    “而且他是学生会副主席诶,家庭条件又那么好,你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啊?欧晴啊,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好么,有个这个优秀的男孩子喜欢你,你还不赶紧抓住机会?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哦!”李倩倩极力劝说,完了还补上一句,“他要是说喜欢我,我立马对他以身相许了!”

    欧晴快给李倩倩跪了。

    “你要我说多少遍啊?我、不、喜、欢、他!”她狠狠皱着眉头,气得一字一顿地低叫。

    “为什么呀?他那么帅!!”李倩倩惊讶至极地叫道,表示对她百思不得其解。

    欧晴觉得自己跟李倩倩已经无法沟通了。

    她低头扒饭。

    “欧晴啊,你知道我们学校有多少女生喜欢他吗?”李倩倩痛心疾首地看着无动于衷的欧晴,苦口婆心地劝道。

    “嗯,全校女生都喜欢他,所以他说喜欢我我就必须接受否则就是不识抬举,是吗?”欧晴嘴里包着饭,口齿不清地冷笑道。

    李倩倩转动着眼珠子想了想,然后很实在地点了点头,“差不多是这个样子。”

    欧晴彻底无语。

    三两口把碗里的饭八光,然后她放下筷子,捧着杯子喝了两口水,才一本正经地看着李倩倩,特别严肃地说:“倩倩你记住,以后你别帮他做这些事儿了,不然你真的会失去我这个朋友!”

    “欧晴……”李倩倩被她认真的模样吓住了,呆呆地看着她不知道该说啥了。

    欧晴站起来,拿起自己的双肩包,说:“我吃饱了,下午有课,先回学校了。”

    说完就往餐厅出口而去。

    “喂,欧晴啊……”

    对李倩倩充满懊悔的轻唤置若罔闻,欧晴一边把双肩包背挂在肩膀上,一边走向出口。

    李倩倩还没吃饱,面对美食挪不动脚,再则她很清楚欧晴这会儿已经不太高兴,追上去也于事无补。

    所以李倩倩决定继续吃。

    这家餐厅的格局有点像个圆盘,从欧晴的桌位离开的话必须绕半个圈。

    她走着走着,突然手臂被人抓住且顺势一拽,猝不及防之下她整个人顺着力道倾倒下去。

    然后她竟直接倒进了一个男人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