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100章:结局倒计时 2
    魏可下意识地抬头,却赫然发现,一把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

    狠狠一震,她以为是自己倒霉遇上了什么穷凶极恶的歹徒,眸光微转,顺着枪口往后看,然而持枪的人却让她大吃一惊。

    莫念娇!

    虽然她乔了装,还戴着一个很不协调的黑色大沿帽,一副墨镜几乎遮完了她的脸,但魏可依旧能立马就将她认出来。

    彼此厌恶了十几年,对对方的恨等同于刻入了骨髓里,说句夸张的,真的是就算对方化成了灰也能一眼就认得出。

    魏可悄悄抬手轻捂着腹部。

    孩子又动了一下,一脚踢在了她的手心里。

    心,瞬时狠狠一抽,魏可很害怕。

    宝宝是不是早就预感到今天她们娘俩会有危险,所以才会那么焦躁不安的一直胎动?

    “魏可,下车!”

    莫念娇一手持枪对准魏可的头,一手摘下墨镜随手一扔,充满怨毒的目光直直射在魏可的脸上,阴冷开口。

    “莫念娇,你想干什么?”魏可努力保持冷静,沉声冷喝。

    “下车!!”莫念娇勃然大喝,咔擦一声轻响,她把枪打开保险,恶狠狠地威胁,“你再不下车我就一枪打死你!!”

    魏可别无他法,只能强忍心慌,轻轻推开车门,小心翼翼地下车。

    当魏可大肚便便地站在莫念娇的面前时,莫念娇的心顿时被妒恨填满。

    她居然怀孕了!

    她的肚子居然这么大了!

    不消说,她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严楚斐的!!

    当这个认知传达进脑海,莫念娇好恨啊,恨得想把魏可的肚子破开。

    莫念娇本来是想,找到魏可什么都不用说,直接把枪里子弹全部射在她身上就是了。

    然而现在看到她肚子大得明显都快生了,她突然就改变了主意。

    她不会让她就这么痛快的死去,她要慢慢折磨她,她要把这几个月来所受的痛苦加倍报复在她身上。

    嗯,她要慢慢折磨她!

    反正她已经没有活路了,所以就算要死,她也要拉着魏可一起死,而且还要让她死在她的前面!

    既然魏可怀孕了,那就让她一尸两命,呵呵呵,这样说来她还赚了。

    “走!往前走!”莫念娇的枪口始终对着魏可的头,咬着牙根阴狠命令,让魏可往停车场的深处走。

    魏可什么也没说,非常听话地按照莫念娇说的做。

    云裳应该快回来了,她不能把云裳置入危险的境地。

    莫念娇手里有枪,而她和云裳手无寸铁,谁占上风显而易见。

    莫念娇现在已是丧心病狂,而且目标是她,如果云裳上前阻止,莫念娇肯定二话不说就给云裳一枪……

    听说云裳曾是警校出身,可就算她会点功夫,也不可能快得过子弹。

    云裳现在有夫有子,婚姻幸福家庭美满,断不能受任何伤害。

    这个险,不能冒!

    所以她别无选择,只能按照莫念娇说的做。

    魏可悄悄攥紧双手,紧张得手心冒汗,一边走一边绞尽脑汁地想着脱身之计……

    偌大的地下停车场,九转十八弯,地形复杂又灯光昏暗。

    莫念娇命令魏可一直走,一会儿左转一会儿右转,直到走到一处非常僻静的角落,才喊了停。

    这里的光线更加阴暗,四周几乎没有车辆。

    当莫念娇喊了停,魏可缓缓转身,强装镇定地看着正对着自己的枪口,问:“莫念娇,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努力不让心底的恐惧流露出来。

    “要你的命!!”莫念娇面目狰狞,目露凶光,咬牙切齿地说。

    同时向魏可逼近。

    魏可谨慎地盯着莫念娇手里的枪,本能地往后退。

    直至,她的背抵上冰冷的墙,再无退路为止。

    魏可双手轻捂腹部,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别怕,常言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命中注定她逃不过今天这一劫,那就坦然面对吧。

    可是怎么办?她还是觉得很紧张很害怕啊……

    而且莫念娇怎么会来c市?又是怎么找到她的?按理说严楚斐不可能会让她离开帝都的啊。

    难道……

    严楚斐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思及此,魏可的心咯噔一跳,越是恐慌了起来。

    像是感觉到她的不安,肚子里的孩子又踢了她两下。

    “我若没命,你觉得你能逃得了?”努力压制着心底的慌乱,魏可悄悄咽了口唾沫,对莫念娇冷冷一笑。

    “我不需要逃,我要跟你同归于尽!”莫念娇的双眼瞠得巨大,脸孔严重扭曲,已然是一副癫狂的状态。

    “那你妈呢?”魏可问,冷笑蔓延。

    莫念娇倏地一僵。

    被魏可这样一提醒,莫念娇才猛然想起,自己还有个妈……

    她已经差不多有一个星期没见过母亲莫红瑛了,而且打她电话也一直是莫鸣龙接的。

    当她要求妈妈接电话时,莫鸣龙不是说妈妈出去打麻将了就是说妈妈不太舒服睡着了,让她一会儿再打来。

    反正就是各种借口不让她听到妈妈的声音。

    她本来还想着这两天去看看妈妈的,哪知今天就中了严楚斐的圈套……

    所以,现在的她已是自顾不暇,哪里还管得了其他。

    今天她能从严楚斐的手里逃出来,全靠罗婉月……

    几个小时前,她跟严楚斐从医院出来,在他们过马路时,突然冲上来一辆车,撞上了严楚斐……

    然后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拽进了一辆黑色商务车里。

    救她的人,正是罗婉月。

    同样是走投无路的罗婉月这些日子一直在找莫念娇,想要得到她手上那段魏可刺伤安安的视频来让贝家起死回生。

    可儿子严楚斐看得紧,让她始终没有接近莫念娇的机会。

    好在今天机会来了,她终于把莫念娇抢了过来。

    然后罗婉月跟莫念娇做了一个交易——

    莫念娇把魏可“犯罪”的监控视频给了罗婉月。

    罗婉月则告诉了莫念娇魏可在c市的消息和详细地址,以及给她安排了去c市的专机和给了她一把枪。

    正因为有罗婉月的帮助,莫念娇才得以逃出严楚斐的控制范围,且如此迅速的来到c市。

    所以若不是罗婉月,她插翅也难离开帝都。

    更别说能如此轻易找到魏可了。

    魏可在c市本是机密,但罗婉月身为高官之妻,当然有办法查到魏可的行踪。

    罗婉月调查魏可的行踪本是想在万不得已的时候用魏可牵制严楚斐,现在莫念娇既然用视频换魏可的行踪,她自然毫不犹豫就一口答应了。

    “你死就算了,还要你妈给你陪葬吗?”魏可一边义正辞严地说道,一边悄悄环顾四周,寻找逃生的可能。

    莫念娇微微一震。

    的确,如果她今天杀了魏可,严楚斐肯定不会放过她,包括她妈。

    严楚斐肯定会恨不得灭了她的九族!

    虽然她只是一个私生女,九族在哪里都不知道。

    莫念娇狠狠咬了咬牙,说:“杀你的是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呵!你觉得严楚斐会是那种讲道理的男人?”魏可淡淡一笑,嘲讽她的天真。

    莫念娇无言以对。

    严楚斐的性格莫念娇最清楚不过,他冷酷残忍起来根本就不是人。

    “莫念娇,去自首吧!”魏可平静地说道,好言相劝,“没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只要你去自首,不管你做过什么警方都会酌情处理的。”

    自首……

    这两个字狠狠刺痛了莫念娇的心,目光凶狠地瞪着魏可,“魏可,你当我傻啊?别以为我不知道,就算我去自首严楚斐也不会放过我的!”

    正是因为深知自己必死无疑,所以她才会这样不顾一切地想要跟魏可玉石俱焚。

    “我会帮你——”

    “魏可你少骗我!我不会上当的!!”莫念娇勃然大吼,恶狠狠地阻断魏可。

    魏可不言,谨慎地盯着枪口,避免莫念娇在情绪激动之下枪走火。

    “没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呵,呵呵,呵呵呵……”莫念娇神经质地冷笑,然后转变成癫狂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魏可蹙眉,担忧地看着陷入疯狂中的莫念娇,心里的不安越加深浓。

    她有种今天这劫可能会逃不过去的不祥预感……

    “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莫念娇在笑完之后,又满眼怨毒地狠狠瞪着魏可,吼得声嘶力竭,“都是你!魏可!都是你!我有今天都是你害的!!你抢走了属于我的一切,你害得我一无所有,你就是个贱人!贱人!贱人!!”

    因为情绪失控,莫念娇持枪的手微微摆动,看起来危险至极。

    “莫念娇,难道你从来都不会反省的吗?”魏可一边淡淡吐字,一边不着痕迹地往边上移动了点,尽量避开枪口。

    “反省?我为什么要反省?”莫念娇双目圆瞪,狰狞的样子早已不见往日的温柔可人。

    此刻的莫念娇完全就像个有着严重精神分裂症的患者。

    “你有今天不是我害的,而是你咎由自取!”魏可冷冷道。

    “闭嘴!”莫念娇恼羞成怒,大吼着上前一步。

    枪口直抵魏可的脑门。

    魏可没有慌张,而是不紧不慢地轻轻一笑,“你机关算尽,却把自己搭了进去,不是咎由自取是什么呢?”

    “魏可我叫你闭嘴!!”莫念娇歇斯底里地大吼,枪口抵得魏可的头都往后仰了仰。

    当冰冷的枪口抵上额头的那瞬,其实魏可很害怕,但同时她又知道,自己不能流露出害怕的神情。

    因为她越害怕,莫念娇就会越疯狂。

    “莫念娇,趁现在还来得及,去自首吧。”魏可悄然攥紧双手,努力保持冷静,继续劝道。

    莫念娇的脸上泛起得意的冷笑,轻蔑地看着魏可冷冷讥讽,“怎么?你怕了?”

    魏可抿唇不语。

    “呵呵!我还以为你有多勇敢呢,原来也是个怕死鬼啊!”莫念娇笑得更开心了。

    魏可想说,只要是人都会怕死,她自然也不例外。

    其实最重要的是,她是舍不得肚子里的孩子给她陪葬……

    如果今天她没有身孕,她肯定会找机会去抢莫念娇手里的枪,绝不会如此被动地任由莫念娇一直用枪指着她的头。

    如果没有宝宝,她大可跟莫念娇拼死一搏,但就快临盆的她现在多走会路都会累,又怎么跟莫念娇拼命?

    当一个女人做了母亲,就会明白那种“孩子是自己的整个世界”的心情。

    她舍不得拿孩子冒险,所以一直不敢妄动。

    “你说……”莫念娇的嘴角噙着一抹嗜血的冷笑,“我是先打你的头呢?还是先打你的肚子呢?”

    黑洞洞的枪口,随着莫念娇的话,从魏可的额头移到她的腹部。

    魏可的脸色瞬时苍白如纸。

    如果只能二选一,她选择头部中枪,一枪毙命总好过让她的宝宝痛苦。

    魏可屏住呼吸,命令自己别怕,别抖。

    大不了就是一死!!

    “莫念娇,你真可悲!”怀着豁出去的心态,魏可勾唇冷笑,睥睨着莫念娇轻蔑讥讽,“就算你杀了我又能怎样?你除了搭上自己一条命之外又能得到什么呢?你为严楚斐付出了一切,可他在你我死后照样可以风光再娶,他依旧可以活得意气风发幸福美满。”

    魏可想转移莫念娇的注意力,想拖延时间……

    “他爱你!我杀了你他会痛不欲生!”莫念娇恶狠狠地切齿。

    虽然她极度不愿相信严楚斐爱着魏可,但事到如今,又由不得她不信。

    所以她要杀了魏可,只有杀了魏可,才是对严楚斐那个负心汉最好的惩罚!

    “呵呵,痛不欲生?莫念娇能别这么天真吗?”魏可冷冷一笑,“我跟他都已经离婚了,你杀了我不过是杀了他的一个前妻罢了,他根本就不会在乎。”

    “你怀着他的孩子!”莫念娇妒恨交加地瞪着魏可的肚子。

    她好恨!

    恨上天不公!

    凭什么她为严楚斐怀孕就是落得流产的下场而魏可就可以顺利生产?

    凭什么?!

    不!她不能让魏可生下这个孩子,她要让她一尸两命!!

    她要让严楚斐因为辜负了她而付出惨痛的代价,她要让他悔恨终身!

    魏可点头承认,“对,这个孩子是他的,是在与他离婚之后才检查出来的。可就算这是他的孩子又能怎么样呢?你以为他会在乎这个孩子?呵!他是怎么对安安的你忘了吗?”

    莫念娇不语。

    “像他那种薄情寡义的男人,亲情淡薄自私自利,最爱的永远都只是他自己,连安安他都可以置之不理,又怎么可能会为一个还没出世的孩子伤心?”魏可觉得自己为了拖延时间也是蛮拼的,竟不惜抹黑自己的丈夫。

    莫念娇还是不说话,只是看着魏可冷笑。

    严楚斐对安安无情,但并不代表就会对魏可肚子里的孩子无情,别以为她真那么好骗,哼!

    “莫念娇,醒醒吧,你还这么年轻,为此搭上性命你真的觉得值得?其实严楚斐并不爱我,他若爱我就不会跟我离婚,当初他娶我也只是想要魏氏的两块地罢了!”魏可昧着良心使劲儿诋毁严楚斐,“苦口婆心”地劝着莫念娇。

    然而已抱必死之心的莫念娇又岂会那么容易被忽悠。

    只见莫念娇冷笑一声,往后退开两步,枪口瞄准魏可的头,阴森吐字,“魏可,你还是省省口水吧,不管你说什么,今天都非死不可!”

    魏可心里泛起一丝绝望。

    难道今天她真的要命丧于此吗?

    她很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

    宝宝还没出世呢,她还没看到宝宝长什么模样呢,就这样死掉的话,好可惜啊……

    而且她的心里有太多太多的牵挂,真的舍不得就这样死掉啊!

    如果她死了,妈妈怎么办?外公怎么办?魏氏怎么办?

    还有……

    严楚斐怎么办?

    如果当他匆匆赶来,看到的是她已经冰冷的尸体,他会疯掉的吧……

    不!

    她不能死!

    为了宝宝,为了妈妈和外公,为了那个爱她的男人,她不能死!

    “莫念娇,你杀了我不止自己活不了,连你妈也会被你连累,你知道吗?”魏可有些急躁地再次提醒。

    现在唯一能让莫念娇回头的,可能就只有莫红瑛了。

    毕竟莫红瑛是莫念娇的亲生母亲,莫念娇应该不会置她母亲于不顾吧,魏可想。

    然而下一秒,莫念娇的回答直接让魏可目瞪口呆。

    只见莫念娇满不在乎地撇撇嘴,冷笑着说:“无所谓!反正我都要死了,大不了我下辈子再还她的养育之恩。”

    魏可无语了。

    她还是不是人啊?还有没有人性啊?亲生母亲的死活都不管?

    “这不是养育之恩的问题,而是她会因你而死!”魏可有些气急败坏,真是被灭绝人性的莫念娇刷新了三观。

    “死就死呗!我死了之后就没人给她送终了,她活着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莫念娇勾了勾嘴角,云淡风轻地说道。

    “你——”

    “魏可!”

    魏可还想继续拖延时间,只可惜莫念娇好像已经起了杀心。

    在冷冷喊了魏可一声之后,莫念娇持枪的手缓缓往下移动,瞄准魏可的腹部。

    莫念娇想,她不会将魏可一枪毙命,不会让她痛快死去,她要慢慢地折磨她,要慢慢地把枪里的子弹全都射在她的身上。她要看着她的血流干,要看着她在痛苦中挣扎,要看着她哭泣求饶。

    嗯,先从她肚子开始!

    当感觉到危险来临,魏可面如白纸,双手死死捂住自己的腹部,绝望在心底蔓延……

    “去死吧!!”

    莫念娇的脸孔严重扭曲,猩红的双眼泛着怨毒的寒光,从齿缝里恶狠狠地迸出三个字,而在话音落下的那瞬,她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呯!

    枪声响起的前一秒,一个高大的身影不知从何处突然冲出来,在千钧一发间挡在了魏可的前面。

    子弹,射入男人的胸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