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105章:大结局 下 12000字
    &lt;/&gt;    然而——

    “可儿你错了!他介意!”魏家敏很笃定地说道。

    而且是非常介意!

    魏家敏也是在结婚之后,才发现汤琨霸道的一面。

    生活中的琐事没什么变化,但在感情上他变得比以前强势了些,说直白点就是……

    爱吃醋了。

    尤其是与莫鸣龙有关的,他非常敏感。

    因为他觉得莫鸣龙曾经伤她那么重,所以坚决反对她与莫鸣龙再有任何瓜葛

    。

    上次她只是做了个仿真的定情指环,他就闷闷不乐了好久,虽然没有跟她吵架什么,但直接冷了她两天,颇让她哭笑不得的。

    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在感情上都是小气的,除非不爱,否则没人能做到对“前任”这个生物无动于衷。

    听妈妈那么认真严肃地说汤叔介意,魏可只能把戒指收回。

    妈妈说得对,她现在有了新的家庭,若收下前夫的遗物的确对汤叔很不公平。

    最重要的是,这枚戒指对妈妈来说并非什么好的念想,而是耻辱……

    嗯,是不可磨灭的耻辱。

    所以妈妈不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他知道错了。”

    魏可将戒指放回口袋里,幽幽说道。

    “所以呢?你希望我原谅他?”魏家敏扯了扯唇角,似笑非笑的模样冷如千年冰山。

    “不是!”魏可立马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强求的意思,续而轻叹一声,几不可闻地呐呐,“我只是觉得他挺可怜的……”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毕竟有着血缘的牵连,眼睁睁看着亲生父亲死在自己面前,还是为了救自己,若她心里还是没有一点触动的话那她还算是人吗?

    她今天选择提起这件事,并不是想要请求妈妈原谅父亲,她只是尽自己的责任,尽量不亏欠任何一方。

    她想,父亲已经死了,他生前的意愿她有义务帮他陈述出来,而妈妈会如何选择那是妈妈的自由,她不会强加干涉,也不会强求。

    “你原谅他了?”魏家敏目光锐利地盯着面露忧伤的女儿,淡淡问道。

    魏可想了想,轻轻摇头,“……我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

    那日在父亲咽气之时她嘶喊着“爸我原谅你了”不过是宽慰父亲以让他走得没有遗憾,其实直到现在,她的内心都还是很矛盾的。

    一面觉得他可恨,一面又觉得他可怜。

    虽然生死关头父亲救了她,可曾经那些伤害却又是那么真实的存在着,她既忘不了他救了她,也忘不了他伤害过妈妈……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见女儿一脸纠结和为难,魏家敏淡淡一笑,腾出一只手来拍了拍女儿的手背,说:“可儿,你已经长大了,也是做妈妈的人了,所以有些事我不会再要求你去怎么做,你有自己的主见,你想怎么做听从自己的心就好。你只要记住,不管你怎么选择,妈妈都尊重你的决定。”

    妈妈如此深明大义,魏可心里破不是滋味。

    “妈。”

    “嗯?”

    “你还恨他吗?”

    “不恨

    。”魏家敏神色淡然,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

    魏可微微挑眉,眼底划过一丝诧异,不信。

    妈妈曾经伤得那么重,真能做到一点都不恨?

    “他虽然给了我很多痛苦和耻辱,但他也给了我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在与他的那段失败的婚姻里,我也并非一无所获不是吗?所以有什么好恨的呢?”魏家敏垂眸看着怀里安静乖巧的小孙女,释然一笑,“恨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只有依然在乎才会恨,当你对一件事或者一个人已经毫无感觉之后,你便什么情绪都不想再为其浪费了。”

    是啊,对一个人最狠的惩罚不是恨,而是无动于衷。

    看着妈妈从过去的伤痛中彻底走了出来,魏可为妈妈感到开心,为已故的父亲感到悲哀……

    所以人啊,真的不能犯原则上的错误,否则一失足成千古恨,最终会把自己给毁了。

    虽说人心本是贪婪,但凡事都该有个度,千不能超越了道德底线。

    人活一世,要无愧于心!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年夜饭很丰盛,四代同堂,其乐融融。

    魏世焘的老年痴呆经过疗养已经有所好转,于半个月前出院回家。

    饭后,一家人围在客厅里看春晚。

    严楚斐对身边的小女人意图不轨,对春晚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看着看着整个人就软哒哒地靠在了严太太的身上。

    感觉到自己肩上多了颗脑袋,魏可瞟了严先生一眼,不以为意,然后又转回头继续看电视。

    严楚斐见暗示失败,不由哀怨地看着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视的严太太。

    她到底有没有一点自觉性?

    她醒来一周了,这一周他很努力的克制着不碰她,因为担心她的身体还没恢复好。

    但今天她出院了,医生说她恢复良好,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

    既然一切都OK了,那在这美好佳节里,她不该对他表示表示吗?

    她到底知不知道他已经饿了很久了!

    她到底知不知道这十个月里他的身心遭受了怎样的煎熬?

    看看看!春晚有什么好看的?有他好看吗?!

    严楚斐满腹怨怼,一边盯着严太太的下巴,一边在心里默默腹诽。

    真想咬她下巴一口!

    魏可看得太入神,没有注意到严先生幽怨的目光,倒是魏家敏发现了女婿的心浮气躁

    。

    “怎么了?困了?”魏家敏瞟了女儿和女婿一眼。

    魏可转眸看着妈妈,下意识地摇头,“呃,没——”

    “有点。”严楚斐抢断,同时在严太太的腰上轻轻掐了一把。

    魏可微微蹙眉,瞬间反应过来,脸颊微红,有些无语地瞅着身边的男人。

    春晚才刚刚开始呢,这么早就困了?

    他要不要无耻得这么明显啊!

    魏家敏轻轻拍着怀里的小孙女,说:“困了就上去睡吧,于阿姨昨天就已经把房间给你们收拾好了。”

    “行,那我跟可可就先回房了。”不给严太太说话的机会,严楚斐抢先点头,然后礼貌谦和地向长辈拜年祝福,“外公,妈妈,汤叔,新年快乐!”

    “好好好,你们新年快乐!”魏世焘笑米米地点头。

    “那个……”魏可向妈妈伸手,欲抱回女儿。

    哪知魏家敏却说:“沁儿今晚跟我睡,你们休息去吧!”

    “不用啦妈,还是我——”

    “好啊,谢谢妈妈!”

    严楚斐求之不得,连忙抢断严太太的话,然后直接将她拉走。

    “喂……”魏可压低声音羞恼地轻叫,对他这副急不可耐的样子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严楚斐对严太太的抗议置若罔闻,只管拉着她往楼上走。

    上了二楼,她皱着眉不赞同地问:“你真把沁儿丢给妈妈啊?”

    “嗯。”严楚斐拉着严太太直接往她曾经的闺房走去。

    “妈妈行不行啊?”魏可表示担忧。

    他回眸看她一眼,鄙视她的瞎操心,“不行你是怎么长大的?”

    呃……

    这倒是。

    “可是……唔……”

    魏可还想说可是妈妈已经三十年没带过小孩子了呀,哪知刚一开口,就被不耐烦的严先生一把拖进怀里狠狠吻住了唇……

    她的质疑被他堵在了嘴里,再无说出口的机会。

    他霸道地挑开她的牙齿,吻得激狂又凶狠……

    紧接着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搂着进了屋。

    他用脚踢上门,甚至连灯都不开,就摸黑将她往牀边带去。

    “宝贝儿,我想死你了!”他咬着牙根在她唇上恶狠狠地说,搂着她的力道像是恨不得把她整个人勒进他的身体里。

    “嗯……”魏可难受地轻咛一声,被他吻得快要窒息了

    。

    这男人,就不会温柔点么?!

    “你想不想我?”他拥着她一同倒在牀上,翻身将她压下,一边眷念地轻吻她的眉眼,一边声声逼问:“嗯?想不想?”

    沙哑磁性的嗓音,透着浓浓情(谷欠)……

    知道他问的“想”并非单纯的想念,魏可不语,羞于启齿。

    “说啊,你到底想不想我?”他一边解着彼此身上的束缚,一边执拗地追问。

    魏可轻喘,狠狠咬着唇,说不了话。

    “快说,想不想老公?”他捞起她一条腿,气势汹汹地抵上去。

    大有她的回答若让他不满意,他就会给她好看的架势……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妥协,“……想。”

    “想老公什么?”严楚斐噙着不怀好意的笑,抵着她轻轻碾磨。

    “……”魏可急欲崩溃,被他碾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是不是这个?”他的唇贴着她的耳,往她耳朵里坏坏地呵气。

    同时倏地一刺。

    力道不重,但足以让她明白他言辞间的含义。

    魏可的脸,滚烫,羞愤大骂,“严楚斐你够——啊……”

    他突然一冲到底。

    呼……

    严楚斐长长地吸了口气。

    舒服!!

    “不够!”他衔住她的唇,霸道宣告,“大宝贝儿,这才刚开始呢!”

    他动作太大,惹得她连连惊呼,“啊……”

    “嘘!小声点,你叫这么大声是想让妈妈他们听见么?”他堵住她的唇,噙着魅笑坏坏地戏谑。

    “你……啊……”她气得攥拳打他。

    可她越打,他就越凶……

    很快她就败下阵来,红着脸苟延残喘。

    “喜不喜欢?”偏偏他还不肯放过她,缠着她问。

    她恼他,就不让他如意,“……不、不喜欢……嗯……”

    “口是心非!”他却将她一眼看穿,得意又嚣张地在她唇上暧、昧轻吐,“不喜欢还咬我这么紧?”

    严太太哑口无言。

    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臭男人!

    讨厌他这副嘚瑟的模样,她想反击,怎奈心有余而力不足

    。

    嗯,她不止反抗不了,还很快就被他欺负得溃不成军……

    许久许久之后……

    当彼此同时到达巅峰之时,他捧着她汗津津的小脸,深情地吻她——

    “大宝贝儿,新年快乐!”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大年初一,清晨。

    爆竹声声,辞旧迎新,从昨晚开始烟花爆竹就放个不停,整个帝都一片喜气洋洋。

    魏可感觉自己刚刚才睡着,突然又被一阵鞭炮声吓醒。

    外面噼里啪啦一阵响,将睡梦中的她吓得一哆嗦,下意识地往男人怀里缩。

    严楚斐一宿没睡。

    太久没碰过她了,他馋得很,哄着她没完没了的闹了一整晚,到天快亮的时候才结束。

    她被他缠得筋疲力尽,到结束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软得一塌糊涂,累得连手指头都动不了。

    在他抱着她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靠在他的肩上睡死过去了。

    严楚斐运动了一整晚,本该很累才对,可把严太太和自己清洗干净之后,他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于是他侧躺在她身边,手肘撑着枕头,就那样一瞬不瞬地看着睡得格外香甜的她,不知不觉就看到了天亮。

    这些天,他总会在她入睡着后偷偷看她,因为被吓怕了,怕自己一闭眼此刻的幸福就会像泡沫一般,一戳即破。

    虽然她醒来已经一周,可他到现在都心有余悸。

    每当想起女儿生下来没有呼吸以及她失血过多昏迷不醒的画面时,他就感到深深的害怕,那种眼睁睁看着最爱之人承受痛苦而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挫败感,太恐怖了,这辈子他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

    胸前痒酥酥的,小女人在他怀里蹭。

    严楚斐垂眸看着像只小猫咪般直往他怀里拱的小女人,眼底眉梢忍不住流淌出笑意,满满的宠溺。

    收紧手臂把她拢了拢,将她整个纳入怀里。

    越看越爱,他情不自禁地在她额头上轻轻烙下一吻。

    被鞭炮声吵醒的魏可意识混沌,可当男人的唇印上额头时,她缓缓睁开了双眼。

    看到的,全是男人饱含宠溺和深情的俊颜……

    “新年好。”严楚斐在严太太醒来的那瞬,噙着笑对她说。

    严太太睡眼惺忪,嘟了嘟嘴,一边习惯性地将小脸往他颈窝里蹭,一边口齿不清地咕哝回应,“老公新年好。”

    严楚斐被严太太蹭得幸福感爆棚

    。

    新年伊始,这一刻的气氛实在太过美好,他突然就想到了新年他应该许什么样的愿望……

    他的愿望是,想和严太太一直一直这样甜蜜下去。

    嗯,要一直甜蜜下去!

    魏可蹭了一会儿,突然从严先生的颈窝里抬起头来,眨巴着双眼呆呆地望着他,“没有新年礼物么?”

    见严太太像个孩子似的索要礼物,严楚斐失笑。

    食指弯曲在她鼻尖上轻轻刮了一下,他强忍笑意,一本正经地说:“礼物昨晚不是已经给你了么。”

    昨晚给了?

    魏可蹙眉,从他怀里退出,左右看了看,却什么也没发现。

    “哪儿啊?”她问,一脸困惑。

    “我啊!”他答。

    “……”魏可无语,羞恼瞪他,“你滚!臭不要脸!”

    他也算礼物?

    就他这样也算礼物?

    都没把自己裹上包装纸以及扎上蝴蝶结,算什么礼物?!

    再说了,他若真把自己当成礼物送给她,昨晚就应该是她折磨他而非他折腾她好么!

    翻身一转,用背对着他,没有得到新年礼物的严太太表示伐开心。

    严楚斐看着耍脾气的严太太,忍俊不禁。

    胸膛贴上她光滑的背脊,在她傲娇地扭动着身子想要与他保持距离时,他的手伸入她的枕头底下……

    “喏。”

    他从她的枕头底下摸出一个红包,递到她的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气鼓鼓的小脸。

    严太太一见红包,双眼瞬时一亮。

    一把将红包抢过去,迫不及待地打开。

    是一张支票。

    一连串的9……

    魏可被一长串的9闪花了眼,连具体有几个9都已经数不清了。

    反正好多好多,全是9。

    心里甜滋滋的,严太太唇角上扬,情不自禁地露出笑来。

    严先生送她一串九,是要他们的爱长长久久吗?

    嗯,应该是的。

    嘿嘿嘿……

    严太太捏着示爱支票笑得傻乎乎的。

    笑了一会儿,她小心翼翼地将支票放回红包里,摁在胸口,然而腾出一只手又伸到他面前

    。

    严楚斐轻挑眉尾,故作不解地看她。

    “只有压岁钱啊?”严太太嘟嘴娇嗔。

    “不然咧?你还想要啥?”他挑眉睨她,慵懒轻哼。

    只有红包没礼物……

    严太太表示不满意。

    在严太太饱含不满的注视下,严先生将唇凑过去,“亲我一下。”

    “不亲!”她把脸一撇,埋在枕头里,趴在牀上瓮声瓮气地哼道:“礼物都没有还想要亲亲,想得美!”

    他在她臋上拍了一下,半个身子覆压在她背上,薄唇凑近她的耳畔,“不是给你新年红包了么,买游艇都够了,还不满意?”

    她抬起头来瞪他,忿忿道:“喂!红包跟礼物是两码事儿好么!缺一不可的好么!!”

    “谁规定的?”他撇嘴,一脸不以为然。

    她伸手将他的脸推开,嫌弃道:“走开,我不想理你!”

    “没礼物就不理我?”严楚斐挑眉,唇角似笑非笑地微微勾起。

    “哼!”

    他盯着她傲娇的小模样看了两秒,然后点头,“行!既然你不想理我那就把红包还我吧!”

    说着就伸手作势要去夺她手里的红包。

    她连忙将她的“长长久久”塞在枕头底下。

    严楚斐失笑,“喂,严太太,你收了我的红包又不给我好脸色,有你这样做老婆的么?!”

    她一边紧紧压着枕头,一边歪着头嘟嘴瞪他,无声地谴责他的不懂浪漫。

    他抿唇轻笑,弯曲食指亲昵地刮了刮她的鼻尖,说:“不是给你钱了么?喜欢什么自己去买不好吗?”

    “走开!”她恼火地挥开他的手,更不高兴了。

    什么叫给她钱自己去买啊?!

    自己买的哪有他送的有惊喜啊?

    果然男人都是不解风情的居多。

    失望地把头一转,她咬着唇生闷气,不理他。

    突然,蝴蝶骨的位置一凉……

    下意识地抬手一摸,摸到一个冰凉的块状物体。

    “什么?”

    她下意识地问着,拿到眼前一看,竟是一块通体透亮的翡翠玉佛。

    常言道黄金有价玉无价,她虽不懂玉,但这块玉佛这么亮这么透这么好看,肯定价值不菲。

    严太太见钱眼开,立马一扫刚才的不快,喜笑颜开

    。

    “保平安的。”他将她轻轻拉起来坐好,然后从她手里拿回玉佛,往她脖子上戴。

    保平安?

    得道高僧开过光啊?

    魏可虽然不信这些玄乎的东西,但他的这份心意让她很受用。

    她笑米米地看着他,开心极了。

    她很容易满足的,不管他送什么,她都喜欢。

    把玉佛给严太太戴好,严楚斐再在她唇上用力吻了一下,然后深深看着她的眼,特别严肃地说:“从今往后,你给我平平安安的,知道吗?”

    “嗯!”她眉眼弯弯,听话地用力点头。

    他也笑了,揉揉她的头,“乖。”

    有红包也有礼物,严太太满意。

    双臂勾住他的脖颈,她噙着甜甜的笑靥向他主动送上红唇,“老公新年快乐,我爱你!”

    他失笑,宠溺地轻啐一声,“小财迷!”

    对于他的调侃,她的回应是倏地将他扑倒,给他一个香、艳无比的热、吻作为回礼……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两人又腻歪了一个小时,才手牵着手从楼上下来。

    魏家敏和汤琨在餐厅用早餐,同时伺候小孙女喝奶。

    魏世焘一个人在客厅里看电视。

    “外公,新年好!”魏可走上前一P股坐在外公身边,甜腻腻的给外公拜年。

    “新年好新年好!”魏世焘笑呵呵地点头,然后将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她,“喏。”

    魏可喜滋滋地接下红包,眉开眼笑,“谢谢外公,祝外公健康长寿万事如意!”

    “好好好。”魏世焘笑着点头。

    严楚斐被眼前的祖孙俩逗得哭笑不得。

    在严太太的身边坐下,他紧接着也向外公送上祝福,“外公,新年好!祝外公身体康健平安百年!”

    “诶——”魏世焘连连点头,开心得很,正要拿红包给外孙女婿,哪知外孙女婿却先一步用双手郑重地将一个大红包递到他的面前。他惊讶,“给我的?”

    “当然!您是长辈,应该我给您红包!”严楚斐点头,理所当然地说道。

    “好好好!”魏世焘笑得嘴都快合不拢了,一边接下红包,一边大力赞扬,“小子真懂事,比何家那小子还懂事,不错不错!”

    呃……

    严楚斐闻言,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

    。

    为什么要拿他跟何柏琛比?

    伐开心!

    在这美好佳节里,为什么要提起他的情敌?

    伐开心!!

    严楚斐今天不想听到何柏琛这个名字,哪知外公还来劲儿了……

    “啊,对了,说起何家那小子,听说他回国了是不是啊?怎么都不来看我呢?”魏世焘皱起眉头,不悦地说道。

    魏可下意识地帮何柏琛解释,“何教官他最近比较忙吧……”

    “都过年了忙什么忙?”魏世焘轻喝道,一脸“别以为我老了就可以随便骗我”的表情。

    魏可干瘪瘪地笑了两声,“那可能过两天他就会来给您拜年吧。”

    魏世焘想想也对,今天是大年初一,拜年要从明后天才会开始。

    那他就等着吧。

    提起何柏琛,魏世焘蛮多感慨,轻叹一声,幽幽道:“其实那小子也挺不错的,如果不是他跟你年龄悬殊太大的话,当年你们在一起应该也不会太差。”

    严楚斐一脸黑线。

    “噗……”魏可正捧着水喝,闻言差点喷了,转眸看着外公,严重怀疑自己耳朵出现了问题,“外公你说啥?”

    “女儿好像哭了,你快去看看。”

    严楚斐连忙赶在外公说话之前急切地对严太太说道。

    魏可竖起耳朵听了听,然后狐疑地瞅着他,“没有啊,哪有哭?”

    明明餐厅里什么声音都没有,他幻听了吧他!

    严楚斐暗暗龇牙。

    魏可说完之后又转眸看着外公。

    魏世焘说:“那小子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

    那小子……

    喜欢你……

    “外公你说谁?”魏可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蹙眉疑惑。

    “什么?”魏世焘也被外孙女为问懵了。

    “你说谁喜欢我?”

    “何家那小子啊!”

    气氛瞬间安静。

    魏可愣愣地看着一本正经的外公,好半晌后才反应过来,失声叫道:“外公你净瞎说,这不可能!”

    何教官喜欢她?

    不可能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何教官爱的是他的妻子

    !

    他的妻子病重,这些年里他对他的妻子不离不弃,那才是真爱!

    魏可不信。

    魏世焘被外孙女质疑得莫名其妙,“好好的我瞎说什么?不信你自己去问他。”

    说曹操,曹操就到。

    魏世焘话音刚落,魏可的手机就响了。

    拿出来一看,正是何柏琛。

    一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何教官”三个字,严楚斐二话不说就伸手去抢。

    魏可反应很快,连忙把手机藏身后,戒备地瞅着他,“你干吗?”

    “给我接!”严楚斐冷着脸,特别霸道地说道。

    “他打给我的。”她微微嘟嘴,提醒他这是她的手机。

    她不提醒还好,这一提醒他就更不高兴了,俊脸一沉,“打给你的我就不能接吗?”

    “也不是‘不能’接啦……”魏可甜甜一笑,拉长尾音娇嗲,在微微停顿之后,一本正经地拒绝,“是我‘不想’给你接耶!”

    严楚斐的脸,瞬间黑到无以复加。

    醋海翻腾。

    看着他如此明显的吃醋行为,她有些忍俊不禁,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小脸凑到他的面前,深深看着他的眼,不怕地挑衅道:“你怕啊?”

    你怕啊?

    怕我移情别恋啊?

    怕我还对何教官有想法啊?

    怕我喜欢别人不要你啊?

    严楚斐从严太太的眼里读出了以上的讯息。

    冷冷抿着唇,他沉默不语。

    嗯,他怕。

    但是他绝不承认!

    否则她更嘚瑟了,更不把他当一回事儿了。

    在他冷冷的瞪视中,她噙着得意的笑靥站起来,一边朝外走去,一边接起电话。

    “喂,何教官……”

    听着严太太甜腻的嗓音,严楚斐整个人都不好了。

    居然还要躲到外面去接电话,她是准备问何柏琛是不是喜欢她吗?

    如果何柏琛承认,那她……

    严楚斐突然不敢往下想了。

    毕竟何柏琛是严太太情窦初开时的倾慕对象,听说女人对“初恋”都特别难忘,严太太现在知道何柏琛原来也是喜欢她的,她会不会……有想法?

    应该不会

    !

    嗯,不会!

    严楚斐你别自己吓自己,严太太刚才还说爱你来着,而且你们现在还有女儿,严太太不会离开你的……

    拼命叫自己别瞎想,可怎么办呢?他还是好妒忌啊!

    十分钟后,魏可打完电话回来,却发现客厅里已经不见了严楚斐的踪迹。

    楼上楼下找了一圈,最后在后花园找到了他。

    他正站在纷飞的大雪里,左手揣在裤袋,右手夹着烟,一脸愁苦地望着天。

    魏可看着男人那落寞哀伤的背影,哭笑不得。

    这男人,装什么忧郁!

    抓了一把雪,揉成一个小雪球,然后她蹑手蹑脚地向他靠近。

    本想悄悄走到他身后把雪球塞进他的脖子里,哪知她刚把手举起来,他就像后脑勺也长着眼睛一般,反手一捞,把她整个人捞到了他的面前……

    “啊……”她猝不及防,惊叫一声。

    手里的雪球滚落在地。

    他单手将她箍在怀里,微垂眼睑冷冷睨着她。

    偷袭不成反被抓,严太太瘪着嘴装可怜,把刚才抓雪球的手递到他面前,“手好冷。”

    “活该!”他无动于衷,没好气地吐出两个字。

    “我才刚出月子呢。”她嘟嘴娇嗲,提醒他。

    他立马扔了烟,二话不说撩起毛衫,将她冷冰冰的小手往自己肚子上塞……

    她得寸进尺,噙着笑把另一只手也一并塞进去。

    她的两只小手像雪条似的,贴在他的腰间,冰得他微微拧眉。

    偏偏她还不老实,像是故意整他似的,小手四处移动。

    他瞪她,又爱又恨。

    不过没一会儿,她的双手就被他的体温给烤暖和了。

    雪一直下,他搂着她欲进屋。

    “不要,我们再站会儿嘛!”她却仰起小脸对他摇头,嗲声要求。

    “不是冷吗?”他皱眉。

    她嘿嘿一笑,“你可以抱着我呀,抱着我就不冷了!”

    雪中谈情多浪漫啊……

    见她不肯今晚,严楚斐无奈,只能脱下外套顶在头上,尽量不让雪花落在她的身上。

    魏可躲在严楚斐的怀里,微仰着小脸望着他,踮起脚尖嘟起嘴,在他下巴上嘬了一口。

    “生气啦?”她笑米米地问

    。

    他睨她一眼,不言。

    见他不答,她越发放肆,又在他下巴上轻轻咬了一口,对他挤眉弄眼笑得格外欠揍,“吃醋啦?”

    严楚斐狠狠磨牙,爱恨不能。

    忍了又忍,可终究是忍无可忍。

    “你问他了?”他实在按耐不住心里那股醋意,冷着脸霸道质问。

    “问他什么?”她眨巴着大眼睛,一脸纯真。

    “魏可你再给我装傻试试!!”他怒,狠狠切齿。

    动不动就威胁人,真没劲儿!

    魏可默默腹诽。

    “我没问。”怕他恼羞成怒,她连忙摇头。

    他挑眉,不信。

    “我真没问!”她一本正经地强调,神色坦荡。

    见她不像是撒谎的样子,他心里舒坦多了,目光犀利地盯着她,问:“为什么?”

    这么好的机会不是吗?她为什么不问?

    魏可轻轻一笑,瞅着他不答反问:“你觉得有必要吗?”

    “问题在你!”

    “那我就觉得没必要!突然听到外公那样说我只是有点惊讶,但并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嗯,她只是有点惊讶,仅此而已。

    其实女人都比较敏感,何教官这些年一直对她很好,她心里隐隐有那么点感觉的,虽然她并不确定。

    既然当初有感觉到何教官对她的特殊那为何不主动出击呢?现在想想,应该是她对何教官的感情并没有强烈到不顾一切的地步。

    说到底就只是一种小女孩的崇拜,与爱情,还有一点点差距。

    默默听着严太太认真严肃的解释,严楚斐抿唇不语,心里的阴霾渐渐散去。

    魏可,“知道我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是叫他何教官吗?因为在我心里,他一直停留在我所崇拜的那个角色,不进不退。”

    何柏琛于她而言,亦兄亦友,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是。

    “就没有一点点心动?”严楚斐眉尾轻挑,酸溜溜地哼问。

    “没跟你睡之前,可能会,但现在……”她轻笑摇头,微微停顿,然后整个人贴进他怀里,娇滴滴地说:“我的心都在你手里攥着呢,你不放,谁能抢得走?”

    他低头就衔住她的嘴。

    “唔……”她吃痛。

    “咬死你!”他恶狠狠地说,爱恨不能

    。

    她笑靥如花,双臂如蔓藤一般绕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主动去吻他的唇。

    严楚斐心里那点怨气和妒忌,瞬间消散无踪。

    满天飞雪中,两人紧紧抱着对方,深情拥吻……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公墓。

    下了几天的雪,终于停了。

    在一片雪白的墓地里,魏可跪在一块墓碑前,点香叩拜。

    严楚斐则蹲在一旁烧纸钱。

    叩了三个头,魏可起身。

    看着墓碑上的照片,看着那张曾令自己又爱又恨的容颜,魏可心里五味陈杂,酸涩难当。

    “爸,你的戒指我帮你收着,你安心去吧,记得,下辈子一定要做个好人。”迎着寒风,她看着墓碑上父亲的照片,喃喃低语。

    严楚斐烧完纸,走到魏可身边,对着墓碑鞠了三个躬。

    尘埃落定,一切恩怨都已落幕,坏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莫鸣龙为自己所犯的错付出了生命,即是严太太的亲生父亲,上个香鞠个躬也是他应该做的。

    莫红瑛的确被莫鸣龙失手掐死了,当警方破门而入时,尸体已经开始腐烂。

    莫念娇被董子妍开车撞在墙上,当场死亡。

    母女俩都没有得到好下场。

    至于贝家……

    罗婉月拿到魏可刺伤安安的视频,以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以为可以以此威胁严家。

    哪知严楚斐手上有莫念娇被催眠后的招供视频,于是罗婉月最终还是白费心机功亏一篑。

    没过多久,贝宗云落马。

    罗婉月和贝倩妮坐牢。

    贝家彻底完蛋。

    “好了吗?”

    寒风呼啸,严楚斐怕冻着严太太,在该做的都做完之后,他柔声问道。

    “嗯。”魏可点头,“走吧。”

    离开莫鸣龙的墓地,魏可和严楚斐又去了另一处墓地。

    安安的葬身之处。

    魏可很感激父亲在临死前告诉她的那个惊天秘密。

    父亲说,安安的死与她无关,是莫红瑛杀了安安……

    如果莫鸣龙没有告诉她这件事,安安的死对她来说,将永远是个阴影

    。

    不管是不是莫念娇设计的,若她背负了一条人命,那么她的良心这一辈子都将无法得到安宁。

    还好,还好安安不是她害死的。

    她的心,终于不用太过内疚。

    给安安点了香烛烧了纸钱后,严楚斐牵着魏可一同离开墓园。

    “怎么了?”

    在前往山脚停车场的路上,严楚斐见严太太闷闷不乐,伸臂将她一揽,柔声轻问。

    “没什么。”魏可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轻叹道:“只是觉得安安这孩子挺可怜的。”

    “这是他的命,我们无力改变。”严楚斐捏捏严太太的肩头,安慰她想开点。

    常言道,人各有命,富贵在天,有些人或事是上天注定的,谁也改变不了。

    魏可抬眸看着身边的男人,点头,努力扯出一抹微笑,“嗯,希望他下一世能投胎到一个好人家,希望他能有爱他的爸爸和妈妈。”

    安安这一世太可怜了,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不说,还遇上莫念娇这样一个狠毒的“妈妈”。

    小小年纪,却受尽了折磨和痛苦。

    所以希望他下一世能得到幸福,不再遭受病痛的折磨和坏人的利用。

    “会的!”严楚斐笑笑,在严太太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上了车,魏可突然想起什么,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偷瞄着准备开车的男人。

    “那个……”用力咬了咬唇,她小声呐呐。

    “什么?”他转眸瞟了她一眼。

    “我想问你一件事……”她纠结。

    “什么事?”

    见她欲言又止,他不由好奇,索性等她说完再开车。

    “你先答应我不生气!”她抱着他的臂膀笑米米地看着他,一脸谄媚。

    严楚斐嘴角一抽,“那你别问了!”

    “啊?”她惨叫,苦哈哈瘪嘴。

    “你这话的意思说明你问的问题我肯定会生气,所以你还是别问了!”他哼哼,一眼将她看穿。

    “老公……”她抱住他的手臂摇啊摇,使劲儿撒娇。

    他斜睨着她,无动于衷。

    魏可急了,直接爬进他的怀里,四处浑身解数逼他妥协。

    严楚斐被怀里的小女人蹭得快自燃了,最终只能轻叹一声,无奈地捏了捏她的鼻尖,“问吧。”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