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102章:结局倒计时 4
    &lt;/&gt;    他拧眉朝着驾驶座看去,惊愕地发现开车的人竟是……

    董子妍?

    嗯,是董子妍!

    董子妍脸色煞白,死死盯着被自己撞在墙上已经当场死亡的莫念娇,眼底泛着惊恐之色。

    但并无悔意。

    莫念娇毁了她的人生,能亲手报仇,董子妍觉得就算让自己付出任何代价她都在所不惜。

    那日她被人轮J,正是莫念娇所为。

    本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莫念娇也尝尝被人轮的痛苦,只可惜她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用同样的手段报复莫念娇。

    不过现在……

    她也算是为自己报了仇了!

    而且还能为解除后患,就算杀人偿命,也值了!

    反正在经历过那晚那种非人的折磨之后,她对未来已经没有了期待,与其消沉颓废地活着,还不如痛痛快快地报仇雪恨。

    怎么说她当时跟莫念娇也是盟友,可莫念娇竟连她都利用,还用如此卑劣的手段……

    这口气,她咽不下!

    所以为了自己,也为了,她要莫念娇付出代价。

    莫念娇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神经病,她若活着无疑是个不定时炸弹,只有她死了,以后才能平静幸福的生活。

    虽然早就下定决心要报复莫念娇,恨到极致时也想过要她的命,可现在自己竟真的把她撞死了,董子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杀了人,害怕得浑身冰冷,整个人控制不住地瑟瑟发抖。

    严楚斐正沉浸在惊讶之中,突然感觉到怀里的严太太在往下滑……

    “可可?”他连忙搂紧她沉重的身子,垂眸看她。

    “严楚斐……我……”魏可低着头,双手紧紧揪住严楚斐的衣襟,痛苦地喘气

    。

    “怎么了?”听她声音不对,他的心咯噔一跳,担忧急问。

    魏可脸色苍白,阵痛加剧,感觉就快要站不住了,“我……肚子好痛……”

    严楚斐闻言,脸色大变。

    “我好像……好像要生……生了……啊……”她急促地踹息着,痛得狠狠咬着下唇,几乎快要把唇瓣咬破。

    “别怕可可,你忍一忍,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严楚斐吓得连忙将严太太打横抱起,边喊边跑。

    魏可痛得已经完全说不出话了,浑身无力,冷汗淋漓。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医院。

    产房外。

    严楚斐神色焦虑,如同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在产房门口不停地走来走去。

    郁凌恒和云裳面面相觑,想劝他别那么紧张,不过是生孩子而已,每个女人都会经历,没什么可怕的……

    然而听着产房里魏可凄厉的惨叫声,这种违心的话他们实在说不出口。

    说生孩子没什么可怕的,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痛的,只有生过的人才能明白那种让人崩溃的阵痛。

    也只有亲耳听见过老婆撕心裂肺的惨叫的男人才能明白那种恐慌和焦灼的心情。

    严楚斐整个神经绷得死紧,心提得老高,脑子里乱哄哄的,早已不见往日的沉稳冷静。

    他的心里满满都是挫败,生平第一次感觉到无助,深深的无助。

    眼睁睁看着她被推进产房,眼睁睁看着她痛得脸如白纸,眼睁睁看着她的双手紧紧抓着被子,指关节严重泛白……

    听着她一声高过一声且充满痛苦的叫声,他的心,都快碎了。

    又痛又悔又害怕!

    恨不得能代替她痛,恨不得自己不曾让她受孕,哪怕这辈子没有孩子也没关系。

    嗯,只要她好好的,只要她不疼,就算没有孩子也没关系,一辈子二人世界也挺好的。

    一直觉得女人生孩子是很平常的事儿,若非今天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他永远都想象不到原来女人生孩子是这么的痛苦。

    不生了不生了,以后再也不生了!

    他们只要这一个孩子就够了,嗯,够了!

    严楚斐默默对自己发誓,这辈子再也、再也、再也不要让严太太这么痛苦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他的心泛起一股想要冲进产房的冲动,越来越强烈……

    他觉得,在她这么痛苦的时刻,他应该陪在她身边才对

    。

    就在严楚斐忍无可忍想要冲进产房时,手术室的门却先一步打开了。

    两三个护士神色匆匆地从产房跑出来。

    感觉不对,严楚斐连忙拦住其中一个护士,急问,“怎么了?”

    “难产,产妇大出血——”

    “什么!!”

    护士着急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严楚斐一声大喝给生生阻断。

    听到“大出血”三个字,严楚斐的脸在瞬间变得苍白如纸,死死盯着护士,方寸大乱。

    “孩子生不下来,我们正准备剖腹手术。手术可能会有一定的风险,请问谁是产妇的家人?”护士语速极快,说明事态严重情势紧迫,边问边将严楚斐、郁凌恒以及云裳三人扫视了一遍。

    严楚斐整个人都懵了,脑子里全是“孩子生不下来”几个字……

    郁凌恒用手肘用力撞了严楚斐一下。

    “我!”严楚斐猛然回过神来,连忙对护士说:“我是她的丈夫!”

    紧绷又颤抖的声音,夹杂着太多太多的恐慌。

    “如果出现意外,请问保大人还是保孩子?”护士公式化地问道。

    “大人!”严楚斐没有丝毫犹豫,极尽艰难地吐出两个字。

    这个孩子,他自然是万分不舍,可他不能没有严太太,如果真有意外,只能说明这个孩子跟他们无缘……

    于他而言,严太太最重要,她的生命在他心里永远都是第一位。

    “那请你在这上面签个字。”护士将手术同意书递给他。

    严楚斐二话没说便在同意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手抖得字都快扭曲了,可见他内心有多么的恐慌。

    护士拿着签好字的同意书就转身想要折回产房。

    “等一等!”严楚斐急喊一声,一个箭步追上去,近乎乞求地看着护士,“我想进去陪我太太,可以吗?”

    护士一脸为难。

    眼前的男人很帅很Man,此刻一脸恐慌无助着实让人同情,平心而论她是很想帮他的啦,可她只是一个小小的护士做不了主啊!

    “让他进去吧,我会给你们院长打电话,不会让你担责的。”郁凌恒及时出声,对护士说道。

    在C市,市长什么的可能还会有人不认识,但这位郁家新上任的当家人,却是无人不识。

    尤其是年轻女性,对郁家大少的美色早就垂涎若滴,所以护士一眼就认出眼前说话的男人是何许人也。

    郁家大少都这样说了,这面子她当然得卖啊

    !

    别说郁大少说了不会让她担责,就算担责,她也认了哇!

    “那跟我来吧。”护士点头,很豪爽地答应了。

    严楚斐忙不迭地跟着护士进了产房。

    云裳双臂环胸,冷飕飕地看着郁凌恒。

    “怎么了?”感觉到郁太太正冷冷盯着自己,郁凌恒转眸看她,疑惑不解地问。

    吃醋的郁太太剜了眼“招蜂引蝶”的郁大爷,傲娇地“哼”了一声。

    郁凌恒一脸懵逼。

    郁太太哼什么?是他做错什么了吗?

    可他只是说了一句话而已啊,而且是帮她哥诶,他错了吗?

    真是……女人心海底针!

    简直莫名其妙。

    产房里。

    换了消毒服,严楚斐在护士的带领下进入了产房。

    在进入产房的那刻,周遭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他的眼底只有躺在手术台上满脸冷汗且脸如白纸的小女人。

    一个箭步冲上前,他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心疼至极地看着痛得五官微微扭曲的她,双眼瞬时通红。

    魏可满头满脸的冷汗,连头发都被汗水沁湿,痛得浑身无力,闭着双眼奄奄一息。

    “可可……”严楚斐低下头去,靠近严太太卡白的小脸,小心翼翼地颤声轻唤。

    已是筋疲力尽的魏可正恹恹欲睡,突闻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她立马睁开双眼。

    当看到他真的来到了自己的身边,她的眼泪刷地滚落眼眶。

    “好痛……”她瘪着嘴,可怜兮兮地望着他,特别委屈地哽咽。

    严楚斐心都碎了。

    “我……”一开口,他差点崩溃,连忙深吸口气,才稳住差点冲口而出的哭意。可就算极力隐忍,他的声音还是忍不住微哽,“我知道!我知道……”

    这个时候他不能崩溃,她需要他,他不能比她先倒下,坚决不能!

    虽然他比她更害怕……

    她说她疼……

    他知道!他当然知道!

    她每叫一声,他的心就像是被刀子狠狠划了一刀似的,真真是痛得一点也不比她少啊!

    “她怎么……怎么还不出来啊,我都……都没力气了……”魏可抽泣,嘟着嘴断断续续地小声抱怨。

    他伸手轻抚她冷汗淋漓的脸,红着眼深深看着她,柔声鼓励她“加油!我们的小公主就快出来了

    !”

    “我没……力气加……加油了啊,真的好痛……”她哭得委屈又伤心,让他心疼得想死。

    “痛就咬我!”他立马把袖子往上一推,将手腕伸到她的嘴边,说。

    “咬你有……有什么用,我还是……照样很痛……啊……”她嫌弃地微微撇开脸,突然又痛得大叫一声。

    严楚斐被她叫得心跳都快停止了。

    “对不起!老婆对不起!让你受苦了,对不起!”他红通通的双眼已经布满水雾,脸颊挨着她冰冷的脸颊,一声声地说着对不起。

    她此刻所受的痛苦,全是他造成的,就算他说十万句对不起也不能减轻心里的愧疚。

    “都怪你……”魏可越发委屈,眼泪滚滚而落,有种自己会被活活痛死的感觉。

    “嗯,怪我,都怪我!我错了,老公错了!以后咱们不生了,再也不生了!老公发誓,再也不会让你这样痛了!”他在她耳畔不停的忏悔。

    此时,护士给魏可打麻药,医生准备开始剖腹手术。

    魏可不知道护士在干什么,心里没底,脸上泛起惊恐之色。

    “别怕,医生给你做剖腹手术,很快就好了。”严楚斐连忙柔声安抚,大手轻抚她的脸颊,一下又一下,想让她能暖和一点。

    不一会儿,魏可不觉得疼了,但是……

    她觉得冷。

    那种冷,莫名让她不安,很不安。

    “严楚斐……”她突然轻轻喊他,嘴唇不受控制地微微哆嗦。

    “我在!我在!”严楚斐连忙应答。

    他的神经绷得死紧,心里是从未有过的紧张和恐慌。

    “我……我会不会死啊……”魏可牙齿打颤,流泪哽咽。

    “不许胡说!!”严楚斐心中大震,瞠大双眼狠狠瞪她,勃然大喝。

    她瘪着嘴,泪流不止。

    他心如刀绞,惊觉自己语气太重,连忙又低下头去对她柔声轻哄,“不会!你不会!你会好好的,我们的女儿也会好好的,乖,别胡思乱想。可可不怕,有老公在,你不会有事的!”

    他哄她别怕,可天知道,他自己又有多么的害怕……

    “可是……可是我好冷啊……”她抽泣,眼泪汪汪地望着他,“我在发抖……你、你感觉到……到了吗?”

    嗯,她在颤抖,而且是不能自制的那种。

    她拼命想让自己别发抖,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控制不住。

    而且她真的觉得很冷,像是有一股寒气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疯狂地蔓延。

    那种冷,让她有种很不好的错觉,觉得自己……

    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

    她怕死,很怕很怕!

    她不想死,一点都不想!!

    她想平平安安的生下宝宝,她想跟眼前这个守着自己快要哭了的男人白头到老,她想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经历了那么多磨难,他们终于苦尽甘来了,她真的不甘心就这样死掉。

    严楚斐紧紧抓着严太太的手,在她的手背上一下又一下的亲吻,强忍着心慌极力安慰,“不怕,乖,一会儿就好了,乖啊!”

    然而此时此刻,任何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

    当感觉到自己有了睡意的时候,魏可心里泛起绝望。

    她泪眼朦胧地看着他,深深看着,艰难地蠕动唇瓣,气若游丝地说:“严楚斐啊……如果……”

    “没有如果!!”他勃然大喝,眼泪刷地滚落眼眶。

    他一直忍着不让自己掉眼泪,因为不想给她心里压力,可此刻听着她像是要交代遗言般的语气,又叫他怎能不恐慌。

    但魏可并没有因为他气急败坏的大喝而住嘴,自顾自地继续说:“你要赡养我妈啊,还有……还有外公……”

    “闭嘴!魏可你给我闭嘴!”严楚斐双眼通红,恶狠狠地切齿低吼,愤怒狰狞的表情像是恨不得把她活活揍死一般。

    她泪如泉涌,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像是此生最后一眼,深深看着,“你要帮我……照顾……照顾我的家人……你……”

    她话音未落,他以吻封缄。

    他的双手紧紧捧着她的脸,唇死死贴着她的唇,恐慌的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流到彼此的唇边,一点点渗入彼此的嘴里……

    那么涩,那么苦。

    他终于崩溃,哭着哀求,“别说了,求你……可可,老婆,宝贝儿,求你别说了,你别这样吓我,别吓我……”

    从相识到结婚,从结婚到离婚,他们爱过恨过吵过闹过,可她从未见他哭过。

    她一直以为,像他这种坚强不屈的男人,是不会哭的!

    他的眼泪让她心疼,让她越发悲伤难过。

    “我……”

    “我爱你魏可!我不能没有你!所以我求求你,真的别再吓我了好吗?”

    她想说点什么,可她刚一开口,又被他抢断。

    他说我爱你……

    他说我不能没有你……

    他说我求求你……

    魏可的心,像是有一双无形的手在狠狠撕扯,痛得她快要无法承受

    。

    “我也爱你……”她努力对他微笑,喃喃低语。

    他用力点头,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爱我,我知道……”

    严楚斐在心里拼命告诉自己不能乱不能乱,千万不能乱,一定要保持冷静。

    可天知道,他的心已经乱得一塌糊涂了。

    魏可泛起一抹虚无缥缈的笑容,气若游丝地说:“可是有些话,我怕……如果现在不说的话,就……就没机会……”

    他脸如白纸。

    她打住,不忍把后面的话说出口。

    她的手被他紧紧抓着,她动了动手指,示意他把头低下来一点。

    他低下头,她深深看着他的眼,“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照顾我的家人……好好活着!”

    好好活着……

    “对不起,我没办法答应,我做不到。”严楚斐没有丝毫犹豫,平静而果断地摇头。

    “你可以的——”她微微着急。

    “我不可以!!”他倏地沉喝。

    她看着他,泪眼婆娑。

    他苦笑着摇头,眷恋又深情地轻抚她的脸,一下又一下。

    “魏可,你永远都不知道你对我来说有多么的重要!”他贴着她的唇,咬字极重,“你是我的命啊!如果没有你,我又怎么可能会活得好?”

    彼此的唇都颤抖着,同样都是冰冷的。

    魏可觉得,有夫如此,她真是死而无憾了。

    罢了,不说了。

    他的眼泪真是让她好心疼,她不忍再让他掉眼泪了。

    “我好怕……”她瘪着嘴,对他撒娇。

    “不怕,老公在呢,不怕啊!”他连忙安抚她,在她唇上轻轻地啄。

    “我真的很冷……”

    “老公抱着你,抱着你就不冷了,乖啊。”他俯下上半身去轻轻拥抱着她,试图用自己的温度温暖她。

    “我舍不得你……”她这会儿觉得特别脆弱特别难过,在他颈窝里狠狠哽咽。

    严楚斐又泪奔了。

    “那就好好的!为了我,勇敢点!”强忍心酸,他吻了吻她的耳朵,颤声微哽。

    突然,魏可整个人狠狠颤了一下,觉得本是满满的肚子倏地一空……

    “孩子出来了!”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