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总裁爱上我》第095章:心理辅导
    &lt;/&gt;    正在这时,长廊的入口,一个年轻男子慌慌张张跌跌撞撞地朝着他们跑来……

    “对对对……对不起魏总,我我我……我不小心,操作失误……”

    年轻男子上来就磕磕巴巴地连声解释,满头冷汗惊慌失措,一副闯了大祸的恐慌表情

    。

    男子穿着制服,显然是监控室的员工。

    魏家敏面无表情,没说话,只是淡淡看了眼莫鸣龙。

    那眼神好似在说“说了不是我吧”……

    莫鸣龙转而给了莫红瑛一个“我说了不是她吧”的恼怒眼神。

    “串通的!这分明就是他们串通好的!他们在演戏呢!!”莫红瑛面目狰狞,指着监控员和魏家敏,嘶声怒吼。

    这时,酒会上的众人开始不满足屏幕上的不真实感,纷纷来到走廊的入口,想要亲眼观摩……

    “妈!别吵了,走吧!”

    莫念娇见状,慌忙去扯母亲的衣袖,焦急叫道。

    脸已经丢光了,她再也承受不了别人有色的目光和不堪入耳的议论……

    “我不走!我为什么要走?我——啊……”

    莫红瑛叫嚣着,挣扎着,一副要跟魏家敏同归于尽的架势,最终惹得莫鸣龙忍无可忍,直接上前抓住她的手臂就往走廊的另一端出口快步走去。

    “啊……莫鸣龙你放开我,放开我……啊……”

    莫家三口,在莫红瑛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中,从阴暗的楼梯口落荒而逃。

    风光前来,狼狈逃离,在短短一个小时里,莫红瑛和莫念娇母女毫无防备就从云端坠入了地狱……

    魏家敏目光淡漠地看着莫家三口离去,突然手被人捉住。

    她转眸一看,看到了汤琨阴沉的脸。

    还没来得及问他干吗对她摆脸色,无名指上的黄金指环就被他拔走了。

    汤琨扬手就要把金灿灿的戒指往一米之遥的垃圾桶里扔。

    “嘿!你干吗?”魏家敏见状,连忙抱住他的手臂,急呼。

    “扔掉!”汤琨言简意赅,脸上的不悦之色显而易见。

    “为什么啊?”魏家敏眨巴着双眼故作不解地问。

    “你说呢?”汤琨目光一凌,冷冷瞪了妻子一眼。

    对,他们已经领过结婚证了,现在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

    所以,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吃醋了。

    以前没名没分,看到她为了前夫黯然神伤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但现在他是她的丈夫,看到她还保留着与前夫的定情信物,有权利吃醋生气。

    嗯,有权利

    !

    魏家敏觉得汤琨越来越闷、骚了,也越来越可爱了。

    以前的他太内敛,有什么不满都是埋在心里,从来不肯说出来,但自从两人结婚后,他就活泼多了,话也多了,变得勇于表达自己了。

    魏家敏咧嘴一笑,倏地从他手里夺过戒指,将戒指举到他的面前,让他看仔细。

    “这是仿的。”她说。

    莫鸣龙送给她的那一个戒指,早在她发现自己遭到背叛的那一刻,就已经扔进了马桶里,狠狠冲走了。

    这一个是她特意找人仿造的,目的不过是想让莫鸣龙误以为她还念旧情罢了。

    “仿的也不能留!”汤琨还是不高兴。

    拧着眉就要去抢她手里的戒指,魏家敏连忙将手藏在身后,“金的,一两千呢!扔掉多可惜啊,拿回家送给于阿姨还能博于阿姨一笑呢!”

    汤琨想了想,觉得他的大小姐说得也蛮有道理的。

    浪费可耻,好好的东西就这样扔掉的确可惜。

    行,那就送给于阿姨吧!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莫念娇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她会日夜活在恐惧中……

    即便是被迫与严楚斐分手的那段日子,都没有像今天这样难熬过。

    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她都已变得度日如年。

    距离丑闻爆出已经一周,这一周她没敢出门,怕被各种难听的议论包围,而整天待在家里的结果是她的神经愈发衰弱,随时都有崩断的可能。

    深夜时分依旧有孩子的脚步声走来走去,更甚至,她在家里的阴暗角落,又见到了那个恐怖的血孩子……

    他就站在那里,虚幻得像是玻璃反射出来的影像,他的周身泛着阴森的绿光,那双黑得没有眼白的大眼睛,死死盯着她……

    她吓得疯狂尖叫,连滚带爬地逃回卧室,跳上牀用被子从头到脚将自己紧紧捂住,瑟瑟发抖。

    她觉得自己已经被恶灵缠上了,不然不会总是看见安安……

    而且次数越来越频繁。

    前几时害怕的时候她还可以叫母亲莫红瑛来陪她,可自从丑闻爆出,母亲天天和莫鸣龙在家里大吵大闹,已是自顾不暇。

    频频看见不干净的东西,又无人关心无人作陪,莫念娇觉得自己真的快要崩溃了。

    实在忍无可忍,她给严楚斐打了电话。

    “楚斐,你回来看看我好不好?”

    当电话接通那瞬,她带着哭音楚楚可怜地哀求。

    然而严楚斐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漠,“今天不行,我一会儿要开会——”

    “楚斐

    !”莫念娇勃然大喊。

    她的喊声里带着怒气,带着怨愤,甚至还带着一丝阴狠和威胁。

    严楚斐沉默。

    莫念娇死死攥着手机,豁出去般哽咽道:“如果你半个小时不回来,那我就只能找伯母来陪我了。”

    想做严太太都快要想疯了的莫念娇,对严楚斐身边的人和事都是下足了功夫去挖掘探究的,她深知严楚斐和严家忌惮什么,所以才会利用贝家来威胁严楚斐,逼他和魏可离婚。

    现在她走投无路,只能故技重施。

    严楚斐还是没说话。

    电话里寂静得让人心生恐慌,莫念娇清晰地感觉到一股戾气从彼端传达过来,不用看她也知道,严楚斐此刻的脸色肯定阴沉得可怕。

    “楚斐……”她咬唇啜泣,哭得可怜又无助。

    “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顺便给你带点。”

    就在莫念娇以为自己的威胁已经失败的时候,严楚斐难得温和的声音不紧不慢地灌入她的耳朵。

    莫念娇本已绝望的心,顿时燃起了希望之火。

    “不……不用了,只要你回来就好!”她欣喜若狂,连连说道。

    “嗯。”严楚斐淡淡嗯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

    在莫念骄度秒如年的翘首期盼中,半个小时后,严楚斐的车终于出现在别墅外。

    “楚斐!”

    一直站在门口等候的莫念娇,看到严楚斐下车就朝他飞奔过去,整个人扑入他的怀中。

    严楚斐没有躲开,任由莫念娇朝自己扑过来,垂眸看着莫念娇的头顶,唇角微微勾动,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

    “怎么了?”他抓着她的双肩将她轻轻推出怀里,语气温和地问。

    “没……我、我太高兴了……”莫念娇双眸含泪,又哭又笑,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这几个月里,莫念娇每天都活在痛苦和希冀中。

    等他的过程是漫长而痛苦的,但当他终于来了的时候,她又幸福得觉得一切痛苦都是值得的。

    嗯,只要能重新得到他的爱,牺牲一切都是值得的。

    莫念娇的脸,透着一种病态的白,神色憔悴目光黯淡,状态已是糟糕到了极点。

    “进屋说。”严楚斐目光复杂地看了莫念娇一眼,然后欲进屋。

    可他刚一动,袖子就被莫念娇紧紧抓住。

    他垂眸看了眼她的手,微微拧眉,问:“怎么了?”

    “我……我不想进去……”莫念娇胡乱地轻轻摇头,眼底泛着惊恐之色

    。

    “为什么?”严楚斐故作不解。

    “我怕……”莫念娇颤声哽咽,脑海里浮现出血孩子那双没有眼白的眼睛,吓得不由自主地狠狠一颤。

    “怕什么?”严楚斐微挑着眉尾,犀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莫念娇的脸上,将她充满恐惧的表情尽收眼底。

    “楚斐,我……我……”莫念娇双眼通红,结结巴巴欲言又止。

    “嗯?”

    “我看见……我看见……”她低着头,目光闪烁,缩着肩双手攥紧成拳,整个人看起来有点神神叨叨的。

    “看见了什么?”严楚斐难得的有耐心,不紧不慢地追问。

    莫念娇狠狠咬了咬唇,像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才几不可闻地吐出两个字,“安安……”

    “什么?”严楚斐拧眉,仿佛没听懂一般。

    莫念娇抬头,瞠大双眼看着严楚斐,双手倏地紧紧抓住他的手臂,情绪激动地向他诉苦“我看见安安了,他浑身都是血,还每天半夜在楼下客厅里走来走去,每天晚上都走!”

    严楚斐沉默。

    “楚斐,你不信我吗?”

    见他不说话,她的双眼又泛起泪花,楚楚可怜地狠狠哽咽。

    “安安已经不在了!”短暂的沉默之后,严楚斐说。

    莫念娇胡乱点头,咬唇抽泣,“我知道,可是……”

    “你是太想念他了,所以出现了幻觉。”严楚斐淡淡说道,一步步慢慢挖坑。

    “但是我已经看见好几次了,而且真的有脚步声,我听得很清楚!”莫念娇急切地辩解,恐慌又无措。

    严楚斐默了默,佯装担忧地轻叹一声,然后看着莫念娇,苦口婆心地说:“念娇,我知道安安是你的一切,失去安安你很痛苦,但是逝者已矣,你这样胡思乱想对你自身没有任何好处。”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但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莫念娇连连点头,泪如雨下,痛苦至极。

    “你这是心病,别人帮不了你的,你只能自己调节。”

    “我……我……我调节不了啊……”

    严楚斐的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精光,说:“要不去做个心理辅导?”

    莫念娇一怔。

    “你这样继续下去会把自己拖垮的,心理辅导应该对你会有所帮助,试试总无妨,你觉得呢?”严楚斐半哄半劝。

    莫念娇咬唇犹豫。

    半晌后,她轻轻点头。

    楚斐说得对,再这样下去她会死的,既然如此那就死马当活马医吧

    。

    莫念娇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不可信,可在走投无路的当下,她已别无选择……

    试试就试试吧,自己谨慎点就好。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为莫念娇做心理辅导的心理医生很年轻,而且五官精致,长得非常帅。

    神色憔悴的莫念娇半躺在躺椅上,接受心理医生的询问。

    对于心理医生提出的问题,她回答得很谨慎,不该说的话一个字都没说。

    严楚斐双臂环胸,姿态慵懒地靠坐在医生的办公桌,默默看着明显有所保留的莫念娇。

    不过没关系,不急,他有的是时间跟她耗。

    突然,一阵悦耳的铃声从严楚斐的裤袋里响起,是他的手机响了。

    掏出手机垂眸一看,居然是云裳打来的电话。

    “你们继续,我出去接个电话。”严楚斐对年轻帅气的心理医生晃了晃手机,然后就往外走去。

    门内,心理辅导继续。

    门外,严楚斐正要接电话时,手机却又突然不响了。

    微微拧眉,不明所以。

    他以为云裳打错电话了,不想理会,然而当她想把手机揣回兜里时,手机又响了,还是云裳。

    只不过这次云裳换成了视频电话。

    视频电话?

    严楚斐拒接。

    可云裳不屈不挠,他挂了她又继续打。

    当她打到第三遍的时候,严楚斐拗不过她,接了。

    “干吗?!”

    电话一接通,他就没好气地喝道。

    死缠烂打的女人他最讨厌了!

    “哟!土匪哥你吃炸药啦?这么凶!”云裳微微挑眉,美丽的小脸上泛着一丝不怀好意,笑米米地调侃道。

    电话彼端的云裳穿着运动背心,额前的刘海被汗水沁湿,背景明显是健身会所。

    “有事儿说事儿!”严楚斐一脸不耐,冷冷说道。

    “没事儿就不能找你啊?”偏偏云裳吊儿郎当,边说边朝着另一边的健身器材走去。

    严楚斐越发嫌弃,“云裳你今天吃撑了么?”

    “是啊是啊,我中午吃了好多,现在正撑得慌呢。”云裳勾着唇角笑得天真又无邪。

    严楚斐不想理云裳了

    。

    嗯,再见都不想跟她说了!

    然而就在严楚斐想要直接挂掉电话的时候,目光却突然定格在云裳的背后……

    手机屏幕的右上角,一个同样穿着运动背心的孕妇,正在练瑜伽……

    严太太!!

    嗯,正是魏可。

    严太太跟云裳鬼混不是重点。

    严太太练瑜伽不是重点。

    严太太怀孕快六个月了练瑜伽也不是重点。

    那重点是为什么呢?

    重点是——

    严太太的身边,有个年轻帅气的男教练。

    比他年轻!

    教练在教严太太动作,他一眼看去,恰好看到男教练的手正放在严太太圆滚滚的腰上……

    动作太亲密了!

    已经超出了他所能忍受的范围!!

    而且最过分的是,他看到严太太跟那教练在小声说话,然后两人相视而笑……

    严太太笑得特别甜!

    特别美!

    特别温柔!!

    靠!

    那小教练什么人?哪儿冒出来的?

    竟敢摸他老婆的腰?

    还敢对他老婆笑得那么骚?!

    严楚斐表示很生气。

    俊脸瞬时阴沉可怖,他狠狠磨牙,醋海翻腾。

    二话不说,直接挂了电话。

    远在C市的云裳,被堂哥挂了电话却一点也不恼,甚至还特别开心。

    她捏着手机朝几米之遥的魏可走去。

    魏可一身的汗,见云裳来了就对教练说休息一会儿。

    然后两人就去了休息区。

    坐在沙发里,魏可捧着水慢慢地喝,见云裳一直盯着自己在笑,蹙眉不解,“你笑什么?”

    “嫂子,你想我哥么?”云裳笑米米地问。

    魏可本是温和的脸庞瞬时冷若冰霜,立马冷冷吐出两个字,“不想!”

    想他?

    呵

    !那种无情无义的男人有什么好想的?

    一声不吭就离开,只字片语都不给她留下,如此不负责任的男人有什么值得她黯然神伤的?

    分开已经又是大半个月了,没有他的日子她依旧过得很好,每天充实而快乐。

    嗯,她很快乐!

    魏可不停地在心里对自己说“魏可你很快乐你很快乐你很快乐你很快乐”……

    像自我催眠似的。

    “真不想?”云裳挑眉,笑得又贼又坏。

    “真、不、想!”魏可一字一顿,已表坚决。

    云裳却笑得更欢了,字字笃定,“口是心非!”

    陷入爱情中的男女都很矫情,明明在乎得要死,嘴里却又死不承认,仿佛承认了就会输了一般。

    魏可被云裳笑得心里直发虚,有种被拆穿了心思的窘迫。

    果然——

    云裳坏坏地对魏可挤眉弄眼,“你敢说你刚才对教练笑那么甜不是故意刺激我哥的?”

    刚才她给严楚斐打电话的时候,与魏可的距离蛮近的,所以魏可肯定是有听到严楚斐的声音的。

    前几次来健身会所时魏可都挺高冷的,对私教小哥的热情爱答不理,今天居然会对私教小哥露出美美的笑容,肯定有目的。

    “……”魏可嘴角抽搐,无言以对。

    不敢承认也不敢否认,魏可低着头,捧着杯子咕噜咕噜继续喝水。

    刺激他怎么了?

    哼!就刺激他!

    刺激不死他!!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魏可想吃凉面了,可是家里没麻油了,于是在午睡之前,她打了个电话给何柏琛,让他下班回来时去超市买瓶麻油。

    入冬了,暖暖的被窝里太舒服,她一不小心就睡了很久。

    当她终于睡饱,醒来发现已快五点。

    天空灰蒙蒙的,要下雨了,难怪看起来像是要天黑了一般。

    洗了个脸,她撑着腰慢悠悠地下楼。

    到了楼下她看到客厅的茶几上摆着一盘香喷喷的凉面,微微一愣。

    转头看向厨房,发现厨房的推拉门是关着的,里面有人。

    “何教官,你今天这么早就下班了呀?”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