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总裁爱上我》第094章:丑闻
    几分钟后,魏家敏从公共洗手间里出来。

    “家敏……”

    公共卫生间,男左女右,魏家敏一出来就看到莫鸣龙正站在男卫生间的门口。

    像是等候已久。

    两人相隔不足三米的距离。

    魏家敏愣了一下,本来还算温和的脸庞在看到莫鸣龙的那瞬顿时变得冷若寒冰,将不待见他这个前夫的意愿表现得淋漓尽致。

    微愣之后,魏家敏无视莫鸣龙殷切的目光,仿佛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一般,自顾自地往外走。

    优雅从容又淡漠无情。

    通往酒会大厅的长廊里,莫鸣龙两个大步追上来,挡在魏家敏的面前,呼唤声充满着焦急,“家敏!”

    前路被堵,魏家敏停下脚步,微蹙着眉头冷睨着一米开外的莫鸣龙,“有事?”

    她没有装作不认识他,也没有动怒,更没有冷嘲热讽或恶语相向,只是很平静地淡淡问道。

    “我……”莫鸣龙的脸涨得通红,像是想说什么,可一时半会儿却又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内心又急又慌,从未有过的紧。

    “有话直说,我赶时间!”相较于莫鸣龙的局促,魏家敏则完全相反,冷静淡然的模样仿佛此刻在她面前的只是一个路人。

    莫鸣龙暗暗咬了咬牙,深深看着魏家敏,慎重其事地说:“对不起!”

    “……?”魏家敏微挑眉尾。

    “我知道这声‘对不起’我说得太晚了,可是……可是我觉得……”莫鸣龙不知道是紧张还是词穷,话说得不太顺溜,“这是我欠你的,不跟你当面说出来我……我心里难受。”

    心里难受?

    呵!

    他也会心里难受?

    不!应该问,他这种人也有心?

    魏家敏淡淡看着忏悔认错莫鸣龙,抿唇不语。

    “家敏……”

    “可是莫鸣龙,不是所有伤害只需一声‘对不起’就弥补得了的!”

    莫鸣龙见魏家敏不说话不由更是心慌,正想再说什么,却被魏家敏清冷淡漠的声音阻断。

    “我知道我知道……”莫鸣龙忙不迭地点头。

    魏家敏冷冷一笑,“你不知道!”

    “……”

    “莫鸣龙,你从来就没有真心悔改过!”魏家敏目光犀利,字字如刀,没有严厉谴责,却足以让莫鸣龙不好过。

    “不!这次是真的,我真的知道错了,家敏,我知道错了!”莫鸣龙用力摇头,急切地认错,看着眼前高贵优雅的前妻,情不自禁地想要向她靠拢。

    然而他进一步,魏家敏就退一步。

    与他始终保持着两米的距离,拒绝他的靠近。

    看到她明显的抵触,莫鸣龙僵在原地,悔痛交加地说:“家敏,从我们分开后,这十几年里我一天都没有忘记过你……”

    “事已至此,你说这些还有意思吗?”魏家敏皱眉,脸色微沉,一副旧事不愿再提的模样。

    “我希望你能原谅我!”莫鸣龙急得不自觉地又上前一步。

    “呵……”魏家敏退后,失笑,“到了今时今日,我原不原谅你还有那么重要么?”

    “重要!”莫鸣龙用力点头,目光灼灼地看着魏家敏,“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魏家敏淡淡回视着莫鸣龙,漫不经心地转动着无名指上的黄金指环,沉默。

    莫鸣龙眼角余光扫到魏家敏手上的指环,一眼认出那是三十年前他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

    当时她非常喜欢,说会一辈子戴在手上。

    她竟没有失言,即便他们已经离婚十几年了,到现在她居然还戴着……

    莫鸣龙想,她还留着指环,且还戴在手上,这是否说明其实她对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感情呢?

    毕竟,他们之间还有个女儿。

    莫鸣龙心里燃起希望之火,忍不住开始想入非非了。

    他觉得,自己跟前妻说不定还有破镜重圆的可能……

    如果前妻肯原谅他以及接受他,他愿意分分钟甩了莫红瑛。

    “家敏,我错了,我不该背叛你,红瑛是我的妹妹,我不该跟她发生那种关系……”莫鸣龙内心有点小激动,为了求得前妻的原谅,一着急就将曾经的荒唐事脱口而出,“可是你相信我,当年是她非要缠着我,是她勾、引我的,不然我不会背叛你,真的不会!”

    魏家敏淡淡地看着将过错悉数推给莫红瑛的莫鸣龙,默默庆幸自己早已从这个男人曾经带给她的那些伤害中走了出来。

    再一次唾弃当初的自己,她真是瞎了眼才会嫁给一个如此没有担当的男人!

    让可儿有个如此无耻的父亲,是她这个做母亲的错!

    都怪她有眼无珠,才会害得女儿缺失父爱。

    “莫鸣龙,为了可儿,我给过你机会的,可你呢?你是怎么回报我的?!”魏家敏本是冷漠的脸,微微“动容”,语气也变得“怨愤”。

    魏家敏的动容让莫鸣龙看到了希望,更加觉得她对他还有旧情,可面对前妻的质问,他又不知该如何回答,“我……”

    “用魏家的钱跟你的妹妹小三儿去周游世界,开心吗?”魏家敏冷笑,轻蔑讥讽。

    莫鸣龙脸色一僵,无地自容。

    魏家敏苦涩轻笑,眼眶微红,“莫鸣龙,其实你背叛我和掏空魏氏我都可以无所谓,但你对可儿的无情我真的无法忍受!”

    提及魏可,莫鸣龙又是一震。

    那是他唯一的女儿,却在十几年前撞破他和莫红瑛厮混时,站在他的面前字字铿锵地对他说——

    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我的爸爸,我也不再是你的女儿!

    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听到他的女儿喊他一声爸爸了……

    “可儿是你的亲骨肉,她三十岁了,你扪心自问,这三十年里你对她尽过一丁点作为父亲的责任吗?你对莫红瑛的私生女视如己出,却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不闻不问,莫鸣龙,你是人吗?!”魏家敏面罩寒霜,句句犀利字字如刀。

    莫鸣龙被骂得抬不起头,“家敏,对不起——”

    “你最对不起的人不是我,是可儿!!”魏家敏勃然喝道,目光冷厉似剑。

    “对,我对不起她,我不配做她的爸爸,我不配……”走失多年的良知,在莫鸣龙的心里涌动,羞愧难当。

    气氛,僵到谷底。

    “算了算了,你我离婚都已经十几年了,再说这些也毫无意义。”魏家敏深吁口气,摆手作罢,表示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完了之后她目光犀利地看着他,别具深意地说道:“莫鸣龙,你我好歹夫妻一场,看在你是可儿的亲生父亲的份儿上,我奉劝你一句——人在做天在看,好之为之!”

    说完,她从他身边越过。

    “家敏!”

    莫鸣龙不甘,刚看到希望不想就这样放弃,连忙转身一把抓住魏家敏的手臂。

    “还有事?”魏家敏微微蹙眉,一边淡淡问道,一边将自己的手臂从他的手里不紧不慢地挣脱出来。

    “不管你信不信,我莫鸣龙这辈子,只爱过你一个人——”

    “莫鸣龙!!”

    可他话音未落,身后突然响起河东狮吼……

    是莫红瑛的声音。

    狠狠一震,莫鸣龙立马转身,只见莫红瑛正气势汹汹地朝他冲上来。

    “你刚刚说什么?”莫红瑛怒不可遏,冲到莫鸣龙的面前,咬着牙根狠狠瞪着他。

    “没……没什……什么呀……”莫鸣龙紧张得舌头都捋不直了,不过几个字却说得磕磕巴巴。

    魏家敏心里冷笑连连。

    “你说你这辈子只爱过她一个人?”莫红瑛面目狰狞睚眦欲裂,抬手指着魏家敏,恶狠狠地问莫鸣龙。

    “我……”莫鸣龙心虚。

    魏家敏淡淡一笑,坦荡自若地看着莫红瑛,说:“莫太太你听错了,他没有——”

    “你闭嘴!”莫红瑛一听魏家敏开口,更是怒火高涨,冲着魏家敏破口大骂,“你算个什么东西?我跟我老公说话轮得到你插嘴么?!”

    魏家敏不气也不恼,轻轻勾着唇角似笑非笑。

    莫红瑛此刻完全像个泼妇,让莫鸣龙觉得很丢脸,气恼又尴尬,“小瑛……”

    然而莫红瑛根本不理他,直接将矛头指向魏家敏,“怎么了魏家敏?耐不住寂寞了?还是你身边那个姓汤的男人满足不了你,惹得你这么不要脸的来勾、引我老公?!”

    “莫红瑛你够了!!”

    大吼的是莫鸣龙。

    被言辞羞辱,魏家敏却依旧淡定从容,仿佛事不关己般噙着淡淡的笑看着莫红瑛,还是不说话。

    莫鸣龙现在越看莫红瑛越觉得她像神经病,简直不可理喻。

    “你吼我?”莫红瑛瞠大双眼,一边不可置信地死死盯着莫鸣龙,一边指着魏家敏,“莫鸣龙你为了她吼我?”

    “是你越说越过分——”

    “我过分?你背着我跟她勾勾搭搭你还有脸说我过分?”莫红瑛吼得歇斯底里,情绪已然崩溃。

    莫红瑛的为人本就骄纵跋扈,现在见自己的男人竟然当着自己的面维护起前妻来了,心里那口恶气怎么可能咽得下去。

    满腹妒恨,她突然朝着魏家敏扑去,张牙舞爪的要开撕。

    魏家敏微微蹙眉,往莫鸣龙身后躲……

    见魏家敏主动躲到自己身后,一股保护欲自莫鸣龙的心里油然而生。

    “干什么你?”莫鸣龙挡在魏家敏的面前,将扑过来的莫红瑛一把掀开,气急败坏地怒喝。

    莫红瑛被掀得微微踉跄,更是妒火中烧。

    “莫鸣龙你给我让开!!”莫红瑛冲莫鸣龙嘶吼着,一副要跟魏家敏同归于尽的架势。

    “你到底想干什么?”莫鸣龙回吼。

    魏家敏站在莫鸣龙的身后,漫不经心地转动着指环,轻勾着唇角,冷眼旁观。

    “她既然敢来勾、引你,就该做好被我打的准备!”

    “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她没有勾、引我!”

    “你以为我瞎啊?你们拉拉扯扯的我看得清清楚楚!”

    “跟她无关,是我主动找的她!”

    莫鸣龙和莫红瑛对吼着,当莫红瑛听到莫鸣龙说是自己主动的时候,脸色瞬时一白,整个人像站不稳般晃了晃。

    深受打击。

    “你主动找的她?你找她干吗?啊?干吗?你给我说清楚莫鸣龙,你找她想干吗?!”

    短暂的怔愣之后,莫红瑛像疯了一般扑向莫鸣龙,双手死死揪住他的西装衣领,愤怒咆哮。

    “你小声一点,叫什么叫!我跟家敏只是说几句话而已。”莫鸣龙被莫红瑛的嘶吼声震得头皮发麻,皱着眉不悦地说。

    “说几句话‘而已’?呵!你以为我会信?”

    “你爱信不信!”莫鸣龙也怒了,一把挥开莫红瑛的手,没好气地冷喝道。

    充满妒恨的目光射向魏家敏,莫红瑛正好看到她眼底那一闪而过的笑意。

    莫红瑛觉得魏家敏是在向她炫耀。

    顿时理智全无。

    “魏家敏!你敢勾、引我老公,我要杀了你!!”失去理智的莫红瑛挥动着双手要去掐魏家敏。

    啪!

    莫鸣龙扬手就给了莫红瑛一耳光。

    “你不要再发疯了!”

    并伴随着一声怒吼。

    莫红瑛被打得往后退了数步,手及时扶着墙才堪堪稳住自己没摔倒,脸颊一片火辣辣的刺痛,大脑嗡嗡作响。

    盛怒下的莫鸣龙,手劲儿可不小,打得莫红瑛的脸很快就肿了起来。

    “你打我……”莫红瑛失声呐呐,手捂着脸,血红的双眼死死盯着莫鸣龙,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打了。

    蛮横惯了的莫红瑛,表示不能接受这样的对待。

    这十几年来,莫鸣龙对她一向容忍,从来没有对她动过手。

    可今天……

    “莫鸣龙我跟你拼了,你竟然敢打我!”

    莫红瑛嘶吼着,冲上来就玩儿命似的挥动双手去挠莫鸣龙。

    莫鸣龙本能地抬手阻挡,可莫红瑛太过疯狂,他挡不开也躲不掉,最终和莫红瑛扭打了起来……

    魏家敏往后推开两步,继续冷眼旁观。

    “你们闹够了没有!!”

    倏然,一声带着哭音的怒吼,从走廊的尽头乍然响起。

    听到莫念娇的声音,莫鸣龙和莫红瑛停止扭打,双双转头看向莫念娇。

    莫念娇红着双眼,拎着裙摆朝莫红瑛他们冲上来。

    “娇娇,你来得正好,这两个践人——”

    “够了!不要再说了!”

    莫红瑛见女儿来了,本想让女儿帮自己,哪知话还没说完就被女儿大吼着阻断了。

    “不是,他们……”莫红瑛被吼得一愣,想想还是不死心,觉得是女儿不了解内情,心道等女儿知道来龙去脉了就一定会站在她这边与她一起同仇敌忾的。

    “你们刚才的对话已经被全程直播了!!”莫念娇倏然崩溃,泪如雨下地哭喊道。

    莫红瑛和莫鸣龙对视一眼,俱都反应不过来。

    全程直播?

    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莫红瑛完全听不懂,皱着眉看着哭得泪如雨下的女儿。

    “这里有监控的,而且被连接到酒会大厅的大屏幕上,所有人都看到了!”莫念娇这会儿简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样的家丑被公诸于世,叫她往后还怎么做人?

    几分钟前,她正挽着严楚斐的臂弯,漾着幸福的笑靥在酒会里与人聊天,然后讲台上的大屏幕倏然被切换,画面的背景是洗手间,画面里的人物是莫鸣龙和魏家敏……

    酒会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向大屏幕,将这场好戏从头看到了尾。

    嗯,从莫鸣龙拦住魏家敏说对不起,到莫红瑛冲出来撒泼,再到莫红瑛和莫鸣龙厮打在一起……

    全都被直播了。

    现在,整个魏氏的员工都知道当年是莫鸣龙辜负了魏家敏,还丧心病狂地掏空了魏氏。

    更让众人惊诧的是,莫鸣龙的出轨对象竟然是自己的妹妹……

    自此,大家这才知道,原来空降而来的两个莫经理并非是巧合的同姓那么简单,而是兄妹。

    本是鸦雀无声的酒会,顿时一片哗然。

    接着就有人窃窃私语,然后不堪入耳的议论声此起彼伏,一发不可收拾……

    莫念娇的心里涌动着一股偌大的帝都已经没有他们容身之处的绝望。

    当消化完莫念娇的话之后,莫鸣龙和莫红瑛再次对视一眼,彼此的脸,不约而同地白了个透。

    对他们这种自私又脸皮厚的人来说,出轨不算什么,当小三儿也不算什么,但兄妹乱L这种惊世骇俗的丑闻被爆出来……

    还是有些承受不住的。

    毕竟人要脸树要皮,毕竟他们不是简单的出轨,若面子里子都丢光的话,出门被人指指点点的日子还是不好过的。

    “家敏,你……”

    莫鸣龙惨白着脸,缓缓转头看向几步之遥的魏家敏。

    “你觉得是我做的?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卑鄙的人吗?”魏家敏冷冷扯动嘴角,淡淡吐字,从始至终她都特别冷静,优雅从容尽显女王风范。

    听魏家敏这样说,莫鸣龙顿时打消了心中怀疑,怕她生气,连连摇头,“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在莫鸣龙的认知里,魏家敏性格刚烈,是那种敢作敢当的女人。

    所以他觉得,如果魏家敏做过,那么她就一定会承认,现在她否认,那说明这件事肯定不是她做的。

    然而莫鸣龙没料到,人是会变的……

    见事到如今莫鸣龙还如此信任魏家敏,莫红瑛简直快气炸了。

    “莫鸣龙你有病吧!到现在还相信她?”莫红瑛近乎歇斯底里地怒吼。

    “我了解她,她不会做这种事的……”

    在莫鸣龙看来,高贵优雅的魏家大小姐是不屑使这种手段的。

    “你放屁!!”莫红瑛充满怨毒的目光狠狠投射在莫鸣龙和魏家敏的身上,咬牙切齿怒不可遏,“莫鸣龙,她刚才是给你下降头了吗?你居然这样护着她?你别忘了现在谁才是你的妻子!”

    “你别再闹了,还不嫌丢人吗?”被莫红瑛骂得烦躁,莫鸣龙也怒了。

    “我丢人?”莫红瑛怒得七窍生烟,情绪已然陷入癫狂状态,“嫌我丢人是吗?行!那就丢个彻底!”

    她吼着就扑上去要与莫鸣龙和魏家敏同归于尽。

    正在这时,长廊的入口,一个年轻男子慌慌张张跌跌撞撞地朝着他们跑来……

    -本章完结-