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101章:结局倒计时 3
    &lt;&gt;&lt;/&gt;

    子弹,射入男人的胸膛……

    当看到莫念娇扣下扳机的那瞬,魏可吓得本能地撇开头紧紧闭上了双眼,绝望地等待死亡的来临。

    然而枪声响起,预期的疼痛却并没有到来。

    魏可屏住呼吸,转头睁眼,却惊愕地发现自己面前伫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爸……

    是莫鸣龙。

    莫念娇同样一脸震惊地看着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莫鸣龙,有点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了。

    剧痛袭来,莫鸣龙脸如白纸,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脸颊,手死死摁住中枪的位置,鲜红的血从指缝间汩汩而出……

    他咬牙坚持,不让自己倒下。

    “娇娇!把枪放下!!”莫鸣龙痛得双眼通红,忍痛大喝,死死盯着莫念娇。

    莫鸣龙的吼声把莫念娇从震惊中唤回神来,心一横牙一咬,她二话不说立马又把枪口瞄准魏可,毫不犹豫地再次扣下扳机。

    莫鸣龙居然会突然跑出来救魏可,这真真是让她大吃一惊。

    恐生变故,她得速战速决才行。

    就算她没机会把魏可活生生的折磨死,那至少也要让她一尸两命。

    呯!

    枪声再次响起。

    然而却同样又是射在了莫鸣龙的身上。

    只不过这一枪是射在背部。

    在意识到莫念娇又要开枪的那瞬,莫鸣龙猛地转身将魏可抱在怀里,将她护了个严严实实。

    莫鸣龙连中两枪,摇摇欲坠。

    魏可的大脑完全是懵的。

    因为她万万没想到,那个令她深恶痛绝的亲生父亲,竟会在她深陷危机的时候如天神一般降临在她面前,对她以身相护。

    她不可置信,感觉自己在做梦。

    可……

    他的双臂却是那么的有力,将她紧紧箍在他的胸前,紧得让她快要窒息。

    还有她的手,无意中摁在他中枪的位置,手心一片温热粘稠……

    血腥味飘进鼻端,让她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莫念娇要杀她是真的!

    她与之断绝关系多年的父亲救了她也是真的!

    “可儿别怕……”

    莫鸣龙充满痛苦的声音灌入魏可的耳朵里,嘶哑破碎仿若下一秒就会随风飘逝。

    魏可有点恍惚,感觉自己回到了童年。

    犹记得,小时候每当她受到什么挫折的时候,她的爸爸就会把她抱起来,很温柔地哄她“可儿别怕”……

    心脏狠狠一抽,魏可的双眼酸胀难当,眼眶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

    她抬头,看着眼前已显苍老的脸庞,看着他明明很痛苦却努力扯动嘴角对她强颜欢笑的模样……

    曾恨得入骨,可在这一瞬,好像又什么都不重要了。

    “可儿别怕,有爸爸在……你不会……不会有事的……”莫鸣龙满头满脸的冷汗,脸色已是苍白到毫无血色,因为疼痛呼吸变得粗重,吐字艰难而无力。

    魏可的唇,轻轻蠕动了几下,却终究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突然,有急速奔跑的脚步声在停车场内响起,由远至近……

    莫念娇发了两枪都没有打中魏可,气得要疯。

    在陷入癫狂的状态下,她已然六亲不认,就算连着两枪都射在了莫鸣龙的身上,她也毫无悔意。

    即便她口口声声叫了莫鸣龙爸爸好多年!

    在听到有人正朝着他们的方向跑来,莫念娇开始慌了。

    紧紧握着枪重新瞄准魏可,怎奈她瞄到的全是莫鸣龙的身体。

    脚步声越来越近……

    莫念娇急了,移动身子,尽可能地寻找能射到魏可的位置。

    她不敢靠太近,怕莫鸣龙和魏可会联手抢夺她手上的枪。

    她想,实在不行她就再往莫鸣龙身上开两枪,就不信他不倒。

    急促的脚步声距离他们更近了,还隐隐带着熟悉的感觉……

    时间紧迫,莫念娇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眼底泛起凶光,准备开枪乱射。

    她就不信一颗子弹都射不到魏可!!

    魏可的目光越过莫鸣龙的肩膀,看到莫念娇又要开枪,她想要推开莫鸣龙,不让他再为自己挡枪。

    他已经中了两枪,再中枪的话会死的。

    然而莫鸣龙将她紧紧抱着,她根本就推不开。

    莫鸣龙是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抱着魏可,他怕松开双臂她会有危险,也怕自己没了支撑会立马倒地。

    “不要……”魏可嘶声呐喊,可发出来的声音却如同蚊呐,她瞠大双眼惊恐地看着丧心病狂的莫念娇,绝望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莫鸣龙像是存心找死似的,不管魏可在他怀里怎么挣扎,他的双臂都没有松动半分。

    莫念娇见状,不再犹豫,直接瞄准莫鸣龙的头……

    啪!

    然而就在莫念骄要扣下扳机的那千钧一发间,一只手机横空飞来,击中莫念娇的手腕。

    莫念娇吃痛,枪从手中脱落。

    转头一看,只见一个浑身充满杀气的男人正急速而来。

    严楚斐!

    捡枪已是来不及,求生本能让莫念娇转身就朝着与严楚斐相反的方向跑去。

    严楚斐远远听见枪声,心里已是绝望至极,以为严太太已经出事……

    见莫念娇想逃,他自然不肯放过,誓要亲自将她手刃。

    但当他奔跑过来,看到莫鸣龙正缓缓往下滑,而严太太还活着的时候,他放弃了追杀莫念娇的念头,直接奔向严太太。

    “可可!”他大喊,声音颤抖得不行。

    天知道他有多害怕,怕她受到伤害,怕自己赶不及……

    还好!

    她还活着!

    几个小时前,当他和莫念娇从医院出来时,他被一辆车撞倒。

    虽然他身手不凡,但事出突然,他没能完全避开。

    被撞倒之后,他晕眩了几秒,等他缓过来的时候,莫念娇已经不见了。

    当时他以为是莫红瑛救走了莫念娇,没料到是罗婉月……

    他想莫红瑛在帝都是耍不出什么花样的,就算现在把莫念娇救走了她们也逃不了多远。

    然而一个小时后,他才得知救走莫念娇的是罗婉月。

    那一瞬,他立马感觉到了不妙。

    他当即就给何柏琛打了电话,怎奈何柏琛竟出差在外省。

    他又给郁凌恒打电话,郁凌恒说云裳和魏可出去逛街了……

    然后严楚斐和郁凌恒各自给自己的太太打电话,却都打不通。

    云裳的手机不知怎的关了静音,而魏可的手机恰好没电,已自动关机。

    郁凌恒当即派人全城搜寻魏可和云裳的踪迹,严楚斐则请求四叔严谨尧给他派了专机,立刻从帝都赶往c市。

    “你有没有事?有没有受伤?啊?有没有受伤?”

    严楚斐奔到魏可的身边,声声急问,充满担忧和惊怕的双眼从头到脚地打量着她,查看她是否有中枪。

    当看到严楚斐出现的那瞬,魏可一直紧绷的神经顿时放松下来。

    他来了就好了,他来了就好了……

    只要有他在,就没人可以伤害她和宝宝了,嗯,没人可以!

    莫鸣龙已经倒在了地上,鲜血不停地往外流……

    魏可蹲在莫鸣龙的身边,仰头望着严楚斐,慌乱无措地摇头,颤声微哽,“我……我没事……”

    听她说没事,而她的身上也没有明显的伤害,严楚斐终于放下心来。

    他没有去追莫念娇,因为郁凌恒已经安排了人,抓住她是早晚的事。

    “咳咳……”莫鸣龙突然咳嗽了几声,血顿时流得更加汹涌。

    “楚斐,快……快救、救他……”魏可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莫鸣龙,已然方寸大乱,红着眼对严楚斐大喊。

    严楚斐转头看了眼地上已经四分五裂的手机,皱眉道:“我手机坏了,你摸摸他口袋有没有手机!”

    魏可二话不说就伸手去摸莫鸣龙的口袋。

    可当她刚要从莫鸣龙的口袋里拿出手机时,手却被他抓住。

    “不……不用救……救我……”莫鸣龙吐字艰难,断断续续,仿佛每说一个字都要费很大的劲儿。

    “你别说话!”魏可大喝。

    同时她摸出手机,递给严楚斐。

    严楚斐立马打电话叫救护车。

    “真的……不用了……我、我活不了了……”莫鸣龙扯动嘴角,对魏可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魏可心如刀绞,双眼更红了一分,“别胡说!救护车很快就会来的!”

    莫鸣龙无力地摇了摇头,气若游丝地说:“我杀了人……”

    “什么?”魏可没听明白,但又敏锐地对他这句话感觉到了不好的预兆。

    “我把……把小瑛杀了……”莫鸣龙呼吸急促,表情痛苦,闭着眼大声说道。

    “什么?!”魏可大惊,看着一副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莫鸣龙,不可置信又百思不得其解,失声问道:“为什么?”

    他不是很爱莫红瑛的吗?

    为了莫红瑛宁肯连她和妈妈都不要的不是吗?

    他怎么可能会杀人呢?而且还是莫红瑛!

    魏可不信。

    可是事已至此,他又有什么必要骗她呢?

    为什么?

    莫鸣龙苦笑。

    因为莫红瑛疯了!

    自从魏氏周年庆的酒会之后,莫红瑛就没日没夜地找他闹,刚开始他忍,可面对一个无理取闹的泼妇,又能忍得了多久呢?

    所以渐渐的,他忍无可忍之后就会跟她对吵,甚至对打……

    这样没完没了的闹了几个月,终于在几天前,他们再次爆发了争吵,他被气到失去理智,一怒之下就掐住莫红瑛的脖子……

    等他回过神来时,莫红瑛已经没了气息。

    当意识到自己杀了人,他整个人都乱了,害怕极了。

    他一动不动地坐在莫红瑛的尸体旁,想了很多,从十几年前想到现在,把以前那些荒唐和过错统统想了一遍……

    杀人偿命,他知道自己活不了了,可在死之前,他想见见自己的女儿……

    最后一面。

    虽然他唯一的女儿早就与他断绝父女关系了。

    可血浓于水,当知道自己的生命马上就要走到尽头时,还是希望能看看她。

    所以当他费尽千幸万苦打听到魏可的下落时,立马就来到了c市。

    今天本想跟她说两句话就去自首的,哪知竟这么巧……

    也好,这样也好!

    反正他都是要死的,能在死之前救下自己的女儿,他也算死得其所。

    “我不是存心……想杀她,是她太……太无理取闹了,我一气之下就……”莫鸣龙断断续续地说着,声音越来越小,“这样也好,也好……”

    “可儿,你别内疚,安安……安安是小瑛杀的……”莫鸣龙突然又抛下一个重磅炸弹。

    “你说什么?”魏可失声惊问。

    “是她把安安的氧气……偷偷拨掉,才……才导致安安死亡的……”

    安安有严重的血液病,医生说过他最多只能再活两三年,所以莫红瑛就想,反正安安也活不久,还不如现在让他死,至少可以陷害魏可……

    所以莫红瑛就让莫鸣龙给她防风,她则在半夜偷偷进入病房拔了安安的氧气管。

    魏可震惊得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突然,莫鸣龙紧紧抓住魏可的手,红着双眼狠狠哽咽,“可儿……爸爸……爸爸对不起你……”

    常言道,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魏可的心,狠狠抽搐,难受至极。

    “你别说话了,救护车就快来了,你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父女之情早已生疏,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不停地鼓励他坚持下去。

    莫鸣龙无力地摇着头,双眼饱含着乞求,“可儿,爸爸错……错了,你……你原谅爸爸……好不好?”

    魏可沉默。

    眼前的人,她曾恨之入骨,可今天他却救了她的命,她不知道自己是该原谅他还是该继续恨他,她真的不知道。

    若原谅他,又怎么对得起妈妈曾经受过的痛苦?

    可不原谅他的话,她又怎么忍心让他遗憾而终呢?

    魏可左右为难,心痛如绞。

    “可、可儿……我……我就要死……死了……”莫鸣龙流下眼泪,悲伤地哽咽道。

    “你别胡说!你不会死的!”魏可勃然大喝,双眼已是红得不行。

    她害怕死亡,更害怕看到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在自己眼前消逝。

    而且还是与她有着血缘关系的人。

    不知不觉,脸颊一片湿润。

    “可儿别哭……”莫鸣龙巍颤颤地抬起手,小心翼翼地擦着魏可脸颊上的泪水,像她小时候一样,柔声轻哄。

    魏可更是泪如雨下。

    “爸爸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妈……我对不起……你们……”莫鸣龙流着泪忏悔着,悔不当初。

    “你别再说了!”魏可哭喊,心里充满了悲伤。

    她恨他,很恨很恨,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要让他这样死于非命。

    “可是我怕……我怕现在不说就……就没机会说了……”莫鸣龙扯动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极尽不舍地看着女儿。

    “不会的不会的,你再坚持一下,会没事的。”

    “我不行了,可儿……”中了两枪的莫鸣龙终于坚持不下去了,他喃喃说着,缓缓闭上了双眼。

    魏可大震,失声大喊,“爸!你醒醒,别睡啊!”

    莫鸣龙立马睁开了双眼,惊喜交加地看着魏可,“你……你叫我……什么……”

    “爸爸!”

    时隔十几年,能再次听到女儿喊自己爸爸,莫鸣龙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死而无憾了。

    心愿已了,他由衷而笑。

    “可、可儿……”

    莫鸣龙噙着心满意足的笑,喃喃着缓缓抬起手,想要最后摸一摸女儿的脸。

    然而他的手在即将触上魏可脸颊的那瞬,倏然垂下……

    “爸!爸!!”魏可意识到了什么,悲痛哭喊。

    一直默默看着他们父女诀别的严楚斐见状,立马蹲下来,伸出食指放在莫鸣龙的鼻端。

    没有气息了。

    魏可泪如雨下,看着严楚斐,希望他对自己说父亲只是晕过去了……

    然而他神色严肃地对她摇了摇头。

    魏可懵了。

    大脑一片空白,她无法接受这个残忍的噩耗。

    “可可……”严楚斐拧着眉,担忧地看着默默流泪的严太太,小心翼翼的唤他。

    魏可突然趴在莫鸣龙的身上,用力摇他,悲怆哭喊,“爸!爸你醒醒,我原谅你了,你醒醒!”

    曾经那么恨,说到底不过是因为爱。

    所以就算这些年她恨他,换过角度想其实还是爱他。

    毕竟他是她的爸爸啊!

    “可可,别这样。”严楚斐连忙将哭得悲痛欲绝的严太太拥在怀里,心疼又担忧地轻轻拍则她的背,怕她受不了打击而晕过去。

    “我没想让他死,我没想让他死……”魏可扑在严楚斐的怀里,死死抓住他的衣襟,嚎啕大哭。

    “我知道我知道。”严楚斐被严太太哭得也红了眼眶,如果可以,他愿代她悲伤难过。

    此刻任何安慰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他唯有紧紧抱着她,紧紧抱着,无声地告诉她,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他,还有他!

    突然——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响起。

    很快,一道纤瘦而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严楚斐和魏可的视线里。

    竟是去而复返的莫念娇!!

    严楚斐双眼一眯,杀气顿现。

    他想,莫念娇可真是找死,他没找她她反倒送上门来了。

    很好!

    然而,根本轮不到严楚斐动手。

    只见莫念娇的身后,一辆黑色汽车正对她紧追不舍……

    莫念娇慌不择路地逃亡,不知不觉竟又绕回到了严楚斐和魏可的所在之处。

    当看到严楚斐和魏可时,莫念娇猛地刹住脚步,僵住了。

    前有猛虎后有追兵,她的眼底一片绝望,意识到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了。

    就在这时,黑色汽车趁机油门狠狠一踩——

    嘭!

    车子直接撞上莫念娇,且将她撞得抵在墙上……

    莫念娇当场毙命。

    “啊……”魏可吓得尖叫一声,将脸埋在严楚斐的怀里。

    严楚斐抱着严太太,连忙侧身将那血腥的一幕遮挡。

    他拧眉朝着驾驶座看去,惊愕地发现开车的人竟是……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