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96章:男婚女嫁
    &lt;&gt;&lt;/&gt;

    转头看向厨房,发现厨房的推拉门是关着的,里面有人。

    而且里面有轻微的响动,显然是有人在做饭。

    “何教官,你今天这么早就下班了呀?”

    魏可一手撑着腰,一手轻捂着肚子,慢慢地坐在沙发里,一边端起茶几上的凉面开始吃,一边语调欢快地对着厨房喊。

    平时何柏琛都要六点多才会到家的呢,今天居然这么早就回来了,还把凉面都做好了,着实让她挺惊讶的。

    然而她错了……

    她话音刚落,厨房的推拉门就动了。

    接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走了出来,然而却并非是何柏琛。

    听到门响,魏可下意识地一边吃面一边回头,当看到从厨房里出来的人是严楚斐时,顿时整个人愣住。

    她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正一步步朝她走来的男人,一口凉面一半在嘴里,一半吊在嘴外面,呆呆傻傻的模样看起来滑稽又可爱。

    直到严楚斐来到她的面前,将从帝都带来的烤鸭放在茶几上,她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呼噜噜把面全部吸进嘴里,魏可一边嚼着一边口齿不清地怒声质问,“你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走进来的。”还能是爬进来的啊?严楚斐嘴上不紧不慢地应道,心里则默默腹诽,将金灿灿香喷喷的鸭腿放在严太太的凉面盘子里。

    魏可一问完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一句废话,像他这种不要脸的男人,想要进她的屋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

    而且她想吃凉面只跟何教官说过,现在凉面在手,不消说这肯定是他去向何教官要钥匙的时候何教官顺便告诉他的。

    反正她不信什么心有灵犀,更不信他会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还能在她想吃凉面的时候就恰好做出来给她吃?

    嗯,她不信!

    拿起鸭腿用力咬了一口……真香!

    来c市四个月了,地域差异,火锅虽然好吃,但吃多了她就受不了,还是帝都的美食更适合她的口味。

    “你来干什么?”魏可一手拿着鸭腿一手托着凉面,目光不善地睥睨着像座大山一般伫立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哼!别以为给她带了烤鸭她就会给他好脸色!

    “看我女儿。”严楚斐理直气壮地答道,把凉面从严太太的手里拿过来,用筷子把凉面绞成一小团,往她嘴里喂。

    魏可很有骨气地把脸撇开,拒绝他的喂食,说:“她好着呢,你可以走了!”

    她已经懒得再跟他争论孩子的性别了,反正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对她来说都没有什么差别。

    自己的亲生骨肉,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她都爱!

    才不像他这样重女轻男呢!

    严楚斐对严太太的逐客令充耳未闻,直接在她身边坐下,坚持不懈地将卷成团的凉面往她嘴里喂。

    她烦,往他小腿上踹了一脚,“滚。”

    他猝不及防,手里的凉面差点打翻。

    他拧眉瞪她一眼,警告她别蹬鼻子上脸。

    然而严太太对他充满威胁的目光毫不在意,傲慢地微抬下巴,一脸“我就这么横你能拿我怎么地”的嚣张表情。

    好吧,她是孕妇她做什么都对,他不能也不敢拿她怎么地。

    严楚斐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无奈地看着一脸不待见他的小女人,知道她这是在生他的气。

    “上次离开是因为公司出了点状况需要我回去处理,没跟你说是因为我看你睡得很香不想吵醒你。”他柔声解释,不屈不挠地将面往她嘴里喂。

    “滚。”有鸭腿她暂时拒绝凉面,还是一脸高冷地对他吐出一个字。

    严楚斐突然盯着严太太比上次离开好像又大了一丢丢的肚子,灵光一闪,唇角扯出一抹愉悦的弧度。

    “滚滚……”他对着她圆溜溜的大肚子像是自言自语般小声念叨。

    魏可啃着鸭腿,狐疑地瞅着笑得古怪的男人,没好气地哼问:“你嘀咕什么?”

    严楚斐抬眸看着严太太,“你说我们的女儿小名儿就叫滚滚好不好?”

    她动不动就叫他滚,听得多了,他竟对这个字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好感。

    “……”魏可一脸黑线。

    “滚滚……嗯,还蛮好听的。”严楚斐一脸认真,越念越觉得顺口。

    “严楚斐你给我有多远死多远!!”魏可勃然大喝,想一巴掌将他拍飞。

    他还是亲爹么?居然给女儿取名“滚”?这世上有比他更坑孩子的爹么?

    “你觉得不好听吗?”严楚斐无辜地眨了眨眼,看着气鼓鼓的小女人。

    “好听你个香蕉巴乐!”魏可怒,唾沫星子喷了他满脸。

    “那你想给女儿取个什么小名儿?”他好脾气地问,始终保持微笑。

    她白了他一眼,“八字还没一撇呢!”

    现在并不知道孩子的性别,他到底在急啥?

    “有备无患嘛!”严楚斐笑容笃定,仿佛他是金口玉牙,说是女儿就一定是女儿一般。

    看着他玩世不恭的态度,魏可俏脸一沉,冷冷喝道:“严楚斐你少给我顾左右而言他!”

    见严太太不好糊弄,严楚斐只能又老老实实地重返先前的话题。

    将凉面放下,他伸手去抱她,“别生气了,我这不是跟你解释了么?”

    “不听!”她将他的双手嫌弃地一把挥开,没好气地剜他一眼。

    哪知他顺势抓住她的小手,紧紧攥在手心里,不管她怎么使劲儿想要收回手,都无法从他的手心里挣脱。

    魏可杏目圆瞪,怎么着?他又想耍无赖了是不是?死皮赖脸的秀下限了是不是?

    她正要发火,却突然听见他说:“再忍忍,很快你们娘俩儿就可以回家了。”

    嘛意思?

    什么叫很快她们娘俩就可以回家了?

    就?

    难道她现在不能回帝都吗?

    迎上严太太饱含狐疑的目光,严楚斐没有多做解释,而是直接摸出手机。

    “给你看个东西。”

    他翻出手机里的视频监控,递给她。

    魏可本来傲娇的想要继续拒绝,可当她扫了一眼手机屏幕了,立马就被吸引了……

    视频有好几段。

    一个是莫念娇满身咖啡渍,在严楚斐的办公室外像疯了一般大吼大叫,说自己见了鬼。

    二是魏氏周年庆,莫鸣龙和莫红瑛的丑闻曝光。

    三是莫念娇在别墅里的日常举动。

    所谓的日常举动,全是她神神叨叨仿佛屋子里有什么的恐惧表现。

    视频看完,魏可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竟然已经被严楚斐抱到了他的腿上……

    “放开!”她在他怀里扭动,蹙眉娇喝。

    可她大着肚子,就算挣扎也根本不得力,反倒扭得他某处有了反应。

    严楚斐被严太太扭得默默吸了口凉气。

    又是大半个月没见面,加上之前他一直是饿着的,这会儿软玉温香在怀本就有些心猿意马,可她还这样不安分……

    是想要他的命么?

    “就这样,乖。”严楚斐全身紧绷,微微嘟嘴在她额头上啄了啄,极尽温柔地哄着求着。

    “放、开!”她不听,杏目圆瞪,咬牙切齿一字一顿。

    魏可觉察到了危险……

    她的p股,明显正坐在一个极其危险的物体上,不知是她感官意识太强,还是他反应太迅速,总之她非常清晰地感觉到了他那玩意儿的变化……

    “别闹,老公可想你了,让老公抱抱。”严楚斐努力隐忍着胸腔里那股肆意涌动的情潮,情不自禁地又在她的耳根上亲了一口。

    魏可想躲,可怎么也躲不掉,下下被他得逞。

    看完视频之后她的心里有太多疑惑,她现在更想知道在她来到c市的这段日子里,帝都都发生了什么。

    所以她决定暂时妥协,乖乖坐在他怀里。

    “她怎么了?”

    魏可用下巴点了点手机,不解地问。

    莫念娇怎么变得好像……有点不正常了呢?

    严楚斐心满意足地抱着严太太,没有卖关子,说:“快被吓疯了。”

    “吓?”魏可皱眉,不懂。

    像莫念骄那种自私又狠毒的女人,内心也会有恐惧吗?

    “嗯。”严楚斐点头,用平静的语调丢下一个重磅炸弹,“我觉得安安的死可能跟她有关。”

    “当然跟她有关!那一切都是她设计的!”魏可没理解到严楚斐话里更深一层的意思,没好气地喝道。

    “我是说安安受伤之后。”

    魏可一愣,眨了眨眼,不明白,“……什么意思?”

    “安安经过抢救,成功止血,医生虽说情况不太客观但并没说他一定会撑不过去。”

    “你是觉得……”经过严楚斐的点醒,魏可有点懂了,可她不敢相信,失声叫道:“不会吧,安安只是个孩子!”

    莫念娇不会真的那么丧心病狂吧?

    安安都已经受了那么重的伤,莫念娇还能下得去手要一个孩子的命?

    魏可觉得不可思议。

    人性到底是有多丑恶,才能对一个几岁而且已经奄奄一息的孩子下得去手?

    “我现在也只是猜测,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暂时没有结论,不过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严楚斐脸色严肃,沉声说道。

    “所以你到底做了什么把她吓成这样?”魏可双眼一亮,好奇地追问。

    严楚斐微微弯腰从茶几上抽了两张纸,一边温柔地给严太太擦了擦嘴然后端起凉面喂她,一边将他这些日子里实施的计划向她徐徐道来……

    把魏可送离帝都之后,严楚斐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在观察了莫念娇一段时间后,发现莫念娇外表看起来很柔弱,内心却分外狠毒,而且很是小心谨慎。

    既然要放长线钓大鱼,那就不能操之过急,所以在之前的三个月里,他不动声色,每一步棋都下得很稳。

    他之所以会给莫念娇买下那栋别墅,是有用意的,就是想要让她一个人住在里面,他才方便对她实施“精神折磨”。

    午夜的脚步声,不过是一个遥控录音。

    他将录音藏在客厅里,每到夜里十二点,就把录音打开,让恐怖的脚步声在客厅里回荡不休。

    最开始的一两次,他料到莫念娇会查看,便在她从卧室出来时,把录音关了。

    于是莫念娇出来看的时候,脚步声消失,等她回到房间,脚步声又再度响起……

    几次之后,莫念娇就吓得再也不敢从屋里出来了。

    而莫念娇看到的血孩子……

    当莫念娇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当他觉得时机成熟,便安排了“安安”出现。

    那是他花了很多心思找的一个与安安高矮胖瘦和五官都差不过的小孩子。

    但这个孩子毕竟不是安安,虽然有些相似,可若仔细瞧还是能分出真假,所以他就干脆让孩子全身上下都涂上红色颜料,那样既能掩饰孩子的真实面貌,又能增加恐怖感,一举两得。

    莫念娇多次看见这个孩子,然而这个孩子从来没有真正出现在莫念骄的面前过。

    从头到尾都只是影像。

    嗯,就是影像。

    他找了一个很厉害的化妆高手和摄影高手,将孩子化装成恐怖的恶灵,然后拍了几段视频,再做了一些特效……

    他在办公室里早就装了投影,且找准了角度,当莫念娇忍不住来公司找他时,他正中下怀。

    那天,在莫念骄出门之际,他叫住她,故意说邀请她做他的女伴参加公司周年庆,然后在她得意忘形的时候摁下放映机的遥控器……

    乍然看到那种恐怖的影像,任谁都会心生恐惧,加上莫念骄本就心虚,他自然一举成功。

    莫念骄被吓得哇哇大叫,他知道自己差不多已经成功了一半。

    因为是早先就录好的影像,所以莫念娇看见的“安安”全都是那么虚无缥缈,都是那么空灵恐怖。

    一切不过都是视觉效应在作祟,怪只怪莫念娇做了亏心事,经不起吓。

    当然也要赞特效做得好,逼真得让人毛骨悚然。

    本来以为莫念骄在惊恐中会露出什么马脚,可莫红瑛太冷静,在莫念骄情绪失控的时候将她快速带走。

    有莫红瑛从中作梗,事情进展受到阻碍,于是严楚斐找了岳母魏家敏,两人一商量,便有了周年庆酒会上的那场全程直播……

    为了女儿,魏家敏假装对莫鸣龙还有感觉,惹得莫鸣龙想入非非,一不留神就跳下了陷进。

    见莫鸣龙对魏家敏余情未了,嚣张跋扈惯了莫红瑛果然疯了。

    丑闻曝光,加上知道莫鸣龙有了异心,莫红瑛天天在家缠着莫鸣龙大吵,闹得那叫一个鸡飞狗跳。

    面对莫红瑛的无理取闹,莫鸣龙先是极力隐忍,不管她如何骂,他都默不啃声。

    然而他的沉默并没能让莫红瑛冷静,反而让莫红瑛更加疯狂,不止没有收敛,反而还越发不依不饶。

    人都是有脾气的,所谓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所以莫鸣龙在忍无可忍之后,就开始与莫红瑛对吵。

    最后甚至还演变成对打……

    莫红瑛自己的感情都出现了变故,身心疲惫,已是自顾不暇,哪里还有闲工夫去关心女儿莫念娇。

    这便说明,其实每个人都有弱点,只要找对方式出击,自然能一击即中。

    只是好的时机需要时间,所以他拖了这么久都还不能收网。

    不过他的直觉告诉他,快了……

    孤立无援的莫念娇应该坚持不了多久了,只要他掌控了所有真相,事情就可以结束了。

    嗯,他相信很快就可以结束了!

    幸福的未来就在前方,要不了多久,严太太就可以回帝都了,到时他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团聚了。

    魏可窝在严楚斐的怀里,默默地听着他诉说这几个月里发生的事,惊讶他竟然偷偷做了那么那么多……

    直到他把一切都说完,她还半天回不来神。

    心里一直想不通的结,这一瞬似乎都解开了。

    之前他们的感情明明那么浓烈,他却突然对她冷淡起来,态度转变之大,太不寻常。

    只是那时候她身在其中,当局者迷,很多显而易见的疑点她都没有精力去捕捉。

    后来到了c市,她冷静下来,情绪变得稳定之后就细细琢磨,于是越想越觉得事情可能并不是自己表面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其实他说得对,一对夫妻,对方心里还有没有你是可以感觉到的。

    也正因为感觉到他对她还有情,所以在分别三个月后再见面她才没有拿刀砍他。

    到了此时此刻,魏可不用问也已经能猜到,何柏琛邀请她来c市,肯定也是严楚斐安排的。

    对于他这样的安排,如果是在她没有身孕的情况下,她肯定会暴跳如雷。

    可现在她怀着孩子,虽然对他种种隐瞒非常不满,但他这个决定她还是表示理解的。

    就算不为自己的安危着想,可她肚子里的孩子却经不起一丁点的伤害,所以她在c市就这样待着是正确的。

    严楚斐把该说的都说完之后,开始秋后算账……

    双手轻轻抓着严太太的肩,他危险地半眯着黑眸,犀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她的小脸上,阴测测地说道:“来吧,严太太,跟我说说,与小白脸勾肩搭背的感觉如何?”

    “感觉?”魏可的表情先是有些茫然,然后倏地咧嘴一笑,“当然是非常棒啊!”

    她没有装傻,欢快的语调一改先前的沉闷,喜笑颜开的模样看着男人眼里格外欠揍。

    看着双眼发亮的严太太,严楚斐怒不可遏,瞪着她狠狠切齿,“再说一遍!”

    “再说十遍也还是很棒啊!”面对他几乎凶狠的瞪视,她却无畏无惧,甚至还挑衅般笑得越发开心。

    “小混蛋你还没有没有良心?”严楚斐恨得咬牙切齿,气得大骂。

    “你才是老混蛋呢!你的良心才被狗吃了呢!”她俏脸一板,牙尖嘴利地反击。

    “你背着我跟别的男人拉拉扯扯还敢骂我?”他醋海翻腾。

    魏可傲慢冷笑,微抬着下巴斜睨着他,“嘿!我跟别的男人拉拉扯扯或是卿卿我我跟你有一毛钱关系?”

    “你——”他气结。

    “严楚斐你别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好么!你懂什么叫离婚么?就是从离婚协议生效的那刻起,你我就已经桥归桥路归路,男婚女嫁各不——唔……”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