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107章:终章 下 11000字
    &lt;/&gt;    不到两分钟,全场灯光突然熄灭。

    连歌迷们手里的荧光棒都一同灭了。

    然后在一片漆黑中,《征服》的音乐响起……

    刚才还尖叫呐喊的歌迷们突然很有默契地闭上了嘴,全场鸦雀无声,变得格外安静。

    歌迷们如此反常的现象,让本是对演唱会没有兴趣的魏可也忍不住专注地盯着舞台。

    “就这样被你征服——”

    突然,一道高亢嘹亮的男声,自舞台上响起。

    魏可狠狠一震。

    大脑有瞬间的空白,她瞠大双眼盯着黑漆漆的舞台,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这这这……

    这声音……

    on!on!on!!

    不可能!

    不可能是严楚斐!

    严楚斐在海城呢!刚才小易还给她发过他的照片呢!他现在正在酒店的牀上酣睡如猪呢!

    可自己男人的声音……她又怎么可能会听错呢?!

    魏可的心,咚咚咚狂跳不止,急促得仿佛下一秒就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似的。

    当歌声响起的那瞬,台下歌迷手里的荧光棒像是经过彩排一般,同时亮了起来,有节奏地左右轻轻摇摆。

    “切断了所有退路——”

    歌声在继续,那熟悉到骨子的声音让魏可不敢乱想却又忍不住乱想。

    啪!

    突然一道强光从天而降,将回不来神的她圈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圆圈里。

    她变成了全场的焦点。

    欧阳、米娅以及严甯已经隐入黑暗之中,光环中只剩她一人。

    “我的心情是坚固/我的决定是糊涂。”

    啪

    !

    又是一束强光,照射在舞台上。

    让所有人都能看到,一个高大挺拔帅气无比的男人,一边深情地唱着歌,一边从舞台上朝着舞台下被圈在光束里的美丽女子缓缓走去。

    两束光,一束照着她,一束照着他。

    而他,正踩着坚定的步伐,一步步朝她靠近。

    当看到舞台上的男人时,魏可整个人都懵了。

    她就那样呆呆地坐着,愣愣地看着他,完全搞不清现在是什么状况。

    天哪地哪!真的是他真的是他!

    居然真的是他!!

    他不是出差了吗?他不是在海城吗?他不是喝醉了吗?他不是睡得跟猪一样了吗?

    啊啊啊啊啊!谁来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魏可心跳如雷,快得几乎要超出心脏所能负荷的范围。

    “就这样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我的剧情已落幕/我的爱恨已入土……”

    严楚斐一袭白色西装,浑然天成的贵族之气在他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英俊帅气如白马王子降临,气场十足。

    他的目光,深情款款,从灯光亮起的那瞬就锁定了她。

    人山人海中,他的眼里,只有她!

    魏可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男人唱歌原来是如此的好听!

    超好听!超好听!超级超级好听!!

    好听得耳朵都快怀孕了啊啊啊!

    她看着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听着他的歌声由高变低却依旧好听得要命,心跳不受控制地越跳越快。

    她好激动,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感觉像在做梦,一个超级梦幻又浪漫的美梦。

    “终于你找到一个方式分出胜负/输赢的代价是彼此粉身碎骨/外表健康的你心里伤痕无数/顽强的我是这场战役的俘虏……”

    他的歌声变得低沉醇厚,看着她的眼神情深似海,优雅从容地一步步朝她走来,步伐坚定而沉稳。

    当他与她的距离缩短到三米的时候,天空突然洒下五彩花瓣,鲜艳的花瓣如雪花一般落在她的身上以及四周,整个场景梦幻得如海市蜃楼……

    随着“俘虏”二字落音,他正好来到她的面前。

    然后,他极尽深情地看着目瞪口呆的她,优雅从容地向她单膝跪下——

    “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我的心情是坚固/我的决定是糊涂/就这样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我的剧情已落幕/我的爱恨已入土……”

    歌声告一段落,现场人声沸腾

    。

    欢呼,尖叫,此起彼伏。

    魏可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快要被震聋了。

    她呆呆地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唱征服的男人,看得几乎快要热泪盈眶。

    严楚斐突然举手。

    欢呼尖叫戛然而止,整个现场顿时陷入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然后魏可就听见跪在眼前的男人持着话筒对她深情款款地说道——

    “魏可,我爱你!你愿意再嫁我一次吗?”

    同时,一枚硕大的钻戒举到她的面前。

    在一片寂静中,他的声音经过话筒传达至会场的每一个角落。

    他这是……

    求婚啊?

    魏可先是微微张大嘴,然后像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一般又用力咬着唇,红着眼看着他,不知所措。

    她觉得自己今天的脑细胞严重不够用。

    她不想这么呆,像个傻子似的,可是他这惊喜实在太大,把她震懵了一次又一次。

    本来对今天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哪成想原来一切都是他的精心安排……

    骗她说出差了,骗她说喝醉了,骗她说回来不了,然后却这样毫无预兆地跪在她面前唱征服……

    他可真是煞费苦心啊!

    “你……你不是在……在海城吗?”在他殷切的目光中,她颤声哽咽。

    “先回答我,你愿意嫁给我吗?”严楚斐深深看着快哭了的小女人,不许她转移话题。

    “答应他!”

    隐在黑暗中的严甯首先爆出一声大喊。

    “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然后立马有几道熟悉的声音开始附和。

    有云裳,有欧晴,甚至还有魏家敏……

    每随着一声“答应他”,就配合着一个掌声。

    “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紧接着是全场附和,且所有人都有节奏地拍着手。

    声声震耳。

    魏可忍不住了,眼泪刷地滚落眼眶。

    这样的求婚,太震撼她的心。

    “嘘!”

    严楚斐用话筒抵着唇,请求全场的歌迷噤声

    。

    现场立马又陷入一片寂静。

    “嗯?你愿意嫁给我吗?”

    他坚持不懈地举着手,让璀璨夺目的钻戒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呈现她的眼前,深情追问。

    魏可狠狠咬着唇,晶莹剔透的眼泪如断线的珍珠,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如果我不答应嫁给你……”她与他深深对视,颤声开口,在众人以为事有变故准备出声唏嘘的时候,她话锋一转,含泪笑道:“我还能嫁给谁呢!”

    严楚斐因为她前半句而悬起的心,顿时落回原处。

    他心潮澎湃,也红了眼眶。

    他知道求婚会成功,但看到她点头同意的那刻,内心还是好激动好欢喜。

    当魏可同意的下一秒,严楚斐站起来,话筒往裤袋里一插,然后拉起她,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就狠狠吻上她的唇……

    她喜极而泣,乖巧承受。

    现场掌声如雷,欢呼声震耳欲聋。

    五彩花瓣又开始在空中飞舞,落在深情拥吻的两人头上、、肩上、身上,最后纷纷坠落在他们的脚边。

    严甯提着花篮,抓起花瓣一把一把地往天空撒,撒得格外带劲儿。

    霍冬对霍太太那兴奋到癫狂的样子感到无语,暗忖当初他跟她求婚的时候都没见她这么开心过,真不知道她现在这么激动是为哪般。

    然后霍冬对大舅子严楚斐也颇有微词。

    不就求个婚么,这么高调做什么?

    又是演唱会,又是唱征服的,对比之下他跟霍太太求婚就显得太过平凡无奇了好么!

    虽然他当时的诚意也是满满的!

    对严楚斐不满的不止霍冬一个,还有郁凌恒。

    郁凌恒看到郁太太一脸羡慕妒忌恨的看着深情拥吻的严楚斐和魏可时,就知道他的耳朵又要遭殃了。

    他几乎可以预见,回家之后郁太太会在他耳朵边念叨些什么。

    无非就是“你瞧瞧我土匪哥多浪漫”啦……

    或者“你看看我嫂子遇上我土匪哥这么好的男人多幸福”啦……

    仰或是“同样是男人你说你怎么就没我土匪哥一半疼老婆呢”……

    郁凌恒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恶意。

    欧阳对严楚斐这样高调的求婚倒是没有任何意见和不满,他想自己可能将来得好好思考一下,怎样才能超越今天的严楚斐……

    心里这样想着,他忍不住用眼角余光瞟了眼身边的小女人。

    但见米娅从头到尾都面无表情,欧阳内心颇感无力

    。

    她到底要冷到什么时候去?是不是就算他现在把所有热情都倾注在她身上也再捂不热她的心?

    欧阳默默叹了口气,心情郁结。

    在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中,严楚斐轻轻抵着魏可的额头,与她眼对眼鼻对鼻,呼吸相融。

    “可可,我爱你!很爱很爱!”他在她唇上深情低喃,满心满眼的宠溺。

    指间突然一凉,钻戒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魏可垂眸看了看指间的钻戒,笑中带泪,双臂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主动在他唇上用力啄了一口,“严楚斐,我也爱你!很爱很爱!”

    我们都深深爱着对方,很爱很爱!

    音乐响起——

    “终于我明白俩人要的是一个结束/所有的辩解都让对方以为是企图/放一把火烧掉你送我的礼物/却浇不熄我胸口灼热的愤怒……”

    严楚斐紧紧拥着严太太,从裤袋里抽出话筒,将未完的歌,唱完。

    “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我的心情是坚固/我的决定是糊涂……”

    嗯,他就这样,被她征服了!

    甘之如饴!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楚斐这半个月来都很忙,不止是忙着求婚,还有补办婚礼。

    魏可挺知足的,说补了求婚就够了,不用再补办婚礼,劳民伤财。

    然而严楚斐却说,婚姻是一生一次的事,他不能把她穿婚纱的权利夺走。

    他要她为他穿上婚纱,他要她美美的嫁给他,他要给她一个女人应该得到的一切!

    所以婚礼,必不可少!

    于是,在严楚斐向魏可求完婚的第三天,H市的海景酒店,低调地进行着一场温馨浪漫的婚礼……

    因为孩子还小,出国结婚太过麻烦,所以严楚斐在经过深思熟虑的思考之后,把婚礼的地点订在了国内。

    没有大肆操办,毕竟像严家这样的家族不宜过分高调,演唱会上向严太太求婚一事严楚斐都被严谨尧叫去训斥了一顿。

    碧海蓝天,晴空万里,彩球飘扬鲜花遍地。

    来参加婚礼的全是亲朋好友,怀揣着对新人满满的祝福。

    魏可身穿一袭梦幻飘逸的婚纱,挽着汤琨的臂弯,一步步朝着站在牧师面前的严楚斐走去。

    身穿黑色手工西服的严楚斐,俊美如神祗,微微侧着身,深情款款地看着正朝自己走来且美如天仙的小女人。

    心潮澎湃

    。

    然后,在所有亲友的见证下,他们宣誓、换戒、亲吻……

    当严楚斐和魏可亲吻彼此的那一刻,亲朋好友们齐齐鼓掌,为他们送上最真挚的祝福。

    掌声如雷中,有人悄然离席……

    欧阳目不斜视地看着台上恩爱甜蜜的主角,对身边空出来的位置仿若未见,只是俊脸在身边人悄然起身的那刻变得冷若寒冰,他机械性地拍着手,浑身弥漫着一股阴冷的戾气……

    米娅一手拿着震动不停的手机,一手拎着过长的裙摆,朝着酒店内走去。

    所有人都在酒店外的露天草坪上观礼,此刻的酒店内才是最安静的。

    “喂……”

    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她停下脚步,接起电话。

    “小娅。”

    电话彼端传来一道男声,沙哑粗噶,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情绪。

    米娅握着手机的手,骤然收紧,指关节微微泛白。

    “嗯。”沉默片刻,她淡淡回应。

    “今天是你的阳历生日……”男人说,在微微停顿之后,送上祝福,“生日快乐!”

    米娅极力隐忍,却终究还是忍不住红了双眼……

    紧紧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颤抖的呼吸被对方听见,待稳定了情绪,她才轻声道谢,“……谢谢。”

    然后,两人都没再说话,就那样静静地听着彼此的呼吸,相对无言。

    半晌后,男人再度开口,“你好吗?”忧桑的语调,饱含着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和思念。

    “好。”米娅的双眼泛起水雾,虽极力隐忍可声音却还是忍不住轻颤,“你呢?还好吗?”

    她知道不该问,可又忍不住想问……

    在那个鬼地方,没人能好得起来!

    果然——

    “不好……”男人苦涩一笑,没有隐瞒,因为根本隐瞒不住。

    身体的折磨都是次要的,其实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蚀骨的思念……

    米娅深吁口气,努力将眼里的水雾憋回去,然后她说:“你再忍忍!”

    时间差不多了,男人握着电话极尽不舍。

    “米娅!”男人突然喊道,然后颤声微哽,“我想你……”

    米娅忍了许久的泪,瞬间决堤。

    她狠狠咬着唇,不让自己的情绪崩溃,慌忙用手背抹着脸上那滚滚而落的泪水。

    “我——”

    啪

    !

    她刚开口想要说点什么,怎知本是抓得好好的手机突然就从手里飞了出去,砸落在地,应声而裂。

    米娅缓缓回头。

    毫无意外,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风云密布的俊颜……

    冷冷对视。

    她什么也没说,没有尖叫撒泼也没有怒目以对,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朝着已被摔坏的手机走去。

    欧阳最恨米娅什么呢?

    最恨她一个字都不说,却有足够的本事将他逼疯。

    米娅走到手机旁,弯腰,伸手去捡。

    手机坏了无所谓,她要捡回电话卡。

    然而就在她的手指即将触上手机的那瞬,一只锃亮的皮鞋抢先一步再度将手机踢飞。

    哐……

    啪嚓!

    她的手机二度受创,屏幕直接裂成了蜘、蛛、网。

    米娅还是面无表情,也依旧沉默不语,直起身又朝着几米开外的手机走去。

    这一次她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欧阳怒不可遏。

    他脸如玄铁,大手一伸,抓住她的手臂不许她去捡。

    米娅心里绷着的那根弦,啪地一声,断了……

    今天她的长发盘成了一个发髻,发髻上插着一根簪子,当他的手抓住她手臂的那瞬,她拔下簪子就往他身上插……

    她下手极狠,簪子在他左边锁骨下方的位置没入两寸。

    欧阳垂眸看了眼插在自己身上的发簪,然后扬手就朝着米娅毫无悔意的脸上甩去——

    啪!

    咚……

    米娅被欧阳一个耳光打得不可抑止地往后退,最终额头撞在墙上,磕破。

    脸颊一片火辣,额头钻心般刺痛,米娅的整个大脑都在嗡嗡作响,但她却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欧阳攥紧打了她的那只手,手心又痛又麻。

    然而更痛的,是心……

    他的心里泛起深深的挫败,他不知道与她之间为什么就会走到今天这幅局面。

    他极力想要向她靠近,她却拼了命的想要远离……

    好比此刻,他们甚至没有任何言语的交流,直接就演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欧阳

    !!”

    倏然一声大喝乍然响起,同时一道纤瘦的身影朝他们飞奔而来。

    想去厕所途经此处的严甯将刚才的一幕尽收眼底,看到欧阳对米娅动了手,吓得连忙跑上前来阻止。

    扯了发簪,长发披肩,米娅面无表情地垂着眸,将微卷的长发拢到前面,尽可能地遮住红肿的脸颊及受伤的额头。

    严甯一脸震惊地看着欧阳,大叫:“你在干吗啊?!”

    欧阳无话可说,只是狠狠盯着从始至终都没有情绪的米娅。

    “米娅,你怎么样?没事吧?”严甯连忙又跑向米娅,紧蹙着眉头担忧急问。

    “没事。”米娅淡淡吐字,那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仿佛刚才受伤的并不是自己。

    严甯的声音颇大,引来了云裳夫妇。

    听到霍太太的叫声,霍冬更是一马当先就冲了进来,在见到霍太太完好无损之后,眼底的杀气才消散下去。

    吓了他一跳,他还以为是霍太太有什么危险呢。

    “怎么了?”云裳快步上前,疑惑不解地看着欧阳、米娅以及严甯。

    严甯白了欧阳一眼。

    云裳看了看小舅,又看了看垂着眸长发遮了半张脸的米娅,秒懂。

    一直知道自己的小舅舅跟米娅之间存在着问题,但别人的感情,旁观者又怎么插得进手?

    “你干什么了?”云裳瞪着欧阳,压低声音切齿质问。

    欧阳置若罔闻,无视身边所有人,不言不语就盯着米娅。

    恨不得看进她的心里去!

    看看她的心现在到底是什么做的,是石头还是冰块!

    还是她根本就已经没有心了!

    “欧阳你动手了?”云裳眼尖,看到了米娅额头上的伤,顿时气急败坏地在小舅手臂上狠狠拍了一下,恨铁不成钢地唾弃道:“你真能耐!居然对自己女人动手,丢不丢人啊你?!”

    欧阳懒得辩解说是她先用簪子插我,反正事已至此,他说什么都是错。

    嗯,不管是什么原因,男人对女人动了手就是错!

    怪自己的情绪越来越容易失控,也恨她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更上了一层楼……

    欧阳突然一言不发就朝着米娅走去。

    他伸手去拉她,她后退。

    严甯和云裳不约而同地冲上去挡在欧阳的面前,将米娅护在身后。

    欧阳的脸,瞬时阴沉无比。

    见势不对,郁凌恒连忙上前一把勾着欧阳的肩,笑嘻嘻地说道:“诶诶诶,别这样啊,这大好的日子,咱可别给楚斐添乱

    。走走走,咱们男人喝酒去,让她们女人去聊天,各玩儿各的,都别闹了!”

    欧阳不动。

    “走啊!”郁凌恒用力拽了他一把,带着点暗示意味。

    闹得这么僵,都动上手了,还不各自冷静一下是想彻底闹崩么?

    “今晚我跟米娅睡,你自己看着办!”云裳瞪着自家小舅,冷冷说道。

    欧阳还没来得及说话,郁凌恒就先惨叫了出来,“啊?那我——”

    云裳极有威严地瞪了郁大爷一眼。

    郁凌恒立马噤声,没好气地剜了欧阳一眼。

    都怪他!

    闹什么闹?害得他跟郁太太好不容易盼来的二人世界都泡汤了!

    烦人!!

    云裳说完,拉着米娅就走了。

    这时,今天的男女主角走了进来。

    “怎么了?吵架了?”严楚斐牵着魏可走上前来,瞅了眼脸色阴沉的欧阳,曲起手肘轻轻撞了他一下,“欧阳你悠着点,今天我结婚,你把我婚礼搞砸了我跟你没完!”

    欧阳皱眉,缩了缩肩。

    众人这才看到欧阳的蓝色西服上有块位置颜色略深。

    严楚斐抬手一触,指尖染上血渍,“哟!你这里咋了?负伤啦?”

    欧阳还是沉默不语。

    “不是我说你啊欧阳,就算她扎了你,你也不该打她的。”郁凌恒一边叹气一边摇头,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说道:“只要你对她动了手,你这辈子都有污点了!”

    听说欧阳打了米娅,魏可看着欧阳的目光顿时多了一分鄙视。

    打女人的男人都是混蛋!

    超级大混蛋!!

    “打了她,你心里痛快了吗?恐怕更难受了吧!”严楚斐一掌拍在欧阳的肩上,同情地看着他,说:“你若对她有了感情,就千万别对她动手,否则就是打在她身,痛在你心!”

    欧阳的脸,微微一白。

    打在她身,痛在你心……

    该死的正确极了!!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几年后。

    严甯生二胎了,二胎是个超级可爱的小公主。

    霍冬开心得那张万年冰山脸都乐开花了。

    魏可羡慕妒忌恨

    。

    她也想生二胎,想再生个儿子凑成一个“好”,那样她和严先生的爱情和婚姻就圆满了。

    人都有一个通病,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想生二胎的魏可此刻已经完全忘记当年生女儿的时候自己命悬一线差点死掉的事。

    哎呀呀,好想要个跟严先生一样英俊帅气的小家伙啊……

    魏可越想越心动。

    可是……

    严先生好像对二胎并不感兴趣。

    她隐晦地提过好几次,他都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总是顾左右而言他。

    怎么办呢?

    晚上。

    严楚斐在卫生间里对着镜子刮胡子,魏可倚在门框上对他笑得不怀好意。

    “老公!”她冲他娇嗲,俏皮地眨了眨眼。

    “嗯?”严楚斐从镜子里看了严太太一眼,继续手上的动作,漫不经心地应道。

    魏可进入卫生间,凑到他身边,拉长尾音使劲儿撒娇,“老公——”

    “干吗?”严楚斐拧眉,戒备地瞅着反常的小女人。

    “我有了……”魏可咬唇,故作娇羞,然后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

    她声音太小,他没听清,“什么?”

    她倏地一把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大声道:“我又有了!”

    严楚斐整个人蓦地一僵。

    他看着她,脸色变得很奇怪。

    沉默半晌,他放下剃须刀,转头看着她,特别严肃地说道:“别开玩笑!”

    “我……呵呵呵……我没开玩笑……”魏可被他怪异的眼神看得心里直发怂,心虚讪笑。

    “我结扎了。”他将手从她的小腹上收回,很平静地抛下一个重磅炸弹。

    “哦。”魏可没反应过来,哦完之后才发觉不对,霍然瞠大双眼,失声大叫,震惊得声音都变了调,“你说什么?”

    “我结扎了!”严楚斐重复,淡然的语调仿佛这只是一件不足挂齿的事。

    结扎了……

    魏可懵了足足有两分钟,狠狠摇头,“你骗人!我不信!”

    “这么多年我们可都没避过孕。”严楚斐轻轻一笑,提醒道。

    啊……

    对!他们已经好多年没避过孕了。

    而她也一直没怀上

    !

    所以,他说的都是真的?

    “你真的结扎了?”魏可脸色一沉,风雨欲来。

    “嗯!”严楚斐用力点了下头,表示自己所言非虚。

    “什么时候?”

    “我们补办完婚礼之后。”

    那么早就……

    “你你你——”魏可气结,指着男人勃然大怒,“严楚斐你太过分了!”

    严楚斐微微挑眉,沉默。

    “这么重要的事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而且你居然瞒了我这么多年?!”魏可火冒三丈,气得胸腔急促起伏。

    “我不是有意瞒你,本来做完手术就要告诉你的,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我就忘了……”他柔声解释,神情坦荡态度诚恳,“你今天若不提这事儿我到现在都还没想起来。”

    魏可转身就走出卫生间。

    她冷着脸走向牀边,一P股坐在床前凳上,气红了眼。

    严楚斐跟出来,在她身边蹲下,小心翼翼地瞅着她,讨好地轻哄,“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又生气了?”

    “严楚斐,我还是你老婆吗?你做这种手术居然都不要跟我商量一下的吗?”她气得很,怒声叱问。

    “我以为你不会介意。”他嘟了嘟嘴,一脸无辜。

    “呵!你以为?!”她冷笑,简直想一把挠死他。

    自以为是的臭男人!!

    严楚斐抿了抿唇,轻轻抓着严太太的小手,深深看着她的双眼,情真意切地说道:“我们当初不是说好了吗?只要沁儿一个孩子就够了,所以我就没把这事儿看得有多重要,如果你觉得我这样的行为不够尊重你,我向你道歉行吗?是我考虑不周,我错了,大宝贝别生气了好不好?”

    他放低姿态哄着求着,多年如一日地宠着她让着她。

    她气着气着,就委屈地红了眼。

    看她好像难过了,他着急又心疼,连忙捧住她的小脸去吻她的唇,边吻边说:“可可,我知道你想再生一个,可是你当年生沁儿的时候真的已经把我吓破胆了,我到现在想起来都害怕……”

    听到他声音微颤,魏可心软了。

    她目光哀怨地瞅着他,嘟嘴咕哝,“她们都说生二胎可容易了,根本就不会有危险。”

    “我发过誓的,再也不让你那么痛了,我不能违背誓言。”他很认真地看着她,坚定摇头。

    没有经历过那种恐怖瞬间的人永远都体会不到他当时的无助和绝望,他是真的不敢再冒险,一点都不敢!

    他对现在的生活已经非常非常的满足,他只求能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就好,其他的他并不奢望

    。

    一个孩子也很好!

    真的很好!!

    夫妻多年,他们已经非常了解彼此,所以魏可也明白他是不想让她受苦才去做了绝育手术。

    虽然对他没有告知有点生气,但这点小事揪着不放也没什么意思。

    夫妻已是几载,他们越来越明白相互体谅在一段婚姻里是多么的重要,所以她不忍怪他,只是觉得有一点点小遗憾罢了。

    “可可,你看我们的沁儿那么乖,那么可爱,我们有这样一个小天使,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严楚斐见严太太有所动容,连忙更加卖力地劝道,还不忘给自己的宝贝女儿说好话。

    魏可看着眼前小心翼翼讨好她的男人,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不无道理。

    女儿是她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全心全意爱她一个其实也挺好的。

    如此一想,魏可释怀了。

    突然……

    咔擦一声,门锁转动,一个小人儿推门而进。

    “爸爸!我都要睡觉了,你怎么还不来给我讲故事啊?”

    快七岁的严沁穿着卡通睡衣走进房里来,板着小脸很不高兴地对着爸爸大声喊道。

    严楚斐连忙站起来,正要对女儿说来了来了爸爸这不就来了么……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严太太凉飕飕地对女儿吐出两个字,“出去!”

    严沁一怔,怯怯地看着不怒而威的妈妈,刚才的嚣张气焰瞬间消散无踪,小声呐呐,“我找爸爸……”

    同时用求救的眼神看着爸爸。

    严楚斐偷偷对女儿瘪嘴摇头,表示爱莫能助。

    严沁小脸一垮,知道现在只能自求多福了,态度立马端正了许多。

    爸爸最讨厌了,只要妈妈一生气,他就一准站在妈妈那边,都不管她死活的。

    “严沁,这是你的房间吗?”魏可淡淡看着女儿,很平静地问答。

    “不是。”严沁垂头丧气地摇了摇头。

    “那是谁的房间?”魏可翘起二郎腿,明明看起来并不凶,却莫名让人觉得害怕。

    “爸爸和妈妈的。”严沁咬了咬唇,怯懦回答。

    “既然是爸爸和妈妈的房间,你进来之前应该怎么做?”

    “敲门……”

    “那你敲了吗?”

    严沁局促地绞着手指,低着头不敢看妈妈,“我忘了……”

    “那我明早可以忘记做你的早餐吗?”魏可冷笑

    。

    “妈妈我错了。”严沁闻言,吓得立马大声认错。

    没早餐吃好可怜的……

    “然后呢?”魏可挑眉睨着女儿,淡淡哼道。

    她以为女儿听了她这话会立刻出去然后敲了门再进来,哪知女儿竟是直接扑进她的怀里……

    “妈妈你最好了,你是全天下最美最美的妈妈,妈妈我爱你,我真的好爱好爱你!妈妈你别生沁儿的气,沁儿以后都乖乖的,妈妈今晚你给沁儿讲故事吧,妈妈……妈妈……”

    严沁钻进妈妈的怀里就像个牛皮糖一般粘着妈妈,使劲儿撒娇,嘴里不停地说着好听的话,噼里啪啦像机关枪似的。

    魏可哭笑不得。

    她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小东西,调皮起来恨不得把她塞回肚子里重造一遍,可爱起来又觉得怎么爱她都嫌不够。

    脸色一沉,魏可佯怒轻喝,“严沁——”

    “妈妈我爱你,我下次一定敲门,你这次饶了我好不好嘛,妈妈妈妈,你最好了,我最爱你了妈妈。”

    哪知她刚一开口,女儿一双小胖手就捧住了她的脸,在她脸上一通乱亲。

    亲得她一脸口水。

    魏可认输。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这小东西把她老爸的不要脸特质遗传得淋漓尽致,让她无力招架。

    罢了罢了,那就饶她这一回吧。

    抬眸看了眼身边的男人,只见他正用宠溺的目光凝视着她们母女俩,一脸心满意足的表情。

    魏可搂着在怀里乱蹭的小家伙,无奈一笑。

    严楚斐在严太太抬眸看他的那瞬,低下头来,在她唇上轻轻一吻。

    万千柔情尽显其中。

    “爸爸,我也要我也要!”严沁见爸爸亲了妈妈,不依地嘟起嘴把小脸向爸爸伸过去,叫着嚷着要爸爸亲。

    严楚斐低头在女儿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严沁满意,然后转头就在妈妈的脸上又亲了一口。

    魏可看着调皮的女儿,表情无奈,心里却满是甜蜜。

    嗯,严先生说得对,他们有这样一个小天使,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满足!

    大大的满足!

    有夫如此,有女如此,一生足矣!

    ——完!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